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分享] 《盛夏的方程式》是什么原因让汤川学握有证据却无法揭露真相(全书完)作者:东野圭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3-5 13: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4

  开发课长站起身,开始讲述起了今后的计划。首先是调查地形,确认矿石储藏量和比重,以及金属品质,等等。与此并行,提高采矿、筛矿之类的资源开发技术。之后,再确保冶炼技术的开发。十年之后,将整个计划推进到可验收,并使之商业化的水平——课长的讲话内容大致如此。

  听完课长的讲话,成实稍稍放心了一些。他们并没有大喊口号,说什么这计划将成为支持当地的新兴产业之类的话。或许,这也是因为计划当中的未知因素太多,所以他们才会在讲话时显得如此慎重。

  即便如此,海底资源这几个字,听起来也同样让人觉得很有吸引力。也难怪那些整天希望能够振兴当地经济的人们会感觉这计划就像是救世主一样。玻璃浦的街镇,如今已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其最大的经济来源——观光产业也一直持续处在低迷状态之中。

  尽管如此,众人心中却依旧存在着不安。是否能够如此轻易地接受这种未知的技术呢?玻璃浦是靠大海生存的。这片海,必须永远散发着美丽的生命活力。为了支撑街镇,反而却牺牲了街镇赖以生存的大海。这样的做法,岂不是本末倒置?

  话虽如此,但一个人的力量却是有限的。为了让众人都明白自己的想法,就必须在博客上写点东西。从以前起,成实就一直在运营着一处介绍玻璃浦海域的网站。

  当时,玻璃浦出身的泽村元也响应了成实,给成实发来了邮件。身为自由职业者的他,对环境保护这类的主题很是积极。当时,他与那些同为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同伴们取得联系,以及更着手开始准备发起反对运动了。看到成实的网站之后,他便发信邀请,询问成实是否愿意加入其中。

  这对成实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立刻,她便给泽村回了邮件,表明自己愿意参加他们保护大海的运动。

  其后,成实每天都与泽村他们交换情报。泽村搬出了东京的公寓,回到了老家。他这么做,是为了安下心来解决问题。他一边灵活运用自己的人脉,一边四处召集愿意协助反对运动的人。成实等人主张,开发海底的行为将会破坏生态系统。他们的主张,刺激了许多以渔业为生的人。这些人也逐渐开始出现在了反对派的集会上。

  见反对派声势日高,国家也终于开始采取了行动。经济产业省下达指示,命令相关机构向与矿床海域有关的居民召开说明会议。

  有关召开这次说明会的前后经过便是如此。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成实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对方明白,自己对大海的这份深情。

  DESMEC的技术人员依旧还在讲解着。技术员准备了一番有关环保的讲话。但在成实听来,这番话实在是让人难以苟同。

  DESMEC的人员滔滔不绝地讲了大约两小时之后,回答疑问的时间终于开始了。

  成实身旁的泽村立刻便举起了手。他接过麦克风,开口问道:“正如字面上所说,海底热水矿床,是有着喷出热水的洞穴的。在洞穴的周围,生息繁衍着各种各样的深海生物。你们说,你们会就采矿对这些生物的影响进行预测,并思考对策,但这种事其实根本就是无法预测的。毫无疑问,那些生物必然会死亡灭绝。那些深海生物中,有些生物甚至需要过上许多年才能长大十几公分。而要将它们给杀掉,却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你们准备怎样对它们进行保护呢?即便只是现在的想法也无所谓,请你们当场给我们一个答案。”

  不愧是泽村。成实暗自感叹了一番。他的一席话,已经彻底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DESMEC的开发课长站起身来,开口回答。

  “正如您所说,确实,我们无法避免所有的生物都不会遭遇任何的影响。因此,我们正在从遗传因子学方面积极讨论研究环境保护的对策。我们准备调查一下生活于当地的生物的遗传因子,并确认一下其他的海域是否还有该生物种类存在。对于那些其他的海域已经再没有的生物,那么我们就会采取一些保护的措施。至于其具体方法,还得具体种类具体研究。”

  泽村把麦克风凑到嘴边。

  “也就是说,只要其他地方还存在有该类生物,那么本海域内的该类生物就算死绝了,也无所谓吗?”

  开发课长表情扭曲地回答:“嗯,差不多吧。”

  “但是,你们真的能够彻底将生活在本海域内的所有生物的遗传因子都调查过来吗?深海生物本来就是一些谜团重重的生物。它们究竟有多少种,生活在何处,这些问题根本就是无法完全掌握的。”

  “呃,这个嘛,我们会尽力想办法的。”

  开发课长话音刚落,讲堂里就突然有人叫了一句“这可不成”。讲台上的人全都一愣,扭头看了看刚才发话的人。说话的并非别人,正是那个名叫汤川的物理学者。

  “这样的发言可不能相信。”汤川接着说道,“即便是专门研究深海生物的专家,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彻底了解了所有的深海生物。既然做不到,那就老老实实告诉对方,说自己做不到。”

  开发课长一脸困惑地闭上了嘴。主持人看情形不对,把麦克风凑到嘴边,打算说上两句圆场的话。可还不等主持人开口,汤川便又再次说了起来。

  “要开发利用地下资源,就只有采矿这一种途径。只要展开采矿,生物的生存就必定会受到影响。不管是陆地上还是海底,这一点都是相同的。人类一直在反复地做这种事。剩下的问题,其实就是选择了。”

  说完,汤川放下麦克风,丝毫不去理会那些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闭上了眼睛。

  四点半稍过,成实和泽村等人一起离开了讲堂。

  “和我之前预料的大致一样。唯一没想到的,就是他们没说太多的空话套话,倒也省得咱在下边听得心焦了。”泽村一边在走廊上快步走着,一边说道。

  “我也一样。我还以为他们会兜上几个圈子呢。对方目前似乎还在摸索之中啊。总而言之,他们似乎也还在考虑环境保护的问题。”

  “不,咱不能太过放心。一旦牵扯到了商业往来,那么开发说不清啥时候就突然开始的。到了那时候,什么环境问题,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了。之前也出现过不少这样的事。核电站的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你可千万别被他们给骗了。”

  成实点了点头。泽村说得没错。参加了说明会,虽然感觉似乎已经搞定了些事,但输赢胜负的走向,其实还要看今后。

  “话说回来,那些推进派的人,也还真可谓是形形色色啊。泽村你提问的时候,不是有个大学的老师插嘴,说‘做不到的话就老老实实说做不到’。我还真没想到,他们那群人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你说那位学者啊?”泽村撇了撇嘴,“他那是在故作姿态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3-5 13: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他说让他们别敷衍了事,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他这话蛮有良心的。换作是官员或者政客的话,一般是不会那样说话的啦。”

  “这么说倒也是。”泽村虽然点了点头,但成实却能感觉到他心中的那股不服。或许,他是不想有人赞扬敌人吧。

  离开公民馆后,众人暂时解散了开来。

  “那就过会儿见了。”泽村冲着同伴们打了个招呼。今晚吃过晚饭后,众人还将再次集合。为了准备应付明天的局面,大伙儿还要开一场学习会。

  成实跨上自行车,冲着众人挥了挥手,蹬动了踏板。

  骑过车站,成实便下了自行车。前边是一段上坡路,比起蹬着上去,还是推着上去更省力些。

  刚刚看到“绿岩庄”的屋顶,一辆出租车便从成实的身后赶了上来。那辆出租车径自从成实身旁驶过,停在了“绿岩庄”的门前。看来,车上的那位乘客,应该就是预定了今晚房间的那位唯一的客人了。

  最近一段时间,一天只有一组预约这种情况,已经不再是什么稀罕事了。即便到了夏天,客人的数量也没有什么显著的增加。相反,最近几年的客流量可说是一年不如一年。这样的情况,也并非只有“绿岩庄”一家如此。整个玻璃浦的观光产业都处在低谷之中。近几年里,已经有好几家宾馆和旅馆被迫关门了。成实自己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家的旅馆倒闭关门,其实也只是迟早的事。除了旺季之外,家里根本就没有雇用帮手的余裕,再加上重治腿脚不便,所以一直以来,旅馆都是靠节子和自己两人支撑着。当然了,这也说明近几年来的旅客数量是如此的稀少,光凭两个人便足以应付。

  车上的乘客下车之后,出租车掉头向着成实开来。成实经常都会遇到车上的那个司机。和成实迎面而过时,司机还冲着她点了点头。这样的事,也只会发生在玻璃浦这样的小镇上。

  走进玄关,只见一名男性旅客正在柜台旁登记住宿信息。看到成实进门,正在请客人填表的节子冲她点了点头。

  登记完之后,那位男性旅客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对方的脸,成实不由得吃了一惊。是那个穿着开襟衫,出席了之前的说明会的那个人。在这里,对方依旧一脸温和的表情,冲着成实打了个招呼。看起来,他似乎早已料到成实会回来了。

  “那么,我就带您到房间去看看吧。”节子拿起房间钥匙,离开了柜台。男子提着一只小小的旅行包,默默地跟在节子的身后。

  等两人离去之后,成实走到柜台后边,看了看登记下的旅客信息。冢原正次。这名字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或许也没什么可在意的。在公民馆里,对方大概就只是偶然间看到自己,之后便微笑一下以示友好罢了。

  可是——看到登记信息上的内容,成实又不由得感觉有些奇怪。那位客人的住址,写的是埼玉县。埼玉县的人,又为何会跑来参加那场说明会呢?

  “成实,你回来了。”

  听到有人叫起自己的名字,成实抬起了头。身旁的房门被人打开,恭平正站在门口。

  “哎?你到下边去了?”

  “嗯,和姑父一起去的。”

  恭平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有人拄着拐杖行走的声音。门背后,是一道通往地下锅炉房的楼梯。

  没过多久,重治肥胖的身躯便出现在了成实眼前。他走路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心痛。人都已经病成这样了,还让他去管理锅炉。这事要是让消防署的人知道了,非得被白上几眼不可。

  “成实,你回来了啊?说明会的情况怎么样?”重治问道。

  “嗯,学到了不少东西。明天还有场讨论会。抱歉,这两天成天往外边跑。”

  “这倒没什么。你就放心去吧。”

  “成实你参加了环保运动?真厉害啊。”恭平赞叹着说道。

  “没什么厉害不厉害的。”

  “你们会不会驾船去撞那些捕鲸船啊?”

  成实吓得倒退了一步。

  “我们不干这种事情的啦。我参加的是制止他们胡乱污染大海的运动。要是让他们随意去挖掘海底资源的话,对渔业什么的也会产生影响的啦。”

  “是这么回事啊?”恭平似乎立刻失去了兴趣。看样子,他大概还想听听成实他们和捕鲸船战斗的故事呢。

  节子回到了柜台前,说:“刚才那位客人说他打算七点用晚餐。”

  成实看了看表。五点只差几分了。

  “还有,刚才突然又来了一位客人。”节子说,“成实你出门去之后,那位客人就打来了电话。是个男的,一个人住。”

  “哎?”

  就在成实感觉这事有些稀奇的时候,玄关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传来了一声男子的说话声:“有人吗?”听到那声音,成实吃了一惊。因为她之前听到过这人的说话声。

  扭头一看,身后站的正是成实心中猜测的那人——刚才的说明会上的那位物理学者。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3: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5

  “绿岩庄”的一楼,有几间可以用来开宴会的房间,平常则用来做旅客的餐厅使用。恭平和成实一家一起在厨房隔壁的房间吃晚饭。到了六点,他先跑到了宴会间。之前他听说,那个叫汤川的人准备在这个时间吃晚饭。

  最近的一间宴会间的拉门开着,走廊上放着餐车。看起来,节子正好在上料理。

  恭平凑头往宴会间里看了看。房间的空间足以容纳十个人进餐,而此刻,里边却只坐着汤川一个人。节子正在往汤川面前的膳桌上摆放料理。

  “是吗?那,有些店还会开到挺晚?”汤川问道。恭平猜不出他问的到底是什么店。

  “这里毕竟是乡下,说开到挺晚,其实顶多也就是十点或者十点半的样子。如果您不嫌弃,那到时候我带您去一家店里坐坐吧。”节子回答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您经常会去喝两杯吗?”

  “哪儿有。其实也算不上经常,偶尔罢了。”

  “是吗?”汤川突然扭头朝着恭平这边望了一眼。和汤川的目光撞到一起,恭平一愣,赶忙把头给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节子问道。她似乎还没有发现恭平。

  “不,没什么。我开动了。”

  汤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恭平赶忙蹑手蹑脚地逃走了。

  过了一会儿,恭平他们也吃起了晚饭。或许节子是许久没见这个侄子了的缘故,桌上放了不少的菜肴,主菜则是生鱼片。

  “多吃点儿。在这儿住上一段时间回去之后,要是让你爸妈看到自己的儿子瘦了,那咱可担待不起啊。”重治把装生鱼片的盘子往恭平面前一推,说道。他的肚子,已经圆得就跟个西瓜似的了。

  “话说回来,真没想到,恭平这孩子居然还会为咱这里招揽客人呢。我可真是吃了一惊。”节子说。她似乎已经听汤川说过了之前的事。

  “我就只是看了下这里的地图而已,没想到他就把电话号码给抄走了。”

  “这就够了。他大概也是因为看到就连你这么个小孩儿也敢单独到咱这里来住店,才会放心的啦。”

  真是这样吗?恭平不由得有些疑惑。他自己倒觉得,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听成实说,这个叫汤川的人是位物理学者,这次是来参加这里的海底资源开发的说明会的。恭平回想起了之前他用铝箔包裹住自己的手机的事。

  快到七点的时候,成实站起了身。据说晚上他们那些环保运动的同伴之间还有一场集合。恭平也回到了房间里,等着收看他想看的电视节目。

  恭平走到电梯前等了片刻。电梯门敞开,那位上了年纪的短发男旅客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浴衣,脸色也很好,感觉似乎已经泡过澡了。看到恭平,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的表情,但之后他便径自走向了宴会间。

  恭平坐着电梯来到二楼。他住的是一间足以供四个人同住的房间。节子本以为这房间太宽,或许恭平会觉得有些寂寞,但恭平也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所以节子根本就是在无谓地担心。恭平在榻榻米上躺成了个大字,伸手拿起了电视机的遥控器。

  看了一小时左右的电视,恭平起身去关窗帘。拉动窗帘的时候,他顺便朝窗外望了一眼。远处本应该是一片大海,但此刻窗外却已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过了一阵,恭平听到玄关门被人打开,有人离开了旅馆。凑头一看,是汤川和节子。都这么晚了,他们俩还要上哪儿去呢?看看周围,恭平并没有发现重治的身影。

  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恭平吓了一跳,赶忙接起了电话。

  “喂?”

  “啊,恭平。我是姑父。你睡了?”重治说道。

  “还没,刚才我还在看电视呢。”

  “是吗?咱俩一块儿去放烟火吧?家里还剩着一些上次买的烟火。”

  “啊,要去,要去。”

  “那,你就下楼来吧。”

  “嗯,好。”

  恭平跑到楼下,重治早已在换鞋处等着他了。重治的脚边,还放着一只水桶和一个硬纸箱。

  “大伙儿都出去了。不出去玩玩的话,咱可就亏了哦。”重治说道。

  恭平凑头往硬纸箱里看了看。里边不光有手持燃放的烟火,还有些放在地上点火的冲天炮,种类还挺多。

  “那咱就走吧。恭平,麻烦你抱上那纸箱吧。”重治提起水桶,另一只手则拄着拐杖,迈出了脚步。恭平抱起那只纸箱,紧跟在姑父的身后。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3: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6

  九点差几分的时候,成实和泽村一起离开了町集会所。

  “一起去喝一杯吧。”泽村提议。

  “好啊。”

  “我也去。”

  两名年轻男女齐声赞同。

  “川畑你呢?”泽村向成实问道。

  “那,我也一起去稍微喝一杯好了。”成实回答说。

  在车站前和那些赶着回家的同伴们道过别之后,成实几人向着经常光顾的那家居酒屋走去。在这附近,那家酒馆打烊的时间是最晚的。

  走到居酒屋门前,成实便看到节子正站在对面的堤坝旁,怔怔地望着眼前那漆黑一片的大海。“妈。”成实冲着她叫了一声。

  节子回过神来,扭头看到成实,脸上浮现出一丝暧昧的微笑,之后便走过了马路。

  “晚上好。”跟泽村等人打过招呼之后,节子扭头冲着成实问道,“集会结束了?”

  “嗯。妈你跑这里来干吗?”

  节子仰起头,用下巴指了指面前的居酒屋。

  “我是带客人来的。那位汤川先生说他还想再来两杯。”

  “妈你也喝酒了?”

  “就喝了一点点。”节子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下,意思说她喝得确实不多。

  “又喝酒。每次带客人来,你都会陪人家喝。”

  自打患病之后,重治就再也没有沾过半点酒精了,但节子却很好酒。就算不上居酒屋来,每天睡觉前,她都必定会来上一杯调制的威士忌。

  “我知道了。你跑出来,是想让海风吹一下,醒醒酒吧?”

  “嗯,差不多吧。你也别喝太多了哦。”

  “妈你可没资格说我哦。”

  “那,我就先回去了——众位,我先失陪了。”节子冲着泽村等人低了下头。

  “等一下。我送您回去吧。”说完,泽村看了看成实,“我今天是开着店里的轻卡来的。之前我把车停在车站附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把伯母送回去,顺道就把车停到您家去吧?”

  “不不,这可不敢当。”节子感觉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您就别客气啦。路上光线挺暗的,而且还是上坡。开车过去的话,就两三分钟时间罢了。”

  “这行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然行。那我就先离开一会儿啦。”泽村对成实说道。

  “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了。”成实道谢说。

  目送着泽村和节子离去之后,成实和另外两个人一起走进居酒屋,在店里张望了一番。汤川坐在角落上的桌子旁,一边看杂志,一边喝着加冰的烧酒。

  “那不是白天的那个学者吗?”同伴中的那位女大学生在成实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是他。另外一名年轻人也嘟囔了一句。

  成实告诉两人,说汤川现在正住在自己家开的旅店里。两人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究竟。他们都知道,成实家里是开旅店的。

  三个人在离汤川稍远处的桌旁坐了下来。汤川依旧还在看着他手上的杂志。

  喝着啤酒,三个人聊了半小时左右,成实站起身来说了声“我失陪一下”。之后,她走到汤川的桌旁,说道:“您好。”

  汤川抬起头看了看成实,眨了眨眼,说道:“啊,你好。”

  看到成实,汤川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估计其实他早就已经发现成实他们了。

  “听说刚才您还在和我母亲一起喝酒?”

  “嗯,我看她似乎挺喜欢喝酒的,所以就请她陪我喝了几杯。我冒昧了吗?”

  “倒也没什么……那个,我可以在这里坐会儿吗?”成实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当然可以。不过,我看你似乎是和朋友一起来的?”

  “没事。”成实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同伴。两人正面对着面,开心地聊着些什么。“反正我也不想总当电灯泡。”见汤川一脸的不解,成实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他们俩正在交往。”

  “哦,原来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3: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实叫来了店员,也要了一杯加冰的烧酒。

  “我听你母亲说,你今天也参加出席了说明会?”

  “当时不是有人提出了有关保护深海生物的问题吗?那个人其实和我们是一起的。”

  “你和那人是一起的啊?”汤川点点头,“既然如此,那还请你帮我道个歉。告诉他说当时我不该插嘴的,真是抱歉。”

  “您还是自己亲口向他说吧。反正他过会儿就会来的。不过我倒是觉得您的意见提得很直率,没必要道什么歉的。”

  “我直率过头了。我这人,一旦听到那种毫无依据的发言,就没法再忍着不说话的。”

  店员端来了装满烧酒的玻璃杯。汤川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如此一来,也就算是干杯了。

  “听你母亲说,你似乎还是位激进派的活动家啊?”

  “没这回事。我就不过是做了些自己该做的事罢了。”

  “照这么说,参与反对海底资源开发的运动,就是你该做的事咯?”

  “我反对的并不是开发,我只是想保守护自然罢了。尤其是大海。”

  汤川晃动了一下酒杯,弄得杯子里的冰块咔咔直响。之后,他就像是在玩味成实的话一样,缓缓地喝了一口烧酒。

  “守护大海?此话怎讲?大海莫非已经脆弱到了需要人类来保护的地步?”

  “在人类的科学文明面前,它已经变得很脆弱了。”

  汤川放下酒杯,说:“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您应该知道,所有的生命都是起源于大海的。经历了几亿年的时间,生命衍化出了许许多多的种类,进化到了今天。可是,在最近的三十年里,海洋动物却已经减少了百分之三十以上。其中最大的代表例,就是珊瑚礁。”成实之所以能够如此出口成章,全都是多亏了之前她无数次的演说经历。

  “你觉得,这都该怪罪于科学?”

  “在太平洋上进行核试验的人,难道不是科学家吗?”

  汤川端起了酒杯。可还没喝,他便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成实。

  “你们觉得,在这次的海底热水矿床开发计划中,我们这些科学家还会犯下同样的错误,是吧?也就是说,我们会不顾对环境的破坏,将海底彻底搞得一塌糊涂?”

  “我并不否认,你们也曾为环境设想过。可是,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今后到底会出现些怎样的情况。在开始使用石油的时候,那些科学家不也一样没有预料到如今这样的全球性气候变暖吗?”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必须展开调查和研究。DESMEC也没有说他们打算立刻动手挖掘海底,将其商业化吧?正如你刚才所说的,现在没人能够说清开发到底会对海底造成怎样的影响,所以我们才在尽可能地设法搞清楚这个问题。”

  “可这种事,却是根本就无法做到面面俱到的啊。今天的说明会上,老师您自己不是这么说的吗?”

  “我当时也说过,这是选择的问题。如果其实根本没必要为了稀有金属而去挖掘海底的话,那这个计划也就彻底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讨论终于触及到了最本质的部分。那就是海底矿物资源开发的必要性问题。这个问题,在明天的讨论会上,将会成为中心议题。

  “之后的话,”成实说,“我想留到明天的公民馆再说。”

  汤川撇了撇嘴。

  “还不愿摊牌吗?也罢。”追加了一杯烧酒之后,汤川回头望着成实,“我把话先说明了。其实我并非开发的推进派。”

  “是吗?”成实稍稍感觉有些意外。她回望着汤川那张端正的面庞:“那,您当时又为何要坐到台上去呢?”

  “那是DESMEC的人来恳求我,我才去的。他们当时跟我说,或许会需要我来讲解一下有关电磁探测的事情。”

  “电磁探测?”之前成实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就是用线圈来测定海底的电磁场,进行分析。通过这样的检测,可以了解到海底底下百米左右深度的地质构造。简而言之,就是在不实际动手挖掘的前提下,用这种方法来搞清楚金属资源的分布情况。”

  “您想说,这种办法比较有利于环保吗?”

  “当然,这就是这办法的最大好处。”

  服务生端来了加冰烧酒。汤川看了看菜单,要了份腌鱼干作下酒菜。

  “您搞这方面的研究,还不足以说明您是一位开发的推进派吗?”

  “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的确,我确实向DESMEC的那些推进派提议,说可以采用这种新式的电磁探测法。但如果开发计划最终实施,这种办法既经济又环保。而如果开发计划最终停止,那就更没有任何害处了。”

  “可这样一来的话,您的研究成果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没有意义的研究成果的。”

  服务生端来了腌鱼干。汤川尝了一块,眯起了镜片下的眼睛:“嗯,味道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3: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时,居酒屋的门哗啦一声打开,泽村走进店里环视了一圈。看到成实没和另外两个同伴在一起,反而却跑去和白天的那位学者同桌,泽村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泽村一脸纳闷地走到成实身旁,问道:“呃,这是怎么回事?”

  “你应该认识他的吧?这位是帝都大学的汤川老师。之前一直忘了跟你说,他现在住在我家开的旅馆里。”

  啊。泽村微微张开嘴,点了点头。

  “说起来,刚才你母亲也跟我提过,说她是带汤川先生过来的。哎,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他就住在你们家的旅馆里。”

  “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吧。”汤川邀请泽村在成实身旁的座位上落座。

  那我就不客气了。泽村拉过椅子,坐下身,找店员点了瓶生啤。

  “你来得可真够晚的啊。”成实说道。

  “嗯,在你们家遇上了点儿小麻烦。”

  “小麻烦?”怎么回事?成实不由得皱起了眉。

  “嗯,说是麻烦,感觉似乎也有点夸张了。店里有位客人不见了,直到现在也没回去,所以你父亲有点担心,所以我就开车在你们家旅馆周围绕了一圈。”

  “有位客人不见了?是那位冢原先生吧?”

  “对,就是他。”

  “那,你们找到他了吗?”

  “没找到。”泽村喝了一口服务生端来的生啤,“在旅馆周围找了一圈,始终看不到人影。我本打算再帮忙接着找的,但你父母却说不必了,想必过不了多久那位客人就会自己回去的,让我早点来找大伙儿。”

  成实明白,自己的父母的确有可能会说这种话。送节子回家,顺便还让人帮忙找失踪的客人,光是这么做,就已经够厚脸皮的了。

  “大概是去钓晚鱼去了吧?”汤川开口问道。

  “应该不是。之前我看过那位客人的行李,他就没带任何的渔具。而且,他也不是到这里来观光的。”

  成实讲述了一下之前自己在公民馆看到的情况。泽村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继续喝了一阵之后,众人一同离开了居酒屋。成实和汤川两人一起走着回“绿岩庄”去。

  “今天可真是喝多了。不过这家店确实挺不错的。估计今后我天天晚上都会到这里来一下呢。”汤川边走边说。

  “老师,您准备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呢?”

  “这个嘛,我也不大清楚。其实,我是来这里乘坐DESMEC的调查船,指导他们如何展开电磁探测法的。可是,关键的调查船却迟迟都没来。听说是因为有些手续还没办好,所以就耽误了。那些官僚做事,实在是让人头痛。”听汤川的语调,他似乎并没有包庇DESMEC的意思。或许,他确实不是个推进派吧。成实心想。

  “绿岩庄”的玄关灯依旧还亮着。跨进门里,重治和节子还在大堂里。两人的表情都很严峻。看到成实他们,节子说了声“您回来了”。自不必说,节子这话是冲着汤川说的。

  “我听说客人还没回来?”成实说。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在和你爸商量呢。”

  “都已经这么晚了,就算去报警,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吧。不如等到明天早上,如果客人还是没有回来的话,那咱再打110……”重治的目光投向了成实的身后。成实回头一看,只见汤川正站在自己身后。他似乎正在听自己和父母之间的谈话。

  “真是麻烦。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汤川问。

  “不不。”重治摆了摆手,“我们自己会想办法的。抱歉,让您也跟着操心。”

  “是吗?那我就先告辞了。晚安。”说完,物理学者便转身走向了电梯。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3: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7

  现场的位置,处在距离玻璃浦海港岸边向南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堤坝之上,站着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警察们的身旁,停着一辆警方的面包车。大概是先到现场的鉴定人员吧。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早的缘故,周围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西口刚驾驶着署里的车来到现场,等上司和前辈下车之后,他才赶忙打开驾驶座一侧的车门,跟了上去。那些身穿制服的警察向他们几人行了个礼。

  股长元山踮起脚尖,冲着堤坝下边看了一眼。刚一看,他便皱起了眉头。

  “哇,又在这种地方……”

  我看看。紧随上司后边凑头去看的,是比西口大五岁的桥上。桥上的身高要比元山高出一截,所以没费多大劲儿,便能够看到堤坝下方的情况了。“哎呀呀,真的呢。”

  西口也颤巍巍地凑过身去,挤到堤坝边。想来应该是溺水身亡吧。自打被安排到了现在这个岗位,西口已经无数次地看到过溺死的尸体了,但他却始终无法习惯。

  西口咽了口唾沫,往下一看。下方四五米处的岩石地上,鉴定人员们正在来回奔忙。

  尸体仰面朝天地躺在一块大岩石上。尸体身上的浴衣几乎已经被彻底掀起,与其说是穿在身上,倒不如说是缠在身上。死者体型稍胖,但这却并非是溺水而死之后出现的肿胀现象。而且,死者的头部已经裂开,黑红的血溅到了周围的岩石上。

  “喂,鉴定员。”元山冲着堤坝下叫了一声,“情况如何?”

  一名戴眼镜的年长鉴定员扶了扶帽檐,抬头望着堤坝上。

  “还不清楚。不过大概是从上边摔下来的吧。”

  “有没有发现钱包之类的?”

  “没有。下边就只看到木屐。”

  “知道死者住的哪家旅馆吗?”

  “不知道。木屐和浴衣上都没写旅馆的名字。”

  紧接着,元山又扭头冲着穿制服的警察说道:“是谁发现的?”

  “附近的居民。那位居民每到夏天就会到海水浴场来,把阳伞租给游客。那位居民是在今早到浴场去的途中偶然发现了尸体的。现在发现者已经到海水浴场去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倒是随时都能联系上。”

  “嗯,暂时还没必要。”元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掏出了手机。他用他那粗短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摁了一阵,之后便把手机贴到了耳边。没过多久,电话似乎便接通了。

  “啊,是课长吗?我是元山。我现在已经到现场了,不过死者似乎并非溺水身亡,而是从堤坝上跌到岩石地上摔死的……估计是哪家旅馆的旅客吧,身上穿着浴衣……哎?您说什么……啊,是吗?嗯,那我去看看好了。那家旅馆叫……哎?Rokugansou?汉字怎么写?”

  西口立刻便明白了课长说的是“绿岩庄”。西口站到元山的面前,指着自己点了点头。

  “啊,课长,您稍等一下。”元山用手捂住手机的麦克风,冲着西口问道,“什么事?”

  “我知道那家旅馆在哪儿。”

  “是吗?”元山再次把手机贴到了耳边,“西口说他知道那家旅馆在哪儿……嗯,明白。”

  挂断电话之后,元山看了看西口和桥上两人。

  “有旅馆通报说,昨晚有位客人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去。咱们先过去看看。”

  “开车过去吗?”桥上问。

  “不,走几步就到了。”西口说道,“我估计失踪的那客人就是死者。”

  “那就这么定了。”元山再次探头看了看堤坝下边,“鉴定员,有没有拍下死者的面部照片?那种立拍得的。有的话先借我们一张。尽可能选张自然点儿的……啊,是吗?不好意思了。”

  一名年轻的鉴定员顺着梯子爬上堤坝,把一张立拍得照片递给了元山。元山转手递给西口,说道:“你带上。”

  照片的颜色有些发红,上边的死者面无表情,就像是戴着面具一样。因为摔破的是后脑,所以从正面看,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样的话,让普通人看看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绿岩庄”距离现场就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三人爬上山丘,沿着弯曲的小路而上。半路上,坡道突然变得很急。“早知如此,还是开车来好了。”桥上嘟囔着念道。

  “西口你就是这里的人吧?所以你才会知道那家旅馆?”

  “对。那家旅馆是我同学的父母开的。”

  “哦?这倒好。那就由你出面去询问情况好了。”

  “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她还记得我。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同学了。”

  西口回想起了川畑成实。他们两人在当地念的是同一所高中。虽然大多数的同学都是自从初中就认识了,但唯有她不同。她来自东京,是在初三的时候搬过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川畑成实是个文静的女孩。或许是因为没有初中时的朋友的缘故,所以她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学校旁边有个可以俯瞰大海的小眺望台,西口时常都会在那里看到她在那里怔怔地眺望大海,沉思着些什么。她不光成绩优异,而且整天如此,所以西口一直以为她是个文学少女。
 楼主| 发表于 2013-3-7 13: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没过多久,她便展现出了另外的一副面貌来。每到夏天,她就会帮着家里干活,要不就是到海水浴场去打工。她打工的地点不是在小卖部,也不是在餐厅里,而是在垃圾场。那活计就没多少工钱可拿,基本上属于义工。西口的家也住在海边,打工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她,所以也曾问过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当时,她扬起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回答说:“如此美丽的大海,我们怎么能不把它给保护好?你们这些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人,是不会明白大海有多么宝贵的。”

  虽然西口并没有生气,但对方的话却似乎是在指责自己只顾着赚钱,这让西口感觉挺没面子的。

  三人终于来到了“绿岩庄”。西口和桥上都脱下了上衣,衬衫的肋下已经湿成了一片。

  推开旅馆的玄关,西口叫了一声“有人吗”。屋里的空调冷气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来了。屋里传出女子的应答声,之后柜台后边的门帘便动了起来。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名上身T恤下身牛仔裤的女子。虽然西川立刻便认出了她就是川畑成实,但看到她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西口惊讶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哇,吓我一跳。”成实睁大了眼睛,表情缓和了下来。“是西口吧?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她甚至连声音也显露出了一丝成熟。仔细想想,这倒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今年她也像西口一样三十岁了。

  “好久不见。我很好。你看起来也不错呢,真是太好了。”

  嗯。成实点了点头,之后便一脸疑惑地将视线挪到了一旁的桥上身上,冲他点了下头。

  “其实我们这次是来办公的。现在我在玻璃警署里任职。”西口出示了一下警察手册。

  听过西口说的话,成实连眨了好几下眼:“警察?西口你吗?”

  “嗯,说起来倒也挺可笑的。”西口掏出名片,递给了成实。

  “哎?你在刑事课啊?”成实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钦佩的感觉。

  “我听说今早你们家报了警,说是客人失踪了。”

  “是吗?啊,对了,西口你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吧?”成实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没错。老实说,我们刚刚在海岸边发现了一具尸体。”

  哎?成实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真的假的?”

  真的。西口回答说。面对当年的同学,西口实在是不大喜欢用敬语说话。

  “死者身穿浴衣,我们猜测他会不会是你们这里的客人。”

  “等一下。你们要问这事的话,我还是去把我爸妈给叫来好了。”成实的脸上滑过了一丝紧张的神色,之后她便转身消失在了柜台后边。

  桥上凑到西口身旁,用手肘捅了捅西口的肚子。

  “长得不错嘛。之前听你说是同学,我还以为是个男的咧。”

  “桥上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西口小声问道。

  “挺不错的。只要稍微再化点妆,就活脱脱是个大美人了。”

  虽然西口心里也同意桥上的看法,但他却故意一脸疑惑地偏起头来,说了句“会吗?”。

  过了一阵,成实再次出现在了柜台后边。一对年迈的夫妇也跟着她走了出来。男子身材臃肿,手上还拄着拐杖。成实向三人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父母,男子名叫川畑重治,女的则叫节子。听成实说警方已经发现了尸体,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僵硬。

  因为当时打电话报警的是重治,所以西口便让他看了一下死者的照片。重治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之后又让节子也确认了一下。节子脸色发青,用手捂着嘴,而成实则把头扭向了一旁。

  “就是他。他就是我们这里失踪的那位旅客。”重治回答说,“是遇上什么事故了吗?”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他似乎是从堤坝上摔到了岩石地里,砸到了头。”

  “嗯,岩石地里……”

  节子找出了住宿登记簿。从登记簿来看,这位客人的名字似乎是叫冢原正次,六十一岁,来自埼玉县。

  “他是什么时候从旅馆里消失的?”

  听到西口的提问,重治回答说:“这个嘛,我们也不大清楚。”

  据重治说,昨天晚上八点左右,他就带着还在念小学的外甥到旅馆后院里去放烟火了。到了八点半,重治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确认过这位冢原客人明早打算几点吃早饭,所以就回到旅馆里,在柜台处给冢原所住的房间打了个电话。见电话无人接听,重治猜想冢原大概是在上厕所或者洗澡,所以就再次回到后院,继续放起了烟火。九点差几分,烟火放完,重治再次给冢原的房间打了电话,还是没人接。接着他又到一楼的澡堂里去看了一圈,也不见人影。无奈之下,重治只好跑到四楼的房间去看了看。见敲门没反应,重治打开没有上锁的房门,屋里就只放着行李,却不见人影。

  没过多久,节子就被人给送回来了。当时她带着另一位客人去了附近的居酒屋,陪着那位客人喝了几杯。

  成实补充说,当时送节子回家的是她的朋友,那人叫做泽村。泽村和她一起参加了反对海底资源开发的运动。昨晚的集会结束后,她、泽村还有另外两人一起去了居酒屋,碰巧在居酒屋门口遇上了节子。
 楼主| 发表于 2013-3-7 13: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泽村先生当时说,希望也和我丈夫打个招呼,所以就进了门。看到我丈夫一脸慌张的样子,说客人不见了,泽村先生就说他也帮忙找找。”节子接着成实的话说道,“在我丈夫和泽村先生开着轻卡在附近寻找的时候,我也在楼房的周围绕了一圈,却始终都没看到那位客人。没过多久,我丈夫也回来了,告诉我说他们也没找到。”

  “这附近一到九点过就会变得一片漆黑,如果对方不是走在路上,或者站在什么显眼的地方的话,根本就没法找的。”

  听过重治说的话,西口点了点头。的确如此。这附近确实基本就没什么路灯的。

  桥上掏出手机,推开玄关门走了出去。他大概是向元山报告刚才打听到的情况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真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重治把手贴到了额头上,“地点在哪里?”

  “在‘岬食堂’附近的堤坝下边。”

  西口在说明的时候提起了一家三年前倒闭的餐馆的名字。这就是当地人的长处。川畑一家立刻便明白了在哪儿,一齐点了点头。

  “摔到那地方的岩石地上,要是弄得不巧,根本就没救的啊。”说完,重治便瘪起了嘴。

  “话说回来,他跑那地方去干吗呢?”成实说。

  “大概是想去看看夜里的海景,过去散步的吧。晚饭的时候他喝了几杯,也有可能是出去醒酒的。”

  “之后他就爬上堤坝,从上边摔了下去?”

  “难道不是吗?”

  成实扭头看了看西口:“是这样的吗?”

  不清楚。西口偏起了脑袋:“目前还不得而知。我们正准备着手详细调查一番呢。”

  嗯?成实哼了一声。看样子她似乎有些难以释然。

  桥上回到屋里,凑到西口耳边,轻声说了句“行李”。这应该是元山的指示。

  “我们想调查一下冢原先生的行李,能麻烦你们给带个路吗?”西口说。

  “我带你们去吧。”节子抬了抬手。

  西口和桥上跟着节子上了电梯。在电梯上,两人戴起了手套。

  旅馆的每一层都有八间客房。冢原正次住的是一间名为“虹之间”的客房。客房里的日式房间约有十叠的面积,桌子和坐垫都放在角落里,被子也铺好了。窗户边是地板房,放着椅子和小小的桌子。

  “被子是谁,在什么时候铺的?”西口问道。

  “应该是在七点刚过,我趁冢原先生去吃晚饭时候铺好的。两位也看到了,我丈夫他行动不便。没雇帮工的时候,给客人铺被子就是我和成实的事了。”节子回答说。

  被子似乎没人睡过。或许冢原正次吃过晚饭,回到房间后立刻就出门去了。

  行李就只有一只破旧的旅行包。桥上在包里翻了一阵,找出了一个手机。那是一种老年人专用,只带了一些简单机能的手机。

  衣服整齐地叠放在房间的角落里。一件开襟衫,一条灰色的裤子。西口在衣物里找了一下,从裤兜里找出了钱包。钱包里倒也装了些现金。

  之后,两人又发现了死者的驾照。姓名冢原正次,地址和登记簿上写的完全一致。

  啊。西口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桥上立刻问道。

  “你看这个。”西口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片来,“这是警察共济组合的组员证。”
 楼主| 发表于 2013-3-7 13: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8

  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说话,恭平在棉被里睁开眼睛。他缓缓扭过头去,不管是天花板还是墙壁,看起来都是那样的陌生。

  过了一阵,他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姑妈的家里。是昨天自己乘新干线过来的。晚上还和姑父一起去放了烟火。

  可是,这房间却并非昨天白天姑妈带恭平去的那间。而且,他的书包也不在身旁。

  对了。恭平又回想起来,放完烟火之后,重治姑父和自己本来准备吃些西瓜的。这里是重治姑父一家的客厅。而就在恭平忙着吃西瓜的时候,重治姑父说有客人打电话来,之后就出去了。恭平独自一人边看电视边吃西瓜,后来的事,恭平便再也回想不起来了。

  恭平爬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吃西瓜的时候用的小茶几已经被放到了墙角。

  看起来,自己似乎是在看电视的时候睡着的。看到自己睡着了,姑父他们就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电视机柜上放着时钟。时钟的指针指着九点二十分的地方。恭平站起身来。上身的T恤和下身的短裤,依旧还是昨晚放烟火时候的装扮。

  恭平拉开拉门,走出了屋子。之前的说话声似乎是从大堂那边传来的。走进大堂,只见两名男子正站在大堂里。其中一个是名中年男子,个头较矮,身材矮胖。另一个则年纪较轻,长相和体型都很彪悍。重治坐在藤椅上,似乎正在陪两人说话。

  “哦,恭平,你起来了啊?”重治发现了恭平。

  两名男子也扭过了头来。恭平愣了一下,呆站在原地。

  “是您的侄子?”中年男子问重治。

  “对。是我妻子的弟弟的孩子。学校放暑假,他昨天跑过来玩的。”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年轻男子站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往本子上写了些什么。

  “抱歉。能请您暂时让那间房间里保持原样吗?”中年男子说。

  “好的。嗯,也就只是一间客房罢了,没什么太大影响的。盂兰盆节已经过了,眼下基本上就没什么预约的。”重治略带自嘲地说。

  看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那间房间?到底是哪间啊?

  姑父。恭平叫了重治一声。“我可以回昨天那间房去吗?”

  重治看了看那名中年男子。

  “这孩子住在二楼的客房里。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嗯,那当然。”中年男子冲着恭平笑了笑,“不过不好意思,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请你别到四楼去。叔叔我们要在四楼调查一下。”

  “这两位叔叔是警察。”

  听到重治的话,恭平睁大了眼睛:“出了什么事?”

  “嗯,这个嘛,也没什么。”重治的模样,似乎有些在意那那两名男子。

  他的意思大概是说,这事可不能告诉孩子。又这样。他们这些个大人,总是平白无故地觉得孩子会管不住自己的嘴,把秘密给说出去。

  换作是之前的话,恭平肯定会纠缠不休地追问到底,但如今,他却再也不想掺和了。恭平“嗯”了一声,转身向着电梯厅走去。

  伸手摁下电梯的呼叫按钮之前,恭平无意间往宴会间瞥了一眼。里边似乎有人在吃早饭,其中一间的门外放着一双拖鞋。

  恭平踮起脚尖,悄悄地靠近了那间房间的门口。拉门开着。偷偷往里边一看,只见汤川坐在昨天吃晚饭时的那个位置上,正在搅拌着纳豆。

  汤川搅拌纳豆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你很喜欢偷看别人吃东西吗?”

  恭平把头缩了回去,之后,他堂堂正正地走进了放进里。汤川正在往米饭上盖浇拌好的纳豆,根本就没有扭头去看恭平的意思。

  “我是在想,到底是谁在这屋里。”

  汤川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屑地笑了笑。

  “你这话明摆着就是在搪塞。这里是旅客专用的饭厅。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房间里的就肯定是店里的客人。从昨天起,这家旅店里就只有两名旅客。既然其中的一人已经消失,那么就只剩下另一个了。也就是说,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就只可能会是我。”

  “消失?另外一名客人消失了?”

  汤川伸向咸鱼干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直到这时,他才第一次抬起头看了一眼恭平。

  “怎么?你还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里似乎出了什么事,警察已经派人来了。可他们却都不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你们这些大人们总是这样。”

  “你为这种事较个什么劲?就算知道了大人们瞒着不告诉你的那些事情,也不会对你的人生有任何好处的。”汤川啜了一口味噌汤,“据说在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死了?”

  “昨晚,那名客人似乎出去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今早,有人在海岸边的岩石地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说很可能是不留神摔下堤坝去摔死的。”

  “是这么回事啊……这事是谁告诉你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6: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