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楼主: black白夜

[分享] 《盛夏的方程式》是什么原因让汤川学握有证据却无法揭露真相(全书完)作者:东野圭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这次的案件没能顺利解决,那么某人的人生就会出现很大的偏差。我必须竭尽全力,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至于“某人”到底是谁,直到最后,汤川也同样没有说明白。相反,他却压低嗓门说道:“抱歉,净给你提要求了。不过我答应你,查明真相之后,我会第一个把情况告诉你们的。至于之后如何处理,就由你们来拿主意了。”

  汤川这么说,想必这件案子中一定存在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草薙很清楚,这种时候,即便再继续纠结问个不休,也是毫无意义的。他答应了汤川的请求,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话虽如此,玻璃警署也几乎就没对这边提过什么有关川畑重治的情况。仔细想想,感觉他们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来看,跟警视厅的人说这些事,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然而,草薙也不能贸然行动,跑去询问有关川畑重治和他家人的情况。如果草薙这样做了,对方就会反问草薙为什么要问这些。搞得不好,或许众人的疑心还会转移到川畑一家身上。这样的话,草薙也就违背了他和汤川之间的约定了。

  这样的话,又该如何去调查川畑一家过去的经历呢?今早,就在草薙愁眉不展之时,汤川再次打来电话,告诉了他一些有益的情报。就汤川从川畑家女儿那里打听来的情况看,之前川畑重治似乎曾经在引擎厂商“有马发动机”里任过职。接到这情报之后,内海薰立刻便出发前往了该厂商位于新宿的本部。

  一边在地铁上晃荡着,草薙一边回想着这次的案件。有意思。案件发生在玻璃浦这种乡下地方,可解决案件的关键,却全都存在于东京。而且,负责本案的搜查本部里,竟然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那家伙在玻璃浦到底都见了些什么人,又做了些什么呢——两眼盯着从车窗外划过的灰色墙壁,草薙的心中却想起了老友那张熟悉的面庞。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32

  看到一条小鱼突然从岩石背后游了出来,恭平睁大了潜水镜下的眼睛。小鱼长约两三厘米,一身鲜艳的蓝色。恭平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但小鱼自然不会乖乖束手就擒。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鱼飞快灵活地游开,再次躲藏到了岩石的背后。恭平本想等它再次出来,但他却感觉到有些憋闷。气管的另一端已经彻底被水淹没了。

  恭平再也憋不住气,把头探出了海面。他摘下潜水镜,擦了把脸,面朝蓝天地用仰泳的姿势向着沙滩游去。恭平一向都很擅长游泳。

  游到水深及腰的地方,恭平开始走了起来。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海滨上,此时也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沙滩的各个角落里,人们已经开始动手收拾起了帐篷和沙滩阳伞。

  恭平穿起之前脱在沙滩上的凉鞋,走在炽热的沙子上。阳伞下,支着一张沙滩躺椅,重治就躺在椅子上。重治那胀得就像只鼓一样的肚子上,放着一本摊开的杂志。

  姑父。恭平冲着重治叫了一声。重治立刻睁开了眼睛。看起来,之前他应该是没有睡着才对。

  “嗯,怎么了?要回去了吧?”

  恭平点点头,从重治身旁的小冰柜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累死了。肚子也有点饿了。”

  “是吗?”重治挣扎着撑起身子,抬手看了看表,“呃,已经三点过了啊?那,咱们回去吃西瓜吧。”

  “嗯。姑父,刚才我看到一条蓝色的小鱼。那颜色可漂亮了,大概有这么大吧。”恭平用手指比了一下小鱼的大小。

  “嗯,估计有吧。”重治似乎并不是很关心。

  “那鱼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啊。”重治从躺椅上爬起身来,“你还是去问成实吧。她可熟悉这附近都有些什么鱼了。”

  “姑父你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吗?怎么会连海里的鱼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嘛,姑父我就只在这里住到高中,而且我也不是渔民啊。”

  “后来你去了东京念大学是吧?我妈跟我说过,说姑父你是一流大学毕业的精英呢。”

  “没那回事啦。我也就只是个小职员罢了。你妈那是在逗你玩儿呢。不说这些了,你赶紧去把衣服给换了吧。”

  “嗯。”恭平提起了装衣服和毛巾的袋子。

  冲过澡,在更衣室里换好衣服,恭平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重治掏出手机摁了几下,然后把手机贴到了耳朵上。

  “嗯,是我。我们要回去了……嗯,那就在刚才那里见吧。”

  挂断电话后,重治收起了竖在沙滩上的阳伞。

  阳伞和躺椅都是临时租来的。恭平提起自己带来的小冰柜,跟着重治迈开了脚步。重治拄着拐杖,在沙滩上艰难地往前走着。

  今天没有警察过来,所以重治终于履行了诺言,带着恭平来到了海水浴场。话虽如此,重治自己却没有下水,一直在岸边帮忙照看着行李。即便如此,能在休息时有人陪自己聊天,恭平便已经感觉到心满意足了。

  回到路边,两人在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门前等了一阵。一辆侧面写着“绿岩庄”字样的白色面包车来到了两人面前。开车的人是节子。到海水浴场来的时候,也是节子开车送两人过来的。

  重治拖着笨重的身体,好不容易才坐到了后排座位上。恭平则和来的时候一样,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怎么样?玩得开心吗?”节子问道。

  “嗯。”恭平回答了一句,“这下子也就不必任由着他们在我面前炫耀了。”

  “炫耀?谁啊?”

  “班上的那些朋友。要是没来的话,那些去海边玩了的家伙就会在我面前炫耀。我最烦的就是这事了。如果撒谎说我也来过的话,感觉心里又有些难过。所以最好还是能真的来玩上一趟。”

  “怎么,你是因为这原因,才想到海边来的啊?”重治坐在后排座位上说道,“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游泳吗?”

  “是为了来游泳。如果不来游泳的话,那么来这里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但在哪儿游的泳,却是很重要的一点。只是到家门附近的游泳池去可不行。”

  嗯。重治虽然一脸的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节子一边开车,一边笑了起来。

  车子从玻璃浦港旁驶过。今早来的时候看到的那艘大船,依旧还停在岸边。估计那就是DESMEC的船了吧。

  恭平扭过头,两眼望着前方。当他看到一个走在路边的人时,他突然指着那人叫了一声:“看,是博士。”

  那人肩上搭着一件淡色的上衣,手里提着一只文件包。从背影来看,正是汤川无疑。

  “啊,真的是他呢。”节子踩下刹车,放慢车速,把车子开到了沿着道路右侧步行向前的汤川身旁。

  节子摇下车窗玻璃,配合着汤川步行的速度,让车子和他齐头前进着。可是,物理学者似乎却在思考着什么,低着头一脸艰涩的表情,根本没有半点扭头看车的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汤川先生。”节子跟他打了个招呼。听到有人叫自己,汤川这才转过了头来。

  “哟。”汤川停下脚步。节子也停下了车。

  “您下班了?”

  “嗯,差不多吧。”汤川往副驾驶座上看了一眼。

  恭平解开安全带,把头伸向驾驶座一侧的车窗。

  “我和姑父一起去了趟海边。”

  “是吗?挺好的。”

  “汤川先生,如果您是要回旅馆的话,不如就上车一起走吧。我们也是准备回去呢。”节子说道。

  “可以吗?”

  “当然可以。”

  汤川的脸上稍稍表现出了一丝疑惑。但片刻之后,他就说了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横穿过马路,绕到车子的左侧,打开后车门钻进了车子。汤川在重治身旁坐下,说了声“谢了”。

  “博士,DESMEC的那些人今天是不是又犯傻了?”恭平扭过头来,问道。

  “倒也说不上犯傻,但做事还是让人火冒三丈。他们的组织实在是太过复杂了。正所谓‘艄公多了船上山’啊。”

  “什么意思?那艘船还能上山?”

  “不是这意思。这话是说,指手画脚的人太多,搞得事物向着莫名其妙的方向发展的意思。——对了,这辆车是旅馆里的吗?我看车身侧面还写着旅馆的名字。”

  “对。”重治回答道,“之前是用它到车站去接送旅客的。但最近一段时间几乎就很少有人来,平常也就顶多会用它来接送一下我罢了。”

  “老板你自己不开车吗?”

  “以前也开,只是现在我这身体,想踩个刹车都费劲,所以就没有自己开了。”

  “是吗?”汤川在车内环视了一圈,“警察有没有问过关于这辆车的情况呢?”

  “问情况?问什么情况?”

  “今天我听DESMEC的那些家伙说,警方似乎对案发当夜停在附近的车辆展开了一些调查。不光只是找车主询问情况,有时候还会到车上仔细查看一番呢。”

  “哦,您说这事的话,”重治答话说,“前天夜里,警方的鉴定人员倒是来调查过这辆车的情况。只不过我却没搞明白他们到底想查些什么。”

  “估计是想调查一下一氧化碳的产生源吧。昨天白天,县警的刑警不是到旅馆去了一趟吗?他们也找我询问了不在场证明。我当时问他们说,是否已经确认了一氧化碳的产生源,结果他们的负责人却满脸的狼狈。据说,那具在岩石地里发现的尸体,死因其实是一氧化碳中毒。但因为警方也不清楚死者究竟是在何时何地中毒身亡的,所以就只能一辆一辆地去调查车子了。”

  “博士。”恭平开口道,“什么是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有什么区别吗?”

  或许是对恭平的问题感觉有些意外的缘故,汤川表现出了一丝的吃惊。但很快,他便恢复了冷静,点点头,看了看重治。

  “有关这一点,或许还是你姑父更擅长一些吧。毕竟,当年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今早我听成实小姐说,您之前曾在‘有马发动机’工作过。”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重治生硬地笑着说。之后,他把脸转向了恭平,“你知道什么是二氧化碳吧?也可以叫做CO2。”

  “知道。它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吧?”

  “对。它是一种物体燃烧时释放出的气体。但如果物体燃烧得不是够充分的话,那么就会释放出另外的气体来。这种气体叫做一氧化碳,别名CO。”

  “如果吸入了这种气体,人就会死吗?”

  “有这种可能。”

  “嗯,真可怕。但它和车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嘛……”重治舔了舔嘴唇,接着说,“车子不是会排放出尾气来的吗?尾气里边,也含有这种一氧化碳气体的。”

  “哦,是这么回事啊。”恭平点点头,看了一眼汤川。

  “你的讲解真是浅显易懂。”汤川对重治说道。

  “呃,这么点儿知识,倒也没什么……”话说到最后,重治的声音开始变得含混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补充一句。”汤川回头看着恭平,说道,“警方调查车辆的原因,应该并不在于汽车尾气。”

  “那又是为了什么?”

  “刚才你姑父说过,如果燃烧不充分的话,物体就会释放出一氧化碳来。那么,这种气体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产生的呢?简而言之,就是氧气不足的情况下。之前大人们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在密闭的房间里长时间使用炉子呢?比方说,如果在车内这种狭小的空间里点燃火炭的话,那么立刻就会产生不完全燃烧现象,释放出一氧化碳来的。警方大概是在怀疑,那具在岩石地里发现的尸体,或许就是因为吸入过量一氧化碳而中毒死亡的。所以他们才会对镇上的车辆展开调查。”

  嗯。恭平点了点头,但立刻,他便又想到了另外的问题。

  “可是,如果那位大叔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死掉的,那他又为什么会倒在岩石地里呢?”

  汤川的眼中滑过了一丝严肃,之后他微微一笑,瞥了一眼身旁的重治,偏起了头。

  “嗯,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也搞不懂呢。”

  重治一言不发,默默地盯着窗外。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让人难以开腔找他搭话的严峻神色。之前,恭平还从来都没有在姑父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恭平在副驾驶座上坐好,看了看正在驾车的节子。恭平一怔。节子的脸上,也是一副跟重治同样的凝重表情。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33

  肌肤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美少女一脸微笑,正端着盛满各种热带水果的果盘走来。少女身后,是一望无垠的碧蓝大海,和几株婆娑摇曳的椰子树。如此一幅充满着夏日风情的海报下方,贴着一张写有“今年的营业时间到八月三十一为止。感谢各位的光临惠顾。店主”字样的纸条。纸条上虽然写的是“今年的营业时间”,但当地人都很清楚,其实店家已经不准备再继续经营下去了。

  参观过DESMEC的调查船之后,成实等人本打算一起坐下来喝杯茶,但这个小镇上几乎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咖啡厅,所以一行人只好来到了这家位于海水浴场附近的披萨店里。

  成实还记得,这家披萨店刚开业的时候,屋外那色彩斑斓的墙壁,完全就是这小镇之前所从未有过的。不光只是店里镶着大片玻璃,店外的露台上也摆放着许多桌子。这家店最大的卖点,就是让游客们一边亲身感受着大海的气息,一边品尝披萨和啤酒的美味。刚开业的时候,店里的营业时间是从开海之日一直到九月末。但后来,营业时间却一直在逐年缩短。

  “经营理念问题。”坐在成实对面的泽村开口说道。他的目光也停留在海报下贴着的那张纸上。“不是说只要店里装饰得豪华些,客人就一定会光顾的。想要人气旺盛,就必须和小镇融为一体才行。不管怎么说,玻璃浦这里就只有大海。镇政府的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明白。与其抽出时间精力去和DESMEC闲扯,倒不如再在旅游观光方面多花些精力。”

  “就算他们真想投入,也没有可以投入的精力和财力吧。”教社会科的教师说,“我也同意大海是最大的观光资源的意见,但光是这一点的话,不管再如何宣传,都很难招揽到游客的。毕竟相同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我倒是觉得这里的大海和别处的不同。”成实反驳道。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在外地人眼里,这里的大海和其他地方的大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不同。站在都市人的角度来看,但凡大海,哪儿都一样。关键还在于当地的名气。之所以去冲绳的人很多,那是因为他们都希望自己以后能在别人面前宣扬,说自己去过冲绳。玻璃浦之行什么的,根本就没人会感到羡慕的,也不会感觉自己的这趟旅行物超所值。”社会科教师不依不饶地接着说道。

  成实皱起了眉头。

  “你能不能别这么说你自己出生的故乡?”

  “我不过就只是冷静地做个分析罢了。这次回到这座久别的小镇来一看,我大吃了一惊。这地方根本就说不上是什么观光地啊。旅馆也好餐馆也好,全都破旧不堪,寒碜不已。去冲绳的话,可能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很有钱,而来这种地方的话,给人的感觉却完全相反。难得休息几天,结果还跑到这种破地方来,任谁都会觉得很难拉下面子来的。”

  “喂,你说什么呢?”泽村站起身来,一把揪住了社会科教师的衣襟。

  “你这话说得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社会科教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胆怯,但他却依旧还嘴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有什么不对吗?”他的声音,已经变得稍稍有些尖锐。

  “住手啦。”成实站起身来,拽住了泽村的胳臂,“泽村,你冷静点儿。别在这里胡来,会给店家惹麻烦的。”

  或许是成实的最后一句话发挥了作用,泽村猛然醒悟,回头看了看周围。虽然店里的客人就只有成实他们,但女店员们却全都一脸不安地呆站着。

  泽村放开手,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社会科教师也脸色铁青地喝了口水。

  “讨论本身并没什么不好,但都别太激动了。”

  听过成实说的话,两人都点了点头。

  对不起。社会科教师先开口道了歉。

  “的确,我说得是有些过了。”

  “不,其实我也不该动手的。”泽村也低下了头。

  店里的人全都如释重负。店员也都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我明白你的意思。”泽村接着说,“实际上,镇上的商店和旅馆,生意都确实很不景气。可谁也没说就任由着它这样下去啊?不管哪里,大家都在思考着改建或者变更的办法。但大家都没有资金。每天为了填饱肚子,众人都得竭尽全力。成实他们家也是……”

  听泽村这么一说,社会科教师连连眨眼,扭头看了看成实。

  “是吗?原来你们家是开旅馆的啊?真是抱歉了。但我真不是在诚心贬低谁。”

  “我知道。其实,我们家也在商量,是不是干脆关门算了呢。”

  “是吗?这可真是……”说着,社会科教师低下了头。

  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虽然已经消失,但沉闷的气氛却却再次笼罩住了众人。

  “咱们撤吧。”听过泽村的建议,众人全都点头同意。

  走出店外,听泽村说要送自己回去,成实便坐上了车子的副驾驶座。今天泽村开的并非往常的那辆轻卡,而是一辆掀背款的乘用车。

  “今天真是丢脸。对不起。”泽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

  “真没想到,泽村你也会像刚才那样发火呢。”

  “我觉得他说得实在是太过分了。那老师估计其实挺希望DESMEC能够展开海底资源开发的吧。不过,你应该也看到那调查船的设备了吧?要是让那种机器在海底瞎搅一通的话,这环境还怎么维持下去?要是他们再开设个冶炼工厂什么的,那还会造成水质污染的。光是想想,就会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说的是啊。”成实说道。听过泽村的一番话,她感觉自己似乎清醒了过来。并非那种挑错找碴的感觉,相反,她的想法却更加的中立。她开始觉得,彼此协助,寻找一条更好的出路,或许也是一种办法。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连成实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会出现这样的转变。自己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思想上的转变,毫无疑问,必定是那个物理学者造成的。如果当初没认识他的话,或许自己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据我观察,你应该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成实突然间回想起了汤川在调查船上对自己说的那句话。那是汤川在听到自己的那句“比起大都市来,自己更喜欢美丽的海滨小镇”的回答。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对了,上次跟你说的那事,你考虑得怎样了?”泽村的语调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

  “上次跟我说的事……”成实很明白泽村在说什么,但她却故意装傻。

  “就是给我做助手的那件事。我不是和你说过的吗?我打算开家事务所,希望你能来帮帮我。你后来考虑过没有?”

  “啊,抱歉,之前发生了太多事,搞得我都没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能请你再给我点时间吗?”

  “这倒没什么。我也不想去跟其他人谈这事。这位置就是给你留的。”泽村说话依旧还和之前一样暧昧,喜欢怎么解释都可以。成实不由得想起了汤川,心想如果泽村说话要是能像汤川那样直接明了就好了。

  泽村驾驶的车子开上了一道急坡,不一会儿,“绿岩庄”便出现在了眼前。

  “哎?那不是……”泽村喃喃说道。

  汤川和恭平两人站在旅馆门前,正用树枝在地上画着什么。

  听到车子接近的声音,恭平抬起头看了一眼这边,之后便大声叫了起来:“啊,是成实回来了。”

  汤川也抬头看了看成实。他的目光,感觉比平日更加的冷漠。

  泽村在两人身旁停下车,摇下了驾驶座一侧的车窗,冲汤川说了句“刚才真是抱歉了”。他大概是在说调查船上的事。

  “参观的收获如何?”汤川问道。

  “收获不少。参观过调查船之后,我越发觉得,我们必须盯紧他们才行。”

  “原来如此。对了,这辆车是你的吗?”

  “是我的,怎么了?”

  “没什么,之前我听人说你开的是辆轻卡。”

  “嗯。”泽村点点头,“那是店里的车。我家是开电器行的。”

  “是吗?找冢原的时候开的车,就是那辆轻卡了吧?”

  “嗯。”泽村低声回答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变成了诧异,“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要是当时找到了冢原先生的话,你又打算怎样呢?”

  “还用说吗?当然是把他给带回旅馆咯。”

  “怎么带回来?”汤川问道,“轻卡就只能坐两个人。当时你的副驾驶座上,不是已经坐着‘绿岩庄’的老板了吗?”

  听过汤川的一番话,成实突然一怔。的确,汤川说得没错。

  “可我也没办法的啊?我又不知道那位客人长得啥样,不载上‘绿岩庄’的老板,我就认不出来的。而且当时也只有那辆轻卡啊。”泽村的语调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善。

  “这家旅馆也有辆面包车。刚才我就是坐着那辆面包车回来的。你当时为什么不开那辆车去呢?”汤川故意做出一副不解的模样。

  “现在来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只能说,当时我也没想到这些。但如果当时真的找到了冢原先生的话,我想应该也还是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的话,就让老板先下车,等我把冢原先生送回旅馆之后再去接他。”

  汤川依旧一脸的不解,但他却点了点头。

  “嗯,的确也有其他的办法可想。比方说,让他们之中的一个坐到货架上去也行。”

  泽村翻起眼睛,瞪着汤川:“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就暂且告辞了。我还在教我的小助手算术呢。”汤川转身回到恭平身旁。泽村一脸不快地瞪着他的背影。

  “泽村。”成实叫了泽村一声,“怎么了?”

  “嗯?没什么。这家伙说话老是让人感觉有点怪怪的。”

  “他是个怪人。你就别太在意啦。”

  “说的也是。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我们回头再商量参观报告的事。”

  “好的。谢谢你送我回来。”向泽村低头道过谢之后,成实下了车。

  汤川和恭平隔着地面上画的圆圈,正在说着些什么。目送着泽村的车子开走之后,她走到了两人身旁。

  “汤川先生,您要是有什么想说的,干脆就说明白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别踩到了。”

  “啊?”

  “我叫你别踩到教材。我现在正在跟他讲解为什么圆形的面积公式是πR2呢。”汤川指了指成实的脚边。地面上画着的,是一幅把圆形分割为多个扇形的画。

  “我可没主动让他教我这些。”恭平一脸不耐烦地说。

  “光是把数字套进公式里去的话,就只是简单的计算问题了。可别忘了,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圆形的问题。”

  “您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成实问道,“您不会是想说,泽村他也和那案子有关吧?”

  “我可没说过。我就只是问了些自己确实没搞明白的问题罢了。”

  “可是……”

  “别担心。他——那人是叫泽村吧?他和冢原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是有不在场证明的吗?冢原离开旅馆的时候,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话是这么说……”

  汤川抬手看了看表,朝着恭平说道:“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咱们晚饭后再接着讲吧。”

  “什么事啊?”

  “趁着天还没黑,我还得去一处地方。要是能叫上辆出租车就好了。”汤川拿起了搭在自行车龙头上的上衣,冲成实说了句“今晚我打算六点半开饭”,之后便骑车下了坡。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13: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34

  “川原?哦,川畑啊?有这人吗?”一位四十五六岁的主妇把手贴在面颊上,偏着头说道。

  “大概十五六年前的事。我听人说,当时您家已经搬到这里来了。”草薙说。

  “嗯,没错。我们家搬到这里来,已经十七年了。估计在这栋楼里,也是住得最久的一家人了吧。可我真的不知道谁家姓川畑啊。”

  “他们家当时应该是住在三〇五号室。”

  “三〇五?那我真不知道了。他们家都不跟我们家走同一道楼梯的。走的楼梯不同,平常也就很少会碰面,更别提彼此打招呼了。”得知前来询问情况的人是刑警之后,刚开始时主妇还表现出了一些好奇,但没过多久,她也明显地摆出了希望能够尽快结束交谈的态度。

  “是吗?那,多有打搅了。”草薙低头致谢时,对方早已关上了玄关的门。

  “有马发动机”的公司住宅,是一栋建在车流量很少的道路边上的破旧公寓。整栋楼共四层,却没有装电梯。总住户数刚刚超过三十户。

  草薙和内海薰分头行动,各自去挨家挨户地敲门,希望能够打听到些有关川畑重治和其家人的消息,可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当时住在这里的住户们,几乎已经全都搬走了。

  草薙一边用圆珠笔搔着后脑,一边走下楼梯,只听有人在楼下叫了一声“草薙先生”。内海薰从走廊上走到楼梯口,正抬头望着草薙。

  “哦,查到些什么没有?”一边下楼,草薙一边随口问道。

  “我查到当年住在二〇六号室那户人家现在的住址了。现在住在一〇六号室那户人家的太太还记得他们。据说,二〇六室的那家人在八年前自己盖了栋小楼之后,就搬走了。那家人姓梶本,现在就住在练马区小竹町,西武线江古田车站的旁边。”

  “二〇六室的话,和三〇五室走的应该是同一道楼梯的吧。那户姓梶本的人是什么时候搬到这处公司住宅来的?”

  “准确的年月不明,不过据说他们家搬走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住了将近有二十年了。”

  “如此说来,他们家必定曾经和川畑家有过来往啊。”草薙打了个响指,“好,立刻出发,前往江古田。”

  恰巧,一辆并未载客的出租车从路上驶过。草薙冲着出租车挥了挥手。

  刚坐上车,走了没多远,内海薰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显示,轻声惊呼了一下,之后便立刻接起了电话。

  “喂,我是内海。今早真是麻烦你们了……哎?找到了?……是……是。抱歉,能请她来接一下电话吗?啊,是吗?我知道了。那我之后再打过去吧。感谢你们的协助。谢谢。”内海薰挂断电话,扭头看着草薙。她的脸上,还泛着一丝的红晕。

  “谁打来的?”

  “一个事务所位于新宿的志愿者团体。他们一直在搞煮饭赈灾这类的支援流浪汉的行动。我去‘有马发动机’之前,曾经去找过他们。因为当时主要的负责人不在,所以我就把仙波英俊的照片复印了一份,留在他们那里了。”

  “然后呢?”草薙催促着内海薰往下说。他有种不错的预感。

  “一名刚刚去到志愿者团体事务所的女工作人员说,她曾经看到过仙波。而且还不止一次。她每次都是在煮饭赈灾的时候看到仙波的。”

  “是什么时候的事?”

  “据说,她最后一次看到仙波是在一年前。那位女工作人员现在有事出去了,说是大概一小时后会回去。”

  “司机,麻烦停一下车。”草薙说道。司机连忙踩下了刹车。

  “怎么了?”内海薰问道。

  “什么怎么了?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又怎么能把它给留到之后再处理?你立刻到他们的事务所去,等那位女工作人员。司机,开一下车门,这里有人下车。”

35

  傍晚五点多,气温却依旧没有半点下降的势头。路面上反射出的光虽然已经不再那样的刺眼,但白天被烘烤了一整天的柏油路面,却依旧散发着热气。

  西口和县警本部的野野垣巡查部长一起来到了东玻璃町。两人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案发当天,冢原去吃午饭的那家店。从尸检报告上来看,冢原的肠胃中,依旧还残留着没有消化掉的面类食物。当天晚上,“绿岩庄”提供的晚餐中并没有面食,而且,从消化状况上来看,估计那些面类也很可能是他中午时吃下的。

  眼下,虽然依旧还没有查明冢原当天的行动,但在他到公民馆去之前,他肯定曾经去过东玻璃町。从时间上来看,他是在东玻璃町吃的午饭的可能性也很大。

  经过详细的成分分析,警方发现面食中存在有一定的特征。除了小麦粉和食盐之外,面食中还掺杂有海苔、裙带菜、昆布的粉末。这是玻璃浦的名小吃之一——“海藻乌冬面”。

  出发之前,两人便已打电话联系过,东玻璃町里,供应这种“海藻乌冬面”的店共有三家,每一家都是规模很小的餐馆。去到第一家之后,两人空手而归。眼下,他们正在向着第二家出发。尽管距离离得并不算太远,倒也还不至于需要开车前往,但走着过去的话,却也热得让人大汗淋漓。而且,在到这边来之前,两人也参加对玻璃浦周边的仓库、车库的搜查行动。这是为了寻找会产生一氧化碳的场所。当然了,行动最终自然也是毫无收获。搜查过程中,西口接到电话,上司命令他去找冢原当天吃午饭的餐馆。简而言之,就是让他去给县警本部搜查一课的人带路。

  第二家店,坐落在一条从小山丘的山腰穿过的路边。外边卖的是土特产,里边则是一处小餐馆。路对面放着几条长椅,坐在长椅上,可以俯瞰面前的大海。

  店里没有半个客人,就只有一名中年女性看门。西口和那位女性打了个招呼,让对方看了看冢原的照片。

  “嗯,这人来过我们这里的。”对方的回答干脆利落。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13: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听过对方的回答,县警本部的巡查部长的脸色就变了。他一把推开西口,连珠炮似的开始向对方发问。这人给人怎样的感觉?当时他有没有给谁打过电话?他是不是在等什么人?他的情绪如何?中年女性一脸困惑,一个问题也回答不上来。毕竟当时店里还有其他客人,所以中年女性也就没有特别留意。这么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那么,有关他的事,您都还记得些什么呢?”从语调上看,感觉野野垣似乎已经打算放弃了。

  “这个嘛。吃过饭之后,他还在店门口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之后呢?”

  “之后也没什么了。坐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走掉了。我估计他应该是去车站了吧。”

  “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我也记不大清了,大约是在一点多的时候吧。”

  一边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西口一边开始了思考。冢原那天是在一点半左右,从东玻璃站前打车前往玻璃浦公民馆的。如此说来,他应该是先到Marin Hills去看了一圈,之后又来这家店吃过饭,再回车站去的。

  道过谢之后,两人离开了那家小餐馆。野野垣把舌头咂得山响。

  “毫无收获啊。就只查明了他中午吃了碗‘海藻乌冬面’。”

  “接下来怎么办呢?要在周围打听一下吗?”

  嗯。野野垣一脸艰涩地沉吟了一阵,说:“从时间上来看,离开这里之后,被害者应该是直接前往车站去的。估计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的吧。”说着,他掏出了手机。看样子,他是准备问问矶部的意见。

  趁着野野垣打电话的工夫,西口站到冢原曾经坐过的那条长椅旁,看了看周围。前方,是几户人家的破旧屋顶。几户人家的缝隙里,镶嵌着浓绿的树木。西口是在玻璃浦出生长大的,所以之前也曾不止一次地来过这附近。整个街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几十年都没有过任何的改变一样。自然环境保持得确实不错,但相对地,街镇几乎也没有什么发展。西口自己搞也不明白,这到底算不算是件好事。

  西口面前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一条路。一名男子正面朝大海地站在路边。男子换用另一只肩膀搭起上衣的时候,西口看到了他的侧脸。这人似乎在哪儿见过啊?西口心中一惊。

  “西口。”野野垣凑到西口身旁说,“一会儿我要先回搜查本部去一趟。我们股长有事要和我商量。你怎么办?”

  从他的语气来看,商议的内容,似乎跟眼前这个所辖警署的毛头小子没什么关系。

  “我再在这附近稍微打听一下吧。”西口说,“毕竟我在这地方还有几个熟人。”

  “是吗?毕竟你是本地人啊。那,这里就拜托你了哦。”野野垣把手机塞回怀里,连看都没看西口一眼,就转身走开了。

  等到县警巡查部长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之后,西口走下了身旁的楼梯。刚才看到的那人还在原地,看起来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好。”西口在对方身后叫了一声。可对方似乎并没有留意到,毫无反应。

  “打搅一下。”这一次,西口稍稍拔高了些嗓门。

  男子双眉紧锁,缓缓地转过头来。那表情,看上去就像是在责问到底是谁打断了他的思考一样。

  “呃,请问是……汤川先生吧?”

  “是我。”男子盯着西口的脸看了一阵,之后便回想起了些什么似的眨了眨眼,“你是昨天白天,在‘绿岩庄’里见到的那位刑警?”

  “我叫西口。”

  汤川重重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西口。

  “而且你还不是一般的刑警。你和‘绿岩庄’的成实是同学。对吧?”

  “对,您说得没错。她和汤川先生您说过我的情况?”

  “大致说过些。”

  西口不由得开始猜测起来,之前成实到底是怎样跟汤川提起自己的呢?西口刚准备开口询问一下成实都跟他说了些什么,就听汤川说道:“别担心。她也没跟我说太多。就只是说她的同学现在在所辖警署当了刑警,仅此而已。”

  “啊,是吗?”西口不由得感到有些失落,“我也听说,汤川先生您有位朋友在警视厅呢。”

  “嗯。都赖这事,现在他们整天缠着我问这问那的。我不就只是碰巧和被害者住了同一家旅馆吗?”

  “那个,警视厅那边是怎样看待这次的案件的呢?您有听他们说起些什么没有?”

  汤川耸了耸肩,苦笑道:“我可是个普通人。”

  “可您的朋友……”

  “你应该也很清楚,所谓的刑警,全都是一群只顾自己的家伙。朋友也好家人也罢,能利用上的人,他们都会利用上一番,到头来还不会告诉你任何关于搜查的情况。嗯,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整天缠着我说这些事的话,我也会觉得烦的。”

  听对方毫不停顿地说了这么一大通,西口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些话当成耳边风。即便对方是朋友,也不能透露半点有关搜查的情况。这一点,也是警察的常识。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13: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您在做什么呢?”西口决定换一个话题。

  “也没什么。就只是呆呆地看看大海罢了。”

  “您跑到这里来干吗呢?这里离玻璃浦很远的啊。”

  “嗯。到这里来之后,我还是头一次打到车呢。坐出租车过来,都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呢。”

  “请您回答我的问题。您到这里来做什么呢?”西口再次问道。这种时候,要是让对方看扁了可就麻烦了。西口鼓足了劲儿,两眼瞪着汤川。

  然而汤川却并没有回应西口。他摘下眼镜,从怀里掏出一块镜布,擦了擦镜片。

  “因为我听人说这里的景色很不错。我在网上看到,说从东玻璃这里眺望玻璃浦的大海是最美的。”说完,汤川重新戴上了眼镜。

  “您是在哪个网站看到的呢?”西口从衣兜里掏出手册和圆珠笔,“请您跟我说一下吧。之后我会去确认一下的。”

  “那网站的名字好像是叫‘My Crystal Sea’吧。就是成实管理的那个网站。”

  “呃……”对方的回答实在是出乎了西口的意料,搞得他甚至都忘记记录了。

  “我可以称呼你‘西口刑警’吗?”汤川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西口,“她那人是不是一直都是那样的呢?我看她那样子,感觉只要是为了守护玻璃浦的大海,她可以不惜牺牲一切似的。”

  即便隔着镜片,西口也能感觉到汤川凌厉的目光。

  “她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倒也还不至于如此。”西口回答道,“是到了夏天之后,她才变得如此积极参与环保活动的。但即便如此,之前她对大海的爱也是很深切的。上学的时候,我经常会看到她在学校旁的了望台上眺望大海。”

  “是吗?从了望台上眺望大海啊。”从汤川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她就不该守护大海吗?”

  “我不是这意思。她的志向挺高尚的,这事可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

  “或许,汤川先生您会觉得她是在阻碍您,但我却是支持她的。而且我觉得她这么做也没什么错。”

  听过西口的话,汤川点点头,微微一笑:“这不挺好的吗?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汤川的身影渐渐远去,西口才觉察到自己似乎反而被他给套了话。西口干咳了一声,收起了手册和圆珠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7: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