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7010|回复: 0

《龙楼妖窟》--第六章--粽影初现--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20 08: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着林楠悠闲的边吃边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我也静下心来,出神的想了一会,无计可施。

招呼小狼他们三个休息,小狼反而和我嘀咕了几句话,让我啼笑皆非,他竟然要我去和林楠商量,能否一起去这洋人地盘的老华侨墓里走一圈?恨不得我给他一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发丘摸金的把戏!这林楠是友是敌还面目不清,万一这么去,给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林楠主动的对我说道:“现在已经很难出去了,一是我刚才说那个一路纠缠的怪物,可能你们在门口也看见了,那个洞就是它咬开的,不好对付,二来,石俑阵里的黑蜘蛛给激活了,不解决掉根本出不去,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咱们同心协力,倒了这个大斗才能解决,咱们合作好不好?”

小狼迫不及待的连声叫好,我想想一时也没有好办法,内心深处巨大的好奇心驱使我不由自主的点头称是。林楠拿出些压缩饼干给我们几个分吃了,几个人整理下装备,把适用于黑暗中的灯和手枪,以及防水的用具准备好,开始行动!

我心里充满期待和兴奋,感到我的以后将从这个吉宾王国的地宫开始,会有不寻常的转机。

林楠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几样东西拿在手上,递给我要我收好,我打开一个小胶瓶往里一瞧,里面装了几颗黑色的药丸,他自己忙着在外面套上几件黑糊糊的背心短裤和头盔,一边穿一边说:“药丸是解毒的,万一感觉不好就吞下去,碰上粽子和尸煞之类的脏东西时有点用处,可惜这碳合金的防弹套装我只带了一套,不能分给你们了。”

“粽子是什么?还有你说的尸煞?真有这样的东西吗?”我分给队员一份药丸回过头来问林楠,对于他说的碳合金防弹套装,觉的很滑稽,差点想笑,我们里面薄薄的钛金衣比他先进的多。

“尸煞是指埋在地下后的死尸,腐烂的尸体给封闭在狭窄的空间里,又和地下阴气互相浸泡,在突然接触到活人的气息后,尸体有一定几率会变成行尸走肉,又叫凶煞,根据出毛情况分成白凶、红凶、黑凶,追咬活人,力大无穷。”林楠说起墓里的东西分析起来头头是道:“至于粽子,可不是我们端午节吃的那个,你看我们吃那粽子,外面裹着粽子叶,里面是白净净的糯米,墓穴里的粽子也差不多,刚好埋在一个阴气重的养尸地,棺椁烂了尸身也不腐,还保存着白净净的肌肉和毛发,和尸煞相比,粽子可就厉害的多,这家伙有意识,懂得策略,让粽子吹一口,可比死了还难受,总的来看,尸煞身子烂、较常见、好对付,粽子长的靓、不常见、难打发,而且粽子下葬前往往就有尸变的征兆,家人一般都会做足防范镇压的措施。碰到尸煞咱们合力灭了它不难,要是粽子就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了。”林楠说完后苦笑着瞧了我一眼。

我打了一个寒噤,真恐怖,林楠讲的都是国内的墓葬,这哈萨克斯坦的洋粽子他恐怕也没有见过,早知道是这,我还不如不问了,弄的自己心里虚虚的。我瞥了眼王彦,看他听的专注,面色苍白,低声安慰他说:“管他什么尸煞、粽子,咱们已经到这份上了,进去地宫开开眼界吧,反正咱有这个。”我拍拍腰里的枪械。

“放心吧,霜姐,跟着你,我可不怕这些东西,我只是担心没粽子怎么办?”王彦毫不在乎的笑着说:“只在电视上瞧过发掘古墓,这么好的机会,可以亲自来当次直播主持人,我可一身都是干劲呢!”

一行五人,林楠打头带路,顺着两列对称雕刻的石人石兽,朝吉宾王国的地宫摸去。这吉宾国王的明堂修造的暗合中国的五行八卦,一路走来,我默默记住这些石人石兽摆放的方位,看起来很象学校里教官讲过的古代一种阵法。

站在明堂后的墓门外,才发现和国内的很多大型墓葬一样,在墓门的最上方也开启了一个小小的天窗,林楠告诉我们说,那是留给墓主灵魂升天的通道。我一边仔细打量着,一边和大学里老教官讲授的石头阵法对照着,看了一会,我就成竹在胸了,林楠瞧着我这边转转,那边看看,似笑非笑的说:“怎么样?丽莎杨,瞧出什么门道了?”

“我叫杨凌霜,不叫杨丽莎,拜托你别给我起什么洋名!”我瞪了林楠一眼:“你这样的盗墓高手,会瞧不出来这石头门的古怪?是不是要我来教你?”

“好啊,欢迎丽莎杨露一手给大伙瞧瞧!”林楠不以为忤的开着玩笑激我。

我半真半假的说:“这石头墓门瞧着像是两扇门,还有个门环,其实是假的,是一块整个的石头雕成,在外面浅浅的雕上了门的样子,实际上要想硬打开它,只会中了机关,我估计这门前门后有不少陷阱和毒砂埋伏着,其实要进去也很简单,你看这门对应的方向,斜斜的往地下伸展,我们只要把门口这两尊石头狴犴,右边那座转个角度,就能破了这个狴犴玉盔阵。”教官讲过这个玉盔阵的特点,我拿来活学活用,一下就镇住了林楠。

林楠脸上的嬉笑慢慢凝固了,默默的照着我说的方法,和小狼几个人费力的去转那狴犴石像,不愧是个中老手,不等我告诉他转动的角度,靠目测他就把石头狴犴转到了正确方位。

这支汉武西征军的指挥官,看来是精熟奇门八卦,只是也过于自信,想着蛮荒之地无人识得中华文明,在墓门外就敢使用这玉盔阵,要知道这种玉盔阵是专门在黑暗中发挥作用的,象这样摆在门外,一旦碰到懂阵法的人,就毫无用处。

我只是奇怪在墓葬中应该忌讳使用狴犴的,因为书上讲过狴犴形似虎,威风凛凛,是掌管刑狱的龙子,因为平生最憎恶犯罪的人,所以大都装饰在狱门上,警示罪犯要悔过自新,或者匐伏在官衙的大堂两侧。现在拿来拱卫墓穴门口,就有点匪夷所思了,相信谁也不会视自己为囚犯吧?莫非这里面有什么东西需要看守?

被解破的狴犴玉盔阵无声无息的的静默片刻后,石头墓门微微的颤抖着,林楠深吸了一口气说:“诸位,准备好,我们马上就要踏入吉宾国王的地宫了,刚才提到过的尸煞和粽子难说没有,所以我们尽量不要走散,遇到奇怪的东西千万不要慌,更不能单独行动,由我和霜儿走在前面开路,好吗?”

我哼了一声,算是同意,霜儿这个称呼我可不喜欢,比起丽莎杨稍微好听一点,从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一般都是叫我队长或者霜姐的。

石头墓门的颤抖终于停止了,狴犴玉盔阵的陷阱和毒砂机关都被破了个干净,林楠取出定向炸药在石门旁边的山体上炸开了一条通道,斜斜的向下伸展,不容多想,我跟着林楠带头钻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林楠的定向炸药性能超级优良,还是山体上本来就有个裂缝,紧挨着石壁没走几步,我就感觉到打进山体的方向,和那个石头墓门斜斜对应的山体方向背道而驰,正想拉住林楠问问,却见林楠已经停住了脚步,楞在那儿。

透过林楠的头灯望过去,通道前面一块石板封着,石板两侧出现了两条狭窄的仅容一人侧身通过的山洞!

林楠转过身来说:“我过去这边瞧瞧,你们暂时先不要跟来,呆在这,如果没问题,我就叫你们,一有不对,我就退回来咱们走另一边。”我取出把短刀塞他手里说:“地方狭窄,短刀更有用。小心点!”

谁知道没过五分钟,林楠就一步步倒着退回来,轻手轻脚的扯着我们快速的跳进了另一个洞口,疾走几步后喘着气说:“霜,给你你的刀,幸亏我跑的快!”我看着林楠的狼狈样,忍不住嘲笑他:“怎么了?一向骄傲的林大盗也会害怕?”

林楠顾不得反驳我的讥笑,小声说:“粽子!他妈的碰到了洋粽子!我刚走出不到十米,就瞧见一只粽子蹲在地上,看着墙角,全神贯注的看,也不知道盯着什么看!还会伸指头去抠墙角!那条石道是个实心的死胡同,一看粽子头上戴的头巾,我就知道不是汉人,对付洋粽子我可没经验,赶忙退了回来。”

小狼插嘴说:“实心死胡同?那粽子会是哪里跑出来的,我们进来的路是炸开的,肯定没有,那就只可能是现在走的这条路钻出来的吧?是不是你的爆炸声引来一个粽子哨兵,结果走错了路?”一听这样说,我们都不自觉的朝这条路前面望过去,影影绰绰的分外阴森可怖,我拿着刀尖照准小狼的头盔就是一下,骂到:“小孩子不懂别乱说话,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林楠脸色凝重的点点头说:“真的有这个可能,看来还是我事先估计不足,没想到刚进来就碰到粽子,还是个洋粽子!对付这种东西,枪是不管用的,必须用火或者炸药才行,霜,你们身上带着的凝固燃烧弹省着点用,看来今天要和粽子们打一场硬仗了。”

虽然不知道是朝着地宫走去,还是直奔粽子们的大本营,我们四个依旧林楠打头,小心翼翼的钻进另一边山洞,路慢慢变宽了,前面又出现一条岔道,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看来和粽子们面对面的机会小了许多,说不定那是个落单的闲逛粽子,岔来岔去迷了路,听见响声跑过去瞧,却钻进了死胡同蹲那发起呆了。

路宽阔了许多,面对岔道,我们商量了一下怎么走,最后还是林楠说的有道理:“估计前面还会有不少岔道,我们已经知道了墓门口摆了中看不中用的狴犴玉盔阵,那个墓门分明是假的,这阵也是为了把人引向死路而设的,我们干脆反其道而行,见到岔道就往远离墓门的方向走!”

不知道地下是否会缺氧或者不小心吸进尸气,我分出自己的一个备用鼻罩给林楠戴上,可以自动过滤的那种简易型,过滤到毒气或氧气不足时都会一闪一闪的报警,我们跟在后面暂时不戴,因为这个是一次性的物品,用一个少一个。

前面并不是死胡同,凉风一缕缕的吹过来,伴随着凉风飘来的尸骨气息越来越浓,我们没戴鼻罩的三个人都皱起了眉头,那不是腐烂的臭气,而是朽骨的沤气,吸到鼻子里,紧贴着鼻梁钻进肺里,极不舒服。

林楠浑然不觉,看来这个老牌盗墓贼早已经熟悉了这种味道,恐怕闻到这股味只会让他兴奋呢!我正在胡思乱想,林楠却在前面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耐不住紧张,拿出刀握在手里停了下来。

狐疑间,却听林楠一声短暂的低呼,整个人陷了下去,我心里一急,赶忙去抓他,却被他带着一起陷了下去!幸好坑并不深,只是尸骨的朽味让人窒息,头灯四下晃晃,脚下身后全是层层迭迭的尸骨,乱七八糟码放在一起,踩着一摇一晃,吱吱作响,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具?

林楠爬起身,悻悻的自嘲说:“我也会掉进尸坑!真没想到,这个老华侨修墓居然也修这么地道!”小狼在上面拉了我俩上去,似笑非笑的瞧着我直乐:“没见过霜姐这么紧张的,哈哈!”我急红了脸,一下就听明白了的意思,呸他一口:“乱讲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会粽子们来了,我保证推你去当个粽子队长!”

听我这样一说,连王彦也不乐意了:“你又瞎讲什么!这里你咋说是一个队长,好好的别咒我们大家当粽子队员嘛!”我自觉失言,赶忙呸呸:“不算不算,呸!呸!当我没说!”一时间,个个觉得心里没底,都不说话了。

围着尸坑,四个人直发呆,还是林楠打破沉闷:“这老华侨当了国王也是不改初衷啊,修的墓,把国内的一整套先进经验都搬来了,搞这么大一尸坑,够吓唬人的!莫非传说里可以把天上、人间、地狱糅合到一起的大墓,给他弄成了?”

我问道:“那是不是说,我们要找的地宫里就在这尸坑里?”想起那尸坑里让人窒息的骨头朽味,我不觉又皱起了鼻子。

林楠想了想:“那也不一定,别忘了尸骨只是地狱的象征,我们还没有见到天上和人间的表像,这么大个尸坑,乱七八糟往里埋的人不计其数,这老国王当然不会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人躺在一起,最多只是乱中取胜,浑水摸鱼的障眼法罢了!”

说归说,做归做,我们都低下头去仔细打量这些尸骨,希望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和玄妙之处,不看没事,一看之下,人人一声低呼:“粽子!这里面又是粽子!”

头灯的白光聚焦之处,一颗长满黑毛的脑袋正从尸骨堆里抬起来,毫无生气的空洞眼眶冷冷扫视了我们一圈,不知道是发现寡不敌众,还是被我们的强光头灯刺的眩晕,居然很快又沉了下去!

第一次直面千百年前的古人,我和小狼三个人都是目瞪口呆!港片里才有的五花八门的僵尸,居然活生生的在我们眼皮底下打了个来回!林楠低声说:“大家小心点,不用害怕,这个不是粽子,只是个黑凶,比普通白毛尸、红毛尸稍微多了点知觉而已。”

听林楠如此肯定的说,我稍放下了点心,可能是我俩刚才掉下去时,踩到了这个血肉尽化、无法立地成粽的家伙吧,我取出了手枪,正准备瞄准黑凶沉下去的地方,却听见呼呼两声,两具尸骨夹着风声从尸坑里飞了出来,正正砸向我的头顶!

我瞧的清楚,盯紧尸骨飞出的方位,堪堪一侧身,让两具尸骨飞向身后,果然,一个高大的黑影几乎同时从尸坑里窜了出来,向小狼的地方直扑过去!速度极快,我根本来不及开枪,只见那个黑凶已经紧紧攥住了小狼的肩膀,张口就要咬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