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843|回复: 0

《龙楼妖窟》--第九章--黑楼凶尸--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23 07: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楠也在思索,嘴里低声说:“……合三世、统三界为一真,纳棺九,祀影珠于圣塔,享国万世……,纳棺九,纳棺九……这里八口棺材,加上外面的虚实两棺,刚好十口棺材,多了一口出来?这怎么回事?”

八口棺材,放射状分成两边,左边棺床上三口金边金角绿色水晶棺和一口黑棺,右边棺床上只放着三口不起眼的石棺和一口白棺,两边的棺床外边,都是围着白石勾栏须弥座,棺材也一个模样的对着中间的黑楼。

站在黑色塔楼的位置,环顾四周,八口棺材静静躺着,头冲着中心的黑楼,怎么看这架势,都觉得这黑楼毫无疑问是供奉‘影珠’的地方,我们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先弄清楚棺材为何多出一口,再来动手搞这个黑楼。

一口黑棺夹在三口金边金角水晶棺中间,另一口一模样的白棺却夹杂在三口不起眼的石棺中,这让我想起来一件事情,在中国的古代,是将天空中央分为太微、紫微、天帝三垣,这吉宾国王精通术数,可能是按照属阴的紫微垣来布局地宫,瞧墓室的结构和黑白两口小棺的分布,极象太极图的阴阳鱼形状,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实棺中已经有了运用太极图来化煞,难道这里也是?

我思索着墓室中的颜色分布,心里渐渐对第十口棺材有了些印象,林楠走过来和我商量:“这个墓主人真是个高手,你看这黑色塔楼虽然微型,做工却很精细,总共才三人高的高度,就设了三层,据我经验来看,这三属乾阳,取象于天,塔楼基座设有二门,属坤阴,取象于地,塔楼面数为五,取象于人,天、地、人三才齐备。整个墓室宛如天地的缩影,塔楼则搭在太极图上的S线中央,半阴半阳,莫非是想搞成一个涵盖天地的八卦巨阵?”

我点点头说道:“你还没注意色彩,也完全反映出‘五行’的思想。塔楼用黑瓦、黑墙、黑漆,黑色属水,可克火,利于影珠不受火的威胁,左边的水晶棺通体碧绿,属东方木绿,想必装殓的是希望,和好的梦想,比如来世、天堂和人间的象征,右边的普通石棺你要仔细看,就会发现涂着红黄灰三色,红色属火光明正大,代表的应是前世福荫,黄色属土属中央,必是今生王位的象征,灰色代表地狱的阴沉,也符合易理和风水的原理。”

林楠瞧着我,默契的点点头说:“看来这第十口棺材我俩都已经找到了。”小狼听的糊里胡涂,不明所以的问:“什么意思啊?第十口棺材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怎么还要去找?”

我已经成竹在胸,加上林楠的看法和我一样,于是肯定的说道:“这个望龙影的风水中,纳棺九,应当这样解释,三世三界虚实二棺,合起来为八,墓主的黑棺同白棺是一分为二的异体棺,分别代表的是墓主的善良面和凶恶面,只能算一个,这就是九棺,而真正盛殓墓主人的第十口棺材并不在这里!”

小狼听明白了,兴奋的说:“我懂了,就好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一样,我要给自己建个墓室,也不会把自己的棺材和其它棺材摆一起的!”顿了一下又福至心灵的说:“这个第十口棺材必然是‘纳’的意思,把这九口棺材都收纳进去!”

林楠忍不住笑了:“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哈哈,一语揭破了这个复杂的墓葬!”

十口棺材的谜团已经揭开,剩下的就是发掘了,林楠忙碌的只是在水晶棺和白棺里面搜索宝物,另外四口碰都不碰,看来轻车熟路,知道那些黑棺和灰色阴棺之类的少碰为妙!

我还是盯着黑色塔楼上面的微光在思索,墓主人的第十口棺材包容着这九口棺,意思应该是整个墓室都在墓主的棺里面,那就是说把整个山体都改建成了棺椁,那墓主的遗骸呢?难道是化成了这座三层五面两个门的塔楼?

林楠收拾完棺木,看的出来比较失望,小狼、张万群和王彦倒是鼓鼓囊囊把衣兜塞满了东西,很是激动。

现在要进塔楼了,我叫王彦走在最后,落远一点,随时注意下面的动静,因为我总觉得这个黑色塔楼充满了妖异,好象我们正式走进了墓主人的私宅或身体里!

林楠打头我居中,很快登上了塔楼第三层,又是一番情景!中心站立着一个金缕玉衣的人形尸套,头部在三楼,脚部下面的基座一直插到塔底,很有点古埃及木乃依那种异域风格,比中山靖王刘胜的玉衣精致许多,连面部五官都是用微小的金片镶缀而成,双目微睁,面部的线条柔和,汉人特征很明显,不用问,这里面一定包裹着墓主人的遗骸!

人形尸套的手臂没有象埃及那些人交叉放置于胸口,也没有象中山靖王刘胜那样平放身侧,而是屈臂一前一后,似乎在奔跑般充满动感,面部前方有一个水晶基座,上面悬浮着一个晶莹的珠子,珠子周围弥漫着淡淡的幽蓝光芒,清冷的光辉淡淡的洒满塔楼的第三层,我们四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珠子,我轻轻的问林楠:“这就是你所讲的‘影珠’吗?”

林楠取下背包说道:“准确的说,应该叫‘避尘影珠’才对!”只见那颗本来鸡蛋大小的幽蓝宝珠,清光照射,缓缓变成一张朦胧的山川湖泊图,围绕着我们周围漂浮,耳边也传来仙乐飘飘,夹杂着风铃的叮当响声,每一声叮当都敲在心里最软的地方,虽不懂演奏的是何曲子,只觉格调高古,令人心旷神怡。

林楠和我瞪大眼睛盯住那个奇异朦胧影像,只见立体的山川湖泊间,一颗鲜红色的红点游移不定,整个环境随着视角拉近拉远,每个稍做逗留的地方都留下一个淡淡的影子,就这样过了好久,才连同朦胧的山川湖泊象雾气一样消失。

偷眼去看林楠,却是瞪着眼神态紧张,正拼命想记住红点走过的轨迹,直到影像消失,才茫然的抬起头来。

避尘影珠幻化漫空幻景后,颜色黯淡许多,仙乐声也越来越轻,整个塔楼的三层变的黑了下来,也静了下来,只剩下我们头灯的光柱晃来晃去和此起彼伏的呼吸声,犹疑间,却见那个人形尸套微微抖动了一下,林楠也注意到了,一把抓起影珠塞进包里低声说:“快走,老粽子恐怕要出来了!”

四个人赶忙掉头下楼,刚到楼下,那摆放八口棺材的棺床就哗然洞开,水流裹着不少尸块和四肢冲了进来,顷刻灌满不大的墓室!想上去黑楼,又怕那个被惊动的老粽子活过来,想退回进来的门口,却被堵的严严实实!

正在走投无路时,黑色塔楼轰然坍塌,那个高高大大的镶金嵌玉的人形尸套从黑楼的废墟里挣脱出来,直扑最近的林楠,顿时,几个人的枪弹都劈里啪啦对准头部打了上去,却只阻得片刻工夫,打的尸套头部的金片和玉片到处乱飞,根本伤不到这个尸套里裹着的东西,我猛然想起林楠说过用燃烧弹来对付,赶紧伸手去口袋里掏凝固燃烧弹。

就这一霎那工夫,尸套的两只人形手臂已经攀上了林楠的肩膀,被打掉了外边金缕玉片的半张脸露了出来,干枯焦黑的嘴巴位置呵呵作响,一口咬向林楠的脖子!

林楠拼命撑着往后仰头,把支枪对准尸套头部,塞进嘴里把一匣子弹全打了进去,尸套微微后仰的片刻,林楠一脚踹开,我顺势把燃烧弹也打在了尸套身上。顿时阴沉的嗷嗷叫声震的墓室嗡嗡直响,片刻工夫后,老粽子终于趴在水里不动了,我们也长出了一口气,但墓室里的积水越来越多,杂七杂八的尸块漂浮在水面层层迭迭,苦无出路,我们拔腿向水冲进来的洞口扑去,水流还是很大,正在着急,头顶上垂下一根绳子,一个人在上面大叫:“快点上来,抓紧绳子!”我们抬头一看,正是那走在最后的王彦,我叫他离远点注意动静的队员!

顾不得多想,我们一个接一个拉住绳子往上爬,小狼刚刚爬上去,林楠就叫我先上,这个时候我压根也不敢再提男女平等那回事了,暂且优先一回吧!爬到中间,往下一看,看见林楠只剩了颗脑袋浮在水面上!

没容我仔细看,林楠的脑袋也沉了下去,我一着急,顺着绳子掉了下来,扑通一声,落进一人多深的水里,头灯的光柱在浑浊的水里根本看不了多远,我左摸右摸,手里一凉,一个不同于尸块那软软滑滑的感觉,而是又硬又凉的金玉感觉,我心想:不成我又摸回了老粽子怀里吗?

取出短刀拿在手上,防着老粽子没死透,我再给他几下,还没等我游开,一只大手从水里伸过来打掉了我的头盔,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顿时眼前金星乱冒,一阵阵发黑,再不敢迟疑,我拿着刀一拧身子,面对那只手伸来的方向,拼着最后一口气,用尽全力扎了过去……….!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是在一个山顶的草坡上,身边一个狭窄的裂缝露天敞着口子,天上月明星稀,地上凉风阵阵,夜到深处凉如水的时刻!

瞧瞧身边,小狼、王彦、林楠、张万群!一个都没有少!我大喜过望,跳起来一把抱住大家激动的捶打,掩饰不住的开心大叫!

等到跳下地来,却见小狼他们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和林楠。

惊喜过后,我问林楠:“怎么会是这样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小狼他们的古怪神情,我只当没有瞧见。

林楠揉着酸痛的肩膀笑着说:“你先说你是从绳子上失手掉下来的?还是故意跳下来救我的?我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有点恼羞成怒:“鬼才会自己跳下来救你呢!我是没抓紧绳子失手的!”其实我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着急就掉了下去,现在想想,只记得自己掉下去后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透不过气来,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楠嘴角的笑意更浓:“其实也没什么,那个老粽子根本就没被烧死,你抓着绳子往上爬,我在下面就被它抓住了脚往水里拖,好在它身上裹了一层又厚又重的金片玉片,水里不够灵活,我很容易就摆脱了它,正准备把它往远处引开些,你就扑通一声掉了下来!”

我睁大了眼睛问:“那个还真的是僵尸粽子啊?一直紧张的我都没有问你呢,是不是我们弄走了它的珠子,猛的惊醒了,还是千年来根本就没死,靠那个珠子一直活着?”

林楠说道:“这个嘛!只有你自个去问它究竟是个啥了,反正我是没有顾得上问它,瞧它那模样,倒像是新疆中亚这一带常见的起尸,而且是骨变的一种,相当厉害!当时你一掉下来,我就冲向你落水的地方去找你,谁知道还是没它快,等我抓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被它掐住了脖子,半死不活的了,哈哈!”林楠学了一下翻白眼的神态,气的我一脚就踢了过去!

林楠躲开我的脚,叫道:“等等,等我说完,当时真的是危险万分,幸好那老国王还不是货真价实的粽子,要不然那一掐,你当时就没命了,你拼命扎出去那一刀,在水里软绵绵的不着力,根本不顶用。”

“最后,还是我对准它那张丑脸用枪柄使劲敲了一下,引开了它没有继续掐你,要不然这个望龙影的风水宝穴可就改姓了霜大小姐啦!”林楠还是不忘挖苦我。

“谁要你来救!说不定我还真瞧上了这里的好风水呢!你还真以为我是跳下去救你的?”我有点生气了。

“好了好了,林楠你快点告诉队长后来的事吧!天都快亮了,不赶紧离开这儿,等哈萨克的军队赶来,咱们可就不好走了!”小狼瞧我俩有点僵,赶忙来打圆场。

“噢,后来就简单了,就只当白跑一趟了,我把那颗影珠还了给它,老国王作了一辈子华侨,一直在黑塔里等那颗影珠上千年,生前他估计是见到过影珠内含的山川湖泊图,所以才费尽心血搞了这个望龙影的风水宝穴,也想培育一颗影珠出来,千百年后,天遂粽愿,望龙影藏风聚气又形成了一颗影珠,老国王一心想复活后,再根据新的影珠地图去找避尘珠,谁知道自个穿着金缕玉衣等了几千年,变成假粽子也没复活,我想咱们反正也记熟了地图,要那影珠用处不大,就塞了给老国王吃,可是影珠幻化了新地图后变的霸道十足,竟把老国王的脑袋炸成了碎片,就是这样了,轻松的很,然后他们栓绳子,吊咱俩上来。”

林楠说的轻描淡写,但我知道把影珠塞给老国王吃的过程也应当十分凶险!男人总这样,把十分凶险的事情说的易如反掌,好突出自己的能耐!我也懒得再问,想着自己给一个陌生的大男人抱着用绳子吊上来,觉得很不好意思。

这时那个扔绳子吊我们上来的王彦说:“队长,向你汇报,上去塔楼时你命令我留意下面动静,所以我走的慢,你们下来前我已经听到了水声,喊你们快点下来,你们没听到,因为我眼力好,看到石壁上面似乎有点光亮,就一个人爬上去想看个究竟,谁知道上面连着花花世界,我擅自行动接受处罚!”说着接受处罚,神色倒没有一点后悔的样子。

我笑着说:“怎么会处罚你呢?你救了我们大家,谢谢还来不及呢!”休息片刻,我惊奇的发现无线电恢复了功能,赶忙联系上在洞口埋伏那三个队员,就问林楠:“怎么样?盗墓的大英雄,你是坐我们飞机回国呢?还是继续在这里到处乱挖?”

林楠狡黠的笑了笑:“我可高攀不起你们的武装直升机,我还是坐我自己的小飞机好了,再说我也害怕一回国就给你抓起来!”

“那好,你自己保重吧!我们走了。”我故做潇洒的向林楠挥挥手。没有多看一眼林楠蠕动的嘴唇,我清楚他是想问我什么时候会再见面。

艰苦的跋涉后,我们终于登上回国的直升飞机,小狼一路都欲言又止的想问我,我也知道他想问我什么,是啊,我是有点不舍得离开林楠,在暗无天日的古墓里并肩战斗,面对生死攸关的困难都能默契应对,化险为夷,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搭档!

不过我相信,一切有缘的话,和林楠会再见面的,一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5-19 07: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