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379|回复: 0

《龙楼妖窟》--第十七章--黑玉血饵--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31 07: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遭遇了残酷祭术产生的两种怪物,凶残的尸婴不要去说它,最可怖的还是无声无息就种到皮肤上的星状妖异小头。我相当怀疑这些东西是否真是被我们启动的?

自从钻进地下,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三个人都有点饿,抓紧时间取出巧克力和饮水,我们蹲着边吃边接着分析,林楠说道:“祭术本身的缺陷就和痋术一样,都要有一个循环的方式,专门来维持性命和附上的邪术,还记得那个血池吧?里面居然有石头台阶和暗流,我想一定还有更厉害的家伙,把我们又冲上地面,落到这群还没发育好的铜甲尸里,那时侯我就估计这个祭术的破绽肯定就在这个循环水道上!”

说的我稍微有点明白,要想维持尸婴和妖头这些祭物的毒命,就要人为的控制它们的生长和死亡,所以秦王残杀了这么多人作为培育邪物的载体后,又安排下血池暗流,作为整个王墓外围运转的驱动力量。

到现在为止,一直被老祖宗牵着鼻子走,连这个墓的大致结构都还没摸清楚,更无法了解血池中还藏着什么秘密,就算是以毒攻毒,用玉牌和琥珀小手做武器,主动出击的结果仍不尽人意,反倒跌进了这个地下坑洞里!

吃完东西,小狐狸慢慢穿回靴子,一瘸一拐的活动着被扭的脚踝,四处走动着观察周围的环境,我还在想着为什么会掉进坑里?玉牌和琥珀小手都是被封存在尸体里的东西,为什么接触到坛子里的碎骨烂肉,起这么大的反应?我们未穿过血池之前的地方,尸婴已经培育出来,穿过血池之后的地方,却依然安静如初,这是什么道理?

我猛的站起身,脑子中有了个模糊的答案,兴奋的对林楠讲道:“会不会这些外围的铜甲兵是一个环形分布,中间是那个血池,血池就和我们进洞时所说的内藏眢通过水道连在一起?泉眼随着潮汐有规律的波动,上应天象又下合地势,再通过古老祭术的人为推动,把墓中的尸气、阴气和卧龙吟的煞气,锤炼成形,随之产生出尸婴和妖头!”

林楠瞪大两眼紧张的思索着:“看来真是这样!哈,我知道了,我知道血池里藏着什么神秘的怪物了,这些血池里的水原来就是食物和催化剂!运气不错!只是可惜了那个玉牌和琥珀,原本还可以派上大用场的!”

我不理解的问:“怎么会呢?我想那个玉牌和琥珀,每个铜甲兵身体里都会有,真那么宝贵的话,我可以爬上去,取多几块出来!我有辟邪铜镜在身,不会中了妖头的邪术!”

林楠掩饰不住高兴的大声说:“这会用不着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捉到血池里面的宝贝,你知道吗?那里面一定锁着一条血獞,听以前在远洋捕鱼的老渔民们传说,深海里有种不大的怪鱼,很多红色的触角中间围着一个小孩模样的肉球,头上两颗眼睛很大很红,满布虹吸管一样的嘴巴向四个方向开裂,四肢都是些粗细不均的触角,长的可以达到数十米。喜欢独自占据一个小岛,没有食物时,就靠着眼睛流出的血水维生,普通的血獞是流不出血水的,必须吃了很巨量的龙涎香才可以。”

早已走过来凝神细听的小狐狸惊讶的说:“龙涎香!你是说血獞身体里有龙涎香?我知道抹香鲸潜进深海捕捉大王乌贼,吃掉后会在皮肤上留下难以消化的香料,这种龙涎香可是价值连城的!”

我却不以为然:“也就是些香料嘛!我还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宝!有钱都可以买的到啦。”林楠呵呵笑着说:“小狐狸你别打岔!我要那些香料作什么用!血獞吃了足够分量的龙涎香后,已经是不死不灭的长寿怪物了。更希奇的是,龙涎香在血獞体内的变化,霜儿你还记得吗?我们在哈萨克吉宾王国那个老粽子那儿,那颗神奇的影珠幻化出来的地图,当时看的最仔细的就只有我俩,那次我可是奔着这影珠去的!影珠的意思就是避尘珠的影子,雮尘珠、避尘珠和赤丹这古老相传的三大圣珠中,就属避尘珠最为神秘,也最为宝贵,是当年夸父大神的精血所化,传说可以使人长生不老呢!”

见我和小狐狸听的专注,林楠更加高兴:“避尘珠最喜欢的就是在名山大川,风水龙楼流连往返,尤其会在风水宝地停留的时间长,而影珠就是避尘珠幻化出来的轨迹,我早该想到卧龙吟的风水比望龙影要好上百倍,避尘珠必定要来停留!再说血獞在体内把龙涎香转化成的黑玉血饵,对于不知道的人来说,只是一块玉石,象我这样已经打探清楚避尘珠的人,早就知道黑玉血饵这种上古奇物必然会引来避尘珠,至少是找到避尘珠下一处藏身的关键!”

叫林楠鼓动的我和小狐狸两个人浑身是劲,要知道当年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那可是绞尽脑汁,现在只要我们潜入血池里,夺到血獞体内的黑玉血饵,距离避尘珠便只有一步之遥!

看见小狐狸摩拳擦掌的举着山地铲到处乱凿,我和林楠都笑出声来,我不知道林楠笑什么,我是笑小狐狸的急样,笑着说:“小狐狸,瞧一个长生不老,把你猴急的,哈,你都不怕自己变成个千年老粽子,万年不死的到处吓唬人?”

林楠也在笑:“小狐狸你听我把话说完再动手好不好?那血獞一定是被锁在池子里,靠那黑玉血饵苟延残喘,流出的血水到现在都还是温热的,你就不怕一铲子下去,打通血池,刚好让我们落在血獞嘴边?”

“林楠,见到血獞我们怎么对付?你倒是快点说啊,瞧你知道这么多,背后干了不少坏事吧?”我很怀疑林楠是不是从到处偷挖的古墓里知道这一切的。

“这个血獞嘛,不难对付,我们要提防的还是那邪恶的祭术,现在已经搞不懂血獞是被秦王还是周王捕获的,不管是谁,都不会简单的锁起来不管,必定布下了什么机关,依靠黑玉血饵永不间断流出来的血水,控制着祭术掌握下的邪恶尸婴和妖头,说不定还有更加厉害的东西,一起等着黑玉血饵引来避尘珠,好一跃而起,变身千年老粽子的!”

“啊!又是老粽子!这周王或者秦王已经等了几千年,避尘珠到底来过没有?如果来过,那下面就是有史以来最老的粽子在等着我们,避尘珠如果没来,就说明血獞体内没有形成黑玉血饵!这不是自相矛盾嘛?”我都被自己说胡涂了。

林楠倒是不胡涂,清亮而又诧异的眼睛盯住我:“原来霜儿也相信长生不老啊?这种幻想你也当真?”竟然要走过来摸摸我的头盔是不是被脑子烧热了。

“长生不老不是你说的吗?闹了半天只是个幌子?你还瞒着多少秘密,避尘珠究竟是做什么用的?黑玉血饵是不是还有其它用途?快说!”我假做生气的捏住了林楠的手腕用力一扭,不防林楠象泥鳅一样滑溜,手指一转就攥住了我的手掌说道:“呵呵,现在还不能说,老实讲我知道的也只是个皮毛,基本上都说出来了,这样吧,我们出去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是小狐狸的亲戚,这个前辈可什么都知道,我保证!”

“下面有水声!”小狐狸趴在木头上开心的大叫。小东西压根对林楠的吓唬充耳不闻,还真用铲子硬凿了一块木头出来。

我和林楠顾不得再争执,手拉手跑过去,只见小狐狸挖开的洞口下面飘出浓浓的香气,水声不是很大,但湿湿的潮气已经证明下面的确是一条水道。小狐狸目光幽幽,盯着林楠和我拉在一起的手说道:“这奇异的香味,现在才知道是龙涎香的味道,可惜已经变成了黑玉血饵,不能拿来给霜姐姐用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放开林楠的手,取出水下的装备默默的蹲下准备起来,身上的特殊软胶衣服已经防水了,只用把口袋里东西掏出来绑进防水袋,连同氧气筒扎在背上,也学着他俩,手里只拿一把山地铲,荧光面罩下,只见小狐狸的神情颇为落寞,一眨不眨瞧着林楠的眼神满是柔情。

等着林楠准备停当,想起昨夜今晨正值月圆岁破的日子,每逢初一十五,我们都知道要烧香拜祭,希望这些已经燃尽的香火也可以保佑我们一路顺利。

水道里的水根本不深,可能正赶上潮汐的间歇期,水量小的只到我们三个腰间,我让小狐狸走在林楠后面,我断后,朝着水流的方向走去,想必会走到中心的大血池里。

水道里,越走香气越浓,血獞看来吃了不少龙涎香,几千年都还没有消散,我只在书上听过血獞的传说,一直把血獞作为大王乌贼留在脑海里,压根没有林楠了解的这么详细,这东西要吃多少龙涎香才活到今天啊,真是佩服上古的人们,不知道怎么机缘巧合捉到这条活的血獞。

即将到来的水中凶险搏斗,林楠说不用害怕,我可要小心,没有林楠那么见多识广,一切都要随机应变。没走多远,水道前面豁然开朗,来到一个暗红色的大池子面前,无数类似于我们走过的水道,一模一样的流入血池里,水面微微起着涟漪,中心地方不断头的冒着红色气泡,升到水面一个个炸开。

看来这就是关押血獞的地方,我和小狐狸都把目光射向林楠,瞧他怎么应对。

灯光下,林楠轻松的对我们说:“没事,你们在岸边等着,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了。”我们哪里肯让他一个人独自下水,小狐狸抢先叫到:“不可能,血獞都是千年万年的老妖了,你一个人下水,怎么会是对手?万一水里的血獞早已成精,你一个人岂不是送死!不行不行,要去一起去,捧个人场都比站旁边看着好,你说是不是?霜姐姐。”

我和小狐狸好说歹说拉住林楠,一起背上氧气筒,林楠又改了主意,执意要独自先下去看看,没想到,不过十几分钟,就狼狈的窜了上来,喘着气说:“太可怕了,这哪里是血獞,分明是万年老妖怪!瞧起来根本不象被什么周王或秦王捉住的,那个肉球身躯有二十尺货柜那么大,已经不会动弹,卡在水底的石头缝里,数十条触须在水里来回穿梭,甚至有个触手上还有俩阴爪子的残骸!”

我和小狐狸大吃一惊,问到:“没看到考古发现说岐山县以前是万里汪洋啊,血獞是深海动物,不是被人捉来,难道会自己活在这里?绝对不可能!”

林楠定定神说道:“血獞这东西,在深海里都需要捕猎上千条抹香鲸,才能吃产生足够分量的龙涎香,不然黑玉血饵根本无法成形,更别说分泌出血水来。看来我们不止要对付血獞,还要更加小心无处不在的祭术,一旦血獞是被祭术给镇压在水里,那就麻烦大了。”

拉开防水袋,取出三粒药丸,我看着三个人一人吞掉一粒,林楠神色严肃的说:“这种药丸是按照古方配制的,可以解除部分邪毒,现在还不知道对付血獞或祭术有没有用,吃下去有备无患吧。千万记得下水后,不要被触须缠上,毒倒是没有,可是被触须上的吸盘送去嘴边,那血獞满嘴的虹吸管,立刻就会插进脖子和脑袋上的血管,被吸干血可是最痛苦的死法!”

我和小狐狸都把头盔和脖子的连接处仔细检查了一遍,被吸干血液最后变成没血粽子的场景真是吓人,不小心可不行!瞧着林楠放回山地铲,从背上的口袋取出一枝带柄的武器,早在货柜里取装备的时候,我就见到他往背后塞了两枝带柄的武器,这会才看清楚原来是精钢打造的一簇长长弩箭,并排装在一把弩枪上,在灯光下发出幽蓝的金属光泽。“你们一定要小心,血獞最致命的地方在两眼中间,这是我用连环弩枪攻击的目标,你们听我指挥,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我看林楠举着弩枪,小狐狸拿着山地铲,觉得还是换把短刀好点,一切收拾停当,三个人摸进水里,沿着池子边静静的往里走去,凹凸不平的池底,散落着为数不少的石头瓦砾,越走水越深,全身很快被温热的血水吞没,红色的血水里我们的头灯丝毫不起作用,唯一可以用来小心辨认的,只剩下水里弥漫着的淡淡红光。

几支粗大的腕足在水里无声无息的缓缓扫过来,腕足上密密排列着脸盆那么大的吸盘,泛着让人恶心的惨白颜色,我和小狐狸跟着林楠,慢慢躲闪着庞大的腕足,离池子中央越来越近。

弥漫的红光下,前面有几块巨石垛起来一个三角的空隙,走在前面的林楠停下脚步,示意我们躲进去,三个人象鱼一样悄悄溜进去,趴在石头上往外望,石垛前方的地面一道陡坡,陷下去一个大坑。林楠握紧弩枪,拍拍我们的头盔,让我们抓紧石头,他要行动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