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669|回复: 0

《龙楼妖窟》--第二十一章--凶星聚肉--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4 08: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林楠同时望过去,只见小狐狸背后,闪闪烁烁的荧光棒光影里,站着一个裹着大红缎子被面的女人,呆呆的眼神直勾勾盯住小狐狸的后脑,我头皮一炸,正是小狐狸提起的那个,在货柜车顶上被吓走的明代女尸!

女尸身上的缎子被面裹的松松垮垮,披散的头发下面惨白的脸盘,一丝表情也没有,黢黑的不见底的眼眶中,阴冷的不反射一点光线,不知道何时走进了这个秦墓的墓道,陷入连环宫里团团转。

女尸陪葬的铜镜有着很好的辟邪作用,被两个蟊贼盗走后,变成了小狐狸给我的见面礼物,要么小狐狸还拿着什么女尸惦念不下的东西给尾随着,要么就是女尸葬的是个养尸地,没了克制物的化成尸煞,漫无目的游荡在地下,又这么巧的撞上我们!

不管怎么样,正在双曲面变形的关键时刻,突然出现的明代女尸,万一破坏了我们的计划,象林楠所讲的,大家一起万劫不复,那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偷眼瞧去,门的缝隙还再不断的扩大着,明代女尸脸颊细密的一圈红色绒毛泛着微光,突然手臂一挥,攥住了小狐狸的胳膊,跳过来的冲力极大,钩子一样坚硬的长指甲,紧紧箍在小狐狸衣服上的软橡胶里,脸颊上的红色绒毛接触到生人味道,更是生长的奇快无比,已经分辨不出面目,嘴唇上的一点朱砂红红的闪着光,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就要张口咬落。

女尸喉头咯咯作响,发出尖笑般的怪叫,在空旷的墓道里,扰的人心烦意乱,对付这样的东西,手枪和短刀很可能毫无作用,也来不及瞄准,情急之下,我拿出铜镜,对准女尸的牙齿砸了过去,女尸吃这突然一击,仰面朝后跌倒,松开了小狐狸的胳膊。

林楠手中的山地铲,此时正正的切向女尸的脖颈,牢牢的把女尸卡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回头冲我们大叫:“时间差不多了,快点跳进那个黑缝里去!我一松开手,就跟着你们跳,快!”

顾不得多想,只见小狐狸百忙之中不忘弯腰,从女尸脑袋边捡起铜镜,一头冲着我撞了过来,齐齐跌进黑缝里。

黑暗中,土堆的斜坡上,我和小狐狸不停的翻滚着,只听到小狐狸叫喊着林楠的名字,竟带出一丝慌乱的哭声,我倒没有慌张,不是我不紧张林楠,而是因为我跳进来时候,已经看到林楠松开女尸,跟在了我后边,只是那个明代女尸我没有看清楚是否也跟着林楠跳了进来?

缝隙里的土层潮湿疏松,坡度并不大,但我和小狐狸因为刚撞进来的冲劲,控制不住的惯性下滑,费了半天劲才停稳了下来,只见斜斜的土坡上,两侧是夯的不怎么磁实的土壁,头顶像是一线天,灯光照上去根本不知道有多高。

我告诉小狐狸不要慌,林楠就在后面,稳住神细听动静,却毫无声息,只看到一丝微弱的灯光,在后面的地上斜斜散射着,小狐狸率先摸了过去,只见林楠脸朝一边侧躺在地上,眯着眼睛呼吸很轻,看到我们爬上来,疲惫的低声说:“那个女尸被合拢的地面卡在门口,除非再有人来,否则永远都要留在那了,我只是撞了一下脑袋,没事,歇会就好。小狐狸你受的伤咋样?我看见那女尸掐住了你的胳膊,破皮了没有?”

小狐狸举起胳膊,灰色软橡胶没有被抓破,只留下两圈乌黑的印痕,小狐狸用力甩甩说:“还好,应该没有破皮,只是觉得胳膊很酸,头也有点晕,可能是被那家伙嘴里的尸气熏的,一会就好了。这里就是你说的连环地宫的枢纽吗?”

林楠瞧瞧周围,费力站起来说:“那个女尸不用再害怕了,怪只怪她的家人,入殓时,明明已经有了尸变的征兆,光想着放个辟邪的铜镜,却不想想这个养尸地的环境,连长出的毛都是不多见的红色,不要理她了,除非天崩地裂或者还有人来,她就那样卡那了!我们赶快走吧,这里虽然是连环地宫的枢纽通道,但还不稳定,我们是从上层直接掉到最底层,墓主的地宫应该就在前面,大家小心点。”

到底还是盗墓老手,恢复的真快,三个人不言声继续往下走,却觉得两边越来越开阔,逐渐有一些石刻的轮廓在土壁里若隐若现,而身后走过的路却在远处不停的发出轻微响声,忍住满腹狐疑,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堵高墙前。

又宽又厚的砖头一块接一块的整齐排列在一起,两边嵌入了土壁中,顶上高高的望不到头,走了半天,难道是个死胡同!

虽然略微有点泄气,和在石板路上空旷的走了那么久比起来,还是让人感觉新鲜的多,毕竟这墓墙是墓主人房间才有的东西,说不好我们现在离墓主人只有一墙之隔,小狐狸正要伸手去扣那墓砖,看看是否活动,林楠却一把拦住:“别乱动!这是金刚墙,里面就是摆放棺椁的地宫,很危险的!”

顺着林楠示意的地方瞧去,有一处的几块墓砖没有严丝合缝,隐隐比周围的墓砖略低一点,颜色也稍浅,我有点奇怪的对林楠说:“这个墓墙是有些古怪,我只想到汉代以前是不用砖的,资料上说都是墓坑或坑上加木方,唐墓开始用墓砖搭成穹顶,直到明清才大面积使用砖石结构,我真胡涂了,这里到底是不是个秦墓?”

林楠专注的盯着那几块不一样的墓砖说:“汉代以前也有用墓砖的,只有个别的大墓使用,墓砖之间用石灰、糯米浆和青铜片镶死,有的墓室还采用七辐七券的规模,厚达两三米,非常坚固,它不象明清墓,留个最薄弱的后墙给人盗,这种墓只有墓底比较薄弱,四壁和顶上都用大砖层层砌成,就算你给它来个‘地冲天’的盗法,也极为危险,我说它古怪,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这几块墓砖,像是最近被从里面打开过?”

说的我和小狐狸都吓了一跳,我知道小狐狸已经守了凤凰山好久,不可能再有其它人打洞下来,难道是墓主?

正在心里暗暗吃惊,中间那块墓砖却微微一动,虽然很细微,还是让我们绷紧的神经咯噔一下,我更是条件反射的拔出手枪,端在手上瞄准了颤动的地方。

一股暗红色的粘稠液体从砖缝里慢慢渗了出来,沿着墙面往下淌,墓砖无声无息的向里又滑动了一点,只见两根筷子粗细的触角伸了出来,接着是一只血红色蜗牛的黏糊糊肉身子,没有壳,死臭的味道熏的我差点吐了出来。

还没等我开枪击毙这个丑陋的家伙,一只接一只的更大个的蜗牛纷纷爬了出来,粗胖的身子圆滚滚的蠕动着,这种在地上经常见到的动物,在头灯和墓砖的环境中,说不出来的阴森恶心,林楠和小狐狸已经开始用山地铲一只接一只,象拍苍蝇的一样拍烂在墙上,肉酱顺着墙面流,更是臭的让人难以呼吸。

眼看着蜗牛越来越多,小狐狸给臭的弯腰呕吐,我也慌了神,抢过山地铲强忍住恶心,加入了拍肉的忙乱中,可能过于紧张,砰的一声,竟把墓墙打了个大洞!

林楠憋住气往里一看,立刻皱着眉头说:“不行不行,不能再拍了,这味道会臭死人的!里面更多,简直就是个大肉洞!这东西咋就这么臭呢!”

林楠这么一说,我伸了一半的脖子马上缩了回来,蛇群纠缠在一起已经极度让人恶心了,何况这么多无壳黑蜗牛缠在一起,想起那黏糊糊的模样,连我都忍不住要吐了!

实在熏的人无法立足,林楠拉起我和小狐狸往回退到土坡上几米远的地方,大家不吭声的同时开始掏摸面罩,休息片刻,再走回墙边,更觉奇怪,没被打死拍烂的黑蜗牛粘在墙上,寂然不动,还有那洞中本来万头攒动的蜗牛,全都仅剩下一堆干枯的皮壳,里面的血肉竟然都被吸干了!

不等林楠示意,我也发现这地方多了一些不速之客,数量众多,蚊子一样细小的黑色蠓虫,还叮在蜗牛干枯的皮壳上,像是吃饱了一样的懒洋洋不动,小狐狸荧光面罩下的脸色极是苍白,不言声拉着我俩又退回了土坡上。

摘下面罩,我迫不及待的问他俩:“这些是怎么回事?蜗牛还好说,黑虫又是什么古怪东西?万一咬住我们,是不是也会象蜗牛一样?”想起那肉壳,我的皮肤都是麻酥酥的难受。

小狐狸界面说道:“我知道这些黑虫是什么,那些黑蜗牛就是用来饲养它们的,那其实也不能叫蜗牛,只能算是肉芽,墙里面一定埋着一块太岁,被人下了虫卵在里面,这块不停生长的太岁,被虫卵发育出来的肉芽吃掉,再被小虫吸干,再产下虫卵,年复一年的周而复始。”

林楠摇摇头说:“小狐狸说的有一点不对,这个不是太岁,应该是一块罕见的聚肉,也就是民间常说的凶星,每逢阴历二十,凶星离宫,太岁下山。相传太岁为万物之祖,被比喻做长生不死的仙肉,又叫做息肉,能食而复生,而与凶星相对应的那种聚肉则是不祥凶物,今天我们下来是选择的十五月圆之夜,凶星聚肉的发作时辰很可能提前了!

我有点不理解:“息肉或者太岁和凶星聚肉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说这里的就是聚肉而不是太岁?这些黑色小虫恐怕是用来护墓的吧?”

林楠接着说:“太岁无毒,聚肉则暗怀毒胎,我们见过太岁的新闻报导,只是一疙瘩肉,还有叫肉芝的,是一种菌类,山坡上、河滩里时有发现。而聚肉却只能生长在风水大冲的穴位,吸收的是阴气、尸气,我是看到那黑色小虫想起的,你看可以瞬间吸干那么多蜗牛的血肉,不是剧毒无比才怪!用这个来保护墓穴,真是万无一失了,什么活东西闯进来都难免一死!”

小狐狸蹲下来直发愁:“这可怎么办?这种东西不象太岁一样,还有些报导啦,介绍啦之类的,可以略知一二,我是说啥也不下秦墓了,古怪东西真多!唉,往后还是只挖一些明清墓,弄点字画瓷器算了!”

瞧小狐狸百无聊赖的赖皮模样,真是好笑,林楠正色说道:“小狐狸,瞧你多有出息!黄金有价玉无价,现在你包里的几件玉器,足够你挖许多年的明清墓了,真没有眼光,亏你还是我的搭档,你咋就知道我没法对付这种大凶的聚肉呢?”

瞧着小狐狸半信半疑的眼光,林楠继续说道:“快站起来!聚肉虽凶,也还是个宝贝,能碰上它本身就是福气呢!这个吕大丞相,埋的可真是个风水煞穴,卧龙吟的凶气都给聚成了霸气,真是用心良苦,反过来想,这个煞气眼对应的一定是卧龙吟的内藏眢泉源之地!这块凶星聚肉象盏指路明灯一样,看来真的是不虚此行啊!”

小狐狸半信半疑的站起身,扶住一侧的土壁刚站直,却唉哟惊叫一声,只见土壁里一尊若隐若现的石像,诡异的石雕人面上,灰土正簌簌掉落下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1: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