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7038|回复: 0

《龙楼妖窟》--第二十四章--夺命仙境--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7 07: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楠有点奇怪的回答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一开始判断错误?不会吧?你有什么根据?说出来我们分析下!”

我脑子里的线索还是很乱,理不清楚,顺着思路说道:“根据史书记载,秦始皇赢政即位的次年即开始修陵园,历时三十九年,动用修陵人数最多时近于八十万,一直到秦始皇临死之际尚未竣工,二世皇帝继位,接着又修建了一年多才基本完工。这些记载应该是可信的,这样推算出来,当时的始皇帝最初开始修造陵墓时仅仅一个十三岁的孩童。”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一个十三岁还没有完全掌权的孩童,是否有能力可以确定自己的陵墓选址?要知道赢政直到二十二岁才加冕亲政,这中间有将近九年的时间,万一骊山墓地中埋葬的不是秦始皇呢?”

林楠沉吟着:“我曾为这个问题查找过很多典籍,支持秦始皇的墓地在骊山的理由主要有三条,最早提出解释的是北魏时期<水经注>的作者郦道元,他在<水经·渭水注>中说:‘秦始皇大兴厚葬,营建冢圹于骊戎之山,一名蓝田,其阴多金,其阳多美玉,始皇贪其美名,因而葬焉’。这个说法在学界具有相当的权威性。然后就是司马迁所说‘…穿三泉,下铜而致椁…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的情况,以司马迁编修史记的严谨,应该不会捕风捉影的来这么一段记载。”

林楠想了想接着说道:“第三个就是当时的礼制,秦始皇先祖已确认的有昭襄王、庄襄王和宣太后,是葬在临潼县以西的芷阳一带,秦始皇把陵园选在芷阳以东的骊山之阿符合晚辈居东的礼制,因为古代帝王陵墓往往按照生前居住时的尊卑、上下排列,<礼记>、<尔雅>等书记载:‘南向、北向、西方为上’,东汉<论衡>一书说的更明白:‘夫西方,长者之地,尊者之位也,尊者在西,卑幼在东……夫墓,死人所藏;田,人所饮食;宅,人所居处,三者于人,去凶宜等。’即使在芷阳的宣太后也希望其陵墓能葬在她丈夫与儿子之间,即“西望吾夫,东望吾子”,既然先祖墓葬均在临潼县以西,而作为晚辈的秦始皇只能埋在芷阳以东了,若将陵墓定在芷阳以西,显然有悖于传统礼制,这一条理由更是从礼制上把秦始皇的陵园牢牢确定在骊山脚下。”

林楠分析的理由,逐渐在我心里有了确切的形状,我的思路随之逐渐清晰起来:“你说的三条理由单从表面上看似乎不无道理,然而仔细回味起来,首先郦道元那纯粹是猜测,秦始皇当年作为一个十三岁的孩童能否知道蓝田的美金与美玉还是个问题,即使知道美金与美玉,当年选择陵墓位置恐怕也不会按照一个徒具空名的国君个人意志来决定,何况丞相吕不韦在秦始皇亲政前还没有下台!”

“再者如果真象司马迁所说的庞大工程情况,骊山工地汇聚的数十万劳累苦工,每日从事艰苦劳作的一帮乌合之众,工头章邯的一道命令,拿起武器反而打败了一路胜利的起义军?这少府令章邯也未免太神奇了吧?那帮劳工我看很可能根本就不是在修陵墓,而是已经死了的秦始皇操纵下的伏兵吧?<三辅故事>还有记载,楚霸王项羽入关后,曾以三十万人盗掘秦陵,这么大的盗掘规模,又相隔年代不远,陪葬的珍宝早应大白于天下,可直到今天,我们用现代技术还能确定秦始皇陵没有被盗,这也太不合常理。”

我继续顺着思路讲,越来越清晰:“第三个理由说秦始皇埋在骊山是出于礼制的考虑,我们分成两层这样来想,首先,以秦始皇统一六国、扫平天下的辉煌武功,狂妄到甚至定自己为始皇帝,真干出什么有悖礼制的事,以自己为尊为大,葬在最西边的尊崇之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大秦并不是以儒法治国的。丞相吕不韦若是和秦始皇真有什么血缘瓜葛,安排秦国在远离咸阳的骊山修造空的陵墓,而把真正的墓穴建在咸阳以西的凤凰山,那个没有实权的秦始皇必然言听计从,对于仲父吕不韦的安排不会反驳!退一步讲,就算两人毫无血缘瓜葛,以吕不韦的聪明才智加上对秦的忠心不二,既然认定凤凰山是绝世风水,定会安排下什么身后计策使秦王听从摆布,借地气完成秦的统一霸业,同时也可以给自己的传奇一生划上完美的句号!最后出于地理位置考虑,骊山在咸阳以东,距离六国边境更近,凤凰山在周原腹地,哪个更安全,秦始皇不会不知道。”

看的出林楠他俩经常探讨秦始皇陵,小狐狸听的聚精会神:“霜姐姐分析的不管对不对!反正我是一直觉得骊山不吉利,西周末年的周幽王与爱妾褒姒,曾在这里演出了一场烽火戏诸侯的历史悲剧,葬送了西周王朝,还有神话传说秦始皇生前在骊山游览,居然调戏神女,神女盛怒之下,朝他脸上唾了一口,秦始皇很快就长了一身的烂疮,这么个破地方,秦始皇恐怕也不愿意埋下去吧?加上后来杨贵妃在这洗澡,最后给吊死在马嵬坡,民国的蒋介石也在这里停留过,结果给赶去了东南一个小岛!骊山秦陵的风水宝地,真的很可能只是一场骗局!”

我突然想起那个门客留在祭棺中的记载,一阵惊喜:“对,我还有最新的证据,那个我们在血池中打开的祭棺!门客虽然没有证明秦王和吕不韦的关系,但留下了蛛丝马迹,他说吕不韦生前给自己造假墓,拿替身代死去骗秦王,还提到自己参与设计秦王在骊山的陵墓,最后很可能被杀掉灭口,不得不殉葬在吕不韦墓中的事,你还叫我牢记骊山陵墓的设计方案,可棺材里那祭师提到的秦始皇骊山墓葬,和司马迁的记载如出一辙,简直就是官方发言一样相似。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凤凰山是否有周王墓葬的怀疑,对自己在凤凰山督造的庞大工程,很是疑心就是秦始皇陵,根据他留下的自己参与设计的秦始皇陵墓草图,我看和我们一路经过的许多诡异构造,倒是很有几分相似!反过来想,骊山秦陵如果是真的,那秦始皇的保密工作可真够呛,千古一帝的墓葬细节都被昭告天下,让司马迁载入史册,恐怕正是因为骊山秦陵根本就是假的,那些什么穿三泉,下铜而致椁的官方发言都是秦始皇杜撰出来掩人耳目的说辞罢了!”

林楠呆呆的听完我这一番分析,还是不相信的一笑:“难道秦始皇真有这么高明?可以掩天下人的耳目?你分析的虽然有一定道理,却没有实际证据,真要象你所说那样是一场骗局,恐怕吕不韦和祭师都被蒙在了鼓里,秦始皇才是最后的赢家,这不折不扣的千古一帝真有这么厉害!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

小狐狸兴奋的两眼发亮:“别说那么多了,不管是周王还是秦始皇,咱们都要一探究竟,哪怕只是揭开这个千古迷案的一角,我们也不虚此行了!别忘了吕不韦是已经确定葬在此地的,若是和秦始皇没有血缘关系,我瞧他也敢挖个秦始皇先祖的棺木来改葬在这儿,所以我们快走吧,加快行动!”

砰的一声,兴奋说完话的小狐狸刚一举步,脑袋就重重撞上了一面墙壁,听撞击的闷声,似乎是空心的一面木板墙壁横在面前,我们都吃了一惊,莫非刚才只顾说话,苦苦分析这凤凰山的疑云迷雾,不小心跌进了连环鬼宫之类的机关阵势?

头灯的光线已经不够远,影影绰绰似乎周围有无数建筑,我们不得不点燃一颗照明弹去看个究竟,这才真是大吃一惊,原来我们的四周不知何时升起了一个半米高的青铜平台,平台上摆放着连绵不绝的精美立体雕刻,看材料有些是骨雕,有些是铜铸,有些又像是奇怪的木料。

立体雕刻中有山有水,象一副微缩全景地图,我站立的面前是一片较矮的宫殿建筑,象是个偏殿,在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副微缩的字画挂在墙上,像是考究的动物皮肤制成,上面绘有一幅山水画,江山楼阁图,线条古朴,笔法苍劲,仔细一看,还没有画完,落款处倒已经签上了比蝇头还小的篆字。外面是一个很大的花园,园中有奇花异草、假山亭阁、小桥流水,松竹花草,一应俱全,在树和花所用的材料中混杂了不知名的香料,隔了这么久远的年代,仍然熏人欲醉,草丛里、林子间甚至还刻有猎犬、野兔、耕牛、驯鹿,虽是用特殊材料雕在铜台上,却也栩栩如生,仿佛只要一抬足,就可以置身面前。花园里最近的一座亭子红栏黄瓦,精雕着两个正在谈话的黑衣仕女,风韵犹存,只是被缩小了很多倍,大小只有一只酒盅那么大。整副雕刻向远处伸展开去,充满了静谧的气氛!

林楠面前的雕刻就显的雄伟肃杀很多,最显眼的是一座殿宇,构造雄伟,飞出的檐角高处已经有快到林楠肩膀那么高,殿分有正殿、偏殿、厢房、卧室、花廊、甚至还有厨房,都可以从窗户里瞧见里面的陈设,细致入微,每间房子里的每样东西,竟似全都是按照实物比例微缩雕成。

正殿里摆放的就象是行军打仗中的帅帐,虎皮大椅,青铜沙盘参差林立,许多叩刀按剑的甲士,挺胸凸肚的把守着各处要道。雄伟殿宇的后面,则是连绵起伏的丘陵,旌旗飘飘,数十个甲兵的方阵互相对峙,各自的指挥官高坐铜车马上,正严阵以待,远处依稀可辨江河湖泊,舟楫纵横,紧张的运送着物资粮草,很像是要爆发一场惨烈的战斗。

我早已过了爱玩的年龄,但这座完美的立体微雕还是让我瞧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恨不得缩小身子,钻进里面去到处看看。再瞧小狐狸,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只剩下眼睛里,还闪动着孩子般的喜悦,她所站的位置很靠前,已到了雕刻的山景部分,重峦迭嶂的山脉中,一座孤零零的雪山耸立在云间,仙山琼宇点缀其间,刚才那砰的一声,正是小狐狸撞在了雪山的峰顶上。

过了很久很久,小狐狸叹了口气,说道:“好精美壮观的雕塑!若能这辈子都在里面悠哉游哉,一定再无所求!只可惜天地间谁能有这么大的神通,把我们缩小个几十倍!”

一直在出神凝望的林楠这时沉声说道:“你们小心了!没有那么简单,不管是谁,都不会有闲情逸致在地底下搞这么壮观的艺术品,霜儿你有先见之明,我这边这些甲兵穿戴都是秦军的装备,大家集中精神,我们还是闯到了秦始皇他老人家的巢穴,千万小心!别中了什么诡计!”

我向微雕景观的后面望去,照明弹的光亮所及之处,不断头的亭台楼阁、江河湖海还延伸出去好远好远,这个墓室怪不得三面堵死,只留一面出口,原来是被这不断头的青铜雕铸占满了位置,我们正正的站在中央时,肯定是趁着彼此商议的空隙没有留意,从地下冒出来的,这些青铜台上的诸多仙境,摆在我们几个经历了千辛万苦的人面前,充满了妖异的味道。

小狐狸看的入迷,对林楠的警告充耳不闻,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摩一只树梢的铜鹤,顿时,微雕景观中的仙山蒸腾出一层水雾,更显的云蒸霞蔚,到处一片水墨山水般的如梦如幻,林楠拉过痴痴的小狐狸,三个人背靠背站成一圈,严厉的对我们说:“千万别在乱动什么东西了!这个仙境闹不好,就是夺命的陷阱!”

林楠刚说完,我仿佛胸口被重重一击,两眼发黑,头盔骨碌在一旁,瞬间窒息的喘不上气,晕过去之前,透过眼帘依稀看到林楠弯下身子,苦苦的伸手去拍向甲兵方阵,我再也控制不住,喉头一甜,说不出话来,软软的倒在地上。

※    ※    ※    ※    ※    ※

朦朦胧胧中我有点清醒,脑海里想起的居然是以前的日子。

大学读书时候,结束一天军训回到宿舍,舒舒服服冲个热水澡,钻进被窝,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再加上周日可以懒睡,赖在床上,耳朵里听着树上的鸟语声和室友均匀的呼吸声,真是心情极为愉快。

最难受的是心情不好,再碰个感冒发烧的,迷迷糊糊睡半天,醒来时所有的问题还摆在那里,晕晕沉沉的也没个人在旁边,只会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这种睡眠还不如不要醒来的好。

但我这次醒来时,只觉睡的好香,睁开双眼,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身处何方,正在做什么事情,窗外晨曦初升,屋内香烟袅袅,仿佛是龙涎香般沁人心脾,浑身轻飘飘的,舒服极了,直想在空中展翅高飞。

恍恍惚惚中,心里感觉很温暖,很幸福,二十多年来经历的惊怵和恐怖,在这一刻间,完全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宽宽大床上还卧有一人,眉目如画,脸上表情很是甜蜜,赫然竟是刚才一起晕去的小狐狸!

我轻轻拍拍小狐狸的肩膀,完全忘记了十几个小时的触目惊心,恍惚中一笑起身,门外的房间里摆着古色古香的台案,案上置有一方古色古香的砚台,一块椭圆形状的古墨,一支精美的狼毫毛笔,书架上一卷卷的竹简、绢册整齐的摆放着,都是先秦时的古物。

跟着,我看到墙上一张没画完的江山楼阁图,一端垂在案边,柔软的像是煮过的羊皮………江山楼阁图!我浑身一抖,顿时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想起了自己在哪里!正在做什么!站在桌子旁,呆了半晌,晕忽忽的一踉跄,汗透重衣。

头好晕,我实在站不住了,一跤坐倒,这不可能,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信!拼命挣扎起身,冲到屋子的窗户边,望出去,外面的小花园里已经艳阳高照,一道游廊画桥下的流水,在刺眼的阳光下波光闪闪,溪流尽处一间红栏黄瓦的八角小亭,正有两个风韵犹存的黑衣仕女品茶谈话。

红花绿树间,野兔、耕牛点缀其间,绿草微风中,夹杂着阵阵妖异香气。

但我马上就要发疯了,这里分明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微缩景观,那雕刻在地底青铜台上的立体雕塑!我和小狐狸怎么会被缩小了身躯?林楠又去了哪里?

我冲回刚才起身的睡房,小狐狸已经醒了过来,正在疑惑的打量周围的古怪环境,我的猛然出现,吓的她尖叫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来不及跟她细说,我到处翻箱倒柜的寻找装备,还好,一样不缺,只是头盔不见了,身上的泥泞和灰尘都清洗的干干净净,甚至头发都有股草木的香味,小狐狸趴在床上饶有兴致的看我忙碌,一点也不着急。

我甩甩柔滑的头发,觉得不带头盔挺舒服的,小狐狸呆呆的看着我居然想笑,于是没好气的冲她叫道:“还不快起来收拾东西!你个乌鸦嘴!哭着闹着这辈子要悠哉游哉,现在还不满足?连累我也缩小了几十倍!呸呸呸!”

小狐狸一听这句话,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慌了神,一跃而起,嘴里语带双关的嘟哝着:“我只是才发现霜姐姐你的身材线条这么好!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哪颗红鸾星动,准备上演一出凤求凰的好戏呢!”我又羞又气,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想扔过去,拿在手上却发现凉飕飕沉甸甸的,竟是一种没见过的软玉,小狐狸已经跳下床来抱住我,在耳边低声求饶:“好了,不要了,霜姐姐,一时说漏了嘴而已,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人我吧!”

说完居然反手来掐我的胸脯,顿时,俩人叽叽咯咯的在床上笑成一团,直到累的搂抱在一起大口喘气。浑忘记了还身处微缩的仙境中,生死未卜。

离近仔细端详小狐狸的面庞,我惊奇的发现小狐狸的眼角出现了几条细密的鱼尾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角,竟然涩涩的起了皱纹!居然这么快衰老了,我猛一惊醒,刹那间想起凤凰山陵墓的曲折经历,黑暗的墓道中,阴险的尸婴祭术,恢弘的雕塑群,以及自己胸口重重的一击,连晕过去时的情景也历历在目的浮现于眼前!

这里看来不是人间仙境,更不是天堂美梦,再不想办法出去,我们很快就会变的衰老脆弱,这个秦始皇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不仅缩小了我们的身体,还加速了我们的衰老时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5 00: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