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6555|回复: 0

《龙楼妖窟》--第二十五章--血战强秦--北岭鬼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8 07: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把发现的情景全都讲给了小狐狸听,又趴到窗户上指给她看,我的头盔还在青铜台下摆着,只是已经放大许多,变的象座小山一样高大!

小狐狸终于相信我们已经被缩小进了立体雕塑中,吓的目瞪口呆,再也高兴不起来,我安慰她说:“别害怕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林楠,还是你说的,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没有过不去的坎!不要灰心!”

突然外面传来了战马嘶鸣声,低沉的战鼓也一声声擂响,我和小狐狸不约而同拿起装备就冲了出去,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使劲奔跑!

没跑多远,就看见了战场,正是那雕刻的数十个甲兵方阵,兵马俑一个个都活了过来,当先一匹高头大马身披铜制的铠甲,上面端坐一人,满脸坚毅的傲气,拿着宝剑准备下达冲锋命令,身后的红色旗帜上,一个大大的赵字,却是一直没现身的熟人林楠!

我和小狐狸相视苦笑一声,事情越来越玄乎了,林楠居然穿戴起了战国时代的盔甲,摇身一变,成了赵国的军官,要指挥军队打仗了,可能他进了微缩景观后,直接到了距离最近那行军帅帐里指挥,对面无疑是秦国的将士,黑色的旗帜后,很多都没有穿齐盔甲,还有的干脆光着膀子,满脸凶狠之色,一派虎狼之师的模样。

我和小狐狸暗暗着急,林楠只是一个带领我们下来探险的现代人,武功根本不足以在千军万马中保护自己,一旦他出了什么意外,我和小狐狸恐怕也插翅难逃,就这么无声无息葬身在这虚幻的世界中了。

我和小狐狸一头钻进旁边的中军大帐里,拼命用眼睛搜索着林楠的战车,时间转瞬即逝,两军已经正面交战在一起,成群的赵兵冲上去,立刻被割倒一片,大批悍不畏死的秦兵,狂叫着冲进赵兵的队伍中,大杀大砍,不时还有杀的性起的秦兵,脱掉碍事的盔甲扔在地上。

被割掉的人头在沙砾中给踢的滚来滚去,浑身血葫芦一样的秦兵争相弯腰去拣拾人头,死战不退的赵兵,面对这野兽一般的秦兵,再也抵挡不住,潮水般退却。

我和小狐狸看的目眩神迷,专注的盯着林楠的战车,一车三人,甲士提盾持戈,林楠却不是呆在受到严密保护的驭手位置上,而是在车右箭无虚发的拼命杀敌,实心的车轮给崎岖的路面颠的剧烈摇晃,好象随时都要翻倒。

这场秦赵之间的战斗打了差不多三十分钟,就以赵军被全歼而告终,其它甲兵方阵丝毫没有出手相助,只是默不作声的作壁上观。看的出来,旗帜颜色各不相同,应是齐楚燕韩魏的联军。而战胜的秦军也没有追击只剩自己驾车的林楠,迈着整齐的步伐退回了秦军的方阵。

林楠驾着战车一摇一晃的驶到大帐门口,从上面一头栽了下来,嘴里喃喃道:“两次了,我打了两次了!根本不是对手!想不到秦始皇这么疯狂,死了也不忘打仗!非要在地下表现自个的辉煌武功!”

我和小狐狸心情复杂的扶起林楠,只见厚厚的盔甲上溅着无数血点,满脸灰土被汗水冲刷的左一道右一道的,本来干净的脸颊嘴唇上,已经生出了长长的络腮胡须,苦涩的睁开眼睛对我们说道:“你们也醒过来了,正好,这次我们率领三支队伍,再拼一次,打不赢这一仗,我们很难有出去的机会,很快就会老死在这里!这个秦始皇老头子也不知道施了什么邪法,把我们变的半人半鬼的陪他玩耍!”

我和小狐狸齐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看见了秦始皇!是不是真的啊!”

今夜的经历实在太过离奇,给变成小人已经让我们大惑不解,时间加速更是不可思议,现在居然要披坚执锐,和秦军真刀真枪的厮杀一场?

林楠喘着气说:“你们应该也发现了我们是在青铜台上的微缩景观里,现在衰老的速度非常快,虽然看不出我自己变成咋样?瞧你俩可都已经是满脸皱纹的中年老妪了!”许是觉得很滑稽,说完干笑了几声,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和小狐狸被说的心里难受之极,风华正茂还没有好好品味,就这么要结束了?我好不甘心的问林楠:“你说打赢秦军才有出去的机会?是秦始皇答应你的吗?不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楠笑了:“秦始皇哪里还会现身,都死了几千年了,霜儿你不会也开始相信鬼神了吧?这可是我们发丘摸金的大忌!这里一看就是被施了什么邪术,这些兵马俑处于活死人的状态,只知道打仗冲锋,秦始皇他老人家在冥冥中也需要重温战场风云,竟是闹一大阵仗来演习过瘾!”

林楠回过神来,接着给我们讲道:“还没晕过去前,我曾经仔细观察了面前的甲兵方阵,除了列阵的士兵外,后面的山川湖泊中,还层层迭迭的埋有伏兵,六国的军队和秦兵在前线两军对垒,双方的中军营帐都隐藏在后方,尤其是秦军大营透出一丝妖异红光,说不定秦兵指挥官就是那核心控制力量,六国都是些乌合之众,这个指挥官位置就是留给外来人的,我一进来就发现了自己的统帅身份,恐怕咱们之前没有高手闯进来过,秦始皇他老人家已经寂寞的看了几千年杂耍了!要想脱身就只有率领六国军队击败秦军,攻破秦兵的中军营帐,毁了那红光核心才行!”

我和小狐狸呆呆的瞧着林楠,说不出话来,短短一会工夫,我们三个又老了好几岁,林楠的头盔边缘甚至露出了花白的发梢,记得这座大型雕刻群,向后面延伸很远,我们的地方是整个景观的入口,现在身躯缩小这么多,想跑已经是跑不出去了,周围都是些死物,唯一活着的就是这些甲兵刀斧手,想必是秦始皇他老人家的故意安排。

按照史书记载,秦军是陆续灭掉了六国,现在莫非是秦始皇想以一国之力对抗六国联军,以彰显其无比的军事实力?林楠接着解释我们心中的疑惑:“打败秦军就能找到出路,这个我可不是那拿红光做赌博,按整个景观的分布形势来看,重点在两大块,一个是军队的沙场鏖兵,另一个是雪山上的琼楼玉宇,秦始皇究竟是否找到长生不老药,现在彻底是个谜,咱们之前一路上的推测已被证明错误多多,再加上大秦的能人辈出,设计出这大阵仗还是有能力的,用核心力量控制这整个机关妖术,难保不是秦始皇的授意,现在我也不相信这仅仅是吕不韦一个丞相的墓葬了!”

小狐狸插口说道:“对!狂妄的秦老妖一定想不到自己的无敌秦军会被打败,他随葬的宝贝很可能都藏在这里面,所以千百年来从未被人盗走,这让我想起了计算机游戏,一旦咱们打破了设计者的预定方案,整个程序就会乱套,正好我们可以浑水摸鱼!”

想不到今晚来挖周天子的大墓,最终却是这般模样,一直在和秦人交锋,秦始皇是否秘葬这个凤凰山,目前还不好定论,瞧这宏大的场景,秦人的种种蛛丝马迹,可能性非常之大,如果林楠没有看错,中军营帐中的幽幽红光真是妖术的关键,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逃出生天的!

林楠凭着昏迷前的记忆在大帐的沙盘上比画着两军对垒的态势,山、河、湖泊、城堡、伏兵,一一标明位置,秦军的中军营帐埋伏在一座土城里,侧翼是左军和右军的甲兵方阵,伏兵则藏在土城一侧,护城河水引自一条蜿蜒山涧的大河,我们三个紧张的计议一番,毕竟野战突袭的设计我是强项,最后以我为主拟订了一个大胆的突袭方案,

因为三个人都没有指挥集团军冲锋作战的丝毫经验,我的特长也就是强袭,所以最后决定由林楠率领燕赵甲兵猛攻它的左右两翼,我和小狐狸带着现代的手枪和弹药指挥楚国水军,顺河潜入严密保护的土城,来个突然袭击,希望可以一举打破秦兵的中军营帐。

等到我们一切计议停当,方才血腥厮杀的疆场已经象水洗过一样,恢复了原状,秦兵赵兵也列队回到了各自的阵营,重新摆好了阵势。

临别前,林楠死活不肯要我给他的几颗燃烧弹,只是说道:“你们可要保护好自己,别脑子一热,冲上去就打,霜儿你的手枪别怕浪费子弹,这些兵马俑都是疯的,小狐狸不象你是职业军人出身,你还是要多多照顾她一点。”

彼此端详下熟悉的面庞,我和小狐狸已经象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林楠除了发梢,新长出的连络腮胡子也微微有点花白,这一次分头行动,不知是福是祸,我和小狐狸不觉都满眼泪水,林楠强忍住伤感给我们打气:“生死在此一战!都别哭了!赶紧换上铠甲,咱们一定会打赢逃出生天的!”

片刻后,仗打响了,先是燕军飞马传报,两千秦兵猛攻六国联军粮库,备有强弓硬弩,攻势异常激烈。接着赵军也有急报,数千秦兵向营盘后包抄,要截断燕赵与中军大帐的联络通道,山上丛林里有敌军旗帜鼓角呼应,已派小股部队前往侦察。

“传令燕军,宁可粮库失陷,也要全力冲锋秦兵右翼。命令赵军从南向北强压,不惜伤亡,也要在一个时辰内攻到秦兵左翼!”林楠冷静的下达着命令:“各军如遇到难以抵挡的猛烈攻击,不必硬打,后退拖住秦军也是功劳!———霜儿你们率五千水军立即开拔,一个时辰内要赶到土城门口!此令!”说罢,大步出外,大声叫喊道:“战车呢?我的战车呢?”

话声刚落,一辆崭新战车已从帐后急速驶出,车上甲兵和驭手打着赤膊,持戈提刀,杀气腾腾的答应一声:“听候将军下令!”后面还跟着七八辆战车,都是这般凶恶模样。

“很好!”林楠满意的点点头,突然大喝一声:“我的中军护卫营全都打起赤膊来!笑傲沙场为国立功,正是时候!———照原来布置,五千水师跟着新来的将军坐竹排,从山涧直袭秦兵大营!其它人都跟我上!”

“是!”众甲士炸雷般轰然应道。林楠登上战车,不无依恋的看我们一眼,绝尘而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2: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