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吹灯II 第四卷 巫峡棺山》--第五十四章 焚烧--本物天下霸唱

第五十四章

焚烧

孙九爷惊声叫道:“千万不能让尸仙逃出棺材山,快放火!”在那一瞬间,我见孙九爷的脸在烛光中青筋突出,血管绷现,里面却毫无血色,除了没长出僵尸霉变而生的尸毛,那分明就是一副行尸般狰狞的面孔。
但与在地仙村民宅中的情形如出一辙,眨眼的工夫,孙九爷脸上出现的浓重尸气,再次突然隐去,随即恢复了他死灰般的容颜。
我见墓室中阴风飒然,鬼火似的烛影虚实不定,一切的征兆都预示着黄金棺椁中,不是闹鬼就是要有尸变发生,也无暇再把注意力放至孙九爷身上,一边抓住工兵铲用力撬动椁盖,一边让胖子快往里边泼洒火油焚尸,趁着局面还能控制,赶紧烧掉封师古的形骸。
我闻得尸臭扑鼻,心想高度腐烂的尸体里不会有内丹,开棺睹尸毫无意义,便竭力扳动金刚伞撬开椁盖上方的缝隙,并招呼胖子赶紧动手纵火。
胖子还算临危不乱,立刻掏出装着火油的铁罐,就想将燃料挤入棺椁,因为密封的铁罐形状是扁平长方,前边有个细小的油嘴,需要通过挤压,才会使油嘴中流出燃料 ,急切间不免使人觉得速度缓慢。
胖子心里着急起来,恨不得将整罐燃料直接洒进去,谁成想忙中出错,动作幅度大了些,那铁罐竟从他手中滑落,顺着椁盖的缝隙,直接掉进了黄金椁中。
我和孙九爷齐叫一声“糟糕”,这罐子燃料是最后的杀手锏,就此失落在棺椁中如何得了?我当时就想把手伸进椁盖的缝隙中去掏,但工兵铲撑开的缝隙太窄,胳膊已经伸不进去了。
这时孙九爷在黄金椁旁将我身后拽开,三人退开几步,背后顶在了墓墙上,此刻黄金椁中悄然无声,墓室中除了众人粗重的喘息声,仅有绿幽幽的烛光兀自晃动不定。
我不知孙九爷为什么将我从棺椁前拽开,正想问他,却听地底一黄金属挫动震颤之声,震得人手脚都是微微发麻,孙九爷两眼紧紧瞪着黄金椁说:“用不着开棺了,你看灵星岩构成的墙壁中血气已现,尸仙马上就要出来了。”
地仙封师古在《观山掘藏录》中,曾写明了血雾入地之时,便是   出山之际。棺材山盘古脉的生气本已消失了千年,观山太保建造地地仙村阴阳二宅,正是为了恢复尸脉生气,封师古死当年在山里挖出了一具早已腐化的尸仙,他死后带着尸仙葬在墓中,并推算在棺材山地气恢复的时候他自己就能化为真仙,带着数万门徒从古墓里破棺而出。
所谓的血雾,是指埋在棺材山周围的九死惊陵甲,这种由铜蚀变异而生的植物,铜甲铜刺中带有极重的血腥气,将地仙村古墓与外界彻底隔绝。如今惊陵甲已失去控制,在地底紧紧迫入棺材山,眼看随时都能将整个盘古脉彻底绞碎,丝丝缕缕的血气已渗入了棂星殿地仙墓,墓室中点燃的蜡烛受其影响,才变得犹如鬼火一般。
但封师古既然是个不出世的奇人,通晓阴阳五行的推算之道,为什么生前会认定九死惊陵甲入山的时候,墓里的无数死尸就定会出山?难道此人就没考虑到惊陵甲一动,整个棺材山就会粉身碎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棺材山完了,里面的古墓和尸体,也要跟着一同报销,而且盘古脉深陷地底,上头压着千仞高山,又怎么可能有群仙出山之说?
地仙村里的群尸真能离开地底逃出山外,那除非这世上真有神仙,反正我是绝不肯信的。见孙九爷心灰意懒,先前那股开棺毁尸的劲头都没了,我不由得心头动火,对他说:“仙村里的事本来与我们毫不相干,九爷你把我们牵扯进来,怎么反倒自己先撂挑子不干了?”
胖子说道:“既然让看见了棺材,就没有不开棺捞它一票的道理,孙老九你不想干我们也不拦着你,别碍手碍脚的就行,现在分帮散伙也不晚。”
只有守在墓墙裂口处的shirley 杨,似乎还能体谅孙九爷的苦衷,她对我说:“老胡,孙教授不像是畏首畏尾的人,他大概是担心封师古的推算都是真的。”
孙九爷缓缓地点了点头,沮丧地对众人说道:“我封家出了家门败类,多少代人失掉了身家性命,就是想铲除地仙封师古这个祸根,但自打咱们进了棺材山,我越来越觉得咱们的一举一动,无不被封师古料中,惊陵甲的血气已渗入墓室,黄金棺椁中的封师古,肯定已经成了真仙,无论咱们再做什么也都晚了。”
幺妹儿被孙九爷的话吓得不轻,心下也是有些发怵,对我说道:“师兄,听我干爷讲,那尸仙在深山老林里是真有的,只要它一出山,附近的老百姓都要死翘。”
       我说:“我就不信邪,没有什么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死了几百年的僵尸怎么成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妄想度仙炼丹?退一万步而言----即使这种原始迷信的东西以前真有,如今也绝不可能再出现了,因为历史的车轮是转不回去的,任何企图开倒车的人,都必将被历史的巨轮碾得粉碎。”
胖子一拍屁股说道:“尸仙要是真能从棺材山里爬出来,胖爷我或许乐意跟它分享一下山姆大叔那句不朽的伟大格言----无知是迷信之母。”
我不禁惊叹王胖子的水平可比以前高多了,引用范围竟已经超出了老三篇和马列著作了,却没想到他是想起来什么顺嘴就溜,鬼知道是从哪里胡乱听来这么一耳朵,倒把巴尔扎克大叔记成山姆大叔了。
我看墓中血雾逐渐多了,也顾不上再问胖子最近怎么学问见长,要开棺毁尸后逃出棺材山,就得趁现在动手,眼下一切的顾虑都应抛到脑后。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关键时刻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于是招呼众人一齐上前动手,必须揭开椁盖,把掉在里面的火油罐子拿出来,才能焚化尸体。
众人来到椁前,合力将那金龛般的棺椁向外撬动,这回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猛听“咔嚓”一声,椁盖从中分开,与此同时,只见眼前青光一晃,就有具尸体从棺椁中坐了起来。这具尸体身材高大,要站进来  比胖子要高两头,全身披挂龙纹玉匣,也就是俗称的金缕玉衣,一身  把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那金缕玉匣结构精妙,手指关节处用细小玉片相连,屈伸自如。
玉匣古尸似乎是下葬时,在橔内双臂拽着盖子,而且橔中没有
,一揭命盖,腐而不僵的尸身受到牵扯,就跟着从黄金橔里坐了起来。

众人围在橔前,几盏战术射灯的光束,一齐照在身披玉甲的尸身上,光束晃动中,就见那尸身上钉满了乱箭,都是刚才开馆时被连珠弩所击,而肢体中箭的位置则有血水流出,头部中箭处玉片崩落,却露出里面的黄金,似乎是在尸体腔子上嵌了一颗纯金头颅。
众人皆是一怔:“棺橔里的不是地仙封师古,而是有身无头的巫邪大祭司,也就是传说中被描述成开河黑猪的-----乌羊王?据说乌羊王死后曾化成了尸仙,在《棺山遇仙人图》中它已被封尸古分尸了,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仙墓中?”
我发现那具遍体披挂的乌羊王古尸,在全身玉甲中渗出腥臭浓厚的尸气,古尸手指的指甲又长又弯,已穿过了玉衣手甲的接缝突在外面,死面如生,这是尸变的征兆。我忙问孙九爷:“这是封师古还是乌羊王?”
孙九爷目瞪口呆,话也说不出来,我用余光一瞥墓室东南角的蜡烛,鬼火般青绿色的光芒惨淡微弱,灯意将断,随时都可能熄灭,心知乌羊王古尸绝不寻常,说不定就能暴起扑人,赶紧对幺妹儿叫道:“快放绳索套住尸体!”
幺妹儿听到招呼,急忙拾手撒开捆仙绳,数层绳索恰似天罗地网,兜头将乌羊王捆了个正着,向后一拽绳子,早把古尸缠成了一团粽子。
我和胖子一同帮手,三人用力扯动绳索,将乌羊王那沉重异常的尸体从棺橔中拽了出来,用力拖倒在墓室地面上。这么一拖一撞,古尸所套的玉甲缝隙中,便有一层黑雾冒出,玉匣头部露出的黄金,在黑雾和晃动的光束下显得好似目光如炬,那情形极是骇人。
我深知纵虎容易缚虎难,这时候绝不能犹豫手软,对Shieley杨一招手,不用多说,她就领会了我的意思,俯身从金樽中拿出火油罐子,赶过来将燃料泼在乌羊王的古尸上,一旁的孙九爷多利哆嗦的划着火柴,伸手引燃了火头。
火焰“呼”的一下升腾起来,烈火顿时将身披玉甲的乌羊王团团裹住,压缩的火油威势不小,烧起来一时半会也不会熄灭,至此,我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管你什么僵人行尸,也必遭火而焚,回头看看墓床上的金樽,里面除了一些散落的玉片和弩箭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再底下就是墓床了。地仙的墓室规模有限,封师古不可能藏在别的地方。但他的尸体为什么会变成了乌羊王?此事确实令人费解,棂星殿中的地仙墓室中再没有第二具尸体。所以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具黄金头颅的尸体就是地仙封师古。
我巴望盼着地仙墓里的事情尽早了结,估计封师古是想按乌羊王化仙之术效法施为,结果把自己弄成了这般模样,生前那套炼尸仙的非分之想,将要被熊熊燃烧火焰化为灰烬,那厮也只能追求“在烈火中永生”了。
众人被火势所迫,都退向墓室一角,胖子还惦记着等火势熄灭了,去取那颗纯金的头颅。那玩意儿总比黄金棺橔容易搬动。这回进山费了不少劲,不带点东西回家当“纪念品”说不过去。
我却没心思再动地仙墓里的明器,眼见烈火已将尸体吞没了,便开始思量着如何逃出棺材山。想从九死惊陵里和棺材虫的重重围困中脱身,机会十分渺茫,但也并非没有任何生机,于是就对孙九爷等人说“地仙很快就化成灰了,咱们是不是合计一下怎么找个出口离开此地?
孙九爷似乎不敢相信封师古的形骸就这么轻易毁了,这就完了?我说这幸亏是我见机得快,真要尸变了,单凭捆仙索未必缠得住它,咱这把火虽比不上火葬场的焚尸炉,也可以算一颗小型凝固汽油弹了,地仙封师古只不过一具腐而未僵的尸体,又不是铜头铁骨的金刚罗汉,估计烧完了最多剩下点骨头渣子。
地底的震颤一阵紧似一阵,像是催命符般地逼着众人迅速离开。Shirley杨说:“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趁着惊陵甲还未毁掉整座棺材山,还是赶紧离开这座鬼域才好。”
我点头答应,对两眼发直的胖子说:“你这回有点出息行不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别再惦记那块金疙瘩了,赶紧跟我………”话音未落,孙九爷突然一拍我的肩膀:“你快看墓室里的那支蜡烛!”
众人闻言,都把目光投向了墓室的东南角,只见蜡烛灯竟突然断绝,唯有残余的一缕青烟升到半空,随即飘飘渺渺地消失无踪。古人以八个奇门表示八个方位,东南方是危机出现的方位,命灯熄灭,暗示着真正的塌天大祸已经近在眼前。
  我心里寒了一寒,还勉强安慰自己,蜡烛熄灭是因为墓中血气,加上烈火升腾,氧气含量自然有所降低,这会儿觉得连呼吸都不畅快了,所以蜡烛熄灭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事到临头,哪容得我们一厢情愿,看起火之处的情形,好像是火使尸体烧焦的筋骨收缩,那具正在烈火中焚烧的尸体,突如其来地坐了起来,但熊熊燃烧的大火竟似对它毫发无损,只有玉匣中穿连的金丝未受热化,双层玉甲纷纷剥落,随着尸身头部的玉匣脱离散落,有一颗面目狰狞的黄金头颅在火光中浮现出来。


自己手打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TOP

感谢 bricewu 辛苦手打!手打+5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08-4-14 14:39 编辑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