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鬼吹灯II 第四卷 巫峡棺山》--第七十章--起源--本物天下霸唱

感谢 烈风 辛苦手打!请支持正版阅读,严禁用于商业盗版
第七十章 起源

金算盘听罢心服口服,暗赞张三爷看透了世情物理,当天他就同铁磨头、了尘三人,辞别师门出山,做起了摸金倒斗的营生。

那时候正处在改朝换代的乱世,到处都是天灾人祸,老百姓多受倒悬之苦,三人先到河南邙山开市,接连盗了几座古墓,把墓中最值钱的明器取出来,经营古物,换钱换粮,周济灾民。他们这几趟买卖都做得顺风顺水,此后的足迹所至,踏遍了山西、陕西、河南、山东诸省,不知盗发了多少山陵巨冢。

自古道“凡间事,天上做”,所以在人生世上,不论你水里火蜂地奔波,最后成事与否,往往都在天意。赶上大运了,撞上什么都是买卖,火焰也似的涨起来,没有盗不成的古墓;若是时运衰退,那真是潮水也似的往下退,凡是碰着的,就全是折本的,身家性命往往都要赔在里边。

财运有起有落,不可能总那么顺利,有一年,该着金算盘他们三个人倒霉,三人看准了洛阳附近的一处古墓,于是裹粮进山,不期撞上了一场战乱,大队败兵从战场上溃退下来,败兵势大,赶着无数难民,铺天盖地般拥进山来,把金算盘师兄弟三个冲散在了山里。

了尘和铁磨头救了一伙灾民,躲入山间古墓林中。那些难民中,有个怀孕待产的妇女,在混乱中牵动胎气即将临产,谁知胎儿横生倒长,眼看临盆难产,就要一尸两命死在荒山野岭。

了尘一向心肠仁善,哪里忍心看着别人当场丧命,他看出这片古墓林里,有座坟丘封树俨然,了尘审视地脉,纵观山形,料定坟里边肯定有棺材泉,也就是地宫里有泉眼——在民间有种说法,把棺材涌烧滚了能够顺产。

于是了尘和铁磨头一商量,救人要紧,拽出旋风铲来,飞也似的挖开坟土,区区一处土坟,哪架得住两个摸金高手挖掘,顷刻间就见到了棺材盖子,谁知坟土棺板里藏有销器,二人大风大浪没少经历,阴沟里翻了船,铁磨头被机关打中罩门,当场死于非命。

了尘这才想起来,当初下山时,师傅曾千叮咛万嘱咐——“合则生、分则死”,如今果然是应了张三爷此言,倘若有金算盘在此,他最精于五行八卦各类数术,肯定能识破棺中机关,但一念之差,铸成大祸,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后来金算盘来寻两个搭档,见铁磨头竟已横尸当场,也是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只能说人莫与命争了,跟了尘两个嗟叹了一回,含泪将铁磨头的尸体焚化了,骨灰装到瓦罐里。

了尘和金算盘一商量,按师傅所说的“合则生、分则死”,咱们两个今后要是再去倒斗,估计也不会有好结果,看来是不能再做摸金的勾当了。

了尘这些年来看尽了民间之苦,自道本事再大,也救济不了亿万天下苍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打算挂符卦金,带着铁磨头的骨灰坛,去江南寺庙中出家为僧,以后伴着青灯古佛,忏悔前尘往事。

金算盘不想出家,也不想摘符,既然倒斗的事不能做了,还可以做老本行,继续当个贩货牟利的商人,赚了钱一样可以扶危济贫了,于是就跟了尘说:“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今日一别,将来肯定还有再见的时日,你要遇到什么麻烦需要帮衬,只管到黄河船帮里寻我就是。”

在古墓林中一别之后,金算盘果然只在黄河流域买卖货物,他本就是商贾世家出身,行商贩货之事再熟悉不过,但天灾不绝,生意也不怎么好做,加上凡是惯盗,必有瘾头,况且天下又有哪种营生有倒斗来钱快?金算盘仗着自己聪明绝顶,眼见黄河水患泛滥,饿殍遍地,所以仍在暗中做些倒斗的勾当。他清楚这是玩命之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心里也是发虚,所以每次都是谋划周密,没有万全的把握绝不下手。

有一年金算盘贩了一批货物,搭了条船往下游去,当时恰逢黄河水涨,巨流滚滚而下,金算盘正在甲板上同几位客商闲聊,忽然天地变色,天上的太阳就像没了魂儿,白惨惨的只剩一个影子,旋即连日头都失去了踪影,天地间黑云四合,河面上浊雾弥漫,夹杂着豆粒大的雨点和冰雹往下落。

船老大连叫不好,天地失色,说明水府里有老龙受惊,这是黄河暴涨的征兆,赶紧将船驶向附近的码头。货船冒着暴雨刚刚停住,后边的大水就到了,只见黄河上游浊浪排空,水势几乎与天空相连,分不出哪里是大水,哪里是天地了。狂风中大雨、冰雹,裹着河底的泥沙,一股脑儿地倾泻下来,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近似黑暗的昏黄之中,真乃是“黄河泛滥乾坤暗,波涛洪流滚滚来。

金算盘见暴雨如注,四下里越来越黑,知道这是遇上塌天的灾难了,这时候就算有天大的本领,也对抗不了黄河一怒之威。他顾不上满船的货物,随着众人跳下船来,拔足向高地上奔跑,那些逃难的人群,众人当中有腿脚慢的,就当即被浑浊的水流卷走,死在水里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

以前张三爷曾说金算盘身手不行,可那是分跟谁比,相比了尘与铁磨头是差了许多,可毕竟是做了多年摸金勾当的老手,比起那些普通人来,他的腿脚也算是格外敏捷,被大水所迫,在暴雨中一路狂奔,最后舍命抢上一处高冈。

金算盘逃至高地,趴在地上往下一看,只见黑云已渐渐消退,远处的天际犹如一片乌黄色的浊泥,其中浮动着暗红色的光芒,泛滥的黄河以不可阻挡之势,吞没了岸边的村庄、船只,被黄河大水卷住的人们,和牛羊牲口一起挣扎着随波逐流,全喂了水府里的虾兵蟹将。侥幸逃到高处的老百姓,一个个面如土色,不住口地哭爹唤儿,但世间的一切声音,都被隆隆水声遮盖,景象惨不可言。

这声水水来极快,浑浊的河水足足两个时辰才退净,金算盘捡了条命回来,惊魂稍定,一摸身上带的东西,才发现背后背的金刚伞没了。

当初张三爷留给他们的金刚伞共有两柄,其一乃是摸金校尉传下来的千年古物,这柄在了尘手中,金算盘随身所带的是明代所制,材质工艺与古伞一股不二,也是件极难得的防身器械。肯定是刚才亡命奔逃,把金刚伞失落了,如今多半已被大水卷去,哪里还能找得回来,只好再想法子找个能工巧匠重做一柄。


金算盘打定主意,就顺着山坡走下去,想要跟当地老乡买些东西吃,但大灾过后,饥民遍地,田舍村庄都没了大半,即便有钱也买不到食物。他饥火中烧,正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时候,就见好多人都往河边走,说是要去看龙王爷,他心觉奇怪,就随着人流走了过去。

到河边一看,饶是金算盘见多识广,也不免暗自吃惊。只见在河弯的坡地上,搁浅了一条大鱼,尚未断气,鱼头比寻常民房都大,满身巨鳞都和铁叶子相似,没有淤泥的地方泛着乌青的光泽,鱼目圆睁,头尾摆动,黑洞洞的鱼口一开一合,腥不可闻,看它的鱼嘴大小,恐怕连千百斤的大黄都不够它一口吞的。

当地老百姓们全都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跪在鱼前,烧香叩头不止,恳请龙王爷息怒,快回水府,有许多人当即就上前去推,想把龙王爷送回黄河,却如蜻蜓撼柱,根本推不动半分一毫,也没地方去找牛马来拖拽,眼瞅着龙王爷进气少,出气多,瞪着鱼眼死在了岸边。

金算盘看了多时,然后向叩拜龙王爷的百姓们打听一番,找到路径进了县城打尖吃饭。听当地人说这是百年不遇的大水,虽然来急退得快,可造成的损重,而且黄河水府里的龙王爷死在了岸上,绝不是什么好兆头,后边肯定还有大灾难,如今黄河泛滥,淹死了不知多少人畜,这里本就地薄人穷,十年之内元气难复,还不知要饿死多少穷人。

这些话听在金算盘耳中,便动了恻隐之心,眼见天灾无情,苦了两岸的黎民百姓,心想:“这等大灾过后,定然饥民遍野,现今世道衰废,官府无能,除了我,谁肯来管?”当下就有心置办粮食赈灾,但他的货物失在了河中,消折了本钱,身上虽然还有些钱,可面对成千上万的灾民,无疑是杯水车薪,于是动了倒斗的念头,思量着要做一票大买卖。

金算盘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情,当时从一位客商口中得知,在离此不远的龙岭,有处大唐皇陵,藏在崎岖盘陀的蛇盘坡里,要是能从其中盗出一两件皇家珍宝,就不用为筹措钱财发愁了。只是他熟知陵谱,却推算不出唐代有哪座皇陵是建在此地。

他在客栈里捡了几个舌漏,窥到一些端倪,问清了去龙岭的路径,便进山寻找古墓,果然见山中形势不俗,虽然山体支离破碎,但掩盖不住龙飞凤舞的气象,按理是个皇陵的所在,只是附近零零星星有几处村落,常有放羊放牛的在附近徘徊,想打个盗洞挖进古墓地宫容易,但难掩人耳目。

金算盘想了个主意,又回到黄河岸边,眼见大鱼尸体仍然停在河边,便对当地百姓声称愿意出钱建座龙王庙供奉鱼骨,以求河神老爷保佑地方上风调雨顺,并捏造了一些借口,让众人相信,鱼骨庙的位置一定要建在山里,否则还会发生水患。

通过建庙、盖房、种庄稼来伪装盗掘古墓的踪迹,是摸金校尉常用的法子,乡民们不知底细,自然信以为真,当即便由金算盘出钱,百姓们出力,把大鱼的骨骸运进山里,搭建了一座龙王庙。

金算盘趁着建庙的这段时间,着手准备倒斗,依他的经验判断,龙岭古墓规模不小,当地对那座古墓的传说极尽神秘诡异,料来不是太平的去处,没有了金刚伞护身,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可另一柄金刚伞留在了尘手中,一别多年,始终没通音讯,也不知当年那位同伴的下落,只好搭船到河北保定,寻找暗器名家销器李再重新定做一柄。

那销器李是蜂窝山里的蜂头,手艺出众,能造各种器械,但他看了金算盘的图谱、配方,却觉十分为难,回为金刚伞非比常物,有些材料不太容易凑齐,而且要求的工艺和火候格外复杂,少说也得一年才能打造出来。

金算盘急着去盗龙岭古墓,根本等不到一年半载,加上隔的年头多了,他对当年张三爷的嘱咐也已记得淡了,心想自打铁磨头死后,自己独个也盗了许多大墓,都不曾有半分闪失,只要倒斗时谨慎些个,凭着一身见识,纵然有些机关暗器,料也足能应付,不会出什么太大的差错,哪这么巧就真折在里边了?

但这时候他那副形影不离的纯金算盘,好端端的突然就开裂破碎了,黄金算珠落了一地,这算盘乃是他传家的宝物,无端毁了好不心疼。他心中隐约觉得,这多半不是什么好兆头,就预感到阎王爷要收自己这条命了。

金算盘聪明一世,遇事无不深思熟虑,但这次真可以算是吊客临门,黑星当头,就像鬼迷心窍了一般,即便观音菩萨显灵,也劝不得他回头了。索性把心一横,琢磨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真要该死,在家中闭门坐着也会无疾而终;要是命不该绝,纵然在刀山火海里走个来回,全身上下也能完好无损。与其胆战心惊地烧香求菩萨,还不如该干什么干什么,又想:“倘若从龙岭古墓里盗出珍宝,赈灾救民,积德必定不小,真要能把这件大善举做成了,暗中就必有鬼神相佑,说不定还可再增寿延年一纪。”

他觉得那座唐墓规模虽大,却能推算出内部的地形结构,有把握单枪匹马盗取墓中宝货,但也想到可能会在古墓中遭遇不测,万一有些闪失,岂不是死得悄无声息?在传统观念中,名声往往要比性命重要,正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于是将他平生所历,都写在贩货的账本上,连同毁坏的纯金算盘,一同封在一匣子里,暂且寄存在销器李的柜上,约定等到拿金刚伞的时候一并取回。

烈风手打,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支持正版阅读,严禁用于商业盗版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终于结束了,先去WC!!!!  感谢!!!

TOP

天下霸唱还能继续写下去吗?

TOP

估计还会继续吧,这么好卖的书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 -
这个结尾让人很无语……
-老板来碗红烧肉,去肥肉啊谢谢。
-……

TOP

不知道是真是假


  <鬼吹灯>此文的真实作者其实是该县一文革期间被武斗的该县中学一老教师王阅枚所写,该教师年轻时曾参军去了东北某部,对于现在的鬼吹灯作者"霸唱",老教师说自己所写此作原稿02年时被其子女送给一报社的编辑润色,后不了了知,至于现在的作者"霸唱"从哪抄袭来的,该老教师也不得所知,但不排除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
    
  附A:听说真正的鬼吹灯的作者名叫王阅枚,当年参加过下乡,也参过军。

  看了鬼吹灯2以后。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鬼吹灯2是天下霸唱自己写的,他想尽力模仿鬼吹灯一的风格,反而弄巧成拙:
    
  原因一:鬼吹灯一里都是作者把自己放在故事发生的当时来描写,但是鬼吹灯二里,写成了回忆录,总是出现类似“在当时还没有......”之类的话。

  我顺便摘录了一下例子:
    
  “我们那时候的样子还是歪带帽子斜挎军包,以现在的眼光看有些可笑,不过当时我倒没那种感觉,还觉得这形象挺时髦”
    
  “我突然想起我家传的那本残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那上面好象有许多提到相关“龙”的章节,这本破书是我家里留下的唯一财产,我一向随身携带,当时还没怎么仔细看过”
    
  “我当时根本没动过打算盗墓的念头,对吃些“大眼贼”的肉毫不在乎”
    
  “我只是觉得那很可能是一种罕见的气象现象,似乎当时还完全没有被世人了解,但是究竟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在无影无形之间将生灵化为乌有呢”
    
  总体感觉鬼吹灯二像是天下霸唱在写回忆录一样,但是他没有考虑到鬼吹灯真正的作者是把小说当成传记来写的。而王阅枚写鬼吹灯的时候,是真的在80年代。
    
  原因二:天下霸唱欲盖弥彰。大家有没有发现,在灯二里天下霸唱故意加了很多文革期间的毛主席语录里面的话。但是人家鬼吹灯一里面是把这些话都融合在了人物的对话当中,显得既风趣,又合适。但在鬼吹灯二里面,这些话变成了生搬硬套,完全是故意加上去来显出故事的时代背景。这种模仿过于明显。
    
  原因三:鬼吹灯变成生化危机,大家看了鬼吹灯二这么久,什么时候说到了墓穴?说来说去就是日军的实验基地,被日军培养出来的杀人植物,毒蛇,病毒。这明显就是这个年代玩生化危机之类的游戏的人才能写出这些来滥竽充数。天下霸唱想续写鬼吹灯,但明明自己没有这个料,只能从自己玩过的电脑游戏上找灵感,才会出现这么多连僵尸不算的丧尸。因为天下霸唱根本没有这种写鬼吹灯的素材和文学修养,所以只能把鬼吹灯二写成了电脑的动作冒险游戏。遇到了鬼怪,HP不够,打不赢就跑,没有路了,就找秘道,中了毒就去找解药,找解药之前还要再打Boss。让天下霸唱去设计电脑游戏还差不多。
    
  原因三:灯一和灯二有矛盾:灯一里说胡八一和胖子是在不想再受穷的情况下才开始尝试盗墓的。还说当时一点经验都没有。还思想斗争了还长一段时间才决定倒斗的。也就是说他们在干第一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类似这样的经验。可是到了鬼吹灯二里,他们就已经胆大包天,捉成了仙的黄仙姑,杀人熊,挖熊胆剁熊掌。挖鬼衙门,差点还成了吊死鬼。还潜入日军研究所。还杀了那么多怪物,都成老手了。既然这样,那以后他们为什么还要考虑那么多才决定去倒斗?
    
  原因四:如果天下霸唱真的是作者为什么要把鬼吹灯的时代背景放在他自己完全不熟悉,甚至连读者也不熟悉的80年代?他自己说是因为现代的墓穴都已经被挖光了,放在现代就不好写了。可是既然是小说,都是虚构的,那就不需要考虑这样的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小说本来就是在王阅枚在80年代写成的。天下霸唱偷了书稿以后,懒得把时代背景改成现代,就直接发表了。
    
  其实公道自在人心,大家说句老实话,你们觉得鬼吹灯一是一个28岁的人能写得出来的吗?我并不是妒忌,只是看不惯天下霸唱欺世盗名。想还真实的作者一个公道。
    
  附B: 但是我也不敢完全肯定,我在连云港的朋友说,这个老师当年文革期间被武斗和打成牛鬼神蛇被关牛棚的原因是,他的家属是当地医院的一个老护士,有次这个老师去接这个护士下班时在医院的后面太平间那里看到个类似我们说的鬼怪之类的东西,和别人说了之后被告发,原版的<鬼吹灯>是在文革结束后第二年开始动笔的,期间有个当地的县政府的干事帮助写过一段,原文架构和现在的<鬼吹灯>基本相同,只是有部分被修改,我个人认为不可能霸唱写的和哪个老师这么巧,心存疑虑,所以发来和大家探讨,另外据当地报纸说原文的手版名字叫<掘金魇魂>.

再来看看下面的材料:
  天下霸唱也就是现实中的张牧野,却着实让人大感意外。写作《鬼吹灯》的时候,他28岁,学的是美术,干的是金融,不仅他本人和盗墓这个行当无关,他的父母住在天津,所从事的工作,也和小说中描写的场景及显现出来的文化知识完全没有干系。
    
  “我能写这个,完全是因为道听途说,喜欢看书,自己记忆力又特别好,会瞎编而已!”(嘿!瞎编?就能编这么好?再编几部啊~~~~~那你的鬼吹灯2杂没人家鬼吹灯那么好呢??)张牧野笑呵呵地说。
    
  这确实有点超乎人的想象,一个28岁专业学美术的青年,只是喜欢编故事,就能编出洋洋五大部头的盗墓小说,还情节逼真,有模有样,诸如盗墓行业的四大门派、术语和禁忌,都活灵活现,让不少读者信以为真。
    
  张牧野说他创作《鬼吹灯》的原因和时机相当特别。他说,2005年的时候,与朋友合开的小型投资信托公司经营得不好,上班时候没事可做,只好到网络上读些有趣的故事。他在猫扑网上看了别人转贴的一篇鬼故事后,就天天眼巴巴地等更新,结果作者总不更新,把他给等急了。当时正赶上公司被停业整顿,他就对朋友说,不就是鬼故事吗,我也能侃,干脆自己动手写吧!于是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写出了《凶宅猛鬼》、《雨夜谈鬼事》、《阴森一夏》之类的故事,后来就写了《鬼吹灯》。写完以后就放到网上去,就这样,《鬼吹灯》在网上写了整整一年,把《鬼吹灯》写成十大网络小说排名冠军,自己也因编故事一炮而红,名列畅销作家行列。
    
  当记者问及他这么年轻,这些古代文化的知识储备是怎么来的?张牧野说他非常爱看央视的《探索·发现》以及国家地理频道的考古节目,对《易经》也特别感兴趣,而《易经》包罗万象,能派生出各种文化,小说里写的东西,有的有出处,不过大部分是虚构的,也有从小道听途说来的。
    
  “我最爱听的就是这类,比如裁缝祖先是轩辕,唱戏的祖师爷是唐明皇,杀猪的祖师爷是张飞,传统的行业像各自的门派一样,都挺有渊源的。平时工作都是和数字打交道,非常枯燥,没有机会发挥,也就是在写小说的时候能换换脑子,把这些东西能用得上”。(话外音:唬谁呢?换脑子就换出这样一本心血之作来?怎么也得是上了40来岁的人,用好几年功夫写的吧?)张牧野如是说。
    
   编瞎话
    
  编出了一个流派
    
  盗墓小说对于写手而言是个很完美的题材,神秘、惊悚、探险、古文化以及邪术等等元素,都在这口锅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鬼吹灯》这部糅合了现实和虚构、盗墓和探险的小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成为读者热捧的对象,连续几个月高居百度小说搜索榜首位。《鬼吹灯》的粉丝自称“灯丝”,在“灯丝”们打造的百度“鬼吹灯吧”里,帖子总数已经达到数十万条。
    
  而张牧野强调自己不是真正的作家,甚至都不算文化人,所有的故事都是来自“瞎编”。他说:“盗墓只是中国古代72行中间的一行,还有其他71行,都是很有意思的手艺人,我估计也就是编到这个程度了,如果再往深里写,就不靠谱了。”
    
  目前为止,他的《鬼吹灯》系列已经“编”出了五册,读过的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小说中包含了非常丰富的知识,其中的“摸金校尉”、“尸香魔芋”、“人面蜘蛛”等都确有其事,作者写的盗墓器具、兵器、古墓中的情况、尸体状况等也都符合真实情况,难怪有人会误认为张牧野和“盗墓”这个行当有关联。另外,《鬼吹灯》系列小说中,还用了不少怪字和生僻字,据张牧野说,这些看上去很“文化”的字,很多都是他自己先想象字形,然后再以拼音用计算机打出来,在诸多同音字上选择一个他认为最接近的字,再给予解释。颇有意思的是,他以想象力选字,有些字只有《康熙字典》里才找得到,但他对怪字的解释,与原意居然相当接近,每每令出版社的编辑们啧啧称奇。

  《鬼吹灯》的热销引起了一股“盗墓旋风”,许多写手一拥而上,书市上一时间“阴气”浓重,《盗墓笔记》、《守陵墓》、《墓诀》、《西双版纳铜甲尸》、《传古奇术》、《我在新郑当守陵人》、《盗墓之王》、《盗墓者》、《茅山后裔》等,都跟风而上,不少书店还特意将所有盗墓小说摆在一起,供那些对坟墓里的惊险刺激有兴趣的读者选购。
    
  如果说,在去年的《鬼吹灯》中“盗墓”还只是惊悚剧情的一个噱头的话,那么这一大批“盗墓小说”的陆续问世,则意味着“盗墓文学”已经可以直接从“惊悚文学”中分离出来,自成一派了。前几日,《鬼吹灯》第二部在北京首发,在会上张牧野曾经说过:“别看现在盗墓小说这么多,可写来写去还都是围着我转,可我想说,一开始我就压根没有想过把《鬼吹灯》当成盗墓小说。我现在正在写的不再是盗墓了,比盗墓有意思的题材多的是,搞不懂大家为什么思路这么窄。”(你写得出才怪,看看那鬼吹灯2,和人原著是一个档次吗?是不敢写了吧?)
    
  “生活太枯燥了,所以要有个想象世界,‘鬼吹灯’这个故事,纯粹是写来自娱娱人的,其实没有什么文化。”张牧野说,写小说对于他来说,就是“换脑子”,因为工作压力比较大,而且做金融工作整天和数字打交道,非常枯燥,经常会失眠,写小说就是一种调节。(强啊!瞧把成功说得多轻松,照你这种程度看,中国文学与中国青年有希望了!)
    
  据悉,《鬼吹灯》从网上连载到出版,一直不断有人对作者身份问题提出质疑。有网友举出书中到处可见的文革话语,如“盗墓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我就当是广阔天地炼红心了,离家插队就要越远越好”等,认为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天下霸唱”,自称文化水平不高,看过的书加起来不到10本,没当过兵,也没有盗墓经验,不可能写出如此生动的小说。
    
  张牧野说,他业余时间也没有多少爱好,原来喜欢跳水,现在已经不跳了,工作之余欢看电影、打电玩、研究一切神秘搜奇故事,他的记忆力相当好,无论是神秘诡异事件或乡野传奇,看过或听过一遍,就不会忘记。把故事写出来是自己最大的快乐。
    
  记者联系了正在上海的“天下霸唱”张牧野。他说别人要怎么说随便他们,“无所谓,就是我写的”。“没有经历过和没见过的事情能写出来,这就说明我的功力嘛!”
    
  张牧野说,他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情,因为写作并非他的正业,他一直在做自己的金融公司,没打算改行。“你可以说我就是瞎编的,虚构的。怎么写文革年代那么像?我写的也不像吧,就是凭印象和感觉写的啊,就像说起美国黑手党,那个年代拿什么枪,坐什么车,就根据一个大概的印象来编呗!”

TOP

第二部是没第一部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