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第十七章--深海浮尸--南派三叔*080721新版*



这话是真亦是假,三叔说来,一是确实当日日子不佳,其次,他也想吓解连环一吓,这也是游戏的心态。如果有家中做兄长,恐怕能明白三叔当时的想法,大的总想吓唬小的,来突出自己的地位。



然而解连环也不是傻瓜,并不为所动,只是冷笑一声便不再搭话,三叔自讨了个没趣。



礁盘不大,几块露出水面的礁石十分显眼,虽不知道洞口开在何处,但是想必也不会过于难找,解连环划船,三叔打起风灯,进入礁群便一座一座开始探照。不久就在礁盘西面,一块臼齿形的礁石下面,寻得了洞口。



洞口大约二人见宽,深不见底,好比是长在礁石上的,岩石边缘隐约可见前人打磨的痕迹,显然此洞经过人工的修凿,洞口隐于水下,内凹于礁石的根部,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水面上根本无法看到。



三叔穿戴上装备,就想进入,却给解连环拦住,说下面水路复杂,他知道路线走法,还是他在前面比较好。



此话有理,三叔也不好勉强,于是解连环先入得洞内,三叔尾随其后。



入洞三十米,便可知道这是礁盘中天然生成的空洞,里面礁骨横生,错起的珊瑚礁岩,犹如一块块巨人的板骨,嵌在在洞穴的两壁。不过“板骨”的末端,都和四周的岩石溶合成了一体,所以看来,更像是无数的怪异海盘车,吸附在岩壁上。



海底洞穴潜水,相当之危险,然而两人毫无经验,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未做一点措施,就就一直往内游去。



大约在礁洞中,匍匐游行了十几分钟,三叔便看到了叉口,礁洞在礁盘里面犹如章鱼的触角一样四处发育,到处都是可以通行的洞口,有些很浅,用手电照就可以看到了头,有些则大的吓人,犹如解放卡车一样大的洞口里深不见底。因为照不到阳光,这里的海葵和珊瑚很少,但是很多五彩斑斓的小鱼,以及海盘车和海参,让这个洞穴并不寂寞。



在解连环的带领下,三叔穿行于这个极端复杂的巨大礁洞体系中,好比穿行于鼠洞中的老鼠,为了留一手,他用潜水刀在各个路口都刻下了痕迹,以免在里面生变数。



半个小时后,他们游出礁洞,三叔打起水下探灯四处照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进入到什么古墓之内,出现在他面前是,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好像是一个产生于礁盘内巨大深坑,四周一片漆黑,他抬头便看见了头顶垂落的珊瑚礁,然而他打开探灯去照脚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照不到,脚下是一片深渊。



时隔多年,就算当年的情形再惊悚,三叔也记不太清楚所有的细节,所以他罗嗦了半天,我也听不懂他们最后到底到了怎么样一个地方。最后只好找了一张纸头,让他勉为其难,大概的画下来。



三叔的画相当的糟糕,比涂鸦还涂鸦,不过,意思倒是言简意赅,凭借我的想象力和三叔的解说,我连猜带蒙,逐渐还真有了点感觉。



按照我的理解,那应该是礁盘内一个隐蔽的大型洞穴,具体处于哪里,根本无法考证,三叔行进的礁洞的出口,位于这个洞穴的最顶端,他的脚下一片漆黑,好似进入了一片黑色的虚无来看,此洞穴的大小应该相当的厉害。



三叔他们到了这里,已经没有继续前进的通道,前方左右都是空的,下方又是深渊,手点照出去除了背后的礁石,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了,用三叔自己的形容,是好比飘在外太空里。



这种感觉其实相当的糟糕,因为你无论在什么地方,你的手电光亮还能照到什么东西,你至少有一种存在感,但是在这里,你的手电发射出去,没有任何的反射,除了黑还是黑。



此时氧气的消耗量也很巨大,洞穴潜水不同于一般的探险,它对于活动的时间必须严格控制,因为你必须留一部分氧气,用来返回到洞外,这样就要求潜水蛙人必须时不时的查看氧气表,这对于三叔来说,是相当大的心里压力。



然而解连环却似乎胸有成竹,他在水中转了几个圈后,竟然示意三叔关上水下探灯。



没有探灯,那就是绝对的黑暗,三叔心中奇怪,这小子想干什么呢?现在已经找不到路了,他还要把照明的东西关掉。



不过看他坚持的样子,显然这样的做法也是老外示意的。三叔知道自己也没有其他选择,于是顺着解连环的意思,拧灭了探灯。



两只探灯都熄灭之后,黑暗墨汁一样的侵袭了过来,同时,他们腰里的防水手电柄部的一圈夜光涂料(那是为了防止夜间潜水的时候,手电掉落到水底无法找到而设计的,)缓缓亮了起来,指示出他们各自的位置。



边上的解连环,似乎摘下了手电,用来当指示棒用,三叔看见那光圈挥动起来,指示一个方向。



他朝那方向看去,隐约的,果然看到脚下黑暗的深处,很远的地方,有一大团非常非常微弱的绿色光点,似乎是一群什么生物的眼睛,正在缓缓的移动。



三叔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因为他听很多渔民说过,海里什么东西都可能有,这绿色的眼睛,该不是什么潜伏在黑暗深处的生物。



想着手就不由自主去摸刀,这时候,边上的解连环却挥了几下手电,那手电的指示光圈开始移动,竟然是朝那群绿色的光斑去了。



三叔心里暗骂,别看他平时侯大大咧咧的,下地之后三叔的处事风格其实很小心,解连环这样横冲直撞,实在是不妥当。但是解连环这样的动作,显然是知道那些光斑是什么,是在示意他跟过去。



同样的,老生常谈,三叔还是不得不跟过去,他心里懊恼也没有办法。



没有灯光照明,只跟着一个冷光环潜水,人就好比少了眼睛,这种融化在冰冷黑暗中的感觉,三叔在以前下地时候尝到过苦头,如今又一次遇到,而且还是在水下,三叔就越发感觉到不安。



绿色的光斑群一点一点靠近,但是因为光线太弱,一直看不清楚是什么,随着靠近,三叔惊恐的发现那光电的确是在移动,而且速度还不慢,那是一条巨大海洋怪物的念头就越发强烈起来。



但是解连环却好像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追的极快,很快,两个人就游到了那光点的上方三十几米开外,三叔的恐惧到达了极限,他一下冲过去,拽住了解连环不让他继续靠近。



解连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三叔用手电做着动作,解连环也挥动着回复,但是两个人都无法理解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三叔懊恼极了,真想马上打开探灯说个明白,但是又怕这么近的距离,万一照出来,下面真是鲨鱼之类的东西,真的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正在焦虑的琢磨到底怎么让解连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亮起,解连环竟然打亮了探灯,显然他也郁闷的够呛,实在忍不住想问问三叔为什么要拉住他。



三叔吓了一跳,一边去捂灯,一边低头向下看去。



白光的尽头,下面的黑暗中,朦朦胧胧的,照出了无数个白色的,裹在破败纱衣中的人状物体,随着三叔越来越适应探灯的光线,他看的越来越清晰,那竟然是一具具悬浮在水中的古尸,连绵了一大片,庞大的白色沙衣犹如巨大的水母裙摆,飘散在水中。毫无无数朵来自幽冥的牡丹。



幽暗的水深处,那一具具白纱围裹的古尸,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少年,白纱早已经破败,分不清是男是女,因为距离尚远,尸体的样貌也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保存的情况,三叔逐渐放开了遮住探灯的手,在冰冷的白光下,那几朵白色飘舞的纱衣,真的让人有一股冰彻心肺的寒意。



因为探灯光的关系,现在已经无从知道那微弱的绿色萤光,到底是从这些古尸的什么地方发射出来的,而最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是,古尸群并不是静止的,僵硬的尸体悬浮在水里,竟然还在缓缓的移动。



三叔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在不透气的头盔里,他的脑袋上全是冷汗,心说幸好他拉住了解连环,要是刚才直游过去,贴到这群古尸边上才开灯,自己不吓死才怪。这些尸体肯定在这里泡了近千年,普通的早就泡化了,怎么可能还悬浮在水中,难不成已经成了粽子?



自己下来时候一点准备也没有,根本没想过会面对如此险恶的局面,连驴蹄子都不曾带上一下,说来也是冤枉之极,跟着这狗日的解连环,三叔也早已忘记这一切是自己自找的。



再看解连环,也是一脸的惊恐,可见刚才毫不在乎靠近的行为,应该是不知真实情况造成的,看样子老外并没有告诉他会看到什么。



三叔思绪如电,闪电间已经预见了好几个情况,此时远处的古尸群却渐渐飘近,不紧不慢,白纱缓慢的飘动,要不是四周的黑暗,如此情景真如天宫之中仙人踩云而行的场景。



三叔看着看着,突然就灵光一闪,意识到了什么了。



他压低身形,潜水几米,使得自己靠的更近,仔细去看。



古尸似乎没有完全腐烂,五官虽然模糊,但是还能看出人的样貌来。一具具呈现各种姿态,有的如托盘,有的如吹箫,有的如弹琴鼓瑟,洋洋十几具,虽然僵硬如铁,但是姿势之悠美,无以伦比,三叔顿时就明白了他看到了什么,他张大了嘴巴,几乎说不出话来。



在很多古墓的壁画上,都会描绘着这么一副画面,那就是墓主人尸解生天,天上天门打开,群仙集会相迎,祥云缭绕,神鸟飞扬,天光普照,在这样的壁画中,必然会在墓主人踏的云梯之傍边的上方,画着“天师舞乐图”,画中必有无数的天乐老仙,鼓瑟齐鸣。



但是这里的苦主显然是感觉一副画的“天师舞乐”不过瘾,这几百具古尸,所形成的景象,正是真实化的天师舞乐,鼓瑟齐鸣,这简直太不可思议。



他顿时就明白为什么解连环会寻找这几具古尸,因为天师舞乐的路线,就是墓主人尸解升天的仙路,跟着古尸,就肯定能找到墓主人的所在。



一边的解连环缓过劲来,示意三叔跟上去,因为紧张,他的动作都变形了。



三叔努力安抚自己的心跳,他知道自己肯定进了了不得的地方了,此时他反到不慌了,因为既然知道了这个地方,古墓又不会跑,现在这样的准备,显然是不充分的,他有了十足的借口,可以让他说服自己退出去。



现在来想,他们所处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片无尽的深渊,那几具古尸往哪里飘去,要飘多久,根本无法猜测,如果贸然去跟,不知道还需要浪费多少时间,氧气也不充裕了,的确是相当的不明智。



三叔完全醒悟了过来,他阻止了了解连环,示意他回去,不要再进行下去了,现在的情况再继续深入太危险,老命还是重要的。



然而解连环此时却又突然又下定了决心(神经质是二世祖的通病,貌似我也有这样的问题),不等三叔阻止,径直就往女尸去的地方追去。



三叔在后面打了个几个探灯信号,想让他再等等,解连环却一点也没有在意,三叔一看,心说糟糕了,这小子大约是想甩开自己了。



刚才胁迫解连环,两个人一起下来,解连环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如今应该是快到尾声了,解连环干脆就甩掉他了。



纵使和他再没感情,解连环仍旧是自己的亲戚,而且自己是所谓的哥哥,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有着血缘情节和护幼的情节,三叔此时不可能丢下解连环不管,他只能压住满肚子的火,急追上去。



(说到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听到三叔提起自己的“不得以”以及“没办法”,重复的我都能听出来异样,似乎他在潜意识,非常强调的自己跟着解连环去的不情愿,事实上,以我了解三叔的个性,三叔在那个时候,还不是那种能够控制住自己好奇心的人,我在这里已经感觉到,必然,解连环之后的死,三叔可能会付上主要的责任。



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三叔在我小时候,带过我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就因为别人叫他去下地,而又无法顾及我,就把我用绳子拴在路边上整整晒了一天,晒的我差点中暑,事后他用很多盐水棒冰贿赂我隐瞒了这件事情,我那时候不懂事,也就没说出去。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可知道他年轻时候性格是相当顽劣,自控能力很差。



但是想起解连环在古墓上流下的血字,我却始终无法相信,三叔会特意去害他。所以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起来。)



接下来事情,节奏十分之快。



三叔一边权衡着氧气的消耗,一边奋力追赶解连环,他是越想越不对,想这样的海底古墓,他倒底不曾倒过,实在是没有把握。



但是解连环这个时候已经根本是在逃了,在前面潜的飞快,加上三叔并不是太擅长潜水,气明显跟不上他。



跟着前面的灯光,在黑暗中一直往前游了十几分钟,不知不觉的,许多的悬浮物出现在了三叔的四周,三叔草草一看,都是残破的木头构建,雕窗,木梁,成千上万,全部都高度腐败,上面结满了白色的海锈。



紧接着,在这里漂浮物的中间,三叔就看到了一个倾斜的巨大的犹如怪兽一般的黑影。



在水中漂浮“舞乐古尸”们,径直朝这个东西飘了过去,而前面的解连环已经超过了他们,已经贴近了那个巨大的黑影,三叔借着他的灯光,一点一点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了。



那是一艘卡在礁石中的巨型木壳船残骸的船头,这里所谓的巨型只是用滥的一个词汇,三叔已经感觉无法用来形容他看到的这艘船头的大小。



船头残骸从礁石中延伸了出来,两边衍生几乎愈二百多米,残骸已经完全变形了,扭曲的船首上全是白色的海尘和结痂的珊瑚礁,如果不是那怪异的形状,恐怕别人会认为那是一只巨大海洋生物的头骨。



“舞乐古尸”朝着残骸飘然而下,三叔和解连环紧跟其后,在两只探灯的照射下,残骸的情形越来越清晰。



在船首的甲板之上,三叔看到一座一半嵌在礁石中的木制雕花楼台,似乎是巨大木船的主体建筑,现在已经倾斜了,几乎要倒塌了,楼台之上,有一扇变形开裂的汉白玉石门。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