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 五十 黑暗3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 五十 黑暗3

我认出的声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怀疑,恐惧等等等等,但是事实上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我的想法中,闷油瓶现在应该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不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万万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的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寄录像带的人,真的是他?他躲在这里?

还是和我一样,他也是因为什么线索追查而来的?



大脑空白之后,无数的疑问有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我一下子就无法思考了,我的脑海里同时又浮现出了他走入青铜门的情景,一股冲动顿时上来,我真想马上揪住他,掐住他的脖子问个清楚,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一下他就压的更紧,我几乎就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我就听到,刚才给我碰上的那道木门,发出了十分刺耳的吱呀一声,给什么东西顶开了。



那东西出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立即就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不再挣扎,用力去感觉黑暗中的异动。



一下子,整个房间就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了我自己声音的干扰,我马上就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那是极度轻微的呼吸声,几乎是在我的脑袋边上。



这是闷油瓶的呼吸声,他娘的他是活的,我突然有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当时看到他走近门理去,我还以为他死定了,走进地狱里去了。



闷油瓶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安静,按着我的手稍微松了松,但是仍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四周很快就安静的连我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了。



就这样好比石膏一样,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就听到了一声非常古怪的叹息声,接着又听到了木门开门的声音。



又隔了一会儿,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捂住我的嘴的手才完全松了开来,突然间我的眼睛一花,一只火折子给点燃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过来,眯起眼睛一看,那张熟悉的脸孔终于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闷油瓶和他在几个月前消失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脸上竟然长了胡渣,我感觉到十分意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胡渣,那些都是粘在脸上的灰尘。



我脑子完全僵掉了,此时就傻傻看着他,之前想过的那些问题全忘记了,一时之间没话讲,而他竟然似乎对我在这里出现毫不在意,只是淡谈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问,就小心翼翼的猫腰到了那门边,用火折子照了照门的里面,接着竟然把门关上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就发现,他身上穿的衣服怎么这么古怪,好像在哪里见过?



仔细一想,我就想了起来,心里顿时就有点懵——那衣服竟然是送我来的那个车夫的!



这么说!!!那个车夫就是~



你爷爷的,我心里大骂,我说怎么那个车夫一路上什么也不问呢,原来他娘的是你在耍我!



一意识到这个,我心里的暗火顿时就烧了起来,如果说上次他还有对阿宁隐藏自己的身份的顾虑,那这一次,他的做法就十分的不厚道了,这明显是在耍我。而那一路过来,这死拉车的和我侃了一路,我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一点异样,这也突然让我很恐惧。



闷油瓶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是一个犹如白开水一样的淡到让人无法形容的人,这样一个人竟然可以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市井里面的车夫,从一言不发到间不容发,这是普通人做不到的,这说明,这小子乔装的功力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那按照这样说,这人就太可怕了,因为他可以是任何人,甚至可能是早就出现在我身边了而我一直不知道。



不过闷油瓶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或者他根本就不想在意我怨毒的眼神,他在我面前继续无视我。我几乎没见他回头看我,关上门之后,他直接站了起来,举起火折子照着天花板,开始寻找什么东西。我心里火大,几次想冲出几句话来,都给他用手势阻止了。



他的那种动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让我感觉时间十分的紧迫,而他的行为又把我搞的莫名其妙,视线也跟着他的火光一路看了过去。



火折子的光线不大,但是在这样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联想很快就能明白这屋子的状况。



进来时候没有注意地下室的顶,抬头看就发现上面全是管道,这和现在的车库一样,这些管道都涂着一层发白的漆灰,可以看的出这里翻新过好几次了,漆里还有着老漆。房顶是白浆的刷的,砖外的浆面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砖面,看样子,那禁婆就是顺着这东西在趴。



可是,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这他娘的唱的是哪出啊。



闷游瓶看了一圈,看的很仔细,但是动作很快,中途火折子就熄灭了,他又迅速点燃了一个,确实没有什么东西藏着了,接着他就回到了我的面前。



我所有的问题几乎要从我的嘴巴里爆炸出来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一转头看向我,就做了个尽量小声的动作,接着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下子脑子就冲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着他的面孔,我又没法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的开,这粗话爆不出来,几乎搞的我内伤,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说来话长了,你......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你你......那个时候,不是进那个门了吗?这里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情?”



这些问题实在是很难提出来,我脑子里一下就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把这些问题理顺。



“说来话长。”闷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还是逃避,我问问题的时候,他的注意力投向了那只巨大的石棺椁,我看了一下,确实石棺椁的盖子给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缝隙,但是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什么。



我最怕他这个样子,记得以前所有的关键问题,我只要问出来,他几乎都是这个样子,我马上就想再问一遍。可是我嘴巴还没张,闷油瓶就对我摆了一下手,又让我不要说话,头又往棺椁里看去。



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下子就条件反射的闭上了嘴巴,也凑过去看那棺里面,因为闷油瓶把火折子伸了过去,我一下看到了里面,棺椁里竟然是空的,我看到了干干净净的一个石棺底,似乎什么都没放过,而让人奇怪的是,那棺材的底下,竟然有一个洞口。



我正好奇,就听到了从那个洞理上,传来的一些轻微的声音,仔细一听,也听不出是什么。只等了一会儿,突然一只手就从洞里伸了出来,一个人犹如泥鳅一样从那个狭窄的洞口爬出来,然后一个翻身从棺材盖的缝隙中翻出,轻盈的落到我们面前。



我给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落地之后,就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闷油瓶,接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轻声道:“到手。”



后者似乎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轻声道:“走!”说着,一马当先就快步冲到铁丝梯那里,往上爬去。



一路原路上去,那水泥的楼梯间里已经是浓烟滚滚,闷油瓶和那黑眼镜就从背包理拿出了防毒面具,我一下急了,我没有,忙指了指自己,问他们怎么办,那黑眼镜就咧嘴,似乎感觉到很好笑,把面具给我带上了,挥手就让我们走。



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跟着这两个身手犹如猴子一样的人跑出那个废弃的解放军疗养院的,出来的时候,整幢楼已经烧的只剩下一个骨架了,因为这里的城区规划实在太窄,红车根本进不来,只看到消防员已经在外面,四周全市围观的人,那个壮观就别提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翻过围墙,马上就给消防员看到了,立即我就听到了消防员喝住我们的声音,当然不能停住,这样的样子,我们三个绝对是纵火最大嫌疑人,我们头也没回,没命的跑,一直跑出老城区,突然一辆依维柯就从黑暗里冲了出来,车门马上打开,两个人跳了上去,那车根本就没打算等我,车门马上就要关,不知道是谁阻了一下,我才勉强也跳了上去。



上气不接下气下气,这跑的简直是天昏地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因为后面根本就没有追兵。



上车我就四处看,我本以为车上不会很多人,但是一看就傻了,这车里竟然全是人,而且全部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而且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很多人我都认识。我一眼就看到了几张特别熟悉的面孔。



天,全是从天宫里幸存出来的那一批阿宁的队伍,这帮中外混合的人,我们在吉林一起混了很久。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其中几个和我混的特别熟悉的人就笑了,一个高加索人就用蹩脚的中文对我道:“超级吴(Super Wu,阿宁给我起的外号),有缘千里来相见。”接着,我就看到了阿宁的脑袋从一张座椅后面探了出来,笑着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闷油瓶,又看了看刚才从石棺材里爬出来的人,那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陌生青年,他们两个人气都没喘。突然感觉到很乱,问他们道:“你们这帮驴蛋,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三叔不是在挖坑 是在给我们设套 如果没有看修改前和修改后的文章 真的不知道他写什么~~~

TOP

感谢 奇幻雷帝 分享,辛苦了,2分已送上





多忠实的读者也会失去耐心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晕呀,又回到原来那里,
而且觉得不改好过改

TOP

同意
觉得不改还好
又给绕回来了~
-老板来碗红烧肉,去肥肉啊谢谢。
-……

TOP

又不接着写了?
还是要贴回原来那部分,然后又写到沙漠那部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