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贼猫》第四卷 塔王--第二话--云幻雾化--本物天下霸唱

《贼猫》第四卷 塔王   第2话 云幻雾化



    话说自古两军交锋,向来是兵不厌诈,太平军中的「掘子营」,昨晚趁着夜色挖开了一条地道,白天佯攻了半日,下午又不断遣兵骂阵,要引官兵出城决战,实则都是虚晃一枪,暗中早已把地道挖得又深又阔,并往裡边运送了大量火葯,打算等到入夜后点燃引线,一举炸毁灵州城坚固高大的城牆。


    但灵州城裡也有高人安排,把城防布置得如同铜牆铁壁一般,而且知道太平军惯用「穴地炸城」的伎俩,故此事先有所防范,在城根前的地下暗藏了许多「五雷开花炮」,太平军对此没有丝毫防范,果然有军卒无意中触发了「暗炮」的炮信,并且引爆了已方运入地道的火葯,当场就有一千多人被炸为了齑 (ㄐ一) 粉,纵有侥倖没死的,也都给崩塌的土石埋在了地下。


    由于暗道中的火葯实在太多,爆破的威力非同小可,震得城基都跟着颤了三颤,又摇了三摇,南城中距离城牆较近的房屋也被震倒了一片,压死了许多灵州军民。


    这时集结在南门外的粤寇,趁着城上守军混乱,在一阵阵鼓角声中调动大军,举着密密层层的重盾,架起云梯向灵州城猛攻而来。


    城上守备的团勇仍是用「劈山炮、抬枪、火统、弓箭、灰瓶、檑木」相击,但这股「太平军」都是粤西老营裡的精锐之师,从南到北身经百战,不是拂晓时攻的乌合之众可比,早把高大厚重的皮盾藤牌结成阵势,将头顶遮得密不透风,盾牌上多是包有铜皮,挡住了狂风骤雨般袭来的矢石枪弹。


    官军只好不断用「劈山炮」和虎蹲臼炮」轰击,虽然也杀伤了许多敌人,但那些太平军来得好快,犹如一股股腥红色的飓风,先锋营奋不顾身地抢到前边,用沙袋填平了深壕,后边的大军一队接一队涌过深壕,攻到了火炮射击不到的城根死角裡,随即竖起「云梯」,争先恐后攀向城头。


    当先爬城的太平军兵卒,都是些身手矫捷不输猿猱(ㄋㄠˊ)的少年之辈,个个精瘦黝黑,矢石敢当先,生死全不惧,攀梯登城如覆平地,只要他们上了城头,形成与敌军短兵相接的混战,这灵州城多半就守不住了。


    城下的无数太平军将士,见那先锋营顷刻间就上了城头,都道是破城在即,顿时士气大振,发了狂似地举着刀枪呐喊起来:「进城杀尽清妖!杀尽清妖享太平!」喊杀声好似山呼海啸,吞没了一切。

    马天锡虽懂兵法,毕竟不是武将,先前被地底的爆炸声炸震的遍体酥麻,由身边的随从们抬到城楼裡,缓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此时听得城头上一片大乱,急忙起身从箭孔中向外张望,一看这阵势他就知道攻城的是寇精锐,灵州团勇虽然凭藉火器犀利,捨生忘死地与敌军恶战,但已失了先机,眼瞅着就挡不住了。  


    马天锡确实是个临危不乱的帅才,他急忙命人在城楼上挑起一串红灯笼,这是以红灯为号,告知各营团勇,要同时使用「殇水」御敌,这正是:「运筹帷幄元帅事,冲锋陷阵将士功。」


    灵州城是座千年古城,历来属于兵家必争之地,在城牆后设有多处「藏兵洞」,马知府头天晚上就已安排了许多兵丁,在藏兵洞裡搭起炉灶大锅,烧沸了一锅锅的「殇水」,这「殇水」是用热油混合以「粪便、石灰」加以熬製,煮熟了无数来回,此时正自烧得滚开,用木桶装了,自女牆后一桶桶递上城牆,再从城头上整桶整桶地泼洒下去。


    厚盾重牌虽能挡住檑木滚石,却挡不到有质无形的流质,人体肌肤只要沾上滚烫的殇水,立时就会生出一大片燎炮,迅速溃烂流脓,噬肌腐骨,直至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倘若是手足被烫伤,还可以让同伴及时用刀斧斩断肢体保存性命,可一旦是身躯和头颅碰到个一星半点,连神仙下凡华佗再世也救不回来了,最是歹毒无比。


    城上守军泼下滚沸的殇水,立时烫死烫伤了无数太平军,已攀云梯上的也纷纷惨叫着翻落下来,涌下城下的部队也乱了阵脚,死在殇水下的不计其数,大队人马不得不向后退却,灵州团勇趁机在城头用火器轰击,又使太平军留下一大片尸体。


    马大人虽然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实则一向心狠手辣,是个贪杀的阴险性子,眼见城下尸积如山,他连眉头也不曾皱得半下,只是暗恨此时好不容易打得寇主力溃不成军,却没有大队官兵在周边劫杀,否则定可将其一举扑灭,成就一场不世的奇功。


    至于太平军在灵州城下遭受重创溃败之后,城中军民是如何休整戒备的,自然不在话下,单说张小辫裹了神獒的狗头,在当天拂晓时分从「荒葬岭」回来,恰好遇到粤寇打城,他见势不好,急忙调头躲进了山沟,只听灵州城的方向杀声震天,也不知战况如何,不敢轻举妄动,直等到黄昏了,见到大批太平军溃退下来,枪炮声也渐渐没了,他才敢在入夜后潜回城下。


    整日的激战过后,灵州城各门紧闭,张小辫摸着黑来到城门前,见城下的死尸是一层压着一层,中枪带箭的、缺胳臂没脑袋的、肚破肠流的…怎麽死的都有,连壕沟裡全给填满了,野猪野鼠争相而食,不免看得他怵目惊心,急忙把枝响射到半空,让城头的人放下竹筐来接应。


    那孙大麻子在城头上苦等了一天一夜,其餘的公差早逃散了,但即便是同太平军打到最激烈的时候,他也始终留在城牆上,唯恐错过了张小辫的信号,眼看天都大黑了,还以为张小辫必是死于乱军之中了,正想找个由头出城去寻他尸体,却在这时听到响箭破风,赶紧放下竹筐把张小辫接了上来,世人的交情大多是「利」字当头,黄金不多交不深,不图利的也多半只是口头交情、酒肉朋友,但他二人是一同逃离出来的生死患难之交,自非寻常可比,此时见对方脸上全是血污,却幸好都还活着,各自欣喜不已。


    张小辫同孙大麻子稍稍整顿衣衫,便一同前去拜见巡抚马大人,粤寇大军溃退后,在几十里外收拢兵甲,此时仍然紧紧围困着灵州城,马大人也没敢歇着 一直忙着清点伤亡,以及向各处部署调遣兵勇,听闻张小辫从荒葬岭回来了,未知此去成败如何,急忙传他们进来。


    张小辫施过了礼,把背上的包袱解开,让众人观看那颗狗头,并把来龙去脉简要说了一遍,他知道凭自已的口舌瞒不过马大人,不敢信口雌黄,此去的经过多是如实说了,唯独没提及「林中老鬼」隻言片语。


    其时堂上聚集着许多官吏,大伙在碎剐潘和尚的刑场上,都是亲眼见过荒葬岭神獒是何等凶恶,想不到竟会被张小辫这小子独自擒杀,不免全都咋舌不下,谁也不敢相信这事会是真的。


    只有马大人显得喜出望外,他抚掌称快,讚歎「相猫」之术果然不是等閒的手段,竟能躯使猫子盗灯偷油,迷倒了神獒,这招「逢强智取」,真是匪夷所思。至此更是对张小辫另眼相看,他又告诉众人以前有个比喻,说是居住在海裡的老鳌见了海天广阔,就欺负井底之蛙最多只见过巴掌大的天,牠却不知道佛祖前的金翅大鹏鸟,只在一展翅之间,便能够飞到了天涯尽头,所以才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海水难以斗量,凡人不可貌相,须知:「韩侯、蒙正这些古代的大人物,早先也有困顿不遇的时节,休要将肉眼俗眉,来看待英雄踪迹。」


    众官吏紧连连称是,这「张牌头」深藏不露,果然是有些真本事的,又都藉机称讚马大人是彗眼识英雄,能够广辨天下奇人异士,选拔人材更是不拘一格,吾辈望尘莫及,今天先是大破粤寇,又为灵州城除去一桩大害,实在可喜可贺,圣上闻知必然重用,看大人荣升之期指日可待了。

    马大人当下嘉勉了张小辫一番,赏了许多钱物,让他暂且回去好好歇息,张小辫终于在人前显了些手段,虽还算不上扬眉吐气,仍不免暗自得意,只道自已是困龙遇水,离大请大受的发迹光景已不远了,张三爷生来就不是凡夫俗子,不博他一番远乡异域尽皆知闻的高名流传不朽,就太对不起咱身上这点本事了,古人说凤栖于梧,龙跃于渊,物有所归,人各有命,岂是做白日梦的妄想?


    张小辫志得意满,领受了赏银,同孙大麻子回到宿处,吃足了酒肉,也不管天南地北了,倒头便睡,接连做了一夜升官发财的美梦,正睡得如同身在云端,梦中只觉天高地广无拘无碍,却忽然被两个做公的从床上硬生生揪了起来,说是马大人要他火速前去听令。


    原来灵州城裡出了一件奇事,头天傍晚粤寇在外外炸塌了地道,虽然没有损坏城牆,但南城边上的一片房舍被震塌了几处,清理废墟的时候,扒开碎石乱瓦,见地下被震开一条大缝,不断往外喷涌了许多白茫茫的云雾,初时也未见怎样,可随着白雾愈来愈浓,那云气凝聚变幻,久久不散,逐渐形成了一座古塔的影子,虽然只是轮廓,但一十六层的八角玲珑宝顶,每一层都真切异常,甚至连坦簷崩毁之处,也尽是清晰可辨。


    白雾幻化成的古塔高上青天,大逾常制,从地底缓缓升起,就那麽一动不动地浮在空中,此时红日高悬,浮云淨扫,四周碧空无际,如镜如洗,唯有那团形如高塔的云雾聚而不散,显得奇诡难言,城中纵有见多识广之辈,也不知何以有此异象。


    连城外的太平军也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人人遥相观望,个个心下骇异,还以为是城裡的「清妖」使出了什麽邪法,只得暂时罢了攻城的念头。灵州城裡也是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有的说是震开了什麽「妖洞、鬼府」,有的说那是地底怪蟒吐雾,众说纷纷之下却谁也不敢下去探明真相,还有人给巡抚马大上出谋献策,说这「云中塔影」来得古怪,不知到底主何吉凶,料其根源必在地下,咱们府衙裡做公的有三班四快,其中顶属张牌头艺高人胆大,出了众的眼明手快,而且更是怀有异术在身,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何不就此遣他下去一探究竟。这正是:「水底丢针水中寻,海裡失宝海中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