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分享] 《藏地传奇》三幅唐卡残卷引发的西藏探险寻宝--作者:一笑颜一(全文已完结)

最能代表藏地文化的东西是什么?
  如果不了解唐卡,你就不可能进入一个真实的西藏。
  
  两千年前象雄文明为何会烟消云散?
  它的王城“琼隆银城”究竟在哪里?
  繁荣了七百年的古格王朝为何离奇灭亡?
  原因究竟是内乱还是外敌?
  传说中的香巴拉王国(香格里拉)和苯教神话里虚无的净土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它们真的存在吗……
  
  西藏——这片在世人眼中神秘而苍凉的大地上究竟有着怎样不可思议的存在?
  圣湖里是否真的如传说里描述的那般埋藏着无数的珍宝?
  震惊世界的“雪人”、半人半蛇的图腾内中的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这部小说由一份撕成了三幅的唐卡开始……
  带你了解西藏的传奇。
  在我的这部小说里面,我还会讲到考古学家、文物贩子、心理医生、退伍侦查兵、藏族原住民……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0-7-27 17:58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1
   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夜,无风无云,月挂中天。
   白天的酷热稍稍退去,偶尔吹过的微风依旧闷热逼人。
   香港会展中心会议厅外保卫严密,数十名精明干练的警卫拱卫在那两扇厚重紧闭的门前,警惕地观察着周外的风吹草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在这扇门后的大厅里,正在进行着苏富比拍卖行自七九年在香港登陆以来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春季拍卖,其中所涉及的珠宝、古玩价值数以亿计!无论是主办方还是参与者都不敢掉以轻心。
   会议厅内座无虚席,秦麦翘着二郎腿用舒服的姿势靠坐在柔软的椅子上,他故意挑选了能够将整个拍卖现场的状况一览无余的靠后的位置。
   此刻拍卖现场内的气氛比沸腾的开水还要热烈,不过这一切与秦麦没什么关系,他等待的目标还未现身,秦麦一边惬意地享受着充足的冷气,一边饶有兴趣地观察着闹哄哄的人群。
   这次苏富比拍卖会最吸引秦麦的不光是拍卖史上创纪录的古董品级和数量,更让身为鉴定专家的他感兴趣的是隐身在苏富比背后的那位罩着耀眼光环的神秘鉴定大师,据说此人平生从未走过眼,这对于一个鉴定师而言简直就是个奇迹,关于此人的传说极多,可事实上连这人的性别、年龄都从未有过准确的说法,秦麦很希望能够一睹庐山真面目。
   一副张大千的写意画刚刚以一百五十万港币的天价拍出,此时的大厅里正人声鼎沸地议论着,简直比菜市场还要嘈杂。
   拍卖师经验很丰富,看到此时台下纷乱的情形便宣布稍微休息一下,神秘兮兮地宣布接下来将进行的拍卖物品并未出现在画册中,“我敢保证这将是一份会让各位尖叫的惊喜!”拍卖师信心十足地宣称,脸上带着神秘而矜持的微笑,成功地吊起了现场人群的胃口。
   “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秦麦摸索着颏下刚刚冒头的须茬望着台上厚厚的帷幕有些好奇地思忖着,周围的人们紧张的模样和他的悠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倒不是表明了秦麦的心理素质有多么好,俗话说“兜里有钱,心里不慌。”可眼下却刚好相反,秦麦这次被局里派来参加拍卖会早已经锁定回购目标,一分多余的钱都没有,就算即将拍卖的是传国玉玺之类的国宝,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传国玉玺级别的绝世珍宝,他身上那点钱恐怕连喊价的机会都没有。
   这实在是件很郁闷的事,拍卖会进行到现在,秦麦认为至少有五件以上的拍品有回购的价值。

TOP

2
   秦麦随意翻动着拍卖品画册,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身旁那双十指陷入椅背、青筋绷起的干瘦的手掌,可见这人情绪有多么激动,秦麦笑着抬头,“老师,临走前师母可特意交代过不许您心情过于激动,不然您的心脏可承担不了这种负荷!”
   陈教授——也就是秦麦口中的“老师”,既是秦麦的授业恩师,亦是他工作上的领导,二人同供职于一个专门致力于文物发掘与保护的政府部门,六十上下的模样,面容消瘦,戴着一副厚厚的老式近视镜,听到秦麦的话像是被抽空了身体中的力气,喟然长叹了一声,无力地靠坐在椅背上,嘴角抽动着哼了声,苦笑道:“我真想把这里的东西都搬回去。”
   秦麦微微耸肩没有说话,他能够理解老师此刻的心情,深深地看了神情黯淡的陈教授一眼,在学术界里六十岁算不得老,可这一刻,在璀璨的灯光下,他分明看到了老师两鬓霜染的白发和眉间眼角岁月留下的痕迹,秦麦心里不禁有些埋怨局里的领导派陈教授参加这次拍卖会的决定,眼睁睁看着一件件祖辈先人留下的瑰宝被那些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当着自己的面捧走,实在太残酷了些。
   “老师,不然您先到房间里休息一下?”秦麦看到陈教授面露疲态,心疼地建议道。
   陈教授摇头,伸手捏了捏眉间,声音有些暗哑:“快要到莲花樽了吧?”
   秦麦计算了一下道:“大概还要一段时间吧......”
  “你们是大陆来的?”一道柔和悦耳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秦麦讶然回头,他记得自己身后一直是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人。

TOP

3
   一张含笑的娇美容颜呈现在他面前,秦麦的眼睛不由一亮。
   在他此前二十七年的生命中不是没见过美女,只是这少女的美所带给他的感觉却是从未有过的,媚而不俗的丹凤眼、樱桃口、挺直小巧的鼻梁,弯弯的秀眉,分开来看虽然中规中距够得上美的标准,却算不上绝色,尤其是象牙色的肌肤与中国传统的审美观点中“凝脂如白玉”压根搭不上边,可偏偏五官搭配在一起让她看起来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更难得的是眉眼之间透出的知性大方的气质,表明了少女受过良好的教养和很高程度的教育,微深的肤色反而更添几分俏丽,秦麦自小学习国画,自然懂得神为形之骨的道理,美与漂亮的区别也正在于气质、神韵的高低差距。
   秦麦不得不承认他对这少女第一眼的印象很好。
   少女展齿而笑,露出了整齐洁白的贝齿,说道:“听你们的汉语很标准,所以我猜你们是从大陆来的。”
   秦麦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才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陌生少女很有些唐突,便觉得面皮有些燥热,讪讪地点头:“是的,我们是从北京来的。”
   “小姑娘,听你的口音也不像是港台同胞啊?”陈教授很和蔼地微笑着说道。
   少女眨动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调皮地反问道:“那您看我是哪里人呢?”
   陈教授哑然失笑,摇着头呵呵笑道:“猜谜这种动脑筋的事就交给年轻人了,小秦啊,你猜猜看?”
   少女闻言目光再次转向秦麦。
   秦麦沉吟了片刻,少女的汉语发音很标准,不带一点地方口音,显然是从小就做母语一样学习才会如此纯熟,但是穿着和气质却透着股高贵时尚“这位小姐应该是位华侨吧?”
   少女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笑着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是从大陆来的呢?”
  秦麦的嘴角翘起,“我们一般只会称呼国内,大概只有外国人和港台人会说大陆,另外.......”秦麦指了指少女黑色的晚装,“您的礼服做工考究,样式摩登,远远超过了国内目前的流行水平。”

TOP

4
   悬在少女胸前的一枚银色环饰吸引了秦麦的注意力,环饰上阴纹雕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秦麦下意识地感觉这物件不太寻常,很有可能是件古物。
   那环饰是穿在一条红色的线上被少女戴在脖子上的,若非少女穿着抹胸礼服,是不会露出来的。
   “是枚藏银戒指,母亲留给我的,因为太大,只能这么戴了。”少女注意到秦麦的目光,咯咯一笑道,随即又撇嘴道:“你是想说国内的女孩子不会穿的像我这么暴露吧?”无袖低胸的礼服将少女的如藕般嫩滑的双臂和美好的颈肩裸露在外,这种装束在国内的确极少有女孩子敢穿出门。
   被少女毫不留情地戳中了想法,秦麦的注意力便被岔了开来,暗暗有些尴尬,对这少女的直接感到头疼。
   看到秦麦苦笑,少女反倒不好意思再笑了,轻轻咳嗽了下说道:““是我疏忽了,没想到破绽在这里。”说着望向秦麦,正色道:“年轻的先生,你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让我很佩服,你说的不错,我是美籍华人,不过在加拿大长大,在纽约上的大学,目前也工作在那里。”
   秦麦眉头扬了扬,他本心以为少女有可能是新马泰之类华人较多的东南亚国家,没想到居然是美国华裔。
   陈教授抚掌轻声笑了起来:“千里相遇,我们也算得上有缘了啊。”这话从一位慈祥老者的嘴里说出来到也不会让人生出他想。
   少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颊涌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像是涂了薄薄的胭脂似的,明艳动人,低头翻动了下画册,举到两人眼前问道:“刚才听你们说莲花樽,是这件北魏官窑莲花樽吗?”
   秦麦和陈教授面色微变,极快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些许担忧警惕之色,拍卖会上若不是财大气粗有着十足的把握和信心,没人愿意提前吐露自己的竞拍目标,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竞价,秦麦两人所携带的资金实在有限,生怕节外生枝。
   少女看了看两个人,微笑了一下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和你们争的!”
   她这么一说,秦麦和陈教授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小心眼,再说此件北魏官窑莲花樽是本次春拍的重头戏,感兴趣者不在少数,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秦麦点头:“是的,我们对它很感兴趣。”
   陈教授干咳了一声,正色道:“那我先替我们的祖国感谢你了!说实话,我们此次回购这件国宝级文物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少女闻言愣了下,清澈的眸子中浮起几分好奇:“两位此行并非个人行为?”
   “我们是受文物保护局委派......”秦麦对这少女的来历毫无所知,就不想透露自己太多的底细,简单说了一句便停住。
   少女惊喜地“呀”了声,音量提高了不少:“那么想必两位是文物鉴定方面的专家了?”

TOP

5
   陈教授很谦虚地微笑着说道:“专家可不敢当,文物鉴定的学问博大精深,浩瀚如海,能称得上专家全才的高人,我所知不过那么一、二人而已,可惜啊......”眼睛扫了一下秦麦,后者清楚自己老师说的那所谓的一二人指的是自己的父亲。
   少女很明显地精神为之一振,有些迫切地追问道:“不知道老先生您所说的高人在哪里啊?”
   还没等陈教授说话,大厅四周音箱里传来几声不大不小的“砰”、“砰”声,成功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集中了起来,拍卖会场一时间鸦雀无声,数百道目光齐刷刷地盯住了台上神采奕奕的拍卖师。
   秦麦与陈教授也都转向了会场的正前方,准备看看那件“惊喜”的拍卖品究竟是件什么稀世珍宝,少女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嘴唇蠕动了下最终却没发出声音。
   笑容满面的拍卖师站在台上,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圈,秦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拍卖师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侧身指向后方的宽大幕布,用一种肃穆的语气说道:“诸位,在我们拉开这帷幕之前,我必须要做一些必要的声明,应藏者要求,此件拍品并非以金钱的形式进行拍卖......”
   台下静了两秒后“嗡”的响成了一片,“不用金钱用什么?”,“莫非是以物易物?”各种猜测此起彼伏,拍卖师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话会引起骚动,静静地站在台上等待着众人渐渐安静下来。
   秦麦和陈教授也低低议论起来,秦麦觉得以物易物的可能性最大,陈教授也深以为然,毕竟这种形式在藏家之间颇为流行,不过一般主动提出来的一方所提供的交易品价值必然高于所求物品的,但是在拍卖会上还是绝少见到这种情况的。
   秦麦无意中侧头,却发现神秘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少女竟然又诡异地消失了!
   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入口,两扇厚重的门严丝合缝地紧紧闭合着,这少女来与去无声无息,让秦麦生出了一种似梦似幻的错觉。
   不过陈教授的话让秦麦证实了那少女的出现和消失并不是他的幻觉,“咦,那位姑娘呢?”
   秦麦耸肩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她何时离去的,心头没来由地生出了些许淡淡的失落。
   陈教授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这姑娘总觉得有点面熟......”
   “她身上有种很奇特的气质,”秦麦笑了笑说道:“有点像那种国画中传统的仕女气息,老师或许是因此而感觉似曾相识吧?”
  陈教授沉吟不语,片刻后有些气恼地拍了拍额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了!人啊,不服老真是不行呀!想当年我虽然没有你那样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却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唉,真是人老脑先老啊......”

TOP

6  
   拍卖师说了一句话后转身匆匆地闪过了厚厚的帷幔,钻进了后台。
   台下轰地一下炸开了锅,好奇心被挑逗到极点的众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怠慢,叫嚷声逐渐高了起来。
   过了足足五分钟后,那个拍卖师才又站到了台前,先是朝台下微微鞠躬,“请原谅,各位,让诸位久等了,实在是因为接下来的拍卖形式过于......”拍卖师歪了歪头,勉强形容道:“过于新奇,而拍品又十分贵重,所以我们不得不与藏家再次确定了一下。”
   台下没有人发出半点响动,每个人都迫切地等待着帘幕的开启,随着等待,他们的好奇心也上升到了几乎无法自控的程度,只盼着这个该死的拍卖师早早讲完他的废话,进入正题。
   可能拍卖师也知道自己再废话就要犯了众怒,话音一转,声音陡地拔了了不少,用兴奋得近乎亢奋的语气叫道:“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了!接下来让我们擦亮眼睛,试目以待吧!”说着转身朝厚厚的帷幕弯腰摆出了夸张的欢迎姿态,所有人都伸长勒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秦麦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同声翻译的女声,觉得这声音比台上那个拍卖师的公鸭嗓动听多了,不过比起她的声音可逊色不少,秦麦心头一动,微微侧头用眼角的余光瞄向后方,吃了一惊,那少女竟然鬼魅般再次出现在了自己身后的座位上,虽然也满脸期盼,可注意力却并非像其他人那样集中在拍卖台上,而是坐在会中的人.......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似的。
   秦麦心中奇怪,可不容他多想,拍卖师猛然间发出一声尖锐得仿佛垂死挣扎般的嘶吼,全场光亮如昼的灯火毫无预告地陡然间熄灭,偌大议会厅里只剩一盏如正午烈日般耀眼夺目的射灯投照在帷幕之上。
   突然间的明暗变化让众人瞬间成了睁眼瞎,直过了数秒才恢复了目力,再望向台上时,帷幔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了展台和台上一座尺半见方的密封玻璃箱,整个过程充满了魔术般奇幻的效果,台下人也被这件神秘拍品独特的亮相方式所震惊,发出一阵短促压抑的惊呼。
   晶莹剔透的玻璃箱折射出七色彩光,散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可随后自底部缓缓升上来的青花瓷器才是主角,秦麦盯着拍卖台上方的大屏幕投影,那瓷器方露出颈部的饰水波纹,他的心脏就重重一跳,而随着瓷罐的肩部和腹部升起,他的心脏早已经如战鼓般擂动不息,甚至连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等到大半个瓷器出现在他眼中时,秦麦已经激动得无以复加。
  “是青花!”陈教授压低了声音叫道。

TOP

7
   秦麦涩涩苦笑点头,“是青花!”甫一张嘴便被自己沙哑的声音骇了一跳,这暗哑如牛哞的陌生声音果真是自己发出来的?
   陈教授也被秦麦的声音惊住了,关切地凑近秦麦问道:“小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青花瓷器虽然珍贵,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常年与古董文物打交道的专业人士,却算不得罕见,陈教授并没有意识到秦麦的失态是因为台上的那件青花。
   这时整个青花瓷罐已经完全升了上来,由底部的托盘带动着缓缓旋转,通过大屏幕将它的全貌细致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件青花瓷罐看起来很是高大,足有尺许高,素底宽圈足,直口短颈,唇口稍厚,溜肩圆腹,肩部以下渐放广至腹部下渐收,至底微撇,胎体厚重。
   纹饰共分为四层,最上面的颈部饰是水波纹,二层肩部饰着缠枝牡丹,而腹部则是整个瓷罐的主题纹饰,最下部为变形莲瓣纹内绘有琛宝。
   秦麦仔细观察着瓷罐的腹部,随着它的徐徐转动,一副栩栩如生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一位神态自若,飘然若仙的老人身体微微前倾端坐在由一虎一豹所拉的车上,车前两个步卒手持长矛开道,一位青年将军英姿勃发,纵马而行,手擎战旗,上书“鬼谷”二字,另有一人骑马殿后,这主题纹饰分明讲述了一个故事。
   整个青花纹饰呈色浓艳,画面饱满,人物刻画得流畅自然,神韵十足,一行人与山色树石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人物山水画卷。
   等到整件青花瓷罐转了两圈后,屏幕上打出了相关数据:高27.5cm,径宽33cm,所产时期、何地却标写着不详的字样,可秦麦看到那两组数字已经再无怀疑,力竭般颓然跌坐在椅子上,以手盖额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想把心中积存的七情杂感一起吐出来似的,嘴里嘟囔着:“高七寸九分、阔九寸九分......”
   他这时已经再无任何怀疑。
   陈教授只看到秦麦的表情,却没听到他的声音,担忧地拍了拍他的手腕,低声问道:“小秦,看你的情形很不好......”
   秦麦勉强挤出个比苦还要难看的笑容:“老师,我没事。”
   “他好像知道这个罐子呀。”轻柔的声音从秦麦的脑后响起,秦麦与陈教授霍然回头,少女正好奇地望着秦麦。
   陈教授听到少女的话,推了推眼镜,蹇着眉头思索着说道:“小秦,我看这件青花品相很不错,看起来倒像是明青花,只不过纹饰却少见之极,而且在之前有记载的明青花中却极少有如此之大的,不太像是官窑的物件......”
   最后这句却是用询问的口吻问向秦麦。
   秦麦看了看四周,人们正交头接耳地议论着这件青花瓷罐,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三人,参加拍卖会的人多少都对文物有所研究,绝大多数和陈教授有着同样的猜测,中国瓷器千百年来在国际上积累下了赫赫的名头,而明青花更是集唐宋元之大成,不过珍贵算的上珍贵,却并非举世罕见,苏富比如此隆重神秘地将它推到世人面前虽然有些小题大做,但如此品相完好、纹饰奇异的青花也着实罕见,不少人已经眼睛冒光,摩拳擦掌,看样子对这件青花瓷罐颇为意动。
   秦麦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青花倒是青花,只不过并非明青花。”
   陈教授惊讶地“哦?”了一声,不敢相信地说道:“难道是赝品?苏富比怎么会辨不出来?”
   秦麦苦笑摇头,声音低得近在咫尺的陈教授和身后的少女都几乎无法听清:“不是赝品,也不是明清时的物件......这是件元青花!”
   “元!”陈教授脱口惊叫,慌忙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把后面的两个字及时挡在了喉咙里。
   陈教授终于明白了秦麦初见这件青花时会现出一副失魂落魄的震惊,明青花的确珍贵异常,可元青花,尤其是绘有人物故事的元青花整个世界现存的数量十指可数!

TOP

感谢 幽幽 分享,辛苦了,+16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8
   “你确定?”陈教授的声音压得比秦麦更低。
   没等秦麦回答,身后的少女奇怪地问道:“就算是件元青花,你们也不至于搞得这么神秘吧?”言下之意对两人的小心谨慎不以为然,可看到两人如此小翼,却也把声音压低的如耳语一般。
   秦麦最初看到自己宣布这件青花瓷罐是元青花而非明青花时,少女的反应比自己的老师还要沉着,对这少女的镇定大为佩服,听到她这句话才明白原来她根本就不懂明青花与元青花有什么区别,不由生出了哭笑不得的感觉。
   陈教授小声催促秦麦:“快说说你这结论是从何得出的?”
   少女的脑袋也凑在两人中间,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用眼神表达着对秦麦的催促,少女垂肩长发不经意间扫过秦麦的面颊和脖子,让他有些发痒,鼻子里闻到从少女身上传来的如芬似馥的香气心头没来由微觉紧张,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秦麦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少女呼出的芬芳气息扑打在自己的脸上。
   远远看去秦麦与这少女就像低声呢喃的恋人,只是一旁多出了个陈教授让这场面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秦麦微微侧身让自己和少女之间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努力平复了一下有些悸动的心情才低声道:“这件青花应该叫鬼谷子下山图罐,出产于元末浮梁......”说到这里微微瞟了一眼少女。
   少女会意,撇嘴道:“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宋景德元年在浮梁设置景德镇,后来成了鼎鼎大名的瓷都,我知道浮梁。”
   秦麦眉头扬了起来,陈教授也惊讶的合不拢嘴,二人都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能引经据典地指出了浮梁的所在和来历,可真是不简单啊。
   “姑娘的学问很好,想必出身于书香门第。”笑容从陈教授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压低声音对秦麦说道:“你可认清楚了?”他对秦麦文物鉴定的水平本极有信心,只是事关重大让他不得不格外谨慎。
   秦麦很认真地点头,他知道因为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的横空出现已经让老师对此行既定的方案产生了犹豫,而这也正是秦麦想要和老师商量的。
   陈教授沉吟了片刻,望向秦麦:“你看这东西能估出多少?”
   秦麦苦笑道:“估出多少不重要,问题是能拍到多少,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件东西并非以金钱的形式进行拍卖。”
   陈教授默然无语,他自然明白秦麦的意思,拍卖这种场合常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天价,这就是争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为艺术品定上一个价格本就是件可笑的事。
   “我想这对我们更有利。”陈教授扶了扶镜架说道,若是藏主真想以物易物,无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少女突然插口道:“我看这件青花似乎从未面世,你会不会认错了?”
   秦麦看陈教授也有几分疑虑,便说道:“这件东西并非从无记载,也不是首度出世。”
   陈教授和少女侧耳倾听,等待着秦麦的讲解,秦麦扫了一眼少女,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可以用亲密无间来形容,他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少女面颊上那层细细的绒毛,虽然是初次见面,他却觉得这少女给他种可以信任的感觉,想了想,接着说道:“这话说来可长了。”
   少女抬眼看了看乱哄哄的会场笑道:“我看一时半会这场拍卖也不能进行了,你讲一讲让我也长长见识吧。”
   秦麦稍稍向一旁撤了下肩膀,让自己与少女之间又拉开了些距离,两个人贴得太近,鼻息间缠绕的来自少女身上幽兰似的香气让他有些心慌意乱,“元末朱元璋起兵反元,对贤士谋臣求之若渴,对刘基刘伯温更是早已闻名,朱的部下几次请刘出山却被拒绝,后来朱元璋驻守浮梁与陈友谅对战,力量相差悬殊,被陈友谅的部队追击,朱元璋躲在了红塔中才逃过一劫,再次想起了刘伯温,便差人烧制了这件青花给刘伯温送了去,鬼谷子下山图讲述的是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那孙膑本是鬼谷子的弟子,朱元璋将这瓷罐送给刘伯温寓意有二,一是表明他求贤若渴的诚意,二是暗示将待刘伯温以师礼。”
  少女轻笑道:“这听起来倒更像是个传奇故事,该不是杜撰出来的吧?我就听说过后人杜撰出来的西湖望云和陈说天命的故事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