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第一章
阳光明媚,今天打算搞一块地,找了一个做油的老板,老板以前在这里租了十几亩地,停油罐车,后来换生意了,十几亩地就没用了,也不贵,一年2万五的租金。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这块地后面是公墓,附近镇里划归的,不好沟通。
胖子说这公墓边上适合种番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逻辑。
我的想法,是搞一个农家乐,为什么呢,因为胖子做菜是越发好吃了,觉得就供应我们三个有点浪费,而且一旦闲下来,时间太多了,我一直搞张家研究,现在是张学泰斗,代价就是骨盆有点前倾,我需要一些劳作来改善自己的体态。
这块地边上有河有水塘,可以养鸭和鹅。现在的看场子的当地老人就养了,鹅非常黑,而且长的很大。
那只鹅靠近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只鹅真的太大了。简直要到我胸口了,这鹅是成精了。
大黑鹅真的非常有压迫感,我就退了一步,看了看边上的闷油瓶。
闷油瓶一直在放空,鹅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
鹅看着他,他看着鹅。
鹅忽然展开翅膀,就转头跑起来,很快就飞了起来。飞走了。
我忽然意识到,**,这是只黑天鹅。
“这附近有天鹅养殖场,有逃出来的,就每天混在我家鸭子堆里,混吃。”大妈说。
“你说它像不像小哥?”胖子就问我。
“你是指小哥混吃么?”我揶揄他。
“我是指小哥修长优美。”
我转头,就看到大妈搬了个凳子,给闷油瓶,又给了他橘子。然后和他介绍自己女儿,侄女。
“我觉得农家乐能赚钱。”
“我觉得也是。”胖子看着边上的菜地:“搞么?”
“搞吧,投资10万以内就可以搞。”
“我做菜,你收钱,小哥做什么?”
“送外卖,洗碗,点单。”
“同意。”
我有一种预感,我的餐饮帝国,就从这里出发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第二章 西湖船会
当天晚上,我就在那儿算账,把成本,电费水费这些,算了十几遍,实在觉得是有的搞。
躺在躺椅上,泡着脚,我就开始回忆一个月前在西湖上的船会,当时瞎子,小花,我,闷油瓶和胖子,挤在一只西湖船上,我们几个其实肌肉含量都大,那船都快被压到吃水线了。船工小哥胆战心惊的往湖心亭走。
当时我们就讨论了养老的问题,小花当时质疑了我的经商能力。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在意这个,说我其他不行,我真的就还好,但是我从小就老被人说,吴山居一个铺子你都管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事实证明我还是做了一些大事的,但在正经经商上,如果不是我二叔的人当时帮了我很多,光靠我自己低买高卖这种,我真的做不来。
所以盘口虽然一度也做的很大,全靠二叔的人才支持和地下的营生,后来从良之后,铺子就又不行了。
这一次我要证明自己。
我对自己说。暗暗热血。
胖子过来泡脚的时候,连自己的盆都懒的,脚踩我盆里,就给我看他在网上找那种毛绒玩具服装,说是我们三个开业的时候都穿,然后去发传单。我说主要还是要网上,网上成网红大排档了,生意肯定不会差。
而且关键是得有一个招牌菜,和一个招牌脸。
脸绝对没有问题,我也还不错,但是招牌菜是什么呢?
胖子就说咱其实做的最好的菜,是方便面,要不要就另辟蹊径。噱头还不错。要么就做小哥最爱吃的白切鸡。这样可以联动。
闷油瓶在外面锻炼完,身上冒着热气进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胖子都忽然不说话了,感觉我们在做什么见不得闷油瓶的事情。他看了看胖子和我泡一盆水,就自己去拿自己的盆。
当晚我做了噩梦,就梦见小花在破产庭上来帮我交罚款,惊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个人,鬼鬼祟祟的。
我披上衣服出去,就看到是村长,他叼着烟,一直在我们门口东张西望的。
今天天气很好,晨雾在逐渐褪去,我心情也不错,就没拉脸。
“没寡妇,村长。”我对他开玩笑,我和村长特别熟。村长就对我道:“哎,老吴,听说你们要开农家乐了?”一口福建普通话。
“怎么了村长?”我问道。
“我有事和你商量。”他就勾住我肩膀,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才7点多。心说没好事啊。
“隔壁李大户也要开农家乐。”村长就告诉我:“我得早点来,否则他就来了。我是来提醒你的,这李大户在镇上已经开了三四个餐馆了。他听说你要开,已经提前去拿你那块地了,你不是2万多么,他直接给3万,然后找你谈判。”
“何必呢?”我就有点烦。
“你也是,开农家乐不先和我说,否则我帮你开路就没那么多事了,现在啊不好弄了,你赶紧吧,咱们现在就去把合同签了。”
“你怎么那么好心。”
“李大户要竞选下届村长么。”村长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显然是个难题:“赚钱了就要搞政治,历史书都不看看。”
我咧嘴,心说***,我陷入到政治斗争里去了。就看到一个大概30岁刚出头的白面胖子,就来到了我的院子里,把隔壁大妈的鸡吓得乱跑。此人就是李大户,头发剃的两边干净,头顶都是发油。看着我,就朝我一笑。
“这么巧,吴老板,镇上去吃早饭么?有家好吃的,一起去吃哇,村长也一起吧。”白面胖子边上还跟着一个瘦子。就讪笑的看着我。有点小威胁的意思。
没说完,外面就有人回来,闷油瓶早锻炼回来——他一直起的很早——走了过来,没穿上衣,浑身的纹身都在外面,显然今天练的非常狠。他看了一眼来人,穿上套头连帽衫,用眼神询问我怎么回事。
我撩起袖子,点头:“行啊。”
李大户脸抽搐了一下,看了看边上的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三章 早餐会

这不是一家传统的福建早餐店,这家店有一点北方的气息,里面有大饼油条和杭州小笼包。
去过外地就知道,似乎天下的小笼包都是杭州的,油泼面都是山西的,但你进去和老板一聊就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
闷油瓶有站着吃早餐的习惯,他在门口,看着门外,默默的喝着豆浆。
李大户看着我,有一些尴尬,我觉得主要是我丝毫没有任何一丝心理波动。
普通老百姓和两个流氓吃饭,多少会有一些紧张的,一紧张行动上就会表现出来。
对于我来说,面前的两个人,就是两个馒头,没发起来的那种。不过我也想看看,低等级流氓是什么水准,我也不能太过分。毕竟我并不想成为黑恶势力。
“吴老板,听说你要开农家乐。”他终于打破了沉默。
“是。”
“我们同行啊,同行要帮衬,你有什么困难么?”
“困难就是我没开过,我可能会亏钱。”
“那餐饮是勤行,确实不好做,钱是一盘一盘菜炒出来的。这个是要有决心的。”
我吃了一口油条,看着李大户的脸,他已经把自己化妆成正能量了,开始一本正经的讲诉自己的经验了。
“没事,如果亏钱我就转出去,到时候李总接一下盘。别让兄弟我亏太多。”
“那没问题,我最喜欢接盘了。”看着气氛松下来,李大户终于说出了一开始自己就想说的话:“那个,吴老板,餐饮的话,黑白两道都要摆平的,你要不要让当地人参与一点,很多事情方便的。”
边上村长就说道:“哎,老李,这是我先提议的——”
我就对李大户说:“黑的倒简单,就是白道困难,我们几个兄弟,挺难的。”
“我帮你摆平,罚款准备好,大事不会有。”
我笑了一下,这一笑真是汇集我这一生所有戏谑**恐吓阴冷的精华,就看到李大户和手下脸色都变了。
“别,兄弟,我不想你出事。”我说道,叹了口气,盯着他的眼睛:“别多事。”
正巧闷油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李大户冷汗都下来了。
“您开农家乐,不是为了真的开农家乐吧,我看您这样子,是做大生意的。”李大户说道。
我收敛眼神:“不,我就是小老板。听说你要和我抢市场,我不排斥正当竞争。”
他立即摇头:“哎呀,这儿市场很大的,我是小本生意,犯不着犯不着,我就是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有村长在,我就放心了。”
早饭吃完,李大户一转眼就走了,我看了一眼村长,村长大拇指:“你下一步该不会竞选村长吧,可千万别。”
回到屋子里,就准备去签约,胖子也起来了,我看他脸色不对,把打包的十根油条给他,他就对我道:“你给你爸爸去个电话吧,你奶奶那儿有事。”
“别吓我,什么事?”
“你奶估计外面有老头了。”
“这事我不方便给意见吧。”
“你打不打,怎么让你给你爸打个电话就那么难受呢。”
好像就是这样,我妈不在,我和我爸就没什么聊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来到座机前,我刚才没拿手机,估计有未接,但还是座机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四章 土地规划
老爸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其实也没有聊多少奶奶的事情。
他觉得奶奶应该是有喜欢上一个人了,但他是开明的,都能接受,但奶奶自己不想事情变得复杂。毕竟她自己身份特别,人家老头来家里吃饭,一看几个儿子孙子,来拜年的伙计盘主,估计会梗死过去。
说起来就是,人家是正经老头,也就是我们家不正经呗。
就爱情吧,其它的一切,在这个年纪,都是浮云了。
老爸的想法,就希望奶奶别藏着掖着,不要有心理压力。奶奶的意思是,藏着掖着才有味道。她活一辈子了,知道什么菜怎么吃才好吃。
我不由暗竖大拇指,奶奶社会人,这才是活的通透自我。
接下来的话题就是我的话题,老爸是希望我回杭州,钱虽然不缺,但是也应该收心做正经事了,否则坐吃山空,铺子在景区,还是有很多关系要跑,要维护的,全交给王盟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最重要的离父母近,我妈特想我,我老不回家。
我说不会的,不行我就给解语花打工去,保安我还是可以的,兄弟一场不至于不管我。想我这事我不认同,我回来的挺勤快的,是我妈老在外面旅游,你要不要也看看外面和老妈一起玩的老头,别老盯着我。
我爸胡子就气歪了,没好话就把电话挂了。
打完电话我就发呆,我好像同时生活在两个时空,有时候难以分辨。
爸妈的年纪真的大了,有点像小孩子了。人生真是一个循环。
出门去大妈那儿签了合同,把地拿下来,我们三个就坐在河边上,天气特别好。我心情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跳广场舞。
胖子问,怎么开始?
我道:“下午买座椅碗筷,然后我们晚上去附近几个村里都转转,看看蔬菜供应。鱼蛋,鸡鸭养殖户的电话都留一下,买个一批回来。明天开始排菜单。一道菜一道菜试,后天打印菜牌,做招贴。大后天一早开业。”
“你工商不注册了?卫生呢?”
“今天中午去,大后天就能出来。”我道。
关键是营销啊,我有办法。小地方,营销有窍门。就是打麻将。
麻将桌上的消息,是传的最快的,我去各村打麻将,然后请客吃饭,胖子免费先送。很快大家都会习惯,然后我可以请他们到农家乐来打。所以还得采购自动麻将机。
下午就去买碗筷,买了就在河边洗,这里的河水清澈,三个人在河里洗碗,洗着洗着,胖子就开始闹起来。泼我们水。我们都看着他,又不是夏天,你想做甚?
大妈的鹅是一起卖给我们了,被我们吓的都上了岸。
晚上我们开着金杯就去隔壁村子,开始接洽各种果蔬批发,鱼蛋肉批发,都是农民自己吃的,都可以号称有机,胖子决定把价格定高。忙完了,记了一堆电话号码,我们就在一个村子的路边台球厅打台球消磨时间。
当晚,回到家里,我烧热了灶台和胖子一起做饭,想到刚才的台球桌都已经包浆了,似乎乡村里的东西,都是老旧的,违和的。我就想,我能把农家乐做的和别人不一样么,什么不一样呢?
审美。
我坐在灶台前对胖子说道:“我要打造全国最美农家乐。”
“有小哥在,我们已经是最美了。”
“不是这种,我是说。”我想想觉得说了也没用。
这里的乡村是极美的,只要有心,还有就是,要知道这个区域人们底蕴中最美的东西。发掘出来。
胖子就看着我,警觉道:“天真你想什么呢?”
我道:“有了一些启发。”
胖子道:“我觉得你是想到什么馊主意了。”
闷油瓶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些板栗,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把板栗放进灶孔里烤,问他:“要红薯么?”
闷油瓶摇头也坐了下来,灶台缓和,我们都是在灶台边炒菜然后不出锅,直接就吃了,酒和零食放到灶孔,很快就暖了,香味还能冲出来。
外面开始起风了,明天的阳光一定也很好,板栗的香味越来越浓。
胖子拿出来几个烫手,丢给我和闷油瓶,就对我道:“我想到了,我要做一条灶龙。”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章 营业方向
胖子所谓的灶龙,就是七个灶台连在一起,其实我觉得是好主意。
因为灶台烧什么都比工业煤气要香一点,整个食材中一定有碳香,当然,仪式感也更强。土灶台同时烧大锅,其实很有返璞归真之感。
可惜哪里去找柴火呢?可能只能去家具厂收集边角料了。自家里烧一下灶台,用芦苇烂竹子还可以,如果是做生意,会有环保问题。
胖子觉得能解决这个问题,炊烟的话,他可以做一个水烟囱不排到空气里,做到无烟,但琢磨了半天,觉得还是作罢,胖子就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就是造几个大窑子,烧煤,平时还可以做建盏,茶具酒具。这也极其不靠谱。我们就没这个天赋,我让他拉倒。
这个挫折还蛮大的,饭熟了,我们吃着饭就很沮丧。
隔壁大妈儿子在镇里买了房子,又生了小孩之后,就不这么回来住了,鸡一直是她舅舅代养,也几只了,边上的房子也租给了我们,反正我们的院子现在是比较干净了。
那个房子里我用黄泥和木头造了一个洗澡盆,烧饭的时候,同时会把水烧热。胖子搞这套很拿手。平时水就用木头盖子盖住,这样我们吃完饭,休息一下,就可以去泡澡。
但其实搞来搞去也很烦,其实弄好了基本上没泡过几次,但今天上午胖子就放好了水了,估计觉得晚上会乏。
我本来不想泡,但胖子把闷油瓶先拽下去了,我想想,唐僧肉不能吃,唐僧肉汤泡着也养身吧。于是也下去泡了。
听说寒流要来了,整整火气吧。我心说。
结果泡的时候,竟然下起了小雪。
我们把窗户全部打开,窗台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老酒,胖子就开始开着腿,和我们讲酒的生意该怎么做。
“主要是酒,利润都在酒里。这一瓶,起码可以卖到8000,这一瓶,不卖,酒放在橱柜里,号称十万收来的,店主收藏,以后有老主顾了,就偷偷来了给一口,让他觉得和咱们比较亲。平日就死命给他们喝啤酒,厕所八块钱一次,尿钱可以把地租给平了。”
这些都是各地的土酒,其实喝一瓶少一瓶,胖子说这话的时候,我们两个半瓶已经下去了。胖子的计划眼看就失败了。
闷油瓶看着雪,风向不对,雪絮不停的飘进来,他的头发很快就发白了。
不知道他白发会是如何。
忽然我灵光一动,想到了我们的特色方向了。
“咱们是不是可以四季的菜,每个季节都不一样。”
“废话,你以为饭店一年都一个菜单,多少得有新菜吧?”
“啊,哦。”我重新委屈,心说可能我老几十年吃老菜吧。
开农家乐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于是都沉默下来,开始思索,水开始凉起来,纹身都淡了,胖子裸奔到厨房添火。
雪越来越大,落到热水中,还没触碰,就成一缕青烟。好美啊。
在这个地方,想要俗气的接个地气也很难啊,就像在西藏的时候。
我有点想那座雪山了,哎,如果能一起回去,是不是会有无限的感慨。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机票,放下了叹气,继续思考农家乐的事情。
集中精神啊笨蛋,否则你的梦就要成真了。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墨脱,哎,我好像有方向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六章 回到毕业时

石锅鸡。
西藏名菜,墨脱之魂,每顿必吃。
石锅鸡用云母石锅做,特别是西藏当地的老锅,会非常有特色,而且,石锅鸡的原料中,有一味特别关键的,手掌参,这东西,养生,我觉得,很多人都会喜欢。
胖子回来就觉得OK,不错不错,他马上电话去墨脱,找认识的老板买点来。然后有了石锅,其实同样的做法,做鱼,做虾都可以,我们可以有一个石锅系列。
那么如此,我们的镇店菜就出来了,石锅鸡,我们的农家乐的名字,也要贴合这道名菜。比如说,叫:“石锅林?”
胖子看着我,一脸:“为何?”的意味,说道:“听上去像是郭冬临开的店。是不是要稍微走心一点。”
“那您说呢?”
“不如叫石锅王。”胖子说道:“霸气。”
“那你不如叫石锅霸王。”我说:“免得别人以为你才是老板。”
“那不如叫石锅霸王龙。”胖子说道:“还能吸引小孩子。”
我洗了把脸,心说别贫了,你不如叫石锅霸王龙脊背背佳多宝莱坞啼霜满天。现在我们的名字,去工商那边是随便起的收钱公司名,叫做喜来眠餐饮有限公司。主要是在这里睡眠好,不太做梦,顺手起的。我估计以后也就是这个了。名字这种东西,多数是顺着就顺下来了。
喜来石锅农家乐,大概就是这样了。
我泡着就觉得舒坦了不少,心中有方向了,努力就不会累,休息也能真正享受。
胖子就问我,那地那么大,剩下的地方,干什么。
我其实有一些想法,我就爬起来,到边上拿了一叠纸给他看。
“这是啥?”
“我的毕业设计。”我说道:“我要盖一座房子,在那块地上。”
“你会盖房子?”
“嗯。”废话,你以为我只会拆么,我是学什么专业的你不知道啊。
胖子翻开我的毕业设计,就道:“挺漂亮的啊,这是个唐式的仿古宅子,元素还挺多,这院子你是打算往唐朝走吧。”
“只是参考,未必用这个,当时觉得好看的都拼凑进来了,如今我只要实现功能就行了。可以做一些调整。未必全部用木制的,用水泥也可以。”
“你毕业那么久了,一直当店员和贼,你确定你还记得学了什么,这东西盖不好会塌哦。”
“我记得。”我看着窗外,心说这儿的村屋,都是我加固的,这些窗台窗沿窗花,如果不是我把老祠堂拆掉之后的建筑垃圾拿过来装饰,会那么好看?这牛腿,这雕梁,这屋子看上去好看都是因为我好么。而且这浴缸你不是泡着么,你以为木头和黄泥做个这么大的浴池容易么?这可是古代浴池技术。
当然平地起房子,还是需要相当的精力的,我还是要继续复习一下,很多还要请教当年的老同学。
“胖爷我得帮你。”胖子表示愉悦,“有这么一房子,就像天天在斗里一样,熟悉。”
“下雨和下雪的时候,会更安静。”
“外面是农家乐,里面是会所,完美。”
“要么你自己也盖一个,怎么听着你住进来,就听不了雨和雪,只能听你打呼噜了。”
“这样,我们三个人,都自己盖一个。”胖子勾住闷油瓶的肩膀。“盖好了,我们让瞎子过来,用他那破嘴吹,看他能吹倒哪一栋。”
我就笑劈了,这真是今日最佳笑话,我们是三只小猪么,那谁是小红帽啊。但我并不想盖个小房子,朋友那么多,得有大客厅,我要可以观雨的院子,也要高处的阁楼,可以让闷油瓶看风景晒太阳。当然,也要有大厨房,让胖子可以多几个灶台。
我特别想要一个屋子里的炭烤坑,围坐热酒的时候,坑边上放板栗和玉米。
当年读书的时候,就觉得我可能未来有钱能把这小房子盖出来,后来到社会上,就被折磨的晕头转向,如今我其实已经明白了,要做出真正让自己愉悦的东西来,其实也不用靠钱。
你真正想要了,其实说做,也就做了。
“你觉得,当时要不是进这一行,你能当建筑师么?”胖子翻开我的毕业设计,就问我。
“啊,做建筑师现在也不晚,当时做了,可就错过了你们了。”我伸手接住雪花,:“要做就一起做吧,从泥瓦匠开始,你们也跑不了。”
我看着闷油瓶,他在他的那个位置,也在看胖子手里的毕业设计,我有些好奇他的评价,但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窗外的飞檐,那飞檐已经歪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搞好它。上面我挂了一个风铃,如今在轻微晃动。
路漫漫而已。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七章 老故事会

第二天,我们来到我们的地产,把老太太的整块地,划分成了好几块,我们逐一处理。
首先是农家乐板块,招牌做好,座椅运到,感觉是万事具备了。于是我们模拟了一下,以我为顾客,进门开始,一一点菜,点酒,上厕所,买单,上菜。所有流程特别正经的来了一遍。
这就折腾了六个小时,结论是,胖子一个人在后厨肯定是不行的,得找小工。但找了小工,其实闷油瓶就没那么多事需要做了,那我就收银给他做。那他的工作就是买单的时候,指一下收款的二维码。
石锅鸡没有参还是差点意思,快递得明天到,我们三个人坐下来,把菜吃完。胖子认为明天就可以试营业了。只有营业才能知道真正的问题在哪里。我表示赞同。
之后是竹林子,这块地有一半是竹林子,都是人工种了三年以上的,现在正是出笋的季节,据说铺上木屑,笋就会出来。然后有鹅的水池,半条河道连着水池,鹅和一些鸭子就在这里自由的生活。胖子下到河道里,翻了几块石头,就知道这些家禽会长的好,因为全是螺丝和虾。
靠近坟地的地方,全部种菜,胖子的意思,是种一些小麦,种一些玉米,然后其它的是青菜,丝瓜和黄瓜,西红柿,土豆。这些基本就够生活了。外面打仗也不怕,还有葱姜蒜在边上搭边种一些。我们农业基础很差,可以从这些开始。
于是先从竹林子开始清理,把枯萎的竹子清出来,弄成小段的,背回自己家烧灶台。然后鹅鸭粪吧啦出来,全部填肥到坟地边,村长送来了一些玉米和小麦种,就先教我们种下了。
这块种植地大概能每样四十株左右,我看着,感觉其实是不够吃的。但先就这样吧。
干活的时候,我发现胖子其实非常熟练,说是以前帮云彩家做农活,再以前其实自己也干过,最令人惊讶的是,闷油瓶的农耕技术非常好。
村子看着,都道:“这是古法。这位是高人。”
不知道是哪一世的过客教的,又或是活的久了,什么都学会了。
很快我们都出汗了,都脱的剩下最里面的衣服,我们是保暖内衣,闷油瓶是一件短袖。他耕地非常认真,很快我就开始感觉到,土地对我极大的吸引力。
于是我们就把这块地中央的部分,全部腾空了出来,我用脚大概划了很大的区域,用来做院子和宅子的地基。划完之后其实还是不够的。我看了一边大概有十步宽的竹林外沿,就对胖子说,把这部分竹子全部都砍掉。用来做围墙,把这块地围起来。
竹墙的编织方法,或者直接排列,都可以非常素雅,围起来之后,我们在里面可以随意乱来,不用担心举报。
松土的时候,特别有意思,我们就挖出了一个塑料瓶,拧的很紧,里面藏了一张纸,胖子就觉得好玩,弄开来。我发现里面是一个用圆珠笔写的小故事。不知道是谁埋在这里的。
我们坐在田埂休息,我累的腰疼直敲,来念这张纸。
上面是这么写的:有缘人看到这个故事,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无人可以说,只能把故事埋在这里,一般人看到瓶子也只会踢走,估计这张纸不会有人看见了,但如果有人看见。要记得这个故事。
这山上以前种满了竹子,我们家乡有传说,有些竹子的竹节里,是长着人的骨头的。这是竹子长的时候,地下有人的尸体,于是把人的骨头营养吸收在里面了。但人的念走不了,骨头就会重新在竹子里长出来。
如果砍竹子发现里面有骨头,就要把骨头挖出来,存着,然后继续找,就能在这个竹林子里,找到一整副白骨。
弯曲的竹子里,会有肋骨,竹节密集的竹子里会有脊柱,笔直的竹子里会有手骨和腿骨。
只有头骨是最神奇的,头骨是长在竹子的根里的,你找到竹子竹鞭最密集的地方,里面就有骨头。
你找到了所有的骨头,然后拼接起来,把找到的竹子烧成灰,合上泥水,裹在白骨上,过了三十年,你再挖开来。你就会看到白骨已经不见了。那是它终于念散了。
到时候你会在原来有白骨的地方,看到一颗绿色的石头,这颗石头叫做竹绿石。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宝石。这是对你的感谢。
我是伐竹人,我得到过一颗竹绿,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后面的故事,也在这里的土里,看缘分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八章 林间冥想

我把这个故事用图钉钉在了村屋的墙壁上,我也写字,能看的出来,写故事的人是真假参半的。看样子他埋了不少这样的瓶子,看笔触写的人应该是个少年,多少是一种恶作剧。
也许未来能挖到更多,这多少还是一种乐趣。但我喜欢看到更加温馨的故事。
死尸我真的没啥兴趣了。
晚上我的疲惫像潮水一样涌来,我躺在我的竹躺椅上,希望休息一下,然后泡澡早点睡觉。但就直接睡死了。
天亮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看样子是睡太深了。
雨村的村屋外有一条小溪,小溪上有很多巨石,溪水从石头的缝隙中流过,我因为过早睡着,起的非常早,轻声的烧了灶台,热了点早饭。吃了一点腐乳和粥,晨曦就亮了,阳光从大树树冠下来,会在溪水的石头上空,产生丁达尔效应,如同圣光一样。
城里人肯定会拿手机拍照的,我则已经看习惯了。来到石头的上方,我就坐下来,沐浴在圣光下,开始看着溪水冥想。
我每个月有一次到两次这种冥想的时候,整理思绪,没有办法,这一家只有我带脑子生活,我们也只是避世,不算出家。所以还是有各种红尘俗事需要烦恼。比如说下个月的食谱。
吃什么,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变成特别头疼的问题。
我也需要这种时刻,让我能抵御内心一些杂念。
如今我在想我经历的事情,他们在我的脑海里,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记忆这种东西,我们应该是执着于记住,还是执着于顺其自然?
事实上在雨村的日子,非常简单,你很难真正记住每一天,但你能非常浓烈的,感受到一种氛围,你离开了这里,想起这里,你是能在心中升起一种清甜的雾气的味道。
这里没有任何外在的东西压在你心口,这种雾气就会一直升腾,人世间这种气味其实是非常难得的。
记忆也是一样,如果你不刻意的,让你自己去记住所有的细节,那么所有的记忆最后都会变成一团有气味的雾气。
有些恶臭让你都不想靠近,有些则美好,清冽,还有的浓烈,让人迷乱。
人或许就无法永远记住细节,最终只能记得这些气味,时间越久,就越纯粹。
逝去的那些朋友,我在这种时刻,都会一一回想他们,如今他们越来越开始呈现出这种雾气来,我一开始非常抗拒,觉得我开始淡忘了,后来我就接受了,在这里思考的时候,带他们气味的雾气就会浮现出来,笼罩我,我就觉得,我又和他们在一起了。
这大概就是人灵魂记忆别人的方式,而又不至于困死在其中。
我也很想知道,在闷油瓶的心中,到底最后这些雾气会变成什么,因为只有他有足够长的时间,可以感受到这些雾气最终的演变。会不会变成他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东西。
那是一种淡然。但淡然,是否意味着雾气最终会没有气味,虽然存在,占比巨大,但是已经无形无碍,就像宇宙中的暗物质一样。
冥想很快就会进入到完全的思绪飞马状态,如同醒着做梦,我发着呆,回神过来的时候,完全不记得自己刚才思考了什么,不过每每我会看到胖子和闷油瓶都站在小溪边看着我。
胖子会小声的问闷油瓶:“你猜天真站起来的时候,会不会一步一朵莲花。”
夏天的时候,胖子会直接扑我脸水,他们会端着早餐,和我坐在一起,在丁达尔的阳光下开始扯皮聊天。
我所有的思考,最终都不会有任何的答案,我也不想要任何的答案。
但很玄妙,我觉得我思考,其实就是答案本身。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九章 试营业

这一天上午拿到了营业执照,略微有些兴奋。收拾妥当,就准备开始试营业。我们的客源预计主要还是旅行团和驴友,因为这里两个小时车程内有土楼的景区,感觉人流还是可以的。但一营业就发现,有个鬼的人流。
福建小型的景点很多,但事实上,福建最好的风景都在路上和山中,当地人对于旅游开发,其实并不真正热衷。所以,像雨村这样的地方十分多。
而在网络上有vlog的小型景点,一般都是家里有个脑子灵活的,我记得有一处有名的丁达尔景点,榕树,薄雾,村妇,耕牛。晨曦下榕树下,圣光沐浴耕牛和村妇。
其实就是一颗榕树,一个全职村妇,一头全职耕牛还有一队放烟饼的。每天几十车夕阳摄影爱好者团,围着他们拍。越拍越红。
这种景点边上就是十几家农家乐。
农家乐的地靠近镇上,离雨村还远,如果我把雨村的景色做成图片和文章,我相信很快这里就会人山人海,但我是决计不会这么做的。
那这块地其实偏僻和幽静就开始产生负面效应了,虽然我也不是希望我的农家乐生意好到我们都没时间静心生活,但至少应该像武林客栈一样吧,我们能认识来往的各种有意思的人,听到各种故事。
守了一个上午,胖子做了一桌子菜,我们中午自己在那儿吃。一个鬼都没有。
“和吴山居好像啊。”胖子就说道:“梦回西湖啊。”
我差点就把啤酒泼胖子脸上。
“不一样。”我对他道:“西湖是什么流量,吴山居还是没人,这里本来就没人,现在没人很正常。”
“哎呦,了不起了,逻辑自洽了。”胖子揶揄我。
我叹气,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说晚上就开始麻将大法吧,创业艰辛,实业难做。
下午我洗了碗,三个人在躺椅上,阳光很好,就全部打瞌睡。忽然就听到有人咳嗽了一声。
我坐起来,就看到三个小姑娘,估计是学生,站在我们门口,穿着汉服,拿着照相机。
我们的桌子都是搭在一个大棚下面的,她们应该是被晒的受不了了,过来避阳。我看了一眼她们,她们看了一眼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问道:“老板,有冰水么?”
我起来拿了三瓶给她们,一人收了两块钱。
她们就坐在大棚下阴凉处,一边喝水,一边打量我们。我也很沮丧:卖水么?第一单竟然是卖水。
吴山居卖的最多的也是水,自从王盟发现水比古董好卖之后。
于是就到一边开始画设计图,宅子的设计图需要大量细化,我自己用木头做了一个工作画架,当然最快还是用电脑,但我何必呢,我有的是时间。
三个小女孩就过来围观,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拍下来的,总之很快,两个小时之后,靠近晚饭的时间,就来了十几个小姑娘,都是穿着各种奇怪衣服。她们都来围观我的工作台。我问了才知道,之前的三个发了我做设计的照片在微博上,很多都慕名而来,看一个有建筑师梦想的农家乐老板。
晚上胖子就忙开了,我和她们合影,贴她们的寄语在墙壁上,都是一些很励志的话。
晚上我们三个人围坐在一起洗碗,收入了2800块,我给了闷油瓶800,给了胖子800,自己留了1200。
他们先回村睡觉了,我开了台灯,继续在店里设计,未来我会在自己房间里也做一个工作台,但这段时间,我还是在店里弄。
晚上这块地没有路灯,只有我店里的两个挂灯泡,和我工作台边上的台灯。我觉得内心特别愉悦和平静,所以特别的专注,很快我就把地基部分的几种方案都做完了,我选择了三合土作为基础材料,非常便宜,可以在山里就地取材。
抬头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外面的黑暗中,月光下站着一个影子,那东西非常高,有点像一个竹子缠绕成的“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0 晚风对饮

我看着那个影子,楞了一会儿。

闷油瓶不在,胖子也不在,厨房里有六七八菜刀。这东西不是知道是什么,但如果它是有害的,那么我能做的就是冲到厨房里拿一把菜刀,然后冲过去,在它攻击我的瞬间,一个翻滚绕过它,然后疯狂的朝外面的马路跑。

如果我手快的话,我还可以在翻滚的时候,砍它的脚一下。

外面就是马路,车流还可以,我冲到马路上,如果它追出来,那么我们两个很快就会上热搜头条。我会勾引它,让路过的卡车撞翻它。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分的平静,并没有出现极度的紧张,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画图工作,让我对于现实有了一种迟钝。又或者是,我在我自己最舒适的生活中,舒适到我甚至不害怕在今晚死去。

又或者是,我从来没有在这一带,听过任何神秘的死亡事件。这也许是一种善意的灵体。

我站了起来,看着那个影子,影子其实就拦在了我出去的地方。我就拉了一把椅子,面对它坐了下来。

晚风袭来, 从人影子的方向吹来竹香,今晚尤其的浓郁。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我开了一瓶啤酒,就看着它喝了起来。

如果那是一种鬼魂或者山精的话,它一定已经感觉到了,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它没有继续靠近了。我就这么和它默默的对饮着。

终于,在我恍神的一个瞬间,我再看那个影子,竹子之间的影子不见了。黑暗中只剩下竹影。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觉得那个瘦长的人影,特别像那种巨大的竹节虫。

正在疑惑为什么这东西不见了,是终于放弃和我交流了,还是被我无敌的从容恐吓了。忽然前面就出现了手电光。

闷油瓶提着一只手电出现,看着我。

我看了看手表,啊,竟然已经对饮了两个小时,我惬意过头了,竟然忘记了时间。

他站在那个黑影刚才站的地方,就那么看着我。我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把酒柜锁住,关灯,收拾画的图,就来到他的边上。

我们两个人往回走,我知道他是胖子派来催我回去的,来到路边,就看到一辆摩托。

这是村口小卖部的摩托,两个人上去,就往雨村开去。

到了村口还了摩托车,就看到胖子正在村口,背着几根竹竿,那是夜钓的钓竿。他是准备去溪里钓鱼。

“你不打算睡了?”我就问他道。

“你怎么不知道回家呢?你一个人在那儿不害怕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害怕,刚才的人影子,我现在都觉得这是我的幻觉。

这块地是我们随机租下来的,总不至于这块地有什么问题吧。

“我琢磨事呢?”

“钓鱼去。”胖子对我道:“今天溪水里有大鱼。刚村长儿子钓了十三斤回来。”

我看胖子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钓鱼那么简单,问他:“你什么情况?”

胖子就笑,说道:“去了就知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