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实体书版)--第五十章 解开密码--南派三叔

第五十章     解开密码







     “这几条从轴承处延伸过来的铁链牵动着这里面的消息机关,只有一条铁链是启动正确的解码的,其他的都代表着错误。”我数了一下,一共是五条铁链从那边延伸过来。

     我非常的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在中国的古代,会有这么成熟的模块化技术。在中国最有名的原始模块技术就是活字印刷,模块技术是可以超越地理限制多次使用的,显然,这里的机关可以用在任何的地方。

     我一下就想到了闷油瓶那边,张家楼的后人设置如此巧妙的机关,四川和广西,两边的地质状况、天气、各种因素都不一样,所以要保证设置在两边的,互相有联系的机关能够足够稳定,千年之后都不会损毁。

     因为整个机关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子孙,无论是哪里的部分献出了问题,都可能造成他们子孙的死亡。

     如果是普通的工匠,只能利用巧妙的技术,根据两个地方各自的条件尽量设计适合两边的机关。但是那在古代是不可能使用的,因为当时的工匠完全没法算出几百年后是什么情况,所以,按照各自的地理环境设计的机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而模块化的东西就不同,它可以保证在任何的环境下,你这个东西放到哪儿去用都是一样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KFC到哪儿吃味道都一样,活字印刷保证一套字版重复多次的高质量使用。

     “那又如何”小花不是很明白。

     我道:“古人有从实用性质考虑问题的习惯,比如说,以前的印刷术一本书必须刻一个整版,使用完了就不能用了,有个古代出版商觉得很烦,于是发明了活字印刷,这样他可以开除一半的雕刻工匠,只留几个最好的备用,不会有人为了模块化而模块化,古人的模块化都是预见到大量重复的劳动而做出的调整。”

     如果这里的工匠使用了模块,那么我能想到的原因是,他们不想针对所有的环节分别来设机关,那么,非常有可能,这里所有的机关,和在广西那边的机关,使用的都是这种风潮一样的东西,如果闷油瓶敲开那些石头,他可能会看到和我们这边一样的东西。

     张家楼的设计者他们在选择好了张家楼的建筑地之前,就设计好了一切,并且做好了这些机关,这样他们只要选好地方,然后砸几个洞,把这些模块安装进去就行了。

     “我有点知道你的意思了。”小花显然要比胖子更能理解我的思维,“我靠,这有点小牛逼啊,你是说,张家楼,是在移动的。”

     我点头:“模块化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拆下来整个带走,你看样式雷,看其他的各种痕迹,这里的铁器铁链,但是只有这东西是青铜的,说明在历史中,那些张家祖先的棺椁换过不止一个地方,所谓的张家楼,肯定只是他们最后一次。”

     小花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我又发现了一个婆婆让我带上你的原因,某种程度上,你也有点小牛X。”

     我咧咧嘴巴,心说这些话怎么听怎么像他之前根本就不像我和他一组。

     我蹲下去,用手电照这下面的东西:“我想,样式雷只是一个承包商,他们帮所谓的张家,修建了张家楼来安放那些棺椁,但是他们没有参与更多。”

     “雷思起晚年是慈禧时代的事情,大清国的金山银山已经花完了,雷氏家族庞大,交游广阔,不管是友情赞助,还是接了私活,都可能让他们出手帮助张家修建新的祖坟。”
   
     “是的,也许张家每次修建祖坟,因为这些鼓楼都修建在非常诡异,难以进入的地方,所以不得不寻找当世最好的工匠。”


     “那,如果他们当年在元末明初的时候,说不定和汪藏海都有关系。”小花道。

     我点头,非常有可能,只要这个家族真的有那么深远的历史。而且我相信,随着交通工具的发展,这两个地点会越来越远,也许最初的时候,这个放置“钥匙”的山洞和张家的群葬地只有一山之隔。然后慢慢变成了一个省,再是四川到广西的距离,如果张家后人还在,那么下一次可能要移到国外去了。

     这也解释了我的另一个疑惑,我一直没法判定,这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朝代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一些东西经过多年的翻修,会留有好几个朝代的印记,基本无法判断。

     “不说这些,你这么牛X,你能不能猜出,这些铁联众,哪一条才是正确的?”小花问我,“还是说,我们只要一根一根的试就知道了。这理由五根铁链,如果我们拉错了,那么就会启动上面的机关,上面那头猪就会被射成刺猬,或者任何可能的机关,但是我们在这里,不会有事。”

     理论上只要把五条锁链都拉一下,然后出去就行了,但是我不知道上面设置的是什么机关,要是一下有巨石摔下来,把我们封死在里面,那就死定了。

     “现在一般的密码会有错误限制的,只有错误超过一定的次数才会有惩罚程序,不过故人没有那么仁慈。这个地方也没有被使用的那么频繁。所以,一点弄错了,可能是致命的。我们必须要知道确切是哪一根,才能拉动。”

     “怎么搞,小三爷博士。”小花看着我,“我想我可以在老九门里开门课叫《学术盗墓》,让你来讲几堂课。”

     我心中好笑,有时候确实好为人师,特别是相通一些事情的时候,我总是想自己立即说出来让别人也感受我相同的感觉,以前胖子经常会突发奇想,没人陪我剖析事情,但是小花可以,所以我就我说的多了点。以前我觉得这样听失态的,但是次数多了,我觉得也没什么。

     我看了看整个蜂巢,就陷入了沉思,想了想我问他:“你们的规矩,是怎么做的?”

     “那个怎么说的?模块化?就和你说的,我以前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我们一般会很明白的看到那些还没触发的陷阱,然后破坏掉它。我们的规矩是必须看到消息机关是怎么运作的。所以,如果是我们的做法,我们得敲开这只马蜂窝。”

     整个青铜球完全是铸封的,不可能打开,而且这里全是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冒险,况且打开之后我们可能会完全破坏掉这里面的运作,就像小时候拆开脑中发现齿轮掉了一地,再也无法恢复一样。

     我尽量让自己浸入水中,小花帮我照明,我去看那几根铁链,它们完全一样,相比无论是机关还是正确的那条链条,都没有被频繁的使用。

     “要不要这么想,你看,我们在上面看到的死人,都是死在那些头发里,我们没有看到有什么陷阱被启动的痕迹。如果是这样,要么就是老九门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只是盗走了那些古籍,要么,是否可以这么认为,这里不会设置非常毁灭性的陷阱。”小花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敢去假设:“这不能靠猜,要是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呢?”

     “不可能,我了解老九门,了解那批人,除非,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什么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让他们吓得魂飞魄散,我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情况,最直接的证据,是铁盘上那么多血。”

     我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说不通,这么严密设计的机关,肯定会有某种可怕的措施,古代的密码不会太复杂,如果有个人可以一次一次地试错,那很快他就能使出来正确的,那设置这样严密的机关就没有意义了。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只是普通的消息机关,老九门不至于被吓跑,老太太说这里出现了巨大的变故,损失惨重,如果只是有几条蛇或者一些虫子,或者一些飞镖落石,他们那么大的规模,不可能搞不定。”



     小花点头:“比如那些黑猫,甚至外面的那些头发,如果是那样的规模——”

     “就会发生我在柴达木遇到的事情,他们甚至可以把这些管子上的黑猫烧掉,然后一只一只小心翼翼的搬出来,密封进玻璃箱,打包送到国家博物馆去,所以,任何实际的威胁,对于他们都不是威胁,就是这里有几只恐龙杀了几个人,立即也会被后来的人乱枪射死,但是这个洞里的一切,几乎没有被破坏过,他们使用任何野蛮的方式,为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结论?”小花有点不耐烦了。

     “我现在只能假设一些细节,比如说,为什么他们没有把那些黑毛罐子处理掉,他们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时间,要什么武器有什么武器。有了这些他们还是没有动手,显然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我道,“我们的老前辈们,这些老家伙,压根没把这些罐子当一回事情。”

     我大致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他们没有理会那些黑毛,而那些罐子没有任何的破坏也表明他们最后遇到的变故和这些罐子没关系。

     同理,老太太说这里发生了让他们损失惨重的事情不会是实际的威胁,一定不是什么暗箭落石。

     能够让老九门在这种规模下损失惨重的,不会是物理上的,而只能是精神上的。

     他们遇到的变故,一定是一件让他们无法理解的事情。无法理解就无法防御。

     我道:“他们一定准备好了一切,然后启动了机关,以为自己可以应付,但是,没想到发生的事情匪夷所思,和他们相信的完全不同。”

     小花还是一脸迷茫,我就举例子道:“如果你启动了机关,然后有乱箭朝你飞来,你可以用盾牌挡一下,如果有只粽子吵你扑过来,你可以用AK47扫回去,但是,如果发生了一件你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你是没法做任何补救的。比如说,你启动了机关。”我顿了顿,“接着你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我以前听说在浙江的山区,发生过非常奇怪的失踪事件,有一队护林员在山里失踪,然后政府派人上山寻找,下来又少了三个人,出动**和动员群众,又有人消失,这些人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几乎是地毯式的搜索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山区里的老人说,那是给山婆婆带走了,最后部队撤出山区,不了了之。

     当时巡山的盛况,要是真有山婆婆,而且长得和奥特曼一样巨大,也会被荡平的。只有无法解释,才可能让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那种力量退缩。

     “当然世纪的情况可能更加诡异,”我道,“因为金万堂说过,有很多人满身是血的被抬下来,这些人都死了,但是我们没有得到老太太的证实,所以也没法在推断下去。”

     “好吧。”小花就莞尔,“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不能贸然出动那些机关。我同意,但是,这对我们的处境没有帮助,现在被你说的我连试都不敢试了。”

     冰冷的水刺痛了我背后的伤口,我有点扛不住了,倒退了几步,能感觉到背后开始火辣辣的疼起来,显然麻药开始失效了。这时候我就看到了十几条从这蜂巢中延伸出去的更细的铁链。

     这些铁链显然连终连接着最后触发机关,它们和洞壁上十几个小孔相连,我相信只要抽动其中几根粗的铁链,这些细的铁链中的几条一定会产生连动。

     我两边看了看,立即就意识到应该怎么做了,其实非常简单。

     对于一个机关来说,其实只有两种选择就够了。A是进行的步骤正确,机关启动奖励,B是进行的步骤不正确,机关启动惩罚。

     这里有三条铁链,他们会被另一边的轴承牵引,按照顺序被拉动,这等于是三位数的密码,之后这只蜂巢内的机括会被牵动,拉动细的那些伸入到洞壁里的铁链,启动奖励和惩罚。

     那么非常简单,大部分胡乱的扯动,都应该是错误的,只有正确的扯动才能导致正确的牵引。所以我们只要砍断所有细的铁链就能无休止的实验,大部分的次数,我们都会引发错误的牵引次序,知道了错误的牵引次序,那正确的牵引出现我们就能立即发觉。

     虽然一到五,五个数字密码的排列次序还是稍微有些繁琐,但是比起现代的密码锁,这种体力活儿简直不在话下。

     小花给我做了一个牛X的收拾,我不相信他想不到,拍了拍他。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体力和细心的活儿了,我们先把所有系的铁链编号,然后用柑橘小心翼翼地弄断,在断链的两端都做上记号,以免弄混。

     然后我们一个一个按顺序试,果然完全和我说的一模一样,大部分我们扯得结果,细铁链条都是以相通的顺序被牵动,一共有二十三条洗脸条,牵引惩罚的顺序是:四,五,八,十二,二十一。

     最后我们终于发现了一次不同于这个惩罚顺序的牵引。

     小花记录了下来,然后用登山扣重新练起了那几条铁链,再次尝试。

     看着细的铁链瞬间被牵引,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随即我们就听到从洞壁中,传来了古老沉重的声音。

     声音持续了足有五六分钟,然后停了下来,我看了看笑话,小花看了看我,我们都活着,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我们都知道,我们成功了,上面的石室内,一定发生了某种变化。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0-9-22 16:56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已修正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