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第23章(等于超好看第17章)--南派三叔

小花道:“有几点是必须考虑的。比如说,胖子到底被困在那缝隙里多少天了?有可能只困了几个小时,也有可能困了几天了,那说不定在他刚刚被困住的时候,底下的人还活着,但是现在已经遇难了,他刚被救起的时候神智混乱,让我们去救,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点,胖子如果不醒过来跟我们说,我们自己考虑没有意义。”我道。
“对,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当成下面的人还活着去应对一切。”潘子道,“如果他能醒最好,不能醒我们还是得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想起闷油瓶的古刀,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我们不能无限制等下去,你们现在就去准备,
五个小时之后我就去把他叫醒,问出消息后立即出发,如果问不出我们也必须出发。”
潘子和小花对看了一眼,显然有些犹豫,我道:“不能浪费胖子给我们带来的时间。”
潘子就点起一支烟,点了点头,就对身边的几个伙计说道:“好,一切听三爷的,你们分头准备,五个小时。”

那几个小鬼都很兴奋,立即点头,小花带着他们分头走开了,潘子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问道。
潘子轻声道:“小三爷,这些孩子,都是苦出身,我们在考虑事情的时候,要给他们留点余地。他们并不是炮灰,他们也都是命。”
我看着潘子,忽然心中就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潘子递给我一支烟:“五个小时后,我和花儿爷带一半的人下去,你和秀秀皮包留在上面,假设我们出事,你们还有一次机会。”
“为什么?”我一下就急了。
“我们没有其他办法。”潘子道,“这是必需的措施。”
“那这样,我和你下去,小花在上面。”
我道,“要我在上面等,我宁可下去。”
他指了指脸颊:“您现在是三爷,您在就有希望,您如果出事了,那就真的完了。”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说得很有道理。
“小三爷,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潘子轻声凑过来道,给我点上烟,然后站起来,就对其他人大吼道,“三爷说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想不想发财了!五个小时后没准备好,就留在上面喝西北风!”

皮包真的是个小鬼,年纪太小了,其他人准备时他就在湖边打水漂玩儿,潘子说,这一行都有自己的装备,他不用下去,自然不用整理,而且这个行当里,嚣张的必有绝活,因为没绝活的嚣张一次基本都挂了。
小花的东西显然整理得非常好,一直在研究“肚皮地图”,我看着潘子到处去忙,想起他最后的那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潘子那是一种指责,虽然我听了有些不舒服,但我知道他是对的,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是必须平等地考虑所有人。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我只是个冒牌货,当时我想反驳他,但他的最后一
句话,让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内心懦弱的人。
确实,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没法拿任何理由当借口。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会在
我急切地说“我们快点下去”的时候说:“不对,现在还不是时候。”唯一能说这句话的三叔已经不在了,而我代替了他的位置。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先顶再看抢头香

TOP

呵呵 那我第二楼吧
好事不张扬坏事不低调

TOP

等更新。。。。闷油瓶这种变态存在,能不能保下去的人呢?三叔会不会死呢?

TOP

小花道:“有几点是必须考虑的。比如说,胖子到底被困在那缝隙里多少天了?有可能只困了几个小时,也有可能困了几天了,那说不定在他刚刚被困住的时候,底下的人还活着,但是现在已经遇难了,他刚被救起的时候神智混乱,让我们去救,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点,胖子如果不醒过来跟我们说,我们自己考虑没有意义。”我道。
“对,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当成下面的人还活着去应对一切。”潘子道,“如果他能醒最好,不能醒我们还是得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想起闷油瓶的古刀,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我们不能无限制等下去,你们现在就去准备,
五个小时之后我就去把他叫醒,问出消息后立即出发,如果问不出我们也必须出发。”
潘子和小花对看了一眼,显然有些犹豫,我道:“不能浪费胖子给我们带来的时间。”
潘子就点起一支烟,点了点头,就对身边的几个伙计说道:“好,一切听三爷的,你们分头准备,五个小时。”

那几个小鬼都很兴奋,立即点头,小花带着他们分头走开了,潘子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问道。
潘子轻声道:“小三爷,这些孩子,都是苦出身,我们在考虑事情的时候,要给他们留点余地。他们并不是炮灰,他们也都是命。”
我看着潘子,忽然心中就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潘子递给我一支烟:“五个小时后,我和花儿爷带一半的人下去,你和秀秀皮包留在上面,假设我们出事,你们还有一次机会。”
“为什么?”我一下就急了。
“我们没有其他办法。”潘子道,“这是必需的措施。”
“那这样,我和你下去,小花在上面。”
我道,“要我在上面等,我宁可下去。”
他指了指脸颊:“您现在是三爷,您在就有希望,您如果出事了,那就真的完了。”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说得很有道理。
“小三爷,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潘子轻声凑过来道,给我点上烟,然后站起来,就对其他人大吼道,“三爷说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想不想发财了!五个小时后没准备好,就留在上面喝西北风!”

皮包真的是个小鬼,年纪太小了,其他人准备时他就在湖边打水漂玩儿,潘子说,这一行都有自己的装备,他不用下去,自然不用整理,而且这个行当里,嚣张的必有绝活,因为没绝活的嚣张一次基本都挂了。
小花的东西显然整理得非常好,一直在研究“肚皮地图”,我看着潘子到处去忙,想起他最后的那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潘子那是一种指责,虽然我听了有些不舒服,但我知道他是对的,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是必须平等地考虑所有人。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我只是个冒牌货,当时我想反驳他,但他的最后一
句话,让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内心懦弱的人。
确实,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没法拿任何理由当借口。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会在
我急切地说“我们快点下去”的时候说:“不对,现在还不是时候。”唯一能说这句话的三叔已经不在了,而我代替了他的位置。

TOP

南派三叔还活着么?这坑回填的太慢了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