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死亡循环1》真正全集(全文完结)--作者:天下霸唱

说明一下,《死亡循环1》是一本天下霸唱故事合集,前面是以前的《雨夜谈鬼事》,后面就是新故事了

死亡循环I
  
  第一卷雨夜谈鬼事
  
  第一卷雨夜谈鬼事 楔子
  突降暴雨,沪宁段高速路被临时关闭了,我们不得不开车绕道而行。说来也怪了,三月中旬竟然下这么大的雨,天色将晚,四周都被雨雾遮盖,能见度越来越低。看来我们今天无论如何是赶不回去了。
    臭鱼提意在路边找个地方过一夜,等天亮雨停了再走。阿豪也觉得路况太差,再开下去非出事不可。
    臭鱼和我是同乡,他本名于胜兵,长得黑头黑脑粗手大脚,活脱脱是黑鱼精转世,所以我们都称其为臭鱼。阿豪是广东人,为人精细能说会道,他的名字“赖丘豪”很有粤派特点。我们三个人在两年前合伙开了一家小规模的药材公司,兄弟齐心,再加上天时地利和不错的经商人脉,生意做得很火,这日出去谈事,没承想回来的时候赶上这么大一场雨,天黑路滑,无奈之下只得就近找个地方过夜。
    这时雨越下越大,根本辨不清方向,只能顺着路乱开,好不容易发现前边不远隐隐约约有几处聚在一起的灯光,把车开到近处一看,是几间平房。三人大喜,这下不用在车里过夜了,管它是旅店饭馆还是民宅,好歹也要付些钱借宿一夜。
    我们冒着雨从车上下来,看见大门前挂着一块牌子:慈济堂老号药铺。臭鱼大喜:“这家还是咱们的同行。这么说来跟咱哥们儿多少有些香火之情,肯定能接待咱们住上一夜。”
    阿豪过去敲门,只听里面有人答应一声把门打开,是一位老者携着一个幼童。阿豪说明来意,问可否行个方便,留我们哥儿仨过夜。
    老者请我们进了客厅,他自称姓陈。陈老对我们说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今天这鬼天气实属罕见。既然你们到了这里,也是有缘。若不嫌弃,就在此间将就一夜。只是我这里只有我爷孙二人居住,没有多余的客房和床铺。三位只能在客厅里面过夜。”
    我想这种情况下能有间房子不用挨淋受冻就不错了,哪里还敢奢求被褥铺盖。便对陈老说:“这样就足够了,我们也不睡觉,在屋里坐上一宿就好,只求烧一壶开水解渴。”
    陈老给我们烧了一壶开水,泡了茶,便把我们留在客厅自己领着孙子进里屋睡觉。
    前面有一大间是药房,层层叠叠尽是药柜,客厅在药店后面,面积不大,但是摆设装饰颇为清雅别致,我们三人坐在客厅的红木靠椅上喝茶聊天,臭鱼说起前两天看来的新闻,美军的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伊拉克被农民用步枪打了下来,大赞人民战争的厉害之处。
    阿豪颇不以为然,说道:“一架阿帕奇的火力,相当于第三世界国家整整一个反坦克旅团,但是这种高精尖的设备,有一丝一毫的操作保养失误就会酿成重大事故,倒也不见得是伊拉克民兵有多厉害,只是瞎猫撞上死老鼠而已。”
    我们就此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后来扯来扯去也没分出个高下。阿豪觉得无聊,便说要讲个恐怖的古代案件给我们听。
    我对阿豪说:“你要是讲那瞎编乱造的,还是趁早打住,咱们这里又没有小妞儿,我和臭鱼两个大男人,听鬼故事也不觉得害怕。”
    臭鱼也在旁随声附和:“就是的,你还不如讲几个荤段子来解解闷。”
    阿豪说:“你们别这么说,我讲的这个事是我以前从古代公案小说里看来的。虽然未必确有其事,但是十分离奇,反正长夜漫漫,咱们又没法睡觉,讲给你们听听,也好打发时间。”
    我同臭鱼听他说十分离奇,便有三分感兴趣了,我说:“平日里听的鬼故事以及看的恐怖电影多半没什么意思,只是一味地卖弄吓人,不是电视里爬出个女鬼就是从床下伸出只黑手,要不就是吃包子吃出个死人手指,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你要是讲吓唬人的,我便不爱听,如果离奇怪异的,尽管讲来听听。”
    阿豪点上一支烟,又把我们面前的茶杯倒满茶,吸了两口烟,想了一会儿,讲了一个故事。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1-2 08:03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第一卷雨夜谈鬼事 第一个故事:人头
  有一个家庭,父亲早亡,只剩下母亲王氏带着十七八岁的儿子。王氏靠给人缝缝洗洗赚些微薄的工钱供儿子读书,虽然日子过得寒酸,但是母慈子孝,母亲勤劳贤德,儿子用功读书,倒也苦中有乐。
    王氏为了便于儿子进京赶考,便在京郊租了一所房子。里外两间,外带一个小院。
    住了约有半月,这日夜里天气闷热,母子二人坐在院子里,王氏缝衣服,书生借着月光读书。忽然从大门外冲进一个男人,身穿大红色的袍服,面上蒙一块油布,进得门来,一言不发,抢过儿子正在读的书本就冲进里屋。


  母子俩大惊失色,以为有歹人抢劫,但是家贫如洗,哪有值得抢的东西?但是那红袍人进了里屋久久也不出来,只得硬着头皮进屋观看。
    但是屋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家里只有里外两间小房,并无后门窗户。王氏发现里屋床下露出一角红布,那人莫非躲在床下不成?
    书生抄起作为门闩用的木棍,和母亲合力把床揭开,床下却不见有人,露出的那一角红布原来是埋在床底的地下。王氏用手一探埋有红布的地面,发现仅有一层浮土,便命儿子把土刨开,看看那红布究竟是何事物。
    书生只挖了片刻就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大木箱子,箱子被一把铜锁牢牢锁住,无法开启。书生年轻性急,用锤子把锁砸开,箱子里面金光闪闪,竟是满满一大箱金元宝。
    母亲王氏大喜,认为这是上天可怜她母子二人孤苦,赐下这一大桩富贵来。只是这笔财太大太横,母子二人都不免心惊肉跳。王氏生来迷信,便从箱中拿出一锭金元宝,让儿子去城里买上一个猪头,作为供品祭祀天地祖先,又把箱子按原样埋回床下。
    如此折腾了一夜,此时天已将明,城门刚开,书生拿了金元宝,便去城里买猪头。到了城内马屠户的肉铺,见刚好宰杀了一口大肥猪,血淋淋的猪头挂在肉案钩子上。书生拿出金元宝交予马屠户说要买猪头祭祖。
    马屠户见这么一个穿着破旧的年轻书生拿出好大一锭金元宝,觉得十分奇怪。但是古代人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纵然穷酸落魄,但是到哪里仍然都被劳动阶层高看一眼。马屠户虽然奇怪,但是并没有认为他这钱来路不正,便把猪头摘下来递给他。
    书生出来得匆忙,并未带东西包猪头,血淋淋的不知如何下手。马屠户见他束手无策,觉得好笑,便拿了自家用的一块油布把猪头包上。书生谢过屠户,抱了猪头便往家里赶。
    那京城重地,做公的最多,有几名公差起得早,要去衙门里当值,见一个穷秀才抱着一个血淋淋的油布包,神色慌张,急匆匆地在街上行走。
    公人眼毒,一看此人就有事。于是过去将他拦住,喝问:“这天刚蒙蒙亮,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
    书生昨夜得了一大桩富贵,正自心惊,被公差一问,顿时惊得呆了,支支吾吾地说是赶早进城买个猪头回家祭祖。
    公差见是如此老实年轻的读书人,就想放他走路。书生正要离去,一个年老的公差突然说道:“你这包裹里既然是猪头,不妨打开来让我等看看。”
    书生心想猪头有什么好看,你们既然要看,就打开给你们看好了,未承想打开油布,却哪里是什么猪头,里面包的是血肉模糊的一颗人头。
    一众公差大怒,稍微有些大意,险些被这厮骗过了。不由分说,将书生锁了带回府衙。
    京畿府尹得知情由,向书生取了口供,把卖肉的马屠户和王氏都抓来讯问。
    马屠户一口咬定,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书生,而且今日身体不适准备休市一日,不曾杀猪开张。
    又差人把书生家中床下埋的箱子取出来,里面也没有什么金珠宝贝,里面满满地装着很多烧给死人用的纸钱纸元宝,在箱子底下是一具身穿红袍的无头男尸,男尸手中紧握一本书,正是昨晚书生在院子里读的那本。
    经仵作勘验,无头男尸同书生所抱的人头系同一人。死者口鼻中满是黑血,应为中毒而死。
    府尹见此案蹊跷异常,便反复验证口供,察言观色,发现那王氏母子并不似奸诈说谎之徒,反而马屠户看似神闲气定,置身事外,却隐隐显得紧张焦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府尹按口供述,盘问马屠户:“书生说用一锭金元宝向你买猪头,你说早上刚开市,没有散碎银两找钱,于是他便把金元宝留在你处,约定过两日来取买猪头剩余的银两。可有此事?”
    马屠户连连摇头:“绝无此事,自昨晚以来小人一直在家睡觉,小人老婆可以作证。”
    府尹命办差官前去马屠户家里仔细搜查,在其肉铺中搜出一枚纸元宝。府尹再问,马屠户无言以对,只是摇头,连呼:“冤枉!”
    当日办差官又从王氏家不远的河边找到一柄屠刀,仵作检验死尸,确认人头就是用此刀割下,经马屠户邻里辨认,确为马屠户所有。府尹命给马屠户施以酷刑,马屠户承受不住,只得招认:
    一月前,马屠户去城郊采购生猪,因为回来得晚了,城门关了进不了城,只得与一山西客商共同借宿于一处空宅之中。马屠户见财起意,便下毒谋害了山西客商,又用杀猪刀割下了山西客商的人头,把死尸埋在屋里床下,凶器与人头扔在房后河中。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冥冥中却有天网恢恢。
    臭鱼说:“这事也真是有趣,相当于死者自己想办法报案,而且自己还给自己准备了多半箱子纸钱。以前看过京剧《乌盆记》,也是说谋财害命,受害者的尸体被碾碎做成了瓦盆,瓦盆中的冤魂求人带他去找包公告状。跟阿豪讲的故事差不多。”
    我说:“这个案子我好像以前也听过,是在《包公案》的评书里讲的,和阿豪所说的大同小异,只不过是包公最后用阴阳枕审问了受害者的亡魂,才查得水落石出。其实这种公案故事多半是后人演义出来的,为的是突出官员的英明,宣扬因果报应,好让老百姓不办坏事,也是政府愚民的一种手段,当不得真的。”
    阿豪问什么是阴阳枕,我说:“传说包龙图日断阳,夜断阴。晚上睡觉枕在阴阳枕上,就可以到阴曹地府断案了。如果真是这样,能让死人开口说话,这世上也就没有悬案了。”
    阿豪说:“这种奇案还是有的,只是古代办案技术手段落后,有些案件无法自圆其说,所以扯上些神鬼显灵的事,以便服众。在当时怨魂显灵也是一种重要的呈堂证供。”
    臭鱼说:“我听老一辈的人讲,凡是命案,不管过多少年,没有破不了的。”
    阿豪总喜欢和臭鱼开玩笑,从不放过任何贬低臭鱼见识的机会,连忙说:“那倒也是屁话,我还是那个观点,这些都是为了让人们不要杀人,在道德上把人约束住了。不过从古到今也不知道发生了几千万起凶杀案,看来这些与人为善价值观对人类的影响不大。人性的原则在财色的诱惑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没有结果的凶杀案多了,更有些恶人光明正大地滥杀无辜,也没见他们有什么报应。”
    臭鱼问我的观点,我说:“杀了人不一定有报应的,不过我很愿意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世人如果没有了道德观念的束缚,连因果报应都不能相信,那这社会和地狱就没什么区别了,那就该人吃人了。”
    臭鱼点头说:“听你们这么讲,我也突然想起以前曾经看过一件悬案的记载,悬案就是没有结果的命案,这件公案在清代野史笔记中多有记载,看来绝对是确有其事,不然不会流传这么广,这比阿豪那演义小说里出来的案件真实得多,我讲给你们听听。”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一卷雨夜谈鬼事 第二个故事:疑案
  清朝的时候在山左县有个妇人,不知其名姓。有一日从娘家回来,丈夫因为有事在身,便使其弟去接嫂子。
    妇人骑了一匹黑驴,弟步行在后。路过一处深山老林,妇人尿急,命弟牵驴,自己走到树林里去解手,没走几步,发现几株老松树和怪异嶙峋的岩石环绕着一处荒坟,很是僻静。

  妇人憋不住了,就在坟边小解,溺后束衣,发现里面穿的红裤衩没了,可是在解手时明明还在啊。
    妇人大惊,在周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阿豪听了大笑:“清朝女人穿内裤吗?”臭鱼解释说:“我也不知女人内衣在古代怎么说,反正你们知道就行了,别太较真了。”我说:“古代人穿的那个好像叫肚兜。”阿豪、臭鱼都连连点头称是。)
    其弟在外边催促,妇人无奈只得放弃寻找,幸好衣服很长,不至于露了庐山真面目。出了树林骑上黑驴,匆匆而返。
    回到家后,私下里把此事告诉她的丈夫,丈夫吓得面如土色对她说:“这件事你知我知,切不可再对其他人讲起。”
    妇人不敢再说,但是始终不解其中缘故。
    到了晚上熄灯睡觉,二人躺在床上,丈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鼾声如雷。妇人想起白天的遭遇,非常害怕,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忽然听到屋顶有物震响,声音很大,好像是一块大石落下。妇人害怕万分,连忙呼唤丈夫起来查看,但是连喊带推,丈夫始终一动不动。妇人点上灯烛观看,发现一把锋利如霜的刀插在其夫胸口,刀插得很深,拔都拔不出来。
    妇人大惊,嚎啕大哭。家里人闻声赶至,发现房间门窗关闭得完好无损,都怀疑是妇人谋害亲夫。于是抓住妇人到官府告状。
    官府讯问妇人,那妇人一时受惊过度,不能开口讲话。直到第二天才略微镇静了一些。妇人便把在林中丢失内裤一事禀告官府。
    官府命令验看那处荒坟,只见磊磊高冢,封树俨然,没有任何挖开过的迹象。
    把墓主召来质问,墓主说坟里埋的是家中的一个小女儿,年仅十一,因患病不治而亡,埋在此处已经十五年了。家里只是每年春秋时节派人来扫墓,其余的事则一概不知。
    官府告知墓主人案情经过,要求挖坟开棺查看。
    墓主坚决不肯,官府无奈,只得强行动手挖坟。
    几名衙役仵作一起动手,把棺材挖了出来,打开一看,众人无不愕然。
    那棺里并没有少女遗体,却有个少年和尚,赤身裸体躺在其中,头上正盖着妇人遗失的红色内裤。胸口上插了一柄锋利匕首,血迹殷然如新。
    详细走访周围的寺庙,都说没有这个和尚,也无人报官有失踪的少年僧人。
    案情重重疑难冤苦,官府多次勘察无果,只能悬为疑案。
    我正听得入神,没想到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完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豪心细,问臭鱼:“你中间说,丈夫听了他老婆讲丢失红裤衩的事之后非常害怕,晚上就被杀死了,会不会这个丈夫就是杀和尚的凶手?”
    臭鱼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过的几本书上都没有结果,不过妇人的丈夫听了在坟边丢失内裤的事之后确实吓得面无人色,这是书上的原文,我记得很清楚,至于他为什么不觉得奇怪或者愤怒,而偏偏是吓得面如土色,这其中很值得推敲。”
    我怕他推敲起来没完,连忙把臭鱼的话打断:“你们俩讲的这两件事,一个是小说演义,一个是野史志异,虽然内容离奇,却没什么新鲜的。”
    阿豪问道:“那么依你说什么才算新鲜的?”
    我也点了支烟,一边抽烟一边说:“我从前经历过一件极可怕的事,从来没对别人讲过,我知道即使我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就连事后我自己回忆起来也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咱们兄弟都不是外人,今夜我就给你们哥儿俩说说这件事,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每一句话都是真实可靠的。比你们俩讲的那些捕风捉影的事真实得多,毕竟我这是真人真事。”
    臭鱼说:“我也不管你是真是假,先讲来听听,我们都不是小孩子,自己还分不出真假吗?”
    阿豪知道我一向沉着老练,轻易不讲大话,听我这么说很是好奇:“以前听故事都是道听途说,今天总算能听一件真人真事了,别卖关子,快讲快讲。”
    我说:“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讲讲,嗯……该从哪里说起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一卷雨夜谈鬼事 第三个故事是我的真实经历:跟踪
  在和臭鱼、阿豪合伙做生意之前,我在一家私企打工。公司的老总叫张涛,是山东清河人,他家祖上都是卖牛杂碎的,年纪比我大个两三岁。他早先跟了同乡的一位大哥在海南做房地产,后来海南房市崩盘,那位大哥去了缅甸开赌场,张涛卷了一部分钱自己到上海做生意。
    张涛喜欢和公司里的员工称兄道弟,不喜欢别人叫他张总而要称其为“张哥”。
    说实在的我对这个人真没什么好感,觉得他的作风和经营策略都充满了小农思想和实用主义。换句话说,我觉得这个人不是做大事的人,很小气,没眼光,缺少必要的魄力和智商,经常拖欠员工的薪水。
    也不知道为什么,张涛对我很器重,从没拖欠过我的薪水,而且公司的一些重大决策都和我商量,我想总不会是因为我也姓张吧?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上班,中午的时候张涛神秘兮兮地找到我,说中午要请我到外边吃海鲜。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家伙肯定找我有事,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古人云:‘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他这种小气的人不会平白无故地请我吃海鲜,只是不知他找我想做什么,我也不理会,且吃了他的再说。”
    张涛开车带我去了浦东新区世纪大道上很奢华的名豪鱼翅城。
    我也不问他找我吃饭所为何事,埋头只管吃喝。
    张涛给我满上一杯酒说道:“老弟,咱们公司也就你是个人才,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脑子好使,而且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向都守口如瓶,你很有前途啊。”
    我嘴里塞了一大块鲍鱼,含含糊糊地答应了几声,心中盘算:“你把我抬得越高,越是要让我给你当枪使,我是何等样人,岂能被你这土老帽儿几句好话一熏就晕菜。”
    张涛自己也喝了两杯,边喝边说出一件事,我听了几句,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原来张涛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叫王雪菲,张涛看她的第一眼就死心踏地地爱上了她,豁出血本去追求了一年多,对方总算是答应了嫁给他。
    可是最近王雪菲和他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有时约会的时候竟然一句话不说,总是一个人出神发呆,对年底结婚的事也不再提起。
    张涛想她可能另有新欢了,不由得又急又妒。追问王雪菲为什么对他这么冷淡,是不是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王雪菲连表情都没有,只是抬起了头似乎是在观赏天边的浮云,对张涛的话听而不闻。
    张涛对我讲了这些就不再说话,连喝了几杯闷酒。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把话接过来,然后就要我为他办事。我才不会上当,我故意说:“张哥,不就是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既然是那种不懂得男人价值的坏女人,就随她去吧。凭你这么相貌堂堂仪表不凡,又有这么慷慨轻财的器量。何愁找不到个好老婆?日后必有良缘,今日一时失意,倒也不用放在心上。”
    张涛可能有点喝多了,动了感情,眼泪汪汪地说:“老弟,哥哥就拿你当亲兄弟一样,不怕兄弟笑话,什么事都不瞒你,我他娘的就认准王雪菲了,没她我不能活了。我想求兄弟你帮个忙,你下班之后,晚上悄悄地跟着王雪菲,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在跟哪个野男人厮会,他娘了×的,要是真这样,我非插了那小子不可。”
    我心说这不是让我当私人侦探吗,这缺德事我可不能做,连忙推辞:“张哥,这事关重大,我又没当过间谍,要是万一办砸了,那不是给你耽误事吗?”
    张涛从手包里摸出厚厚的一大沓钞票塞在我手里:“现在世道艰难,开个公司实在不容易,每天晚上我都要出去和客户应酬,根本抽不出时间,所以不得不跟老弟你张这个口,务必务必,千万千万,要答应帮帮我这个忙,你一定要找点确凿的证据出来,事成之后,做哥哥的另有一番酬谢。”
    我心中有两个难处:其一,此时此刻这件差事是万难推托,毕竟是在人家的公司里打工,饭碗是张涛给的,他让我做的事我不肯做的话,日后也不要在他的公司里混了。
    其二,即便是接了这件差事,如果说什么也调查不出来,在他眼里我就是无能无用之人,也不要想升职加薪了。就算调查出一些情况,找到了他未婚妻跟别人偷情的证据,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他日后也不能容我继续留在公司里做事了。
    我答应帮他的忙也要被炒鱿鱼,不答应帮忙也是一样的下场,还不如我现在就辞职了事,省得日后麻烦。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摆地摊。凭我的本事,还怕找不到工作吗?
    不过我看张涛这么一个男人哭得两眼通红,而且一直以来,他为人虽然不好,但对我倒也确实不错,我若不帮他这个忙,岂不是被别人看成无情无义之人?也罢,管他炒不炒我鱿鱼,就给他当回枪使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头脑一热,就接受了张涛的委托。答应他一个月之内找到证据。于是我每天下班之后,就开车到西环一大道的鸿发家园王雪菲住处观察她的动静。
    这时我感觉自己真的成了臭名远扬的狗仔队了,为了搜集一些证据,我准备了望远镜、照相机、录音机等装备,还买了一张假身份证和一张假警察工作证以备不时之需。并找朋友换了一辆旧的白色富康,这种车非常普通,停在哪儿都不起眼。
    当我第一眼看到王雪菲的时候,我明白了张涛的感受,她比照片上更有魅力,确实是个让男人牵肠挂肚甚至连魂都被勾走的女人。她身材虽高却十分苗条,容貌极美,脸上化的韩国魔幻妆,这种妆色彩很浓重,更衬托得肤色白腻滑嫩。
    张涛说她三十岁了,在我看来,她也只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真是驻颜有术,不知道用了多少名贵的美容产品。
    不过她的美显得太与众不同了,也许应该说是美得与世俗的社会格格不入,如果不是受人之托,我真不想和这个女人扯上任何一点关系,因为我有种直觉,这个女人是个有很多秘密的女人,而且是个很危险的女人。任何想接近她的男人都如同是扑火的飞蛾,有去无回。
    我观察了一个星期,发现王雪菲每天晚上六点半前后,就从家里出来。
    她有一辆经典款的全红甲壳虫,那是张涛给她买的,不过她却一直没有开过,每次出门都是步行,或者坐公交。我在后面跟踪,看看她都去哪里,逐渐发现了一些她生活上的规律。
    她每周一三五这三天,都要在晚上去黄楼镇界龙宾馆住上一晚。其余时间则是逛街买衣服,不与任何人交往说话,从没见过她有什么朋友或者熟人。
    我估计那宾馆多半就是她和情人幽会的场所了。不过不晓得她为何要大老远地跑到郊区去,市里有那么多宾馆酒店却偏偏不去。
    难道是怕被张涛知道?只是订了婚,又没正式结婚,应该不是因为这个。也许是因为她一直在花张涛的钱,担心被发现私情断了财路,看来这种可能性要大一些。
    另外还有一个发现,和王雪菲住在一起的有个十五六岁的弱智少年,整天穿得破破烂烂,拖着两条青绿色的大鼻涕在外边到处玩耍,深夜才回王雪菲家里睡觉。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问过张涛,他说王雪菲没有亲戚,是个孤儿,也没有任何兄弟姐妹。看来是她好心收养的流浪儿。
    我决定先从这个弱智少年身上着手,他和王雪菲整天住在一起,多多少少应该知道她的一些情况。
    这天傍晚六点我等王雪菲离开家之后,在楼下找到了蹲在地上玩屠杀蚂蚁的弱智,我走过去蹲在他对面跟他一起把蚂蚁一只只地用手指捻死。
    弱智见我和他一起玩,很是高兴,抹了抹鼻涕对我傻笑。
    我见时机成熟了,就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我是阿华,别人都叫我刘德华,你叫什么名字?”
    那弱智少年不知道我信口开河,以为我真的叫刘德华,不过他可能也不知道刘德华是谁,吸着鼻涕对我说道:“我小名好像叫宝石,别人都叫我傻宝石。”
    我跟他闲扯了几句,傻宝石说话还比较有条理,我觉得他其实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白痴型智障,只是比起同龄人笨了一些,其智力应该属于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他这是人傻心不傻。
    我问道:“宝石,我看你跟一个漂亮姐姐一起住,她是你什么人啊?”
    傻宝石只顾低着头杀蚂蚁,捏死十几只之后才想起来回答我的问题:“哦哦,那是三姑,我没家,在街上讨饭吃,三姑看我可怜,就带我回家。”
    我心中暗想王雪菲外表冷艳,想不到心地很好,看这流浪儿可怜就带回家,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只是不知她为何自称三姑?排行第三?还是有别的含义?
    我问傻宝石:“你三姑有男朋友吗?”
    傻宝石听不懂什么是男朋友,我给解释了半天,他还是不懂。
    我继续问傻宝石:“三姑带你回家做什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给我好吃的,晚上让我和她一起睡在软床上。”傻宝石靠过来小声在我耳边说,“三姑是神仙。”
    我心中觉得好笑,表面却不动声色,郑重地表示对傻宝石的话十分赞同:“三姑长得这么美,当然是仙女了。”
    傻宝石见我相信他的话,十分开心,接着说道:“她是神仙,怎么会不美?每次月亮圆的时候,三姑就去楼顶脱光衣服飞到半空对着月亮跳舞。”
    我听得头皮发麻,心想:“这傻小子满嘴跑火车,但是傻子是不说谎的,那是连傻子都知道的。他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呢?我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他要是装傻我不可能看不出来。”
    暮霭苍茫之中,我看见傻宝石两眼发直,傻乎乎的没有任何狡诈神色,绝不是在说谎骗人。
    傻宝石看我不说话,就自言自语:“三姑不让我说的,我给忘了,被三姑知道了我又要挨针扎了,很疼很疼的啊。”说完不停地揉自己的屁股,好像回想起来以前扎针的痛苦。
    我听出他这段话里隐藏了不少信息,就问道:“三姑会打针吗?我倒不知道她曾经做过护士。”
    傻宝石可能是想起王雪菲说过不让他跟别人讲自己的事,否则就折磨他,很是害怕,摇摇头不肯说。
    此事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现在若不问个明白,日后不知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我哄骗傻宝石:“宝石,你放心吧,你跟我说的话我绝对不跟别人讲,咱们两个人是好朋友,好朋友是要掏心窝子的,这叫肝胆相照,任何事都不可以对朋友隐瞒,否则以后没人愿意做你的朋友,也不会有人陪你玩了。”
    傻宝石有点动摇了,看来他很担心没人跟他一起玩。
    我继续巩固战果:“我刘德华发誓,绝对不会把你跟我说的话泄露出去,否则就让刘德华永远没有鸡腿吃。你告诉我三姑怎么给你打针,我就带你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