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3章、第4章艰难的抉择--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三章所有人都死了

胖子上去之后,我听到了各种声音——他的咳嗽声,各种东西的拖动声,这些声音一共持续了十几分钟。

我在下面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不安地问:“怎么了?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怎么了?”

我心中特别忐忑,我听到老太婆和小哥都在的时候,心里已经紧了起来。然后胖子又告诉我,我上去可能接受不了。

我真的接受不了吗?未必,我真的觉得未必,在我进入古楼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非常明确地告诉过自己,我很可能会面对一些死亡——我是有这样的预判的。在更大的层面上,我从一开始就在做他们已经死亡的心理建设了。所以,死亡我是可以面对的,只是过程并不特别舒服而已。

我问了好几遍,胖子才探出头来,对我道:“你上来吧。”

我心说你就随口说一句都死了,有什么问题吗?非得我自己上看。

我伸手抓住胖子,蹬住已经烧焦的棺材边缘,勉力爬了上去。

上面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夹层,大概一米二三的层高。我看到里面挤满了人,全是霍老太婆队伍里的人。

整个夹层里,有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尿屎的味道,腐烂的味道,几乎已经混合得无法辨认了。

我捂住口鼻,看到地上有好多液体干涸后的痕迹。液体应该是从这些人躺的地方流出来的,在木地板上已经干了,留下深红色的印记。

胖子不停地咳嗽,对我说道:“基本上都死了。”

我环视四周,在黑暗中很难辨认这些人。我首先辨认出来的是霍老太婆,因为她的特征非常明显,我爬过去,来到她的身边。我发现她已经死了相当长时间,连眼珠都已经浑浊了,变成了琥珀一样的颜色,嘴巴张得很大,面部表情看起来特别不安详。

她一定死得相当不甘心,我心说。我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对霍老太没什么感情,但是她毕竟是一个长辈,看到认识的人变成了一具尸体,我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悲切。

继续往边上看,我看到好几个我认识的面孔,可如今他们全都已经僵硬了。死亡之后,屎尿横流。这些平日里叱咤风云的好手现在全都变成了这幅摸样,有点不堪入目。

“小哥呢?”我的心已经完全沉下去了,知道一切都完了。虽然和那个鬼影说的不同,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躲避碱性雾气的地方,但结果还是一样。

出奇地,我并没有觉得悲伤,但是我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情绪,随时会喷涌出来,这种情绪超越了所有的感觉,它的名字叫做“崩溃”。但是我硬生生地将它抑制住了,不知道是我逃避现实的功力长进到了一定的境界,还是我的思维无法接受这样的信息,选择了自我绕过。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6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胖子用手电照了照旁边的角落,那里有一堆衣服,对我道:“你先别去看。咱们先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里太臭了。”

我心中暗骂:“你还能再无情点吗?小哥都死了,你他妈还嫌臭。”想着就走了过去,拉开那边的衣服。我一下就看到小哥缩在那堆衣服里的脸。

我愣了一下,顿时僵硬住了,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我无法描绘我心中的那种空白,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死了?

开玩笑吧?

真的死了?喂,这是哪门子国际玩笑。

“醒醒,回家了。”我拍了拍他的脸。忽然我就觉得很好笑。我转头对胖子笑了起来:“你看看小哥。”

“我知道。”胖子在一边说道,声音很低沉。

接着,我的手开始不受我自己控制地发起抖来,我看着我的手,发现心中没有任何的悲伤,我的意识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我的身体已经本能地感受到绝望了。

心说你妈的坐实了,真他妈死了,闷油瓶真他妈死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闷油瓶竟然也会死。这个张家古楼真的太厉害了。我一直觉得鬼影是在危言耸听,如今只是觉得天旋地转。

闷油瓶就是一个奇迹,他的死亡,忽然让人觉得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真实和残酷。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奇迹难道都不能是永恒的吗?还是说,原本就没有奇迹这个东西,一切都是巧合,现在巧合终于不再了。

过了很久,我才开始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悲伤。我能感觉到,我的本能正在强压下崩溃的情绪,但是情绪的“高压锅”里还是各种不舒服的感觉漏出来。我觉得,我不能放任自己的情绪,一旦悲伤,我可能也会在这里死去。

我心中的感觉特别奇怪,不仅仅是伤心,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能理解我这种复杂的心情。

首先是绝望,然后更多的是一种对于我眼前所见到的东西的不信任。我的脑子空白了很长时间,心中各种情绪才翻了出来。

我之前一直想,如果闷油瓶死了,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想过也许是无比悲伤,也许会因为想得太多了,做了太多次心理建设而变得有些麻木,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承受。如今真的碰到了,反而变成了我自己都无法处理的怪心情。

在这之后,我一直在一种纠结之中,不知道该不该伤心,还是假装镇定,忍住痛苦,最后还是前者慢慢占了上风。我在他的尸体边上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呆呆地看着。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6 编辑 ]

TOP

可就在我刚觉得眼泪准备要流下来的时候,忽然我看到闷油瓶的手动了一下,在地板上划了一下。

胖子在一边叫道:“你干什么呢?别看了,快点来帮忙。”

我的眼泪还是因为惯性掉了下来,但是心中的感觉无比复杂,转头就对胖子结巴道:“他、他、他好像诈尸了!”

“我靠,小哥能诈尸,那该是多牛逼的粽子,粽子之王。”胖子说道,“你他妈的别胡扯了,快点。”

“他、他、他真的诈尸了!”我道,顿时心中有了无数的联想。我想到小哥要是真的变成僵尸了,我该怎么办啊,难道我们要和一具僵尸一起去盗墓吗?那就不是盗墓了啊,那是属于外交活动了。

胖子看我的表情奇怪,就问我道:“到底是什么情况?”说着走了过来。才走了几步,忽然,边上另一具尸体也动了一下。

胖子竟然不害怕,径直走到了我的边上。我指着刚才他经过的那具尸体,结巴道:“那人也动了,这里是养尸地?他们都诈尸了。”

“什么养尸地,这些人都还活着。”胖子道。

“活着?”我无法理解。胖子道:“我没说这儿都死了啊!好多人都活着,不过情况不太好。你快点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水、药品什么的,活着的人都喂点水。”

我才意识到他刚刚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就骂道:“你不早说,我被你吓得半死。”

“我和你可不一样,你丫就惦记着生死,可我惦记的是能救几个人。”胖子道,“小哥的脉搏还稳定,我刚才摸了,这里有几个肯定不行了。你快点临终关怀顺便抢救一下。”

我看了一眼小哥,他的脸色非常苍白,看上去和周围的尸体无异。我上去摸了摸他的脖子,真的有脉搏。但是,脉搏跳的并不强劲,显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非常糟糕了。

刹那间我所有的情绪都像退潮一样退了下去,整个人软了下来。我几乎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了,心说狗日的,吓死我的小心肝了。胖子又拍了拍他的手,吸引我的注意力:“快救人,小哥没事,别光顾着小哥,这些人都是爹妈养的。”

胖子说得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救其他人而只救小哥,也是违反了我自己做人的原则。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心中那种情绪剧烈变化引起的疲惫感散去,定了下神。

我走到那些人身边,从他们身上翻出了水壶——里面的水放得太久有点变味了。我们把消毒药品放在里面,然后一个一个地找那些还有脉搏和提问的人,一口一口地喂他们喝水。那些人几乎都没有知觉,身体已经衰弱到了极限。有些简直和尸体一模一样。

“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中毒吗?”我问胖子道。

胖子扯开这些人的头发、衣领。我看到他们身上已经溃烂了的皮肤。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7 编辑 ]

TOP

“你看这里很多的缝隙中塞满了布条和油腊,基本把这里密封了。虽然这里雾气的含量非常少,但是那种雾气还是有剧毒的。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也会慢慢地吸入很多,还是会中毒。”胖子说道,“你摔进氰化钾里是一秒死,你吸一口氰化钾也是一秒死——这是一个道理。”

“你这没文化的竟然还知道氰化钾。”我说道。

“当然,看过侦探小说的人都知道。”胖子说道,“氰化钾和霍元甲都是我的偶像。”

我道:“那这些人怎么办?你看他们带的药品里有可以使用的东西吗?”

“如果有可以使用的他们早使用了。但是你发现没有,他们都没有戴防毒面具。看样子防毒面具对于这种毒气没有什么用。”

我心中觉得奇怪——一般在这种情况下,能戴上防毒面具的人一定会戴的,就算没有用,求个心理安慰也好,我看到好几个防毒面具都散落在四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你上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问道。胖子点头。

我想想觉得不对,到:“你错了,他们之前肯定是戴着防毒面具的。不过显然有人发现过这个地方,有人检查过他们的脸,想看看哪些人死了,所以把防毒面具拿下来了。”

胖子听了听就点头:“有道理,是谁?”

我想了想,觉得最有可能的是他们的意见产生了分歧,队伍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可能是由闷油瓶带领的,另一部分是由霍老太婆带领的。然后霍老太婆遇到了什么危险,闷油瓶过来就他们。来了之后发现霍老太婆已经不行了,同时闷油瓶也被困住了。

因此,这里的人才有两种不同的状态,一种已经死亡了,一种还有最后一口气。闷油瓶进来之后肯定也中了毒。但是毒物应该是已经散去了,所以他撤掉了这些人的防毒面具,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谁。

我觉得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这是最可能发生的。不过,想着想着我就意识到不对——也有可能是裘德考的人,进来之后发现了这里。

我想起了小哥的那把刀在裘德考手里,说是其中一个伙计带出来的,看来那个伙计应该是到过这里。即使他没有到过,肯定也有人把刀从这里带了出去,交给了他。

我想起了那个伙计可怖的样子和他看我的眼神,心中还是觉得奇怪,那种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谁也不知道,现在也无法去求证了。

我们在这个密室的四周寻找,找到了一个可以出去的暗门。这里应该是堆放某些正规的殉葬品的隔间。我打开门之后,就发现门口堆满了东西——各种各样的奇怪的青花瓷瓶。但是,最值钱的不是瓷瓶本身,而是瓷瓶里面卷着的那些衣服。这些东西全部被胡乱地堆在密室外头。

我一眼就看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密室以及霍老太婆为什么会进到这个地方来。因为这是一个字画室,这里面可能堆满了各种名贵的字画。这些字画如果泡在强碱雾气之中,是绝对无法保存的。当时设计张家古楼的样式雷,一定是为了保护这些字画特地设计了这间密封的小屋子。

霍老太婆肯定是看了样式雷的设计图才发现了这个房间。

果然是高手。如果不是这一招,他们现在很可能已经完全融化,我只能看到很多满是干肉的骸骨了。那时候我只能依据骸骨手指的长短,去判断哪个是闷油瓶。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8 编辑 ]

TOP

第四章艰难的抉择

我们把所有还活着的人全都抬出了这间屋子。出去之后就是一条很长的走廊,结构竟然和下面一样,全都是一间一间的屋子。我们也懒得去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在走廊上把所有人都一字排开,然后开始一个一个地抢救。

这种强碱雾气的毒性作用于人的呼吸道,一定是呼吸道溃烂导致了呼吸困难。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搬动,搬出去的几个人几乎刚被放下,其中最衰弱的立马就断气了。

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好想是我们谋杀里他们一样。一路想尽了所有办法,终于轮到闷油瓶了。

从闷油瓶被发现的状况看,他用身上所有的东西把自己紧紧地包裹了起来。他身上的纹身已经能看到了,说明他的体温现在已经相当高了。

胖子道:“小哥这情况,难不成是把自己的呼吸调整到了最微弱的状态?”

“这难道是传说中得龟息法?”我道。

“你在说这种词语的时候,能别用那种港台武侠电影里的口气吗?”胖子道,“狗日的龟息,老子还吸鬼呢。他就是先把自己的身体弄得非常微弱,进入到一种深度昏迷的状态。心脏的跳动也比较微弱,这样血压就非常低。用衣服裹紧自己,尽量减小自己的皮肤与空气接触的面积,这样能减轻中毒的程度。所有人中,只有他中毒的程度最低,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他怎么把自己的身体弄虚弱啊?”我道,“和自己说,我很弱我很弱吗?你不觉得听了都想抽自己吗?你能把自己也搞成这样吗?”

“这你就不懂了。”胖子指了指小哥的手,把闷油瓶的手反过来给我看。我看到闷油瓶的两个手腕上都有伤口。“要虚弱,放血就可以了,小哥对于怎么放血,肯定比我们精通得多啊。”

地上的那些红色的印记,看来除了其他人的屎尿之外,还有小哥的血。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看着这些人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们很可能也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两个人,这里这么多人,我们带不出去啊。”

胖子挠了挠头,就道:“我说了你别生气啊。我觉得,咱们把小哥一人带出去就很好了。继续留在这里,谁也没戏,我们也得倒霉。”

“你刚才不是说要什么雨露均沾吗?”我道。

“救人归救人,但是当你发现已经救不了,你也就不要强求了。胖爷我是一个特别功利的人,以胖爷的身体,再扛一个人出去肯定是不行了。我和他们也不熟悉,他们可都始终比我混得好的,大家都应该有觉悟。你背上小哥,然后我搭一把手,我们赶快走是真的。”

我想了想,看了看地上那几个没有知觉的人,心道,如果是我躺在这里,会希望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别人进行这样的对话吗?

“那我们出去之后还进来吗?再进来一趟,把这些人还有霍老太的尸体也带出去?”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8 编辑 ]

TOP

“我靠,你他娘的还嫌不过瘾?”胖子说道,“这鬼地方真他妈邪门儿!胖爷我从来没怕过斗,但是这古楼,我进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天真,我和你说,这些人等你再进来的时候早都挂了。你来了也是白来,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纠结这些。”

我知道胖子是在骗人。胖子的思路其实很简单——我先尽力救,这是第一原则,但是救不起来,我也不强求,也不会背负任何道德约束。胖子是活得相当明白的人,很多时候他这种傻逼呵呵的活法还真是让我佩服。

我们没有在讨论这个问题。我走回去,看着霍老太的尸体,就想着回去该如何对小花说。

当然,其实霍老太真的已经获得相当够本了——这辈子精彩绝伦,牵扯的几个男人也都是一方枭雄,是平常女子见识都见识不到的。只是霍老太死了,小花回去该如何交代?霍家现在一团混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霍老太的尸体虽然形如枯槁,但是要带出去也是相当困难的。

我可能不能把霍老太的尸体全都带出去。但是,我带哪个部分出去,才能达到死要见尸的目的呢?

答案非常明显。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该怎么去把霍老太的头割下来。

我现在想要霍家的人看到霍老太的脑袋,该是什么表情。这“死要见尸”,真见了尸体,该不会直接发飙吧?

不过盗墓贼家族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和寻常人家是不同的,小花肯定也需要这件东西。即使它不会被陈列出来给霍家所有的人看,应该也会陈列在霍家一些能做主的长辈面前,然后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但是我怎么想都觉得这行为实在不是我自己可以承受的。我在霍老太的尸体面前磕了好几个头,然后对她说:“婆婆,您知道我想干嘛吧?

您也很疼小花。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您要是没意见,您就别动。”

说完之后,我看了看尸体,发现尸体确实没动,就道:“谢谢婆婆,我偷偷告诉您,我爷爷最喜欢的还是您。您要是也喜欢他就托梦给我,我把您埋在我爷爷边上去,不让我奶奶知道。”

“你这个卖奶奶求生的怂货。”胖子在边上骂道,“你爷爷在下面数补丁已经三妻四妾了,你把老太婆弄下去,又是腥风血雨。”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道,“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

说完我就觉得自己他妈的简直混蛋到极限了。我抽出尸体身上的刀,在霍老太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闭上眼睛,咬牙,然后转头对胖子说:“胖子,我有一活儿,你要帮我办了,我给你六十万!”

胖子在那边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整理出来,转头问我:“干嘛呢,咱俩你还这么客气?说,什么活儿,简单活儿我给你打折。”

我道:“你帮我把婆婆的头给切下来。”

胖子看着我,就呆住了:“你疯了!那秀秀不杀了你?”

我把我的想法和胖子一说。胖子想了想,道:“这事情我真没干过。虽然我是盗墓的,但是亵渎尸体,还是熟悉的人的尸体,我还真没干过。我真干不出来。”

我叹了口气,就问胖子道:“那怎么办?你给我想个辙儿。”

胖子想了想,就道:“八十万,八十万我就干。”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1:49 编辑 ]

TOP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20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先顶再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谢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