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7章、第8章冲锋枪和粽子--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七章神秘的棺材

石室的大小和规模都非常普通,没有任何打磨或者浮雕。我明显发现我的手电光第一反应是寻找能够继续前行的通道,而胖子的手电光是在看里面的东西。

四周都是木头箱子,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短棺材呢!在这些箱子的中间,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显得特别奇怪——不是说样子,而是好像不应该放在这里。

四周的箱子非常凌乱,感觉好像有人搬动了这些箱子,然后腾出了一个地方,把这具棺材放在了这里。问题是这具棺材甚至都没有摆放正,被斜斜地胡乱放着。

胖子对箱子特别感兴趣,一直和我说就看一只箱子,但被我坚决制止。我们来到棺材的边上,看到那棺材旁边放着许多已经锈得一塌糊涂的奇怪工具。可是一看就知道是现代工具。

“有人来过这里,但不是小哥他们。好像是很早以前就来过。”胖子踢了几脚工具。我看着那些工具,就发现那些是用来做支架、吊起、滑动、上肩的小配件,似乎是运输这具棺材用的。

“应该是七十年代末那支考古队的东西,这具棺材好像是他们从哪儿抬出来的。”

胖子从地上捡起一个小零件来,吹了吹,道:“难道他们想把这具棺材运出去?”

我把目光投向棺材。

棺材是木头的,四个角上都包着铁皮,起到保护的作用。棺材没有被打开,几乎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儿。

“为什么?”我道,“这棺材不是很起眼,而且,他们没有运出去啊!”

“别说,考古队的心事你别猜,猜了就苦逼了。”胖子道,“别管了,继续往前走,老天要让你知道的你一定会知道。如果我们能知道这棺材是从哪儿抬出来的,这个线索还能多一点。”

“等等!”我道。我忽然看到了棺材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你看这棺材的图案是不是在哪儿看见过?”

“哪儿看过?”胖子不解。

我道:“我们在楼上,在张起灵的墓室里看到的棺材上,也是这样的图案。这会不会也是一代张起灵?”

“如果是在这里,那就是初代张起灵了。”胖子道:说完他看了看我,啧了一声,就抓住我的手道,“等一等,天真,我有几句话要提醒你。”

“什么?”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0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这具棺材会不会是考古队想要从古墓里运出来的,而且可能是初代张起灵?如果是的话,你觉得,在这具棺材里面,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关键的秘密?当然,这一切只是我的推测,不过,想想你以往的纠结,事情到了这一步,咱们出去了,就永远不会再进来了。我站在你的立场上,为你考虑,你要不要开这具棺材看一下?”

“是你自己想开吧?”我问他。

胖子很严肃地摇头:“不,我现在只想平安地出去。我是想到你以往的那些日子,也许答案就在这棺材里。开一下就知道了。天真,三分钟就开了,既然你想知道,你是应该尝试的。”

我看着他的表情,意识到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不过,他说的一切确实是对的,推测也很合理。

“你说得对。”我看了看头顶,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就道:“妈的,干,开了看看。”

没有工具的时候撬棺是件麻烦事儿。我们拿出铁刺,发现这木头棺材顶的严密程度已经到了连缝隙都找不到的地步。最后还是胖子眼尖,往底下一看,说道:“放反了放反了!棺材被反着放着。丫他们真是不尊敬人!”

我低头一看,果然,棺材被整个倒了一个个儿。因为是方棺,所以怎么放看上去都不奇怪。

我和胖子比画了一下,发现就以我们两个人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把棺材翻过来。而以现在这样的角度,也不可能把棺材盖子撬开来。胖子就说,不管了,从屁股后面打洞吧,把棺材底打穿了再说!

我们用铁刺当锤子,一点一点地敲打。胖子发狠也许是为了遵循他说的三分钟的约定。很快他就把棺材底子砸出了一条裂缝。有了裂缝就好办了,我们把换刺插进去撬。一会儿工夫,棺材底就被我们撬出一条手臂长、可乐瓶宽的裂缝。

胖子把铁刺插到那裂缝里搅动。我道:“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拨到一边去,我要看棺材盖儿背后的族谱。”胖子就道:“拨一边不行,得全部弄出来!”

胖子还真是能顺手牵羊。我懒得理他,让他快弄。他竟然就戴上手套,直接把手伸进棺材里。很快他就抓到了一个东西,一下拉了出来。只拉到一半,胖子就大叫了一声。

他拉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具湿尸的手。

“别一惊一乍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我道。

“不是这个,你看手指。”他道。

我看到这只手上所有的手指都戴着戒指。戒指泛着非常奇怪的光芒,不像是宝石,也不像是金属。而且戒指的造型很奇怪——只看一眼,我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中原的样式,很可能是西域传来的,甚至是当时尼泊尔地区的东西。

湿尸的手指甲很长,但是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胖子把戒指一枚一枚地弄下来,直接揣到自己口袋里,说:“我是被这只手的阔绰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张家是一个特别简朴低调的族裔,像小哥一样,每天只要吸风饮露就行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1 编辑 ]

TOP

我心说,要养活小哥可贵着呢!这种大人物,就算是打电话去公安局报失踪案的电话费也远远高于几个古董。咱们和小哥是朋友关系——我听其他一些人说过,哑巴张夹喇嘛的价位高得吓死人,出场费肯定比周杰伦高,虽然他一首歌也不会唱。

他弄下最后一枚戒指才递给我看:来,天真,看看,随便估价。

“你不是说你不为财吗?”

“我没说,我说你应该打开看看,但是我没说我不会顺手牵羊。开个棺材三分钟,牵羊不过几秒,不会耽误你的。”

我看了一眼,那是玉石戒指,价值无法估计,就道:在垃圾到国宝之间徘徊。回去帮你问,你现在快点继续。

“不用你说。”胖子道,直接就拉住那湿尸的手,把尸体整个儿一点一点从棺材里拉了出来。等那尸体的头从缝隙里被扯出来的时候,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尸体的头发这么长?”我道。尸体的头发长得把尸体的很多部分包裹住了。

胖子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道:“古人在头发都很长,所谓的长发飘飘,披头散发。你没看很多古代戏里,犯人都是披头散发,一个个都能上沙宣广告了。”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但也没有这么长的啊。这头发长得上吊都不用麻烦别人了,跳绳估计都够了。

胖子道:很多人死亡之后,头发还会长很长时间,这不奇怪。

我心说怎么可能,以这头发的长度,得是长了几百年了吧,都他妈长成海带了!不过我不愿多想了,就道:对,别管了,赶快!

胖子先用铁刺碰了碰那尸体,发现完全没有尸变的迹象,就直接搜索全身。发现再无其他东西,就直接甩到了一边。尸体落地之后,似乎被氧化了,直接摔也几块,本来就萎缩得厉害,这一下就变得七零八落了。

我心说太不敬了,立即道歉。胖子完全不理会,道:不会尸变的尸体不是好尸体,对于这种不上进人士,不用忌讳。说着,举着手电继续向棺材里面看去。

“这毕竟是张家的祖先。”我道。

“少废话了,你找到你要找的东西没有?”胖子问我。

但是这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我把胖子揪过来,惊悚地道:靠!这尸体里面的液体怎么是绿色的?难道是密洛陀的尸体?

碎尸躺在石板上,全身的衣服已经腐烂成一团一团的腐物,看不出原来穿戴时的样子。有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绿得瘆人。头发几乎遮住了所有部位,只能看到脸上张大的嘴巴。碎尸里面的液体相当多,不停地在石板上蔓延。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2 编辑 ]

TOP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状况,满头冷汗。胖子说:没道理啊,尸体是湿尸,所有的体液应该是和棺材里的液体混在一起的,这些绿色的液体是从哪儿来的呢?

“骨头里。”我道,“骨头里有绿色的液体--可能是骨髓里。”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胖子这样混不吝的恶人,竟然也明显地浑身不自在,人直往后缩,刚才那种嚣张的气焰一下就没了。

我拍了胖子一下,道:你要不要给我一个解释,或者给我一下建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胖子道:别开玩笑,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问道:什么往事?这是你老情人?

“你老情人才这样,你全家老情人都这样!”胖子道: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死的时候和这具尸体一模一样。

胖子用铁刺压了压尸体的胸口,试着挑开了尸体身上的头发,一个脖环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果然。”胖子就道。

“有屁快放,我们还有正事!”

“这个人是中了非常严重的尸毒而死的。这张家的老祖宗肯定死的特别惨,应该是喝了中药活着入殓的,而且死后有尸变的迹象。这绿色的

体液应该是由于尸毒入骨所产生的。因为是活着入殓,当时还有软骨,所以这些体液就封在了骨髓里。”胖子说道:“这脖环我只见过一次,是用来防止尸变的。你看,上面有很多有古玉。”

“现在还会有危险吗?”我问道。

胖子摇头:“不会。应该不会,都这样了。就算成粽子,也是残疾人粽子,我们不需要怕。只是我怕这些东西有毒,要是吸入鼻腔多了会出麻烦。我们的呼吸道本来就受损了,很容易出事。不过,如此看来,这肯定不是初代张起灵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他没有宝血,张起灵不会中尸毒。”

“那为什么他棺材上面的图案和张起灵棺材上的是一样的?”我问道。

胖子道:“也许那图案不是标记身份的,而标记他是死于意外的。”

这个已经无法判断了,谁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我看向四周——我们进来的路上,没有发现搬运的痕迹,这棺材一定是从里面运出来的,他们把棺材从里面运了出来,胡乱放在这里,这工程相当浩大,特别消耗体力。如果这东西确实不重要,为什么他们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把一件好像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抬出来呢?

“天真!”胖子在我身后叫我。我转头道:“干嘛?”

“我错了。”胖子道:“这玩意儿还是有危险的。”我转头,一下就看到地上的尸体竟然长出了寸把长的黑毛,乍一看活像一只大刺猬。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2 编辑 ]

TOP

第八章冲锋枪和粽子

我大叫了一声,举起枪就开,被胖子一下压住枪头。子弹全部打在了地上,惊天动地的响。地下那尸体的毛长得飞快。我去看那尸体的脸,尸体的眼窝一下子塌陷了下去,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绿色的液体顺着那些黑毛直往外渗。

我靠,变成粽子了!

我们两人连滚带爬地退开了好几步,我大骂胖子:“你他妈说话像放屁一样!什么时候能准点儿?”

胖子道:我已经承认错了。老子还真没看过这样也能尸变的,这他妈简直是粽子界身残志坚的典范!

我问他道:你看看那百宝袋里有没有黑驴蹄子,或者其他能用的东西。

“我靠,那袋子那么大,你说可能有这种东西吗?你以为世界上有吉娃娃驴吗?”

我用手电照着尸体,那尸体竟然已经翻了过来。我忙把手电转到其他地方去,道:“你快去把小哥弄过来,或者弄点他的血过来也行!”

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我有,我有,不用现成的,我有血!”

“你的血有个鸟用啊!”

“不是我的血,是小哥的血。我之前问小哥要的。”胖子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我发现是一片卫生巾,上面有一些血迹。

“你——”我真想用头撞墙,“你从哪来的?”

“有一次小哥受伤的时候,我偷偷攒的。攒这么多很不容易。”胖子道:“我告诉你,夏天放家里,蚊香都不用点。”

“我操。”我无法理解。胖子道:“别讲究了。来吧,咱们今天耍耍威风。”说着就把那片卫生巾对着尸体道:“趴下,把手伸出来。”

一看之下,地面上只有一摊子绿水,尸体根本不知道哪儿去了。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就蒙了——只见那尸体趴在一旁的棺材上。

“他理解得不对啊,你确定这是小哥的血吗?”我问道。

“绝对确定!这种保命的东西,我可是从来不打马虎眼的。”胖子道,“你等等,你知道古人的发音和现代人不一样,你试试古语发音。”

“老子不会。”我道,“小哥当时震慑女尸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啊。”

胖子扯着卫生巾,又叫了几声,见尸体还是没反应,就道:“难不成小哥的血只能搞定女尸?这尸体是爷们儿?”

我摇头,看着那长满黑毛的尸体——只有一只手,但竟然十分灵活地从棺材上跳到了地上,朝我们爬了过来。我们立即后退了十几米,生怕被他抓住。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3 编辑 ]

TOP

胖子还是举着卫生巾。尸体还是完全不怕的样子。胖子脑门上青筋暴露,忽然把卫生巾直接拍在了尸体的脸上,从背上把冲锋枪翻了出来,

对我道:“狗日的,不靠谱,还是咱们爷俩玩狠的吧,直接把他给秒了!”

我立即跟着他——就在尸体迅速朝我们逼近了几步的时候,我们俩举着冲锋枪直接对着尸体开火。雨水一样的子弹全部打在了尸体身上,直把尸体打得连翻了十几个跟头,一下折到了棺材后面。我们立即绕过去,就看到尸体身上全是冒烟的孔。但是尸体一个翻身,还是转了过来,继续朝我们爬。

“我就说机关枪打僵尸没用,这枪的口径太小了!”胖子直接几个点射,阻碍了尸体的前进。我看到尸体的手被我们打断了。

“未必!”我说道:“集中火力,我们把他的头打烂!”说着,我和胖子扣动扳机追着尸体一阵猛打。无数子弹打过去,打完一个弹夹我就换一个。一直打到尸体的脑袋完全破碎,尸体不动了,我们才停下来。

绿水横流,满地都是。

我和胖子在尸体边上等了半天,发现他真的不动了,才击掌庆贺。胖子道:“丫我就发现每人一把火器比小哥要灵光得多啊!”

“别这么说,毕竟小哥的弹药比我们充足。”我道。

胖子指了指棺材,问我还要不要看。我摇头,对胖子道:“从现在开始,任何东西都不打开了。”

不是我不想看。其实我还是很想知道,在棺材盖儿的内壁上雕刻的是什么内容,但是我实在没有精力去处理更多的突发状况了。刚才我是一念之差才答应了胖子,其实自己心中还是相当忐忑的。很显然,我们两个的体质,绝对不适合干这一行——一个是必然会撺掇我开棺材的体质,一个是开棺材必然遇到粽子的体质。我觉得以后一定要有自知之明,爷爷不让我干这一行显然是相当睿智的。

胖子想了想,点头道:“同意。”

继续往前走的路,就在那些箱子后面。那些箱子被我和胖子打得七零八落。我们走过去就看到了第三道石门,不过这道石门是从上面吊下来的。石门上雕刻了一个兽头。石门半开,下面用一台千斤顶顶着。千斤顶也是锈得十分厉害,让人感觉一碰就可能会断裂。

兽头的上方有一块石头,大概有三四百斤重。那是石门的负重石,用来压迫石门下降。

我探进去半个头,用手电照了照。然后,两个人爬了进去,看到一个更大的石室。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室,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有七根巨大的柱子立在石室的四周。上头是一个七星顶。这里真是稍等有点像一个墓室了,但是比起其他的大型古墓,还是显得缺乏细节。石室中间有一座和张家古楼外形很像的高台。高台前有两条小河,从墓室的前方流过。

我目测了小河的宽度,第一条小河大概六人宽,上面什么都没有,而第二条小河,也就是比较靠近我们的那条,上面有六座石头桥,每座桥的样子都很不一样。每座桥的桥头都安放着一只可怖的动物石像,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看上去都是阴恻恻的,不怀好意的样子。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4 编辑 ]

TOP

胖子抬脚就想上去。我把他拦住了,指了指上面。我刚刚看到墓顶之上有一条绳索,是后人架上去的,而且很新,是现代的登山绳——显然是闷油瓶他们进来的时候弄上去的。

我往上一看,上面的七根石梁呈伞状,好像一把大伞撑在了石室的上方,上面雕满了奇怪的浮雕。有些浮雕上有钩子一样的造型,比如说鹰嘴、鲤鱼的尾巴,反正都好像一只只钩子一样,这是不正常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浮雕是经过伪装的。安装这些钩子的目的一定是为了吊装什么东西而设计的。完事之后,这些钩子就被雕刻成了各种各样的图案。

另一面是一把铁钩,应该是从对面甩过来,钩到了天花板上的某一处。这种准头肯定是小哥的手笔。绳子在那些钩子中巧妙地穿梭,在上面形成了一道绳桥。

这七座桥应该都有蹊跷——如果你上错了,很可能会遭遇横祸。闷油瓶为了避免多生事端,选择了从其他的途径通过——这也是他的风格,绝对不走别人给他安排好的道路。

六人宽的小河,也就是说有十米往上。以我和胖子的体力,直接过河是绝对没戏了。于是,只得走小哥给我们留下的道路。

我们找到绳索的那头,爬了上去,一路倒吊在天花板上,过了外面那条小河,来到了里面的小河前。胖子在上头往下看的时候,道:“河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难道是鳄鱼?”我道,心说就算是鳄鱼也应该是死鳄鱼了。

“不是,是个死人!”胖子道。我们从另一头下来。胖子撂下身上背的东西,立即就用铁刺做了一个钩子,来到他看到死人的地方。

把这黑色东西拉到岸上后,我们立马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腐臭味道。

果然是一具尸体,而且还不是古尸——难道是小哥队伍中的人?

“会不会是走了桥,中招死掉的人的尸体?”胖子问道。

我摇头:“小哥很少会让自己队伍里的人犯这种错误死掉,除非是你这种完全没组织没纪律的人。”

我们把尸体翻过来,只见他的身上全是淤泥,带着一股熟悉的中药味。我捧出小河里的水,往尸体上一冲,一下就看到麒麟纹身露了出来。在鼓胀的尸体上,纹身无比清晰。胖子惊叫了起来:“是小哥!小哥什么时候又死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2:45 编辑 ]

TOP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1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多谢LZ了,作为一个仍然在等实体书到货的人,非常无限之感谢!!!

TOP

先顶再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