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16章、第17章三叔铺子底下的秘密--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十六章电脑的秘密

我的朋友是下午两点到的,我和他说,我叔叔需要他帮忙查电脑,费用是十万。这家伙缺钱,五点起床一个飞机就到了。我和他说,我自己有事就不来找他了,让他自己把这份钱给踏踏实实赚了。

这人是我一个同学,在电脑上有一些技术,上次我查那个网站也是他帮的忙。我把我的要求和他一说,他立即就明白了,也没问为什么,立即开整。

但是他刚把电脑整个搬了起来,看了一眼,就“咦”了一声。

我问怎么了,他道:“您这台电脑没有联网啊。”

“没有联网?”

“您看,没有网线啊。”

我趴下去一看,也愣了。果然,这电脑后面光溜溜的,连我这种没什么电脑知识的人也能肯定,这台电脑绝对没有连通网线,因为它只有一条电源线连接着插座。

“无线网络?”

“不可能,电脑里没有安装无线网络驱动系统。”

“那这是怎么回事?”我奇怪。

我靠!这是GHOSTNET啊,我心说。以前我看过一个电视剧里面的电脑可以通过某种灵力和另一个世界的另一台电脑连接,里面的人说这种网络叫做“鬼网”。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绝对不会是鬼网,我忽然意识到这事情很关键。

我坐回到电脑前,冷静了一下。他就道:“我得拆开来看看,才能知道是什么情况,否则的话,你就是在自己和自己对话。”

“我不懂,你说得详细点。”

“理论上也能做到这一点。一台电脑里面可以设置两个账户,在同一个电脑里互相通信。”

“不需要网络?”

“不需要,不过,您的邮件往来有实际内容吗?”

我点头:“当然有。”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19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那就不可能是这样的,我觉得机箱里面一定有蹊跷。”他说道。

我问他会不会损坏机器,他摇头说绝对不会。

他速度很快,显然在电脑城里装电脑装惯了,很快就把主机的壳子拆了下来,里面全是我看不懂的电路板。他用镊子在里面敲来敲去,看完后脸色苍白,对我道:“叔,这真他娘的诡异了,这里面没网卡。”

我不理解这有多严重,露出疑惑的表情。他道:“在计算机的层面里,这是违反物理定律的。你没有网卡,就绝对不可能收到任何外网的邮件。不可能,你收到的这封邮件,只能是来自于你这台电脑本身。”

“什么意思?”

“您要么是自己在和自己发邮件,要么,您这台电脑自己能发邮件给您。”

我摇头,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仔细看看。”我道。忽然就想起昨天最后一封邮件,我靠,难道这电脑是有智慧的,它是在这个房间看到我出去抽的烟,并不是在这里其他某个地方监视我的阳台?

我浑身涌上一阵寒意,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现在的举动是不是就是在qiangjian它?不,解剖它。

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可笑的念头。这其中一定有蹊跷,我同学继续研究机箱内部,忽然,他”咦”了一声,用手电照到一根很细的白色电线,说道:“原来如此。”

“是什么原因?”我急不可待地问道。他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这里有一条奇怪的电线。”他拨开着那条白色的电线,电线非常细。他摸着,一直摸到电线的源头,电线连接到了电脑的电源里去。

他立即动手拆卸电源,在把电源拆卸完成之后,用螺丝刀挑出了那条白色的电线,发现电线接在一个很小的电子元件上。

我完全看不懂,看着我的同学摸着下巴。他想了半天,就道:“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么,我竟然会在这个时代看到这个东西。我说了您可能也无法理解。这是一个非常原始的网卡,它利用接地线来传递信号。这是一个点对点的网络,对方的计算机只和您的计算机相连。其实就是一个摩斯密码解析器。”

“那他在什么地方?”我根本不想知道运作原理。

“不知道,他使用的电源的拉地线,这是一条专门的线路。您有这间房子的电路图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帮您查出来。”

我摇头,不消说我不知道那东西在么地方,就算以前真的有过这个东西,三叔肯定也销毁掉了。以三权的谨慎,他不可能让可以暴露这条线路的可能性存在。

他说:“那唯一的办法是把这条线路扯出来。线路的一端在这里,那么另一端只要顺着线路去找就能找到。”说着他指了指嵌入地板的插座,“这里就是源头。我们得把地板全部撬开,找到这条线的走向,另一台电脑一定也连在这根线上。”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19 编辑 ]

TOP

我想了想,让他先别轻举妄动。我得琢磨一下,动静太大一定会被人发现,必须举重若轻地搞。他道:“这种专用网络传播距离很短,而且不可能离开这户人家太远,否则就会牵涉到路边的街道变压器。所以,他的位置一定不会离这里太远,肯定在几百米之内,很快就能找出来。”

“你觉得,最多需要多少时间?”

“最多三个小时就能找到。”

我拍了拍他,就道:“这样,你先休息一下,我们等晚上天黑之后再弄。你先把电脑给我装起来。”

情况继续变化,需等到子时。

这是我发的邮件,让那人继续等一等。这样的话,这个人子时的时候一定会等在电脑边上。如果能找到,我就能破门而入抓个现行。

对方一直没有回信,我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便让我同学用布包着手电筒开工。

三叔的家其实是一栋老式农民房改造的,所有的线路都是明线,但是三叔为了安全,在地面上加了一层。我朋友小心翼翼地把地板撬开后,敲破保护线外面的保护壳,把电线扯了出来。

我跑到二楼,看房顶上的外接电线哪一根被扯动。

然后一路找下来,发现这根电线又直接连到了屋子外面。我把固定这根电线的所有铆钉全部拔掉,继续让我同学抽动。

再到一楼,我们跟着这根电线一路往前走,就来到了院子里。接着,我们就看到电线直接往下走,一路通到了地下。

我心中奇怪,三叔的院子不大,也就六七平方米,那一束电线有四五根,全都是在墙壁的房檐下走,只有这一根电线是往地下走的。

地面上堆满了凌乱的盆栽,足有十几盆。我和朋友小心翼翼地一盆一盆搬开,我惊讶地看到了一个窨井盖。

电线一路往下,竟然通到了这个窨井里。

我从来不知道三叔家里还有这个东西。窨井盖上有一个提手,我上去提了一下,发现可以提动,里面一片漆黑,心就吊了起来。

有门儿。

我吸了口气,就对我的同学说:“行了,到这儿就行了吧。”把他支走后,我立即就去屋里拿了手电,来到窨井盖前,深吸了一口气,拉起来就往下照。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0 编辑 ]

TOP

第十七章三叔铺子底下的秘密

我看到了一段铁皮梯子,里面很黑,但能看到最下面有水。

真的是个窨井。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这盖子上全是窟窿,要是下雨肯定得往里灌,这电线肯定还得继续往下走一段。

窨井非常小,我进去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让我转身。下去之后,下面是一个大概一米左右的立方空间,全是水和落叶。在左边还有一个只能靠爬行进入的洞口,我看着电线一路下去,直接连接到了这个洞口里。

我用嘴巴咬住手电筒,爬进这个洞口,一直往前爬。

这种感觉让我又想起了爬盗洞的时候,我心中很不舒服,咬牙坚持着,爬了六七米,终于爬完了通道。

用手电一扫,我就发现,这个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房间。房间是架空的,地下的架子是铁和木头做的,水从架子下面流过去。架子和木头腐朽得很厉害,我踩上去,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

架子上摆了几个书架,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一台电脑、一台录像机和一台电视。所有的这东西都因为潮气霉变得很厉害,上面都有很多的霉斑。

电线就通到这个房间的这台电脑上。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那人还没回来?

我愣了一下,摸了摸那台电脑,是凉的。

刚才我进来的那个井口的盖子上压了那么多得盆栽,如果他要出去,必须移开那衅盆栽。他不可能是从我进来的地方进出的。

我打着手电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就发现在右边的墙上还有一个口子,水从我来的方向流进来,从这个口子流出去,我往口子里照了照,很深,没有人在里面。

这他妈是谁呢?竟然有人生活在三叔家的下水道里,还是以这么一种隐秘的方式,还和三叔使用这种方式保持着联系。

这他妈太诡异了。

我把手电照向那几个书架,上面竟然全都是录像带。

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抽出来一盒……我发现书架上面所有的录像带全都是有编号的,和我当时收到的那盒儿一模一样。但是我抽出来时的感觉有些不对,太轻了。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的。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0 编辑 ]

TOP

我又拆了几盒,发现里面全都是空的。我心中讶异,为什么他要把空盒子放在这里?

我冷静了一下,心中非常混乱,我要把所有的事情稍微理一下。

三叔的屋子下面有个人,和三叔使用一种特别奇怪的方式保持着联系。三叔知道这个人在这里吗?

我想不可能有人可以在三叔眼皮底下,在三叔的房子下面做这么—个暗室,三叔肯定是知道的,甚至这个暗室里的一切本身就是三叔安排的。

那么这个人在这个暗室里待了多少年?

从这些木头和铁架子生锈的程度来看,这些东西显然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我无法准确判断到底是多久,但是我觉得要达到这种老旧的程度,最起码要六七年时间,甚至,上限可能达到几十年。杭州虽然雨水比较多,但总体来说肯定是晴天和阴天占的比例更大。按照这种结构,这个下水管道一定不会常年有水,所以能腐蚀到这个程度,时间可能是非常长的。

从这张床的样子来看,这人肯定是生活在这里的。我翻了翻床和被子,都很干净,而日被子和床都很整齐。显然这个人虽然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但是依然保持着极度的自律。

这个人定是三叔计划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甚至可能是最为核心的人物,否则不可能会以这样的形式存在。

不过,这个人现在去了哪儿?如果他必须待在这种地方,他不应该经常出去才对。

这个人一定是一个不可以存在于世界上的人,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藏匿,这有点像《安妮日记》里的安妮当时住的暗格了。

我坐下来,揉了揉脸,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没听见什么动静,便打开了电脑。

这台电脑和三叔的完全是一个型号的。电脑很平稳地开机运行着,很快就跳出和三叔电脑上一模一样的界面。

我操作了几下,发现和三叔的电脑一样,里面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立即就打开了邮件软件。

我看到了一个空白的列表,里面只有一封邮件。

我点开,一下就发现,是我自己最后写的那一封。

其他的,无论是收件箱还是发件箱,完全是空白的。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一预感。我站了起来,去看了床底下,打开了书架上所有的录像带盒子,翻看了录像机。

这封最后的邮件证明,和我进行邮件往来的这个人,就是在这里收发邮件的。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1 编辑 ]

TOP

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如果是一个人藏匿在这里,不可能是这种状况,肯定会有更多生活的痕迹。要么造个人就是一个机器人,他除了收发邮件处理信息只外,完全什么都不干。

这绝对会让人疯掉的。如果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话,他绝对会疯掉的。

我在这个斗室内不停地踱步,一边想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面不止—个房间?

这也有可能。我心中想着,蹲下来看了看另一边的口子,也许从这个口子爬过去,还有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全都是生活用品。甚至还有篮球场什么的,也许还会有充气娃娃。

那人也许生活在另一个房间里。

我深呼吸,蹲下来就钻了进去。这个管道更窄,我得缩着肚子才能一点一点往里挤。挤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人肯定不会是一个大个子。如果是一个大个子,天天过这样的生话,我宁可死了算了。

一路往前,又爬了大概十几米,前面忽然出现了光亮。我爬了出去,发现尽头并不是我想的另一个房间,而是一块木板,木板上面坑坑洼洼的全是孔洞,有光透进。

我推开木板,一下就发现,这里是一条暗巷。

所谓的暗巷就是,以前造农民房的时候,两栋房子挨在一起,中间会形成一条非常狭窄的通道,两边是两栋房子的墙。这样的建筑结构非常不安全,因为盗贼可以踩着两边的墙一步一步地蹬上楼,所以很多居民干脆就把自家的围墙和邻居家的围墙修得连起来,封死狭长通道的两个入口。

这样,很快人们就会忘记了,自己的房子和邻居的房子之间还隔着一个非常狭窄的空间。

这种结构被很多古董商所利用,很多时候,这里用来摆放一些违龘禁品。

这个暗巷人只能侧身通过。出来之后几乎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洞。我侧身来到墙边上,那儿有几块可以借力的砖头,我踩着登了上去,然后翻龘墙下去。

下去就是三叔家的外墙,我看了看四周,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只能灰溜溜地从正门回去.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儿,摸了摸脑袋。如果是这样的结构的话,这说明地下的这个家伙应该是和我一样,从暗巷出去了。

那等一下他怎么回来啊?难道还是从那儿翻龘墙回来?我心说这倒也行,我可以去暗巷堵他,那地方那么狭窄,随便怎样他都没有办法逃。

但是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在他房间里堵他更合适。

我再次下到那个窨井里,到了那个房间。

这次一爬,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我在椅于上坐下,集中注意力死死地盯住那个通道口。只要有任何东西从里面探出来,我就一下扑上去把他按死。

我不敢开手电,就在黑暗中静静地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有点恍惚了,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我一下就从恍惚的状态中冲了回来,一个激灵,立即屏住呼吸,向通道口的方向看去。

那边一片漆黑。

我愣了一下,幻昕?

刚想完,又传来—声说话的声音。

“朋友。”

这个声音不知道是从房间的哪个角落传来的。我吓得几乎屁滚尿流,立即就打开了手电,像机关枪扫射一样四处乱照。

但是照了一圈儿发现,房间里还是什么人都没有。

难道是在下水道里?我刚想去照照,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打开电脑。”

我一个激灵,这一次我清晰地分辨出来,这声音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

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感觉在这个房间的房顶似乎挂着什么东西,立即抬头。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1 编辑 ]

TOP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26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楼主辛苦!

TOP

先顶后看,谢谢楼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顶!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