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18章天花板、第19章深深地探索--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十八章天花板

就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天花板上挂了一大团头发,一定是之前几次把我们吓死的东西。所以我抬起头,一下看到上面用手电照出的影子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同时,整个人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就往一边靠去。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上面只是一些水管和一盏吊灯。

我觉得奇怪,仔细在天花板上扫了一圈,上面不可能有人。就在这时,天花板上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正在你的房间里说话,这个房间刚设计的时候,就专门设计了你的房间和这间暗室的传音效果,好让我时时能够得知上面的动态。”

我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靠,这样的话,我在上面和我同学拆卸电脑的过程,他妈的这里全部能听到,难怪他跑了。

哎呀,我真笨,这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一定会有后招,三叔房间里所有的动静全部被他监控的。

我深吸了口气,就问道:“你是谁?”

“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声音,现在你有半小时的时间明确自己的处境。我封闭了你所在房间的两个出入口,你已经被困死在那个房间里了。”对方道。声音在这种传播方式下显得特别沉闷,听不出具体的声音特征。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我大叫道。

“你不是吴三省,你的出现证明他出现了问题。我必须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等你明确了你的处境,你可以用你面前的电脑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我又叫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很可能,我这里发出的声音他是听不到的,只有单向的监听才是监听,否则不是变成电话了吗?

我立即来到电脑边上,我知道这个人说的话不用去验证,出人口肯定是被封住了。

难怪这里什么东西都没了。他听到我和我同学的对话之后,一定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清空了。

但是他留了一封邮件没有删除,他是想我回复起来方便一些。真他妈贴心啊。

我立即回信:

“我听到了,你是谁?”

等了片刻,对方回了过来:

“你是谁?这个房间的密封性非常好,你怎么叫外面都不可能听到。你如果不想在房间里被困死,就要说实话。”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7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我刚想回答,立即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

你时间不多了,我不能逗留太久。如果你有任何谎话,我立即会离开。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在里面。”

我心中暗骂,心说怎么办?说谎,怎么说?他肯定知道我不是三叔了,如果我说我是三叔他立马就走,但是我说我是谁呢……难道说实话说我是吴邪吗?那不是露馅了吗?

虽然说现在露馅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么一吓就说实话,不是太弱了?

我想了想,立即回了一封邮件:

“我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对方几乎立即就回了:

“你说出来,由我来判断。”

我靠,这家伙还挺强势的。我心说,刚想着如何回,对方立即又来了一封邮件:

“你还有最后一封邮件,我必须马上离开,不要浪费时间了,你是谁?”

我摸了摸脸,心里特别焦虑,打了两个字:未必。马上又删掉了,我知道这种人特别决绝。

但是,即使我说了实活,他如何判断我说的是实话呢?

其实他要判断的并不是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因为只通过邮件,他完全不可能判断得出来。他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哪边的人。

而无论我说的是否是实话,他听完之后,基本不会理会我,他还是会走的。最可怕的是,我从这个地方所有的迹象都能看出,这是个非常谨慎、雷厉风行和自律的人,他说马上要离开一定不是骗人的,我若不回答,他也不会因为想知道答案而多留一会儿。

我要做的不是说实话,而是让他产生对我的兴趣,让他把我放出去。

那么,如何让他对我产生兴趣呢?我想东想西,现在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很信任我三叔。但是我不能说我是三叔,难道要告诉他,我是三叔的亲戚吗?

难道和他说,我是二叔?还是说,我是三叔手下的伙计?

“我走了。”

就在我焦虑的时候,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8 编辑 ]

TOP

我一下就慌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立即打了几个字过去。

“我是吴邪,吴三省的侄子。”

瞬间邮件就发了出去,我甚至来不及后悔,立即看着那个屏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屏幕上再没有任何回信,我浑身开始冰冷起来,心说不至于吧,走得那么快,那么决绝?

不可能的,这条网络的传输速度很快,他发完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即就回了,他应该可以看到啊。

又一想,不对!就算他看到了又如何呢?也许吴邪这个名字他完全没有兴趣,看了一眼就走了。

我靠,我要被困死在这里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用深呼吸来让自己镇定下来,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了。我立即在四周翻找,想找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等我发现这里只有大量的录像带空盒子时,我几乎暴怒得去踢铁架子了。

但是,我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

明天,明天早上园丁老何会过来浇花,我只要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就能让别人来救我。

我靠,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三爷为什么会被困在自己家的密室里,这里有这么多录像带盒子和录像机,他们总不会认为我是在拷贝黄片贩卖吧?不管了,反正几天之后我就能恢复吴邪的真身了,丢脸就丢脸吧。

但是,怎么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这里的隔音措非常好,用一句港片中的台词来形容:我就是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我的。

我看着房顶上的水管,心说,这水管不知馗是什么水管,把这管子敲破了,对着管子吼叫,不知道外面能不能听到。

我把铁架子当楼梯搭着爬了上去看,就发现这不可靠:这水管肯定不是三叔家的水管,一定是邻居家的,而且一定是排污管;水管很结实尚且不说,我就算能打破,大粪也一定会喷我一脸;就算这我都忍了,这声音从水管传到对方马桶的机会也太小了;而且,如果有人听到马桶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肯定认为是水管的气压声,最多认为闹鬼了,等他反应过来,我早就饿死了。

不过,我立即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我看到一边的电灯了。

这里的电线是有电的,我如果把电线连接到水管上,那边有人洗澡的时候,就可能会被电死。

这样,警察就会来查为什么水里会带电,不过,一命换一命,这不是我的为人之道啊。

想了半天,我还是决定先试试对着马桶吼叫。于是我爬下来,用力从一边的铁架子上,利用金属疲劳的效果去折一根已经生锈的铁棒,没想到这铁棒非常结实,我用力掰,竟然纹丝不动

我折了几下,心里立即就发毛了,更加发狠地用力摇晃。就在这时,我听到一边的下水道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出来吧。”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那边传来了铁栏杆打开的声音:“慢慢地出来。”

我刚才看到了这个下水道里的铁栏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里能够打开。我一下有点尴尬,不过刚才那样子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俯下身子看了看下水道,就看到那边的手电光照了过来,非常刺眼,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慢慢地出来,不要乱动。”对方又道。

我立即道:“不要伤害我,我不会乱动的。”

说着我蹲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往外爬。等到我的脑袋刚刚爬出下水道口的时候,一把刀一下顶住了我的脖子。

“别动。”那声音道,我脑袋抬不上去,根本看不清楚这人的样子,就看到那人捏了捏我的睑,又翻了翻我的后脖子。忽然他笑了。

“笑什么!”我有些恼怒。

“吴三省说得果然没错,小苍蝇也能坏大事。你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寻狼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感觉他一下子抽身起来,迅速爬出了窨井。等我挣扎着爬上窨井再狂冲到三叔屋外的巷子里时,就发现任何方位都看不到人了,只剩下一片漆黑的街道。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9 编辑 ]

TOP

第十九章深深地探索

我发狂一般地冲回了房间,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把杭州几个比较得力的伙计全部叫了过来。我布置了几个任务,一批人给我找人,我没看到那人是什么样子,只说找形迹可疑的人。第二批人,给我四处乱翻垃圾桶,看有没有录像带。那么多的录像带,他不可能立即带走,要么是销毁,要么肯定是藏匿在其他地方。就算是只找到一堆灰,也必须给我带回来。第三批人,找人把那个密室里面的东西全部给我弄出来。我要一寸一寸地研究,我就不信任何痕迹都找不到。

第一批人肯定没有什么结果,我只是心中郁闷,找几个人发下狠,但是啥人也没有找到。第二批人一直没回来。第三批人更是郁闷,因为也许当时设计下面那个屋子的时候,是先把家具放在里面的,如今要把家具从那么小的通道里弄出来简直是不可能的。

伙计问我怎么办,我心说还能怎么办,就道:“拆了!”

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拆成碎片堆在了院子里,我看着所有的碎片,一点一点地翻动,直到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我才冷静了下来。

我把所有人都赶走了,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点上一只烟,琢磨着。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又丢了。但是我看着那些被褥,看着那些桌子椅子,忽然又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然后就冷笑了起来。

我意识到,我完全没有失败,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全部在我面前了。只是我需要一些措施把它解析出来。

我拿起了手机,打通了一个伙计的电话:“不管多少钱,给我找一个能验DNA的机构。”我摊开杯子,在里面仔细地寻找着,挑出了其中一根头发,“对,钱不是问题。”

如果一个人在密室里待了几十年,而唯一和他交流的人是我的三叔,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人对于现代科技的知识一定少得可怜,我不知道他们在使用电脑之前是怎么沟通的,但是显然,他们对于科技的认识不会太深。

我把找到的那几根头发让他们送去检验,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这事情我他妈的就能知道一半了。

另一方面,我把两台电脑全部送到我同学那里,让他继续研究。我知道在电脑里删除东西是删除不干净的,就算把硬盘格式化,里面的资料也可能复原。我对所有的一切已经有所了解,某些碎片对我来说,可能是极其珍贵的提示。

长话短说,DNA的检验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但是第二天,我同学就来了。

出乎我的意料,我同学是空手来的,我投以疑问的目光,他摇头:“这电脑里的硬盘没用,只是个空壳子。”

空壳子?

“这是一个工作站。”他道,“我在光驱里找到了这个。”他拿出一张光盘,“这台电脑的硬盘是个摆设,这是使用光驱驱动的一个工作站。”

我听不太懂,他就解释道:“总之,这电脑没有硬盘,所有的信息全部都是存在内存中的,没有任何记录。只要一关机,一切归零。”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9 编辑 ]

TOP

我点上烟,让他坐下,问道:“这种技术是不是很高端?”

他摇头:“不是,其实是比较低端的技术。很多时候,使用在大学的多媒体教室和网吧里,这样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病毒和重装系统的困扰。”

我叹了口气,心说果然是滴水不漏。不过,就我三叔和这个常年生活在暗室中的人的这种状态,这些东西是怎么实现的?肯定得有一个懂技术的人来指导他们啊。

我不相信三叔是一个暗中修习了很多现代知识的人,肯定是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

我叹了口气,就问他道:“那你仔细检查了这两台电脑,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吗?有任何不同的地方吗?”

他挠了挠头,在我的边上坐下来,道:“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道:“讲,讲出来我就给你加钱。”

他道:“我在电脑城修电脑很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电脑,说三叔您在古董行算是数一数二,那我相信,但是您也得信我,我修这么多年电脑,任何电脑到我手里,我都能看出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平时有什么习惯。甚至是胖是瘦,性格如何,平时爱在电脑上玩什么,我都能看出来。”

我给他点上烟,看这小子说话的时候,眼中放光,满是自豪,就觉得好玩。

他看我给他点烟,立即受到了鼓励,道:“您可能不信,我举个例子,玩游戏的和文字工作者,所用的电脑绝对不同,包括键盘的磨损情况,都有很大的区别。我可以根据键盘的磨损来判断。”

我点头,让他继续,他道:“这台电脑是七年前的流行款,也就是说,这台电脑基本上已经使用了七年了,在现在这个时代,这个使用时间已经算是很长了。但是我检查了所有的部件,我发现一个非常离奇的地方。”他顿了顿,“这台电脑基本上所有的部件都没有磨损。”

我皱起眉头,意识到他说的东西确实可能很有价值。

“我们知道,人如果使用键盘,手指上的油脂一定会沾在键盘上形成一层薄膜,然后会有灰尘附着在上面形成污垢。一台用了七年的电脑,无论有多么爱干净,这种污垢是不可避免的。”

“你直接说你的意思。”

“键盘太干净了,鼠标的滚轮太干净了,这种干净不是擦拭之后的干净。要知道鼠标是非常难以清洁的。这种干净到什么程度了呢?如果这台电脑刚刚从库房里拿出来不久也不过如此。但是,根据这台电脑放在你桌子上的印子和外壳氧化变黄的程度来看,确实就是在外面摆了很长时间了,所以结论几乎只有一个。”他道,“这两台电脑很少被人使用,几乎是没有被人使用过。”

我摸着下巴,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拍了拍他,心说: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29 编辑 ]

TOP

三叔在这七年里,如果经常使用电脑和暗室里的人交流,绝对不会是这种情况。但是,电脑绝对是放在这里的,我每次来都能看到。如果这台电脑不常用,但又放在这里,同时还兼顾着和暗室里的人沟通的任务……

这是一个矛盾,证据相佐……

“这是个陷阱,狗日的。”我把烟头掐掉,在心里狂骂自己。

这是一个试探机制,当暗室里的人察觉到这里有某些不对劲的时候,他使用了这台电脑发送消息,如果是真的三叔,也许会回复约定的暗号。

但是,我的思维没有那么深入,没考虑那么多,所以一下就中招了。之后那么多的对话,我一直以为是我在试探他,现在看来,他那么滴水不漏地回答,反而是在试探我。

在所以的设局内,我处于完全的劣势。

由这种可怕的陷阱和设局能看出,之前这几股势力之间的斗智,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地步了。每个人都如履薄冰,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穷尽推算之能。

“叔,您到底是想从这上面查到什么,您要方便的话告诉我,这样查我没有方向性。”他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认可了他的说法,积极性顿时高涨。“吴邪那小子以前也总让我查东西,有目的就好查多了。”

我啧了一声,道:“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

于是,我把在这房子里发生的事情,编成了一个暧昧的故事,对他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他觉得很好玩:“这简直就是二战时候的谍战戏码。”

“我就想找到这个人,这人一定是一个关键。”

“但是说不通。”他道,“叔,您刚才说的这个故事,是说不通的。”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30 编辑 ]

TOP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20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先顶后看,谢谢楼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谢谢分享!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