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11章雾气弥漫、第12章再次获救--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十一章雾气弥漫

我立即背起小哥,胖子已经对毒气有反应了,一阵狂咳,血都从鼻孔里喷出来了。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一路冲到进洞的地方,胖子又停住了。他还是不敢进去。

同时我看到,在那个洞穴里,本来雕着龙口的地方,竟然也在往外冒着雾气。洞穴的上方已经有一层雾气正在缓缓地往下降落,好像来自地狱的炊烟,里面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胖子急得直跳脚,“我靠,天真你他妈赶快冲着我脑门儿来一枪,我可不想变成鬼影那样子。”

“你死了谁来弄死我?”我骂道。胖子道:“没事,你对着自己的嘴巴来一枪就行了。放心吧,一点儿痛苦也不会有。”

“要么你来?”我叫道,“这种事情你怎么都找我。”

“老子他妈的是基督徒,不能自杀。”

“你什么时候信奉基督了?”我道。胖子就道:“刚才我已经向上帝祈祷过了。”

我看着前面无数的六角铃铛,就对胖子道:“搏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在这里必死无疑,要死也死在六角铃铛里吧。疯了不痛苦,死就死了,比活活烂死好。”

胖子一咬牙,一下就钻了出去,我紧随其后,两个人开始小心翼翼得在独木桥上往前面走去。情况非常混乱,胖子竟然比我镇定,迅速的连续绕过了好几条丝线,没有触动一个铃铛。我跟在后面,跟着他的动作,竟然也绕了过去。在那一霎,我感觉自己的动作行云流水,竟然有了一丝虚假的信心,觉得有门儿。

说不定胖子信了基督之后,真的能被保佑一次。我们一路过来各种倒霉,难道多有的运气,都是在为这里准备的?那老天爷简直太睿智了,哈利路亚阿弥陀佛,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才想着,胖子哎呀一声,整个人从独木桥上滑了下去,他勉强控制住身体,但是他的手还是碰到了一根丝线。就看到一丝非常轻微的震动在丝线上开始传动。其中最近的一只铃铛,已经抖动了起来。

瞬间就看到小哥的手从我嘴边伸了过来,两根奇长的手指以非常快的速度,非常稳的夹住了那只铃铛。

丝线瞬间稳定了下来,我一头冷汗。小哥慢慢地放手,低声说道:“继续,不要停。”

“小哥,你到底有没有事啊,有没有昏迷啊?”胖子道,“老子压力太大了,你要没事就你来开道啊,我们真搞不定。”

但闷油瓶没有任何反应,胖子大骂。我就道:“继续!”

胖子骂道:“怎么继续啊,你探头过来看看前面什么情况。”

我绕过胖子的脸往前面看,就看到在胖子前面的丝线,是一张无比复杂的网。以胖子的体型,要从往中间的缝隙传过去,需要极其夸张的身体控制能力。

“相信自己,你行的!”我鼓励胖子道。胖子忽然展开双手,做了一个仙鹤亮翅的动作,喝了一声:“咿呀!”然后忽然往前一冲,腾空而起,竟然从网中间那个最大的空隙中钻了过去,接着一个大马趴摔进水里。

我目瞪口呆。

胖子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就对我道:“相信自己,你行的!”

我看着胖子,忽然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失败。狗日的,这胖子果然是深藏不露。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关键时刻还真不掉链子。

可我这怎么弄法?不说我背着小哥,就算我没背着小哥,我也不可能咿呀一声跳过去啊。

果然,胖不胖不是评判任何问题的标准。我在那网面前愣了很久,胖子看看头顶,急道:“快点,雾气下来了。”

我抬头看,雾气还在上面大概六七米的地方,胖子已经捂住嘴巴,我也觉得剧烈地灼烧感开始从鼻腔直往下冲。

“先把小哥带出去。”我忽然镇定了下来,一边对胖子说,一遍把小哥从背上翻了下来,然后用公主抱将小哥抱了起来,把小哥的头伸入了网中间的空隙里。胖子在那边也用同样的动作,一点一点把小哥接了过去。

小哥的体重加上我的紧张,使得我浑身出了大量的虚汗。等把小哥顺过去,由胖子背到肩膀上,我就对胖子说道:“前面的路线好走,你先走。”

“你呢?”胖子问道。

我做了一个仙鹤亮翅的动作,道:“这玩意我没信心,你别琢磨了。前面的路比较好走,你往前走,先出去,不要管我。等你们都过去了,我再过去。”

我说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有多英勇,只是觉得这本身就是最合算的方式。

胖子拍了拍我,看了我一眼,还是没动。我对胖子道:“你他妈还在等什么?Goodbyekiss吗?快走!”胖子这才转头离开。

我蹲下来,看着胖子的手电光在前面不停地闪烁腾挪。胖子的身手真是相当好,竟然真的就没有触动任何的东西,很快就消失在远处的出口。胖子在出口处停了下来,对我道:“我们一直往前,你别犹豫了。要是二十分钟内你还没赶上来,我就给你烧纸。”

“去你妈的!”我刚说完,胖子的手电光一下就往通道深处晃去,没有影子了。

我看了看头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四周一片安静,雾气仍然在往下降,可速度似乎是越来越慢了。这是好事,但是鼻腔中得剧烈灼痛让我机会无法呼吸。我拍了拍手,对自己说道:“走一个。”

刚想跳跃,忽然就听到,从山洞的角落之中传来而来一个声音。我愣了一下,那是一个人的呻吟声。我试着把手电来回的转,但发现我看不到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这个洞太大了,全是丝线,手电光不够清楚,根本照不到边缘。

完了,我中毒了,这种毒气还能产生幻听吗?我心说。忽然就听到又是一声传来,我咳嗽了几声,发现唾沫中已经开始带血,就弯下腰来。忽然,洞壁上,也亮起了手电光。

我转头,仔细往那里看,那里的手电暗了,有一个声音叫道:“小三爷!”

“潘子!”我惊了一下,但是没法靠过去看。对方道:“小三爷,快走。”声音相当微弱。接着,我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你怎么样?”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潘子在黑暗中说道:“说来话长了,小三爷,你有烟吗?”

“在这儿你还抽烟,不怕肺烧穿?”我听着潘子的语气,觉得他特别的淡定,忽然起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哈哈哈,没关系了。”潘子道,“你看不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心中的不祥感越来越甚,道:“别磨蹭了,赶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扶你。”说着,我用手电去照,隐约能照到他的样子,我就意识到为什么前几次我都看不到他。

潘子似乎是卡在了岩层中,我扩大了光圈,一下子就看到,他的身子融在岩层里,成了人影。

潘子的咳嗽声传来,我一下坐在地上,问道:“怎么回事?小花他们呢?”

“花儿爷应该没事,其他人都死了,那玩意儿太厉害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儿了。”潘子道。

“你等我,我过来,我帮你砸开。”

“千万别过来。”潘子道,“小三爷,你不知道我在石头里的部分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过来也不可能救得了我,太危险了。

小三爷,你有烟吗?你先把烟给我,我和你说几件事情。”

我看不到潘子,但是我忽然就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意识到这时一种什么样的气氛。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气氛,但是我能知道。

“小三爷,烟!”潘子虚弱的叫着,“我没时间了。”

我把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问潘子道:“你在哪儿呢?”

那边的手电亮了起来,我找了一个丝线少一点的空当,把烟和打火机都扔了过去,我不知道潘子有没有接到,就听到潘子叫了起来:“小三爷,你就不能靠谱一次吗?你把烟先给我点上不行吗?”

我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潘子道:“小三爷,别点烟了,你背上是不是有枪?”

“有!”我道。

“把枪给我。”潘子道,“小三爷,我得自己给自己来个了断。你走吧,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和你聊会。但是你也没有时间了,你也没工夫可怜我,等下你要是过不去,就会和我一样,你快走吧。如果你能上山,记得找人搜索整片后山,花儿爷出去后,一定是在后山。”

我把枪甩了过去,就听到潘子的笑声:“得了,小三爷,好家伙,想不到临死前拿到的是这种枪,这对着脑壳打都不一定能把自己打死。”

我站了起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潘子就笑了起来:“小三爷,走吧。”

“别催我,我前面的路也不那么好走,等下要是挂了,咱们在黄泉路上还能作伴。”

“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随后,我就听到一声拉枪栓的声音,“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在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你想干什么?”我问他。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我往前小心翼翼地探身过去,心中的酸楚无法形容发,才迈过去一步,一下子我的后脑勺就碰到了一条丝线,我险种一惊,心说死就死了。瞬间,我听见一声枪响,丝线上的六角铃铛被打的粉碎。

“大胆地往前走!”潘子笑道。

我继续往前走,眼泪一下子就留下来了,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我一步一步的走着,就听到枪声在身后不停地响起。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我终于走到了独木桥的尽头,走进了通道里。

雾气已经逐渐笼罩了整个洞穴,我几乎无法呼吸,只得往前狂奔。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潘子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一路往前狂奔。前面又出现一个楼梯通往水下。我跳了下去,等我浮起来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全是水潭的毒气洞中了。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我对胖子道。

边上就是通道,我们一路冲进去,一下就回到了之前熟悉的那条通道里。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们,我们觉得非常的恐惧、害怕。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只是一路狂奔下去。终于,我看到前面出现了亮光,接着,我们一下就冲了出去。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01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第十二章再次获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巴乃的。我们是在回到湖边之后,被袭德考的队伍营救的,几个人被分别架着进行了抢救,我被戴上了呼吸器。

我的疲惫已经超出了身体的承受范围,他们打了很多镇静剂才让我的肌肉放松下来,我的咬肌几乎全都麻木了。之后还进行了长时间的洗肺和中和碱性毒气的治疗,他们把一种气体混入我吸的氧气里,吸入这种气体,好像在吸醋一样。

我在当天晚上才睡着,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后才被刺的疼痛扎醒,发现袭德考的队伍正在送我们出山。我立即想起了小花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她们答应肯定会派人去找。

之后的分散治疗,我没有什么记忆。不可或认,逃出张家古楼的狂喜冲淡了对应于潘子死亡的悲切。但是,等我缓过来,一想起潘子,我始终觉得那不是真的。

小花在第二天就被发现了,他们的人和解家的人取得了联系,小花立即就被接走了。我没有看到秀秀,而且霍老太的头颅也不见了。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但是听人说,秀秀完全崩溃了。

我不知道胖子是怎么说的,但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们这么多人进去,出来的就只闷油瓶和一个人头。因为这件事情,霍家和解家顺势发展,我想,肯定会有很多人恨我,可是我现在没有任何精力去琢磨这些了。

当地人给我们弄了很多草药,吃下去似乎有些效果。

大概是五天之后,我已能下床走动。出去晒太阳的时候,忽然见到了让我惊讶的一幕,我看到闷油瓶已经穿戴整齐。

“他想干吗?”我问边上的人。

“他要离开了。”

离开?他离开到哪去?

我心中惊惧,心说老子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你要去什么地方?

“扶我过去。”我对身边的人说道。对方把我抬了起来,我来到了闷油瓶的身边,问他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闷油瓶看向我,淡淡地说道:”没有时间了,已经到尾声了。”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我道

“我要去完成一件事情最后的步骤。”闷油瓶道,”我没有时间了。”他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放进背包。

我看向边上的人:”你们就这么让他走了?作为医生也不能让病人就这么草率地走了吧。你们老大呢?这家伙知道好多事情呢,让你们的老大过来,把他绑起来严刑逼供!”

“他已经无碍了,他的身体比你们好得多。我边上的人道,而且。我们老大,已经—”

我看向他,他叹了口气:”毕竟年纪大了,时间很快就到了。”

“袭德考已经得到他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了。”闷油瓶拉紧自己的背包,”他终于可以安静的离开了。”

“什么东西?”我问道。

闷油瓶道:“‘两个环’人有的时间并不会只求长生,也会追求死亡。”

我不理解,闷油瓶也不想解释下去,我大吼一声:“胖子你死哪去了?小哥他娘的要跑。”

“没用,他已经来过一次了,那胖子已经妥协了。”边上的人说道。

“后面的路,我只能一个人走,你们已经没有办法和我同行了。太危险了,而且这事也和你们没有关系。”闷油瓶背起包裹就朝外而走去。

这就是结果?

我愣住了,一股无名火起,忽然心中所有的期望和担心都消失了。我转身,摇头,心说狗日的,爱咋地咋地吧。

我往回走去,正好看到胖子从屋子里出来,应该是听到了我的叫声。看我的样子和旁边默默不语的小哥,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走到他的身边,他拍了拍我,就道:”强扭的瓜不甜,咱们怎么说,也算是局外人。咱们没有权利逼小哥按照我们的想法生活。”

“我们怎么就算局外人了?”我道,”这样都要算局外人,那什么人算局内人?非得躺倒死在里面才算是局内人吗?”

“你的局,未必是小哥的局。”胖子说道。

我看着胖子的表情,似乎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心,就问他道:”小哥是不是给你说过些什么?”

胖子摇头道:”他和你都不说,怎么会和我说。不过,我们队小哥也算了解,小哥做的决定,一定都有其充分的理由。这个理由我们是触摸不到的。也不会有任何阻止他的办法。”

我叹了口气,两个人坐在吊脚楼的走廊上,看着闷油瓶越走越远,心中慢慢就静了下来。

“他还会不会回来?”我问道。

胖子道:”以前他突然消失的时候,你有没有担心过这个?”

我摇头:”那个时候,我们只是发现他不见了,没有所谓的分别。这一次,他是第一次拒绝了我们同行,我觉得事情有些不一样。”

胖子道:”没什么不一样的,你就当你没有看到他离开就行了。”

我转头就问胖子:”你有什么打算?”

胖子啧了一声:“打算很多啊,要么回北京去,安安稳稳过过日子,不知道新月饭店那事儿摆平没有。如果还回不去,我就想在这里先呆着,看看我的小媳妇儿,反正这儿风景好,空气好,妞儿也漂亮,我那点存款,在这儿能当大爷好多年。你呢?”

我沉默不语。我不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旦我停下了对迷题答案的追寻,我的生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其实,我的生活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不停的发呆,想着下个月的水电费,然后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想着我就苦笑,

我的生活变成这个样子,真是无话可说。

“我不知道,我得好好想想。”我对胖子说道,“但是要等这一切都平息了之后。这一切的谜题,我大概是知道了一些,很多能推测的,我也都推测出来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我会等到事情慢慢的平息,看最后露出水面的礁石是什么样子。”

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情已经接近完结了。

胖子拍了拍我:“反正不管怎么说,你最好先把你的脸换回来。”

我摸了一把我的面具,又想起了潘子,就觉得所有的心事都沉了下去:“我已经无所谓了,这张脸,最后还有点用处。”

和胖子聊完之后,我回了房间。我以为这已经是尾声了。在张家古楼的整个过程,我都有点记不清楚了,只觉得和以往一样,到了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平息了。

但是我错了,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虽然和故事的发展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关系,但是,我还是必须把它写下来。

在闷油瓶走后额第三天,云彩死了。

我当时朦朦胧胧的听到外面的骚乱声,爬起来就听到有人说有一个女孩子死了。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是云彩。我当时已经觉得,不可能再有人死了。这种情况下,一切都已经这么安定了。我们都出来了,竟然还会有人死去。

云彩死了,他们在溪流里发现了她的尸体。是被枪打死的,子弹穿过了她的肺叶。当时她一定没有立即死去,而是逃到了溪水里,一路被冲了下来。

所有的村民都认为是裘德考的人干得,他们和裘德考的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太多的悲伤使我只是呆看着那具苍白的尸体,没有任何表情。

我知道是谁干的,是那个鬼影,是那个塌肩膀的人。我忽然想起之前在阿贵家二楼看到的那个人影。

那个鬼影,从一开始就在监视着我们,是谁为他打开二楼的门的?

我没法在这个时候去问阿贵,但是我知道,除了盘马,鬼影和阿贵一定也有联系,阿贵也许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一定和他有利益往来。

也许,云彩就是阿贵派去和这个鬼影街头的人。云彩她并不是真的对我们那么有兴趣,她伪装出天真的样子和我们混在一起,也许只是为那个鬼影刺探情报。

如今,那个鬼影要抹去很多东西,云彩知道得太多,便被他抹去了。我想,我再去那个山洞,肯定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我觉得一切于我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为什么还有人会继续杀害那么可爱的生命?

胖子推开人群的时候,我选择了退缩,我没有任何力气去面对同伴的悲伤了。我听到了一声响彻山谷的悲号,那是胖子的怒吼:“谁?谁干的!”他被突如其来的一切冲昏了头脑,没有想到我想到的。我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觉得好累好累。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02 编辑 ]

TOP

感谢         scalea 分享,辛苦了,+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支持手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