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8》大结局[下]--第13章:回归--实体书手打--南派三叔

第十三章回归

那一天傍晚,我从白莲机场起飞,在上海虹桥机场落下,然后乘坐机场大巴,从上海回杭州。

在虹桥机场的厕所里,我看到自己的脸。面具非常巧妙的避过了我会长胡子的所有地方,否则我现在的胡子应该已经顶着面具往我肉里长了。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留点胡子也会挺男人的,现在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留胡子,特别市现在这么一张满是胡茬的老脸,加上身上不合身的衣服,看上去像是拾荒界的某个型男。

听小花说,在中国古代,带着种面具的人要用药水把面部皮肤的毛孔全部毁掉,过程很痛苦。长不出胡子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虽然并不是特别悲剧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庆幸他们么有这么干。

那是最晚的一班大巴,大巴上只有我和一个学生模样的姑娘。那姑娘一直戴着耳机,看这儿窗外,眼神很迷离。她梳着一条辫子,很干净,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

我不由得想起了云彩,心中的感觉难以言喻。从广西出发的那一刻起,我一直绷着自己的情绪,如今看着路边闪过的路灯,心中弥漫的各种痛苦一点一点的泄露了出来。

我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胖子的哭嚎声还在我的身边回荡,我想起了云彩的那张画,画里的我们,第一次去巴乃的我们。虽然心中充满了疑团,但我们看上去很幸福,因为那个时候,命运还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可笑的是,接下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把我们握在手里的命运全部送到现在的境地里去。

我心中还有的恐惧是什么?即使是在如此的情绪当中,我还是觉得自己心中的任何纠结都没有减轻。

我的心魔并没有消退,或者说,这一次回来,我甚至并不认为这是一次终结。我深深地知道,我只是回来做一个过客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正没有停顿的继续进行着。

车子的终点站在凯旋路,我下来打的回家。已经是子夜,看着熟悉的街道,对比着我前几次回到杭州的心态。那几次,我回到杭州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疲惫,再也不要去那种地方,这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了。这是当时常有的想法。

但是这一次没有。我点上一只烟,下车之后,看这儿眼前的一切,忽然一阵愕然。

我的面前,是三叔的铺子。

我不是应该回家吗?我有一些恍惚,忽然就想起,上车时和司机说的地址,就是三叔的家。

我不能回自己的家,即使是回到杭州,我也必须住在这里。

我转头,出租车已经开走了。站在黑暗的胡同里,我不由得觉得好笑,从口袋里掏出潘子之前给我的钥匙,来到铁门之前,吸了一口气,打开。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05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整幢小洋房没有任何灯光,我走进院子,看到三叔的盆栽。因为有园丁打理,盆栽长得非常好,凌乱的四处摆着。三叔平时用来喝茶的茶桌放在院子中间。

这里就是三叔平时生活的地方。我在这里待过几天,没有想到,这一次回来,来的还是这个地方。

我没有立即进屋,因为我不知道进去能干什么。我不想在这样的子夜,在这样的房子里徘徊。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的生活让我很抗拒,能晚一点开始,就晚一点开始吧。

坐到了茶椅上,我裹紧了衣服,看着夜空,一动不动,一直到了天亮。

是每天到这里的园丁吵醒了我。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脸正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东家,回来了?怎么睡在这儿?”

“何叔?”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立即意识道不对,马上改口道,“老何,这么早就来了?”

“快回房里去吧,天冷,东家。”老何说道。

我点头,看了看屋内,小时工还没来。三叔这里每天都会有小时工打扫,但是只限于三楼,二楼和三楼是放货的地方。

搞古物的人大多不喜欢特别干净和现代的装潢设计,一般卖古董的都喜欢把所有的东西凌乱的摆着,这是为了满足顾客的心态,因为在凌乱的古董中挑选货物,会给人更放心的感觉。很多地区性的古董铺子,都喜欢把古董乱丢在地上卖,也是一样的道理。要是做得和什么首饰店一样,找些穿小西装的营业员,反而显得不专业了。

其实,要是所有人都懂古董也就算了,事实上,真正懂古董的收藏家太少了。做这一行,我们每年见的白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完全不懂的假内行。这些买东西的人,特别在乎感觉。

我绕过这些古董,经过几道门禁来到三楼,一楼的东西都不值钱,二楼有保险柜,东西稍微好点。真正的好东西,不开张的时候都放在三叔三楼的密室里。三楼门禁看着破破烂烂,其实都是钨钢的,用的是三叔找的老锁匠设计的锁,机关都在墙里面,一般人除非拿炸药轰,否则根本打不开。

三楼是个大套间。三叔是个很会享受但是并不外露的人,他对于很多现代的玩乐都没兴趣。这个大套间里所有的红木东西都非常昂贵,但是相比这些,我其实更喜欢柔软的沙发,所以我知道,既然要在这里住相当长的时间,我肯定得添点东西。

其实上次在这里住得时候,我已经发现了三叔其实生活的挺苦逼的,像他这样年轻的时候经历太多,享受的太多的人,什么女人、财富、地位对他都已经完全没有吸引力了。他的整个房间里,家具、字画、文房四宝等各种玩物看着很多,其实你拉开他的抽屉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抽屉都是空的,而且有一些薄薄的灰尘。

这说明这些抽屉从家具买来到现在,就从来没有放过东西。

没有生活。

一个单身的老男人,除了自己盘口的一些东西:账本、茶杯、茶叶,再就是很多用来装饰的古书。书倒都是货真价实的古书,但看得出来,三叔基本就没有翻过。在他房间里能找到的最多的,就是各种过期的报纸。

这个地方,对于他来说太大了,他没有那么多的内容能把这些抽屉都填满。

我从西沙回来之后,对这里进行过彻底的搜刮,所以知道我感兴趣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三叔当年调查考古队的文件基本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我还是打算再看一遍,只是不是现在。

我坐在他的书桌前面,他的书桌上就一盏台灯,一个香炉,一部电话和一些纸笔。和我走之前一模一样。

稍微像样点的,是一台电脑,但是是一台很老式的电脑,显示器只有十五寸,三叔平时用它打纸牌游戏和看一电子的账本。他不会用电脑,只会用鼠标做一简单的操作,里面的系统也是最初装的Windows2000,没有网卡,完全不能上网。

我闭了闭眼睛,想感觉自己是不是能睡着,虽然感觉有疲倦,但是也许是这段时间密集的下地活动让我已经习惯了这样高强度的疲劳,我完全没有任何睡意。

我拿出手机,给所有人发了一条我已经到达的短信,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难道三叔每天也都是这样,在这张桌子后面胡思乱想吗?

难怪他会那么纠结,如过他穷得连水费都交不上,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他们最重要的目的是生存,然而生存却往往不是这个人最大的烦恼。当人满足了自己所有的需要时,他们往往会为自己寻一个无法解决的烦恼。

与生俱来,人就是为了烦恼而存在的。而且,即使想通了这个问题也没有用。总有一些烦恼是让人即便明白道理也不得不去招惹的,就如现在的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知道这段时间必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否则我会被各种回忆逼死。潘子已经不在了,虽然我不准备公布他的死讯,但是,没有他,很多事情做起来不会像以前那么顺畅。

还有哑姐和二叔,前者是我必须要说服的人;二叔的话,我最好是能不和他相见就不和他相见,因为他太聪明了,我绝对不可能瞒过他。还有七天才能拿掉我的面具,为了应付突发事件,我应该有一事情要做。

我去了三叔家的厕所,挂了自己的胡子,洗了个澡,然后给手下一个管事的伙计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不见客人,我要睡一天。然后我便爬上了床,打开电视开卡通片,一直看到睡着。

这一觉睡得很艰难,各种梦境让我不止一次的惊醒,有好几次我都感觉看到潘子满身是血,站在我的身边。

我没有感觉到一点恐惧,只觉得绝望,那种绝望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我。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1-12-23 23:06 编辑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