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2章1—8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前文链接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引子--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59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1章--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60

【第二章】

1. 好消息和坏消息

两天后,第二次进入医院缝完针住院的黎簇才再次看到了梁湾。因为她带着黎簇出院的事情暴露了,迟到了批评,黎簇被分到了另一个医生手里。这是一个戴着眼镜,不苟言笑的严肃医生。黎簇一向讨厌这样的人,但是一想到自己背上的伤还得靠他,他要是想整自己就能把自己整死,所以没有造次。

黎簇和梁湾都没有再次报警。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认为报警是完全没有用处的,而且他也觉得反复做笔录太麻烦了。对方离开的时候,甚至连威胁他们不要报警的话都没有说,显然极度的有恃无恐。这种刺头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

梁湾是带着水果来的,好像是看望病人的状态。黎簇见她先探头进来,发现没有护士和医生。才偷偷钻进来,把门带上。

她手里提着的,是几根香蕉,成色也不好的样子。她也没有递给黎簇,直接放到一边,就对黎簇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呵呵。”黎簇面无表情的笑笑,表示淡然。“我好像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梁湾就道:“好消息就是,我知道你背上的图案是什么东西了。”

“哦,是什么?”黎簇面无表情的问。

“你还是先听坏消息吧。”梁湾道:“刚才那个吴老板好像他还不知道你已经转医生了,派人送了东西到我这里,我把东西给你拿过来了。”

黎簇看了看那串香蕉:“就是这个?你帮我谢谢他,然后塞一个进他屁幷眼里。”

“不是。”梁湾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你那去看吧。”

黎簇把信封里的东西倒在自己的被子上,里面的东西很琐碎。他先是拿起一张证件一样的东西,看了看封面,发现那是一张考察证。翻开后,里面竟然是他的登记照。

姓名:黎簇
年龄:27岁
身份:随队摄影师

27岁?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27岁,自己像27岁的人吗?随队摄影师是什么东西?

接着他继续翻,发现那张证件下面还有比这一张更小的证件,是他的摄影师从业资格证。 还有一些证明文件,体检表格,驾照,一捆100元的现金(大概有三千块钱),一张机票,以及一张假的身份证和一份用橡皮筋捆着的文件。

他把其它的文件都拨弄到一边,把文件夹上橡皮筋扯开,就发现文件夹里的东西全部都是关于一只探险的说明文件。里面有人员的介绍,线路图,地图,气温变化表,注意事项等很多很多东西。最后一张纸是集幷合通知:明天下午三点,在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10号门门口集幷合。

他放下这些东西,看着梁湾,忽然觉得,这事情还真他幷妈的有点意思。

“我明天能出院吗?”他问道。梁湾摇头,又道:“不过你放心,送这个东西来的人和我说,我必须把你送到机场准时集幷合,否则就弄死我,所以我会想办法把你搞出去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2. 试探

梁湾所说的方法,就是半夜偷偷溜出去。当天晚上,梁湾只开了护士,黎簇忍者背上的剧痛换上衣服逃出来医院,在梁湾的沙发上凑合了一晚,第二天下午,他随便在超市里买了几条内裤,就来到了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

0号门前,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黎簇看到了很多的大铝合金箱子堆在推车上,吴老板就在其中,身边跟着那个叫王盟的人。而那天晚上的其他壮汉倒是没有看到。

梁湾目送他下车后就走了,机场送机的人非常非常的多,车都排满了,也没法停车。黎簇手里提着一个装着内裤的塑料袋走了过去。

吴老板和王盟看着黎簇,一直等到他走到他们的面前,吴邪点上了一支烟,递给他“飞机上不能抽烟,要不要来一根?”黎簇摇了摇头,其他在忙碌的人就回头问吴邪:“老关,这是哪个?”

“摄影师。”吴邪头也不回的说道。黎簇马上就道:“我不是摄影师”他是有点想看看,如果不给吴邪面子,他们会不会放弃他。或者他们会不会慌乱,这也能让他知道,这支队伍是否全部都是吴邪的人。

按照他的猜想,在场的应该不会全部都是吴邪的人,否则他就不必把自己的年纪伪装成27岁了。

吴邪完全不动声色,只是抽了口烟,对他说“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黎簇不说话,吴邪就道:“你要是把这件事情破坏了,就会毁掉我很多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除非你现在告诉我你不怕死,否则,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我的脾气没几年前那么好了。”

“我的伤还没好,你也看到了我的后背,拿到照片了,你就放过我行不行?”

“我说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能冒任何的险,我答应你,如果你配合我们,我们不仅能平安回来,你还能得到非常丰厚的报酬。”吴邪吐了口烟道:“如果这件事情不完成,我这辈子也没有意义了,我一定会弄死你泄愤的。所以,你就安安静静的留下来,就当是一次旅游吧。”

“旅游?”

吴邪把脚边的箱子踢到了黎簇的跟前:“这是你的装备,对,旅游,以前我三叔也是这么忽悠我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3. 魔鬼生活的地方

吉普车飞驰在巴丹吉林边缘的胡杨林中,正值中午,艳阳高照,前方的吉普车扬起的尘土漫天飞舞。 巴丹吉林沙漠位于内蒙古西部阿拉善高原,属于高原沙漠,沙丘的流动性非常的频繁。

吴邪,王盟,黎簇和另一个叫马日拉的人乘坐在同一辆吉普车上 。黎簇觉得这个马日拉的名字,有很多可能的解释,有些还可以解释的颇好玩。

一路上,吴邪开始说一些有的没的,跟黎簇讲一些他应该知道的资料,比如说,在这个队伍里,吴邪用的化名叫做关根。他作为一个旅行作家,而黎簇则作为他的摄影助手进行这一次考察的,王盟用的是真名,作为他的生活助手,而马日拉是蒙古族人,会当地的好几种语言。

他们从北京去,一共是三辆车,在他们前面的一辆车上,是几个考古系教授和他们的学生,后面的车上则是考察队合作投资方的人。在三辆车之前,还有一辆当地军队的协助车辆。四辆车的车队现在已经进入了政府的管理区,这里是胡杨保护区,其他人是不能进来,
他们并不会直接到达目的地,因为目的地外延被大量的巨大沙丘包围着。他们需要在前哨站找到骆驼,之前黎簇听那几个当兵的说,骆驼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王盟一路上给他们念一些基础的知识,也不知道他是从网络上的哪儿收集来的,他道沙丘高大是巴丹吉林的显著特征,沙丘一般高200至300米,最高峰乌珠木高达528米,是世界上沙漠最大的沙漠。高大的沙丘间分布有140多个内陆小湖,当地人成为海子。海子大部分是咸水,但是也有淡水的,十分罕见,这个机理黎簇百思不得其解。海子的周围有着大量沼泽化草甸和盐生草甸,这些低矮的绿地是重要的放牧和牧民的定居点。

放牧者大部分是额鲁特蒙古族,这是一个相当古老的民族。巴丹是沙漠发现者的名字,巴丹进入该沙漠时共发现60个海子,吉林是蒙语60的意思,所以后人就以“巴丹吉林”名为此沙漠。

这里的海子是奇迹一般的景观,很多的时候。旅行者的视线被沙丘所阻挡,所以当翻过沙丘之后,看到的沙山环抱着的孩子,水里面竟然是碧蓝的,很多人以为自己看到了海市蜃楼。即使在风沙季节,沙暴中漫天的灰尘,沙子环绕的海子依然晶莹剔透,不会被沙子埋没。

很多人应该看过微软操作系统中有一张图片,风吹沙飞所形成的沙山连绵起伏,错落有致,在不同的色温阳光照下,呈现出浅黄、橙黄和火红的色块,斑斓耀眼。而波浪一样流畅的沙纹,在光影的作用下,变换出各种优美图案。有的像敦煌的飞,有的像埃及的金字塔,有的像人影佛面,有的像飞禽走兽,有的具象,有的抽象,仿佛是集各流派的大型画展。其中,腹地中的孩子庙子海、诺尔图及其周围的沙山都是最神奇最美丽的。

不过他们要去的地方,好像和这些都没有关系。

他们要去的地方,叫古潼京。据说,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区域,被当地的额鲁特蒙古族视为魔鬼生活的地方。

在黎簇看到的资料里,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考古和地质考察。但是,吴邪的出现,让黎簇明白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不知道是什么命运在等着他。

干燥的空气让他背后的伤疤搔痒难耐。自己背上奇怪的图形,盗墓贼混入考察队,吴邪的那些似乎很严重的话,让他觉得事情背后的联系,会非常的复杂。

他们在七个小时后达到了哨站,在当地军人的帮组下,他们组织起了一只骆驼队伍,当地人加入了进来,帮组他们引到骆驼。

在上了骆驼,开始走入沙丘的时候,黎簇第一次鼓起了勇气,问路吴邪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不自己来。要跟着这只队伍来?”

“只是恰好有这么一行人也要到古潼京去,并且他们拥有政府背景。如果我不加入他们的队伍,那么在这里很容易被当成敌人,我不想和当地军队对抗。”吴邪说:“我宁可成为他们的其中一员,反正我知道的东西比他们多得多,而且我要的东西也和他们不冲突,有个照应多好啊。”

“就这么简单?”

“也不尽然,很大的程度上,他们要找的东西,和我要的东西,还是有一些联系的。我跟着他们,也希望我能够尽量保护他们。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很容易出事情,”

“那你到底要找什么?和我背上的图有什么关系?”

“我要找一个女人。”吴邪说道:“你背上的图案,是那个女人留给我的最后线索,过程很复杂,等到了第一宿营地,我会告诉你大概的经过。”

“她是你的爱人?”

“不是,我们不是很熟悉,我只是觉得,她经历的事情,和我另一个朋友的经历的事情,有着某些联系,如果我能知道她发生的什么,我也许就知道我另一个朋友发生了什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4. 相机冢

夕阳落日,这一片沙漠似乎就是《楚留香传奇》中描写的大沙漠。在日光的笼罩下,沙丘从金黄色变成了砂红色,阴影的部分越来越黯淡,连绵的沙丘呈现出非常立体的光影效果,站在高坡眺望,落日和无垠的沙漠给人一种震撼人心的美感。

看着这样的景色,即使是最世俗,最不愿意去领略美的人,也会被这种美穿透,感动。

黎簇坐在骆驼上,看着前路的行人,暂时忘记了发生的一切,沉浸在了这片美景之中。一直等到前面的骆驼停下,走过沙丘之后出现一片绿草围绕的小海子,他才从自己的迷思中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他回顾了一下,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而且太快速了,他甚至没有可以去好好消化琢磨的机会。在一周前,他最担心的还是老爹的板子和老师要找他麻烦的事情,现在,这些反而成了最不值一提的。他先是后背被刀割出像清明上河图一样的伤口,现在又被人逼着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对,刚想完她就看到好几只不知道名字的鸟从海子中飞出来,往夕阳的方向飞了过去。还是有鸟在这里拉屎的。

自己怎么就到了这儿了,而且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老师会算他旷课。自己旷课的理由多牛逼啊,被人胁迫了。

要让一个苦难变得不值一提,最好的办法就是承受一个更加可怕的灾难。但是,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所谓大的苦难,对于黎簇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刺激的人生历险。

考察队终于停下来扎营了,王盟和那个马日拉显然是苦力,老板吴邪漫步着来到海子边上,掬水洗脸,然后在海子边上坐了下来。

黎簇看没有人找他帮忙,也走了过去,学着洗脸。他背上的伤口非常痒,而海子里的睡是淡水,温度又很低。黎簇想着要是没有旁人,他早就脱光了跳下去好好舒服一下了。淡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继续和这个老板聊聊,聊出感情,也许他能早点放了自己,自己也能通过聊天多了解一些信息,黎簇心里说。

可刚坐到吴邪的边上,吴邪就对他说道:“站起来,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休息一下。”

“骆驼需要休息,你休息什么,这里风景这么好,去,拍照去。”吴邪说道:“摄影师要有摄影师的样子。”

“可我不会拍。”

“自己琢磨去。”吴邪说道:“摄影师的工作在这次考察活动中很关键。可别露馅了。”

黎簇悻然离开,回到了自己的骆驼边上,提着铝合金的箱子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套看上去相当牛逼的单反照相机,他拿了起来,稍微摆弄了几下,就发现操作起来很简单。他把相机端起来,对着四周的景色,调动焦距拍了几张风景照,发现照片相当的漂亮。原来用着相机,不用什么技术也能拍出专业级别的照片来。

黎簇来了劲儿,爬到一个沙丘上,对着不同的方向不停的变换焦距,转动快门足拍了有几百张照片。忽然,他停了下来。他发现镜头里闪过了一个东西。他放下照相机,往那个方向去看,那里只有一片黄沙。他皱起眉头。

因为刚才拍照时镜头转动的速度非常快,切换焦距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那只是一瞬间的感觉。但黎簇相信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觉。他立即停了下来,往那个方向看去,但是夕阳已经贴到地线,在这个光线下远处的东西是看不清楚的。

黎簇重新拿起照相机,拉到最大焦距,去寻找那才一闪而过的东西,他立即想查看照相机的SD卡,看刚才的那东西有没有被拍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营地里就有人惊呼了一声,他回头去看,就看到一个人在草地里大叫:“快来快来,这里有东西。”

其他人都朝大叫那人的方向围了过去,听到有人问:“什么东西值得咋呼咋呼的?”

黎簇也小心翼翼的爬下了沙丘,走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发现原来之前他们为了晚上在这里生起篝火聚餐而挖掘沙井,似乎是挖坑的时候刨出了什么东西。

黎簇挤进去,看到被挖开的沙坑中果然有些不一般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一片一片像是塑料和金属材质的黑色薄片,此外也有一些彩色薄片混杂其中。

“什么东西?垃圾?”有人问。

吴邪推开众人,蹲下去,捡起了一片东西看了看,所有人一下就认了出来。

这是一只已经被烧毁的照相机。

吴邪接着拨弄着那些塑料片和金属片,黎簇惊讶的发现这里的沙地下面,埋了大量各种型号被烧毁的照相机。有单反,也有卡片机。

“这是怎么回事?”边上的人窃窃私语:“怎么会有这么多毁掉的相机?”

“挖出来。”吴邪对身后的王盟说:“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挖出来。”

一共有40多只相机残骸被挖出来,各种型号都有。等到这些相机被整理完毕,一字排开堆在沙地的防水布上时,早已完全入夜了。虽然沙漠的晚上非常冷,但考察团众人还是披上外衣围在这些照相机边上。

“应该有两到三支旅行团。”吴邪说道:“他们所有的照相机全部都在这里。他们在经过这里的时候,集体毁掉了自己所有的照相机。”

“为什么?难道因为钱多得没处花了?”有一个教授问道。

“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他们拍到什么让他们觉得不舒服的东西。”吴邪说道:“我们看看,里面的记忆卡里,还有没有可以使用的。就能知道他们都拍到了些什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5. 唯一的可能性

黎簇帮着吴邪把所有的照相机残骸都检查了一遍,看是否有完好的存储卡,那些教授们对这些事似乎完全不在行,只是一直在边上看着。

他们最后拆出了六张可能还可以使用的SD卡,插入电脑后,前几张都有问题,只有两张可以被电脑识别。

黎簇心里想:这些人如果是想销毁相机,那应该是在一个特别慌乱的状态,因为如果特别冷静只是想销毁里面的照片的,只要烧掉SD卡就行了。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在这两张SD卡中,都存有大量的照片,数量之多让人咋舌。大部分都是风景照,少有人像摄影,显然这两张SD卡的主人都是专业的摄影师,不是到处拍照留念的普通旅行者。这些照片,如果全部要介绍出来,相当浪费时间,其中有必要介绍的,只有一类。随从的军人看到那些照片,就告诉他们。这些照片上所有的风景,都是古潼京的景色。

果然,这些SD卡的主人都去过古潼京。

黎簇当时就问道:“古潼京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他刚问完,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说道:“你没看过资料?我们要去的地方,你竟然不知道?”

吴邪看向黎簇,用揶揄的语气说道:“是啊,你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黎簇尴尬了片刻,才想到化解的方法,说道:“我不是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只是感叹一下。”然后装模作样的重新说了一遍:“古潼京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吴邪拍了拍他,说道:“没做好功课就没做好功课,别装,正好教授都在,让教授给你讲讲。”

吴邪说的时候,看向了一个中年人,中年人看上去有50多岁了,但是身上的肌肉很发达,一点也不像是做学问的人的样子。黎簇记得,资料上写着这个人好像是领队,叫做王达明。

王达明的名字听起来像是港台那边的人,但其实他是山东人,似乎是遥感方面的专家。他听到吴邪这么说,就说道:“其实对那地方的定义也相当的模糊。我只知道,古潼京是由三个海子包围的区域,三个海子呈现品字形。而那三个海子也神出鬼没,就算是现在这个时代,使用卫星也经常找不到,它们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样,据说清朝的时候有人看到过一次,投下了信号旗,但是后来找的时候,只找到了一片沙漠,并没有看到那三个海子。”

“这是不是传说那种会自己移动的海子?”黎簇问道。

王达明点头:“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那三个湖泊也许也并不是会移动,而是在某些时候才会出现。过了那个时间,它们就会沉入沙漠底下。”

“那既然如此,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为什么叫做古潼京呢?”

“那就是当时飞机投下信号旗的地方。”王达明边上的人说道:“你是不是完全一点资料也没有看呢?”

黎簇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团体里有些丢人,支吾道:“我,记性不太好。”

“ 别讨论这些了,要知道回去继续看资料去。”队伍中有人又道,显然有些不悦。黎簇看过去,那个人他也有印象,但是在看资料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那是一个相当不起眼的,没有任何特征可以形容的人,如果一定要说特征,这个人的头发是自然卷的,大概30岁不到,是几个学生中的一个,但据说已经小有成就了。因此他在平日和教授他们也有对等的地位。

这个人的名字他记不起来了,他决定称呼其为卷毛。

卷毛继续说道:“这些照片很正常啊,普通的风景照,不可能因为这些照片烧掉照相机啊,而且,为什么他们要埋起来?”

“如果要毁掉的东子不是相机里面的照片,难道是照相机本身?”

“你是说,他们忽然集体对照相机厌恶了?”

“这个世界上有照相机恐惧症这样的病吗?我可没听说过。”

“我跟你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还有人恐惧毛呢,希特勒就有体毛恐惧症,除了他的小胡子和头发,他身上所有的毛都被剃光了。”

“但是,也不可能同时有这么多人发病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黎簇觉得有点尴尬,自己的知识量显然无法参与到这这样的讨论中来,毕竟自己到底还是学生,及时装成27岁的样子,以往的习惯还是让他不敢轻易和成年人讨论问题。

吴邪也不理他,只是一遍一遍的翻动那些照片,末了,他啧了一声,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个可能性。”他说道。

“什么?”卷毛问。

“ 这个坑里埋的全部都是照相机,没有其他东西,说明这和负重,抢劫或者丢弃货物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一定只关乎照相机本身。但是,这里有这么多照相机,如果每一个照相机的主人都同时产生了销毁照相机的想法,或者有人策动了销毁照相机的行动,几率也十分的小。也就是说,不可能有所有人同时觉得摄像机一定要被毁掉,而旅行团体,也不太会出现一个领导者,说必须毁掉所有照相机这样的事情,因为肯定不会所有人都听从这样的命令。”

“你的结论是什么?”王教授问道。

“ 结论是,销毁这些照相机的人,并不会是整只旅行团,可能只有两到三个人的小团体,他们带走了所有的照相机,检查并销毁了这些东西。”吴邪说道:“我们可以还原当时的经过,有一队或者几对旅游团,在某一个地方驻扎的时候,有人偷窃了或者使用某种方式带走了这些旅游团的照相机,并且在这里检查了里面的内容,然后销毁掉了。”

“这也是一个结论,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可能认为,这么多的照相机,很可能其中有一只,拍了他们想要的东子。”王教授说:“那么,他们有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照片呢?”

“我们刚才翻找照相机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有相机没有记忆卡?”吴邪问。

黎簇和王盟都摇头,黎簇鼓起勇气说道:“我觉得,他们既然会把相机全部烧了,而不是只烧记忆卡,那他们即使发现了他们要找的相片,也会把存有照片的照相机整个拿走。”

“有道理。”吴邪抽了几口烟,把那些残骸拨弄了几下,对王盟说道:“你再检查一遍,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遗漏。”说着就对其他人说:“大家都先去忙吧,感兴趣的可以留下来帮忙,别都窝着不干正事,很快就降温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6. 另一个吴邪

见几个人散了,吴邪就对王盟打了个颜色,“把所有照相机的型号和数量都给我统计出来。然后把最近一年这里所有旅行团的资料给我调出来。”

“一年,那肯定不少啊?”

“机灵点,来古潼京的旅行团在规模上和行程上可能都很特殊。不会太多的。”吴邪说道。

黎簇缩在边上,不知道此事自己是否可以自由活动了,吴邪抽完了这根烟之后,立即抽下一根烟。此时,他才发现黎簇还在边上,就问道:“怎么回事啊?资料一点也没看?刚才一问三不知。”

“您应该知道我不爱学习。”

“那你爱惜生命吗?”吴邪就问他:“如果明天还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作为准人质、肉票,你就是我们困难时候的食物,你能活的有点觉悟有点价值不?让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能找个理由不吃你吗?”

黎簇看着吴邪的眼神,觉得这家伙不像是骗人,这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光泽,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藐视。显然,这家伙肯定经历过太多常人不可能经历的事情,所以对于黎簇,他似乎看着的是另外一种低等的生物,是可以被食用的。

“我今天晚上就去补习好。”黎簇说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你答应过我的。”

吴邪看了看四周,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团纸递给黎簇,黎簇结果打开就发现那是一份报纸。上面是一篇报道,开头写着:“苹果日报 关根”

接着,吴邪把之前关于蓝庭和古潼京的一些内容,向黎簇叙述了一遍。听完之后,黎簇有些抓不住重点:“你是说,去过古潼京的人,有可能在照片上不能成影?”

“是的。”吴邪说道:“按照她和我叙述的情况,确实是这样。”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违反物理定律啊。”黎簇说道:“人之所以看到东西,照相机之所以可以成相,全部是因为有东西能反应光线,但是,不可能有些东西,可以反射进人眼,但是无法反射进照相机啊。”

“其实,是可以的。”吴邪说道:“当时,我也觉得那是她的无稽之谈,但是后来我想了想,叨叨之所以在照相机上不能成像,其实是有一种可能存在的。”

“什么?”黎簇心说不可能啊。

“因为本来就没有叨叨,叨叨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吴邪说道,“假设叨叨在古潼京出了什么意外,她并没有随着旅行团回来呢?队伍中本来就没有叨叨,但是蓝庭却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看到了叨叨。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

“这是很多蹩脚美国电影里的情节,而且最后不是证实她自杀了吗?”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事是无法解释的。”吴邪说道:“也许,你解释出来的东西,完全和真相没有关系,但是,有解释会比没有解释重要的多。”

黎簇似懂非懂,心说似乎和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去好好辩论,只好转移话题:“你不是盗墓贼吗?为什么会给女作家当摄影师,还写东西?”

“我当盗墓贼是因为血统问题,也是因为一个承诺,因为我一旦离开这个圈子,很多事情我就没法去做了,很多人我也不可能去帮助了。”吴邪说道,“有些人做一些小恶,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离开了这些小恶都可能变为真正的大恶。”

黎簇还是不懂,不过他觉得吴邪抽烟的样子让他有点崇拜了,这他妈难道就是真正的男人的魅力?

正琢磨着,王盟回来了,拿着几叠资料过来,上面全部都是最近一年旅行团的资料。

三人坐下来,王盟就问吴邪:“老板,你要这些干什么?”

“ 我给你们说了你们就知道了。”吴邪翻动里面的资料,每一份资料里都有一张照片,那是那些旅行团在机场会合之后,领队拍摄的大合照。一群人在背后拉了一个横幅,写着:XX考察旅行团。这张照片一方面是留在档案里的,另一反面是要拿来卖钱的。“你们仔细看这些照片里的人,看他们的照相机的牌子,数量,我相信能分析出来到底是哪几支探险队在这里遗失了照相机。”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黎簇接过照片,看着王盟统计的数字,发现上面数量最稀少的,就是普通彩色壳子的卡片机,就道:“主要是找有颜色的照相机,对比颜色和型号。旅行团不多,不大可能有两个人团的人带着同样颜色的同样型号的相机的。”

“别妄下定论。”吴邪说道。

黎簇看了看这个小老板,觉得这个小老板的话里总是在提醒他什么似的,好像一直在教他,心中越发觉得奇怪。

三个人研究着这些照片,很快他们确定了两个遗失相机的旅行团,但是只确定了两个。按照相机的数量,除非两个团一半人都带了两只以上的照相机,否则,肯定还有一个团没法被辨别出来。

不过,在这种旅行团中,有人带两只或者两只以上的手机的几率也非常大,毕竟卡片机和单反的作用诉求不同。但是,按照一般常理分析,还有一只旅行团无法被辨认出来的几率更大。

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是这只旅行团中,没有人带卡片机,全部是清一色的专业相机。

按照这个推测方向他们继续找了下去。但是,按照这种假设推测下去也是一条死胡同。因为在生活日益富裕的今天,出去旅游不抬一个大炮。似乎就不算是旅游了,所以某个团即使全部是单反相机也不容易被区别出来,这根本不能城为突破口。

当这个方向走不通之后,他们又根据时间去查,因为吴邪觉得,这三个团一定是同期的。但是在王盟的资料里并没有同期的团。

资料里一共是十一个团,目前找到的两个,一个是青岛的,一个是北京的,北京的团就是蓝庭的团,他们在照片里看到了蓝庭和叨叨。而这两个团到达古潼京的时间相差一个星期。离这两个团最近的团,一个相差两个星期,一个相差一个月。时间似乎有些长了。而且,如果青岛和北京的团本身就相差了时间。说明这里的照相机并不是一次销毁的,他们只是把这里作为一个固定的销毁场所而已。

除此以外,其他的方面一无所获。

王盟道:“要不我先从这两个团查起来?”

吴邪点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时候,黎簇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照片上有一个人的脸让他很不舒服。

他看了看吴邪,看了看照片里的人,心中觉得非常的奇怪。因为,他在照片里看到一个笑得很开心的年轻人。这个人,和面前的吴邪长得很像。不,不是很像,简直就是吴邪。这个老板以前跟团来过这里?

“老板,你看。”他对吴邪说道:“这个人,你觉得像谁?”一边盯着他的面孔。

吴邪接了过去,王盟就在边上道:“你一个人质,有什么资格叫老板,别他妈给我套近乎。”吴邪没理他们,而是看着黎簇手里的照片,一探之下,他也皱起了眉头。

他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段时间来,只要是查那件事情,每次看到这张脸,他总是会心里抽搐。

他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见到这个人了,但是,显然这个人还一直在非常积极的活动,那也就是说,他以为结束的那件事情,也许根本还没有完结。

王盟凑了过来,看了看照片,就道:“老板,又是他。”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7. 沙丘魅影

黎簇躺在帐篷里,这是用太空面料做的帐篷,拉上拉链以后,外面的寒冷和里面几乎一点关系都没有。

参与这次行动的军人住的都是大通帐,而考察队员显然住的讲究一些,每两个人住一个双人帐篷,这样能保持一点隐私,也可以让人休息的好一些。

黎簇和王盟住的一个帐篷,黎簇进去之后,和王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睡袋上,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黎簇心里盘算,之前是他王盟袭击了梁湾,之后又是梁湾把他打趴下了。当时虽然自己也在场,但是这件事情怎么算,也应该是梁湾和他的恩怨,他总不至于在这里报仇吧。

而且王盟性格也很奇怪,从表面确实看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他整个人又透露出一种极度的不正常的气息。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在这段时间的具体交往接触中能感觉刀他一点也不笨,办事的效率也不低。但是黎簇总是觉得王盟很多时候都比正常人慢半拍。

王盟见黎簇看着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是带着一种特别让人无语的,让人想直接一脚把他踹飞起的表情,直直的回望着黎簇。

他没有多余的动作,黎簇突然明白了。

一个人,不管是多么训练有素,在没有特定目的的休息的时候,总会有一下不经意的习惯性的小动作。这些小动作会连贯成一些大的动作,让这个人看上去极其富有连续性。

但是王盟不是,他在没事情干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动作,这就给人一种十分呆滞的感觉。

“你……”黎簇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是这样的,于是想找个话题和他聊。

“我只是个打工的,糊口而已,你不要见怪。”王盟说道。

黎簇知道王盟指的是之前袭击他的举动,就笑道:“没事,人在江湖,身不……”

他还没说完,王盟就已经转身拉灭了自己那边的灯,然后也躺进睡袋里就睡了下去。

“……由己。”黎簇无奈的说完,心中暗笑,“怪人。”都是怪人,他妈的都是怪人。

“如果你在一家老板永远不在,从开店到闭店只有一个人,有时候一年都不会有人踏进来的店里当营业员,你也会学会在没有生意的时候,关闭自己的电源变成怪人,这样你才能度过那刀割一般的漫漫长日。”王盟在被窝里说。

“你在那种店干过?”

“前后一共快五年了,最惨的时候,我坐在柜台后面,甚至连电脑上的扫雷游戏都不想去玩了。于是我就那么坐着,然后,就那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继续不动。”

“哇,那你不会发芽,或者某一。发现自己的脚生根了吗?”

“我做过那样的梦。”王盟说道。

黎簇瞬间就想狂笑,但拼命忍住了,他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平静下来之后,他才继续问道:“后来呢?”

王盟没有在回答他,几分钟之后,王盟那边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噜声。

黎簇心想王盟的心理素质还真是好,如果自己有这样的经历,绝对不会做到沾枕头就睡着的。

不过转念一想也未必,如果是自己过着那种极其无聊的日子,那睡觉也许会变成一种逃避现实的技能,又或者,那种简单的日子,会把自己所有的杂念都洗掉,洗得干干净净。

他躺到睡袋里用手抱着头,看着帐篷的顶端,发现自己完全不可能睡着,于是把到现在为止所有发生的事情整理了一下。

这个叫吴邪的老板,是一个隐匿的现代盗墓贼,他除了盗墓以外,还有作为摄影师和自由撰稿人的业余爱好,因为这些爱好,他认识了一个叫蓝庭的女人,这个女人告诉他,古潼京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使人无法在照片上成像。

于是吴邪便开始追查这件事情,并且发现这件事情个他经历过的另外一些事情有关,而他调查的结果现在就刻在自己背上。

于是,自己就因为偶然路过那个地方,所以被牵扯了进来,而且是非常无辜的被牵扯了进来。关键的部分是不会告诉他的。

不,关键的信息他都不知道,他叹了口气,心想吴邪肯定只说了一些皮毛,真正

“有解释好过没解释。”吴邪好想和他说过这句话。难道是暗示他,知道一点就算了,别紧着追下去?

他才懒得知道呢。

黎簇拿起自己的照相机,想到之前拍风景的时候,似乎拍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无聊之下,他开始翻动自己的照片。

在相机里一张一张的反动了一阵,很快他也犯困了。小小的取景器里,看什么东西都很模糊。他一边翻,一边看,终于翻到了那几张照片。他放慢了速度,仔细的去看,他感觉有问题的东西,应该就在那几张照片中。

忽然,他坐了起来,他终于翻到了那张有问题的照片。

确实拍到了什么东西,在那个沙丘附近,那一瞬间的感觉不是错觉,他看到在那张照片上,沙丘上出现了一个影子。

这不是光影导致的错觉,而真的是一个难以名状的东西,出现在了那个沙丘之上。

对,那是一个影子。

黎簇把照片放大再放大,一直到整个影子撑满了取景框,然后盯着这个影子看了半天,才发现这是一个人影的轮廓。

黎簇吸了口冷气,再次仔细的看了好久,终于,他有了结论。

从影子轮廓的所有细节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趴在沙丘上的女人。

这个女人在他拍摄照片的瞬间出现在了那个地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相机没有把她真实的样子照出来,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但是,他分明记得,当时他放下相机用肉眼看向那个地方的时候,根本什么都没有。

整个过程最多半秒钟,他没有看到任何的扬沙,也没有看到那边的沙丘上有任何人刚刚移动过的痕迹,他只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安静的沙丘而已。

忽的一身寒意从黎簇骨子里面透了出来,似乎帐篷外的温度终于透进了帐篷里。

他赶紧把相机关了,然后缩进睡袋里,把头蒙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8. 不能碰的东西

这一夜黎簇不知道睡了多久,做了一晚上的梦。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黎簇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来叫他,队伍也没有出发,难道考察队所有人都在睡懒觉?

黎簇振作了一番,才从睡袋里爬出来,走到帐篷外面。

帐篷能够隔绝寒冷,也能隔绝炎热,当黎簇走出帐篷的时候,热浪扑面而来,阳光明媚的好像是用电脑渲染出来的。

好容易等他适应了光线,他才看到,所有考察队的人几乎都站在海子的旁边,他们的注意力被海子里的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根本没有人注意他。

黎簇看了一遍考察队带着的骆驼,心想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如果自己懂得如何驾驭骆驼,并且知道回去的路的话。可惜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然后他也走到人群密集的地方,看到几个当兵的已经脱得精光,在海子中不知道捞什么东西。

“怎么了?”他打了个哈欠问边上的人。那人说道:“有人把我们所有的装备,全部甩到海子里去了。”

“啊?谁干的?”

“不知道,按理说这里应该很安全,所以昨晚也没有安排人守夜。谁也没想到,在这里会有人搞出这种事情。这不,当兵的正在捞呢,捞上来的东西,放在一边看晒干后还能不能用。”

黎簇转头看过去,看到吴邪和王教授正在摆弄一些捞上来的东西,就问道:“这些设备重要吗?”

“如果修不好,十有八九我们得回去了。”那人道,“考察考察,又不是观光。”黎簇走到吴邪边上,刚想说话,吴邪就摆手:“我现在没心情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我没想问你问题。”黎簇说道;“我只想提醒你一件事情。”

“什么?”

本来黎簇想把照相机拍到黑影的事情和他说一遍,但是吴邪刚说完什么,海子那边就有人惊呼了一声,人群中出现了骚乱。

吴邪和王教授立即站起来跑过去,黎簇也只能暂时作罢。他跟着一路跑过去,看到几个人围着捞上来的装备指指点点。

“这是什么东西?把东西捞上来就带到这儿来,你们在哪里嘀咕什么?”

“这不是我们的设备。”其中一个负责打捞的士兵说道。

那个士兵指着其中一个捞上来的装备,说道:“其他东西我都认识,但是,你看这东西,这不是我们的东西。”

那是一个似乎包裹着金属皮,但并不是太重的物体,大小和一辆轮椅的轮子差不多,外表呈圆筒形,锈得一塌糊涂,上面有很多的小疙瘩,好像是已经锈烂的大量铆钉。

“这不是我们的装备?”

“绝对不是。”

“什么时候捞上来的?”

“不知道,就混在这堆装备里一起被捞上来了,之前都没注意,刚刚整理的时候才发现的,看来原本这东西就在湖底。”

吴邪上去用脚碰了碰,那东西一下滚到了沙地上,吴邪感觉到这东西非常的轻。

“别,小心是炸弹什么的。”有人惊叫道。众人立刻后退。

吴邪叹着气看着那些人,也是一脸疑惑。但是黎簇此时却已经认了出来,他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心说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他想说话,“这……这……这是……”

“什么?”吴邪不耐烦的回头,“有屁快放。”

“你最好别用脚去碰它。”黎簇说道,“这东西最好别碰。”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次更新不仅有第2章,还有第一章的11节,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这样才会连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