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藏海花》第12-16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第7期手打]

手打by@鶕鸟

上期错误很多,非常抱歉,这次本宫校对了很久,望赏读愉快。


1

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在这里我需要继续解释,对于气味的形容,小哥在这里使用的解释方式特别不具有典型性。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跟他一起经历过很多事,你很难理解他说的是什么味道。

这其实不是一种单纯的气味,而是一种感觉。不谦虚地说,我的文学修养肯定比小哥要高,他说的,是一种特别综合的感觉。

小哥经历过无数次死亡,或者说,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生活就是和死亡打交道。在那些时候,他无数次闻到一些气味,比如说,古墓中大多是中药、霉菌和朱砂混合的味道,因为这些气味存在于那个环境,他会下意识地把这些气味和死亡联系在一起。

就好像我们闻到了酒精味,就想到疾病和屁股痛一样。

当时他闻到的气味,却得用一个很长的故事才能讲明白。那是他到这里之前那一年的经历。

这些气味隐藏在藏香的香味中,竟然还能被小哥闻到,说明气味其实相当浓郁,但因为毛毡本身也有一股特有的味道,加上有那么多炭炉在边上烘烤,所以年轻人才没有第一时间把那气味从毛毡和藏香的味道中区分开来。

这些味道一定是被夹在藏香中带进来的,应该就在藏民抬着的炉子一样的东西里。

那是尸体的味道。

藏民把所有东西在女孩儿四周摆好便迅速离去了,似乎一点也不想久留。

这个举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年轻人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看了看四周的毛毡和上面的图案。就着那些味道,他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间,想去取兵器,但腰间什么都没有,他忘了他这一次什么都没带过来。

他为什么忽然警惕起来?那是因为它看到了毛毡上的图案。

这幅图案叫做“阎王骑尸”,图案是地狱阎王骑着一具女尸在山川间穿行。

这幅图案在西藏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是一种用于辟邪的最有用的图案。年轻人忽然知道了女孩儿的真正身份。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阎王骑尸”最早出现于一张铁制的唐卡上,那是一块薄铁,上面用金箔和银箔镶嵌出了阎王骑着一具女尸在山间行走的图案,唐卡四周有一圈蔓草一样的装饰铁纹,中间有许多骷髅图案。

阎王在梵语中被称呼为“阎王罗阇(du,一声)”,所以这副唐卡也被叫做“铁阎魔罗阇骑尸”,这样的图案在唐卡出现之前特别少见,很多时候别人都认为这些只是西藏诸神造像中特别常见的踩尸、踏人的夸张造型。但后来就发现了不对,因为在铁阎魔罗阇骑尸中,座下女尸的造型有时候甚至比阎王的造型更加突出。

而在古西藏的原始佛教中,阎王也被称呼为“双王”,古西藏佛教徒认为阎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兄妹,所以铁阎魔罗阇骑尸中的女尸有时候也被认为是阎王的另一女性化身。在适当的时候,女尸和阎王的位置对调会变成女阎王骑男尸,只是这样的图案一直没有被发现。

女尸一般面容凶恶,眼睛是盲的,用肘部和膝盖爬行,整个人如同恶鬼一般,但**丰满,有着极其明显的女性特征。

年轻人看着这个女孩儿的手脚全部都被打断了,眼睛也瞎了,难不成,这个女孩儿是阎王的坐骑?

年轻人对于尸体太熟悉了,这个女孩儿一定是活人,他有一些不详的预感。对于阎王骑尸,他有一定的了解,但他不明白,女孩儿以这种状态在这里出现,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是献给阎王的祭品?还是说,是一种什么仪式?

思索间,另一边的味道更加浓郁起来,年轻人听到了女孩儿痛苦的呻吟声,但是隔着各种毛毡,他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年轻人对于这些并不好奇,如果在其他地方,他对这些肯定持置之不理的态度,但这里的一切和他的目的都有联系,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藏民到底是什么人,他必须知道。

年轻人于是探了过去,找了一个角落,透过毛毡之间的缝隙,他看摆放在女孩儿附近的炉子似乎正在燃烧,奇怪的味道和藏香的味道就是这样混合着剧烈地涌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儿表现出了相当的痛苦,似乎这些味道对她有着强烈的刺激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年轻人缓缓地走过去,发现女孩儿的脸色已经转为青灰,一如那些毛毡上的图画中,用银箔刻出的女尸的颜色。女孩儿已经失去了神志,一直在痛苦地呻吟着,边上是一只只奇怪的小香炉。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直香炉,发现里面燃烧着一种奇怪的粉末,发出浓烈的味道、他看了看四周,手指卡入地板的缝隙中,用力一卡,硬生生撕下一条木刺来。他搅拌了一下粉末,发现里面有很多细碎的骨头,虽然已经研磨得非常细了,但还能看出是陈年的骨骼。

这些粉末是藏香混合着某些阴干的尸体研磨出来的。

年轻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是所为何事。等他再抬头看向那个女孩儿,忽然发现女孩儿已经爬了起来,用她的肘部和膝盖撑着地,赤身**地跪爬在了地上。

年轻人绷紧了神经,单手死死拽住香炉,这是他附近唯一可以使用的武器,以他的速度和臂力,甩手至少能为自己争取意思脱逃的时间,但他心里还是没底,因为他发现,女孩儿用肘部和膝盖爬行的动作非常迅速,一点也不像一个残疾人爬行的速度。

然而,女孩儿并没有攻击他,甚至连看也没有看他的方向,而是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爬了过去。

年轻人紧随着过去,看到女孩儿爬向了一道木头楼梯,瞬间就爬了上去,那里似乎通往这个喇嘛庙的上一层。

年轻人看着身后,那是几个藏民来的方向,和这个女孩儿走的方向不是同一个。

木头楼梯特别大,所用木料都是碗口粗细的圆木头。每一节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一米。楼梯通往上面的门口,那里宽得能通过一辆解放牌卡车。门边挂满了毛毡和画满红色藏文的黄色古老绸缎。

通过绸缎老旧的颜色看,感觉那起码是几个世纪前的东西了。

他本能地感觉到,这个楼梯不是给人走的,因为人根本爬不上楼梯,这就是给这个女孩儿准备的。

那么这个楼梯通向的是什么地方呢?奇怪的毛毡和符咒,几个藏民又急匆匆地离开,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年轻人按了按楼梯,想看是否结实,手劲才一压,身体瞬间就跃了上去。他没有走那些横木,而是踏着楼梯两边的长杆一路往上蹿去。

还没等他够到门边上的黄色绸缎,砰的一声冷枪,打在小哥脚边的木头上,木头整个炸裂开来。小哥反应非常快,一下子跳了出去,一手扯住边上挂着的毛毡接着腰力翻身下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几乎是同时,下面的枪声连着响起,子弹全打在了楼梯上,等子弹转移到毛毡上,年轻人已经隐入了毛毡中。

他屏住呼吸去看枪声来的方向,只看到蓝光闪动,似乎有一个穿着蓝色藏袍的人也在毛毡间快速的移动。

年轻人手按在地上,一边听着声音辨别那人的行动方向,一边摸着四周是否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他的手刚刚碰到地板,一发子弹就穿过几层毛毡打了过来,年轻人头慢慢一移,子弹就擦着他的耳朵过去。

他立即知道对方并不是普通人,不是一个好应付的角色。但年轻人对付这种人经验太丰富了,他忽然站了起来,几乎是贴地奔跑,就听着子弹在身后呼啸。转眼间他已经冲到了一只炭炉前,在火炭上一踩。

火炭乍起一大团的火星,年轻人借着这一跃,跳起一人多高,一下抓住一条毛毡,如同一只蝙蝠一样,悄无声息地所挂在了毛毡后。

几乎是同时,几发子弹打在了炭炉上,把炭炉全部打翻在地,接着那穿着蓝色藏袍的人冲了过来。

这种巷战式隐蔽射击,射击者虽然有着非常强大的武器,但也没有任何信息优势,如果遇到身手敏捷的人,反而很容易被偷袭。最好的方式,就是往射击自己的方向跑,因为射击后对方肯定得离开,而被射击者离开的地方必然是安全的。

射击者受到枪声的影响最大,多次射击后如果没有击中,被偷袭的可能性就会变得特别大。因为你不知道别人在你开枪时靠近了多少距离。

在这个看似特别隐蔽,但毛毡根本无法做掩护的地方,这个办法最实用。

所以蓝袍人瞬间跑到了炭炉边上,年轻人几乎在他到的同时就从上面狠狠地落下来,双膝一下子压在了蓝袍人的肩膀上。

体重加上重力、速度,瞬间蓝袍人就被压跪下了,年轻人转动腰部,但没有死死钳住他的头,而是顺势夹住了他的手,猛力一转,就把他手里的长枪夹脱了手。

枪落地,年轻人脚跟一踢把枪踢了出去,站定之后就看那人是谁。还没等他看清,对方竟然反应也非常快,藏刀出手,一道寒光立即向年轻人的面门来了。

用枪年轻人更没有办法,但要是有人向跟他动手,那真是找死。年轻人稍稍一让,避开刀锋,拳头从极小的缝隙里一下打在了蓝袍人的鼻子上,这时候如果有人在他身边,根本来不及看到他是怎么出的手,只听到拳头打在肉上的一声闷响,蓝袍人倒在了地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年轻人蹲下身子,一下子掐住蓝袍人拿刀的手,略一用力,蓝袍人整个人都锁了起来,同时刀脱了手。

年轻人低头去看,就见那是一个特别年轻的藏族青年,最多只有十八九岁,被他捏得痛苦万分,不停地用藏语说着什么。

年轻人肯定知道枪声已经惊动了很多人,这里不能久留了,刚想把他打晕离开,就看见从毛毡后面一下子走出来更多的蓝袍藏民,足有几十个,手里都拿着长枪并对着他。

年轻人轻叹一声,却看到所有的藏民都蹲下来,对他做出了西藏人最敬重的礼仪。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2


这里所有的叙述,很大部分是我根据记录的东西还原出来的。

所谓最敬重的礼仪,其实就是跪拜。跪拜之后,由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蓝袍藏人献上了五彩的哈达。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场景。献哈达的场景在太多故事里出现,变成了一种很有政治味道的仪式,但在西藏,献五彩哈达确实是最高的礼仪了,因为五彩哈达是菩萨的服装色彩,五彩哈达基本上是只献给菩萨的。

但刚才的情况十分诡异,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我再看资料的时候也觉得相当不可思议。

接着,洛丹出现在了年轻人面前,用非常熟练的汉语说道:“我们等你很久了,张先生,请接受我们的道歉,并且接受我们献上的哈达。”

年轻人不动声色地看着四周的人,就看到洛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递了过来。

“这一切都是董先生安排的,他说的果然都没有错。”

照片上是穿着藏服的董灿。年轻人接过来翻到后面,看到了一行字:“秘密就在这里,他们能帮助你。”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故事:

在这一段叙述和之后的叙述之间,又间隔了将近三周的时间,这段叙述结束之后,是一个间隔的小故事。

这是第二个小故事,同样非常晦涩。我将这个故事命名为《蛇王国》。

在东方,有一个蛇的王国。

蛇的王国里住着各种各样的蛇,它们觉得特别寒冷,所有的蛇都渴望温暖。

但蛇的王国里有一个特别的规定,这个规定所有蛇都无法逾越,那就是:它们都不能去碰蛇王国中最温暖的东西。

那是一块奇怪的石头,它十分温暖,就在蛇王国的中心地点。没有蛇知道这个规矩是从哪儿来的,似乎从这个蛇王国存在伊始这块石头和这个规定就存在了。

终于有一天,一条渴望温暖的蛇触碰了这块石头。

然后,所有的蛇都忘记了它,看不到它,它所有存在的痕迹都消失了。

这条获得了温暖的蛇变成了一种不是蛇的东西。它活着,想告诉别人这个消息,但是谁也听不到。

这条蛇很害怕,但是它想,它至少拥有了温暖。

然后,它发现,在它的世界里,它再也找不到那块石头了。

蛇王国继续存在这,所有蛇还是处在一个寒冷的地方,特别渴望温暖。那块石头也继续存在着。

那条蛇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没有蛇敢触碰这块石头,其实一定有很多蛇触碰了这块石头,但都从蛇的王国消失了,他们的一切痕迹都消失了。所以,蛇王国的蛇们并不能发现什么异常。

那条蛇继续孤独地生活着,然后死去。

蛇王国继续存在着,它有了一个奇怪的规矩,就是所有的蛇都不能看到光。

是的,同样没有蛇意识到规则改变了,似乎是从光开始出现起,这条规则就出现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故事的可读性比上一个要强很多,条理也更加清晰,更像是一个语言故事,比起上一个故事完全无法解读的状态,这一个似乎能从中感觉出什么。

其中最核心的意思似乎是,这个世界一直在随机发生变化,但因为我们的历史记忆也同时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的世界一直是不变的。

而当其中一条蛇脱离了这个体系之后,那个条蛇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当自己进入了一个不变的状态时,它便看到了世界所有的变化。

只是这条蛇再也回不去了。当我们认为世界的变化仅仅存在于某个小小的方面时,最后的几句,似乎在说:世界的变化比我们想象得更大。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从字里行间,我感觉很可能就是这么一种意思。

当然,最初的叙述更加模糊,这些文字是我自己整理之后得出的文案。

由这个故事,我似乎可以看出上一个故事想要讲述的是什么,但我真正开始感觉我自己真的对了,是在看到第三个故事之后。

这个故事会在下一段叙述之后写出来。

我特别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个故事要讲述一个蛇的王国,这又有什么意味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3

闷油瓶听到的所有信息:


蓝袍的藏民称自己为“康巴落人”,他们住的地方叫康巴落,是雪山里的一个河谷。

年轻人和他们的交流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其中透露的信息之多,让人目不暇接,混乱不堪。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所说的东西他几乎立即就看到了,所以所有信息都可以立即接受和消化,但对于我们来说,所有信息都只有文字,无法有效了解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如果我们从太空中俯视整个河谷,就会发现雪山中的奇湖呈现出偏宝石蓝的蓝色,就像一颗异形蓝宝石镶嵌在白色的绸缎之上。

这个奇湖就叫康巴洛湖,翻译成汉语就是“蓝色雪山”。当年轻人被他们带上喇嘛庙的顶层,从那边出来行走在两边的悬崖上端,一路看见广阔湖面的时候,他被眼前看到的东西惊呆了。

说实话,能深深震撼这个年轻人的事物并不太多,对于“冲击”的训练时的他对任何危险的第一反应是冷静和无动于衷。他受的所有训练都是为了使他在遇到任何情况时,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针对危险和丑恶的东西而言,这样一来,看到再可怕、再恐怖的东西,年轻人内心都不可能泛起任何一丝波澜,即便是遇到最惨烈的场景,面临最大的心理负担,他也都能承受。

但这一次,是不同的。

以为这是美。他看到湖面的那一刹那,美,就突破了他的一切防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他看到了一片碧蓝的湖面,在悬崖上端往下看和在湖边时的观感完全不同。在这里,阳光被充分折射,那片莱塞简直澄净得不像天然可以生成的,而像是蓝色的丝绸,被死死绷在雪谷中,上面还撒上了蓝宝石的粉末。

这一抹鬼魅的蓝色并不是所有一切情景的核心,最让人无法移目的地方,是湖面中倒影的巨大雪山。

雪山当然是白色的,但倒映在湖面上后,竟然变成了一种奇异而魅惑的蓝色。湖边耸立的雪山神圣、肃穆,让人的心灵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悸动,而湖面中的雪山,比白色的雪山更加神秘和宁静。

他们在悬崖上顺着湖边一路行走 ,很快就发现了一条隐蔽的河谷。

这条河谷和之前我们走的那一条扇柄形河道是一样的,如果换成在湖面上行船,肯定会先被我刚才进入的巨大河道吸引,而不会注意这一条河谷特别狭窄和隐蔽。

他们下到了那条更隐蔽的河谷之内。下面的河面已经完全结冰了,他们走到河面上,踩着冰往前走,很快眼前一宽,在一公里外的地方,河谷变得有四五公里宽,在这条河上,出现了无数凸出河面的石头。

这些石头上堆满了玛尼堆,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奇怪的石头阵。

年轻人继续跟着走。经过了玛尼堆群,湖面依然变成了一片石滩,年轻人发现石滩以一个非常陡峭的阶梯状下降,但其中有很隐蔽的楼梯。他们一级一级下去,进入了一个海拔在两千米左右的山谷,那是雪山中非同寻常,满是绿色的山谷。年轻人看到了农田、溪流,还有很多白色的石头房子。

这就是康巴落人生活的地方,一共有一百九十多户,大部分都是藏民。蓝袍人将年轻人带进了最高的大土司的房子,献上哈达的人告诉他,这里已经没有大土司了,上一任土司离开后留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们等待下一任土司的到来,他们却一直没有等到。

年轻人看到了主位的毛毡后面挂着的土司画像,年轻人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董灿的画像。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