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6-10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5

不会上传图片,怎么办?麻烦版主帮忙弄一下 我有高清大图
帮我编辑一下,上传图片怎么出来的是输入地址?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5月连载高清扫描图

地址如下:http://www.ctdisk.com/file/7228778

http://taohua001.qjwm.com/down_3305623.html





以附件的形式上传就行了

干脆贴手打吧,仍然感谢楼主,10分已送


6.被车围住的海子

他们最终还是把门撬了开来,黎簇把撬得翻皮的门锁拨弄了一下,发现锁被人用铁屑压实了,这是一种最简单的破坏锁的方式,因为除再往里看去,他们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卡车所有的地方,几乎被非把锁全部拆掉不然基本上不可修复。所以,这种做法一般是恶作剧。

破坏得稀烂,到处是指甲的划痕和拳头砸过的痕迹。而那具尸体面目狰狞的躺在车头里,嘴巴张得极大,显得非常痛苦。 “这些全都是他弄的?”黎簇看着车里的情况,咋舌道。
“应该是。”吴邪道。

“这是喝多了吧。”黎簇想起自己老爸喝醉时候的样子,“这家伙肯定喝了不少啊。”

吴邪进到车头里面,爬到了干尸的边上,就指了指干尸手上已经被打开了得容器说道:“应该是这个造成的。”

“难道这些罐子里面装的全是酒?”黎簇道。

“看这人的情况,比酒可厉害多了。”吴邪拿起干尸的手说:“你看,骨头全部碎了,显然这个容器里面的东西让他发了狂,所以有人把他锁进了车里。”

黎簇想了想,觉得很吃惊,因为要造成那种锁的破坏程度,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而且造成的破坏不可修复。也就是说,当时的人没有想把这人放出来。

“来,帮个忙,帮我把他抬出去。”吴邪对黎簇说道。黎簇也进去抓住干尸的尸体,往外拖动了几把。

刚把尸体从椅子上拉起来,黎簇就觉得手感不对,尸体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挂在了椅子上,被卡住了。

他和吴邪小心翼翼地往尸体屁股下面看去,就看到尸体下的座位被挖了一个小洞,有一条绳子从尸体身上垂下,连到了座位下的洞里。

“这是茅坑吗?”黎簇问,“这绳子是怎么回事?”他一边想着就拉了一下绳子,然后绳子下面的东西从那个洞里被拉了出来,黎簇一看,竟然是一捆手榴弹。

他皱起眉头,还没反应过来,手榴弹再次掉进了椅子下的洞里,绳子上只剩下几个拉环。

吴邪和他对视一眼,吴邪大叫:“跑!”

两个人几乎是从车头里翻了出来,在沙地里刚滚出去七八米,手榴弹就爆炸了。

气浪冲起,整个车头被炸成了碎片,他们被气浪甩出去十几米,好在是沙丘上,打在身上的都是沙子。

爆炸冲起的碎片被弹到半空,然后像下雨一样落到海子里。还在海子边上发呆的王盟被吓得半死。忙砖头看他们。

黎簇等一切都安静了才爬了起来。他只觉得耳膜嗡嗡作响,看向卡车,发现整个车头都没了,只剩下一个被炸开了花地底盘。

但是,车头的惨状不是让他最震惊的场面,他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个让他更惊呆的场景吸引住了。

因为爆炸产生的震荡波和气浪太大,所以这辆卡车边上沙丘里的沙全部被震波和气浪的双重作用喷到天上,原本埋在沙丘里的东西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那是十几辆卡车的残骸和一辆被炸碎的卡车并排停着,也就是说吴邪之前的推测没错,这里的沙丘果然埋了——不止一辆卡车。

黎簇刚想叫吴邪来看,却发现吴邪看的是其他地方。他顺着吴邪的眼光看去,就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情景。

只见环海子的一圈几乎一半的沙丘,陆陆续续的都被这巨大的动静震动得松动了,在这个海子四周的沙丘下面,露出了一排一排的卡车残骸,估计起码有几百辆。这些车犹如长龙一样围绕着这个海子,颇为壮观。从海子的这边望向那一边,简直就像是战争大片里的场景。

“这里是停车场吗?”黎簇喃喃自语道。

吴邪没有说话,只是顺着海子开始往前走,看着沙丘下一排一排的卡车残骸,他们发现所有的卡车下面,都有很多干尸蜷缩在一起,他们半截身子都被沙子淹没了。

“这地方,肯定发生过大事。”吴邪叹了口气。“看来咱们有的忙了。”

黎簇、吴邪和王盟合力在一辆卡车边上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区域,三人半躺着休息、黎簇心里还有点发慌,毕竟他知道自己身后的卡车里原来铺满了死人,而卡车下面也许还有一两具尸体被埋着没有挖出来。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5-30 18:36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环顾四周,黎簇问王盟道:“为什么这些当兵的要赢这些卡车把海子给围起来?”在他们刚才的巡视探索过程中,他们最起码发现了三百两这样的卡车,所有的人都死在了卡车周围。从这种排列来看,这种布局不可能是偶然行成的,这里明显是一个由卡车构成的环形宿营地。

对于卡车围着海子环一圈的排布方式,吴邪觉得当时这些军人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这里车太多了,如果不采用这样的停放方式,比如说,排成一字长蛇阵,那么很多卡车会停在距离海子特别远的地方,打水烧饭都不会方便,毕竟在沙漠中生存最重要的注意事项之一就是要尽量靠近水源。

吴邪点起一根从干尸身上找出来的香烟,尽管那东西干燥得完全没有了一丝水分,聊胜于无也是好的,然后他就对王盟说:“除了这种常规的解释,还有两种比较大得可能性。一种是:在沙城暴来临之前他们想通过这个方式把海子保护起来,不让它被沙尘暴掩埋,这样的话也许可以在这边生存更长的时间。一支有三百多辆卡车的车队被困在沙漠当中,他们的生还机会还是相当大得,因为他们的人力物力都相当充足,有足够多得方法可以派人外出寻找救援,只需要把资源集中在几辆车上面,分几个方向出去,就可能到达人类聚集的地方。但他们还是被困死在了这里。这很反常,有可能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沙暴造成的。”

黎簇看大吴邪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并不是特别的淡定。于是他就问吴邪道:“另一种可能性呢?从你的表情我觉得你心中更倾向于第二种的可能性。”

吴邪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在很多时候,遇到的事情都有很奇怪的结果。也就是说几率最小的”反常情况往往就是最可能遇到的情况,现在也是,我推测的第二种可能性有一些离奇,但是第一种可能性,你听着觉得毫无破绽,实际上很多事情我们从现象反推出去的,里面有很多古怪细节我们都会本能的避而不谈。比如这个海子,真的会被沙暴吞没吗?这么大一个海子,就算沙暴再大,谁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完全被覆盖的,因为你往水里扔沙子,水位会越来越高,海子会变得越来越大,但是海子并不会消失。”

“老板,那我觉得你考虑的第二种情况我们还是别听了,万一真的第二个是对的,那我们肯定是要倒大霉了。”

吴邪看了他一眼,还是继续说道:“另外一个情况就是,他们用这些卡车围的其实是这片海子。他们想把海子困住,不想海子离开。”

“把海子困住?”王盟道:“为什么他们要把海子困住呢?”

吴邪摇头:“这就不知道了,如果是第二种,显然他们最后失败了。”

这种说法有点惊悚,黎簇觉得不太可能,他认为推理这种事情,应该全部都是根据事实来推断的,而这个想法完全是一种臆测。他更加觉得吴邪的脑子在某些方面有一些不正常,他反驳道:“这片海子能在沙漠上自由的移动,而且它又全是水构成的,谁怎么可能拦得住呢?”

“我说了这只是一个想法,一种可能性,再说了,这海子的移动方式,我们并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拦不住呢?”

黎簇叹了口气,他其实还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这种思考方式他觉得再讨论也有没有意义,便改口道:“说了这么多也没有结果,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活命。吴老板,你觉得咱们能活得出去吗?以你的经验,应该有一个大概的把握吧。”

吴邪道:“现在我还不能下定论,反正这三百多辆车,上千人的队伍,全部死在这里了。假设当年把他们困住的力量还在的话,那咱么肯定是凶多吉少了。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你们的老板,我对于这些东西特别了解,所以我现在既不害怕,也不恐惧。我相信以我的经验,但凡这儿有任何诡异的因素,只要水维持生命就能慢慢想法儿破解,所以这方海子对于我们来说确实很重要。”

吴邪正说着,黎簇突然想到什么事,向王盟问道:“王副经理,那你下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海子里面有鱼?”

王盟摇头道:“这种地方哪儿来的鱼,即使有,数量也相当稀少,肯定很难捕捉到。你若果肚子饿了想吃鱼的话,我可以试试抓一些。不过这有好多现成的腌肉,我觉得把这些肉放在水里煮,味道一定不错。”说完王盟还看了一眼吴邪。

黎簇想了想,发现他所说的腌肉指的就是那些干尸,当时冷汗就下来了。他看了下吴邪,想从吴邪的反应来判断王盟是不是看玩笑的。吴邪却说道:“这也不错。哎!想不到啊,我很次遇到出生入死的艰险境地,每当弹尽粮绝的时候,就准备去吃死人的风干肉了,但没有想到的是每次最后都能化险为夷。这一次老天给我准备了这么多得风干肉,难道是想让我一次把以前没吃的全补上吃个够吗?”

王盟继续当棒眼说道:“人肉这东西,吃起来跟那个牛肉干都差不多,水分都脱干了,无所谓。”说完他还拍了拍黎簇:“你习惯了就好。”

黎簇全身发毛地问吴邪:“你们都吃过?或者说尝过一点点?”

王盟摇头,吴邪也摇头。

黎簇松了一口气之余,又说道:“那你们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干什么?”

吴邪就道:“那你就不懂了,干我们这行,越是恐怖的事情越要轻描淡写,越是轻描淡写了。等你真遇到……怎么说呢?你也就没那么痛苦了。”

黎簇道:“呸!我可没你们那么缺心眼,这也太能骗自己了。”

吴邪道:“小伙子,等真的弹尽粮绝的时候,你再这么想就来不及了,我也不管你,反正你是我们的储备粮食,等我们吃干的吃腻了就吃活的被。”

黎簇又呸了一口,他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吴邪之句话里包含着多么深刻的经验和智慧。黎簇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先在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正是有限食物的分配。王盟和吴邪说这个看似扯淡的玩笑话,其实正是为了避免在大多数困境中最让人头疼的“初期信任”崩溃的局面。

这些东西,他现在还理解不了,等他真正理解的时候,却又是另外的局面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5-30 18:37 编辑 ]

TOP

7.困境的整理

玩笑开过之后,吴邪一边笑,一边对另外两人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搞清楚这里惨剧发生的一切的原因,所以明天开始,我们要把所有的车都检查一遍,我们现在最最幸运的是什么呢?是这里都是被风沙困住掩埋而死,而不是因为食物和饮水耗尽死亡,所以车上会有很多资源剩下来。这些资源,比如军用压缩饼干,也许在这么干燥的天气里很可能还可以食用,所以我们一定要非常非常仔细的寻找所有的车辆,然后搜索每一具尸体上的干粮。”

黎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并不是被渴死或是饿死的呢?我觉得大风沙的话,最多把人困住不会把人困死,所有他们的死因还是食物和水耗尽呀。”

吴邪拍了拍黎簇的肩膀:“小孩子在城里生活太久了,你知道什么是大风沙吗?”黎簇摇了摇头,吴邪就道:“所谓的大风沙就是在发生的时候你身边的所有的东西不是气体而是固体,你明白吗?也就是说最终你是窒息而死的。窒息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大量的风沙灌入你的口鼻,让你无法呼吸,如果你没有一个非常坚实的避风夹角的话,你会死得很惨很惨,第二种就是你人被风沙全部掩埋。”

“收……收的士耐!”黎簇说道。还没说完就被吴邪从沙丘上踹下去:“说中文。”

接下来整整两天时间完全是非常繁琐的整理工作,起初黎簇还对死人有一种恐惧,但是到了第一天黄昏的时候,黎簇已经可以像吴邪一样,把那些干尸当做没有生命的物体来处理了。他们把所有的尸体从车里面扒出来,然后找了远处一个沙丘,把尸体一具具的掩埋。后来他们发现尸体数量实在太多,靠他们个人力量根本没办法埋得那么干净和整齐,所以他们只好把尸体从沙丘上抛下去,然后顺沙子滑落,他们想用尸体把这个山谷填埋。

到第二天下午,他们初步估计已经处理了一千六百具左右尸体,数量庞大的尸体堆成了死人堆。吴邪决定给这些死去的军人立一个墓碑。在立墓碑的时候,黎簇问吴邪墓碑应该起什么名字好。

“叫什么名字好呢?”吴邪道:“不管他们因为什么目的来到这个地方的,毕竟人已经死去了,尊重死者是我们的传统美德。”

“就叫做千人烈士纪念碑吧?”黎簇道。

王盟反驳道:“其实在那段历史当中,烈士虽然是一个光荣的称号,但这种光荣其实也有好多的瑕疵在这里面,叫烈士总让人不太舒服,还不如起一些有人文情怀的名字吧。”“人文情怀?”吴邪看着他:“你也懂人文?”王盟挠了挠头,呵呵笑了笑。黎簇就继续说道:“不如叫离人悲吧。离人离人离开家乡的人,再也回不去了,到底是哪个悲呢?当然是空悲切的悲咯。”

吴邪点了点头:“果然是祖国的花朵。不错,咱们把这碑立上。这三个字你会写吧?”

“我是高中生。”黎簇怒道:“我和你们这些文盲不一样。”

他们找到一块金属板,吴邪刻上了“离人悲”几个字,然后死死地敲在沙丘里面,黎簇发现吴邪的字相当的漂亮,意识到这个盗墓贼应该不能称之为文盲。

几个人拜了拜,吴邪念叨着:“各位大哥大姐,叔叔伯伯,我知道你们的幽魂还在四处游荡,他们说在沙漠里困死的人永远走不出沙漠,请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保佑我们,跟着我们走,咱们就一定能出去。该投胎的投胎,该吓人的吓人,该拍鬼片的拍鬼片,大家谁也不耽误谁。O不OK?”

黎簇就问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天堂话?”

吴邪说道:“这是我一朋友的特长。我现在发现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能够暗示自己就算死了也要死的开开心心的。”

“你朋友的想法怎么全都那么丧。”黎簇说道。

吴邪嘿嘿一笑:“我的朋友都不是仅仅能用丧来形容的,有机会介绍你认识,如果你不被我炖了的话?”

几个人处理完死人,便开始处理死人留下的东西。确实如吴邪所说,这些人身上有好多的东西。最后他们整理归纳的东西最起码有三四个麻袋那么多。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5-30 18:39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分拣工作进行着,黎簇就发现王盟找来的东西大多数都是金银首饰,军人是不能随便带首饰的,这东西应该是他们随身揣着的,有好多是当时的粮票,当时的钱币,还有很多是油布包的戒指,和手表之类的。

黎簇怒道:“***的,偷死人钱啊?”

王盟也不生气,悠悠说道:“你这就不懂了,把它们埋在这鸟不生蛋的沙漠里,最后经过几十亿年变成矿物,也没有被人重新开采的机会,对吧?所以埋在这里就浪费了。给我,老子把它带到文明世界去。这就能给老子换钱,或者变成纪念品,这都是好事。这就是发挥余热,让这些人的生命以金钱物质的形式通过老子的手延续下去。”

话没说完,王盟被吴邪拍了个脑壳:“平时招待客人的时候不见你这么机灵,捞钱的时候开始这么机灵。”

王盟道:“这是跟老板学习的结果。”

正说着,黎簇就从王盟的那堆东西里面拿出来一个小戒指,这明显是一只女戒,黎蔟说道:“哎,那尸体 里面还有女人啊?"王盟点头:“应该有,但是都成那样子了,是男是女也无法分辨了。”

黎簇说道:“把这些男男女女共埋在一个地方会不会不太好啊?”

吴邪道:“管不了那么多啦。”

说着,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坟山的方向望了望, 都相视一笑,心说去鉴别这些干尸是男是女的过程也许会更加亵涣这些尸体,他们这么做其实已经仁至义 尽了。

三人笑完之后,正准备继续分捡遗物,忽然吴邪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对!”

黎簇道:“我就说不对吧,我们还是去把女尸挖出去。重新找个地方埋了算了。 ”

吴邪说:“不是说这个,我们刚才立的墓碑呢?”

几个人都站了起来,再次往沙丘那边看,发现他们 刚刚插在山上的墓碑真的不见了。黎簇问王盟:“会不会插得不结实,倒下去了 ?”

王盟怒道:“老子插在沙子里面最起码有八九寸 深,哪里那么容易倒,这里又没有风。” 吴邪想了想,摸了摸下巴,说道:“走,拿上点家伙,去看看。”

几个人走过去,王盟还不忘记把他那堆破烂货全部都收起来放到他那破麻袋里,到了那沙丘上一看,就发 现那个墓碑完全不见踪影。吴邪吱了一声。“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说着看向黎簇和王盟,做出一种特别哀怨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愈发觉得吴邪的脑子似乎真有点不太正常。 “这是可怜你们,也可怜我自己。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吴邪说道,指着沙丘刚才有墓碑的地方,“但凡我遇到这样的情况,必然会发生诡异的事情,所有的事情最后会串联在一起。看来,这个地方应该不止我们三个会动,你们仔细看沙子。”

黎簇顺着吴邪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沙丘另一边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淡淡痕迹,因为沙子是白色的,所以痕迹十分不明显。他走过去蹲下身摸了摸,觉得好像是蛇类爬行的痕迹。

“什么蛇?这里的沙漠里会有蛇这种东西吗?”他心里说。

痕迹一直往下蜿蜒到了沙谷下他们所谓的“离人悲”的乱葬岗里面,在这个沙谷里面,堆着一千多具尸体。这让黎簇也感到相当不是滋味。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看这个痕迹应该是一个长条形的东西。咱们刚刚搬死人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蛇或者类似的活物?”吴邪问。

另外两人都摇头,王盟还说道:“就算有蛇,看痕迹这东西也不大吧,否则痕迹不会那么浅。它们也不可能把墓碑都扯下去啊。”

黎簇也否定了吴邪的判断:“不对,这些痕迹不是在沙子面上形成的,而是沙子底下有什么扭动造成的。难道,这里的沙子下面,活动着某种蛇类或者长条形的东西?”

吴邪摸了摸下巴,看了看一边的汽车宿营地,摇头道:“原来是这样。这里有一个矛盾,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有。”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5-30 18:39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8.突袭

吴邪所指的矛盾是,他们发现的尸体全都是在车子底下,说明他们生前是呆在沙地上的。如果说这里所有的沙子都有危险,这不是相当不明智吗?

吴邪道:“咱们分析一下,这里所有的人都躺在沙地上面,应该能说明,沙子地下着东西即使存在,也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不过我饿哦另一方外衣,我们还是呆在车斗里面。今天晚上应该不用太过虑。”

“也许是当他们被困的时候,沙子下面的东西还不存在,后来才来的,咱们还是小心点吧。”黎簇道。

王盟道:“小心是必然的。不过,你这想法也够桑的。”

话刚说完,三个人就看到埋葬死人的沙谷里面,有什么东西拱动了一下,吴邪愣了愣。就对他们道:“抄家伙。”

王盟问他干吗,吴邪道:“主动出击比较好,有,看看去。”

三个人冲下山丘,吴邪拿起一根铁棒就朝那个沙子拱动的地方插了一下,搅动了几下,发现什么都没有。他继续往边上插去,刚刚那些东西在沙子里面移动,肯定是活物,但是在沙子里不同于在水里,速度不可能太快。活物应该还在附近,最多是在沙的深处。这样想着,他更用力的刨着沙,搞几下后,发现还是没有,就四周乱插,想把那东西从沙洞里面惊动出来。

吴邪弄了大概有半支烟的功夫。黎簇和吴邪都发现了问题,吴邪道:“咱们尸体没埋的那么深吧?”

“什么意思?”

“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插到啊。尸体呢?”吴邪道:“把这沙刨开,看看我们之前买的那些死人还在不在?”几个人弯身开始刨沙,刨了六七个小坑后,他们就发现之前买下去的干尸竟然一具都不见了。

吴邪擦了擦冷汗,就道:“我改变主意了,这个地方咱不能待。”

“为什么?”

“这地方所有事情我们都无法理解,这里就像一个鬼蜮一样,待在这里的话我们肯定会出事,虽然我很好奇继续呆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觉得不管怎么样,还是得离开这,没有必要冒这个险。快走,去把所有能装水的东西全部装满水。带上我们所有能用的东西,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王盟突然惨叫一声,一下子整个身子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沙里。黎簇以为他猜到沙坑陷了进去,刚想去拉他,就听见王盟继续惨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吸进去一样,消失在沙堆里面。黎簇愣住了,胡乱的在沙堆里面刨了刨,发现沙堆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回头一看吴邪,发现吴邪已经跑得很远,一边喊一边大叫:“赶快逃命!”

“你奶奶个熊啊!”他这下立即反应过来,刚刚转身,整个沙堆就涌动了一下,沙堆里什么东西似乎朝他的方向蠕动了几寸,他立刻跟着吴邪拔腿就跑。吴邪在沙丘上跑的也不快,跑了几步之后,相差十几米的两个人都摔倒在地。吴邪还想立即爬起来就跑,却因为沙丘的坡度太陡,趴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反而往下滑去。黎簇比他更惨,连沙丘的腰都没有爬到,就立刻滑回坑里。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他听见沙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接着整个沙丘蠕动,他看见有什么东西在沙丘下面朝着吴邪飞快的钻了过去。

接着,他看着吴邪爬到沙丘顶上,正准备用翻滚下去的方法往沙丘另一边逃走,但一瞬间沙堆底下的那堆东西就钻到吴邪脚下,吴邪半个身子也猛地掩埋在沙里。

黎簇完全被这个景象吓蒙了。条件反射之下,他站起来超另外一个方向跑,又跑出去几步,再看去发现吴邪完全消失了。整个白色的沙漠无比的安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哦,Shit!”黎簇就喊道。他也不敢动,又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所有的反应一下子全部僵住了。他看看四周,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另外一边的海子。他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结局和吴邪、王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5-30 18:39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以附件的形式上传就行了

感谢楼主分享,10分送上,速度真快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9.怪物

然而他闭着眼睛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任何异变出现,于是他再次把眼睛睁开,发现四周还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东西来袭击他,四周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皱起眉头,又缓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似乎那个攻击吴邪和王盟的东西对他没兴趣,或者而说没有发现他,这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因为声音吗?他想着,他想起很多欧美恐怖片子里面关于沙丘里面怪物的情节,心想这个怪物如果不是靠嗅觉的话,那么因为在沙漠里面沙子传声效果极佳,也许那东西是靠听觉。

“如果我不移动的话,或许那东西发现不了我。”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但是现在这里艳阳高照,如果不移动的话,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被完全晒干。怎么办呢?

他慢慢镇定了下来,小时候受过各种苦难让他在这里有了坚强无比的神经。他决定做个实验,他小心翼翼地把皮带解开,朝自己面前不远处的沙丘甩了过去,皮带掉到沙丘上。迅速滑落,带起了一块沙丘的小型滑坡。

他屏住呼吸,看着那个方向,看四周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朝那个方向爬过去。

什么都没有哦。皮带还是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莫名其妙,难道那东西已经走了,他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想踩上沙丘,但只是一挪动,他就感到不大对劲。

很难形容这种不对劲,他花了好几秒去感觉,才意识到那是什么感觉:他自己的背后好像站着什么东西。

他僵直了脖子,慢慢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把目光往后挪去,果然看到他的影子后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有什么的东西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他背后。

黎簇倒吸一口凉气,心理想象出了无数种他背后东西可能的样子,心想喵了个咪的,死定了啊,那玩意竟然在他的背后。

背后的东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没有呼吸的声音,这让他万分恐惧。几乎就在他意识到那一刹那,立即拔腿就跑,冲出几步之后,他立即回头去看,只看到一条长条形的黑影,瞬间没入沙堆下那个东西涌动着,朝着远处奔驰而去。这景象吓得他几乎要尿裤子了,知道那个波痕消失在沙丘的尽头,他才立即爬起来,一直往海子边冲去。冲到海子边之后,他爬上一辆卡车,躲在一个角落里面,不停的发抖。

他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这东西一定不属于人间,而且是他所不能应付的,如今绑架他的那两个人,肯定已经遇害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可,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比这个情况更糟糕的事情。

以前黎簇幻想着那种冒险,那种探险的经历,那种脱于尘世的刺激感,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他想着在城市就算再苦再累,无论怎么样都是安全的,跑来这里他随时都会有失去性别的危险。与沙漠里的未知恐怖相比,之前那两个可恶的绑匪,现在他想来都觉得无比的可爱。

胡思乱想的黎簇脑子一片混乱,在车斗瑟缩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瑟缩到自己筋疲力尽,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四周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黎簇把头探出车斗,向窗外望去,看到被他们整理出来的一排卡车周围,安静的如鬼蜮一般,海子还是平静的躺在这群车子的中间,似乎没有离开的迹象。他腹中饥饿,想起了收集起来的东西里面似乎有些东西是食物。又想起了吴邪所说的干尸的事情,心说这下连干尸都没的吃了,果然吴邪这个人每次想吃干尸比得逞,上帝总会用各种方式来避免这样的错误。

他不敢出去拿那些类似食物的东西,在黑夜中,他更加被动,天上有一轮圆月在黑夜中映照着,在四周洒下一片银霜,但这个银霜的照明效果实在太低了,他决定继续忍耐。

可能因为之前睡得太死,这一觉睡完之后,他精神抖擞,因为不知道时间,就一直卧在车斗里面平躺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呼吸声不让声音传出去。他一遍骗自己说这样是很安全的,一遍又觉得四周有着无数的危险,自己在这边自我感觉到似乎安全,其实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就这样熬过了上半夜,到了下半夜的时候,他又突然发现不对,他开始有点犯困,难熬的肚子饿、口渴,也因为他的困意而消失了。他心理想着这是不是死亡的前兆? 也许是他脱水太严重了,如果他晕过去的话,也可能会完全死去,所以他硬忍着,但实在没有办法坚持太长的时间,他熬着熬着,慢慢又睡了过去。这次睡眠可能是只有七八秒时间,他就突然间又被惊醒了过来。他十分奇怪,刚刚似乎有什么东子把他从睡眠中打断了。等他揉揉眼睛想缓一下,打起精神,却忽然听到车子外面远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歌声。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怎么会有歌声呢?”他屏住呼吸,穷尽耳力,心说这该不会又闹鬼吧。

“又是怪物又是鬼,**老子该不会穿越了。”黎簇想着,实在是太疲惫了。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又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假设自己死在这,自己就化成厉鬼把那个怪物干掉。

那歌声又传入黎簇的耳朵,难道是吴邪和王盟的冤魂在唱歌?那两个家伙果然是疯子,死了行为也让人匪夷所思,但他仔细一听,那不是男人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黎簇心里就更加发毛了,他凝神停了几分钟,耳朵逐渐适应了安静的气氛,慢慢的把那些声音剥离出来,发现那不是人在唱,而是收音机的声音。这的卡车里面都配有收音机,但经过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会响呢?难道还有收音机没有坏,还能正常工作,但这不可能呀,就算收音机没有坏,能支持这么多年,电池也早已耗尽了。

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挪动把头从卡车轴的缝隙里面探出去,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看他就发现不对劲,竟然有辆卡车是亮着灯的,并且不是卡车的大前灯,而是卡车 车厢里面的内灯。那歌声就是从那两者内灯的车厢里面传出来的,竟然真的有电,难道这地方还有人住?

还有人活着?一种恐惧加上期望的心情同时用了上来,如果那车里不是活人,那可能就是这里的鬼魂了。但如果是鬼魂,这表现的也太奇怪了。黎簇决定冒险去看一看,他小心翼翼的从卡车上爬了下来,落在沙子上的一刹那,他闭上眼睛,幻想着会不会有一手从沙子里面伸出来把他拖入沙堆当中。

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松了口气,一点一点的朝卡车挪动,一直挪动那卡车边上,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不想惊动卡车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的爬到了那辆卡车边上另一辆卡车的车斗里面,然后靠近这辆车的车头,从缝隙里面近距离的王翔亮着灯的卡车头。他看到这辆卡车里面的灯亮着,在灯光里面有一个人影正在晃动,他咽了口唾沫。

奇了怪了,自己该不是在做梦,白天清理这些卡车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没有人啊。难道,这里其实还是有人活着,只是白天他们不在这个地方呆着。

黎簇的脑袋里闪过很多的念头,此时他的恐惧倒是消退了不少。他和吴邪的区别在于,黎簇对于想象中未知的恐惧并不在意。

黎簇刚想探进再去看仔细,忽然他所在的那辆卡车车斗抖动了一下,整辆卡车向沙子里陷进去了将近一米多,接着上面所有的沙子犹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似乎想把这辆卡车重新埋住。他吓了一跳,立即倾斜这朝着卡车的车后斗跑去,结果重量一变化,整个卡车的车斗一下子翻倒在地上,就像一只扣碗一样把他扣在了车斗里面。他被压得死死的心说怎么这么倒霉,挣扎了几下,发现根本就没有 办法把盖住的车斗推开。他只能不停地向下挖,想去沙子地下挖一个洞出去,但是整个沙丘的沙子是流动的,就算他不挖,沙子也在进行着强烈的变化,他一挖动,沙丘塌陷得更加厉害。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黎簇和那个车斗越陷越深,简直要活埋了,他只能不动。一静下来就听到那收音机的声音已经被关掉了。接着他就听到旁边的沙堆上有人走路的声音。他听到脚步声径直走到了车头上面,踩着那个金属的车头板“杠杠”响,他心说完蛋了,这是什么东西,自己一定被发现了。他深吸一口气,准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只要有空隙他就拼命逃跑然后跳入水中什么也不管了。就在这个时候,他清晰的听到“咔嚓”一声枪械上膛的声音。他愣了一下,心说,用枪?那就不是怪物,是人了。他立即对着外面大喊:“我是人,我是人,我是这里的落难者,我是游客。” 然后那脚步声瞬间已到了他的上方,在他的上方跺了跺两脚。

黎簇继续大喊:“别开枪,枪下留人,我不是有意要偷看的!”接着 ,他就感到,车斗上的人跳了下去,在车斗的边上不停的摸索,似乎是要把他救出来。

黎簇稍稍安了下心,刚喘了口气,忽然一声闷响,整个车都剧烈的抖了一下,他看到一个弹孔,出现在了车斗的顶上。

那个人竟然对这车斗开了一枪。

“我是活人啊,我是人啊!”黎簇大惊失色,刚说完,又是两枪,竟然打在了他的脑袋边上,翻溅起的沙子喷了他一脸。

黎簇吸了口冷气,心说完全不管我死活啊,看样子是想杀了我,他不敢再叫了而是拼命朝边上靠去,想避开子弹。

那人倒没有再开枪,黎簇看见月光从那几个弹孔里射了进来,能看到上门有一个影子在不停的晃动。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忽然,一个什么东西就从弹孔中伸了进来,然后转动了一下。黎簇发现那是只钩子。

那人拉了几下发现结实了,就跳下了车斗,接着他听到了铁链拉动的动静。

车斗被吊了起来,黎簇松了口气,望着不停滑落沙子的车斗被提了起来,黎簇迫不及待地往缝隙想爬出去。

外面的空气又冷又清新,虽然他被困了没几分钟,但是那种窒息的感觉已经让他很难受了。经过这次的经历,他似乎受不了特别狭窄的空间,这一点在以后改变了他很多的东西。

黎簇爬出了半个身子之后,就转头去找人,看到了一个动滑轮装置,立在一边的卡车上,之前他只觉得是奇怪的货物,现在才知道用处。

车斗虽然被拖走了,但是要自己爬出沙坑还是很累,黎簇便转头找人想拉一把。他觉得这是人之常情,既然对方都把车头吊起来了,在拉自己一把肯定是必要的呀。

于是他继续转头,对边上的人道:“拉一把兄弟。”

没想到迎接黎簇的是一下托枪,正砸在他的脑门上。他一下差点晕了过去,趴在沙地上,吃一大口沙。恍惚间他觉得自己被人从沙斗里拖了出来,接着他感觉到有人开始搜他的身。

黎簇心说这年头治安太差了,沙漠里都有劫道的。恍惚间忽然看到对方的枪就挂在自己面前。看样子对方对于给自己那一枪托还是很自信的,没想到自己还有反抗能力。他一下伸手抓住了那把枪,两只手一起用力,想把枪夺过来。

那人反应也非常快,立即扯住了枪的袋子,两个人不停的拉扯,翻滚在一起。沙堆在这种激烈的运动下,完全不能支撑他们的体重,他们都想站起来获得某些优势,但是只要想用力翻起来,沙堆马上就下陷,他整个人就再次被翻倒在地上。在翻滚中,黎簇背后的伤口再次裂开,沙子滚到伤口里,让他疼的几乎发了狂。正因为这样,他的力量在短期内爆发的非常厉害。那个人虽然比他高大很多,但是丝毫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在彼此的怒吼中撕扯了好多下,终于两个人都翻到了海子里,黎簇用力把那个人推开,枪“噗通”一下不知道被甩到了什么地方,远离了那个人。然后那人从海子水里站起来,也是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彼此对望着,从月光的照耀下,黎簇发现那个人的皮肤非常的苍白,似乎不是个年轻人,而是个老人了。

“你是谁?”黎簇朝他大喊到。“为什么攻击我?我是路过的!”

喘了半天气,对方才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话,黎簇听了听就发现,这是一种当地的方言,如果把它当做普通话来听的话,会永远听不懂,但是假设按照发音去猜的话,也能推测出来大概的意思。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陌生人似乎也是在问黎簇:“你是谁?”

黎簇心说:“你管我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是个落难者,我被人绑架到了这里,他们被人抓到沙子里去了,我和你说你也不会相信,而且告诉你也不会认识我。”但是他一想,刚才自己不是也问了这句话。

对陷入恐惧中的两人来说,对方是谁,永远是他们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我是一个落难者。”黎簇想办法让自己镇定下来:“北京人,我在这里迷路了,我被困在这里,本来有三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了。”

那个人愣愣的听着黎簇把话说完,然后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对他道:“你是落难者,你怎么落难的?从飞机上掉下来的?”

“我说不清楚。”黎簇挠了挠头:“我说我是坐船来的,你信吗?”

那人打量着黎簇,半天没有说话,看着似乎看出了点端倪了,才道:“你真的是从沙漠外面来的?不是从沙子里面?”

“骗你是小狗。”

“你是小狗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那个人还是不敢靠近黎簇,但是他有点放松了下来。“那我问你,现在是哪个年份?”他问道。

黎簇把时间和他大概说了一下。

那个人愣了愣,有点呆滞的说道:“天,已经快二十年了。我竟然在这个***地方呆了二十年了。”

黎簇就问他:“好了,大爷,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了,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看了看四周,指了指卡车,有点表情呆滞地说道:“我是开车的。”说着指了指四周。

黎簇看他的衣服,发现确实是和那些干尸身上的一样,只是比那些衣服更加的破烂,身上还挂着许多的东西。

“你是开这些车的,其中一个司机?”

一个司机,一个汽车兵?

那个人没理黎簇,只是自言自语:“竟然二十年了。”

黎簇道:“你为什么没有死?”问完他就觉得没什么礼貌。

那个人表情有点迷茫,说道:“为什么要死?只要知道了这里的规律,就不会死,死哪有那么容易?”

黎簇觉得这个人有点疯疯癫癫的,似乎脑子已经有点问题了,那个人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猛转头对黎簇道:“你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坐船?”

黎簇刚想回答他,他们是坐着有如公交车一般的移动海子来到这边的。忽然对方就把头转向一边的沙丘,似乎在听什么东西,黎簇想说话,那人立即对他摆手,对他道:“嘘,先别说。”

黎簇被他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听着,他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有偶尔一些沙丘上的沙子坍落地面上的摩擦声从远处传来。

黎簇刚想开口问他,那个人再次用非常夸张的表情对他道:“嘘……”。接着,那个人一下子身子埋进了水里面,黎簇莫名其妙,就看到那个人拼命的摆手,让他也照做。

黎簇只好忍住背后的痛,把整个身子也埋进了水里。接着,他忽然听到整个环绕海子的卡车队里面,突然传来了什么东西撞击金属的声音,“哐嘡”一声,在黑暗中他看不到是哪边的卡车传来这样的声音。接着,又是“哐嘡”一下,他发现这次声音似乎移动了,黎簇十分惊恐,他想起了白天吧吴邪和王盟抓进沙子里的东西。

黎簇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慢慢他发现者并不是单一的声音,在四周所有的卡车堆里面都传来这样的声音,似乎有着无数的东西在撞击着卡车厢里的铁板,这个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很快整个海子边犹如响起了交响乐一般,此起彼伏的声音。让本来平静的沙漠变的嘈杂一片。

黎簇听的呆了,他几乎不敢呼吸,他恨不得把整个头都埋在水里面,来逃离这样可怕的声音。恍惚间,后面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差点尖叫起来。回头一看,只见那个刚才和他打斗的人,已经悄无声息的涉水到了他的身后,对他轻声道:“放心吧,他们进不来。”

黎簇就问那个人:“那些是什么?”

那个人道:“二十年了,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你看不见他们,他们在沙子底下,所以当时我们把所有的车围着这个海子,做了一圈城堡,他们没有那么聪明,他们似乎对金属的东西有特别反应,他们会攻击这些车,但却无法穿过这些车钻到这片区域中来。”

“围海子?”吴邪当时对于车队的布局有几种解释,不过似乎他全部都猜错了。

那个人道:“这些东西想喝水,这些东西喝了水之后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可怕,不能让它们碰到水,所以我们做了这些措施,但是我们犯了个错误,我们把它们困在外面,也把自己困在了里面。别说了,咱们不要发出声音,否则会折腾一晚上。”

黎簇听着,觉得还有好多东西还是不明白,但是他也觉得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两个人在水里面静静的待着,夜晚的沙漠非常的寒冷,刺骨的水吸进他的伤口,反而让他身体慢慢的麻木起来,不那么难受了。他没有再问什么问题。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