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第11节,12节-作者:南派三叔-漫绘SHOCK6连载手打

第一次发帖,有错误的话,请大家见谅

11.保护者

  黎簇说完,就皱起眉头盯着对方,虽然他知道,盯着对方未必能有什么威慑作用,但至少表明了他不会轻易相信的态度。

  对面的老头看着他,一开始还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见黎簇一直不说话,而且也没有变换表情,忽然就笑了:“京油子就是京油子,比那个南方人难骗多了。”

  “你到底是谁?”黎簇怒道,“在这种地方寻我开心,你不觉得有点缺心眼吗?”

  老头开始扯自己的胡子和头发,那些竟然全是假的。然后他把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又到一边沙子里翻出一只背包,从里面扯出了一件黑色夹克穿上。等他拉上拉链折腾齐整后,黎簇才意识到,这个人的真实年纪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年轻。修身的夹克一上身,就把他修长的身体突显了出来,显得十分的干练挺拔。最后,这人从包里拿出了一幅墨镜戴上。

  黎簇愣了一下,心说:这大半夜的,戴什么墨镜,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装酷吗?怎么自从被吴邪盯上后,再接触到的人脑子都有点问题。

  墨镜男转过头来,就对他道:“我本来不想暴露身份的,但是我骗人的本事显然没学到家。重新介绍一下,别人都叫我黑瞎子。刚才和你说的那些,都是我从这里的环境以及尸体身上留下的线索推测出来的。”

  “我就知道,你说话的腔调就像背书一样。那你肯定就不是汽车兵啰?” 黑瞎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见过视力半瞎的人能当上兵的吗?”

  “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黎簇问道。他最想知道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谁,如果他是通过其他途径到这里的,也就说明这个地方还有别的办法走出去。

  黑眼镜从背包里东摸西摸,摸出一只铝制的扁酒瓶来,拧开喝了几口,就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跟着你们来的。我一直在岸边监视你们,后来海子动了,我情急就跳了下来。妈的,差点没淹死我。”

  “监视我们?”黎簇皱起眉头,难道他是考古队的?考古队早就发现了吴邪这伙人不对劲,察觉出自己是被绑架的,所以一开始就找了人监视?不过自己在考古队里好像没有见过这个人啊。

  “你别瞎想了,我是受人之委托,一路保护绑架你的那个吴老板。之前还挺顺利的,没想到你们会半夜划船。”黑眼镜笑着,把酒递给黎簇,拍了拍他:“现在好了,嗖嗖全没了。就剩一个拖油瓶。”

  黎簇道:“你一路都跟着我们?”

  “何止一路。”黑眼镜又从背包里拿出几包东西来,拆开其中一份递给黎簇。 黎簇发现竟然是青椒肉丝炒饭,“你是残疾版的哆啦A梦吗?这包里怎么什么都有?”

  “这是我在四川找的盒饭厂家做出来的。你看,保质期十年,你死在这里了饭都还没馊呢。就是有点干了。凑活吃吧。”黑眼镜道:“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等你吃饱了,再和你详细说。”

  以前要听到什么食物保质期十年,黎簇肯定宁可挨饿也不会吃。但是如今,他是真饿了。就算是慢性毒药,只要能填饱肚子他也会熬不犹豫吃下去。

  闻着冷饭里的青椒味儿,即使还混合着一股沙子的奇怪味道,黎簇也几乎热泪盈眶。同时他也觉得奇怪:看着饭绝对放着十几天了,竟然还能有青椒的味道,这真的是青椒本身的香味?不是掺了塑料添加剂吧。

  也顾不上挑剔,三下五除二吃完,他的口水直流,竟然没吃出任何的异样来,就连黑瞎子说的“有点干了”都没感觉出来。吃了那么多天的压缩饼干,现在吃什么都觉得是“湿”的。 吃完,黑瞎子就来到他的身边,勾住他的脖子说道:“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处境?”

  黎簇看了看四周,回答道:“我很难说清楚,不过显然,我们两个处境一样。”

  黑眼镜摇头说道:“非也!我跟你完全不一样。我本来是要保护那个姓吴的,但是我在水里泡了一晚上,上岸的时候精疲力竭,就没怎么仔细看着。结果,‘嗖嗖’两下,那两个白痴全不见了。现如今,我的处境特别尴尬,这尴尬主要是因为你的存在。”

  “请详细说。”

  “我欠别人很大一个人情,必须还。那人托我保护这个姓吴的,所以吴邪对我很重要。现在吴邪陷入沙子里不见了,这沙子下面显然有东西。我这个人,做事的原则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我肯定得想办法搞清楚,沙子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算死了,也好有个交代。”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黎簇看着他的背包,心里还琢磨着这炒饭真好吃。如果是在沙漠外面,他肯定再来三盘。

  “你不懂吗?我原本的计划是,如果确定吴邪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我肯定就会回去。我包里有干粮和装备,倒是可以带你一起走。但是,我必须确定吴邪没有丝毫希望生还,这过程肯定很危险。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带着我的背包和干粮自己出去。”

  “那很好。”黎簇道。

  “是啊,对你是很好,我心里不平衡啊。我死了,会影响很多事情。而且,我去找吴邪了,你若把我的背包偷去,自己走了,我怎么办啊。”

  “你这种想法,现在和我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如果觉得我会偷背包,就把背包藏起来啊。何况,为什么我要偷跑?两个人生存几率不是更大吗?”黎簇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这人话里的意思不太吉利。

  黑眼镜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刚才你被我瞒过去了,我的身份就不会暴露,那你的死活就对我没多大影响。但是你识破我了,我就不能让你活着走出沙漠。” 黎簇看着他,他也看着黎簇,黎簇就笑道:“开玩笑?”

  黑眼镜笑着,摇头,动了动眉毛:“我不想杀你,但你自己没抓住机会。现在没有杀你,也是因为我觉得两个人一起走出沙漠,活下来的几率会大很多。不过,等我们找到出路,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杀了你。”

  黎簇缩了缩脖子,想了想,就道:“你肯定是在开玩笑。”

  黑眼镜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一向很公平,事情得和你讲清楚。而且,明天我还会有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找你帮忙,如果你能活下来,你就会相信我了。对了,你吃饱了没有?”

  黎簇想说“当然没有吃饱”,不过这家伙神经兮兮的,被这么一问自己也不敢如实回答了,就点头道:“吃饱了。”

  “早点睡。”黑眼镜忽然伸手捏住了他的脖子,黎簇感觉自己的后颈一紧,一股巨大的压力压住了他的动脉。接着,他眼前一黑,立刻昏死了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日头高照,沙漠里的太阳比他所住的城市升起的要早。根据此时感觉到的气温,他判断现在应该还是早上太阳刚出来的那段时间。

  他的脖子非常非常的疼,天知道昨天那瞎子下手有多重,对了,他不是瞎子吗,怎么好像完全没瞎一样?他甩了甩头,就发现不对劲。自己身子的状态有点儿奇怪,感觉并不是睡在沙地上。他动了动手脚,发现脚能动,但是手却被绑住了。而且,脚的状况,以及身上很多地方肌肉的感觉,都很奇怪。他深吸了几口气,意识逐渐回归清醒,他抬头看了看四周,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果然没有睡在沙地上,而是被掉在了半空中。

12.钓沙鱼

  黎簇被吊在一辆卡车的后斗吊车上。

  这里的卡车装载着各种货物和工程机械,他被吊的这一辆,后斗里装的就是一台起重吊车。吊车臂突出在外面,有三四米长,显然是吊装小型机械的 。他就挂在吊车的臂下,离沙地只有一巴掌的距离。

  绳子把他的上肢困住了,他的双手包括整双手臂全部被绑的结结实实 。他晃动自己的双脚,令自己的身体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半圈儿,然后他就看到黑眼镜趴在卡车的顶上,举着一个望远镜,对着远处的沙丘。

  他愣了愣,想到之前还在考古队休息的营地时,吴邪让他去拍照片,他拍到过一个特别奇怪的,看起来像是女人的影子,他又想起了黑眼睛昨晚被识破前的装扮,心说会不会就是这个鸟人,趴在沙丘上面,被他偶然间拍到了。

  他挣扎了几下,记起黑眼镜昨晚说的话,后背又起了一阵凉意。显然这个人不是开玩笑的,从见到此人到他现在为止的举动来看,他虽然一副嘻嘻哈哈的不正经样,但是做起事情比吴邪狠绝多了。

  “你到底想干嘛?”黎簇又被绳子带着凌空转了一圈,问道。

  “钓鱼。”黑眼镜回答,看了看表接着说道,“你睡得不错啊,刚才还在打呼噜。”

  “老大,能别开玩笑吗?你放我下来,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黎簇还抱有一丝幻想。

  “你放心吧,我会放你下来的。”黑眼镜道,“再等十分钟就放你下来,说不定你还会求我把你钓上来。”

  黎簇看着自己的状况,就知道黑眼镜想要干什么,忍不住在心中狂骂。他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我落地之后绝对一动不动,有种你下来打我。我一定不会如你所愿,鬼才想变成你的诱饵。”然后就看到黑眼镜从身边掏出一把长枪来。

  “看看,我自己修过的。”黑眼镜见他看着枪,就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我视力不好,还带个墨镜,怎么还那么敏锐。我告诉你,在非常的情况下,我的眼睛反而能让我看得更清楚。我现在戴着墨镜,看出来的世界和你们其实都不一样。虽然生活上不是很方便,但是至少在射击这件事情上,我的视力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便利。简单说,这把破枪在我手里,我完全可以想打哪儿就打哪儿。”

  “你眼神好不好,为什么戴眼镜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即便你这么说,我也不想做诱饵。”黎簇道。“我说这些不是告诉你,能确保你这个诱饵安全,我是提醒你要乖乖听话,配合我行动。我放你下来后,你就必须往沙丘那边跑,否则我打爆你的屁股。”

  “狗——”黎簇刚想骂,黑眼镜已经踹上他脚边上的某个开关,挂住他的绳子一下就松了,他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摔在沙地上。

  他的手还是绑着的,绳子连在卡车上。吊着时不觉得,现在拖着才发觉格外的重。他爬了起来,听到了黑眼镜拉枪栓的声音。

  “往沙地跑,跑到绳子拉不动,再跑回来。”

  黎簇本想说“你有种杀了我”,但是一听到枪栓的声音,他的腿几乎立即就动了起来。丝毫不受他意念的控制。他听到黑眼镜在后面一直喊“跑跑跑……”声音越来越小,他跑得越来越远。等他累得不行了,停下来回头去看,发现卡车已经离得很远了,绳子也脱了很长。

  跑步比他想象的累多了,他大口喘着气,才晃了几下,远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就打在他的脚下。他几乎跳了起来,立即开始继续往前跑,一口气跑到沙丘的顶上。绳子没法拉动了,他才回身大骂:“我日你奶奶个腿儿!”

  骂完了,黑眼镜也没理会,他也实在累得够呛。坐到了沙地上,心说,这么远你该没辙了吧,老子也不回去了。想着,他探出头去,看了看沙丘后面。那个地方就是他们掩埋尸体的“离人悲”所在。

  他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那片沙丘的底部,从沙子里面,竟然伸出了很多只手。

  所有的手似乎都是干尸的手,手掌朝天呈抓状,整个沙丘下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

  “这是什么情况?”他看的瞠目结舌。难道这些尸体全部都诈尸了?正想着,他就看到,其中的几只手竟然动了一下,往沙地里面缩去。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最初那几只手缩入沙堆之后,整个“手林”中有好几只都缩了下去。就好像是某种海洋里的水蛭,收到刺激之后钻回沙子里的感觉。

  他吸了口凉气,几乎是同时,沙丘下面起了波纹,有东西在沙下开始活动了。他知道要糟糕了,立刻跳了起来。莫非抓吴邪他们进沙子的,是这些干尸吗?这些尸体都是活的?

  看着沙面的“波纹”朝自己这边涌动,他立即往回跑去。身子本来就疲惫,还没缓过来就跑,根本没有刚才那么快了,踉踉跄跄的,跑几步他回头再看,几乎没急得跳脚。

  就见身后的沙丘上,出现了最起码几百条“波纹”,整个沙漠真的好像活了一样,全部都翻滚了起来,所有的“波纹”都打着螺旋朝他涌来,那情形极其壮观。

  “沙漠活了过来。”

  他忽然想到黑眼镜的话,妈的,还真不是夸张。

  好在黎簇年轻,爆发力足够,咬牙之下也不觉得力竭了,一路狂奔到了卡车底下,他就往卡车上爬。见到黑眼镜正笑嘻嘻的看着远处波涛汹涌的沙海,一副很爽的样子。“你到底想干嘛?”黎簇大骂道,“我们要死了!你还在这里看戏!”

  “你放心吧,这些车在这里有好些年头了,在车上肯定安全,否则这些车早就被掀翻了。”

  黑眼镜拉上枪栓,黎簇此时才看清楚,这是一把老式的步枪,应该是他在这些车里找到的。他的脚下还放着六七颗子弹,都擦得铮亮。“咱们得看看,沙子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一点险还是要冒的。”

  看来,昨晚自己昏迷的时候,这家伙做了不少布置。黎簇以前在靶场捡过子弹壳,知道要把氧化的子弹擦成这样需要花费多少力气。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花这些力气是必要的。对于枪械来说,放置太久的子弹,如果不擦亮检查,爆膛的几率会很大。

  黎簇爬到他身边,继续问道:“怎么个看法,你是不是也有什么计划?”上来之后他就有点安心了,不由得也兴奋起来。

  “还得仰仗您。”黑眼镜朝他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等下还要麻烦您受累。”

  黎簇皱起眉头,有点无法理解他的意思。黑眼镜晃头“咻”了一声,让他看前面的沙海。

  只见所有的“波纹”,几乎全部都汇集到了他们所在的这辆卡车前面整个沙海好像被翻过一遍。更远处的“波纹”也陆续的围绕过来,一层一层,在卡车前方停了下来。

  这场面有点儿像街头卖艺的,吆喝几声,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只是这些围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黎簇看着围过来的东西越来越多,背后的白毛汗全出来了。他此时有一种在亚马逊河垂钓的感觉:河水之中,半径六七米的圈内,全是食人鱼。而自己就在一叶小舟上,一个扑腾下去什么都不会剩下。

  “我觉得……”黎簇想和黑瞎子说,还是悠着点比较好,对方数目太多了。在这车上,也没个东西可以抓手,车子一震,难保不会掉下去。但是他一句话没说完,后领子就被黑眼镜揪住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黑眼镜憋气喝了一声:“走一个!”紧接着,他整个身体被提了起来,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车前方摔了过去。

  半秒后他已经摔到了卡车前面的沙地上,他反应真算是非常快了,没有因为摔了个马趴而有丝毫的迟疑。几乎是瞬间,他本能就爬了起来,他的手仍旧被绑着,平衡不好把握,站起来之后又一个趔趄,半跪了下去。

  同时,从四周的沙子中,猛地伸出无数只手向他抓来。

  那一瞬间的感觉太诡异了,就像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满地开满了一种奇怪的干枯的花一样。这可以说是一种绽放了,而且还不是一朵花的绽放,而是整片沙海瞬间完全炸开。

  黎簇身上十几个地方同时被手给抓住了。接着,他感觉到脚下的沙子突然变得无法支持他的重量似的,整个人往沙子里沉了下去。所有被抓住的地方,出现了一股完全无法抵抗的力量。

  太快了,仍旧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完全没进了沙子里。等他的鼻子里开始灌沙子,嘴巴里吃满了沙土,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黑瞎子从车上扔下来了。此时他连大骂的机会都没了,只感觉身上有无数的手把他往沙子的深处拖去,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迅速下沉,却无法做任何事情。所有的力量必须集中用在紧紧憋住呼吸,不让沙子灌进鼻腔和肺部。但是已经灌入其中的沙子,还是让他万分的难受。他不停地想扭动,但是不管怎么使劲最多只能让他搅动一下身边的黄沙。他深刻体会到,在沙子里和水里完全不同,沙子是固体,往边上扭动,能挤过去两三厘米就已经非常吃力了,没几下他就放弃了。往下直被拽了大概二三十秒,他所有的气都用完了。

  如果他经历过很多生死之间的状态,他那个时候也许脑子里会有“我擦,我命休矣”的句子产生。但是黎簇只是一个雏儿,在最后关头,他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所有的精力都本能地全部用在了努力让自己憋气上。

  下降在他快翻白眼的时候停住了。恍惚间,他忽然感觉到自己背后的那根绳子绷紧,上面传来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比起把他往下拉的力量,更加不可抗拒,他被强行往上拉去。

  一开始,抓住他的手还试图将他拉住,但是随着绳子力量的加大,这些手的力道都慢慢松懈,逐渐脱手了。他的脸在沙子的摩擦下,迅速往上拔起。

  他在事后感慨:第一,幸好鼻孔是朝下的,否则在那种速度下,他肯定灌一整个胸肺的沙子;第二,萝卜在被人从地里拔起来的时候,一定充满了怨念。

  差不多三十秒他就被拔出了陷入的地方,冲出沙子之后,他被拔得腾空而起,双脚离地,又开始晃动起来。

  肺部的极限终于爆发,他猛吸了一口气,结果把鼻子附近的细沙全部吸进了鼻孔里,开始剧烈地咳嗽。眼睛也完全被沙子迷住,不停地甩头并用力眨眼皮,才慢慢能睁开眼。

  往脚底一看,自己再度被吊在了那卡车上,脚离地一只手臂的高度,下面无数的手从沙子里伸了出来,对着他的脚不停的抓着。

  他赶紧缩起小腿,回头痛苦地看着黑眼镜。后者站在车头上,正用枪瞄准自己。

  “老大,你玩的太过了!”黎簇对他叫道,心里突然无限的怀念吴邪。那家伙虽然臭屁,但是对自己真的还算蛮不错了。这黑瞎子跟他一比,他妈就是个疯子啊。

  “别急,正主还没来呢。这些小喽啰,我真兴趣不大。”

  “正主?”黎簇撕心裂肺的喊出声。刚叫完,他就听到“轰隆”一声,扭头一看,脚下的沙地之中,所有的枯手全部都缩回了沙地里。与此同时,沙地里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拱了起来。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9-16 17:50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2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等的真辛苦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