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藏海花》最新章节57-60章(盗墓笔记前传)南派三叔(超好看第14期十月手打)10.4更新

是的,你没看错。这期只有四章。

而且是南派试读平台都已经有了的。以后这个进度先后到底怎么安置我们也闹不明白。

先感谢扫图+抓字+校对的@gzygcw 神秘删帖机器竹



前情提要:

绝境之中,张海客等人的身体里充满了蚂蟥,他们知道了闷油瓶的血能够逼退虫子们,他们 用计策进行了爆破,触发了泗州古城的机关,引发怪事,才引回了闷油瓶解救他们。很快,张海客讲述完了关于泗州古城和青铜铃铛的事情,也说动了吴邪加入到他们的行动中,去往雪山。

就在康巴落外沿,张海杏、胖子、吴邪包括新队友德国人冯遭遇了第一次危险,冯也因此讲 出了更多的关于裘德考产业的事情。他们继续前进,终于来到了那座巨大的黑色山体前,五 天过后,他们看到了那道巨大的青铜石门。

一.炸门

手榴弹的型号是MK3A2,胖子掂量了一下,说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运进来的,也许是广东黑市里卖的,也不知道质量如何。

MK3A2没有什么碎片,在封闭的房间里使用能产生比较大的杀伤和冲击波,距离一远威力就很弱了,好在我们也不需要杀伤个体,只需要炸开看看青铜门的材质就可以了。

胖子刚说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不妥,谁知道这门里有什么蹊跷,用手榴弹去炸这种野蛮的行为在我心中似乎没带来过什么美好回忆,但是胖子似乎对来硬的乐此不疲。

如果是在以前,我一定阻止,然后分析各种利弊,但这一次我没有,因为我的心情太复杂了,就像一个一直不知道自己爹娘的孤儿,忽然有了一个机会知道爹娘是谁,在那一刻,那种情绪让我无法理性思考。我明知道这一炸肯定要糟糕,但我还是忍住没有阻止,甚至,我还特别期待胖子炸完之后的场景。

在这个时候还是张海杏比较理智,她摆了摆手,对胖子说道:“这儿是在山体下面,冲击波如果冲到上方,把石头全都炸下来,我们直接就死在门前了。而且,这种手榴弹威力太小,如果不做好施放点,门是硬的,所有的碎片会被门反弹出来。”

“老太婆,你爷爷我搞爆破的时候,你小样……”胖子说到一半,发现怎么说都不对,在张海杏面前他倚老卖老卖不动,于是打了个咕噜把话吞了回去,说道,“你爷爷我年轻有为,特别对于爆破那方面,有天赋,那是爆破小王子,轰隆美周郎。”

“少扯。”我怒道,“快炸,别等我的理智战胜我。”

“别急,老太婆虽然不待见我,但说法是对的。这手榴弹确实威力太小,我要用大量的石头把它们压在门缝前面,然后做一根拉线拉远一点儿。这样的话,爆炸的冲击波会被石头吸收掉一些,也能让冲击力朝内。”

胖子边说边招呼我,显然他说得确实内行,张海杏也来帮忙。胖子只拿出一个手榴弹做爆破。我说你是不是小气了一点,他说我们只是想看看这门内部是怎样,如果是实心的,你绑多少都白搭,这是单兵武器,连坦克都炸不穿,别说这门厚得看上去像航空母舰的甲板一样。


我们麻溜地搞完,胖子慢慢用线穿过拉环,试了试手榴弹没法被拉动了,一路拉线,让我们后退后退后退,一直退到一块巨石后面。胖子向我抛了个媚眼:“死鬼,要不爽一下?”说着把线递给我。

我内急攻心啊,此时线头一交我手里,努力让自己控制,结果刚接过来刚想试试要用多少力气,手就发抖,竟然捏不住那线。

摸了几把,张海杏啪一下抢过来,就直接一扯,然后立即抱头。

我和胖子慢了半拍,一看立即也缩起来,那七八秒的时间感觉像过了一两分钟,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在空旷的山下缝隙之中,那声音大得简直无法形容,连雷声都无法和它比拟,我简直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几乎是同时,我们就听到了一声更加可怕的声音,震耳欲聋,整扇青铜门被震动之后,几乎就是一个巨大的扩音器,震出了一连串非常奇怪的巨响,听起来竟然像无数的人同时发出的惨叫。

石头的碎片没有落到我们身上,那声音一波一波,竟然没有要安静下来的样子。胖子面色苍白,第一个站起来往后用手电照去。

我刚站起来,还没看清楚,胖子就已经一把拉住我,大叫:“***,快跑!!”

我晃了一下,被胖子拉着就狂奔起来,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一路狂奔出去十几步,两个人双双绊翻在石头堆里。

后面的动静更大了,我这才缓过来,看张海杏不在身边,四周太暗了,手电的光照范围太小,什么都看不到。

我吼了一声,但是觉得也没什么用,青铜门那儿的动静太大了,只要间隔开一米,两个人说话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胖子比我摔得狠,翻起来头都破了,拉着我还要继续跑,被我甩开,大吼:“什么东西?”没吼完,一个黑影一下把胖子扑倒在地,我还以为是张海杏,等胖子一脚踹开,我才发现那东西不是一个人。

“子弹上膛!”胖子在地上大吼了一声,“背靠石头,我帮你照明!”

胖子判断形势总是正确的,特别是这种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不能犹豫了,可刚翻出枪来,胖子那边又是一声惨叫,他的手电直接脱手了。

手电一砸就灭,我手里一边上膛,一边电筒照着地面,一下什么都看不见,就听到胖子在那儿狂骂,心说搞屁啊,看来理智永远是对的,果然不应该用手榴弹。


枪终于上膛了,端起来就看到四周的无数影子攒动,根本照不到胖子,我单手举一步枪都举不起来,更别说开枪了。史泰龙双手举着步枪扫射真的相当不科学。只是奇怪的是,好像没有东西攻击我。

我大吼着喊胖子,用步枪四处乱砸,什么都没有砸到,忽然背后一闪,我回头一看,看到远处打起了一个冷烟火,然后被扔了出去。

接着,又是一个冷烟火。那边的人以极快的速度打起了十几个冷烟火,玩杂技一样甩到黑暗的各个角落。一下四周充满了红光,接着我看到那个玩杂耍的人——张海杏,但那些光照不到我们这里,全在她的四周。

我看到了那些黑影,我以为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让我目瞪口呆的是,我只是看到一些黑影,就算在有光的地方,那些东西竟然也是黑影,似乎没有形状一样。

“这儿!”我挥动手电。看到她在石头之间灵活地跳动着,却不过来,而是朝我做动作。

我一下明白过来,我们应该去她那儿。

我回头去找胖子,却看到胖子已经屁颠屁颠跑过去了,身上还卷着几个黑色的影子,好像吸在了他的身上。

“没义气啊!”我大骂,立即跟着跑去,一路以我认为能不摔倒前提下的极限速度跑到了红光的范围内,还没心中一松,忽然脚下一动,我连人带着脚下的石头陷了下去。

原来这脚下的石头不稳,下面有陷空,我一下下半身就卡进了石头里,几乎卡到了胸部。挣扎着想爬起来,动了几下,瞬间我整个人都堆了进去。

下面是一个很小的空间,我蜷缩起来,发现手电还死死抓在手里,说了个老子牛逼,一下就看到了四周的石头缝隙里,那影子的真身,到处都是。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0-5 13:50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二.青铜门后

这一下我算是看得相当清楚了,那是从石头缝隙里喷出来的一团一团泥浆一般的东西。这里底下全是镂空般的碎石,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泥浆一样的东西从缝隙里喷上来,有些没碰到地表就流下去了,有些则像喷泉一样喷了出去。

我在缝隙里扒拉了几下,石头上全是滑得像油的泥浆,没法踩结实。我心中郁闷,外面动静又大,我知道怎么喊也没有用,就用手电对着缝隙直闪。

很快胖子冲了过来,把手伸过来拉我。他身上全是油泥浆,我抓住手就滑脱,搞了半天,胖子就甩下来一根皮带,我扣在手上,被他拉起了半个身子。外面那种泥浆喷涌已经越来越厉害,黑暗中看到一团一团影子飞到半空。

“你能让我省点心吗?我把我楼下小卖部的阿姨带来都比你省心!”胖子骂道,“你除了掉坑里就没别的技能了吗?”

“意外,意外!”我叫道,“这里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胖子道。

我往青铜门的方向看去,到处是冷烟火,现在更看不到什么了。他扶起我往张海杏的方向走,我就问他刚才跑什么。

“门炸破了。”胖子道。

“这么容易就炸破了?”

“你管人家容易不容易。”胖了道,“这些泥浆全是从里面涌出来的,妈的,老子还以为洪水来了。”

拖到了张海杏边上,就看到她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正在点烟看着四周,胖子继续道:“不过形势比我想的好,这些泥浆全都冲到石头缝隙下面去了,看来这个峡谷非常深,我们脚下的碎石下还有相当的深度,如果不是这些石头掉下来把峡谷的底部填满了,这门就是建在半山腰上。”

泥浆的量一定是十分之多,冲入了峡谷底部之后,大量的冲击把很多泥浆都冲上来。胖子的反应还是十分快的,如果不是这种反应,我们跑慢一点已经被泥浆卷走了。

“青铜门后面为什么全是泥浆啊?”

“那可不是,而且你听这声音,这门后面是满满的泥浆,这青铜门像是个水坝一样,把这些泥浆都封在了里面。”

“但是小哥进去那一次,没有什么东西喷出来啊。”

“那就是情况有变,我们得进去看看才能知道怎么回事,希望这峡谷够长,把里面的泥浆全排光了。等着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这里的石头都被冲松动了。”

胖子说着就有团泥浆直接拍到了我们身边的石头上,我们都躲了一下,我发现这泥浆十分黏稠,简直就像是一层膜,碰到人身上就如同口香糖一样撕不下来,心里就隐约感觉不对。

张海杏表现得比我们淡定,她身上全是泥浆,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四周,完全不理会我们。我们什么都不能干,一直在那儿等着,很快我们就习惯了这动静,开始冷静下来。冷烟火一个接着一个熄灭,四周又恢复了一片漆黑,但知道了周围的情况,这种漆黑就不那么可怕了。

七个小时之后,动静开始减小,当动静开始缓缓平息下来,我反而一下变得不习惯了。


慢慢地,从极度喧嚣到极度安静,我进入了一种入定的状态,等到四周安静得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胖子才第一个长出了一口气。

“拉完了。”胖子说道,“这山吃了什么了,水性腹泻。”

“本来就够恶心了,等下我们还得进去,留点活路好不好。”张海杏说着,慢慢把手电的光圈打亮,照了照四周。

几乎四周所有的石头全被黑色的泥浆覆盖了,我们身上也是,就算只是被溅到,这么长时间也几乎没有一个地方幸免。

胖子抖了抖手,有一部分地方已经凝固了,他很轻松地一撕,把整片粘在身上的泥浆都撕了下来。

“我靠,这东西去黑头真不错。”胖子说道,又去撕脸上的。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身上大概整理了一番,全部打起手电,踩着石头重新来到了青铜巨门之前。

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我们只是小小地压了一颗手雷,想来只能炸出一个屁股大的洞就很了不起了,但在我们面前,青铜门上出现的豁口,巨大得让人崩溃。

最起码有十人高的巨大口子向外翻开,显然是被泥浆冲成这样的,口子呈现出一张竖立的嘴的样子,里面一片漆黑,粘在青铜门上的黑色泥浆已经变成了很多黏稠的条状物,挂在青铜巨门的豁口最锋利的地方。

胖子用手电碰了碰,说道:“就像是伤口一样。”

手电往青铜门里照去,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冲动,不知道是被巨大的声音震蒙了还是激动太久了。

里面一片漆黑,但能看到一些东西,全部堆积在门口,被黑色的泥浆包裹着。

胖子第一个猫腰进去,回头道:“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是一小步,但对于盗墓者来说,这是一次飞跃。”

“何以见得?”张海杏顺着也进去了,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紧随其后。

“因为这里是神的地盘。”胖子说道。我以为胖子难得情怀一下,谁知道他立即接了一句:“腹泻神。”

我把手电照向青铜门的内里,发现里面竟然不大,或者说,其实很大,但在我的想象里,那是一个无法丈量的东西,但是如今,我们看到前面应该只是一个巨大的溶洞而已。


洞有一个体育场那么大,呈现非常完整的椭圆形,很多粗细不一的青铜柱像钟乳石一样支撑着穹顶。青铜柱没有规则,像是天然形成的。

青铜门的背面全被黑色的泥浆覆盖着,我们开始撕这些泥浆,撕开之后,发现这个山洞的所有山壁上,我原以为是石头,结果全都是青铜浇灌的,上面无一例外都刻满了奇怪的花纹,非常非常精细,密密麻麻好像人的皮肤纹路一样。

“青铜洞。”胖子喃喃道,“这帮人真有耐心,这些花纹是怎么雕刻上去的。”

“花纹是小事,问题是没有注塑的纹路,这些青铜太光滑了,好像竟然是整体铸出来的。”我道。

“很难吗?”张海杏问。

“不是难,是不可能。”我道,“只有一个地方可能做出这种工艺来。”

“哪里?”

“外太空,没有重力的情况下。”我道。

当然,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比如说,在修筑过程中,让人进到烧红的山洞中去做支架。如果不停地派人进去,人穿好防护用具,可以在烧死之前的几分钟里做一些事情。但这在常理上是不可能也不科学的,因为要搞完这样一个青铜山洞,最起码需要死十万人。

何必呢?再残暴的统治者也不是傻子。

我们在山洞中四处搜索,胖子打了个响指吸引我的注意,我们转向他找的地方,发现他站在洞中央,蹲着在看一个东西。

“有什么东西?”我问道,回音在空间晃荡。

“一牛逼的东西,超级牛逼的东西。”胖子说道。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0-5 13:51 编辑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青铜门后

我们走过去,就看到胖子面前有一个碗状的向下凹陷的区域,好像地面被一个巨大的铅球砸出来的一样。

他已经把这个大概十米乘以十米的凹陷区域覆盖的泥浆撕掉了,露出了底下的花纹,花纹如碗状排列着。

当然,胖子也没有撕得那么干净,很多地方还是覆盖着泥浆,但我们已经可以判断出,这个圆盘里的花纹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我们蹲了下来,和胖子一起看。我一下就看到了这些图形中,有一部分竟然和之前我在德国人笔记中看到的一样。

“乌龟壳。”胖子看了看我,“笔记本还在吗?”

我拿了出来,和这些图案对比,发现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它们的排列和表示的意思,应该完全一样。

“什么意思?”

“这是壁画,刻在青铜上的壁画。”胖子说道,“这里应该是讲了这个青铜山洞的来历。”

“你能看懂?”

“猜呗,这些东西没有人敢说能完全看懂。”胖子说道,“你看,这一个环上所有的浮雕,我们要找到第一幅浮雕,从那儿解读。”

于是我们把这个圆盘里所有的黑色泥浆全都清理干净,然后打起了最后三支冷烟火中的—支,开始寻找所有浮雕的源头。

其实也不用找,源头,就是这只圆盘的中心。

胖子用手电照去,我们看到了圆盘的中心是一只奇怪的圆球,圆球的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孔洞。

“这是一只马蜂窝?”张海杏问道。

“不是。”我道,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看了一眼我,我们都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颗陨石。”我道,“我们见过它,也在这种山体之下,西王母古城的地下深处。”

顺着中心我们往四周寻找浮雕的走向,这是我的强项,我最能分辨图画绘画的顺序,刀锋和笔法虽然不同,但人的意识形态都是一样的,只要这些浮雕是人雕的,那么我就不大会错。

我很快找到了第二个图案,就是德国人笔记本上画的东西,我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乌龟壳,这是一颗陨石坠落时的情景,人站在地上,看着天空中一颗巨大的陨石分裂成几块,在空中变成了大小不一的火球。

我看了看四周,忽然意识到了,这个巨大的青铜洞穴是如何修建的。

胖子也想到了,他看了看我,说道:“你真说对了,这东西是在外太空形成的,这是一颗金属陨石。

“这是一颗气泡,中空的陨石气泡在很久之前撞进了山体之中,凝固在这里,被人发现之后,有人打穿了这个陨石的外壳,在里面打磨雕刻了这些东西。”我说道。

这么说,这些镶嵌在地层深处的巨大青铜设施,全都是那颗巨大陨石的碎片。

我想起了长白山地下岩层中的青铜巨门,西王母古城下的陨石,秦岭山下的青铜古树,以及这个喜马拉雅山下的青铜山洞。

我摸着底下的金属,心说,怎么可能有青铜的陨石啊,这真的是青铜吗?

按照我们一路发现的所有迹象,这颗陨石掠过了大半个中国,甚至九分之一个地球,从中国的东边冲入大气层,然后解体,分成那么几块装进了地壳深处。

当然也有可能完全相反,是从西边进入。那样的话,甚至可能有我们没有发现的部分会撞进大海里。

我看着那图案,如果这图案是绝对精确的,那么从东边撞入的那颗陨石的母陨石,应该就是长白山下的那一颗。

按照画中的对比,那颗陨石的大小比我们现在待的这一颗大了N倍。如果里面是中空的,那起码有几平方公里那么大。

我低头看浮雕,所有的神经全都绷紧了,只感觉自己的白毛汗开始一点一点冒出来。

从这些陨石深入岩层的程度来看,它们已经完全深深地嵌入了岩石里,那就是说,它们当时撞击进岩层的时候,一定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它的撞击甚至熔化了岩石,让它们嵌入了进去。

那么,我想起了所有这些陨石上的细腻花纹,除了西王母古城下的没有之外,其他所有的陨石,都有细腻的花纹。

一颗颗甚至可能是几亿年前撞击地球嵌入岩层的陨石,是如何被古人发现的?显然这个古人甚至追踪了这颗母陨石的坠入轨迹,并且找到了其中好几颗。

这在古人的层面上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你甚至不可能知道有这些陨石的存在——它们在地底那么深的岩层里。

“不用纠结了。”胖子听完我分析就道,“你看这一张图,这里刻着房子倒塌,地面开裂,山体裂成了两半,岩层中有这颗陨石在,显然岩层很不稳定。”

“为什么?难道岩石在岩层里会震动?”

“不知道,不过你觉不觉得,这画有点像地球上的某种现象?”

“什么?”


“植物的种子在发芽。”胖子说道。

我被他的话吓得不寒而栗,但随即我就摇头:“不可能,你说这些陨石是某种种子,会发芽?”

“我只是觉得像。”胖子说道,“但这幅浮雕的意思很明白,要么就是这个岩石会引发地震,要么就是,地震之后,山体崩裂,这颗陨石露了出来。你不是学过这个嘛,有什么讲究?”

我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这是什么原理:“杏仁蛋糕。”

“什么?蛋糕,你一说我是饿了,不过我从哪儿找蛋糕给你去。”

“不是,我说,如果有一个有很多杏仁的蛋糕,你掰开来,它永远会在断口出现几颗杏仁,你不可能扒开之后发现两面全是蛋糕,杏仁全在蛋糕里包着。坚硬的东西更是一样,如果在钢里有一个气泡,断裂的地方一定是有气泡的地方,因为一块杂质改变了所有材料的稳定性。”

“也就说……”

“只要发生地震,岩层开裂一定会露出这些青铜陨石。”

“好像有点道理。”

“继续继续。”张海杏就道。

我们往下看,就看到了边上一幅浮雕,是有人在露出陨石的部分进行雕刻作业的画面,密密麻麻很多很多的人,在陨石之前修凿岩石露出青铜,并在上面雕刻出细腻的花纹。胖子看到之后,忽然把眼睛凑了过去,对我道:“你看,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他们有那么多的手,好像蜘蛛一样?”

“万奴王。”我道,用力揉了揉眼睛。这个时候,忽然胖子就猛地回了一下头,用手抓住了墙。

他看的地方是陨石洞的深处,那边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声音。

我吓了一跳,胖子叫道:“谁?”

我忽然发现张海杏不在我边上了,她刚才没有理会我们,听我们说了几句就走了,我就对胖子道:“可能是老太婆。”

“不是,老太婆在那边。”胖子指了指我身后。我回头,就看到张海杏在另一个地方蹲着。

“那儿怎么了?”我也有点紧张起来,胖子就道,“我刚才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


我们两个盯着那边看了很久,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胖子转过来,啧道:“**,我年纪大了,神经过敏?”

没说完,那边张海杏就叫我们:“先别看了,到我这里来看看。有个更牛逼的。”

“什么玩意儿?”

“这里有一个人。”张海杏说道。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0-5 13:52 编辑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四.终极的秘密

我们走过去,远远地看到老太婆的面前,竟然真的躺着一个人。

“小哥?”我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随即觉得不可能,不是说他不在这里,是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个人完全被裹在黑色的泥浆黏胶里,四周有几条藤蔓一样的东西。胖子把这些撕掉,露出了三条青铜铁链。

就是这三条链子把这人固定在这里,没有被顺着泥浆冲出去。

那人蜷缩着身子,看形状非常胖,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真人。

“什么玩意儿?真的有腹泻神?”胖子道,“把自己泻虚脱了,死在这儿了?”

“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些东西都是这人生产的?那他得兢兢业业拉了多久。”

“没听过一歌儿吗?我想再拉五百年。”胖子道。张海杏就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花板,显然对我们无语到极点了。

胖子道:“老姐姐你别这样,这些俏皮话不仅不会伤害我们的专业技能,反而还能活跃气氛。”

“少废话,看看是什么东西。”张海杏道,“你们像说相声一样,不累吗?”

“艺高人胆大。”胖子看了我和张海杏一眼,伸手碰了一下那个人。

那人表面没有任何凹陷,是硬的,能感觉到胖子的手用了力气,但是没有任何变化。

“石化了。”胖子说道,明显是松了口气,“不会是活的,就算是活的也动不了,我们朝他撒尿都行。”

“你确定?说不定是金刚葫芦娃。”我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压着自己说俏皮话。


“要是金刚葫芦娃咱们就是在做梦,看看脸就知道了,要是做梦,我希望是铁臂阿童木。”胖子也道,做了一个撕掉脸上的东西的动作,但动作归动作,我和胖子对看了一眼,都没伸手,张海杏看了我们两眼:“你们他妈有意思吗?要不要回去吃两口奶壮壮胆再来?”说着把手往那人脸上伸去。

胖子抓住了她的手:“这儿如果是神的地方,那揭开神的面纱的光荣一定是胖爷我的,胖爷我跟着小天真混,经常混亏本,如今不能连荣誉都没了。你给我闪开。”

“少废话,都一边待着去,姑奶奶不给你荣誉。”张海杏怒道。

胖子做了一个绝对不容商量的表情,瞪了张海杏很久。

张海杏也懒得和他贫了,把手缩回去,胖子呸了一口,嘴里念了念:“你最好是七仙女,不济是嫦娥,再不济织女也行。”

我心里盘算着,按照胖子的说法,这绝对不会是神,因为腹泻神不会待在自己的排泄器官里,这最多是直肠里的一条蛔虫而已。这念头一闪而过我就知道自己太紧张了,我的大脑在强迫我走神。

念了半天,胖子缓缓开始撕开这人身上的黑色泥浆。

脸上的泥浆一下就被扒了下来,拉开之后用手电照,被撕开的地方下,是团白色的骨头。

胖子继续扒,很快,一张奇怪的人脸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不是石头,也不是化石,而是像玉石一样的东西,半透明白色的玉石,里面透出很多黑色的脉络。

脸的四周,有很多蜘蛛网一样的东西缠绕着,我们用手电拨动,发现这些东西被石化了,但是一用力,那些东西会碎裂,不是很牢固。

脸的表面皴裂得很厉害,而且棱角分明,是一个老人。领口部位的衣服全都腐烂了,应该是被刚才的泥浆冲走了,现在只剩下一些纤维,一些不是很容易腐烂的藏族银器还在身上。

“蜘蛛侠?”

“不是,是个茧。”张海杏说道,忽然她就上手,开始把人身上所有的黑色泥浆全部撕下来。

很快,一具半透明的人体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奇迹一般,我们发现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保存得还算完整。

是一件被泥浆浸透硬化的皮衣。

“是个藏族人吗?”


“不是,是个汉人。”张海杏又点上一支香烟,从那人的脖子上扯下一个饰品——是一块玉佩。她递给我,我能看出是汉族的样式。

“能看出什么年代的吗?”我问道。玉佩的样式十分简单,没有太多的细节供我判断。

张海杏摇头道:“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没用,就算是知道他是谁都没用。”

“OK,我来总结一下,在这个青铜门里,有一具汉族人的尸体,被铁链捆在了地上。这就是你们族长说的终极吗?这个终极略弱啊。”

“不,这个人一定是个外来人。你看,青铜铁链是真铁的,然后打入地下固定住,我们还得仔细看看。”

他完全是一个人的样子,而且是一个以自然的姿势蜷缩着,很肥胖,整个人的脂肪垮在地上,但按下去却都是硬的。

“这里竟然有一个人蜕。”张海杏说道,一边把手电照向那玉人的胸口。我们发现所有的黑色棉絮纹路全都在胸口汇聚成一个黑色的团。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惊讶地问她。

“我是有备而来的,对于我们能看到什么东西,我并不是完全不知道。这是尸玉,是人的尸体在特定的环境下石化成一种奇怪玉石,我们开启过很多超过三十个世纪的古墓,会发现一些类似的情况。这种尸玉演化时间很长,需要很稳定的环境。换个说法,就是一种特定的环境让尸体石化的速度变得非常非常快,甚至可以保持尸体的基本形态。只是大部分尸玉都会把尸体整个包在里面,这一个十分的特别,这种整具尸体都变成这样的情况,我从没看到过。”

“我以前好像看到过。”我心中闪了一下,但记不起是什么时候看到过这样的东西了,“那么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点我们无法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家族的记载中,所有尸玉的胸腔里都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成形。你看这些黑色的棉絮,我们之前看到的所有尸玉,这些棉絮都分散在尸体里,但都有往胸腔里聚集的迹象。而这一具,这些棉絮几乎都集中到了胸腔里。这一具尸玉的年代应该十分久远了。来,我们敲开它的胸腔,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说着她就拿出自己的登山镐。

胖子在尸体的另一面,对她摆了摆手:“不用敲了,你到我这里来看。这里已经破了。”说着他用力抬起尸体,让我们看尸体的背部。那些蜘蛛网一样的东西一下全碎了,哗哗地往下掉碎屑。

尸体的重量似乎不不重,他一个人撑着,我们看到尸体的后背上有一个很大的洞,里面全是黑色的玉渣。碎片还在尸体的下面,能看到胸腔是空的。

“是空的,没东西,可能只是一个自然现象。”

“不是你想的那样。”张海杏的面色变了,“难道有东西从尸体里跑出来了?”

“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那东西一定在刚才的泥浆里,它被冲到外面去了。”张海杏道。

“未必。”胖了的面色也忽然变了,他猛地把手电指向山洞的一边,一边把枪扯了下来。

我一下想起他刚才的感觉,也开始端枪。

才回头,我们立即就看到胖子之前看的地方,昏黑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这个东西是半伛偻的状态,缩在黑暗之中,似乎在看着我们。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0-5 13:54 编辑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這些?好少喔,又要等了><

TOP

更新能不能快些,太折磨人了

TOP

太少,折磨人呀

TOP

试读版也得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最新一期连载出来了,把以前的试读版替换成连载版了,新添两节内容,直接修改帖子更新,不再新开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哈哈,上午才看的,下午就又有新的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