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短篇小说] 《凶宅:信》--作者:贰十三(凶宅笔记的作者)

《凶宅【信】》文/贰十三
手打:@小十 @永恒

  我一个很要好的同学自杀了,他的父母却收到他死前寄给自己的信件,邀请我和秦一恒前往调查。我们在他的卧室里看到贴了满墙的海报……第二天,我含囘着铜钱看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一双脚。


  01/空白的信

  我经常会回忆跟秦一恒经历的邪乎事,越来越觉得中国的玄学真是太神奇了,这牛鬼蛇神的事情其实离我们也并没有多远。说实在的,我有点害怕了。这其中的水太深,稍微一不留神,就能把命给丢了。所以我后来都是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连张凡找我探讨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都很少张嘴。没承想,还没消停多久,我又撸起裤脚蹚了一趟浑水。

  这次出事的是我一个很要好的初中同学。我的这个同学跟我上的不是同一所高中,而是去了县里的一个重点高中读书。虽然很少见面,但也常常联系,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俩也会小聚。他一向乐观,学习成绩也不错。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突然就自杀了,死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据他的父母说,他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用壁纸刀割了腕,还专门找了一个洗脸盆来接自己流的血,人就趴着死在了自己的书桌上。我这个同学平日学习很刻苦,常常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用功。起初他的父母都没有察觉他出了事,加上两口子工作都比较繁忙,直到第二天中午,想叫我同学出来吃饭,才发现了不对劲。等到再把门撞开,我同学的尸体早就已经硬了。

  学生的学习压力都很大,更甭说重点高中了。我同学的父母以为他学习压力过大才轻生,所以非常自责,人几近奔溃。可是事情却并非这么简单——就在我同学去世后没几天,他家里竟然收到了他寄给自己的几封信。

  信应该是我同学在自杀前一天寄出的,算起来早就已经寄到了,只是他家人忙活着我同学的后事,等到发现了信,已经是我同学死后的第五天。他嫁人起初都认为信里面是我同学的遗书或是心结。然而,拆了信发现,几封信上面,除了几串数字,竟然都是一大片空白。这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虽然这也能用我同学在死前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来解释,可这丧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的家人始终都没法接受他自杀的事实。毕竟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就想要了结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们就怀疑这其中会不会还有什么玄机,或是他们的孩子是不是还有什么冤情。加上我这个同学生前总念叨着我认识一个懂方术的朋友,他们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念头联系到我,想让我带秦一恒过去看看,假如事情真的有蹊跷,他们再找更懂行的人来处理。

  这个同学跟我的关系非常好,他父母也对我很不错。他父母本来都算是标准的唯物主义者,现在居然沦落到求我带秦一恒去看看,可见我同学的死已经把这个家庭弄得天翻地覆了。所以对于这个请求,我真的没办法拒绝。况且,我这个同学死得太突然,我个人而言,也希望弄明白这其中的原委。我只好求了秦一恒帮忙。他到是很给面子,我一开口就答应了,于是我们俩就找了一个周六,去了我同学家。

  他家我去过很多次,倒是轻车熟路。进了屋门,就有些触景生情,我忍了几下才把眼泪忍住,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同学的父母气色都不好,却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削水果上了茶之后,就把同学寄给自己的几封信摊在茶几上,让我俩看。

  信都是用很普通的白色A4纸写的,果然张张都是空白,只在信的右下角,分别写着几个数字。数字写得很小,要不是纸上空白一片,估计也很难注意到。

  我看了几封信,每张右下角的数字都不同,分别是0988、0999、1000,看着倒像是编号。除了这几个数字和纸张装在信封里叠出的折痕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

  我一边盯着这些数字,一边在心里犯嘀咕,这些要是编号的话,难道说我这个同学寄出了一千封信?那其他的信哪里去了?是寄向别处了?这一千封信可不是小数目啊。

  想着我就去瞅秦一恒,想看看他那边的有什么发现。秦一恒也是把几封信反过来调过去看了半天,然后冲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同学的父母一直在旁边焦急地看着我俩,见秦一恒摇头,也是很失望。同学他囘妈当即就哭出来,哭得我心理泛酸。大老远跑来,没帮上什么忙,我实在是有些不落忍。于是我就问秦一恒,会不会是我同学提前把信纸编好了编号,然后写一封很长的信,写到几号算几号,最后把所有的信纸都寄出去。结果可能是什么原因,其他的信出了差池,并没有按时到达,或是干脆遗失了,所以才会只收到了几封空白的信?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秦一恒听了就摇头,说:“这个虽然理论上是成立的,但细想一下,以前封信是不可能依照顺序遗失的。即便是遗失,也应该是随机性的,到头来收到的信,总会是其他编号。而这几封是连号的,又都是空白。所以很有可能当初我这个同学就是寄出了这三封信给自己,而其他的信纸,可能是之前寄信用掉了。可能这些编号就是无意义的,你同学就是随机选了一千张纸,无聊写了编号,然后用的时候直接从上面拿了这三张。你想啊,假如编号是从0001开始写起的,学着最后几张编号的纸,肯定是在一摞纸的最上头。”

  听秦一恒这么一分析,倒觉得在理。我就问我同学的父母有没有找到其他类似写有编号的纸张。结果他们同时摇头,告诉我说他们已经把我同学的遗物好好收拾了,又细细地查看过几遍,没有任何发现。

  这下我就更奇怪了,难道是我们想多了?还是其他的纸真的已经寄出去?一千张啊,比绝大部分的书都厚得多,这得包含多大的信息量啊。我琢磨不过来,扭头看秦一恒,他正在低头思考什么。半晌,他说要去我同学自杀的卧室看看,希望其他人不要打扰。我同学的父母还以为秦一恒有了发现,当即脸色都变得很紧张,赶紧点头,把秦一恒引到了我同学卧室门前,就又都退回了客厅里。

  我没有跟秦一恒一起进我同学的卧室,他说不要打扰他,我不确定我算不算其他人。结果他走到门边竟然回身叫我,我才赶紧跟他进了房间。

  关上门,秦一恒低声问我,最近见到我同学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发现他有不对劲的地方。听秦一恒问起,我赶忙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

  我跟这个同学虽熟,可是说来也真是许久未见了,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刚刚放暑假,当时也没发现他有什么奇怪,还一起吃了一顿饭。而后猛然间就接到了他自杀的消息,所以当初我都不敢相信,以为是谁恶作剧乱说的。现在听秦一恒这么问,难不成我同学的死真的跟鬼魅有什么关系?

  想着我就把跟同学最后一次见面的经历讲了一个大概,秦一恒听了就直皱眉,然后又压低声音告诉我,他怀疑我同学是被什么脏东西上了身,恐怕上身的时间还不短。最可怕的是,上他身的这个东西,隐藏得很好,以至于我同学身边的人都没有察觉。而且,他还有一个更大胆的假设,就是我这个同学和上他身的东西依次轮流支配着他的身体,我同学应该对此还是知情并且允许的,而那些信,很可能就是它们交流的媒介。表面上看是自己写给自己,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而我同学的死,大概就是因为上身的东西造成的。

  秦一恒的这个假设实在是太吓人了,我听完后脖颈子就感觉到一阵阵凉风往里灌。脑袋里回忆起之前我还跟这个同学称兄道弟的饭局,合着那时候都可能不是他?这他囘妈也太惊悚了吧?转念一想,又觉得秦一恒的推测有些站不住脚,如果两个灵魂共同支配一个身体的话,他们要是需要媒介交流,根本无需用寄信这种费力又不及时的方式,还不如在家里一个隐蔽的地方写纸条呢。再者,这几封信可都是空白的,什么内容也没有,这算什么交流啊!

  我把我的观点告诉了秦一恒,他琢磨了一阵子,也是说刚刚有些急,一时大意,竟然忽略了这一点,说完就又低着头开始沉思。

  事情又陷入了僵局,我也不好打扰秦一恒思考,干脆就起身在房间转悠着瞅瞅。这一瞅,我就发现了问题,我同学的卧室,有些不对劲。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02/编号的海报

  我同学的卧室不大,大概十几平方米的样子。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和一个小衣柜。估计还都维持着我同学生前的布局,起码跟我印象中上次来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唯独墙上多了很多招贴画,基本都是四开纸大小,看着应该像是某些杂志赠送的海报。这些海报上面的内容不一,不过大体都是中国各地的风景或是著名建筑。我走近瞧了几眼,海报上面并没有注明是什么杂志赠的,不过我估计应该是旅游杂志一类,否则不可能全部都是风景,一张人物也没有。

  按说,在卧室里挂几张囘海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奇怪的是,这些海报的数量实在是有些多,几乎把三面墙都挂满了,甚至很多海报都已经重叠在一起。而这些风景海报的色系完全不统一,整个屋子被挂得跟万花筒似的,看着就让人眼晕,更别说要一直住在这里了。

  我越看越纳闷,就去拍秦一恒。他之前一直在思考,倒也没注意房间的其他细节。经我提醒,他也巡视了一圈,一边看就一边皱眉摇头,还从包里掏出纸笔写写画画起来,看样子好像是在计算什么。他头埋得很低,我自然也看不清楚纸上的细节,我就开口问他究竟在算什么。

  秦一恒摆摆手,意思是先不要打扰他,然后又算了一辆分钟,才抬起头,告诉我,他刚才看了几眼,总觉得这些海报有问题。所以他刚刚是在算这些海报会不会是根据五行的方位贴的,可是结果却并没有像他想的一样。看来我这个同学,恐怕还就是有这个怪癖,喜欢看这种花花绿绿的东西。

  秦一恒这么一说,我倒是忽然受了启发。以前没听我同学说喜欢摄影,联想到他的死,这些海报会不会就是我同学留下的什么暗示?

  这么一想,我赶紧走到了墙边,用手去摁那些海报,想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囘藏在海报后面。结果却让人很失望,我几乎把每一张囘海报都摁过了,都没有任何发现。

  海报后面的墙壁都很平整,并没有藏着任何的东西,甚至连一张纸条都没有。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越看这些海报越觉得诡异。

  我跟秦一恒交流了一下,他也觉得问题可能就藏在海报后面,要撕开看看才知道。可这毕竟也算是我同学的遗物,我俩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去跟我同学的父母说明了一下。他父母倒是一点也不反对,告诉我俩说这些海报就是我同学在死前几天贴上去的。当时他们也觉得奇怪,问起我同学,他就回答说是有助于记忆地理知识,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再多过问。说着,他们还打算帮忙一起撕海报,被秦一恒给婉拒了。最后只能帮我俩找了几件类似壁纸刀和小尺子的工具,就又退到客厅里继续等我俩的消息。

  这撕海报看着轻巧,其实也是个力气活。我同学粘海报都是用的双面胶,粘性很大。我和秦一恒撕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破坏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所以没等撕几张囘海报,我额头就已经有些冒汗了。

  差不多忙活了一个钟头,也仅仅撕下了一面墙上的海报。墙面上除了一些双面胶的痕迹,也是空白一片,我有些失望。我俩实在是累得够呛,就干脆坐下来休息。正好也趁着这个功夫看看海报后面是否有玄机。

  刚才撕海报的时候,注意力一直在干活上,这海报后面的内容也没细瞅。等到我俩翻看起来,才又吃了一惊——这海报背面果然有东西,而且几乎每一张囘海报都有。

  跟那些空白的信纸类似,每一张囘海报背面的右下角,都是一些数字。数字很小,是用红色的中性笔写上去的。从字体上来看,好像也是出自我同学之手。只是这些数字的范围要比那些信纸上的更广,我俩按照数组的大小把海报排列了一下,发现最小的数字已经到了0022了。除此之外,却也没有发现这些海报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这已经算是很大的线索了。一时间,我和秦一恒竟然还有些激动,俩人就一鼓作气地继续忙活了两个钟头,才算把墙上的海报都彻底地弄了下来。

  海报粗算了一下,至少得有三四百张,堆在地上,是很厚的一摞。我俩把数字按照顺序整理好,秦一恒就把这些海报搬到了客厅里。然后又折回来,在正对着书桌的那面墙上,用双面胶粘了一面小镜子。他挂镜子的时候,我正好站在镜子前面,一眼就能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身后的书桌。

  这镜子能辟邪可是自古就有这么一说,现在很多人家的阳台或者窗户上,还都会想外摆一面镜子,就为了挡煞气避灾囘祸,这点连我都清楚。但见秦一恒这么一弄,我就很不解了,转过头问他,他才凑到我身边低声告诉我:“你同学假如是冤死的,很可能会闹囘事,所以趁他头七还没到,先把镜子挂上去,以免到时候出事,这样算是有备无患。”说完,他就把我拉到客厅里,两个人坐下来研究那些海报。

  说是研究,我俩也没有什么头绪。只能机械地翻看着海报后面写的数字,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些什么。差不多瞪了足有十五分钟,我眼睛都有些花了,我俩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而且忙活了一下午,这时候的确有些疲倦。我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这么干坐下去,也不见得是个好办法,就跟秦一恒商量了一下,准备把海报带回去,等有了想法之后,我们在登门拜访也不迟。

  我同学的父母见我俩要走,死活要留我俩吃晚饭,我再三推托之后,他们才把我俩送到了车站,连说了好几声谢谢才回去。这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跟秦一恒干脆就在车站分道扬镳,他先把海报带回去,约好等有了消息会立刻打电话给我,二人就各自回了家。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03/肩膀上的双脚

  一夜无话,我心里因为记挂着这件事,很早就起床了。无奈地等了一天,秦一恒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到傍晚的时候,我实在按捺不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没承想他的手机竟然欠费停机了。

  这下,我坐不住了。第二天就是周一,一大早我就得返校,这么一拖的话恐怕又是一周。所以吃过了晚饭,我就动身去秦一恒家,他家并不是特别远,打车的话,半个钟头也就到了。

  我家这个小区算起来比较偏僻,平日里并不是特别容易打到车。我家这栋楼正好对着大门口,假如有空车的话一眼就能看到。所以出了楼门我也没着急往外走,而是站在楼门口观望。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有空车,我囘干脆就直接不行走到大街上,在路边招手等着。

  当晚过往的车辆并不多,出租车就更少了,等了足有半个钟头,也不见有空车驶过。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看了看表,都已经八点多了。这么空等下去实在不是办法,就干脆又换了一条街去等。

  那条街在我们家小区另一边,很偏僻,甚至连路灯都没有几盏,但是因为临近这火车站,会有很多接送旅客的出租车从那条路上往返。我在这一条街又等了好一会儿,越等越觉得有点奇怪。

  来来往往的出租车走了好几趟了,很多车都亮着空车灯,可是并没有一辆车停下。我起初还以为这些事拼客的车——拼客的车通常是不会打表的,都是提前谈好了价格,直接交了钱就走。可是我定睛看了几辆车,明明是空着的啊。而且最让我觉得诧异的是,还有好几辆出租车在经过的时候,冲我摁了几下喇叭,却不愿意停下来。这下,我是越发奇怪了。

  时间就这么空耗到了八点半,我等得有些泄气,想打道回府。秦一恒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他告诉我他想了一整天,却还是没有头绪,只能寄希望于明天——我同学头七,我们再去他家里瞧瞧,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既然跟秦一恒联系上了,我就没必要去他家了,当即就准备回家早点休息。

  走回去的路上,我在电话里把我刚才的状况随口跟秦一恒讲了一下,告诉他本来我是想去他家的,却实在等不到车。秦一恒一听却沉默了半晌,忽然问我,我是不是身边跟着什么东西呢?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好走在一块没有路灯的地方,我本能地就回身看了一眼,还好身后什么也没有,可是我的冷汗还是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联想到刚才那么多出租车都不愿意停下来,莫非我真是撞了鬼了?我又壮着胆向后瞄了瞄,还是没看到什么不正常的东西。但是,听秦一恒电话里的语气也不像是在恶作剧啊,这大晚上我一个人在这么偏僻的路上,难不成真是招了什么东西了?

  这么一想,我腿就有点发软,赶紧在电话里问秦一恒我该怎么办。他回答得倒是很轻松,告诉我,只要把之前他给我的那枚铜钱含在嘴里,然后猫下腰从自己的裤裆里往后看,假如什么都看不见,那就无事安好;相反要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切记不要回头,径直往前走,他会尽快来接我。

  说实话,虽然我自认为胆子不小,可这主动去见鬼的事,我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啊。况且,秦一恒也不在我身边。我在原地运了半天气,也只是把手腕上的铜钱摘下来含在嘴里,没敢猫下腰向后看。我给自己打了半天气,一直安慰自己这只是秦一恒的玩笑。最后才勉强地把头低了下去,眼睛却没睁开。

  幸好这条路上往返的车辆不少,偶尔听见汽车驶过的声音还能给我一些慰藉,也算是帮我壮胆了。我平复了一下心跳,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就趁着一辆车正好驶过的功夫,把眼睛睁开看了一眼。

  后面的街依然空旷,我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正当我准备在电话里跟秦一恒说结果的时候,我忽然瞄见自己的影子似乎有点奇怪,好像比我本人长了很多,甚至长得有些离谱。虽然因为距离或者角度的原因,人在光源照射下的影子是会放大或者拉长的,可是我因为害怕,特地站在一盏路灯下面做的实验。路灯虽然昏黄,可严格说来是在我斜上方,这样的话,我的影子应该要更短一些才对啊。可是这影子是怎么回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么一琢磨,我差点窒息。我使劲地深呼吸了几大口,才控制着没让自己坐在地上。我抬起头想看看是不是路灯上面有什么挡住光源的阻碍,碰巧跟我的影子重合到了一起,可是当我抬起头,我余光就瞟见了我肩膀上似乎落着什么东西,等我细瞅了一眼,整个人瞬间木了。我分明看到自己的肩膀上,站着一双脚。

  我没有勇气再往上看了,我不知道这究竟只是单纯的一双脚,还是我肩膀上干脆就站了一个人。我哆哆嗦嗦地想拿起电话告诉秦一恒,可是又顾忌着抬胳膊会碰到那双脚,一时间整个人就傻在那里。

  半天,我才大叫起来,也不管电话在没在耳边上,我冲着电话大喊:“秦一恒我真他囘妈撞鬼了!”

  这么一喊,我嘴里的铜钱就掉了出来,可是我依旧不敢动弹,看见铜钱滚到了路边上,我也没敢去捡。也正是这么一低头看铜钱的时候,我余光里又瞟了一眼地上的影子,出奇的是,影子竟然恢复了正常。难不成是我刚才太紧张出现幻觉了?于是我又壮着胆子往上瞄了一眼,肩膀上的脚和腿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刚才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现在看见影子和腿脚都没了,我一屁囘股就瘫坐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秦一恒赶过来我才勉强能站起来。

  秦一恒是背着包来的,我知道里面都是平日里他驱邪测凶的物件。这下总算是有了安全感,我才开口问秦一恒怎么我好端端地就撞鬼了。秦一恒没直接接话,而是先把地上的铜钱捡了起来,帮我绑到了手腕上,才问我刚才究竟看见了什么。

  我原原本本地把我刚才惊心动魄的经历讲了一遍。他听着直皱眉头,说是这种东西的来历他也不太清楚,不过处理起来倒是很容易。说完就叫我站起身,从包里掏出来一根棍子,棍子大概有几根指头粗细,看着倒是很像擀面杖。叫我站直了一会儿听他口令,及时地蹲下去。又从包里掏出一个缠着红线的橡皮筋,把我额头上的头发绑了起来,束成了一个朝天辫。然后就倒退了一步,大喊了声一二三,胳膊抡圆了就拿着那根棍子打了过来!

  幸好我的反应还比较快,他根子是直奔我的面门啊,要不是我及时蹲下了,脑袋肯定当时就开了花。秦一恒抡完这么一下,就立刻凑了过来,把我头上绑的那个橡皮筋摘了,迅速地成了一个很怪异的结,使劲朝路中间扔了过去。然后把棍子装好,告诉我没事了,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这完全是在云里雾里啊,刚才那么几下弄得我根本摸不着头脑。问起秦一恒,他就解释说,这个污秽一直站在我肩膀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因为站在路灯下,他反而看不清楚。想必刚才我在暗处的时候,常人用肉囘眼应该是看出了点什么。否则那些出租车也不会不敢停车载我。而那根棍子就是根老旧的擀面杖,是早前一个馄饨老店关店了,他去求回来的。因为常年接触面粉(五谷之一),加上有人长期用掌心摩擦,所以可以辟邪打鬼,对付这种小鬼,肯定是够用了。而那根橡皮筋,其实并没有什么来头,就是普通人家用的,不过为了压邪,他在上面缠了一圈红线。刚才他那一下,已经把我肩上的东西打掉了,然后直接用橡皮筋捆了晦气,扔到了街上,以免我因为撞邪冲了阳走背字。

  听秦一恒解释完,我也就放了心。可我还是搞不懂,这个污秽怎么好端端地就跟上我了?还有那个铜钱,不是辟邪的吗,怎么含囘着反而能看见东西了?

  秦一恒听了就笑,“铜钱辟邪不假,不过我这枚却恰恰相反。因为我这枚铜钱是一枚‘岁钱’。”他这岁钱所指的不是古时候岁进贡的财物,而是在早前,塞在那些闹传染病死亡的人的头发里的。

  在古代,医疗条件很落后,被传上了瘟疫之类的传染病基本就是死路一条。所以那时候很多得了传染病死去的人,通常都是火葬或者干脆就近丢弃,除了一些王公贵囘族或土财主等有权势有钱的人之外,平民百姓都是没办法举行葬礼封棺下葬的。而这枚铜钱,就是防止没被正常下葬的这些人,死后不甘,回来报复。

 用一枚铜钱压住天灵盖,一来有镇邪的功效,二来也是取一个寓意,起码没让死者身无分文地去投胎。正因为如此,这种铜钱的阴气很重,不过却并不能吸引鬼魅,算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物件,平日里很难见到了。秦一恒也就只遇到了这么一枚,之所以给我,是因为他发现我们学校阴气乱流,即便阳气再盛,也很可能被冲到。所以带上这枚铜钱,反而会更安全。

  他说了一大通,我一时半会儿还没听太明白,反正我大概知道了这铜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戴着还是能护身的。

  我摸着铜钱捎带手看了下表,折腾了这么一下,时间已经奔向十一点,实在是太晚了,再不回家,我爸妈就会担心了。于是秦一恒先把我送了回去,又约好明天晚上请假去我那个同学家守头七,俩人就此告了别。

  走到楼下,我还是心有余悸。真是怕撞邪怕玩命,反而怕什么来什么。我寻思着我那个同学会不会也是忽然撞了邪,才轻生自杀的?这么一想的话,认识秦一恒这样一个朋友,还真是管了大用了。但又想到明天还要去守头七,我脚底板就反冷气。正打算上楼赶紧回家睡觉,一眼看见了楼下的信箱。

  说来我家的信箱也是好几年没打开过了,上次用的时候都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仔细看了两眼,里面已经被小广告堆满,我就捎带手掏出钥匙打开了信箱,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意外的是,竟然还有几封信。粗看了一下,发现跟广告差不多,都是些化妆品手册什么的。可是当我翻到最后一封信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僵住了,因为这封信,竟然是我那个同学写给我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04/他的旅程

  我的手有些抖,难道说我同学真的寄出了一千封信?我这封的内容会是什么呢?临别赠言?还是祝福?我上楼的时候心里忐忑不安,回到家关了房门,打开台灯。我稳定了下情绪,才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

  信封里又是一张A4的纸,跟我同学家那几张没有任何区别。同样的,纸上是一大片空白,右下角也有一串数字:0003。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没想到我的这封信里数字这么小。可是除此之外,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我看了信封上的笔迹,绝对是我同学的字体,毕竟我俩同窗几年又是好友,他的字我不会认错。只是很奇怪,信封上我的收信人地址是无误的,可是寄信人那一栏却是个奇怪的地名,我竟然都不认识。

 我立刻给秦一恒打电话,他这时候还没睡下,接了我的电话还以为我又碰见了什么东西。待我说明了情况,他也是吃了一惊,接着竟然告诉我,他似乎想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现在太晚,等明天去了我同学家,他再把一切讲清楚。说完就叫我早点休息,挂了电话。

  我这怎么还能睡得着啊!闭上眼,眼前全是信封和空白的信纸。好不容易熬到了后半夜才勉强睡着了。第二天昏昏沉沉地上了一上午课,下午我就装作不舒服去找老师请了假。我这一宿几乎没睡,精神十分萎靡,倒真像是生了病,加上我的成绩一直不错,老师也就没怀疑我,很干脆地批了假。我抓紧回宿舍收拾了一下,回了市区去找秦一恒。

  二人再次来到我同学家,我同学的父母见到我俩再次拜访,也猜出我们找到了什么答案。面色凝重地把我们请了进去,倒了水,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俩开口。

  秦一恒端坐在沙发上,到没有急着讲话,而是先喝了口水,才指着桌上我同学寄给我的那封信道:“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他了,就在昨天晚上。我之前并没有朝这方面去联想,所以思维很局限,思考的方向也一直是死者被脏东西所害。可事实的结果却告诉我们,他的的确确是自杀的。直到我发现了这封信。

  “这说来可能是有些匪夷所思,甚至连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我也不知道死者是从何得知这种办法的,或许是他从其他的术数或是传言中独自囘摸索到的。反正目前来看,他是成功了。

  “首先,那一千封信恐怕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且都是被死者寄了出去,寄送到全国各地,具体的收件人是谁,地址是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些信是寄到这些海报上的地点,而有一些信,可能是寄给了一些人。比如说江烁,死者可能学习压力很大,而父母工作繁忙,对他疏于关爱,但对他的学业管教甚严。长此以往,他的心理逐渐地产生了不太好的变化,很可能有些畸形和扭曲。他想要逃脱这样一个环境,却无能为力,最后他想以死来脱离这个束缚自己的世界。他想去看一看这个世界上的美景,也放不下那些熟知的朋友。所以才寄出了一千封信,寄给了那些他一早就想去的地方,寄给了他留恋的人。

   “我推测,这一千封信的第一封,就是他寄给自己的,他很可能在自杀的那一晚吞掉了那封信,所以信的具体内容,我们永远也就不会知道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信里面会有跟玄学或神秘学相关的文字或符号,正因为吞下了这封信,他的这一趟旅途才能得以启程。他割了手腕,放空自己的血,也是为此,他选择了一个最 ‘轻’的方式离开。

  “严格来说,他的魂魄已经附在了这一千封信里面,他会按照事先标好的序号,然后依次去拜访那些信寄到的地方。所以,昨晚上江烁遇见的脏东西,其实就是他。他一定很放心不下江烁这个朋友,所以才把江烁放在了他死后第二个去拜访的人,也就是0003。而最后的三封信寄给了自己,证明即使再想逃离这个家,也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的。三封信恐怕就是代表了一个人的三元,他最后还是希望自己能魂归故里,并且永远留在这里。这些海报,估计他一早就攒好了,只是你们从来没有真正注意到过,直到他贴在了墙上,你们才好奇地问起。他一定很失望,所以才下定了决心离开这个世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秦一恒这番话说得实在让人动容,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好的口才。我同学的父母已经哭成了泪人,我的眼泪也在眼里打转。跟这个同学认识了这么久,他总是面带微笑,可是表情又能代表什么呢?昨晚站在我肩膀上的,竟然是他。这么一想我心里更酸了,不知道秦一恒给他来那么一下,对他有没有什么影响。要是耽误了他的旅行,我恐怕会恨死我自己。

  我看了眼秦一恒,他的脸很严肃。我不知道现在我应不应该问,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一些疑问,这人的魂魄,是如何附着在信件上的?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开了口。秦一恒听了就点了点头,说这点可能真的比较难以理解。不过他只要举例说一说,我们就能明白了。这个例子就是诅咒信。

  可能很多人都莫名其妙地收到过诅咒信,信件的内容是一个很恶毒的诅咒,要求收信人转发出去多少封,才能破解。诅咒的内容多半是家里飞来横祸、血光漫天什么的。

  秦一恒说这在方术上叫“传伺”,古时候有人专门让鸽子夹着死人的毛发和符咒,给鸽子喂食一种慢性毒药后,将其放飞,待到鸽子在飞行中毒发身亡,坠入某个人家,就会将身上的污秽投放在此,这家人的霉运就会接踵而来。而放飞鸽子的人,会在家里用线绳拴住一只跟鸽子相对应的青蛙的左腿,青蛙身上也会贴有同一个死人的毛发和符咒。假如这家人有正在怀囘孕的女眷,青蛙就会活蹦乱跳想要四处乱窜,反之则是闭目养神食水不进。如果是前者,这时放鸽子的人就会用一块青石,把青蛙拍死,然后活剥生吞。之后这家孕妇肚里的胎儿就会流囘产或者是成为死胎,因为孩子的阳气和寿运都被放鸽子的人偷走了,孩子自然早夭。

  诅咒信的功能大体相同,看似像是个恶作剧,但事实上始作俑者多半是个懂行之人。这人会把污秽夹在首封信中,然后把信寄出去,之后这诅咒信就会因为人们的自保心理,成几何扩散,这相当于一张大网。这污秽会跟着这张网,到处流窜,吸人的运势,然后懂行之人再借助一些收魂的局,把污秽收回来,将运势作为己用。而其实信的内容,并没有真的实效能力,相反,单纯收到信的人通常都会安然无恙,反而转寄的人才会被吸了运势。这是因为“传伺”的效力,与做局的人距离越来越远而逐渐减退。所以它只能在那些因为害怕慌了心神的人身上才能得到可乘之机,这说到底跟人的正气与阳气有关。简单来说,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有害人之心,才会更容易陷入局中。

  秦一恒侃侃而谈,又说了这么一大通。我同学的父母一边听一边哭得更惨了,他们心里面不定有多恨自己。我想找话上前安慰,却又发现在这时候自己的词汇无比匮乏,语言苍白无力。于是我给秦一恒使眼色,想让他借着话茬安慰几句。

  他愣了一下,也不知道他领没领会我的意思。反正临走的时候,秦一恒从包里掏出了一块黑纱。他把黑纱递给了我同学的父母,告诉他们,我那个同学用了这个局,就是已经放弃了遁入轮回转世的机会,所以今天的头七恐怕是不会回来了。不过如果他回来了,那么过了午夜之后,在窗台上点上一根蜡烛,打开窗,但要确保蜡烛不灭,然后在眼睛上罩上黑纱,兴许能看见我同学。但这也只是朝着乐观的方向估计,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同学的父母接过黑纱自然千恩万谢。止住了泪水死活要从钱包里拿钱给我俩,算是酬谢,被我好说好歹地拒绝了。

  这次的经历并非惊心动魄,即使那晚我撞见了污秽,一想到他就是我的至交好友,也就并不害怕了。

  可是我的心里像被锤子重重地敲了,此后的好几天我的胸口都有些闷闷的。上课的时候,总会想着我的这个同学已经到了哪封信寄去的地方。

  而后生活终究还是归于平静,之后我们又遇见了不少邪乎事,有些事说来是注定命里有这么一遭,有些事完全就是自己咎由自取。就譬如这件事之后的一次经历,完全是因为张凡手欠,才让我跟秦一恒不得不又跟着蹚浑水。不过,那也是后话了。

  (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下期《凶宅•风筝》预告 


  张凡从老家拿回一只怪异的风筝,一周后,风筝线莫名变短,风筝上也多了块黑色的污点。在秦一恒的要求下,我拉直了风筝线,张凡惊呼上面吊着一个人。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