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南派三叔短篇《老九门 拾肆 -- 急事》

一定不是佛爷有什么喜事,
这八个人加上佛爷在一个地方,
一定是发生坏到了不能再坏的事情了。

--------------------


二月红在宅子里走着,这座大宅子里什么摆设都没有,显得格外空荡,上一个主人显然是一个精细而且喜物的人,把一切都带走了。也好,省得他还要收拾,他自己的东西也很多,而且他为人考究,一般的物品他还不喜欢,非要精美少见的。

他走了几个来回,看清了所有细节,脚底也踩过了每一块青砖,脚下没有任何空虚的感觉,地也是平的。

不错的宅子,后院郁郁葱葱的,有不少花草。无人打理这么久,有这样的局面,风水算是很不错了。

为何三年内这里无人接手呢?

二月红心中还有一丝担心,是世道日下,这种买卖日渐凋零?还是说,有他忽略的细节,让那些买主都最后放弃了这房子?

自己也算够细心了,自己都没有发现问题,别人也应该发现不了吧。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买下来。自己原来的宅子,已经应付不了那么多的事务来往了,是时候换了。至于那一丝担心,二月红顿了顿,决定将其抛在脑后。

他走出屋子,对管家点点头,管家立即和一个乡绅讨价还价起来。

这间屋子的主人在三年前离开,之后这里被政府接管,如今作为公有财产出售,之前的主人能够在临走前把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走,这般的耐心却没有把屋子卖掉,背后也许有很多故事。然而物是人非,再多的故事,和他也没有关系。

他一个人往闹市走去,这个时候,喝碗茶水盘算盘算自己这一大家子要搬几天才能置办出一个像样的宅子,也算是一件惬意的事情。或者想想是不是要在码头再开一个戏台,自己太懒,有多久没有去城郊吃土了,他都快记不清了。

走了没几步,却听见身后有人叫唤,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兵,二月红认得这个人,这是佛爷的警卫员。

“二爷,佛爷有急事找你。”警卫员擦了擦头上的汗,他不过16岁左右吧,张启山和他说过,警卫员这种兵,得从小带起来,这个世道看人不看几十年真的看不懂。

为何要那么用力地看人呢?二月红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张启山是个轻易不言急的人。张启山说有急事,恐怕是不能耽搁的。

汽车就在路边,这个怪物对于二月红来说,他还是有些不习惯里面的味道。

“先掉头吧,这个东西,我能晚进去一刻,是绝对不多进去一分。”

“二爷,我们不往司令部走,我们去火车站。”

“嗯,为何?”

“我不清楚,那儿全戒严了,我找你找了好一会儿,二爷快上车吧,其他人应该都到了。”

“其他人?除了我还有谁?”

“全都去了。”警卫员说道,“派出去了八辆车。”

二月红皱了皱眉头,八个人。

他当然知道是哪八个人,但在他的记忆里,这个世上不会有什么需要八个人一起讨论的事情,讨论也讨论不到哪去,这八个人,本就不算是朋友。

所以这一定不是佛爷有什么喜事了,这八个人加上佛爷在一个地方,一定是发生坏到了不能再坏的事情了。

他想着立即上车,又对司机说道:“快一点。”

车行了半盏茶功夫就到了火车站,二月红的车能直接开到月台,他在车里挑开帘子看,才意识到什么叫戒备森严。整个火车站几乎全是绿皮兵,这些都是张启山的宪兵,机枪和路障就快一路架到东坡口了。

“是委员长来了吗?想听我唱戏?为何要选在火车站,难道急着赶路想听我在月台上唱一曲就走?”二月红戏谑道,他觉得只有这种可能性。

司机和警卫都不说话,一路进了月台,他看到了一列火车停在轨道上。但他没有看到警卫说的那些人。

下车之后,从火车的车厢里开了一道门缝,张启山从里面伸出手来,让他赶紧上去。

车厢里很暗,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看不清里面,能看到的只有张启山一个人。

二月红莫名其妙起来,问道:“佛爷,急事为何啊?其他人呢?”

“都在车里,找你太难找。”张启山说道,外面的警卫已经把火车门关上了,里面顿时只剩下外面从窗口透进来的几丝光线。但几乎是瞬间,整个空荡荡的车厢就亮了起来,车里装了一种灯泡,好像是从外面接进来的电源。

接着他就看到了长沙的老九门全部都在这节车厢里,谁也没有对他的到来做出反应,所有人都看着车厢中的一具巨大的东西。

二月红走过去,他发现是一具水晶棺材。整具棺材呈现一种半透明的羊脂色。

他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具东晋时期的古棺,棺材几乎到他胸口那么高,但这确实是棺材,而不是棺椁。他走近,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棺材中透出的光影上。

车厢里的灯光,是从棺材的底部侧面打过去的,就是想增加棺材的透光性,把棺材里东西的形状透出来。

那是一个魁梧的身影,但奇怪的是,这个人影,没有顺序,也就是说,这个影子他们找不出人影哪边是头部。

“这东西从哪儿来的?”二月红问道。

张启山摇头:“不知道,是这辆火车运过来的。昨天晚上。”

“那火车是从哪儿来的?”

“我也不知道。”张启山继续摇头,苦笑了一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