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沙海》第三卷第33章-第36章,盗墓笔记少年篇最新章节,作者:南派三叔

第三十三章 道别

因为中年人说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这个婴儿是否是被人掉包,还是真的从3000年一直活到现在,其实无法判断,正确答案可以有很多种,但是如来按照中年人的教导,把事情基于基础的逻辑之下,黎簇认为婴儿被人掉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后者,这个大于几乎是无穷大。

退一万步说,即使那个婴儿可以活下来,会有人冒险去养大他吗?毕竟这个孩子的智力和资质无法判断,如果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傀儡,一个可控的孩子会更方便很多。

黎簇想到这里,不由继续的往前思考,思考起周穆王的传说来,他意识到,如果要让一切基于逻辑,那么周穆王的传说,也是需要重新解读的。

从历史考据中能了解到周穆王和西王母国是真的存在的,周穆王西征也是真实的,但是周穆王带回的故事却是人讲的。

想到这里黎簇就不敢再思考下去了,因为他听讲的时候并没有太过认真,所以很多信息现在都想不起来了。他也不想让中年人再说一遍,他决定下课后去问汪小媛这方面的事情,反正对方说什么都可以为他做。

他粗兽的和中年人说了自己的思考过程,中年人点了点头,似乎勉强满意。

“即使是谎言,好的谎言中也一定蕴含着真理。”中年人告诉他:“要学会自己淸洗信息。”

说着他打开了幻灯片,继续开始今天的讲课。

讲课的内容是继续关于周穆王的陷阱的,中年人说本来希望黎簇能够自己推导出来,但是现在看来希望渺茫。在黎簇固化的思维方式没有被新的方式替代之前,他只能不停地一次一次强行训练。

“这个陷阱并不是针对某个特殊的人设罝的,无论是谁也没有这么强的能力。”中年人说道:“吴邪掉进这个陷阱,是一个偶然。”

黎簇浑浑噩噩的听着,吴邪掉入这个陷阱的整个过程,他听得索然无味,他觉得吴邪有些傻,有些蠢,如果是自己,早早就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了,谁还会去鸟这些破事,不知道为何,吴邪那么执着的想要知道真相。

在黎簇被牵扯进来的这一段时间,黎簇内心从来没有对真相有过渴求,他不在乎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出路。

他觉得吴邪是生活在一个众星捧月一样的人生中,吴邪被这个陷阱牢牢的套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善良和局外人的身份。他被人保护的太好,什么都不需要担心,所以满脑子都是别人为他设计好的谜题。一直到他失去了那些人的保护,他才开始看到真相。

课程讲完之后,黎簇对于周穆王的体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他开始能够还原出些东西,但是仍旧不淸晰,留堂的作业仍旧是昨天那个题口。看样子这个中年人铁了心想让黎簇自己排布出周穆王当时的思维方式。

穿越时空去了解一个古人,黎簇开始有点意识到,这儿的所谓历史课,似乎是有实用性的。并不是简单的要让他去了解历史,这些东西迟早会在黎簇的生活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年人走后不久,汪小媛又出现在黎簇的窗外。如果把她出现的时机改成午夜,黎簇都感觉这是一个书生和女鬼的故事。

她没有进屋,等着黎簇出来,就继续推着他在操场上遛弯,汪小媛告诉他,他偷偷问过给黎簇接骨头的人,说黎簇起码还得一个半月才能自己走路。

黎簇不免有些沮丧,一个半月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了。

操场上全是年轻人在踢足球,这些人都和黎簇差不多年纪,最多上下浮动两岁,但是比黎簇健壮很多很多。黎簇一边看着,就觉得这些人踢球虽然没什么战术,但是个人素质都非常好,就是把英式踢的像橄榄球一样,也挺好看的。

这两个人在操场上挺惹眼的,很多人看着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女孩子看上去挺吃得开的,很多男孩子都朝她打招呼。

他们继续聊着,黎簇找了个机会,就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想和我搭伴? ”

“喜欢你呗。”汪小媛在他背后道:“想和你在一起呗。”

“别开玩笑。”黎簇道:“女孩子喜欢一个人不是这种表现。”

“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啊。”汪小媛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啧” 了一声,黎簇很久没洗澡了,头发上很油:“他们就不会安排你洗个澡吗? ”

擦身倒是经常擦,洗澡对于黎簇的皮肤来说,可能压力过大了,头发则没法去洗。

“我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过这明显不可能。”黎簇道:“你突然出现,目的明确,一看就是有所图谋的,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很少有价值给别人图谋一下,我不在乎,我只是想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怕我到时候做不到会让你失望。”

汪小媛沉默了一会儿,就说道:“你选择了我之后就会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选了我,你不会吃亏的。”

这个话题很尴尬,聊到这里就没继续聊下去了,黎簇其实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她要通过纸条的方式告诉自己,他觉得女孩子明显可以亲口告诉他。

后来他知道了这个原因,他才恍然大悟,此时他感觉上更多是女孩子的行为有些暧昧不淸。似乎在努力把很功利的事情,变成男女之间的小暧昧。如果是这样,这个女孩子应该没有她长的那么可爱。

回到病房后,汪小媛就告诉他,她之后可能很难再来这么看他,她会尽可能,但是推着他走这样的事情,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他们还是很忌讳你和任何人走的很近。”她对黎簇道:“我的行为他们不会当场阻止,他们希望你的心态能放松,希望你能感受到这个‘家’松散的状态,不过他们昨天己经找我谈过话了。我今天算是来和你道别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第三十四章 世界的真相

汪小媛在病房里,帮黎簇干洗了头发,最后才离开,天己经黑了,黎簇在很久之后才再次见到她。在再次见到她之前,这个女孩子就如同流星一样,在他眼前划过,他都似乎没有看淸她的样子。

黎簇少有的没有怅然,他闭上眼睛,回忆吴邪经历过的一切,在心中冷静的给自己的作业答案添砖加瓦。不可否认的说,这两天的课程,让他对于事物的思考有了截然不同的顺序。

他仍旧看不淸楚所有一切的大局,但是他逐渐感觉到了一种异样。

第三天上课,中年人提出问题之前,他就先向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老师,听了两天课,我有一种感觉。你现在说的这些内容,听上去非常大气磅礴,但是,似乎并不重要,我总觉得,在周穆王和吴邪中间,在设局者和棋子中间,还有什么东西存在,使得这一切都变得不重要。”

中年人吃惊的看着黎簇,让他说的更明白一点,黎簇说道:“你说的,不要执着于表面,我在想,在你讲的那些内容里,西王母、长生不死之药,全部都是被概念化的,好比教科书上的材料,比如说我们上物理课时候,老师会给我们背引力公式,会和我们说太阳系的结构,我们从来不会去怀疑这些知识本身的重要性。但是事实上,谁也没有上过宇宙,谁也不知道宇宙是什么样子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对于宇宙的了解全部都是别人灌输给我们的,假设灌输者是恶意的,那么我们很可能从几代之前,就处在一个别人设计好的世界里,连自然定律和科学体系都是一种设定。”

中年人沉默的看着黎簇,黎簇道:“也许哥白尼是错的,地球就是宇宙的中心,我们被‘科学’这种新教派欺骗了,事实也证明了,我们现在对于‘科学’的信仰坚固程度远远大于很多宗教,而在没有去验证这些科学理论之前,正确的答案有无数个,只要你无法证明其是错的。”

“天马行空,但是没关系,你继续说下去。”

“长生不死药为何可以不死?长生不死这件事情,本身就不符合逻辑。如果按照你说的思考方式,我就要来反驳你给我的基本概念,不能你说有长生不死药我就相信有长生不死药。事实上,长生不死药这个东西本身,也更像是一种统治偶像,它真的存在吗? ”黎簇摸着下巴:“如果长生不死药是存在的,那么所有的整个故事,就处在一个神话的范畴里,是,听上去很神秘,远古的秘宝,那整个这个巨大谜团里的所有人,也不过是小说家的智力范畴,我感觉上是一群写小说的人在一个故事中博弈的感觉,如果周穆王真的那么历害和聪明,他的智力不应该陷入在这种故事性的谜团里。”

黎簇继续说道:“我就在想,如果没有长生不死药呢?几个关键点,第一,这件事情和统治没有关系,显然这件事情延续了上千年,这么长的时间,权力、爱情、财富都已经不重要了,周穆王不是为了统治。那在整个神化的故事中,长生不死药那么的显眼,似乎只有一个目的——掩饰。”

他在用长生不死这个封建概念,掩饰他不想让其他人了解到的信息。

反推回去,还是那种思考方式,不能认为周穆王天马行空的编了一个故事,如果他天马行空的编了一个故事,说明事情的真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他可以不说,他既然要编一个故事,那就是很多信息己经暴露了出去,他需要这样的故事来使得这些信息得到解释。

那我们提炼出这些信息,这些信息是周穆王真实经历的事情,他用长生不死的假象遮掩了这件事情。

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长生不死的传说和西王母有关,周穆王西征,是史书记载的,应该没有错误。他杀入了西王母国,经历的事情,可能和他带回来的故事完全不同。周穆王在西王母国看到了什么?

普通的事情,经历就经历了,为何他回到中原之后,还无法摆脱在西王母国经历的一切?

他编造谎言,设局步套,所有一切的终点指向的是千年之后的现在。

他让无数的君王和盗墓贼把盗墓这个行业变成了中国历史最悠久,行业形态最古老的行业。他策划了礼乐崩坏,使得死人和活人的之间的盗窃行为成为一种必然关系。

没有礼乐崩坏就没有厚葬传统,没有厚葬传统,中国就会如欧洲的大部分体系一样,只会有盗尸贼,不会有盗墓贼。

没有盗墓就没有行业形成,就不会形成文化。

为什么?

黎簇问中年人:“周穆王在西王母国到底经历了什么?你之前和我念的那首诗和考察出来的西王母国的实际情况也不符合逻辑,西王母国是奴隶制的少数民族国家,不可能念出那么汉化的诗歌。西王母国的传说,是周穆王根据实际情况杜撰的,周穆王在西王母国看到了什么?让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中年人长出了口气,就道:“周穆王在西王母国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相。你说的很对,我和你说的那些历史,最终都被证实是不重要的。有太多的君王和盗墓贼被周穆王的故事吸引,他们被引导着,以为自己在寻找长生的方法,而周穆王却把他们带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面前。”

这个真相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的,有些人死了,有些人疯狂了,有些人冷静了下来,试图去理解这个真相。

窗外传来了鼓掌的声音,之前的那个黑衣人首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窗外出现,现在拍手进入了病房里。

“有点小机智。”中年人对黑衣人点头。

黎簇就继续问道:“可是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什么? ”

“我们不知道。”黑衣人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被张起灵的家族藏在一处我们无法进入的地方。他们应该是世界上最后一波接触到这个秘密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所有接触到这件事情的人,最后选择的方式都是把这个秘密永远的隐藏起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三十五章 汪藏海

中年人和黑衣人寒暄了几句,中年人问黑衣人来这里干嘛,显然黑衣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问课上完了没有。中年人点头,黑衣人就把黎簇推了出去,说有人要见见黎簇。

中年人没有阻拦,黎簇就这么被推着,沿着屋檐一直推离了操场,穿过一道铁门。

铁门之后是一个广场,广场边缘围着三幢建筑,都是六层楼的矮楼,水泥墙面上爬满了爬山虎,显得古老而有学院派的气氛。因为天气很好,这些古老的建筑缺少阴郁的气氛,总觉得有点荒芜的喜感。

三幢建筑一模一样,在广场的中央,是一个简陋的花坛,里面杂草丛生。

黎簇忽然觉得这个组织现在的经济情况应该不怎么好,否则为何住在这么简陋的建筑里。

他们在花坛边停下来,黑衣人就在花坛上坐下,默默的看着他。

黎簇意识到其实并没有其他人要见他,这个黑衣人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他问道。

黎簇转动自己的手臂和腰部,在轮椅上吃力地做了几个动作,这些动作做起来很吃力,关节因为长久没有剧烈运动而有粘连的感觉。他动作的幅度和表情,表明了他恢复的程度。

黑衣人看到他的样子就叹了口气,说道:“时间表更改了,我们没有时间进行缓慢的恢复训练了,你的课程强度会加倍,后面的体能锻炼会插上来。”

“什么叫插上来?”黎簇问道。自己这个样子,体能这种概念好像和自己没有关系吧。

“从明天开始晚上会对你的上半身做体能训练,白天继续上课,晚上锻炼肌肉,我相信这对你的意志会是一种考验,但是一周之后我们就要出发了。”

“出发?去哪儿?”黎簇问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但一定是一个挖掘现场,这是突发状况,上头一定希望你出现。应该不需要你做太多的事情,但是如果你表现的好,之后你的日子会更好过。”黑衣人说道:“不过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进入,上头要求你强行进去,你可能会吃一些苦头,尽快恢复体能对你有好处。”

一周能恢复多少?黎簇心说,他没有把握,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长久不踢球,开始踢球之后的一两天身体会特别疲惫,但是很快就会恢复。

黎簇看黑衣人的表情,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很简单,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一定是一种压力,显然有人并不相信自己的价值。

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价值,但这和其他人不相信是两码事。

吴邪和他说到过这种可能性,同时,吴邪也说到过,会有一个新的古墓被发现,这个古墓也许会被这些人重视。

进入这个组织后的第一次可能的联络,会发生在这个古墓内。

所以,也许他要去的这个地方,是吴邪计划内的一部分。

他点头告诉黑衣人,他可以接受。

黑衣人看着他,显然这样的做法是违背黑衣人自己的想法的,他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一周,黎簇一边接受课程,开始了解解放前后整个中国盗墓体系的兴衰,一边在傍晚接受体能的训练,汪小媛如约没有再次出现,他的前三天的锻炼,几乎让他每晚昏死过去,到第四第五天,身体的抗疲劳程度开始恢复,运动之后开始神清气爽起来。到第六天第七天,连续的运动三四个小时,他已经不会觉得困顿和头晕。

课程并不复杂,他了解到张起灵的家族,也有很多的阶级之分,他们了解的关于世界的秘密,是最高的阶级才能了解的。家族的很多成员只是巨大蜂巢中的一只工蜂而已。

所有的事件都分成了两层,所有人在接触这个谜团的最初,都会认为这和长生不死有关系,大部分人一生都在为此着迷,没有发现破绽,少数人则发现了长生背后隐藏的秘密。

很明显的分界线是,那些一生沉迷于追求长生不死,盗掘古墓以希望获得全部线索的人,是前者。而后者的特征则是,前半生和前者非常相似,但是在他人生的某个点上,他的行为忽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的行为开始变得神秘,行踪不定。与前半生清晰的路径不同,这种人的后半生几乎是无法辨别,没有任何文字记录留下。

黑衣人组织的祖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组织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一个叫做汪藏海的堪舆师。

汪家对于张起灵家族有一种莫名的仇恨,仇恨来自于他们的祖先,到了他们这一代,已经不知道仇恨的起源是什么,他们只知道他们和张家的残余力量已经习惯性的互相猎取。

张家把世界的秘密隐藏了起来,而汪藏海显然知道这个秘密的内容,但是仍旧在和张家对抗。

这几乎可以判断,这个世界的真相,是有两层含义的。

第一层含义是:什么是世界的真相?这一点显然汪藏海已经知道了。

第二层的含义则是:我如何来使用世界的真相。

这个真相似乎是可以和世界互动的,并不是一个概念,它在变化,而且可以被利用。张起灵家族的态度是隐藏这个真相,而汪藏海,似乎对于这个真相有所企图。所以他的行为很大程度上,不是想知道这个真相,而是想得到这个真相。

因为体能训练的缘故,黎簇的注意力没有之前的管用,所以这些内容听的并不是很通透。他相信自己有时间可以精细这些内容。他的经历全部放在了恢复体能训练上。他想到吴邪和他的第一次沟通可能就要实现,不免紧张起来。

他不知道吴邪会给他什么信息或者怎么指示,之前他的任务指示是安安静静的养病,如今吴邪那边这么快给出了下一张牌要和他联系。难道吴邪那边有什么情况变动?

他有些忐忑不安,又有些兴奋,一旦真的联系上了,他就必须有目标的开始行动。这和之前的心态是完全两回事情。

“我们要去地方的,是不是和世界的真相有关?”黎簇在出发之前问黑衣人。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三十六章 长沙古墓

黑衣人就点头,“你以后的一切事情,都和这个概念有关,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这个真相的真面目。”

黎簇不明就里,他们在周一上了一辆黑窗的吉普车,一共是三个黑衣人,加上他四个人,半夜到达了一个机场,坐夜班飞机飞到了一个城市,等他下飞机之后他坐车开出机场,从后视镜里才发现,这是长沙的黄花机场。

飞机大概飞了三个小时左右,以长沙机场为中心的三个小时航程的范围,几乎是整个中国了。

黎簇放弃了反推出自己从何地出发的念头,在黑窗的车里闭目养神,有整整开了一天半的时间,他才被推下汽车。

自己面前是一个农村的池塘,四处都是农田,绿油油的不知道是水稻还是麦子的植物生长得很貌似。在池塘边有两个竹子窝棚。很简陋,一看就不能住人。应该是夏天临时看鱼塘的人搭的。

他们开进来的路是水泥的村道,能看到远处的村子的农民房。

这是一个典型的新中国农村,在长沙附近,看四周远处的地平线全部都是山岭,显然这个村子是在山区之内。

他看到了接应的人,是一个农民模样黝黑的小伙子,几个人到了窝棚里挑了几块石头坐下,黑衣人的首领就问怎么回事。

小伙子道几个村娃在鱼塘里摸螺蛳的时候,摸到的。说着递上一块瓦片,应该是瓦缸的碎片。

“这个鱼塘非常深,就四周一圈两三米的地方浅,往前再走一步都会没顶,本身形状就像一个大缸似的。说是每年清塘的时候,用抽水机把水抽出来,都会把水底的淤泥吸上来,平常的情况,四周的淤泥会陷下去,但是这个水塘,水底的淤泥和四周的泥的土质似乎不太一样,每年吸一次水塘都会深几分。鱼塘的主人还挺高兴,因为水深对养鱼有好处,自己也不用挖了,今天是第七年了,今年清塘的时候就不太对劲,洗上来很多的碎瓦。碎瓦不会是平白无故出现的,肯定是在这淤泥里深埋着,七年吸淤泥,把碎瓦表层的淤泥全部吸掉了,终于露了出来。村民还是不在意,一直到小鬼钓上来大块的瓦片,才意识到不对。这种瓦片不是一般的缸的碎片,这种弧度,这种缸有一人多高。一般不是用来做存水的大缸,就是用来——用来葬人的。”

“瓮棺葬。”,黑衣人的首领说道:“很平常,为什么叫我们来?”

小伙子道:“我潜下去看过,整个水底,全部都是缸。而且,你看缸片的颜色。”

这块瓦缸片上有大量大块的红色图形,没有规则,但是一看就是某种象征性的花纹。

“缸的形状代表着女人的子宫,红色代表的是血脉,所有的缸都是红色吗?”黑衣人问。

小伙子摇头:“不是全部,我看不太清楚,但是有很多红色的缸。”

黎簇问怎么回事,黑衣人就说:“红色的缸代表着缸中的尸体是百岁以上的老人,古时候老人百岁而卒非常罕见,如果一个地方有很多红缸,说明这个地区的在某段时间出现了异常的长寿现象,异常的长寿现象是一个标志性的现象,说明这个地区发生过我们有兴趣的事情。比如说,附近的水土被什么东西污染了。”

“什么东西?”

“一个大型的古墓。”黑衣人道。就问小伙子:“水有多深?”

“有七米多,非常深,水非常脏。潜水不是办法,”

“这个水塘能买下来吗?”

“我和村支书暗中谈过,如果是瓦缸被发现之前还好说,现在村民已经知道水塘下面有东西了,情况很复杂,不是多少钱的问题,而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你除非搞定全村的人,否则很可能半途就有人去县里告状了。”

黑衣人也皱眉头,显然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有棘手。现在也不是黑社会了,不能把全村人全干掉。

“这个棚子就是他们最近才搭起来的,为的是晚上过来看水塘子。咱们在天黑之前得进村,否则会惹麻烦,村里最近来了两三波人,看样子也是得了风声过来的,按照规矩,我们没法和他们起正面冲突,最好连看都不要被他们看到。”

“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些水缸,是附近的那个古墓,有没有勘探过附近的地形?”

“水土是封闭的,这些长寿的老人不太可能是通过自然体系被污染的,我听村里一些老人说过,这里以前出过盗墓的人,这些红缸里的尸体,可能就是当时的盗墓贼,他们在盗墓的时候被污染,形成了反常的长寿。具体的传说我还没找到清晰的版本,等你们来商量。所以不挖出这些瓦缸调查,我们要找到附近的这个古墓很困难。”

黑衣人看了看远处,有一个村妇注意到了他们,正朝这边张望,就道:“你以后汇报的时候,这些事情应该提前说清楚,现在我们没法介入,附近玩古玩的有我们的人吗?”

“湖湘有几个摊子,有点名声。”

“人叫过来,和这里来的几拨野货联系,出高价逼他们下水把这里的东西都给我们掏上来。”黑衣人道:“今晚休息,明天我们先去山上附近逛逛,看看有没有线索。这里的山轮廓很鲜明,也许不用水缸里的东西,我们都能找到眉目。”

几个人点头,黑衣人打了个眼色让他们看那个张望的农妇,几个人就回去上了车,往村里开了去。转了一圈儿发现没有招待所,又转回到县城。找到了招待所住下。

黎簇就有些惶恐,问黑衣人,自己明天是跟他们上山还是如何,自己推轮椅上山,难度太大了。

黑衣人就道:“我们会背你上去,你也是时候学学怎么看山龙了。你放心吧,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个需要可怜的人来看,你现在学的越多,以后我们两个都越轻松。”

到了半夜,长沙古董商里的自己人就连夜赶到了,带着两手提箱现金,听小伙子形容了那几伙人的长相,就说出了可能是那些人,黎簇看着这些人的效率,越来越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见识到一些骇人听闻的事情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