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凶宅·盲道(上)--作者:贰十三(凶宅笔记的作者)来自漫绘惊叹号六月刊

本文来自漫绘惊叹号六月刊

手打文仅作交流用途,支持购买杂志

本期手打名单:抽抽一脚,叶子,九基,小鬼,didaot,啸傲天涯01(谢谢各位)


【剧情简介】

临市的某条盲道盛传诡异的事件,张凡听说后,硬拉着江烁前往查看。张凡戴着眼罩在盲道上指出不同寻常的寻人启事,江烁也看到了传闻中路过的猫群。第二天,江烁醒来后,发现张凡不见了踪影

01/盲道

上次事件过去之后,我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按照秦一恒的嘱咐吹一个气球,所幸过去了那么多天,除了有一些慢慢地漏气了,也没见有爆炸的。

张凡后来也找过我几次,他至今都不知道关于女老师去世的事情,谈的都是之前学生被上身的那件事。不过他每次来我都是听他分析,没敢把真相告诉他。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多礼拜,我又有了一次遭遇,这次的遭遇对我来说非常特别,倒不是因为事情本身,而是这次秦一恒一开始并没有参与。

事情的起因也跟张凡有关,他对灵异事件好奇,就很留意去收集打听,打听来打听去,还真的被他找到一件事。

这件事离我们不远,就在临市。这个城市整修一段路面,挖出了什么东西,遮遮掩掩地并没有曝光。奇怪的是,这段路并不是行车道,而是很窄的一条穿梭在几栋建筑中间的人行道。路面整修之后,整条人行道都被贴上了盲道
的地砖,一点空余的地方都没有。

城市规划和施工单位难免会有疏漏,一开始人们只是觉得新鲜,以为是施工单位买多了这种盲人地砖,为避免浪费就随便铺了段路。然而过了几天,事情就变得诡异起来。

先是有人声称,入了夜经常会看见很多叼着小猫的大猫,成群结队地在这条路上徘徊。这城市里的野猫虽然不少,但是在这条路整修之前,野猫很少来这里。一是这附近不是居民区,没什么能给野猫提供食物的垃圾桶,二是这条路并非特别偏僻,也常有人经过,野猫都是怕人的,不太在这样的地方逗留。所以这条路上开始出现了猫之后,很多人都挺意外。

不过这仅仅只是开始,没过多久,竟然有一个刚足岁的小孩,被她亲妈在这条路上给活活摔死了。

这事闹的是满城风雨,有人说,这个女人本来就有间歇性的精神病,碰巧犯了病了。也有人说,这条路上不太平,有猫妖……不管什么原因,毕竟是死了人了。这条路逐渐也就没什么人敢走了,越没人走就越让人觉得害怕,这么一恶性循环,这条路基本就是废弃了。

张凡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临市不远,来回都有公交车很方便。所以,他就一直怂恿我陪他过去见识见识。我起初不敢答应,这很容易惹祸上身,但架不住他一直说,我的想法也稍微松动了点。更何况,张凡还说,只要我陪他去,就送我一套当时我特别想买的正版游戏。最后考虑再三,还是没抵挡住诱惑,就跟他在周末上了路。

去的路上无须赘述,到了地方,我俩先找宾馆安顿好了,一刻也没耽搁就去找那条路,我想尽量不要拖到晚上,白天去看起码还觉得安全点。

那条路很有名,出租车司机就认识,路上还给我们讲了一下传言,内容跟张凡讲的差不多,只不过他多说了一点,就是那条路现在不只邪,也很灵。很多人家都把寻人启事贴到那条路的墙上,贴在那里,晚上路过的猫就会看到,但凡这猫好心,就会帮着找一下。这猫寻人的神通可比人厉害多了,只要猫肯帮忙,这人自然也就能找回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先传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用,但去贴寻人启事的人的确不少,就算不是真的,贴过去也觉得多了些希望。

张凡听了,还很兴奋。跟我说真是没白来。

到了地方下车,我俩很快就找到了那条路,铺满了黄色地砖的道路很显眼。路比我想象中的要长,不过的确很窄,位置大概是在一幢家居家具城和一栋小型写字楼中间。我俩在外头看了几眼,就走了进去,反正也是大白天,完全不觉得害怕。

跟出租车司机讲的一样,路两旁真的贴了很多的寻人启事,我粗看了几眼,有寻老人孩子的,又寻妻子丈夫的,还有一些是车祸受害者家属寻找目击证人指认肇事车辆的……找什么人的都有。不过猫倒是一只也没看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必须入夜才会见到。

我俩一条路走到了头,也没用多少时间。但这一路走来,是一个路过的行人都没有。看完了路,我觉得也就该打道回府了,撑死照两张相留个纪念。可是张凡却并不愿意走,非说好不容易来一趟,得来点更刺激的才行。然后告诉我,他这次是有备而来的,为此专门准备了一样东西。

张凡把他说的东西从包里掏出来,我一看就想笑。他拿的东西是一只眼罩,就是睡觉时戴的那种。张凡冲我比画了几下告诉我,他觉得这条路肯定有什么玄机是被隐瞒的,当初挖出来的东西对外都只是说“有东西”,但谁也说不出是什么,而这里贴盲砖显然也是有意而为的。所以他觉得,要是想一个盲人那样从这条路走一次,没准就能发现什么。

张凡说完还冲我抿了抿嘴,我一看他就明白了。他这动作是在模仿秦一恒,刚才他讲话的套路,也他妈完全是照搬秦一恒的。可是他模仿得再像,他都是没真本事的,放任他这么试的话,但凡出点什么事,谁也救不了他。

我就跟他商量,把事情的轻重危害讲明了,张凡却依旧不死心,说:“这条路虽然邪,没见什么人,但这位置并不算偏僻,肯定还是有人路过的,而这么久以来,也就死了一个刚足岁的小孩,可见这条路的危害也不见得有多大,试试也无妨。”

他说的轻飘飘的,估计是之前经历过比这更邪乎的事,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我想了一下,反正也是他试,就算出事也不是我,况且实在不行我就联系秦一恒,这过来一趟也用不了太久的工夫。所以,我也就没反对。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02/寻人启事


两人达成了共识,也就没多停留。捎带在这个城市转了转,吃了点有地方特色的东西,然后就在宾馆休息了一会儿。

等到天黑,我俩才又回到这条路。我原本打算,即便放任张凡胡闹,那也得是在白天。可是张凡却一再表示白天他戴这么一个眼罩实在丢人,死活给拖到了晚上。

我俩到的时候刚七点多,这一片不算商业区,白天看起来人不少,可是等到周边的公司和家具城都下了班,就显得有些荒凉。这条路上并没有路灯,站在路口往里一瞅,黑漆漆的还真有几分吓人。

张凡倒是很镇定,站定看了几眼,就叫我去另一头等他,然后戴上眼罩就开始往里走。我起初还有点不放心,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跟进去,万一出点什么事,还能有一个去求救。我就绕了一个弯,去了路的另一头。

路上虽然没灯,但毕竟在市区里,也不至于黑得过分。所以我到了地方,往路里面望,能看见张凡的人影,但他移动得很慢,所以看了半天也没感觉他走了多远,我就靠在墙边休息。

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见张凡出来。我就又去看了一眼,他的人影似乎还在原地,也看不清是站住了,还是走得实在太慢。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现象。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戴着眼罩走盲道本来就是很有挑战性的事情,要克服心理障碍,不能怕走偏撞到东西,在加上整条路都被贴上了盲砖,反而更让人搞不太清方向。

所以我又耐心等了一会儿,然而左等右等他的人影还是就那么戳着。这下我开始担心了,叫了他一声,也没见他答应。我犹豫了一下,怕他真遭遇什么事故,就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这条路不算太长,我又走得很快,没几步就走到他跟前了。他倒是安然无恙的,这时候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估计是看得实在太入神,才没听叫我叫他。

我拍了张凡一下,问他发现了什么?他扭过头看着我,告诉我这个寻人启事很有意思。我听他这么说也凑过去看了几眼。

虽然没有路灯,但寻人启事是白底的,加上眼睛适应了一些黑暗,也就能看个大概。

这个寻人启事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起码跟我之前在这条路上看到的大同小异。启事上寻找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上面写明了这个人失踪时的穿着和大致的体貌特征,还印了照片,人看着挺精神。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失踪的,上面标注的酬谢还不低。

可是我左看右看都没察觉出来张凡说的“有意思”是什么,就问他,这东西特别在哪儿?

张凡“啊”了一声,拉着我往左挪了几步,又指着一张寻人启事要我看。这张寻人启事依旧很普通,只不过找的是一个女人,上面的信息跟之前那张也没太大区别。唯独照片用的是一张二人合影,可能实在是找不到单人像了,照片上还用笔圈出了哪个是当事人。

我仔细看了几眼,觉得还挺可爱。因为这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的合影,把这女的单独勾出来,有些多此一举。

我想挤兑几句张凡,觉得他实在是无聊透顶。可是没等张嘴,我就猛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说这个有趣了。赶忙用手机照着亮,仔细看了几眼确认,莫名其妙地就有些发冷。因为这张合影上的那个男人,就是张凡叫我看的第一张寻人启事上的那个男人,连衣着都没有变化,很可能这两张照片就是同一天拍的。

这种环境下,看见这个,的确是让人心里毛毛的。合着这两人都失踪了?而且还不是一起失踪的?如果是一起失踪的话,就没必要登两份寻人启事啊,放一张里一起找不就完了吗?

我跟张凡大眼瞪小眼,无奈最有推理能力的秦一恒没来,我俩只能干瞪着。

在原地待了一会儿,我不觉得那么慌了。我想了一下,这些寻人启也没法确定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所以这两份启事张贴的时间很有可能是相隔很久,其中的一个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又丢了一个,觉得这儿灵,就又贴到这里找,这想法虽然很离谱,但毕竟还是有可能成立的。

于是我催促张凡,叫他赶紧溜达一圈就回去。虽然没碰见什么事,但这入了夜之后,看见道两旁贴了那么多寻人启事,猛一瞅跟遗像似的,也还是很吓人的。

张凡倒是挺听话,乖乖地戴上了眼罩,就又继续往外走。我这次干脆陪他一起慢慢往外溜达。

这一路走得自然很慢,好几次我眼瞅着张凡越走越偏就要撞墙了,还得不时地提醒他。

走到差不多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可能是时间到了,果然开始有猫陆陆续续地出现在这条路上。迎面走过来并不是很怕人,只是沿着道边缓缓地走过来。几乎每只大猫嘴里都衔着一只小猫,小猫也不叫唤,跟死了似的,起初我还以为是叼的老鼠,多看了几眼才肯定。果然跟出租车司机所说的一致,这条路真他妈有点邪。

猫能通灵的传闻,屡见不鲜。虽然我没听秦一恒讲过,但从很多地方听来的故事里,都说猫是比较邪性的。所以猛然见这么多猫,我还有些犯憷。

张凡戴着眼罩看不见,还是不紧不慢地挪动着。我叫他把眼罩摘了,赶紧跟我走。

谁知,他却摇摇头,忽然问我:“江烁,是不是这胡同里来猫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2/寻人启事


两人达成了共识,也就没多停留。捎带在这个城市转了转,吃了点有地方特色的东西,然后就在宾馆休息了一会儿。

等到天黑,我俩才又回到这条路。我原本打算,即便放任张凡胡闹,那也得是在白天。可是张凡却一再表示白天他戴这么一个眼罩实在丢人,死活给拖到了晚上。

我俩到的时候刚七点多,这一片不算商业区,白天看起来人不少,可是等到周边的公司和家具城都下了班,就显得有些荒凉。这条路上并没有路灯,站在路口往里一瞅,黑漆漆的还真有几分吓人。

张凡倒是很镇定,站定看了几眼,就叫我去另一头等他,然后戴上眼罩就开始往里走。我起初还有点不放心,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跟进去,万一出点什么事,还能有一个去求救。我就绕了一个弯,去了路的另一头。

路上虽然没灯,但毕竟在市区里,也不至于黑得过分。所以我到了地方,往路里面望,能看见张凡的人影,但他移动得很慢,所以看了半天也没感觉他走了多远,我就靠在墙边休息。

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见张凡出来。我就又去看了一眼,他的人影似乎还在原地,也看不清是站住了,还是走得实在太慢。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现象。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戴着眼罩走盲道本来就是很有挑战性的事情,要克服心理障碍,不能怕走偏撞到东西,在加上整条路都被贴上了盲砖,反而更让人搞不太清方向。

所以我又耐心等了一会儿,然而左等右等他的人影还是就那么戳着。这下我开始担心了,叫了他一声,也没见他答应。我犹豫了一下,怕他真遭遇什么事故,就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这条路不算太长,我又走得很快,没几步就走到他跟前了。他倒是安然无恙的,这时候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估计是看得实在太入神,才没听叫我叫他。

我拍了张凡一下,问他发现了什么?他扭过头看着我,告诉我这个寻人启事很有意思。我听他这么说也凑过去看了几眼。

虽然没有路灯,但寻人启事是白底的,加上眼睛适应了一些黑暗,也就能看个大概。

这个寻人启事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起码跟我之前在这条路上看到的大同小异。启事上寻找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上面写明了这个人失踪时的穿着和大致的体貌特征,还印了照片,人看着挺精神。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失踪的,上面标注的酬谢还不低。

可是我左看右看都没察觉出来张凡说的“有意思”是什么,就问他,这东西特别在哪儿?

张凡“啊”了一声,拉着我往左挪了几步,又指着一张寻人启事要我看。这张寻人启事依旧很普通,只不过找的是一个女人,上面的信息跟之前那张也没太大区别。唯独照片用的是一张二人合影,可能实在是找不到单人像了,照片上还用笔圈出了哪个是当事人。

我仔细看了几眼,觉得还挺可爱。因为这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的合影,把这女的单独勾出来,有些多此一举。

我想挤兑几句张凡,觉得他实在是无聊透顶。可是没等张嘴,我就猛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说这个有趣了。赶忙用手机照着亮,仔细看了几眼确认,莫名其妙地就有些发冷。因为这张合影上的那个男人,就是张凡叫我看的第一张寻人启事上的那个男人,连衣着都没有变化,很可能这两张照片就是同一天拍的。

这种环境下,看见这个,的确是让人心里毛毛的。合着这两人都失踪了?而且还不是一起失踪的?如果是一起失踪的话,就没必要登两份寻人启事啊,放一张里一起找不就完了吗?

我跟张凡大眼瞪小眼,无奈最有推理能力的秦一恒没来,我俩只能干瞪着。

在原地待了一会儿,我不觉得那么慌了。我想了一下,这些寻人启也没法确定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所以这两份启事张贴的时间很有可能是相隔很久,其中的一个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又丢了一个,觉得这儿灵,就又贴到这里找,这想法虽然很离谱,但毕竟还是有可能成立的。

于是我催促张凡,叫他赶紧溜达一圈就回去。虽然没碰见什么事,但这入了夜之后,看见道两旁贴了那么多寻人启事,猛一瞅跟遗像似的,也还是很吓人的。

张凡倒是挺听话,乖乖地戴上了眼罩,就又继续往外走。我这次干脆陪他一起慢慢往外溜达。

这一路走得自然很慢,好几次我眼瞅着张凡越走越偏就要撞墙了,还得不时地提醒他。

走到差不多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可能是时间到了,果然开始有猫陆陆续续地出现在这条路上。迎面走过来并不是很怕人,只是沿着道边缓缓地走过来。几乎每只大猫嘴里都衔着一只小猫,小猫也不叫唤,跟死了似的,起初我还以为是叼的老鼠,多看了几眼才肯定。果然跟出租车司机所说的一致,这条路真他妈有点邪。

猫能通灵的传闻,屡见不鲜。虽然我没听秦一恒讲过,但从很多地方听来的故事里,都说猫是比较邪性的。所以猛然见这么多猫,我还有些犯憷。

张凡戴着眼罩看不见,还是不紧不慢地挪动着。我叫他把眼罩摘了,赶紧跟我走。

谁知,他却摇摇头,忽然问我:“江烁,是不是这胡同里来猫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3/张凡


张凡这话问得我一愣。自始至终,从发现猫开始,并没有一直猫叫过,况且它们嘴里都叼着东西,即便它们想叫,也是闹不出啥动静的。而张凡还戴着眼罩呢,那种眼罩我也戴过,很挡光,就算睁着眼睛也是一片漆黑,他怎么会知道来猫了?

我问张凡,他是怎么感觉出来的,他的下一句话一说出来,我就感觉浑身的毛一根一根地都竖了起来。

他说,总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扯他的裤腿,偶尔还蹭他腿一下。他琢磨着这很符合猫的性格,所以才这么问我。

张凡的猜测很符合逻辑,可一路过来我都是走在他后头的,眼见着他身边一直猫都没有啊。联想了一下,按照裤腿的那个位置的高度,除非是他出现了幻觉,否则,这蹭他腿的不更应该是那个被摔死的孩子吗?那个孩子刚足岁,趴在地上拽人的话,也就只能碰到裤腿。

我回头看了一眼,路上出了猫,一个人影都见不到。我看了看表,时间还不是很晚,可是我却觉得一刻也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也懒得跟张凡解释,一把就把他的眼罩揭开,叫他赶紧跟我往外跑。

张凡见我紧张兮兮的,也害怕了,就跟着我一路狂奔到了另一条路上。见到路灯和行人,我俩才敢蹲在地上喘粗气。

缓过了神,张凡才问我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跑,我就把刚才的猜测告诉了张凡。他听了脸都白了,半晌没说出话来。最后就问我,现在怎么办。

遇到这种事,我也是个没什么注意的人,他这么一问,我只能说先回宾馆。两人就赶紧打车,回了落脚地。

这一夜不算多惊魂,但也够刺激了。回去洗了澡,我就准备上床睡觉。至少窝在被子里,人会觉得安全一些。

在张凡洗澡的时候,我又回忆了一下在那条路上的经历,总觉得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又随手拿起床头张凡的眼罩看了看。这一看我就猛然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张凡在那条路上一直是蒙着眼的,按照后来的情况看,即便他觉得有东西拽着他裤腿,都没把眼罩拿下来去看。那他是怎么发现墙上那两张寻人启事有问题的?就算是他挠挠痒痒,或是想揉揉眼摘下来一会儿,怎么那么巧就看见了那两张?之前我也是在里面待过,要是不仔细看的话,是根本看不清寻人启事上写的东西的。如果张凡就是随意地瞟一眼,不可能会发现的!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张凡有问题。我心说,莫非是他白天注意到的,然后因为什么原因晚上才又带我去的?我左想右想,还是没想明白,只能先躺着,等张凡洗澡出来,看看是不是应该问问他。

张凡这澡洗得很慢,我没看时间,反正等了很久才见他出来。他出来之后也没说话,关了灯上了他的床。

我琢磨了一下,还是没张嘴。不过,这下我是睡不着了,总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安全。甚至我都怀疑,这个张凡,可能不是我认识的张凡。越这么想越是提心吊胆,睁大眼挺到窗帘缝都透进微光了,我才勉强睡着。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4/寻人


第二日我睡到下午才醒,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一直在做噩梦。

这条路看也看了,试也试了,按说也应该打道回府了,况且第二天还要上课。所以我起床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返程。

张凡在我起床的时候并没在屋里,我估计他是一个人先去吃饭了。然而收拾好东西等了他半天,也没见他回来。打了电话,也没人接。

毕竟是两人一块出来的,我不能一个人回去。可是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就打算出去看看他是不是在附近的饭馆里。

正准备拔房卡出门的时候,我就发现插房卡的槽里面,多出了一张纸。应该是张凡塞进去的,拿下来打开一看,我就慌了——这张纸竟然是头天晚上看到的寻人启事。

这张寻人启事是找年轻男人的那一张,应该是张凡从墙上揭下来的,并不完整,背后还有粘过胶水的痕迹。照片里的这个男人看着端端正正的,可是我却越看越觉得诡异,幸好是大白天,倒也没吓的够呛。

我拿着寻人启事想了一下,这肯定是张凡留给我的,可是我却猜不透他的意图。如果他想告诉我什么事,完全是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或是打电话,发短信也行。他也不是个打扰到别人休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人。所以我琢磨了半天,总觉得张凡可能出事了。

这么琢磨着,我开始担心了,赶紧掏出手机拨了秦一恒的电话,结果也是打不通。这下我坐立难安了,还是决定出门找找看。

这个城市我本来就不熟,要在一个不熟的城市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出去转了转,见周边的饭馆都没有他,我就只好又去了那条路。

一路上我一直在给张凡打电话,始终都是没人接。

等到了那路口,往里一望,也没见张凡的影子。我就往里走了走,想凭借回忆看看昨晚那张寻人启事还在不在。

我的记性还不错,很快就让我找到了。果然只剩下了一张找那个女人的寻人启事,另一张的位置只有被人撕去后的痕迹留下。

看意思就是提醒我来这儿的啊,可是张凡人呢?左右看了一眼,甚至还凭空喊了几声张凡的名字,也没有人回应。

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我很担心他出事。我俩出来的时候,他跟家里撒了谎。我要是向他家人求助,他就露馅了,指不定回去后就得挨顿揍。其次,他现在只是失踪了几小时而已,连报警的条件都不够。最关键的是,我俩最能指望上的救星秦一恒也联系不上。

分析半天,只得出了一个答案——我只能靠自己。

于是,我又在这条路上走了一遍。因为是白天,我走的也很快。走马观花地左右看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

等出了这条路,天已经慢慢地黑了。我又给张凡打了一个电话,这回干脆就关机了。我只能先去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等到吃完了东西,我继续打着电话又重新回了那条路。

天黑之后的这条路跟白天看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紧张的缘故。再次踏进去,我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身后还能听见经过的车辆的声音,也能让人觉得安心一些。

我又将这条路走了一遍,期间我又打了无数个电话,甚至还拨回酒店房间,却还是没有张凡的任何音讯。

最后我实在是黔驴技穷了,想了想,我觉得问题可能就出在张凡戴眼罩走这条路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设身处地地闭上眼走一次,兴许就能发现些什么。

这种思维方式,是秦一恒教我的,应该会管用。可是这个举动十分危险,如果张凡真是着了什么道,我这么做肯定就是重蹈覆辙。

所以,我在路口犹豫了很久,最后在再次联系张凡和秦一恒无果的情况下,我只好把心一横,闭上眼,迈了进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5/闭眼走路


之后的每一步我都走的战战兢兢,还要万分留意从鞋底传来的感觉,生怕走偏了。这么一步一步地挪了很久,我也没感觉自己走了多远。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就猛地听见有人“哎”了一声。

这声音不大,听着感觉像是下意识地叫出来后赶紧把自己嘴捂住。刚听见动静我在心里还长出了一口气,以为是有了同行的人,只是见我这样有些奇怪。可是我又留意听了一会儿,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我好奇睁开眼看四下看了看,路上并没有一个人。我顿时觉得有些毛毛的,不放心地又仔细看了一圈,还是没见人影。

转头时余光扫到墙上,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现在停下的这个位置,恰好就是被张凡撕掉寻人启事的那个地方。

我心里一阵泛冷,回想了一下,头天晚上我也是见张凡在这里停下来很久,才走过来看。结果就发现他在看寻人启事。难不成张凡也是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动静才停下来的?可是他为什么没跟我说呢?我立即走到墙边上去看。

粗看了两眼,也没什么发现,我就掏出手机仔细用光扫着看了看。这一看果然让我发现了不对劲。

只见墙靠近墙根的位置,多了很多划痕。痕迹很新,还不浅,面积也不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划上去的,我白天来的时候也注意过这里,当时是肯定没有的。我试着用指甲划了两下,墙上刷的涂料很厚也很结实,并没有能抠下来。

我低头找了找,附近也没见有什么铁钎之类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搞不懂这些划痕出现的原因。

虽然发现了异状,但无非也只是划痕而已。我停了一会儿,就打算还是按照原计划闭着眼把路继续走完。

刚准备迈步,我就不由得停了下来,我又想到一个问题。

走过去在墙根比划了一下,我忽然就明白了,这些划痕多半应该是那些猫留下的。痕迹的高度差不多正好是一只猫咪的长度。我虽然不养猫,但我有一些同学在养,猫这种动物是会磨爪子的,这里的猫那么多,在墙上磨一磨爪子想必倒也正常。

这么一想,我也就不那么紧张了。人总是会习惯性的自己吓自己,这说到底还是源于对于未知的恐惧。我走回到路中央,又闭上眼,开始往前走。

这次我走得比之前要快一些,虽然脚步依旧缓慢,但我迈步的时候比之前坚定了不少。走了十几步的样子,我就又停了下来,慌乱中差点就没站稳。

因为,我猛然感觉到这小路上来了什么东西。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我有秦一恒那样的本事,而是想必很多人都有过同样的感觉,即便闭上眼也能察觉出眼前有东西在晃动;或是不用转身,也能感觉出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背后。总结起来,就是所谓的“第六感”。

起初,我以为是到点了,路上开始来猫了,然而我停下来感受了一下,却觉得并不像。

我感觉对方似乎是正在朝我靠近,虽然速度不快,可是却给我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如果是野猫的话,肯定是不会这么大胆的。

我本能地想睁开眼,可是心里却在犹豫。说实话,我并没有做好心里准备。我怕睁开眼,看见什么让人胆战心惊的东西。

原地平静了几秒,我才把眼睛眯开了一条缝。路本来就黑,眯着眼是什么都看不清的。不过起码视线里并没有奇怪的东西。于是我干脆就睁开眼,立即环视了一圈,四下空空如也。

我有些哭笑不得,细想想还挺丢人的,撑死几百米的路,被我草木皆兵弄得走了这么久还没完。我怎么着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这样弄得我很有挫败感。于是我再次闭上了眼,下定决心这次就一条路走到黑了。

这次走的比之前的每一次都快,都快赶上我睁眼步行的速度了。所幸走了一段,也没走歪,反正是没撞墙。

走了好一会儿,我估摸着也差不多要到路口了,我就睁开眼看了看。这眼睛一睁开,看清了环境,我瞬间就有些浑身发软。

因为我所站的位置,虽然的确已经快到这条路的尽头了,路口却并不是我原本走向的那个路口却并不是我原本走向的那个路口,而是我进来时的那个入口。这条路虽然都铺了盲砖,猛一瞅让人搞不清位置。可是两个路口外面的景致是截然不同的,很容易分辨。

我站在原地愣着一直想,是不是刚才有什么疏忽,不小心转身换了方向,又走了一会儿才回到了起点。可是我想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这下真是他妈的撞鬼了,这分明就是鬼打墙啊。现在我很担心,虽然路口就在眼前了,可我能否真正地走出去。

不过我也没工夫分析了,小跑着就奔出了这条路。出了路口我也没敢停,一直跑到见到一个还在营业的小超市我才停下。买了瓶水灌下,才算是压了压惊。

我坐在路边上琢磨,越想越觉得刚才不见得是鬼打墙,也是一下子蒙了。这鬼打墙通常都是一条路走不出来,或是找一个地方死活找不到。也没听说有像我这种,莫名其妙地换了方向。况且,我出来的时候很轻松,任何障碍都没有,加上我之前的确是闭着眼,我就怀疑真可能是在我感觉有东西进来后,停下来那次乱了阵脚,自己掉了个头。

歇了一会儿,情绪也平复了,我就又壮着胆子回到了那个路口。总觉得不甘心,就算不往里走了,也还是想张望几眼。

回去时我走得很慢,一是心里面有一些斗争,而是刚才跑的腿有些酸。等到了地方,看了看表,就连着盲道相接的这条路上,也没人了。

这四周一空旷,那条盲道显得更诡异了。我站在路口看了半天,里面也没有人影,甚至连猫都没有。见没什么发现,我也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现在的状况对我而言,也不知道算坏算好。虽然没发现太大的蹊跷,可是张凡依旧没有任何音讯。

我拍拍脸,打算往外走去打出租车。刚要转身,我又听见了一声“哎”,这声依然不大,可是在那么静的情况下,听着就十分清晰。而且我敢断定,这一声跟我之前听到的那一声是同一个人发出的。

我立刻就转过头去向路口里面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因为声音听着离得很近。路虽然黑,可是如果这个人在很近的位置,也是不难发现的

然而,还没瞧见人影。揉了揉眼,想看清楚一点。刚揉完,我就愣住了,之前一直没在路上出现的猫,这时候忽然就成群结队地一起从对面的路口往这边涌来了。

这些猫很多都是浅色的,所以很好辨认。我看他们这架势,恐怕扑住我都能把我吃了,本能地后退两步,想逃跑。

可是那群猫跑了一阵子,忽然就都停住了,全部面向墙边,坐了下来。这还真是出人意料,就像传言里所说的。这些猫好像都在很认真地看墙上的寻人启事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6/猫群


这个画面给我的感觉很难形容,虽然诡异至极,但我也没觉得有多可怕,反而心里边还不那么紧张了。因为这些猫即便再邪,那也是活物,对人的威胁想必也打不到哪去。

这么想着我就干脆沉下心来观察。那些猫还都挺有规矩,一只叫唤的都没有。离这么远我也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们嘴里还叼着小猫的缘故。看了半天,猫一直呆坐在原地,一点动静都没有,弄得我还有些着急。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进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算碰见危险的,我估计以我的体力还是可以一口气跑回刚才的超市的。那间超市24小时营业,跑回去就能见着活人,心里边也算有个底。想着我就开始悄悄地网路里面挪,我的动作很轻,生怕惊动了猫。

可是走了几步,也没见一只猫有反应,我就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到了离猫大概十米远的地方。

这个距离已经能看的比较真切了,我大气都不敢喘,站定后粗略的数了一下,这群猫足有二三十只。而且嘴里都是叼着小猫的,因为没有明光,已经看不清那些小猫是活是死。不过我猜测多半是死的,否则小猫也不会有这么高的纪律性,忍住不叫唤啊。

我还想试着朝前凑一凑,可是犹豫了半天没敢迈腿。刚才在路外面的勇气,这时候全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环境渲染的缘故。我只能这么傻站着,这群猫也一样地傻立着。就这么过了十分钟上下,那群猫忽然就有了动作,吓了我一跳。只见猫群迅速地往墙边靠拢,围成了一个半圆形,一个挨着一个,一个紧靠着一个。看这架势有点像是在抢东西吃,只不过除了动作有变化之外,还是没有什么另外的动静,也不知道围起来是要干什么。

我趁着猫动作的工夫,也赶忙向前挪了几步,不过还是很憷,靠近的距离有限。那群猫围拢之后,又统一地停了下来,不动了。弄得我也就没法再动了。

猫不动之后,我以为只是短暂的消停,可是没承想,这群猫就这么围着墙边待了好半天。最后我都站累了,它们还是没有任何举动,撑死也只是动动身体稍微调整姿势而已,估计也是长久维持一个姿势,有些疲劳。

这条路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我脑袋转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些猫都是在干什么,我心说这是晚上没人注意啊,这要是白天,指不定有多少人围观呢。这完全已经颠覆了人类对猫这种生物的认识。

想到这儿,我忽然就开了窍,又瞪大眼睛盯着猫群一会儿,我猛地就有了一个猜测:妈的,这群猫也是在围观什么吧?

我所占的位置无法看清猫围住的是什么,但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我的推论靠谱。只不过那些猫围住的东西肯定不大,否则超出猫的身高,我就能看见了。

我心说,是个虫子,还是一只老鼠啊?都被围成这个样子了,除非是个死物,否则怎么会不跑啊?况且,即便它因为什么原因没跑,可是都已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这些猫怎么还不去抓啊?

我是越想越觉得蹊跷,今晚上要是不弄明白这件事,恐怕以后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说实话,即便还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敢不敢这么闯进来。

于是在心里挣扎了一下,觉得还是走过去看一看。假如猫群因为我的出现四散的话,那我也能看见它们围住的是什么。

作了决定之后,我就径直地朝猫群走了过去。我走的很快,也是为了抢时间,几步我就奔到了猫群外面。意外的是,猫群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有任何的反应,甚至都没有一只回过头来看我的。

我站在猫群外,高度是已经足够了,我急忙向里看了两眼,可是丝毫没发现什么。被猫围住的是墙根,本身就黑,这被围起来就更显得暗。

我想反正也到了这儿了,干脆就掏出手机来用光去照,这样就能看仔细了。然而手机光亮起来,刚打过去,还没等看呢,这群猫忽然就四散着开始向路外面跑了。弄得我也是一惊,手机都差点脱手落地。

等回过神的工夫,猫已经跑得一只不剩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原地纳闷。

首先,墙根底下依旧没看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其次,那群猫跑得毫无征兆,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我的光吓着了,还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危险。

我心说,这些猫还真是有意思,都赶上行为艺术了。


在原地静了几秒,见四周也没什么威胁,我就蹲下身用手机光照着,寻思着干脆上手摸摸看,假如有些东西是看不见的话,兴许就能摸到。

蹲下后,没等我摸上去,就看见墙与地面交接的地方,有一根被人钉进去的钉子,除此之外,除了尘土便再无发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7/钉子


我试着拔了一下钉子,钉得很结实,也很深,只露出一小节钉子头。我使了吃奶的劲去拔,它还是丝毫未动。

这根钉子不小,我估摸着也短不到哪儿去。只是上面已经有了不少的锈迹,也不清楚是钉到这里有一定时日了,还是本身用的就是一根旧钉子。

我扫了几眼,看样子刚才那群猫,围住的应该就是这么一个东西了。可是这钉子是干吗的?按说这东西虽然是个小物件,可是如果没有工具的话,也是没办法钉进去的。倘若是带着工具来的,那这根钉子肯定就不是无意出现这里了,一定有它存在的原因。

这钉子实在是不明显,我来来回回在这条路上走了几次,一次也没注意到。

这么一想,我就沿着墙根一点一点地往边上挪了一些,结果在距离这根钉子大概十米的位置,竟然又发现了一根钉子。这枚钉子几乎跟那一根没什么区别,无论是钉子本身的材质,还是钉进去的角度都是一致的,唯独有一点不同的是,这根钉子要钉的浅一些,不过依旧很牢固,我也用手去拔了几下,还是没什么反应。

发现了第二根钉子,我干脆就沿着墙根一直走到了路的另一边。这么一走,又让我发现了不少根钉子。粗算起来有个十三四根,而且每一根,都比我最初发现的那一根钉得要浅,整体看下来有点像是阶梯的意思。最浅的那一根,已经能活动了。不过我没敢贸然拔出来,因为现在看来,这些钉子肯定不是寻常的物件,我怕惹祸上身。

这么巡视了一圈,我彻底迷糊了。路的另一边我也看过了,一根钉子也没找到,所有的钉子都集中在路的一侧。我心说这难道是有什么物理学原理吗?这面墙看着很斑驳,不过也不像是会随时倒塌的样子。况且我只看见过在墙边垒固墙砖,也没见过有用钉子的啊?

我的脑细胞显然不够用,试着分析了一下,却丝毫没有头绪。不过这么一折腾,我倒是彻底放开了胆子,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钉子上面。所以又在路里逗留了很久,一点也没慌。

大概是因为一直在集中注意力,所以时间过得很快,等我再看表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了。午夜本身就是一个不安生的时间,加上我也实在没有更多发现了,只好走出去打车回了宾馆。

半夜的车并不是很好打,等到折腾回了宾馆,躺倒床上,都已经夜里一点多了。

我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地还琢磨着那条路上的事。我实在搞不懂,那钉子有什么好看的,而且为什么那群猫偏偏放着其他的钉子不看,就单独围着那一根呢?联想了一下,那根钉子与其他钉子的唯一区别,恐怕就是它钉得最深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前面的那几根钉子难不成刚开始也是钉得很深,然后慢慢地被拔了出来?

这么一想我额头就开始冒冷汗,我回忆着那群猫只是单纯地注视着钉子,并没有任何动作。难道说,那钉子是会自己动的吗?我擦了下冷汗,脊背也跟着有些发凉了。我又想到,如果这钉子自己会动的话,是不是那钉子本身是为了钉住什么东西的?现在它要出来了?

这实在太像好莱坞恐怖片里的桥段了,我真是不敢想象。看了看表,反正现在也毫无睡意,干脆就试着继续给张凡打电话,他依旧还是关机。我又试着给秦一恒大,惊喜的是,他的电话居然打通了。只是过了很久都没人接,我此刻实在是太想听到他的声音了,也不管现在多晚,我不厌其烦地一直拨他电话。

拨到近十个,秦一恒的声音才终于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听语气他似乎很疲倦,不过我也没功夫关心他,坐起了身,把之前的遭遇和我现在的状况都一股脑儿地讲给他听。等我说完后,他那边半晌没回话。似乎还处在清醒大脑的状态。而后,他忽然就确认似的问了一声,我跟张凡去的是哪个城市哪个位置的盲道。

我其实已经告诉过他了,可能是他之前没听仔细,我就又重复了一遍。

我话音刚落下,就听秦一恒那边瞬间大吼了起来:“妈的,你们怎么去那儿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未完待续)

【下期《凶宅·盲道(下)》预告】

秦一恒来了,告诉江烁这个地方就是他之前处理过。钉子是用来制造声音的,寻人启事是为了让游魂知道他自己是谁的……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