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短篇小说] 《剃头刀》 文/阴阳眼

扫描:@☆卡洛☆
手打&校对:白菜

我很少见到像古雅轩老板老谷头儿这样的头发。倒不是因为他没有头发,而是他的脑袋永远都剃得干干净净,好像还打了蜡,远远看去像锃明瓦亮的大灯泡。老谷头儿常得意地说:“爷这颗脑袋可了不得,非剃头好手不能对付。”

有时候我恶毒地想,这老谷头儿难道每次都去找那些美容美发的姑娘给他刨光头?那场面一定很搞笑。

终于揭开了谜底。有天去找老谷头儿,正撞见他在剃头。

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一个剃头师傅,还担着20世纪的那种挑子,前面是白洋铁皮的煤火,后面挑着剃头的工具,就在古玩店门口摆开了阵势。

老谷头儿仰面躺在一把大藤椅上,剃头师傅运刀如飞。头皮已经剃得青刷刷一片,刷亮的刀锋顺着脸颊鼻梁耳根轻轻刮过,刃光闪亮,看着就觉得起一身鸡皮疙瘩,老谷头儿还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少顷,剃头师傅掸干净了老谷头儿身上的头发茬儿,宣布剃头结束。老谷头儿摸着簇青的头皮满意地起身: “小武啊,多少钱啊?”

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剃头师傅被他喊“小武”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连连谦让: “看您老人家说的,伺候您一回是我的福分,哪能跟要您钱呢。”

老谷头儿没理他的马屁,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塞给他。

小武捏着那二十块钱想了半天,递回去了。 “老爷子,您看这样成不成?这钱我不收了,以后给您剃头的钱我也不收了。”他沉吟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您能不能让看一眼那把刀?”

老谷头儿微微一笑: “谁跟你说我有那把刀呢?”

小武讨好地笑了笑: “您忘了,我家三代都是剃头的,这把掌上锋当年我爷爷可是见过的。

老谷头儿哦了一声,想了一会儿: “好吧,就给你看看吧,但是咱爷们儿话说到头里,你还得半月来给我剃一次头,我一毛钱都不会少你的,行不?”

那剃头匠一听这个,兴奋得连说“行”。

这剃头匠和老谷头儿对话很诡异,看得出来他们所说的那把刀应该是一把名刃,不是干将莫邪,最少也是鱼肠之类的宝刀。

老谷头儿起身摸着脑袋往后面去,我满是好奇,也跟着过去。老谷头儿一看是我,扭头说: “你小子跟着我干什么呢?给我在前面等着。”

不大会儿工夫,老谷头儿从后面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黄色的盒子。

盒子倒也平淡无奇,只是普通的黄梨木,边角处还有损毁.中间的铜搭扣也被磨得露出了本色。

其貌不扬的盒子就让人有点失望了,更失望的是打开盒子之后里面的东西。

竟然是一把剃头刀,普普通通其貌不扬的剃头刀。

黄色的刀柄,也不知道是用的牛角还是其他什么材质,但绝对不是象牙,小铡刀一样合着的刀身上还有一些黑色的污渍。

我端详了半天,实在看不出来这把刀有什么奇异之处。哪知道那个剃头匠一下就激动了起来,两只手颤抖着就去拿那把刀。

老谷头儿立刻把盒子合上,一脸不高兴地说: “咱怎么说来着,就是看看,不兴上手摸。”

“好谷大爷,亲谷大爷,您就给看一眼,就看一眼。”剃头师傅声音都颤了。

老谷头儿还是摇头。

剃头师傅急了: “要不您老拿着让我瞅,行不?”

老谷头儿想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这把剃头刀。

老谷头儿今天的行为颇为奇怪。虽说他是经营古玩的,但确实不是小气的人,不要说一把破剃头刀了,就是比这个贵重几十倍上百倍的古董,老谷头儿拿给人赏玩连眼都不眨。今天这是怎么啦,突然如此小气。

我疑惑地看着老谷头儿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拿出这把剃头刀,打开刀刃折合的地方,整个刀身没有丝毫令人惊艳之处,甚至连上相都称不上,跟刚才在裁头师傅手里上下翻飞的那柄刀更是没办法相比。

那柄刀在老谷头儿手里慢慢被翻转了三百六十度,剃头师傅眼睛仿佛长在了上面,良久之后才发出一声叹息: “能亲眼看到这支掌中锋斩鬼刃,我也不枉剃了一辈子头。”紧接着,他的眼光变得热切起来,喉头不断地蠕动,好像有什么话想说。

“你别想了。”老谷头儿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这把刀我留着镇店辟邪呢,不会卖的:”老谷头儿斩钉截铁。

剃头师傅满脸失望的神色,略站了一会儿走了,走得一步三回头,还是对那柄刀念念不忘。

老谷头儿还在把玩那柄刀,而我却充满了好奇:“老爷子,这不就是把普通的剃头刀吗,您怎么看得跟宝贝似的?”

“小子,普通的剃头刀能叫掌中锋斩鬼刃吗?你也太小看你谷大爷了。这把剃头刀可不是光剃头那么简单,它放在民国时候可是剃头匠们的圣物,只有技艺超凡入圣的师傅才有资格用此刀,被认为是身份的象征。”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不光剃头那么简单?还有什么?”我充满了好奇。

“斩鬼,辟邪。”老谷头儿一脸傲色,猛地朝下一挥刀,一道寒光闪过,“不仅能剃人头,更能斩鬼首。”

听完这句话,我就知道,有故事要来了。果不其然,老谷头儿擦拭过刀刃之后开始娓娓道来。

民国的时候,本县有个地主,最好古玩奇珍,想方设法搜罗奇珍异宝。自己用的所有东西,都得有个来历。

如果说你给他个精美的瓷碗,他会不屑一顾,认为没有古意。你要是说这是当年杨贵妃用过的,他恨不得连睡觉都把这碗给揣着。

这个地主迷古玩已经到了成痴的地步,家中秦砖汉瓦摆了一堆,睡的是明朝的罗汉床,用的是乾隆年间的八仙桌,就连夜壶也号称是南宋的遗物。

他这人不仅好古玩,而且好占小便宜,经常踅摸着从人家手里捡漏。如果捡不着,就想办法揩油。

有一天,一个古董商拿了一座木雕的仕女让他掌眼,地主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木雕不是凡品,不算雕工,光木质就价格不菲,那是实打实的金丝檀木料。地主一见心喜,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 “这个破败货不值钱,你拿到手里于什么用?”古董商本来就对这个木雕存着疑虑,听他一说“破败货”,还道他是个懂货的,意兴阑珊之际,就低价卖给了他。

那地主眼见这么容易就低价买到了这个仕女木雕,真是高兴坏了,抱着反复把玩后确认,这尊仕女是檀木底料,光这个质地都价格惊人了,而从刀工上来看,还像是明朝的器物。

地主高兴坏了,恨不得睡觉的时候都搂着这个木雕睡。说也奇怪,这地主白天高兴激动,晚上竟然梦见了这个仕女飘然入梦,还感谢他收留自己。

醒了之后,地主虽然觉得此梦颇为怪异,转念一想自己几乎是白捡了个这么珍贵的古董,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就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安慰自己。

没过几日,这个仕女又入梦来了,说暂居你家无以为报,明日东集有人卖茜草,你可大量买下,今年秋冬必发时病,茜草是治病良药,可囤积盈利。

地主醒来之后觉得非常奇怪,心里有点害怕,但是又顶不住好奇,第二天装作逛街去了东集,果然在集市上看到有人拉了一车茜草在叫卖。

地主一问价格,非常便宜,想到昨晚那个仕女的嘱托,就鬼使神差地买了下来。果然没过几日,从南边传来一阵时疫,来势颇凶。大夫开出的治病药方里,茜草必不可少,地主闻讯大喜,趁机大赚了一笔。赚钱之后,地主觉得这个仕女定是神仙下来点化自己的,就供奉起来,摆上瓜果贡品,每日早晚上香。哪知道仕女晚上托梦来说,不必这样劳烦,将来有需要,自己会取。

就这样,在这个仕女的指点下,地主无论是经商还是种地都无往不利,赚了很多钱,越发对这个仕女像恭敬有加。

然而就在这个地主得意洋洋之际,家里开始有怪事发生。

先是自己的小孙子在堂中无缘无故跌倒,而只要摔倒,身体必磕破流血,有时一天会摔倒好几次,血流得让人心疼。

接着是自己的孙女开始不停地掉头发,不多长时间竟掉得成了个光头,一个本来漂亮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吓人的秃子。

紧接着家里开始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有下人曾经看见黄鼠狼和狐狸窜进厨房里偷吃东西,竟然还站立着,口里说着人话。

这么多怪异的现象出现,地主非常害怕,于是就上香在那个仕女像前祷告,可是仕女却浑然没有反应。

日子还在继续,情况还在恶化,小孙子吃饭的时候竟然无端鼻血长流,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孙女不只头发掉光了,人也开始迅速衰老,十几岁的小姑娘变得跟小老太婆一样。地主也没那么顺了,家里经常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

地主偷偷跑到附近一个道观去上香,那个道观的当家入并不是道士,而是个粗通一些阴阳方术的医生。他一看地主的面相就惊呼: “你这是有衰气缠身啊!”

地主本来就心里有疑虑,一听这个更是吓得不轻,赶紧请了那个当家人到家里去看。那人看了仕女像之后大惊,说你们家里怎么请了一尊这个东西啊?这是慈妖山里的邪神血娘娘啊,专门用来魇镇家宅、坏人家风水、取人性命的。这个邪神迎回家之后,她会先指点你发财,
等用尽了她给赚的家财,她再一点一点地破败你的家业、取走你家人的性命。

地主吓坏了,赶紧跪求这个人给想办法。那人摇头说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你试试看能不能给她送走。

那地主赶紧置办了祭品香火,重重地祭祀了这个木雕,哪知道晚上这仕女托梦说: “你受了我的好处,岂是白受的,我当然须得取走你家的性命。”

地主大怒,第二天就架起火堆,把木雕浇上油想给烧了,结果烧了半天却发现那木雕连一点火星都没着。他又找了大斧子去砍木雕,却发现斧子都砍崩口了,木雕依然完好无损。

看着这檀木,地主想起来了那个古董商人,认为就是这商人在害他,急忙去找了他来。谁知那商人一听说,连连跺脚埋怨道: “我当仁兄你是个识货的,这木雕是用汉墓里刨出来的金丝檀木棺材料雕刻的,又刻的是邪神雕像。若当成货物还好,你老兄怎么糊涂到去供奉她啊?”

地主这才明白当时那个古董商人为什么一听他说“破败货”,就低价卖给他了。

他哭丧着脸问怎么办,古董商说: “你不用着急,我去给你找个行家,他是翻山越岭的,对付这些东西应该不在话下。”

就这样,老谷头儿的父亲被那个古董商引荐给了地主。

等看到那个血娘娘雕像,老谷头儿的父亲也吓了一跳,连连称奇,说怎么现在还有人供奉这个东西,扭头问那个地主: “你这是要害谁家的性命啊?”

那地主都快哭了,连忙说: “我哪敢害别人啊,我这全家都快过不下去了,您老给开恩救救我们全家吧。”于是带着满脸的苦相把原委说了一番。

老谷父亲一边咂巴嘴一边摇头:“难啊,请神容易送神难,你道是什么神,就是这邪神!如今你请了这邪神,想要送走可没那么好送的。”

地主给吓得直接扑通一下跪地了,他紧张了多日,也给闹崩溃了,磕头连连。

老谷父亲说“也不是不能救,就看你舍不舍得了。”地主一听有戏,就赶紧大包大揽,说只要能送走这尊邪神,倾家荡产也不足惜。

老谷父亲说: “不让你倾家荡产,你只需要舍得一样东西就行。”

地主说: “没问题,你说什么吧。”

老谷父亲手一指,地主当时就愣了,他指的竟然是自己那个小孙子。这可是他的心头肉,哪舍得?

地主哭得更凶了.说宁可自己死,也不能把孙子搭进去。

老谷父亲就摇头了,这尊邪神可不是一般的物件,不是什么人都降服的,你舍了一个血亲,保得一家人安康,这个划算啊。

地主一家人全哭了,个个都不舍得。

这时候有人说话了,问老谷父亲是不是只要是自家血亲,就有可能送走这尊怪物?若是可行,自己能不能代弟弟去死。

说话的正是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的小孙女,十三四岁的脸上已经像小老太婆一样皱皱巴巴的。

老谷父亲见小姑娘这般舍生顾家,竟然存了几分爱惜的心思,长叹一声:“也罢,我就冒险为你收了此物,好在我这次刚刚得了一把利器。”说完就拿出一把不起眼的剃头刀。

他让地主把那尊邪神指点赚得的钱按三倍捐给义仓,然后扎了一大一小两个草人,把孙子和孙女的血滴在那两个草人额头中间。

入夜三更时分,老谷父亲又布置了一番,让全家人都退下,只留地主在身边。然后便在那木雕仕女前点起了香,用香去熏烤那个木雕,说来也奇怪,那个木雕在香的熏制下慢慢变黑了,竟然有细小的裂纹出现。

就在地主称奇之际,月光下忽然走进屋子里一个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又细又长的黄鼠狼。奇的是它双脚着地,两只前爪握着一把伞,跟人一样走进来。

只见它进来之后,双眼发红,发出尖利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来管这个闲事?他们家是受了我恩惠的。”

老谷父亲也不理他,继续炙烤那个木雕。那只黄鼠狼急得直打转,突然把伞一合,直扑向老谷父亲。老谷父亲唰一下就亮出了那把剃头刀,黄鼠狼尖叫一声在空中转个弯,就看见一阵青烟从黄鼠狼身上往木雕上扑。

老谷父亲眼明手快,用事先准备好的黑狗血擦在手上,一把抓住了那个木雕,然后拿剃头刀重重地在木雕的脖颈上一划,从木雕的脖子处箭一般喷出血来,越流越多,血里还夹杂着一些黑发。

老谷父亲这才松口气,等手里木雕的血流尽,就把木雕扔进了火盆里,瞬间就燃了起来,不大会儿就烧成了灰。

事后,有人问老谷父亲用的什么神器制住了这个邪神,老谷父亲说是用沙场将军宝刀打制的剃头刀,而且这剃头刀须得杀过大恶人,这叫斩鬼刃。

老谷头儿讲完了这个故事,手里还握着那把剃头刀,他反问我: “你说,这么好的东西,我不留在店里镇宅辟邪,难道还要卖了不成?”

我点头称是,不过转念一个新的疑问又上心头:“您家老爷子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把宝贝剃头刀的?您家可没人会剃头啊!”

老谷头儿诡异一笑:“这里的故事更长,你想听啊,明天再来,我慢慢讲给你。”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不光剃头那么简单?还有什么?”我充满了好奇。

“斩鬼,辟邪。”老谷头儿一脸傲色,猛地朝下一挥刀,一道寒光闪过,“不仅能剃人头,更能斩鬼首。”

听完这句话,我就知道,有故事要来了。果不其然,老谷头儿擦拭过刀刃之后开始娓娓道来。

民国的时候,本县有个地主,最好古玩奇珍,想方设法搜罗奇珍异宝。自己用的所有东西,都得有个来历。

如果说你给他个精美的瓷碗,他会不屑一顾,认为没有古意。你要是说这是当年杨贵妃用过的,他恨不得连睡觉都把这碗给揣着。

这个地主迷古玩已经到了成痴的地步,家中秦砖汉瓦摆了一堆,睡的是明朝的罗汉床,用的是乾隆年间的八仙桌,就连夜壶也号称是南宋的遗物。

他这人不仅好古玩,而且好占小便宜,经常踅摸着从人家手里捡漏。如果捡不着,就想办法揩油。

有一天,一个古董商拿了一座木雕的仕女让他掌眼,地主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木雕不是凡品,不算雕工,光木质就价格不菲,那是实打实的金丝檀木料。地主一见心喜,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 “这个破败货不值钱,你拿到手里于什么用?”古董商本来就对这个木雕存着疑虑,听他一说“破败货”,还道他是个懂货的,意兴阑珊之际,就低价卖给了他。

那地主眼见这么容易就低价买到了这个仕女木雕,真是高兴坏了,抱着反复把玩后确认,这尊仕女是檀木底料,光这个质地都价格惊人了,而从刀工上来看,还像是明朝的器物。

地主高兴坏了,恨不得睡觉的时候都搂着这个木雕睡。说也奇怪,这地主白天高兴激动,晚上竟然梦见了这个仕女飘然入梦,还感谢他收留自己。

醒了之后,地主虽然觉得此梦颇为怪异,转念一想自己几乎是白捡了个这么珍贵的古董,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就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安慰自己。

没过几日,这个仕女又入梦来了,说暂居你家无以为报,明日东集有人卖茜草,你可大量买下,今年秋冬必发时病,茜草是治病良药,可囤积盈利。

地主醒来之后觉得非常奇怪,心里有点害怕,但是又顶不住好奇,第二天装作逛街去了东集,果然在集市上看到有人拉了一车茜草在叫卖。

地主一问价格,非常便宜,想到昨晚那个仕女的嘱托,就鬼使神差地买了下来。果然没过几日,从南边传来一阵时疫,来势颇凶。大夫开出的治病药方里,茜草必不可少,地主闻讯大喜,趁机大赚了一笔。赚钱之后,地主觉得这个仕女定是神仙下来点化自己的,就供奉起来,摆上瓜果贡品,每日早晚上香。哪知道仕女晚上托梦来说,不必这样劳烦,将来有需要,自己会取。

就这样,在这个仕女的指点下,地主无论是经商还是种地都无往不利,赚了很多钱,越发对这个仕女像恭敬有加。

然而就在这个地主得意洋洋之际,家里开始有怪事发生。

先是自己的小孙子在堂中无缘无故跌倒,而只要摔倒,身体必磕破流血,有时一天会摔倒好几次,血流得让人心疼。

接着是自己的孙女开始不停地掉头发,不多长时间竟掉得成了个光头,一个本来漂亮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吓人的秃子。

紧接着家里开始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有下人曾经看见黄鼠狼和狐狸窜进厨房里偷吃东西,竟然还站立着,口里说着人话。

这么多怪异的现象出现,地主非常害怕,于是就上香在那个仕女像前祷告,可是仕女却浑然没有反应。

日子还在继续,情况还在恶化,小孙子吃饭的时候竟然无端鼻血长流,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孙女不只头发掉光了,人也开始迅速衰老,十几岁的小姑娘变得跟小老太婆一样。地主也没那么顺了,家里经常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

地主偷偷跑到附近一个道观去上香,那个道观的当家入并不是道士,而是个粗通一些阴阳方术的医生。他一看地主的面相就惊呼: “你这是有衰气缠身啊!”

地主本来就心里有疑虑,一听这个更是吓得不轻,赶紧请了那个当家人到家里去看。那人看了仕女像之后大惊,说你们家里怎么请了一尊这个东西啊?这是慈妖山里的邪神血娘娘啊,专门用来魇镇家宅、坏人家风水、取人性命的。这个邪神迎回家之后,她会先指点你发财,
等用尽了她给赚的家财,她再一点一点地破败你的家业、取走你家人的性命。

地主吓坏了,赶紧跪求这个人给想办法。那人摇头说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你试试看能不能给她送走。

那地主赶紧置办了祭品香火,重重地祭祀了这个木雕,哪知道晚上这仕女托梦说: “你受了我的好处,岂是白受的,我当然须得取走你家的性命。”

地主大怒,第二天就架起火堆,把木雕浇上油想给烧了,结果烧了半天却发现那木雕连一点火星都没着。他又找了大斧子去砍木雕,却发现斧子都砍崩口了,木雕依然完好无损。

看着这檀木,地主想起来了那个古董商人,认为就是这商人在害他,急忙去找了他来。谁知那商人一听说,连连跺脚埋怨道: “我当仁兄你是个识货的,这木雕是用汉墓里刨出来的金丝檀木棺材料雕刻的,又刻的是邪神雕像。若当成货物还好,你老兄怎么糊涂到去供奉她啊?”

地主这才明白当时那个古董商人为什么一听他说“破败货”,就低价卖给他了。

他哭丧着脸问怎么办,古董商说: “你不用着急,我去给你找个行家,他是翻山越岭的,对付这些东西应该不在话下。”

就这样,老谷头儿的父亲被那个古董商引荐给了地主。

等看到那个血娘娘雕像,老谷头儿的父亲也吓了一跳,连连称奇,说怎么现在还有人供奉这个东西,扭头问那个地主: “你这是要害谁家的性命啊?”

那地主都快哭了,连忙说: “我哪敢害别人啊,我这全家都快过不下去了,您老给开恩救救我们全家吧。”于是带着满脸的苦相把原委说了一番。

老谷父亲一边咂巴嘴一边摇头:“难啊,请神容易送神难,你道是什么神,就是这邪神!如今你请了这邪神,想要送走可没那么好送的。”

地主给吓得直接扑通一下跪地了,他紧张了多日,也给闹崩溃了,磕头连连。

老谷父亲说“也不是不能救,就看你舍不舍得了。”地主一听有戏,就赶紧大包大揽,说只要能送走这尊邪神,倾家荡产也不足惜。

老谷父亲说: “不让你倾家荡产,你只需要舍得一样东西就行。”

地主说: “没问题,你说什么吧。”

老谷父亲手一指,地主当时就愣了,他指的竟然是自己那个小孙子。这可是他的心头肉,哪舍得?

地主哭得更凶了.说宁可自己死,也不能把孙子搭进去。

老谷父亲就摇头了,这尊邪神可不是一般的物件,不是什么人都降服的,你舍了一个血亲,保得一家人安康,这个划算啊。

地主一家人全哭了,个个都不舍得。

这时候有人说话了,问老谷父亲是不是只要是自家血亲,就有可能送走这尊怪物?若是可行,自己能不能代弟弟去死。

说话的正是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的小孙女,十三四岁的脸上已经像小老太婆一样皱皱巴巴的。

老谷父亲见小姑娘这般舍生顾家,竟然存了几分爱惜的心思,长叹一声:“也罢,我就冒险为你收了此物,好在我这次刚刚得了一把利器。”说完就拿出一把不起眼的剃头刀。

他让地主把那尊邪神指点赚得的钱按三倍捐给义仓,然后扎了一大一小两个草人,把孙子和孙女的血滴在那两个草人额头中间。

入夜三更时分,老谷父亲又布置了一番,让全家人都退下,只留地主在身边。然后便在那木雕仕女前点起了香,用香去熏烤那个木雕,说来也奇怪,那个木雕在香的熏制下慢慢变黑了,竟然有细小的裂纹出现。

就在地主称奇之际,月光下忽然走进屋子里一个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又细又长的黄鼠狼。奇的是它双脚着地,两只前爪握着一把伞,跟人一样走进来。

只见它进来之后,双眼发红,发出尖利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来管这个闲事?他们家是受了我恩惠的。”

老谷父亲也不理他,继续炙烤那个木雕。那只黄鼠狼急得直打转,突然把伞一合,直扑向老谷父亲。老谷父亲唰一下就亮出了那把剃头刀,黄鼠狼尖叫一声在空中转个弯,就看见一阵青烟从黄鼠狼身上往木雕上扑。

老谷父亲眼明手快,用事先准备好的黑狗血擦在手上,一把抓住了那个木雕,然后拿剃头刀重重地在木雕的脖颈上一划,从木雕的脖子处箭一般喷出血来,越流越多,血里还夹杂着一些黑发。

老谷父亲这才松口气,等手里木雕的血流尽,就把木雕扔进了火盆里,瞬间就燃了起来,不大会儿就烧成了灰。

事后,有人问老谷父亲用的什么神器制住了这个邪神,老谷父亲说是用沙场将军宝刀打制的剃头刀,而且这剃头刀须得杀过大恶人,这叫斩鬼刃。

老谷头儿讲完了这个故事,手里还握着那把剃头刀,他反问我: “你说,这么好的东西,我不留在店里镇宅辟邪,难道还要卖了不成?”

我点头称是,不过转念一个新的疑问又上心头:“您家老爷子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把宝贝剃头刀的?您家可没人会剃头啊!”

老谷头儿诡异一笑:“这里的故事更长,你想听啊,明天再来,我慢慢讲给你。”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后面还有吗?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感觉没完啊,还有吗?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