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短篇小说] 《憋宝》作者:阴阳眼

扫描:@☆卡洛☆
手打&校对:@北落星际

阴阳奇说: 憋宝 文/阴阳眼


要知道这世界的宝贝分两种,
一种是天材,一种是地宝。
传说也有一种门道,
专门寻这些天材地宝。

老城古玩店古雅轩的老谷头儿最近行踪有些诡异。明代残墙根儿下面,古城旧河道淤积泥沼的草滩上,城西唐代凤台寺的破墙残塔下,老头儿伸着脖子四处晃悠。一看就知道老头儿是在找好东西呢。前几天看见他匆匆而过,我打招呼说“找你唠唠啊?”他不耐烦地答:
“正忙呢,别捣乱。”

想找他的时候找不到,不想找他的时候,人家主动
找上门了。

周六的大早上,我正睡得香甜酣畅,手机响了。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就听见老头儿急不可待的声音:“赶紧下楼,去你们小区中间的那个小花园,找中间有根红线的木头,先拿到手里,快,晚了就没了。”

我一看表,才凌晨五点,外面天还黑着呢,便没好气地说:“老谷头儿,你发啥神经病呢?这大早上的,你是来给我找生活不便的吧?”

谁知道老头儿急了:“小浑蛋,赶紧去!我这会儿正往你那儿赶呢,只要拿到那个木头,你上次说喜欢的那柄明代铜镜,归你了。”

我一听可精神了,那是好东西,也不困了,立马穿了衣服就往楼下跑。

还没跑到小区中间的小花园里,就发现前面已经围了一群人。走近一看,里面是两个物业的保洁人员和两个保安正在吵架,外围一群晨练的人伸着脑袋看热闹。

我站在外面听了半天才明白,这俩保洁员早上清理小花园里面白色垃圾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就给拔掉了,准备带走。结果两个保安看见,非说他们偷花园里的花卉,让他们交出来。

那俩做保洁的老头儿老太太,看打扮像一对夫妻,可能是物业聘用的附近乡里百姓。俩保安是四十多的中年人,声音大,腔调高,四人争执不下。老头儿夫妇俩坚持说是自己捡的,保安坚持说是园子里的花卉。

仔细看他们嘴里的“好东西”,却是一个硕大的蘑菇。小孩儿手臂粗细的柄,白白嫩嫩,最令人惊奇的是柄头上有一颗朱红色的、宝珠一样的蘑菇头。周围的人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议论纷纷,有说是灵芝的,有说是绛朱神草的,还有说是毒蘑菇的。

我也没管他们,自顾自地在他们身边的小花园里寻找那个绑了红线的木头。倒是很好找,红线系在一块黑色的朽木上面,可是木头上怎么有一块肉肉的残块?仔细摸了摸,貌似正是那对老夫妻拿的那个蘑菇上面的根部。

正在我对着木头研究的时候,忽然看见老头儿气喘吁吁地站在人群外面直跺脚。我献宝似地赶紧把那块木头拿给他看,老头儿一脸沮丧,摆摆手:“已经没用了。还是晚了一步,被人家摘走了,看来这东西都有定数啊,强求不来的福气。”老头儿指指围观的人群。

这时旁边的喧闹已经停了,晨练的人群纷纷指责两个保安,认为这个东西是野生的,不可能是花卉。老夫妻心满意足地带着那株奇怪的蘑菇走了。

老头无奈地看了看手里的残木头,摇摇头笑了笑:“这一个多月了,白费了心机。”然后就把那块朽木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他这么一个动作,我更好奇了,连忙问老头儿是怎么回事。这会儿工夫,天已经大亮,老头儿说:“咱们吃早饭去,边吃边说。”

找了个早餐小摊,我们俩要了早餐坐下来,边吃边聊。

“谷大爷,您让我找那块朽木头是干吗用的?”我吃了两口,忍不住发问。

“唉,”老头儿先叹口气,“都怪老头儿我贪心,想得意外之宝,最后还是一场空。”然后无奈地笑笑。

“我前段时间得了一本故事残本,本来也不是什么珍贵古籍,但是里面记载了一些憋宝的法门,让我的心思动了。早就听说这憋闷的门道了,一直没机会见识,有了这本书,我就想照书里记载的门道试一试……”老头儿打开了话匣。

“等等,大爷,什么是憋宝?憋气我听说过,憋宝还是头回听说。”我赶紧打断他,要求名词解释。

“这憋宝其实就是专门找天材地宝的门道。要知道这世间的宝贝分两种,一种是天材,就是天地间灵气所化的宝物。像传说中的人形何首乌、千年的人参、老蚌肚子里的夜明珠、牛黄狗宝、千年老鼋的龟壳,这些都属于天材的行当。一般这些东西都是机缘巧合而生,要
么是生在龙脉绝佳的地方,要么是生在时辰巧合的风水之地,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有福气的人才能得到。另外一种是地宝,过去很多大户人家会偷偷挖一些藏钱窖,或者是藏金阁,有的是藏在地下或者山里,有的是沉在水里,这些藏在下面的金银铜就称为地宝。有一种门道,专门寻这些天材地宝,就叫憋宝术。会这些门道的人,一般叫憋宝人,有的也叫憋宝贼。”老头儿说了这么多,停下喝了口豆腐脑。

“我拿到的这本书,说的就是寻天材的门道。我当时就动了心思,心想看能不能如法炮制,找到个什么天生的宝贝。当时也是玩笑的心理,去登高一望,还真让我发现了好东西。照书里的说法,咱这古城地形地气正好要成个天材,我对了对书,是一柄绛红朱丹。其实就是一种蘑菇,炮制好了专治五劳七伤、疲累过度,是延年益寿的好东西。于是就开始四处在地气点上扎了引子,想把这柄朱丹给引出来。没想到千算万算,漏算了时辰,被人家抢先了,也该是人家有福气。”老头儿摇摇头,三下五除二把早餐给干光了。

我张大了嘴,半天才缓过来神: “合着您这是有了找宝贝的法门。以后岂不是发财了?”

老头儿付了早餐钱,摇摇头:“这天材地宝也是有福气的人才能得的,强求不来,像我今天不就落空了。如果强求,说不定还有祸患,就像我五爷当年说的那个憋宝贼,差点落得个身死人亡的下场。”老头儿示意我走了,我赶紧抹嘴跟上。

“憋宝贼?家破人亡?有故事啊谷爷,讲讲呗?”我满脸期待。

在我的要求下,老谷头儿讲述了下面的一段往事:

原来也不知道哪年哪月,在乡下有一个穷书生,自称“诸子百家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读遍”,号称不世之奇才。县里的先生说他是正事不成,读了一些旁门左道的杂书,不是正经读书人。

那老书生也不在意,自己支了个卦摊,给人看麻衣相数时运流年。总有三五个乡间愚夫愚妇上当,他也能混个肚儿圆。

这书生号称自己有一双神眼,能看出哪里有宝物,还知道哪儿有仙草神物,想必这就是后来所说的憋宝贼了。但是寻常的憋宝贼都低调隐名,恨不能闷声发大财,这个书生却时常招摇过市。

后来,这个书生不知道从哪里领回来一人一狗。人是个妇人,三十岁上下,狗是条瘦狗,一人一狗都一副病歪歪的瘦痨模样。起先乡里还疑心这书生是捡了一个乞妇给自己暖被窝延香火,但见了那妇人之后,众人无不摇头。面黄肌瘦,发似枯草,一副干瘪瘦削的模样,活脱脱一个病痨鬼,一开口咳嗽老半天,说话也不长气。

众人看了几日稀罕,就不再理会这家人。哪知道这书生却把妇人和狗当了宝贝,每日里割肉买蛋,给那妇人补养。众人笑说这书生是要养出个白嫩的病西施来。谁知那妇人日日吃这些饭食,不仅不好,反而愈发瘦削。据邻居说,这妇人和这狗的食量都大得惊人,书生每
日给她做五顿饭尚不够吃,往往半夜还叫起这书生,再煮一餐。这妇人看似孱弱,但只要腹中仉饿,便大发脾气,力气惊人,有一次书生竟被打出门来,旁人一问,原来家里没米了,妇人发脾气要吃饭。

听了这话,旁人都劝那书生,这妇人已经伤病到如此地步,很难生育,别最后人财两失,得不偿失啊。书生听完之后只一笑,摆摆手,四处去找人借钱买米买肉。旁人见劝不动他,也就摇头叹气而去。

那书生借遍了四邻五舍,开始还有些钱粮,后来日子久了,邻里都厌烦了他上门,一见是他转身就走。书生且厚着脸皮只管借,旁人都不给了,只有谷家五爷怜悯他,时不时地还借给他一些粮食。谷五爷倒也经常劝他,书生还是不听,只笑不言语。再后来一次来借,恰逢谷五爷不在家,五奶奶不是个善茬,夹枪带棒地损了他一顿之后还要追讨之前借的钱粮,书生怏怏地走了。

后晌五爷回到家之后听五奶奶说了此事,心里颇有些过意不去,就背了一袋小米去找那书生。

到了书生的院落门前,五爷推门时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怎么也敲不开,却见屋里灯火通明,似乎还有喝骂声。五爷觉得有点儿不妙,便翻墙进去,顺着门缝往里一看,大吃一惊。屋子里火焰腾腾地烧着大火灶,灶上的大铁锅里水滚得哗哗作响。那个书生被扒光了吊在梁上,嘴里塞着一块破抹布,满脸惊恐,不停地晃动身体。那个妇人一改病歪歪的形象,正在旁边磨刀,边磨嘴里还边叽歪:“我知道你是为我肚里的东西。可是这东西要吃肉,我也要吃肉,你找不来肉,我就吃你的肉。反正我早晚也是死,被人弄死好过疼死、饿死。”

谷五爷见是这情形,一脚踹开院落门就冲进了屋子。妇人一抬头见五爷冲进来,拿刀就扑了上去,五爷顺手用门闩砸在她头上,她立刻就晕了过去。

五爷赶紧放下书生,那条饿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蹿了进来,红着眼睛往上扑。五爷三下五除二又打死了那条饿狗,这才解开那书生的绳索,拔掉口里的抹布,书生像见了亲人一般哇哇大哭。

五爷扭头再看那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跑走了,只留下那条死狗。

五爷问那妇人到底是什么妖怪,书生这才说了实话。原来他是贪图那个妇人肚子里的东西。最初遇见这一人一狗,书生就知道这狗得了病,身上已经结成了一块狗宝。谁知他发现那妇人的肚子里竟也结了一块东西,一诊脉发现是凝结了一块罕见的人珠。这人珠和妇人连成一体,妇人用血肉滋养它,很快就会油尽灯枯。但是因为人珠的关系,妇人食量惊人,因为人珠未熟,书生就起了心思,把这个妇人接回来,好吃好喝地供养,使这个人珠瓜熟蒂落。到时候妇人一死,这人珠就归自己所有了。哪知道这妇人食量惊人而且饿的时候势如疯虎,今晚少了她一顿饭,就趁自己睡着捆起来要煮了吃,幸亏五爷来得及时,否则命不久矣。

五爷没听说过这人珠,就追问来由。书生红着脸红吭哧了半天,才说出是合春药的良材。五爷啐了他一口扭头要走,想想又把那条狗给背走了。后来果然从狗肚子里刨出来一块狗宝。

故事讲完,我俩刚好走到他的古玩店门口。我这时候想起来老头儿答应我的事情:“老爷子,嘿嘿,您不是说铜镜送我了吗?”

老头一愣:“行啊,进来拿吧。”接着诡秘一笑,“有些不属于自己的天材地宝,硬拿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哦。”

“呃,”我使劲咽了口唾沫,“算了吧谷爷,我还是不要了。”

(全文完)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