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沙海》第三卷第51章-第56章,盗墓笔记少年篇最新章节,作者:南派三叔

本帖最后由 3hours 于 2013-8-12 17:14 编辑

第五十一章 报告
  黎簇想掰断自己的中指,他也用了极大的力气,但是人的身体显然不可能让自己那么容易的施展伤害自己的行为。他没有成功。
  黎簇知道这种行为很可能会让自己功亏一篑,他顺势把手指递给了首领,“你来帮忙。”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唇是发抖的,口音都被剧痛弄得变形了。
  不出所料,首领毫不犹豫,再次折断了他的中指。这一次的打击,让黎簇疼得匐倒在被子上。
  “你达不到你的目的的。”首领说道,“我可以砍掉你的手脚,你只要不死,我都有办法用你。不要因为我之前的善待产生错觉,之前你的福利是因为配合的奖励。惩罚和奖励,是我们的行事的准则。”
  黎簇一边疼一边冷笑,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误估计了形势,自己的这种行为只能让关心自己,或者无法承担责任的退出,但是这个首领显然根本不在乎。他绝对不会在黎簇面前退让一分一毫。
  这种失败是黎簇不可容忍的,他绝对不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特别是他知道是对于这些人,自己还是相当重要的前提下,对方这么对待自己,不是等于很多北京所谓爷们“软饭硬吃”的感觉吗?
  让别人后悔的感觉,黎簇最喜欢了。他努力的压抑自己的冲动,一次一次提醒自己几次冲动之后的后果,但是他同时也意识到,任何有保留的行为都会让自己输的片甲不留。
  黎簇吐了一口口水,吐在了首领的脸上。
  “你也达不到你的目的了。”黎簇说道:“我之前的配合是因为你的善待,我要见汪小媛,不过是一个很小的要求,你所做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想维护你和我关系中的主动权,你如果认为这是值得的。那么你继续做吧,我等着你来砍我的手脚,但是我告诉你,你达不到你的目的。”
  首领看着黎簇,“同样的道理,你见汪小媛这件事情,你让自己到这种地步,你觉得值得?”
  “我没有那么多理智,也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看得出你对于这个世界,这种生活还是有所企图的,那么不管你比我强多少,你终究还是会输给我,我很希望看到你因为我,失去你企图的这一切。”说完,黎簇用笔头顶住自己脑袋上的伤口,狠狠地插了进去。
  手用力的一刹那,首领一下扑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接着对着他的后脖子就狠狠地敲了一下。黎簇两眼一抹黑,晕倒在床上。
  首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笔头已经插进了黎簇的伤口里,他再晚一点,黎簇不死也脑重伤了。
  几岁,这个小孩子几岁?
  十几岁的小孩子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外面的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道:“解除对汪小媛的禁闭。让她到黎簇这里来。叫骨科医生和外科医生都过来。”
  接着他坐了下来,开始写一份东西,医生先到了病房,看到场景都吃了一惊,他们重新给黎簇的伤口缝针,上药。然后帮黎簇接上手指,装上固定器。重新开始给他打止痛药。
  “进度又要推迟了,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医生问首领,首领叹了口气,说道:“我败了。”
  他问医生要了半包烟,放在了黎簇的床头,“找到他的父亲了没有,他的弱点太少了,时间越久,我们越会处在下风。”
  “找不到。”
  首领在刚写的文件上,再次写了两三行字,就把这几张纸头放到了黎簇的床头。
  那是一封观察报告,上面写着:
  黎簇,名字确实,经历没有任何破绽,应该为真实。可培养,对人信任度低,情绪不稳定,藐视秩序,轻视生命,情感无滞留,有自毁倾向。抗压能力低下,压力下行为不可预测。
  评价:团队合作可能性低,无责任心。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有专注力。
  结论:人格缺损。疑因从小的需求缺乏关注导致。
  评分等级:低。
  优点选择:善于欺骗,思维敏捷,对于局面往往能快速正确的判断,在某些场合,目的性明确,行为执着。
  建议:暂时归为207组,需要弥补人格缺损的辅助,否则无法投入实际作用。
  下面是一些推荐的解释性话语。下面的部分可以撕下来,作为推荐信报到使用。
  黎簇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份东西,也看到了烟。
  他知道自己赢了,但是这赢得相当惨烈。
  不过,自此之后,自己在很多事情上都会有一些主动权,这样的行为,一旦多次使用就没有效果了,之后他需要更加注意自己的行为。
  这份报告感觉上基本上把自己写成了一个废物。他看过以前的成绩单,成绩单上的各种评语都是为了家长的面子而填塞的,实际老师的真实想法可能只占有20%,这份成绩单则血淋淋的直接写了出来。
  如果他老爸看到了,估计自己会死的很惨。
  但是他不是很讨厌这些评语,自己想想,他觉得大部分都是对的。
  不过,他觉得大部分的和他的同龄人好像都有这样的毛病。
  他对于207组这个词语很有兴趣,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看样子,自己的生活方式很快会发生变化。
  手指火辣辣的疼,他醒来的时候是半夜,看完报告之后,他才发现,房间的门口有人看护。
  是汪小媛,在黑暗中的靠着门坐在他的轮椅上,已经睡着了。他点起一根烟,压了压自己手上的剧痛,看着她漂亮的脸蛋。自己断了三根手指,用铅笔插脑袋才见到这个女孩,这时候的这种注视,显得弥足珍贵起来。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第五十二章 207组
  “207组是重要但是没什么才华的人的一个标记。”汪小媛看着他的评估报告,和他解释:“挺好的,至少他们承认你很重要。”
  “你们这里对人的评分分几个等级啊?”黎簇问道,他想知道“低”下面还有没有等级。
  汪小媛看透了他的心思,就道:“评分为低的人一般会继续培训,和你们的不及格是一样的,不过你显然是特殊的,他们没时间等你及格了,就直接把你丢到了207组。会帮你找和你人格匹配的人来帮你。恩,以你的人格状态,我觉得他们会找一个原则性和责任心很强的人来帮你,而且这个人会非常有耐心,脾气也非常好,还懂得人情世故和揣摩你的情绪。”
  “感觉上是帮我找个好老公的思路。”黎簇道,女人不是往往想去找这么一个人,结果却爱上了完全相反的。
  汪小媛看了看黎簇的报告,就点头道:“说的对,你的这些评估换个角度和名词,很像公主病。”汪小媛吸了口凉气:“说起来,你真的不是娘们吗?”
  黎簇扬了扬手指:“我付出这些代价不是让你来吐槽我的。”
  “那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是说,你是真的爱上我了?”汪小媛笑盈盈道:“公主?”
  黎簇叹了口气,对她道:“其实是这样,我觉得有些话我需要亲口和你说,我,不打算在选择搭伙的时候选择你了。”
  汪小媛愣了一下,说道:“不会的,你一定会选择我的。”
  “不,我不会选择你。”黎簇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看到了,我现在的处境也很糟糕,我要为自己考虑多点。”
  汪小媛看着他:“为什么,这对你来说没什么差别,而且,我觉得我是个漂亮姑娘,这总算是个不错的理由。”汪小媛抓住了他的手,用一种很让人信服的眼神看着他:“我会什么都听你的,你对我干什么都可以。”
  女孩手上细腻皮肤的感觉让黎簇觉得很舒服,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断手指从她的手里抽出来,说道:“我是在青春期,但是我还是在用上半身思考问题。我真的不能选你,除非——”
  “除非什么?”
  不能直接抛出问题,这个女孩子虽然有她自己的目的,但是她还是他们的人,目的一旦被发现,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除非——”
  黎簇原来的打算,是想让她弄一些关于经纬度以及航海和天文体系内,关于这些概念的书过来。他可以说一个大概的范围,把这些书全部都弄过来。比如说,所有关于自然科学的书。
  但是他没有这个耐心,如果能够再精确一点,比如说,关于航海的探险小说,然后希望能从小说中看到这方面的知识,不知道行不行。
  但是他实际说的时候,却没有说出口,他还是觉得会有问题。
  逻辑体系不严密,自己掰断那么多手指,还差点把自己插死,就只是为了看自然科学方面的书?自己又不是苏万,为了考试自宫都没有问题。如果自己提出这个要求,那自己的举动太奇怪了。
  汪小媛望着他,急切的追问:“除非什么?”
  黎簇说道:“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但是你确实需要帮我做一些事情。”
  汪小媛看着黎簇,忽然脸色一沉,一下抓住黎簇的断指,用力一掰。
  黎簇一声惨叫,一下惊醒了过来。
  他感觉手剧痛无比,转身一看,就看到医生在给自己换药和固定器。几下医生就全部搞定,黎簇大叫:“就不能先把我叫醒吗?”
  “醒了更疼。听说你是个危险人物,我不想和你多交流。”医生收拾了东西,转身就跑了。
  黎簇在他身后骂了几声,就去看昨晚的门口,发现自己的轮椅在自己的床边,门口并没有坐着人。
  他四处看了看,发现一边的房间角落里,装了个摄像头。
  汪小媛来过没有,是昨晚来过了,还是他昨晚就出现幻觉了。
  他有点分不清楚,他也无法分辨自己梦和现实的分界线,这让他更加怀疑。
  手上的疼痛让他再也睡不着了,他看着窗外的天逐渐从天青一直亮到太阳升起。
  这里的日照十分的好,和北京完全不同,气候也很舒服,每天早上阳光璀璨的时候,他总是能忘记自己快重度残疾了。
  7点半首领推来了早餐和一只平板电脑,和他一起吃了早餐,平板里有一段视频,是汪小媛录给他的。
  里面的汪小媛穿着一身黑衣服,告诉黎簇,自己正在外面做事,没法回来见他。他们见面的时间大概在半个月之后,希望他能够耐心的等等她。
  黎簇仔细的看了三遍,汪小媛这么古灵精怪的姑娘,这段视频中的她看上去是犹豫的,语句也不连贯,显然这不是真的。但是黎簇也无法肯定。
  “你这属于赖皮。”黎簇对首领说道。
  “不是,你可以跟她通电话,也可以让我的人实时给你通报她的近况,我们可以通过视频连线实时联系到她。你可以验证。”首领说道。
  “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不知道,野地的任务,他们现在在山里,通过卫星设备和我们联系。”首领说道。他吃了一口馒头,看着黎簇的眼睛,没有嘲弄:“你现在仍旧可以自残,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把自己弄死了,她也来不及赶回来见你。”
  “你这属于赖皮!”黎簇恼怒道。
  首领看着他:“我说了,你可以自残,甚至自杀,不过你做这些事情之前,不妨先验证一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黎簇咬着牙,但是他看到首领的表情,他无法判断,他动摇了。
  黎簇并不知道,他经历的这一切,在成人的世界里,特别是在官场里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伎俩。首领拿起一个白面大馒头,说道:“希望你学会一件事情,伤害自己只能让你的情绪占优势,并不能实际改变什么。第一次交锋,你已经铺上了你的全部筹码,暴露了你的全部底线,现在你还能做什么?”他缓缓地用拳头按了一下馒头,“你是很硬,但是我可以让你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你最后折腾的是你自己,因为我们很习惯看我们的对手自己被时间磨损。你想要实现目的,硬是没用的,你要变得足够锋利。”
  馒头被掰成两半,一半递给了黎簇,“半个月后,我可以让你见汪小媛,这段时间,你不妨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话。”

TOP

  第五十三章 钓鱼
  黎簇觉得自己很傻,这一次自己不算莽撞,自己做的这些出格的事情,还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希望自己能获得某些主动,但是他发现,他获得的只是这些人不会再直接否定他的意见,这些人开始用敷衍、拖延和空头支票来欺骗他。
  他想起了以前父母吵架,父母之间的那些欺骗,也是因为他母亲的性格过于倔强,为了赢,她可以不讲任何的道理,以至于无法沟通,他的父亲精力耗尽,开始逃避和母亲的正面冲突,使用欺骗和谎言来应付她。然而父亲的欺骗又是不成熟的,他们吵得更加厉害,一直到最后,父亲开始靠喝酒和彻夜不归来逃避追问。
  看来他似乎遗传了她母亲的一些性格,公主病吗?这是以前杨好笑话过他的,自己昨晚半梦半醒,怎么会梦到这个?
  他老娘很漂亮,从小就觉得世界上的一切,只要自己想要,总有人会送来给自己。事实也确实如此。
  自己没有老娘那样的条件,却有同样的公主病,那是如何的一种悲哀。
  但是他气泄了下来,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仗有很多种打法,自己实在太嫩。
  自己在别人眼里现在肯定是个疯子了,自己以伤害自己,或者告诉别人自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是失控型人格的常胜战术宣告失败。其实之前自己也不算是胜利,那是因为自己在老师面前没有持续对峙的价值,老师一看自己是这种货色,就直接放弃他了。
  这一次他太重要了,对方无法放弃自己。
  他安静了下来,继续上课,这个摄像头让他很不舒服,当天的晚上,他开始用纸笔小心翼翼的推算后面的密码。
  还有十三个字,黎簇一一把他们解开。
  “防水黑光笔,你的身体,左后腰。”
  黎簇惊了惊,立即摸去,左后腰上什么都没有。
  但是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什么是黑光笔,他看过很多本这样的小说,这是只有在紫外线下才能看到笔迹的一种特种笔,通常用来做隐形标记。很多西方国家用特种墨水标记一些缓刑的犯人。
  难道吴邪用防水的黑光笔在自己的后腰上写了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被我洗掉吗?
  自己需要黑光灯,或者验钞机也行,任何能放射出紫外线的灯泡,或者除虫的那种灯。
  去哪儿搞?
  自己在这种局面上,提出任何的要求都是古怪的,而且黑光灯这种东西,也不是日常可以得到的,虽然他知道日光灯本身就是紫外线,但是这一点紫外线还不足以让黑光笔发光。
  怎么弄?他急躁起来,随即想到了首领今天早上说的话。
  他努力压下了急切的欲望,慢慢地爬上轮椅,背过去的时候,他把解析密码的纸吞掉,然后非常困难的出门。
  今天晚上他肯定是睡不着,不如吹吹凉风,想想应该怎么来做,来获得紫外线。
  有几个想法,一个是号称自己有伪钞,但是这个行为太古怪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没有伪钞。第二是号称自己有肺结核,不过这样,就算医生真的相信自己有肺结核,强制消毒的时候,自己身上的写的东西也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他脑子里所知道的,日常需要紫外线的还有黑光灯,他说蚊子太多了,虫子太多了,要几个黑光灯捕杀虫子?
  这也说不过去,那只剩下两种了,一种是养热带鱼时候用的紫外灯,一种是钓鱼时候用的浮漂灯。
  黎簇家养热带鱼,他老爹是发烧友,不过自己突然提出在病房里养鱼,不知道是否能得到满足。
  好在自己已经形成了神经病的气场,自己突发奇想的各种事情,恐怕人家只会以为他发作了。
  这个可以作为备选方案,首选方案是钓鱼的浮漂灯。
  紫光不等于紫外光,但是这些紫光灯的光谱里都有大量紫外光的部分。
  他有了大概的计划,一边听到动静,他看到首领从旁边的屋子走了出来,显然摄像头看到黎簇离开了,他来检查状况。
  “你又想干什么?”首领问道。
  “你喜欢钓鱼是吧?我睡不着。”黎簇说道:“我想你说的话,你说的很对,我以后不会用伤害自己来要挟什么,如果我配合,你们也会像之前一样善待我,对吧?”
  首领点头,黎簇说道:“我睡不着,我想钓鱼,你能借我点钓鱼的器具吗?”
  首领看着他,“你不会想跳湖自杀吧?”
  “我颅骨缺损,断了一条腿和三根手指,身上几百次溃烂,这样我都没死,我觉得我再去寻死就太傲娇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首领看着他的眼睛,黎簇眨巴眨巴眼睛,做了一个PLS的眼神。
  “手竿还是什么?什么饵,要打窝子吗?”首领叹了口气,就问道。
  黎簇道:“手竿,我就随便钓钓,给我只夜钓灯和一个鱼篓就可以了。”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湖边,显然首领并不放心,黎簇坐在轮椅上,卡死了煞车,首领站着,手竿甩入湖里。
  黎簇用了另外一只手,鱼竿对于他来说有点不顺手,他看着紫色的夜钓灯找出浮漂的位置,心中痒得要死。恨不得立即脱掉衣服裤子。
  但是他忍住了,他专心的钓着鱼,很快钓上来两条黄辣丁。他要等待,等待一切都顺理成章,才会去拿自己真正的目的。
  顺理成章,而不需要自己开头。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野钓三到四个小时,他每次都非常谦逊的去问首领借钓鱼的用具。
  他专心认真的听讲,同时犹如上课一样,吃完晚饭,必然会借钓具。
  首领每次都从自己住的地方,将钓具带过来给他,一直持续了一周的时间,第八天,黎簇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套崭新的钓具。
  他笑了笑,看了看自己折断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学的很快。当人第一次尝到耐心带给自己的回报的时候,对于等待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TOP

 第五十四章 计算
  当天晚上他一个人夜钓,规律和配合的生活让首领不再强制的跟在他身边。他选了一个宽敞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水面太浅,事实上是不适合钓鱼的,但是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四周有没有人监视他。
  仍旧有人在监视,他看到了远处一些可疑的人。说是远处其实也不远,估计10秒内,以对方的速度就能冲到自己的面前。
  对方甚至都没有伪装,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不管他,黎簇心说,这样的监视只是为了保证自己不寻短见,他需要一个死角,夜钓灯本身照出的黑光笔笔迹就不会太明显,只要距离够远,对方什么都不会看到,还有轮椅挡着,很安全。当然,前提是自己要小心,行为要自然。
  他摆好钓具,看着夕阳西下,就开始摆弄夜钓灯,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他故意让自己滑了一下,从轮椅摔倒在烂泥里,然后撩起上衣,转动角度,把自己藏进夜钓紫光灯的光晕里,他知道这个时候,紫光灯的可见光部分是几乎不可直视的。
  他惊讶的发现,不仅仅是自己的后腰部分,自己的腹沟,后腰,手臂靠近腋窝的身体侧面,都被照出了淡淡的图案。
  图案非常精细,不是抄写上去的,是用喷漆和遮挡纸板快速喷上去的,信息量巨大。
  在紫光灯下,这些图案都放出诡异的荧光,感觉自己身上的符咒被魔法驱动,起了作用一样。
  大部分写的东西,他都看不懂。他最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左后腰上。吃力的看着,一点一点的把细小的文字和图案看完。
  他发现上面写的是自己最不擅长的部分,好像竟然是地理,简易的根据日照和使用北极星来计算当地经纬度的方法。
  首先他需要一个半圆形的纸卡,把半圆的底边对准北极星,从圆心用细线吊一个重物形成一根铅垂线,用90度减去底边与铅垂线的夹角度数就是当地的纬度。因为北极星不完全对准北极,所以有少许的误差。
  这是北极星仰角的简单测量法,同时还有相对复杂的,使用测量立杆日照之下阴影长短确定正北方向,然后使用反三角函数算出太阳仰角,计算春分时间差,套用公式计算纬度的方法。
  你妈的,黎簇看了十六遍,遍体生寒。
  他是一个坏学生,他印象里,好像这些就是高一课程里学过的东西,但是为什么他看上去像看天书一样。
  反三角函数是个狗屁的东西,我靠靠靠靠,苏万在哪里?
  吴邪显然不可能把整本教科书印在他屁股上,这些信息已经十分的详细了,但是他简直望而生畏,心中非常愤怒,吴邪没查过他的成绩单吗?这种命运的讽刺感是怎么回事?
  他忽然摸到了吴邪的另一个想法,他如果掌握了他自己的课程,可能就不需要费那么多力气去搞浮漂灯,写在他身上的是提示,吴邪的信息是有层次的,根据收到信息者的能力,他设置了好几个保险方案。
  黎簇把后腰上的部分全部都背了下来,他抄到自己的笔记本上。然后去看自己其他部位写的东西。
  他的后腰的另一边,详细的写着一张解释,那是如何把测算的信息送出去的方式。
  黎簇仔细的阅读了这个方式,然后也一点一点的抄写下来。不由就崩溃了。
  这里预计了黎簇传递出信息的唯一可能性,就是外出的机会,但是事实上,他就算一路撒下各种小纸条,也无法保证这些信息能传达到吴邪的耳朵里。
  自己住在旅馆的时候,也可以在很多场合留下记号,但是这些记号也几乎没有可能传达到吴邪那边。如果使用留下电话的方式,一旦被黑衣发现,很容易会设局把吴邪引出来。
  吴邪显然不会使用会暴露自己的方式,留下记号的方式,只能是分布式的。就算被发现,也无法寻找到受众。
  然而,这一段东西,因为他皮肤溃烂的疤痕,已经几乎无法辨认了,不仅如此,他的腋下有两处关键的部分,也因为皮肤溃烂而无法辨读。
  这是一个疏忽,显然吴邪是知道沙海之中的大雨有腐蚀的作用,但是他似乎没有预计到,他们的帐篷无法挡雨。黎簇会被这些雨伤的那么重。
  他放下衣服,耐心的钓鱼,心中有沮丧,也有担忧。
  但是他少有的没有动情绪,他还存有一份侥幸,如果可以仔细的辨认,也许还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如今,唯独可以庆幸的是,日照和北极星的部分,他看的很清楚。
  他听到了淌水的声音,就看到刚才监视他的人已经走近了他。竟然是农夫,他问道:“你没事吧?”
  黎簇摇头:“没事。”农夫就把他的轮椅往后拖了拖,拖的离湖岸远了一点。问道:“真没事,腰是不是摔伤了?让我看一眼。”
  黎簇就摇头,真没事,就是有点疼。
  农夫对他道:“腰力很重要,如果你的腰都出问题了,那几乎所有的训练都要停了。让我看看,否则我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就去撩黎簇的衣服,一边就摆正了浮漂灯。
  黎簇异样起来,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还是单纯关心他的腰部?从表面上他看不出农夫这些话是否是假的托辞。但是因为心虚,他本能的怀疑起来。
  只要衣服一撩起来,后背的所有秘密就会全部暴露,他和黑衣人表面的平衡就会立即打破。
  如吴邪说的干净和不干净,他如果受到污染,那么很多东西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怎么办?他挣脱掉农夫的手,一下就有些结巴,道:“真的没事,没没,没事。”
  农夫有些意外,他看了看黎簇,就问道:“你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我刚才看你还拿着本子在写什么。别逼我动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黎簇的脑子“嗡”的一声,心说完了完了,要倒霉了。

TOP

  第五十五章 冒充
  他断了三根手指,现在跑路或者挣扎都不可能,用笔插脑子的行为很可能让对方再次把自己打晕,什么也改变不了。这种形式下,自己后腰的标记被发现,几乎已经成为事实。
  说着农夫已经上来挑起衣服,黎簇瞬间挣扎了几下,忽然灵光一现,他用力一摆手,把一边的夜钓灯拍进了湖里。
  夜钓灯很重,瞬间就沉了下去,虽然光线还亮着,水也不算太深,但是地下全是淤泥,水很浑浊,一下也看不清楚掉哪儿去了。只在水面上有一片奇怪的很淡的光晕。
  “你要看我给你看,你别自己动手。”黎簇一看这情况,心中就一安,对农夫说道。
  农夫打起了自己的手电,黎簇就立即把衣服撩了起来,农夫用手电贴近照了照,真没有任何的东西。
  “那你刚才看什么呢?”农夫问道:“鬼鬼祟祟的,肯定有问题。”他拍了拍黎簇的身上,从他口袋里搜出了那本作业本,翻开。
  作业本上面大量都是乱涂乱画,农夫翻到了黎簇最新记录的部分。
  因为黎簇本身字就写的非常不好,加上看后腰的角度很别扭,他抄的非常潦草,农夫就问他:“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
  “三角函数。”黎簇回答他:“我在想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数学啊,我看看自己还能不能记得。”
  “那你藏什么?”
  “我记不太起来,而且我感觉到,我现在的处境,还在琢磨这些有些丢脸。”
  农夫看着黎簇,又把黎簇的本子看了一遍:“真的?你不要觉得我读的书少就骗我。”
  黎簇看着农夫,看着他迷茫的眼神,和自己考试时候是何其的相似,不由黑线了一下,原来,这帮人并不是都是高材生,这农夫的状态,一看就是和自己一样档次的吊车尾。
  “你把本子带走,找人看看。”黎簇道:“肯定有人知道这些知识。”
  农夫把本子还给了黎簇,“不用了,你继续钓吧。”
  农夫转身离开的瞬间,黎簇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他努力让自己松了一口气的所有动作都凝固住,他知道只要自己肩膀一放松,自己的所有肢体语言都会变得很明显,他担心对方正在等待这一刻的出现。
  农夫没有回头,黎簇缓缓的把身上的戒备放下,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发抖,膝盖开始发软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农夫停了下来,转过了头来。
  “你看着我干嘛?”农夫又走了回来,“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你真的没有藏什么东西?”
  黎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摇了摇头,农夫就靠近他,说道:“但是你看上去很紧张。有必要那么紧张吗?我看你当众拉屎的时候都还是很淡定的。”
  黎簇咬了咬下唇,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可能让自己的嘴唇停止抖动,干脆就放任,他知道这个时候说谎的诀窍就是突出情绪:“我是有点害怕,灯掉下去了。”
  黎簇指了指湖水:“我灯掉下去了,钓鱼钓不了了。这东西是你们老大借给我的。我这个样子,我也下不去。他折断了我三根手指,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这件事情。”
  “听说当时是你占上风。”农夫就道。
  黎簇道:“当时和现在不一样。要不你帮帮忙吧,否则我只能告诉他,是你弄下去的。”
  农夫脸色变了变,“啧”了一声,跳入了湖中的淤泥里,把灯给黎簇捞了上来,甩甩干净就丢给他。灯还亮着,他对黎簇道:“早点回去,我就在那边看着你,钓完了叫我。”
  黎簇点头,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了看那盏灯,这一次他没有回头看农夫离开,而是直接架好浮漂灯,把鱼竿甩了出去。
  农夫拖着一身泥巴回到一边他刚刚呆的地方,看到首领和商人都一袭黑衣躲在黑暗里面。
  农夫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就对首领做了一个不太乐观的手势。“这小子被污染了。”
  “没关系,在这个地方,他污染不污染对我们危害不大,而且污染他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死了。”首领说道:“不能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发觉的事情,设计一下,由我们给他下指令,让他按照我们的想法行动。”
  “冒充是吴邪的指令吗?”农夫问道。
  首领点头:“对,不过我们不知道吴邪设置了哪些体系,在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为了方便,我们设置一个吴邪的代言人,直接和他联系。”
  “谁比较合适。”
  “汪小媛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想接近他?”首领问道:“问明白没有?”
  “因为他哥哥的下落吧。四年前在墨脱的那件事情。”农夫道,“人应该是可信的,自家人。”
  “和她好好谈谈,让她去接触黎簇,告诉她,只要让黎簇相信她是吴邪派来的,我们就会允许她去查她哥哥的事情。”首领道。
  农夫指了指黎簇:“这小子现在应该想测量这里的经纬度。怎么办?”
  “他送不出去,这个地方比他想的大的多。不过,吴邪还有很多棋子在活动,想想这是个机会。”首领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对农夫道:“看好他,这小子不是很可控的。现在这样安静的状态,我更担心。”
  农夫点头,首领和商人就快步离开了,农夫盘算了一下首领刚才说的几句话,就冷笑了几声,觉得吴邪在很多地方有力竭的表现,看来他无法在这么大的计划里,在所有环节保持同一个水准。
  虽然吴邪的攻击让他们最开始猝不及防,但是现在,线索清晰之后,他们这边的反击效果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他弄了弄身上的淤泥,拍了拍小虫子,抬头看黎簇,他看了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他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忽然就发现,黎簇已经不在他的轮椅上了。
  “狗日的!”他跳了起来,四周看了看,根本看不到黎簇的影子。他立即冲了过去,冲到了黎簇的轮椅边上。一边掏出了手机,冷汗狂冒了下来。

TOP

  第五十六章 彻底消失
  汪家本历的第23年,黎簇在湖边的轮椅上消失不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这是汪家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一个外来者,在汪家的核心区域,在重重防备的巨大封闭体系中,在有人的监视之下,犹如蒸汽一样消失了。整个消失的过程最多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他们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地毯式的搜索,边边角角,一遍又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对于黎簇身边的那些汪家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这是家族重要财产的缺失,也是不可知因素的出现。
  这变成了一个转折点,由此,经营了几百年的这片区域,忽然变得无比的不安全,谨慎的汪家被迫拔起自己的根基,开始新一轮的迁徙和建设,汪家内部的信任,从之前的绝对稳定,终于出现了裂隙。
  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证明黎簇使用了轨迹,他的膝盖伤痕被证实绝对真实,他无法自己走动,三根手指骨折,头骨缺损。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出黎簇到底到哪里去了?
  只能是有内奸,在这个绝对食物链上层的家族体系中,竟然出现了奸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情。
  汪家开始迁移的同时,清洗和排查开始进行,家族体系之间的冲突,从之前的无形,逐渐变得残忍起来。
  同时,掌权的汪家人,开始重新看待吴邪这个人,他们开始搜索吴邪的尸体,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黎簇,解语花,吴邪三个人,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过一样,变成了传说中的人物。
  对于吴邪的判断和演算,逐渐神话,诡异的气氛开始弥漫。汪家当了几个世纪的捕猎者,现在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当猎物的恐惧。
  沙海之中的混乱仍旧在继续,杨好被困在了霍道夫的队伍里,为了生存,他只能学着变成和身边货色一样的人,梁湾仍旧在沙海之下,近况不明。进入沙海之下的队伍越来越多,死亡和争斗每天都在发生。
  苏万回到了北京,在黑瞎子的庇护之下,开始了解到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为他们的朋友们担心着。
  他开始能分辨四周各种人的身份,也开始能感觉到,有人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期待自己能和自己的朋友见面。
  巨大的变化,在每一个势力,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着,普通人的生活当中,没有人感觉到一些根深蒂固的势力,正在发生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动摇。
  这些变化激烈精彩,但是却是千千万万的另外一些故事,时光发酵着之前的一切,而这些人再次行动,开始产生更多的联系,已经是一年以后。
  吴邪的计划还在向前推进,他暴露了一切别人可以理解的部分,留下了一些真正的奇招,这部分的设计,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显露。
  西湖边的铺子禁闭大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缴纳的电费催缴单也已经有了五六张,被灰尘蒙蔽着。隔壁的老板在下棋的时候,总会和别人说起这个铺子的奇怪之处,那个不太会做生意的小伙子和他的便宜伙计。一年之中的四个季节,停停走走,等到一个轮回过去,除了那些灰尘之外,整个铺子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
  不再有人在这个铺子前停留,它逐渐变成了背景,而不是之前似乎可以进入的一个世界。
  过年的时候,隔壁的老板为这个铺子换下了春联,放了鞭炮,之前的伙计,在铺子外面聚了十几号人,坐在台阶上,喝着白酒,吃着小菜。为三爷,为小三爷,为潘子,为他们之前害怕的,跟随的那些老板热热场子。
  他们未必希望这个铺子再开,却真实的怀念那些日子。
  解语花家的大宅子空无一人,老伙计们都不敢表露出一丝对于解家的怀念,北京的肃杀在眼前的财富下更加的凌冽,大雪中,年后的第一顿家宴之后,他们却都在自己的茶几上摆上了两只酒杯,默默的喝几杯冷酒。
  吴一穷在大年夜看着家门口,看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热了菜,凉了菜,热了酒,凉了酒,周而复始。一直等到天亮,年初一的早上,他照样出去买菜,过年的菜很贵,也不是特别的新鲜,他挑着买着。知道晚上还是得做一桌子儿子喜欢吃的菜,否则他待不安心。
  霍家的年夜饭灯火酒绿,热闹非凡,席间两个兄弟话里带话,气氛又诡异,又有一种病态的欢乐。伙计们赔笑着,眼光总是不经意的看到他们墙壁上的全家福,上面那个不知所踪的小姑娘甜美的笑着,勾着两个哥哥的手,现在这两个人却似乎完全不记得那些光阴。
  苏万在家里过的除夕,父亲开车送了一些年货到了那个眼镜铺子,黑眼镜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听着春节联欢晚会,他们待了一会儿,说说笑笑,黑眼镜却一直没有转头看向他们。杨好没有回家过年,他在北京的京郊,和霍道夫一起泡着温泉,搂着小姐听满城烟花。
  光影中,黎簇家里空无一人,电话不时响起,但是无人接听。
  “鲜花曾告诉我 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 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的这欢聚时刻
  水千条 山万座 我们曾走过
  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想说的太多
  星光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 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 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阳光下渗透所有的语言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同样的感受 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 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电视上响起最后的那首歌,苏万恍惚间第一次认真的听了歌词,忽然觉得,眼前有一些景象无法抑制的闪过。
  同时这一刻,随着时间的临近,远方黑暗中的年轻人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在这个深埋入地底的空间内,时间的流逝似乎无法察觉,即使是他,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同。
  (沙海3完)
1

评分人数

TOP

老书友归来,感谢啊


感谢 3hours 分享,辛苦了,+12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必须要顶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