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3回、第4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三回

程国海是河北涿州人,爹妈家自然也在涿州,按老刘头的要求,程国海先开车到了医院,病房里,只见程国海的弟媳妇正愁眉苦脸的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脸色蜡黄,乍看不像是昏迷不醒的,倒像是欠了谁几万块钱还不起,躺床上发愁失眠的,扒眼皮号过脉之后,老刘头心理也是一惊,从“眼相”分析,此人却实是没魂了,但却绝对不是一般的丢魂,从潺弱的脉象和微弱的鼻息判断,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掠”了魂,顾名思义,掠魂就是把魂魄硬生生的从身子上“拨”走,这可不是一般冤孽能做得到的,这让老刘头不自自主的想起了程国海家屋里的那口井 。

圆桶的形状,尤其是石质四壁的圆桶形状,在阴阳理论中绝对是种特殊的存在,这种构造从一定程度上能够放大阴阳的比例关系,就好比用报纸卷一个圆桶就能当喇叭扩音一样,晚唐时期有些败类曾发明过一种用活人炼丹的方法,意在将人的魂魄打乱顺序之后禁于丹药之上,这样的丹药人在服食之后会产生类似兴奋剂的效果,而炼丹用的丹器名为“炼尸窑”,就是圆桶牡的大石缸炼过活人的“炼尸窑”本身就是至邪至煞的器物,有些皇帝甚至用那东西去镇墓,具体多邪门就可想而知了,如果程家的屋子下面真有口井的话,就井的体积尺寸而言,肯定比“炼尸窑”要大出不少,对阴阳的影响作用肯定也是几何量级的增加,倘若一个活人西仰八叉的躺在上面的话 ...

不过话说回来,用报纸卷出再大的纸筒,有再大的扩音效果,倘若人不喊,纸筒也不会自己发出声音,如果屋里有的仅仅是口井的话,应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人折腾进ICU,别说是屋里有口井,就算直接睡井里,魂魄也不可能硬生生的被“井”给掠走啊,眼下唯一的解释便是,井底下绝对有东西,而且绝不是善茬 。

又坐了半个钟头的车,老刘头跟着程国海到了家里,听说儿子请了个高人过来,程国海的媳妇和母亲早已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莱,但老刘头可没心思吃饭,进了院掏出罗盘直奔出事的屋子

“你 确定这个井,你填上了’”端着罗盘蹲在屋里,老刘头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 “是 是啊 ”见老刘头这一脸的国仇家恨,程国海的汗也下来了,“怎 怎么 ’您看出什么来了’”

“用什么填的,”老刘头连头部没抬,两眼依日紧盯罗盘 “土 土啊,还能拿啥,”程国海也把脑袋凑到了罗盘跟前想看个究竟,但看了半天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怪不得 ”老刘头嘟囔了一句,啪的一声合上了盘子

“刘老师,您说怪不得 是指啥,”程国海也跟着老刘头起站起了身子,一旁程国海的老娘把手里装速效救心丸的小瓷瓶部攥出汗来了,生怕这位老爷子又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结论,想问又不敢问,而程国海的媳妇则领着一个小女孩在旁边一脸狐疑的看着,想必这小丫头就是程国海弟弟的孩子了

“小程啊,这样 ”老刘头抬脚跺了跺脚底下新抹的水泥地,“你现在就去找几个工人,把这挖开” “哎 好 ”听老刘头说要返工,程国海屁都没多放一个便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大师 要不 您先吃口饭吧’”看着老头子出了门,程国海的媳妇试探性的可了一句 “不急”老刘头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了程国海的母亲,“大姐,您怎么称呼’” “我姓何何淑文” 听大师提问,何老太太赶紧答话 “何大姐,这间屋子是什么时候盖的’” “现在这个 应该是八三年吧 ”何老太太可算是有说话的机会了,“大师,你觉得 这屋子是不是有啥问题’” “盖屋子之前,这块地是干嘛的’” “也是屋子啊,八几年那会只是翻盖,具体是八二年还是八三年,记不清了以前那间实在是破的不行了,夏天漏雨冬天漏风 ”何老太太道,“之前那间可有年头了,我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旧房了”

“您家一直住这’” “嗯 这是国海他爷爷的房子 ” “您不知道,这屋子底下有口井’” “不知道 ”何老太太摇头道,“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盖上房子了,而且看着年头也不短 ” “您什么时候嫁过来的’” “六五年,文化大革命之前 ” “这个院, 一直就是你们老程家的房子’” 。好像不是”何老太太皱着眉想了想,“我听国海他爸说,这房子是土改时分的,之前是个地主家的院,后来把地主打倒了,这个院也 一分为二,国海他爷爷分了一半 ” “地主家的院’”老刘头皱眉,屋中有井乃是大忌中的大忌,天底下一百个地主有九十九个盖房都讲风水,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忌讳’“您的意思是,土改时就有这间屋子了’” “应该有吧,应该是堆柴火的 ”

“怪了 ”老刘头眉头紧皱,“那个地主是干嘛的’叫什么’” “这 ”老太太也没想到这老爷子如此刨根问底,“地主 就是地主啊 ,那还能干啥’收租子呗,叫啥我可真不知道,这得问国海他爸....”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第四回

“大师 您还是 先吃口饭吧 再不吃 莱部凉了 ”程国海的媳妇仍旧惦记饭的事 饭吃着半截,程国海带着两个工人推门进屋,“刘老师您看他俩行不行’”程国海把两个工人带进了屋 “这有啥行不行的’有把子力气就行呗 ”老刘头扒拉了两口饭,把碗筷放在了桌子上,抹了抹嘴抬屁股直奔出事那间屋,“小程,你来指下那口井的位置 ”


要说程国海找来这俩人,虽说都是麻杆身材,但干起活来却挺带劲,叮叮当当连砸带刨忙活了也就一刻钟不到,便挖到了盖井口的青石板,掀开石板,老刘头发现,这口井的外沿是由整块的青石砖砌的,井的直径约么有一米半左右,明显就是大户人家自用的水井,比起一般农户公用的土井,这口井不论做工、用料还是井口大小,都明显更高级些,想必当时挖井也没少花钱,废掉这么口井,而且要在上面盖房子,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井底藏宝,要么就是“井底藏尸” 井底有水,大阴之相,如果真是藏了尸首的话且有怨气的话,阴怨相叠,加上井沿环形石质结构对阴怨之气的放大效果,有掠魂夺魄的能力也说得过去,但是为什么程国海在这间屋子住了很久都没事,而其弟媳妇就睡了一晚上就出事了呢’莫非下面埋的那位生前是个流氓’好这口’只对女人有兴趣’

“小程,借一步说话 问你个事 ” “刘老师您尽管问”程国海赶紧屁颠屁颠的凑到了老刘头跟前 “你媳妇以前在这屋住过没有’” “住过啊我们两口子在这屋入的洞房呢” “之后 你媳妇一个人在这屋过过夜没’” “当然啦”程国海斩钉截铁道,“我去天津上班之前,好玩个牌,有的时候跟几个哥们玩牌,晚上就不回来,都是她一个人睡” “这屋除了你们两口子之外,谁还住过’” “我弟弟也住过,我二叔介绍我去天津给王总开车,我走之后他就住这屋, 直到他结婚我表舅一家子来串亲戚,还带着孩子,也住过这屋,我也带着些哥们回来住过 ”

“那就怪了 ”老刘头嘟囔了句,看来还真不是冤孽有作风问题,别人都没事,偏偏程国江的媳妇出事,看来这东西是直奔着那姑娘去的 边想,老刘头边掏出了罗盘,只见指针的反应比掀起石板之前愈发激烈,也不知道是井沿的放大作用所致,还是下面埋的本身就是个来头大的爷爷,反正凭老刘头出道这么多年的经验,还没在地平面以上见过盘子针有如此离谱的反应

不知不觉,两个钟头已过,两个工人一个负责挖坑一个负责往屋外运土,配台得那叫个默契,因为当初填土时并未夯实,所以挖起来速度更是出奇的快,两个钟头挖了足有四五米 “小程 ”看着这两位爷打洞的架势,老刘头偷偷拽了拽程国海的衣角,“这俩兔崽子干啥营生的?” “您可千万别说出去 ”程国海做贼般耳语,“他俩是修电驴子的,偶尔也..” “行了别说了明白了 ”老刘头笑,怪不得程国海会找这么俩芦柴棒过来干力气活呢,敢情人家是专业人士

又挖了约么十几分钟,下面打洞的工人示意再往下挖已经是硬茬了,看来前不久填井的土已经被挖干净了,再往下就是井底原本的沉土。 “行了,小师傅你先上来吧”老刘头扶着井口向下喊了句,又把头扭向了程国海,“小程,你去给我拿碗水来 ” “水’什么水’”程国海愣 “就喝的水” “哎好”程国海一溜小跑直奔冰箱,没半分钟功夫便拿来听雪碧,“刘老师,您喝这个吧,这是我嘱咐她们专门为您买的” “我做法用”老刘头也服了,看来这人要客气过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哦哦 ”程国海转头一溜小跑又进了厨房 捧过程国海端来的水,老刘头从布兜子里拿出一小包朱砂撒进了水里,用手指头搅了搅,之后又拿出半包香灰,用嘴往碗里吹,便在水面上轻轻浮了层,最后拿出张符纸盖在了碗口,又把碗摆在了井沿上。 “刘老师,您这是 做法驱邪,”程国海瞪大了眼珠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刘头的举动

“不是 ”老刘头摇了摇头,又拿出张符纸,用小楷毛笔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大片,“我就是想问问那行子,到底有啥目的 ”说罢,老刘头闭着眼叽里咕噜的念了一通,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符纸

老刘头此时用的法术叫“水乩术”,这可是师傅马真人自创的独门法术,此时在全世界范围内会用这招的除了老刘头和张国忠,恐怕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在中国民间,流传着一门古老的法术叫“乩术”,也称“扶乩”或“扶乩问鬼术”,其流程是先由“乩师”摆设香案诵经做法请仙或请鬼,请到之后先是进行些提问,之后便用“乩笔”将仙或鬼给出的答案写在“乩盘”中的细沙上,最后自其他乩师将答案抄录下来,这其中请来的神鬼不同,给出答案的方式也不样,有乩字、乩画,甚至还有用古诗或殄文作答的;

一般情况下,能请到什么量级的神仙或鬼怪,往往是由乩师的法事与咒文决定的,出于安全考虑,乩师往往会优先请些过路的小神小仙,当然,各类大忽悠乩师与大忽悠神仙也是大有人在的,例如明明只是稍有修行的畜仙,偏说自己是太上老君诸如此类的灵仙也不在少数,当然这属于神仙的职业道德范畴在此就不做讨论了如果实在请不到神仙的话,乩师也会考虑请些附近的小鬼小怪,但无论如何,安全都是乩师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来头大的怨气重的轻易是不能请的,那玩意请来就是个地雷,招呼得好还则罢了,招呼不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老刘头此时所用的“水乩术”,就是马真人当年在扶乩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独门法术,因为传统的扶乩术需要的法器及辅助械即复杂又笨重,根本不可能随身携带或就地取材,马真人便研究出了种以水碗代替乩盘、以朱砂水及香灰代替细沙的法术,其中还省略了乩笔并以黄纸取而代之,基本上也不用人去写,施法者只要完成了前面“请鬼”的流程,后面的环节基本上就是全自动的,请来的仙或鬼怪会将问题的答案用香灰反印在符纸上,乩师只需取下符纸辨认就可以了

与传统的扶乩问鬼术相比,马真人发明的这个水乩术,拥有操作简单、便于就地取材等诸多不可比拟的优势,但也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提出的问题切不可过于复杂,而得到的答案也更加的简单抽象,想让神仙同志用香灰在符纸上给你印部《康熙字典》那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是一个字、一个轮廓甚至一个符号,这就对乩师的理解能力、领悟能力与抽象思维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其中,水乩术和扶乩问鬼术唯一相同的地方,便是对安全的要求,倘若恭请不当,水乩术一样会引祸上身,把人搞得生不如死;不过在老刘头看来,井底下这位爷貌似并没有主观上的恶意,更非纯粹意义上的恶鬼,所以在安全万面应该是有保障的,既然只祸害程国江的媳妇而与其他人相安无事,那就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理自,这种情况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先用水乩术问问清楚,没准烧几炷香就能解决的问题,干嘛非搞得腥风血雨呢。


“动 动了 ”老刘头刚把符纸放在水碗上不过半分钟,只见符纸吧嗒一下竟然自己向下弯贴在了水面上,把个程国海看得眼珠子都快流出来了,“刘老师 那个纸自己动了” “还挺利索啊 ”老刘头嘿嘿一笑,一把从水碗上将湿漉漉的符纸拎了起来,放手里看,脸色立刻就变了

“啥玩意 一旁挖坑的两位师傅虽说没有程国海那么大的反应,但也觉得挺新鲜,凑到老刘头跟前也是一通瞅,“老先生,纸上 这是什么意思...?" “他娘的瞪着手里的黄纸,老刘头暗暗骂了一句,虽说声音小,却没能逃过程国海的耳朵,“怎么了怎么了,刘老师,有什么不对........?”
1

评分人数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