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5回、第6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五回

老刘头并未理会程国海的问题,而是抽符纸龙飞凤舞又写满了一张,之后又是点燃,又抽符纸置于碗口,乍一看就是将刚才的系列动作重复了遍 只见符纸又是向下弯,又被水浸湿了片 一旁的人眼珠子瞪的都跟灯泡一样,一个个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小程,你跟我出来一下”老刘头拍了拍程国海的肩膀,转头出了屋,后面何老太太娘俩也想跟着出去,却被老刘头拦在了原地

“刘老师 ”走到院外站定,程国海浑身上下已然汗透了,“您看眼下这个情况,能不能破解,”憋了约么有十几秒,程国海勉强挤出这么一句

“那行子,要的是,人”老刘头面色凝重,把手里沾着香灰的符纸递给了程国海

“要的是 人’”程国海哆里哆嗦的接过符纸,只见大片不规则的香灰与水渍似乎构成了个轮廓,但此时随着水渍的蔓延,已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了,

“刘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老刘头面色凝重,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等会你去告诉屋里那俩兔崽子先别挖了,那行子绝对不简单,先别惹他,否则你兄弟媳妇更悬”

“那 那怎办’”程国海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磕磕巴巴满脸是汗,但碍于自己老娘和媳妇还在屋里探头探脑的往外看,也只能压低声音,脸上还得装出副沉着自信的表情,“您能不能施点法术把那东西收了,刘老师,我妈身体也不好,我弟弟走了,眼下这儿媳妇就是唯一的念想,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没准就是两条命啊 ”

“你先别着急,容我想想 ”老刘头叹了口气,说实话,散怨超度本不是茅山派的强项,要说茅山的强项那就是硬碰硬的死磕,但眼下程国海兄弟媳妇的魂魄可是被当成人质了,怨孽这东西脾气秉性比人更难捉摸,有道是“蔫人出豹子”,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类人,平时胆小如鼠窝窝囊囊逮谁谁欺负,可一旦被惹急了狠起来,绝对给你玩把大的,最起码也是个连环碎尸类型的省部级大案;

人如此,鬼也一样,在茅山派看来,历朝历代最难缠的冤孽往往不是那种张牙舞爪到处惹事的,反而是类似于此时井底下这种谁也不惹深不可测的货,对于这种蔫狠类型的怨孽,相安无事没准还能保住一时的平安,你这边要来硬的把那东西惹急了,非但会把绑票来的魂魄折腾出怨气来让你一辈子都甭想将魂魄送回肉身,施法者本人没准也得惹上一辈子的骚气,真到那时候,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刘老师 用不用 找古先生问问啊 ”要说这程国海也不知道是急糊涂了还是真就不会聊天,这个节骨眼上提古先生,这不是纯粹挑衅么’ “古先生’”老刘头眉毛轻轻一挑,心里立马就是一八百六十个不痛快“他能知道个屁啊 哎问古先生 一提“问”字,老刘头猛得想起了程国海正在住院的老爹,眼下这个古井藏尸的勾当,显然是上任房主也就是那个地主的杰作,吃饭前何老太太曾经说过那个地主家的事程国海的父亲可能知道些,吃完饭一忙活竟然把这么关键的线索忘了

“小程啊,这个事你就甭惦记那个姓古的了,你现在赶紧带我去见你老爷子我有点事得问问他” “问我爸’”程国海一愣,“他能知道啥’” 程国海的父亲叫程伟龙,因为只是急出来的病也不是什么要命的问题,所以住的是家小医院,距离程家并不是很远,车开了也就十来分钟就到了

听老刘头是来给儿媳妇看病的大师,这程老爷子胳膊上输着液就想下地迎接,结果又被老刘头按回了病床,“程老弟,关于你们家那间屋子,还有土改之前的那个地主,你都了解多少’”老刘头也懒得客套,上来直接就问,连自我介绍都省了 “刘大师啊 关于那家人我了解的也不是特别多 ”此时此刻,这程伟龙对老刘头的了解几乎是零,只知道姓刘 “知道多少说多少”老刘头目不转睛的盯着程伟龙,把个程伟龙盯得直发毛


按程伟龙的话说,那家地主姓冯,好像叫冯碧柏,是前清的举人,而且是真材实料考出来的举人,绝对不是花钱捐的那种因为有学问有见识,所以这冯碧柏在十里八乡的威望是很高的,甚至县长有点什么难题都会亲自上门向这位冯先生请教,此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抠门,而且是出了名的抠儿,憋着尿跑两里地都必须得尿在自家地里那种抠儿 与冯碧柏的抠门相比,其两个儿子的大方在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这种大方绝不是拼爹炫富那种大方,而是实打实的行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公益,谁家过冬要是缺粮,找冯碧柏借粮食那铁定是没戏,但如果找他俩儿子借,那就是你要多少,他给的只会更多绝不会更少,让你三更天到村东头谷场等着,只要你准时去了,就会发现一条比人都高的大麻袋塞满了粮食戳在柴火垛的旁边,就算家里有个十口八口的,过冬也绝对富余,而且还不催你还,实在还不上的,黑不提白不提人家也就不要了,第二年再借还照样给当爹的在前台拼了命的省,当儿子的在幕后拼了命的往外散,对于冯碧柏而言,这两个败家儿子绝对就是逆子两条,但在老百姓眼里这俩小伙子可绝对是下凡的菩萨,因为这俩儿子的缘故,冯碧柏一直被老百姓称为冯善人,其实、丫一点都不善,能得这么个雅号完全是沾儿子的光


解放军解放涿州前后,据说因为跑还是不跑的事,一家人分歧很大,冯碧柏坚决主张逃跑,但两儿子都是热血青年,死活要留下来建设新中国,冯碧柏的媳妇舍不得儿子也不想走,最后这冯碧柏只能带着闺女逃跑,一家子人就这么分道扬镳了

后来,工作队到村里号召大伙斗地主分田地,要说这村里也不趁什么地主,就冯家一家,工作队便主张把冯家打倒,让工作队没想到的是,一提要打倒冯家兄弟,老百姓根本就不响应,不少人都是冯家的粮食养起来的,这人得没良心到什么份上能狠得下心打倒恩人’直到最后,工作队干脆连冯家人的影儿也没看见,娘仨挨家挨户的藏,老乡们个个帮忙掩护,明知道冯家人就在屋里躲着,人家主家把大扁担往门口一横就是不让你工作队进门,好不容易死磨硬泡软硬兼施的进了门,人家娘仨早从后窗户跑另家去了,再想进门还得把之前的嘴皮子再费一遍,最后连工作队也懒得折腾了,随便胡编了份报告交上去之后,仅是把冯家的房子和地分了而已


“度荒的时候,老太太没能熬过去,村里人凑份子给办的丧事 ”程伟龙叹了口气道,“不过也好,早死早托生吧,那老太太就算能熬过度荒,也熬不过文化大革命 ” 文革的时候,久违的工作队又来了,按程伟龙的话说,这冯家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曾经和些国民党官员有过往来,除了县长之外还有一些军官,也不知道这些陈年老料是被哪个没良心的捅给工作队的的,比起地主的出身问题,这叛徒内奸可是要命的罪名,好在那时候冯家兄弟年纪尚轻,多少有个打马虎眼的理由,但如果老太太还活着的话,这一劫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


“和国民党军官有过往来’”老刘头眉头皱,“程老弟,你知道其中细节不’” “刘大师,这我可就真不知道了,别说是我,这种事就算我爹活着都不可能知道啊 ”程伟龙摇了摇头,“这些东西,跟家里那口井,有关系吗....?” “有大关系”老刘头道,“你有没有印象那间房是什么时候盖的 “不知道 ”程伟龙摇头,“打我记事起,他们家就有那间房,我故么着 应该是日本鬼子投降以前 ” “他那俩儿子,都叫啥’”老刘头继续问道 “老大叫冯共产,老二叫冯党好,合起来就是共产党好 ”程伟龙道,“起初工作队没找着人,但表面上的工作也得做啊,人没逮着,没辙就把人家名字给改了 那两兄弟原来叫什么,我想不起来了,但他们的身份证上应该是这俩名宇 ”


“现在住哪’”老刘头追问 “老大前几年死了,老二搬哪去了不知道 ”程伟龙摇头,“他比我大不少,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 “小程,你弟弟生前是警察,”老刘头把头转向程国海 “他之前的同事,跟你家里还有来往不’” “有”程国海道,“弟媳妇刚住院头几天,他们局里还组织到医院慰问过一次” “找几个熟人帮忙查查这个冯党好”老刘头皱眉道,“是死是活都给我查出来....。”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第六回

还好老刘头随身带了手机,现场就能打电话给公安局还别说,这程国江生前那些警察同事还是挺给力的,程国海挂上电话不过二十分钟,便把电话回了过来,只不过消息不是很乐观

在这短短20分钟里,民警不但从公安局的数据库里查到了这个冯党好的资料,甚至还把电话打到了冯党好目前居住地的街道和居委会,结果得到了这么条消息:这冯党好虽说还健在,但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自从大哥冯共产死后,这冯党好便患上了精神病,时不时便认为自己是大哥冯共产,还能准确的说出大哥冯共产生前经历的些事,但因为二人是亲兄弟,大部分时间都鬼混在块,所以也不能排除这些事是二人的共同经历,因为是间歇性发病且没有什么暴力倾向,所以也没进行过什么系统的治疗,只是自己在家里吃些药,根据居委会提供的情报,这冯党好和老伴史鲜花目前住在女儿家,由其女儿女婿照顾


“精神病’认为自己是他大哥’还是间歇性的’”老刘头一愣,隐隐觉得这里头有点不对劲,“你知不知道他大哥怎么死的,” “刚才听公安局的人说,好像是自杀 ”程国海皱眉道 “自杀,”老刘头的肝差点喷出来,在老刘头看来,眼下这个冯党好的症状与其说是精神病,倒更像是闹撞客,冯共产死于自杀的消息无疑加大了这种可能性,这可好,没准做个法还得买一赠一,不但得想办法解决程国海弟媳妇儿被掠魂的毛病,还得捎带手处理个撞客


“刘老师,他们刚才把她闺女家地址告诉我了,咱们用不用去拜访一下’”程国海问道 “废话现在就走” “可是刘老师,那个冯爱党有间歇性神经病啊,万一咱们去了他正发病 ” “发病就发病不是说他自以为是他哥,还知道他哥的事吗,反正是打听他老冯家的事,碰上他们哥俩谁都行” “哦 ”程国海也服了这老大爷了,怎么着都能凑合啊


冯党好的女儿叫冯爱铭,年纪看上去要比程国海小,老刘头登门时冯党好跟老伴出去遛弯了,老刘头便想先向这个冯爱铭套套话,按冯爱铭的话说,文革时期,父亲冯党好和大伯冯共产口被逼揭发父亲冯碧柏当年的所谓“反动罪行”,二人誓死不从,之后便被安上了“资产阶级的狗崽子”、“反动派的孝子贤孙”等等一大串的头衔,为了这事二人曾不止一次被一群人打并强迫游街,再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把冯家抗战时期曾经和国民党有过接触的老账又翻出来了,并且把时间背景从抗战时期往后推移到了解放战争,一下子往后_延了六七年,和国民党接触的人也顺理成章的由冯碧柏变成了冯共产冯党好两兄弟,二人不承认,但不管你承不承认,叛徒这个帽子是戴定了,且一戴就是二十多年,文革结束后,二人曾无数次的写信上访试图给自己平反都是无济于事,直到前些年,冯共产老伴去世,而其自己也被诊断出患了癌症,在最后一次递交平反材料给自己和弟弟平反被退回后,便自杀了


“他怎么自杀的’”老刘头问冯爱铭 “用炭火 ”冯爱铭惋惜道,“其实我大伯查出癌症的时候,只是早期,大夫说做手术应该能治好,但他不治,直接弄了篮子炭,在屋里点着了把自己熏死了,后来我们清点他的遗物,发现被退回来的平反材料,才知道他自杀的真正动机,回函上说材料不真实”


“现在平反了么’”老刘头问道 “嗯 ”冯爱铭点头,“后来我们去上访,说人都没了,就不能给个清自么,上头开始还是不同意,后来去找了几次,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研究的,就同意给平反了,我爸爸也一块平反了”


“你爸爸的病 ”老刘头用手势在脑袋上绕了几个圈,“平时的有什么症状’” “也没什么过分的症状 ”冯爱铭摊手,“就是把自己当成是大伯,喊我妈是弟媳妇,喊我侄女,其余没什么,都挺正常的,但有点挺麻烦的,如果晚上犯病的话,死活不跟我妈屋睡,必须自己睡,我妈就得跟我睡,我老公就得睡客厅 ”


正说着半截,门外忽然传来阵门钥匙晌,紧接着个老太太开门进屋,拼了命的把位老大爷往屋里拽,老大爷则边推辞边叨叨:。哎呀弟媳妇,这大晚上的,我当大哥的跟你回家,让我弟弟看见这成什么话啊 ” “唉 又来了 ”冯爱铭摇了摇头长叹口气,起身直奔门口。
1

评分人数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