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7回、第8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七回

“爸别闹了 ”冯爱铭不容分说便伙同史鲜花把冯党好拉进了屋,动作之娴熟处事之不惊显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见冯党好进屋,老刘头和程国海赶忙站了起来,冯党好似乎也发现屋里有生人,探着脑袋看了看老刘头,又看了看程国海,继而提鼻子闻了又闻,表情跟狗差不多,“你是 老程他儿子’国海’”

“冯 冯大爷 您 您 您认认识我’”发现冯党好竟然认识自己,程国海立即就是一身冷汗,这两兄弟要说老大冯共产认识自己,倒并不奇怪,文革结束直到前些年自杀,冯共产都一直住在村里,虽说不常出门,但到底是一个村的,勉强也算是熟人,但眼下这个人可是老二冯党好啊,文革刚结束就搬走了,只是隔几个月回村探望一下哥哥而已,跟村里人也没什么来往,他搬走那阵子自己还是个熊孩子呢,至多小学二三年级,眼下自己都奔三十了,怎么可能被他认识’就算这哥们把自己当成了大哥冯共产,但那可是精神病啊,怎么可能连他大哥认识的人都能跟着一块认识了,还能叫出名字,天底下哪有这么NB的精神病?


“冯先生”老刘头象征性的抱了抱拳,“别来无恙否’”说实话,这招可是老刘头的惯用伎俩,甭管认识不认识,见面第一件事就是装熟人 “这位是 ”冯党好盯着老刘头阵发呆,继而又提鼻子闻了闻,一脸的疑惑,貌似是没认出来.当然也不可能认出来 其实自从这个冯党好刚进屋,老刘头就看出端倪了,闹撞客那是没跑了,虽说言谈举止还算正常,但这直勾勾的眼神可是没逃过老刘头的眼睛凡是闹撞客的人,眼珠子都不会转,看什么都是直勾勾的,按道术的理论解释,人在闹撞客的状态下其实是失明的,不管是走路还是认人,凭的都是阴阳,而冯党好刚进屋时那通乱闻,也印证了老刘头的猜想,那可不是闻味儿,而是闻阴阳呢


“在下全真马淳一真人门下弟子刘凤岩,冯先生您可真是 贵人多忘事啊 ”老刘头继续装蒜,把旁边一大伙子人都看傻了,“刘老师,您 认识他,”程国海忍不住问道 “这个冯老二,根本他娘的就不是精神病”老刘头压低了声音跟程国海一通耳语,并未回答程国海的问题,“他大哥上他身子了”

“啊,”程国海一愣,偷眼瞅了瞅冯党好,仍旧是目不斜视,对眼前两个生人的窃窃私语可以说是视而不见,“那 那怎办啊 ,咱还问不问’” “问啊干嘛不问?”老刘头一脸的坏笑,在老刘头看来,真要是闹撞客倒也不完全是坏事,人要是被怨孽冲了身子,有个优点,不说瞎话,而且是问什么答什么、有什么说什么 虽说出于人道,最后没准得帮忙免费做法除撞客,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程家屋里那口邪井涉及冯家什么隐私,冯党好本人不愿意透露的话,也正好借着冯共产的魂魄问出来,也能省却若干口舌


“敢问...刘先生,可是玄门中人,”两人正嘀咕着,冯党好竟然也拱手抱了抱拳,要说这冯家兄弟毕竟是举人的后代,对于旧社会的那一套繁文辱节倒是蛮熟悉的,“爱铭啊,还愣着干啥,赶紧给刘先生上茶 “哎 ”冯爱铭也郁闷了,心说这位刘老爷子怎么跟谁都能聊到一块呢’唉,没辙,不管下命令的是大伯还是老爹,先乖乖照办吧,精神病院的大夫也交代过,一旦病人发病,不管是说什么还是做什么,只要不出格,最好顺着他,一来可以避免出危险,二来也有助于病人康复

“冯先生不必客气 ”老刘头满脸堆笑的盯着冯党好半僵不僵的脸,暗中进行最终的确诊,“刘某这次来,是想向先生打听件事” “哦,刘先生但讲无妨”冯党好拉了把椅子坐在了老刘头对面,俨然是两个江湖大侠华山论剑煮酒论史,举手投足全是旧社会的架势 “冯先生,敢问家中,曾有井否’”老刘头问道 “有”冯党好点头, 秒钟都没迟疑 “井中可有屈死之鬼’” “不愧为玄门中人,刘先生果然慧眼”冯党好面无表情道,“井中确有屈死之鬼” “死于谁手’”老刘头眯缝着眼继续追问 “正是在下”冯党好仍旧是面无表情,甚至连闺女冯爱铭和老伴史鲜花都块跟着面无表情了 娘俩听到这已然是崩溃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第八回

“死者何人,”对于冯党好给出的答案,老刘头似乎早就料到了

“国民革命军第一零二师少尉排长,杜家文”冯党好道

“当兵的’”老刘头一愣,“敢问先生因何行凶’”

“行凶’”冯党好出乎预料的反问了一句,“刘先生此言差矣此人是我姐夫,曾将事关抗战机要的密电码卖与日本人,我杀他,全当为国除奸,何谈行凶’”

按冯党好的话说,这个杜家文原名叫杜石头,是冯家一个长工的儿子,杜家文这个名字是老爷子冯碧柏为其起的此人五岁时便天天自己去学堂扒窗户偷偷听课,后来这事让冯碧柏给知道了,要说这冯碧柏可是真材实料的读书人出身,虽说财谜成性,但却最看不得这个,上个课能花几个钱啊’一咬牙,干脆决定借钱给杜石头的老爹供杜石头上学,而且不要利息不限时间说实在的,以杜石头家的经济能力而言,这钱基本上就算是白给了,百分之千没有偿还能力,虽说钱不多,但对于冯碧柏而言,也绝对算是破了大例出了大血了


后来,这个杜家文从师范学校毕业,曾想向冯碧柏提亲,说实话,别看冯碧柏舍得出血供杜家文上学,但要说把闺女嫁给这个穷小子,可着实是舍不得, 来老冯家毕竟是个大户人家,两家人门不当户不对,真把闺女嫁给他,面子上过不去;二来你个穷小子上了十几年的学,还欠着我老冯家几十块大洋的学费呢,这些钱要是用来放债,连本带利十几年的驴打滚这都得多少钱了,你小子毕业第一件事不说先想办法挣钱还债,还妄图霸占我闺女,未免太得寸进尺了吧’

虽说自己不愿意,但让冯碧柏没想到的是,对这门亲事,闺女冯雪鸾到是满口答应,要说这冯雪鸾跟杜家文,抛去家庭出身不谈,光看两个人绝对是郎才女貌,其实早在杜家文考取师范学校之初,两个人便已经私定终身了

就在冯碧柏跟闺女为了杜家文提亲的事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日本人策动了卢淘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为了缓和与女儿的关系,冯碧柏便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言称男子汉大丈夫当以热血忠心报效国家,并承诺杜家文,只要参军抗战而且能活着回来,就将女儿许配之,对于这个条件,冯雪鸾虽说不大愿意,但也只能勉强接受,毕竟老爹这个建议于公于私都没有什么反驳的理由,尤其是自己那两个愤青弟弟,才十三四岁便天天吵吵要参军,如果自己将来的丈夫觉悟还不如弟弟,自己也抬不起头来


“后来,这个杜家文因为有文化,在国一零二师柏辉章部当上了通讯排长,负责机要电文的密电编排,后来 ”说道这里,一直面无表情的冯党好竟然出乎预料的顿了一下,“后来,我家来了几个特务,说第三战区的密电码被日本人大量破译,同时杜家文失踪,战区高层怀疑此人已经叛变并把密电码透露给了日本人,让我爹一旦有此人的消息,要立即报告特务团”


“后来他去你家了,”老刘头皱眉,总算是听出点眉目了 “嗯 ”冯党好点了点头,“此人果然将密电码卖给了日本人,而且是我爹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数目他想拿那笔钱,带着我姐远走高飞” “你爹看上那笔钱了’”老刘头一皱眉 “笑话”冯党好冷冷一哼,“我爹是读书人,虽说为人吝啬,但三纲五常这些道理可是比谁都晓得,让我带人把那个姓杜的绑了,之后想打发人去特务团通风报信,但我姐姐不让,说要是把这个人交给特务团,她也不活了”


“之后你就动手了,”老刘头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心说这个冯党好,确切的说应该是冲了冯党好身子的冯共产,原来也是个狠货出身

“嗯 ”冯党好冷笑道,“为了个外人,还是个汉奸,让我冯家人反目,毫无道理我想既然此人不能放,又不能送,不如干脆给他个痛快好在在场的人都是靠得住的人,当夜把尸体弃于井中,之后又在上面建了柴房只可惜,我姐姐从此与我姐弟情绝,再无言语 ”说到这,这冯党好竟然哼哼唧唧的哭上了,只不过是干打雷不下雨,光哼哼没有眼泪


“原来如此 敢问那个杜家文,他怕你么,”听到这,老刘头心里算是有了谱,如果说井里的怨孽是杜家文的话,那么程国海的弟媳妇很可能与那个冯雪鸾有很大的瓜葛,甚至说就是冯雪鸾转世也是很有可能的,真要是这样的话,看来眼前冯党好这个撞客自己可是非除不可了,不管多厉害的怨孽,都会害怕生前最为惧怕的人,

例如某人怕老婆,那么死后不论是何等凶神恶煞,都会继续怕老婆,甚至连照片都怕,如果某人因欠债自杀,那么其魂魄最为惧怕的就是生前的债主,眼下看来,如果那个杜家文惧怕冯共产的话,拯救程国海弟媳妇的最好方式,就是用这个冯共产的魂魄去震慑井底下那个死鬼 “哈哈哈哈 ”老刘头这么一问,冯党好反而破涕为笑了,“何止是怕 怕得尿了裤子幸亏我姐姐没嫁给他”


“呵呵,那就好 ”说话间,老刘头拉开了布兜子的拉链,“冯先生,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冯先生您 ” “刘先生请说 ” “冯先生,您 其实已经过世了” 边说,老刘头边从布兜子里摸出了三支香,掏出打火机点着香头朝外并排摆在了茶几上,之后用符纸叠了个小纸人摆在了冯党好跟前


在老刘头看来,这个冯共产的魂魄,虽说死于自杀,怛在严格意义上却算不上是恶鬼,首先,炭火自杀的机理是一氧化碳中毒,比起跳楼跳河、上吊卧轨这类痛苦的死法,炭火自杀基本上就算是安乐死,甚至比某些疾病自然死亡的痛苦还小,就死法本身而言,应该生不出太大的怨气,如若真如冯爱铭所说,老爷子自杀最大的动机是平反失败的话,那现在平反材料也批下来了,只要有这些材料在,即便是自杀也不应该太难超度,眼下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先把这个冯共产的魂魄从冯党好的身子上引出来,不管最后能否超度,先带回去对付井底下那个死鬼杜家文才是正事


“江河日月山海星辰 ”随着老刘头法咒起,冯党好一下子就挺直了身子,上半身紧接着开始发抖,开始还只是小幅度的哆嗦,到最后干脆发展到了近乎抽羊角风的程度,整个人几乎坐不住了 “爸 ”一旁的冯爱铭早就吓得不会说话了,见这架势赶紧上前搀挂 “别碰他 没事”老刘头摆手示意冯爱铭不要惊慌,“你也看见了,你爸爸不是精神病今天我帮他去病根” “啊 这 ”说实话,冯爱铭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还得说老太太史鲜花有见识,似乎是见过类似的场面,干脆把将闺女拉回了原地,摆了摆手示意闺女不要打搅眼前这位神秘的刘大师


“开”三炷香烧的差不多了,老刘头伸出两个手指在冯党好的额头上轻轻的划拉了几下,掏出块死王想压在小纸人上面,结果这一压不要紧,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屋门就好像被什么人从外面踹开了样,一股阴风飕的一下便吹开了大门,把个老刘头吓得浑身一机灵,一旁的娘俩差点坐地上,随着大门开,冯党好猛喘了口气扑通一声便趴在了茶几上,嘴里的白沫瞬间流了一大片 “他娘的,门怎么开了 ,”虽说冯党好像预料中的一样吐白沫了,也就是说身上的东西已经干净了,但这门被风吹开可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是巧台还是出了什么岔子’习惯性的掏出罗盘,老刘头瞬间僵在了当场,拿罗盘的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 ......
1

评分人数

必须吃点东西,才有力气减肥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