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世界》第五章 那年夏天两个男孩--南派三叔最新作品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3-9-4 19:46 编辑

6年前的夏天,南生来到苍南海边,遇到王海生的时候,南生15岁,王海生16岁。王海生辍学了两年,但是温州的小学只有5年学制。

  当时的王海生已经有两年打渔和出海的经验,和他一起搭伴的,是一个叫阿鸿的人,这个人按照辈分是他的小叔,年纪比他大了三岁,两个人一条船,在他们那个年纪,生活还是过的去的。

  王海生辍学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父亲的早逝,渔民在渔船上有什么突发疾病,往往得不到及时的救助,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脑溢血在出海的时候去世的。尸体运回来的时候和鱼冻在一起,入葬的时候的腥味王海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所以王海生非常辛苦的工作,就是想脱离这种命运。

  除了捕鱼之外,他也为村里一些旅游农舍做包船出海垂钓的业务,这个不辛苦,而且赚的还多。很多杭州和上海周边的人,会选择在节假日去海边呆上一周到两周。他们在度假的时候不是很在乎钱。

  南生能和王海生交朋友,不是因为他们年纪近,是因为南生和王海生有一样的生活经历。南生的母亲早逝,是父亲一个人带大的。

  孩童时期交朋友的过程,我就累述了,无非就是在海边抓滩涂鱼,捡贝壳,养寄居蟹。夏天的海边树荫,聊一聊动画片,各自范畴里的新鲜好笑的事情,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镇上的录像厅看看黄色录像。

  那个年纪是瞬间就可以交心的年纪,忘性也大,两个人最在乎的就是明天去玩什么。同时,16,7岁也说小不小,他们开始会讨论一些,大人看着幼稚,自己却觉得深奥的问题。

  故事的一切的起源,就在于他们讨论的一个“深奥”问题。

  王海生不同于一般的淘海客,黝黑的外表下,他的内心很细腻,这和他毕竟受过初中教育有关。讨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们在海滩上散步,夕阳西下。

  王海生显然有心事,他总是有心事的,虽然玩的时候不觉得,他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南生聊天,另一边他的思维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游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他们从码头一直走到了废水沟,村里的废水通过沙滩上的大沟流入海里,夕阳西下,海风吹来有一些寒冷。王海生爬在海边的堤坝上,忽然立住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这时候两个人的友谊已经不需要语言去维持气氛了,安静本身就是一种交流。他们都看着海上的夕阳,给海浪镀上金光。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忽然,王海生转身问他道:“南生,你觉得人死了之后会到什么地方去?”

  南生愣了愣,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顺口就回答说:“人死了,不是要到阴曹地府去吗?”

  王海生看向南生:“那你相信吗?”

  南生耸耸肩,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因为毕竟死亡离他还好遥远。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去世。他曾经有过对死亡的恐惧,那是子夜当他想起死亡必将来临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让他觉得崩溃,后来很快就消失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琐事逼来,使得思考死亡这个命题在那个年纪显得有些愚蠢。

  “也许吧。”南生说道。“如果有鬼的话,咱们这辈子活得好不好,关系似乎也不大。”

  王海生笑了笑,用蹩脚的普通话道:“那如果没有鬼呢,如果没有阴曹地府的话,人死了,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南生摇摇头,这种问题思考太多人会很绝望。王海生继续道:“如果终究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么我们一开始为什么要活着呢?活着本身是为什么呢?我们在这里打渔,赚钱,你去读书,这些东西在我们翘辫子的时候都没有意义——你不觉得我们活的非常好笑吗?这感觉上像——”

  “像电子游戏一样。”南生说道:“没有存档,打的再好都没有用。电源一关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哦,真的很像。”王海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南生笑了笑,心说其实有些事情我们不能这么武断,这是一个很严苛的哲学问题了,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一个海边长大的渔民会思考这种问题,这不是个好现象。因为这几个问题世界上可能还没有几个人能回答。

  “所以还是有阴曹地府的好,这样我们死了都会变成鬼了,我的老爹,你的妈妈也变成鬼了,我们能继续在一起玩儿。”王海生说道。

  南生不知道王海生的老爹去世的具体情况,他母亲是病死的,因为他母亲平日里工作非常忙,所以南生在她去世的时候,竟然找不到悲伤的感觉,他只好木然着脸,装成自己悲痛的样子。

  这件事情他到现在还有负罪感。所以不愿提起,他没有接王海生的最后一句话。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话题已经耗尽,他明确的感觉到王海生心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又走了几步,王海生又停了下来,转头对南生道:“南生,咱们做一个约定吧,做为我最好的朋友,咱们就死亡这件事情来做一件很有意思的约定。”

  南生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你说吧。”

  王海生道:“我想说的是我们两个人不管是谁,只要其中一个死了,如果真的有死后的世界,如果真的有鬼魂的话,那么死去的人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一切告诉活着的人。”

  南生就道:“你的意思是我比你先死的话,如果真的有灵魂的话,我就回来找你,告诉你这件事,如果你先死的话,你也这样做,对吗?”

  王海生点头,伸出手:“对,我们必须这样做,因为这也许是我们了解死后的世界的唯一的方法。”

  南生笑了笑,觉得这有点幼稚,而且他们俩人离死亡似乎还相当的遥远,这样的约定本身就显得特别的可笑,他又把手伸了过去,俩人拉拉勾,就像小时候一样。“好,一言为定,我希望这样的日子晚点到来。”

  王海生就道:“也许这些事情并不是咱们说了算的。”

  这个约定做完大概两周后,南生和王海生告别,结束了海边的假期,回到了上海。

  两个月之后,王海生在花头礁遇难了。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南生开始用蛮话,说起了梦话。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三叔!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