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世界》第六章 断点--南派三叔最新作品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3-9-4 19:47 编辑

六年之后,南生坐到我们面前,说到最后那几段的时候,我毛骨悚然,满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当时跟我诉说时那种苍白的表情,说明他自己也承受着极大的心理煎熬。

  半饷我们都没有继续,我深吸了一口,才从最后一句压迫感中释放出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他遵守了约定。”

  南生点头。

  “从逻辑上来说,这确实讲的通,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有一些不合情理的地方。”我说道,不能单纯使用这种情节推理来判断一件事情,小说可以,读者只要HIGH就行了,但是这种现实事件,其中的巧合还是很有可能通过非超自然的办法解释的。“王海生如果真的变成了鬼魂了,那么在你发现你用蛮话开始说梦话,或者,最不济在你三年后意识到是蛮话时候,这种行为就可以停止了。你现在还说梦话吗?”

  南生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录音笔,显然一直没有停过。

  我说道:“不管是人还是鬼,用六年时间来告诉你,灵魂的存在,而且从不中断,这未免也太敬业了。”

  “我也想到过这一点,也许王海生的状态并不是如我们想的那么理性化,但是毕竟他记得约定,并且找到了我,这说明王海生做这件事情是有自主意识,并且有逻辑的。”南生说道:“他连续六年,每天晚上不间断的告诉我这些东西,没晚的内容都不重复,确实不同寻常,我相信,他应该是向传达比‘有鬼魂存在’更加复杂的信息给我。我听了很多次录音,想从他的那些话中听出什么来,但是毫无头绪——说实话,这是我的私事,我也不害怕王海生,他是我童年的好朋友,我相信他不会害我。我来找你,特别是还麻烦了海流云,是因为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我自己无法解决,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

  南生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仍旧陷入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看样子,他害怕的并不是自己身边可能在闹鬼这件事情。

  我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就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信息,应该和花头礁有关。”他继续道:“他这6年来,大部分的内容,都在重复他在花头礁上看到的奇怪的东西,而前一个月,我的梦话,终于进行到了,他临死前的那一次出海,我相信,我很快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那你希望我帮你什么呢?”既然你是来寻求我帮忙的。我心说。

  “我预计在一周之内,我的梦话就会告诉我,王海生最后一次去花头礁,到底遇到了什么。他是怎么死的——然后我就会去亲自去一趟那个地方,怎么说呢,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我也会出事,这种预感很强烈。”

  “嗯哼”说道这里,我心中也起了不祥的预感,心说你到底要我干嘛?

  他继续道:“王海生让我接受这一切,用了六年时间,我是一个很顽固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好奇心不重的人,所以一直到前段时间,才逐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我也出事了,而王海生要告诉我的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我需要有一个人,能立即明白我的意思。”

  我开始冒冷汗,他的意识是,如果他死了,他要托梦给我。

  因为我比较能够接受这件事情,同时好奇心又强,然后,最重要的,我已经前期了解过这件事情了,可以从他的断点开始,不用重头来过。

  海流云在一遍说道:“本来我也可以是这个人选,不过毕竟你的人脉和社会地位在这里,做事情都比我方便。直接找你可能比较爽快。”

  我干笑了几声,觉得这个话题转向了比较诡异的地方。

  不过既然之前说了自己对这件事情有兴趣,这时候也不好反悔,于是我点头。

  南生告诉我,他会把它最后几天的录音都整理好,定期发给我,他会呆在苍南,一直呆到自己出海的时候。如果他出事,海流云会通知我。

  我建议他使用比较现代的船,多带一些人去,宁可花点钱,既然感觉不太好,就要做完全的准备。

  他不置可否,显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有说出来。当然这是我的感觉,不能勉强。我最后给自己留了一个扣,说:“如果你还有隐瞒或者没有告诉我的东西,那么我最后没有能帮到你,你也不能怪我。”

  南生就道:“我会做一个防护措施,假设如果真的有事发生的话,我会把我的所有资料和笔记本都放在这边,我想办法告诉你得到的方法,所以我没有说的东西,全部都在笔记本里。”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说什么,我点头:“好的,我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一切都不要发生。”

  南生点头,便离开了。

  这天是2012年的3月12日,之后的时间我一直在处理我的小说和养病。南生的事情时不时的在我脑海中想起,我也让我的助理常常去关注海流云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有。就这么经过了三个月时间,到了六月中旬的时候,天气已经非常非常热了,在炎热的天气下,加上又没有任何的消息,我开始慢慢淡忘。当我重新想起这件事情的是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寄给我的录音笔,我当时打了个激灵,似乎是我疏忽了,好像某个责任没有尽到一般。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三叔!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