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南派三叔短篇《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吴邪的孤岛生涯》

“我没有想打发你走,我如果打发你走,就会给你出更加奇怪的考题了。”黑瞎子在煽火,地上用石头搭的小简易炉台里,火慢慢旺盛起来。

四周是一片田野,已经荒了一些时间,长着膝盖高得杂草,有草黄的,干枯的,也有郁郁葱葱的,显然是一个生态系统,安静中有些被淘汰的,有些活了下来。

“你这个考题对于我来说已经够怪的。”他找了块石头盘腿坐下来,“我以前有一个跟班,他一直想跟我学东西,他的品性有点问题,喜欢和人打架和炫耀,但是很固执,一定要和我学,我没有办法,只好给他出了个难题。”

“啥?”

“我让他在女浴室里待三十天不能被发现,不能出来,所有的吃喝拉撒都得在里面解决。”黑瞎子拿出一根棒棒糖,含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只要他能做到,我就教他,并且带他入行。”

我看着黑瞎子,觉得他在开玩笑:“你这不是明白着耍别人吗?”

“这是对于一个人最基本的问题的考验。他是有问题的,他必须证明自己为了某些目的能抗拒这些问题,这个人的性格太外放,需要大量交流,受不了自己安静待着,这就是他喜欢打架和炫耀的本源。他需要渠道不停的泻出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和情绪。”黑瞎子把棒棒糖丢进火里,火把糖烤焦,开始散发出焦糖的味道和啪啪声。“他必须在女澡堂里待着,他必须对自己的状态极其精细的规划,这必须是一种本能,你随时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还有多久会饿,这样的体力还能持续多长时间,这一觉你能休息到什么程度。当然,因为我本身不想带他,所以这个题目是很极端的。”

我摸了摸下巴,想着如果是我该怎么做,这有两个问题,第一,女澡堂里藏个男人,是完全不可能的行为,除非有一个隐秘的场所,但是澡堂的结构大多简单,一览无余。第二,即使他真的隐藏了,情况也非常尴尬。他不可能携带30天的事物,总之,有大量窘迫的情况可能发生。

“他做到了吗?”我问道。

黑瞎子嘿嘿笑,开始往里面加入柴火:“7天吧,他买通了值班的,躲在一个更衣柜里。晚上出来活动,白天睡觉,值班的给他带吃的。第7天的时候,他前一天吃坏的肚子,白天肚痛难忍。破柜而出,被抓进看守所里。”

我点头,黑瞎子感慨到:“人要在一个极端环境中活30天,得注意多少细节。”

地下地瓜的香味开始缓缓配合着焦糖散发出来,黑瞎子看了看手表,“多烤点时候,地湿。”说着起身,往一边的湖滩走去:“加油,没那么难的,我先走了。”

我守着埋着两个地瓜的灶台,看着他上了船,离开了这个农耕小岛,外沿是巨大的湖泊。

靠着这两个地瓜,我需要在这里生活30天时间,才能通过这一课。

湖风吹来,我打了个寒颤,立即起来对他喊道:“我能换成去女澡堂吗?”

他摆了摆手,在远处叫到:“你想的美!”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回头看向这个冷清的农耕小岛,大概有一个足球场大,后面其实能看到陆地,中间大概有三公里左右的距离。陆地那边隐约看到很多的铁网沉在水里。应该是某种水产养殖场。很可能是螃蟹。

  整个岛很平整,只有在中心有一个小土包,像一个坟包一样,有三四米高,耕地都荒废了,到处是杂草。

  我把火压灭,只剩下炭火在那边烘烤。然后到水边拔了几根芦苇,准备在土丘上做一面旗帜,以示我的雄心。插上去之后,我想到了黑瞎子和我说的一些准则:“首先,不要做无意义的事情。多余的事情你无法预测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我把芦苇拔了下来,在土丘上舞剑了几分钟。又想起了同一条准则,悻悻而归。

  我的性格不适合那么无趣的做事情。黑瞎子应该因材施教啊。

  来到火堆边上,我坐下来仔细的开始思考这个考题。

  黑瞎子其实没有教我,他说一切都必须自己能够形成强烈的欲望和恐惧。

  先认清自己的恐惧。

  我的恐惧是什么?我烘手,想起了之前所有经历之中,那些阴冷潮湿的气候。这里的气温和湿度让我有同样的感觉。我害怕那种身体抵抗湿气之后似病非病的感觉。

  我需要干燥,不可侵犯的一个小窝。

  我脑子里开始出现建筑学上大量防潮舒适的经典设计,同时想起了黑瞎子另外一句话:“不可陷入到任何的生活细节中去。”

  “蛇精病啊!”我抓起一块柴丢进柴火堆里:“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

  我挖出地瓜,香气扑鼻,我吹凉了大口的吃起来,把地瓜皮丢进火堆里。开始活动身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按照最有效率的方式,现在地上挖个洞。

  这一行挖洞是常规技能,在地下也最有安全感。我拍了拍手,意识到自己没有铲子。捡起石头挖了挖地,发现用石头刮地可能要挖十年。

  一股无力感袭来,我来到湖边,看迷蒙中太阳开始在云端出现。开始发呆。

  我还有一个地瓜,还有29九天半时间,这真是一片不毛之地啊,连根毛都没有。难道我是平邪真悲剧平男吗?

  这里应该是太湖流域,吃的我不担心,芦苇在,我有编织技能,可以编点小网兜什么的,我相信我要搞鱼总能搞到几条的。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湖摊上爬上来什么东西。

  这东西个头不小,浑身土色,而且有脚,我愣了一下,忽然背脊发凉。

  那是一条鳄鱼爬到了岸上。

  这里不是太湖吗?太湖里怎么会有鳄鱼?我往后退去,心中大骂,佛主你是在玩咱们吧?要玩也不是这么玩啊。

  回头一看对岸,我忽然一个激灵,那边的养殖场是养什么的?你妈,那边的养殖场该不是养鳄鱼的?

  难怪要南下来练我,你妈黑瞎子够毒的啊。这条鳄鱼是跑出来的吧,大概有我腿长短,看上去弄死我是不太可能,但是我晚上怎么睡啊!

  鳄鱼爬上来之后就开始晒太阳,我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第二条,就退到了土包之上,看来我舒适不是最重要的,我要的是一个安全的躲藏场所。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的名字叫吴邪,我现在正在太湖边缘的某一个堆填农耕小岛上。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7点,阳光已经从远处的湖面升起来,湖面上有一层淡淡的雾气,阳光腾挪之下,雾气似乎发出了暖色的荧光。远处的湖面,反射出的波光粼粼开始由橙转成金箔色。

  我裹着衣服,冻得嘴唇发紫,整个晚上,我就蹲在土丘之上,我想给为自己添置的安全的躲藏场所。仍旧没有实现。而且我发现就算冥想一晚,我也无计可施。

  总的来说,情况好像和我预计的不太一样。

  这里没有任何的乔木和灌木,只有草本的各种野草,对于我来说毫无利用价值,可是偏偏它们的高度高于鳄鱼的高度,也就是说,鳄鱼爬入草丛之后,我根本就无法发现它。

  我有点怀疑这些野草是不是黑瞎子种植的。

  最好的材料,是远处湖边的芦苇,昨天一整天的时候,鳄鱼都在哪儿悠闲的晒太阳。小鳄鱼晒太阳的时候,样子还有点蠢萌,但是我手无寸铁,完全不敢靠近。

  太阳下山之后,鳄鱼回到了水里应该是游走了,但是我没有准备照明,临时想点火把,没有太阳却做不出干燥的引燃物来。篝火到了半夜也熄灭了。

  半夜为了御寒,我吃掉了我最后一个地瓜。现在我蹲在土包上,身上的温度已经失去了体感,疲倦和无力感不停的和我强打精神做斗争,我非常饥饿,双眼发花,觉得事情正在朝我最害怕的局面演变。

  我最害怕的局面就是要挂的局面。

  最可怕的是,我内心对于通过考试的欲望已经完全变成了掐死黑瞎子的欲望。

  不,应该说我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想通过考试。我到底是怎么被他忽悠到这个岛上来的。

  “你必须精确的判断,你还能活多久,还能保持精力多久。”黑瞎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好吧,暂且先按照你的说法去做吧。

  我感觉了一下我的疲惫,我从网吧通宵出来的时候,经常就有,那时候还年轻,早上直接去吃了早饭,往教室的后排一躺,就开始睡觉,我知道如果能吃东西,就算不睡,我也可以大概80%的精力撑到第二天晚上。

  不吃东西,就会对注意力有一些影响。

  我没有选择,我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食物,我很渴。

  阳光继续上升,如果今天是雨天,我肯定会大哭一场,好在老天怜悯我。

  我等到身上开始出现暖意,才缓缓站起来,开始活动身体,关节酸痛,肌肉麻木,这些都表明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的头有一些晕,应该是血糖过低的表现。

  慢慢缓过来之后,我去折了一根芦管,吸上面的露水。吸了十几根,觉得口渴减轻了。想起了吸风饮露的传说。忽然做了一个吕洞宾的动作,做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无聊,看来低血糖让我的自控能力也降低了。

  我开始拔草,在土包的背风处,我拔出了一块半圆的区域,一边把芦苇和拔掉的草中的干草放着暴晒。一边到湖边去收集石头。

  我感觉到一种农夫的愉悦,四周好像出现了蜡笔画感觉的朦胧田园诗,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我花了半天时间收集石头,晒干然后铺到了我拔出来的半圆区域,然后踩入泥土中,之后点燃干草,烧了一层草木灰出来,然后再盖上一层石头。往上开始铺干草和芦苇叶子。

  到了下午一点左右,我完成了一张软床。但是这张床在晚上会吸潮变得潮湿。我需要足够大的篝火。

  这里没有木材,芦苇杆烧不了多少时间,我需要一个能够长久保温的炭炉。我需要水和泥土。

  我回到岸边的时候,发现鳄鱼又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有点不对,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三条。后面又出现了最起码两条。其中两条还有点小肥硕。

  “没人管吗?喂,这是太湖啊!不是尼罗河。”我心说,这附近的居心心真宽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4

  汤玛士党非常悠闲的在下午的阳光下午睡。汤玛士是我为这五条鳄鱼起的组织名,最大的那只就是汤玛士教父,比它小一点的,我称其为跟班。三条小的,我实在分不清楚,把它们叫做黑帮。

我这么做的原因,一来是因为我惹不起他们,二来是因为我太无聊。
  
  景色最美的一面,包括芦苇最茂盛的一部分,已经被它们占领了,我没有和第一天一样浪费时间思考问题,而是立即到了岛的另一边,采集了那边的芦苇和泥土。搬运泥土非常困难我不得不先把泥土混合岸上的干泥,然后堆成泥球再搬到土丘边上。

  这个步骤虽然艰苦但是很顺利,这使得我萌发出了用泥土盖一间屋子的想法,但是想来应该也是违反原则的。

  我用河泥和干泥混着石块做出了一个小灶台,然后开始往里面堆入燃料,在泥土里我用杂草编织了很多的细网,用草根做的网兜虽然不坚固,但是在烘烤的时候可以让泥土不至于断裂。

  玩泥巴的时候我不停的哼唱人鬼情未了的歌,一直幻想我怀里有个女鬼在和我一起搓泥。

  一般来说这种东西需要先阴干之后再烧,但是我等不了那么久,要求也没有那么高。泥土如果被烧裂,我就立即糊上新的这样外面的泥还是湿的时候,里面已经慢慢的成形。

  这是叫花鸡的做法步骤。

  灶台烧起来开始稳定的提供热量太阳又开始西下了,我的头晕症状已经减轻,这是因为我体内的糖元已经用完了,现在开始消耗脂肪了。当然我仍旧非常的饿,但是制作这些陶器的时候,我的精神力十分集中,完全没有任何的不舒服。

  我收集的干草和小心翼翼烧出的芦苇灰,干草烧的太快了,很快就会烧完,如果我离开火很快会熄灭。

  不由得又开始问候黑瞎子的下半生,这肯定是算好的,如果这里有任何的树木,那么我觉得混过30天很容易,但是这里确实缺乏可以使用的持续性材料。

  我忽然意识到,黑瞎子是不是知道我准备去哪里,所以才根据那个地方可能的情况,做出这样的训练安排。

  他不应该知道啊。

  好在我有很多湿草,堆了一堆,我在火旺盛的时候就靠在灶台边上烤,放在上面煅烧,这些有些根茎的草很快被烘干点燃。四周非常的干燥和暖和。我看火势稳定下来。开始琢磨怎么去弄吃的。

  去干掉汤玛士党吗?这个太难了,因为我身边没有任何的利器。鳄鱼的皮非常硬,我用指甲和牙齿生吃总不太现实。而且这个时候汤玛士们也快要回去了吧。

  岛上连蚯蚓都没有,更别说其他虫子了,只有蜻蜓和水上那些像蜘蛛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抓住所需要的力气比吃它补充的力气要大很多。

  野钓吗?钓鱼我需要的东西太多了,但是这里是太湖,60年代这里就开始人工投放蟹苗,这里应该有太湖蟹。

  钓螃蟹比钓鱼简单,我挑选坚固的草根,绑成一个拳头小一点的线球。然后到湖边,脱光了开始兜那些豆丁一样大小的小鱼,弄上来之后,砸成鱼泥一条一条黏在草线球上。然后绑上鞋带丢进湖里。

  水温非常凉,但是太阳还在天上挂着,我必须在这个时候加油,否则今晚熬过明天我就离鬼门关不远了。

  正努力忍受水温,忽然看到对面鳄鱼养殖场那边,扑腾扑腾开过来一只水泥船,船头坐着一个女孩。正以诧异的目光看着我。手里提着一个带铁圈的竹竿,我看着意识到是不是来抓鳄鱼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5

  说实话,场景有点小尴尬,因为我的形象不太雅观,很冷而且内心对于螃蟹非常渴望。而女孩子一脸英气的站在船头,看上去像红色娘子军里的女班长那么威武,手上的竹竿捏的很牢固。一看就是活力非常充沛的那种女孩。

  穿着塑料的套鞋,短发,短打的夹克上衣,衣服并不干净,应该是工作时候穿的旧衣服。这是个自食其力的女孩,应该是在鳄鱼养殖场工作的。是我最不擅长对付的那种类型。

  “你在我们家岛上干嘛呢?”她的船缓缓来到我的跟前,怒目看着我:“这水里不安全你知道吗?”

  “我——”我为之语结,我该怎么说呢,说我在这里考试吗?最尴尬的是,我必须自己想办法留在这里通过考验,但是我内心很想上船和女孩子说:“老子遇到个变态被害了。”然后回杭州好好睡上一觉。

  即使不回杭州,跟着女孩到岸上随便找个酒店睡一晚买点装备明天再回来,黑瞎子也不回发觉吧。

  可惜我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因为黑瞎子说了我随时可以退出,他本身就不希望我成长下去。如果我为了通过考试而耍手段,在原则上和我的目的也不成立。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变强。

  “我在野炊。”我淡淡道,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一点。

  “就你一个人?你的船呢?”女孩子的船靠上了岸,我看到后面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在掌舵。女孩上了岸,看了看岛的四周。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是一个游泳健将。”我说道,“船这种东西我很久没用了。”

  “哦。”女孩子打量了一下我发抖的身体:“你就是传说中的神经病吧。”

  如果我承认你能不追问吗?我心说,认为我是神经病也好。别赶我下岛就行了。

  女孩子抖了抖手里的竹竿,从船上掏出一卷一卷的东西背到自己背上,看上去像某种大号的胶带。“这儿经常有鳄鱼跑出来,你能换个地方野炊吗?”

  “我不怕鳄鱼。”我说道。心说既然知道你们能尽点心吗?说的那么淡定不怕我投诉你们吗?

  女孩子叹了口气,就走向另一边岸上的汤玛士一家,就看到她毫无惧色的走了过去,鳄鱼看到她,立即都站了起来,她一抖竹竿,铁圈一下套住了教父的嘴巴。

  教父开始鳄鱼打滚式的样本式挣扎,努力想张开嘴巴,女孩子压住竹竿,死死扣住它的嘴巴。

  教父开始往水里退去,就看到小女孩在竹竿后面一抽,铁圈瞬间收紧,然后她把拉出来的铁丝往竹竿上一处凹槽一扣,就卡死了铁圈的收紧幅度。丢掉竹竿,上去用自己背上的那种胶带一样的东西绕着教父的眼睛就是粘了一圈。

  教父立即就安静了下来。小女孩下来重新捡起竹竿拉动教父的头,让它的头朝向水泥船爬了过去。一路扯到船上的铁笼子里。接着女孩扣松铁丝,把竹竿抽了出来。

  “牛逼。”我道:“姑娘可否把其他几只也捉走呢?”

  女孩看着我,忽然笑了,把竹竿丢给了我。“你想野炊,那你自己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6


  “女英雄。”我看了看竹竿,掂量了一下。“我不专业啊。”

  “套鳄鱼有什么专业不专业的?”女孩子大概是觉得我很矫情,皱起眉头道。“快去,别让它们跑了,你要不抓你离开我们家的岛。”

  “如果能搭船,我倒是不介意。”这也没办法了,这确实是人家的地方,我总不能懒着不走,等下她把我也像鳄鱼一样套走就麻烦了。

  女孩子冷笑了一声:“你想的美,你不是说你是游泳健将吗?”

  我看女孩子的表情,就知道她压根不信我是游过来的——废话,谁能信这种鬼扯——她是顺水推舟在耍我了。

  我掂量了一下竹竿,心中一横,倒也不能这儿被她看不起,而且看她刚才的操作,确实也不难。就对她道:“那你把你的那些胶带给我。”

  女孩抛给我,我淌水上岸,穿上内裤和衣服,就往汤玛士跟班走去。

  其他几只都好说,这一只看上去能一口咬断我的小腿,要先解决这只,如果能了结了,其实对我之后的28天也是有帮助的。

  干,现在才过了一天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真的挺考验我的应变能力的。也许这也是考验的一部分。

  我慢慢靠近跟班,转到它的侧面,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跟班很警惕,已经在水边了,如果我一旦失败,它很可能立即退入水中,好在跟班已经不是幼年鳄鱼了,它应该有击退攻击者的条件反射。

  我摆好姿势,猛的以钓鱼竿挥杆的状态,一下套了过去,铁圈打在了跟班的脸上,没有套住它的下颚,反而套住了它的上腭,铁丝套进了它的嘴巴里。

  跟班马上张大了嘴巴,开始挣扎,我一抽竹竿后面的铁丝,一下把铁圈收紧,就一下箍住了鳄鱼的上半边脑袋。

  姑娘在远处哈哈大笑,我扯着竹竿和跟班周旋,被它扯来扯去。铁圈立即就松了,跟班逃脱迅速往湖里退去消失了。

  “喂,你现在怎么弄?”姑娘问我道。“你怎么这么笨,连条鳄鱼的都抓不住。”

  我有些沮丧,去套另外三只黑帮,小鳄鱼相对来说好套多了,我一下套住嘴巴收紧之后,赌气一样抱起一只就丟到船上,没想到小鳄鱼不光嘴厉害,爪子也锋利,在我手上挠出好几条很深的血痕。

  我把三只全部抓到船上,就对女孩说道:“你回去,明天再来,我一定把那只大的捉给你。”

  女孩子看着我流血的手,似乎有些后悔,显然让我这样的非专业人士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她只要想想后果就知道很不妥。

  当然我也不觉得她这样的女孩子做这种工作是一件很靠谱的事情。虽然她技术很好,但是死不死实际上和技术好不好是两回事。

  “没事。”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明天见。”

  我偷偷把她的竹竿藏在身后,这是我真实的目的,有这个东西我就不用自己滚进水里挨冻了。

  太阳几乎要完全下去了,远处是血红色的晚霞,小女孩露出了一个和之前不同的笑容,似乎对我有些好感。她想了想,点头,对我道:“好吧,不过你把竹竿还给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7

  “竹竿?什么竹竿。”我心中暗恨,但是随即决定睁眼说瞎话,料想这女孩子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就你那身板,也还想藏那八丈的竹套子。”女孩子看着我觉得好笑:“快还我,我回厂里也要用。”

  我坚定的摇头,黑瞎子说过,生死关头面子这种东西不太重要,虽然有这一条竹竿骗来我也算做了个小弊,但我已经抵御了坐船离岛的诱惑,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上帝会原谅我的。

  女孩子有些生气了,我往后退了几步,退到我的土丘处,说道:“妹子,接受现实比较好,天就要黑了,回去吃饭吧。”

  女孩眼珠转了转,上船推船入湖水里,自己跳上船,对我冷哼了一声,转头就开船走了。

  那表情不是认输的表情,我总觉得这妮子有什么坏水,不过无所谓了,至少我暂时达到了目的。

  看船走远,我立即来到湖边,看到了我的鞋带飘在水面上。我用竹竿勾住鞋带一下提了上来,之前害怕时间太久了,螃蟹即使吊到也跑了,拉上来之后发现我想多了——根本什么都没钓到。

  鱼饵全部还在草球之上,看来这里似乎没有螃蟹。

  我肚子饿的难受,又掉了几个地方,都没有收获,天完全暗了下来。我绝望的回到炉边,把湿衣服盖住炉子烘烤,往里面加入干草加火。

  我曾经长时间挨饿,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痛苦如果不能解决,那就不算是痛苦,我知道自己如果今晚睡死,明天早上会好很多。

  衣服烘干之后,我盖是着那个躺在火炉边上,蜷缩成一团,因为疲惫,瞬间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我迷迷糊糊的在半梦半醒之中,就感觉黑瞎子一直在我耳边说,今天必须弄到吃的,今天必须弄到吃的。

  太阳刺目的阳光照射在我的眼睑上,把我晒醒,之前的一些训练让我没有浑身酸痛的感觉,但是我的脚还是冰凉长出了冻疮。

  炉子里的火早就熄灭了,我想重新点上取暖,一转身,就看到我的身边,躺着一条鳄鱼。

  鳄鱼和我并排躺着,一脸谄媚的看着我。

  我吓的立即跳了起来,翻出去六七米摔倒在地。

  仔细一看,我发现那不是真的鳄鱼,而是常见的鳄鱼皮革标本。

  我转身看了看四周,竹竿不见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四周没有人,这东西是我睡着的时候那小女孩偷偷放在我身边耍我的。

  “臭娘们。”我心说:“要不是老子要好好考试,我一定收拾你。”上去我就把标本用力扯,想烧了当燃料。

  没想到标本非常结实,怎么扯也扯不烂,正发毛呢,忽然就在土丘上,落下来一只鸟。

  那是一只长腿的鸟,不知道是什么种类,感觉上应该是保护动物。

  但是我看到的是一只长腿的烧鸡,长腿的鸟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慢慢朝我靠过来。

  我吞了口口水,一动不动,看那鸟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突然头一扬,从喉咙里吐出了一条鱼。落到了我的脚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8
  人生最惨的事情是吃鸟的呕吐物吗?不一定吧,最惨的应该是鸟的呕吐物我都舍不得一次吃完吧。

  我对付那只鸟的状态最开始很坚定,我希望能吃一顿烤飞禽大餐,这里的河泥和草木灰我有信心烤出非常香美的烧烤。不过那只鸟吐出鱼之后,立即飞落想把鱼吞回去。

  鱼竟然还没死透,还能跳几下,我瞬间就慌了,条件反射就和这只鸟去抢这条鱼。一下铺到鱼的上面。那长腿鸟看我这么个庞然大物扑过来,立即跳开飞了起来。飞走了。

  我坐起来,脑子仍旧不是很清醒自己干了什么,但是看到沾满了泥土的鱼,我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鱼汤的香味。

  我看着飞走的鸟儿,看它飞的很低而且不稳,忽然意识到,它是不是吃的太多,饱腹之后飞不快落到了岛上然后把食物翻上来了。

  真是一只技能卓越而且善良的鸟儿,鸟中的高富帅,如果我刚才抓了它,可能肚子里还能倒出四五条鱼来。那就有鹏鱼宴可以吃了。

  我没有刀,不过鳄鱼标本的牙齿很锋利,用牙齿稍微处理了一下鱼,肚子拉开内脏拉出来,在湖水里洗干净就放在火炉上开始碳烤。

  没有调料鱼很腥,即使是我现在的饥饿状态,我还是觉得不好吃,非常勉强的把鱼吃了,并没有饱腹感,但是人至少暖和了起来。

  我把鱼的内脏弄到湖边,挖了一个小坑,把内脏沉下去用石头压住,然后用碎石头在边上围了一个露出水面的小堤坝。只露出一个口子,让螃蟹进来。

  我还是相信这里肯定有螃蟹,不过之前的诱饵不够给力而已。

  中午的时候,证明我的坚持是正确的,这一只鸟的偶然降落改变了局面,我抓到了六只大小不一的螃蟹。我在土丘的边上挖了坑,把泥巴弄湿润了,把螃蟹养在里面,但是那个堤坝那边源源不断的进来螃蟹。我把坑加宽了三次,往里存了大概半裤子水,总共整了三十几只,鱼的内脏腥味才减弱。

  中午加餐,在2点左右我烤了三只螃蟹,狂嚼吃完,终于有了饱腹感。

  下午照样如此,我尝试把螃蟹的内脏用来钓更多的螃蟹,但是没有用,看来我必须再次弄到一条鱼,不过现在有那么多螃蟹壳螃蟹脚做材料,还有鱼骨,我相信不会太困难。

  我终于把鳄鱼撕开,里面是海绵,我想烧了,想了想还是把它当取暖物,抱着我就进入了深度睡眠。午睡我睡的无比的鲜甜,阳光暖暖的,我睡了4个小时,状态恢复了大半,醒来的时候太阳西走。我内心中终于明白了黑瞎子很多话的意思。

  在我现在这种环境下,我显然应该把所有的休息时间放在白天。在晚上活动,晚上即没有鳄鱼,也无法真正好好休息,那不如白天达成最大休息,用来抵御晚上的寒冷和潮湿。

  这是我到这个岛上需要形成的第一个决策。这才是对于自己所有状态的管理。

  我转头伸了一下懒腰,就看到如约,鳄鱼跟班已经在湖案上,只剩下它一只,感觉汤玛士跟班有些寂寞。生活习惯这种东西果然很难更改。

  那丫头不知道会不会来,但是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扭了扭手臂,决定用黑瞎子的思维方式来对付这只爬行动物。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