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南派三叔最新作品《世界》第11章-第12章

第十一章  但这是什么东西呢?说实话,我的第一个念头,这似乎是个人造卫星,不过上面所有的天线都被扭曲了,形成了手的样子。
  或者这是个类似于电视天线的东西,以前老的电视天线都好像雷达一样,扭成各种形状树一样立在房顶上。
  但是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应该出现在远海礁石上,如果是人造的东西,那么一定是人摆上去的,会不会是水文仪器之类的东西。
  发短信问了阿林,阿林说不可能,没有这种先例,除非有那种大型的中央科考队,CCTV直播的国家项目,才有可能在外海边缘线做这些动作。
  “还有什么细节吗?”我继续问:“你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为什么觉得它是海观音,除了这些手,还有其他理由吗?”
  “它会叫。”阿鸿抽了一口烟,做出了几声类似于鸡叫的声音:“它就是这么叫的。我没过去,海生过去看的更仔细了。他和我说的。”
  我挠了挠头,实在有些头大,这些信息实在不够做任何的判断。看样子,只有到花头礁去现场看看,才有可能有进展。
  接下来我一直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但是等我上到小林给我准备的船的那一刹那,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小林会觉得我只是找个借口想出海玩一趟。
  我开上大海,往远海开去,渐渐看不到岸边,四周什么都没有。我开始明白,在这么辽阔而单调的地方,要看到任何我想象中看到的东西,希望都是非常渺茫的。
  非常有可能,这就是一次出海狂欢的旅程。我们在花头礁上什么都不会发现。
  有了这个预判,我慢慢的也就不那么忐忑了。一路往东南,在海上路过了六个盘礁之后,我们来到了离花头礁最近的一块盘礁边缘。
  这片区域的名字叫做琵琶礁,形状像一只巨大的琵琶,中间有泻湖,东边有缺口使得海水通着泻湖,里面有非常美味的一种贝类。
  琵琶泻湖之外的礁盘面积很大,所以成了渔民休息的地方,上面用珊瑚和木板搭着简易的棚子。能看到棚子顶上立着我们的国旗。
  这里离内陆已经很远了,海上起码有16个小时。我们到的时候是深夜,四周除了海浪声一片寂静。
  作为写作者我很喜欢这样的状态,点上篝火,我们避开了白天强烈的日照,晚上海风的凉意很舒适。船老大就是当时带南生去花头礁的船老大,他会完全按照南生他们的路线带我们重新走一趟。
  晚上吃了捞来的贝壳汤,喝了点酒,靠在石头上我就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脑子感觉放了冰块一样,疼的厉害。
  船老大找了一些之前南生他们在这里休整的痕迹给我看,他们当时的篝火堆,丢弃的一些垃圾。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看到这些东西,我还是有些感触的。不知道我们最后会不会和这些人一样,落得同样的结局。
  琵琶礁上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之所以要详细的写一写,是因为我们在礁上度过了三天非常轻松惬意的日子,我晒黑了很多,船老大每天都会先去花头礁附近看水位的情况。他们的经验,这里的水位一般是每三天到四天有一次变化,我们等了三天时间,每天吃海鲜,胡乱聊天。陆地上很多烦人的事情,很快我就忘记的差不多了,这里也没有手机信号。
  这段日子和之后我在花头礁遇到的情况,形成了天壤之别。
  其次是因为琵琶礁石后来成为了我们一个活动的大本营,这个地方第一次出现,必须要详细告知它的方位和重要性,以后可以省去很多描写的麻烦。
  总之我们是在三天之后前往花头礁,大船到了礁外沿之后,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花头礁在我们的远处。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
  我们换上皮筏艇,风略微有点大,船老大让我们早去早回,那地方什么都没有,不要耽搁太久。
  我怀着放松的心情,在靠近到两百米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浪打的礁石。我已经给这一次旅行下了一个定论,这就是一次出海吃海鲜的腐败游。
  我们仍旧靠到了花头礁上,小林拉我上去,礁石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如果在这上面盖个别墅还能送200方的院子。浪很大,大部分礁石都是湿的。
  整个礁石是一朵花的形状,说是像莲花太矫情了,但是看上去就是一朵展开的花瓣,难怪叫做花头礁。
  石头很凌厉,海浪的侵蚀不同于缓慢的磨砂,把石头拍的奇形怪状,坑坑洼洼,礁盘表面有大量巨大的裂缝,底下漆黑一片能看到海水不时涌上来。需要靠跳跃才能过去。
  什么都没有,船老大说的没错。
  我还是不死心,就在礁石上仔细的寻找,但是拍上来的海水让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我折腾了十分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小林拍了拍我,意识是早和你说过吧,菜鸟。
  我爬上了一块比较高的礁石,往四周看了看,真的是茫茫大海,当时王海生应该和我们船来的方向是同一个方向,看过来能看到的部分是北边。
  我踱步到北边,已经是最后的努力了,走到海浪打不到的地方,我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在海水中的一个影子。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第十二章

  这影子在海水里面,浪花的泡沫很多,这里又是深海礁区,估计这礁石下面就是一块悬崖,海水颜色很深。如果不走到这个地方,很难看到。

  我能看到是因为我走到了这个地方,而且这个影子的形状,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

  很多的触手一样,确实是天线一样的状态,影子的状态看去,更像是一棵奇怪的水中的树状艺术品。

  我叫了小林一声,指了指水下的影子,浪花的状态一变,我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有一种恐惧和兴奋交织的感觉,看了看四周,茫茫大海,这块礁石真的有蹊跷,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安放在这里。

  没有带潜水的设备,我们回到船上,和船老大商量。

  加钱是不用说的,船老大仍旧不是很愿意帮我们,因为浪太大,潜水下去一个浪打来,把人拍到礁石上,这些石头上的突起都和刀一样锋利,拍的不好浑身一块好肉都不会剩下。很多海难的尸体在礁石群里发现都是碎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船老大答应我们先过去看看,过去看完之后,更是加钱都不肯下去了,只找人拿来了船钩,帮上压舱石丢进水里,想勾住那个东西。浪太大,钩子下去勾住立即就被被浪打横滑脱,有几次勾是勾住了,但是用力拉的时候,那东西似乎卡在石头缝隙里,松动一下之后就再拉不起来。

  船老大就和我说,这几天浪是不会小下去的,还得等时机。

  小林很不地道,可能是和渔民耍惯了,偷偷就和我说,塞钱给伙计。

  出海打渔收入很低,船老大克扣很厉害,这种大船更是这样,有钱他们不听船老大的。

  于是我去交涉,这一船说的都是金乡话,小林翻译,我就偷偷和几个伙计商议。果不其然,其中有一个身上纹满了奇怪纹身的小伙子就自告奋勇。

  这家伙是畲族的,姓蓝,我叫他蓝采荷,因为他确实是伙计里最年轻的一个。

  他说他再过一个月就要离开这艘船,所以无所谓,其他人收了我的钱和船老大也算闹翻了。

  于是约定了,等浪小些,他帮我们下海去看看。

  我们重新上了皮筏艇回到礁石上,在极强的日晒下等待风浪缓坡的时刻,用绳子绑在蓝彩荷的腰上,他就迅速攀着礁石往海里潜去。
我看到他上上下下围绕那个东西游了好几十次,才出水告诉我们:“这东西好奇怪。”

  “怎么了?”

  “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是软的!但是韧性很强,使不上力气。”

  我立即意识到之前拉的时候感觉到的奇怪手感,如果下面这东西是软的,那么难怪铁钩那么难勾住,勾住之后也很难使上力气。

  “你们上船去,我把钩子钩子绑皮筏艇上,不往上拉,往外拉看看。”蓝彩盒道。

  我们照办,绳子绑住之后,蓝彩盒爬了上来,说道这要拔不出来,我也没办法了。拿起浆,和我们一起用力往外滑。

  浪打来之后被反弹有冲力,加上我们浆,绳子绷紧,松掉,绷紧,松掉。整了十几分钟,忽然礁石那边发生咕隆一声。绳子一下松了。

  “断了?”我问道。

  蓝彩盒站起来拉动绳子:“没断,我们扯下来了。”刚说完,忽然绳子开始急转其下。一下拉动我们的皮筏艇整个翻了起来。

  所有人被跷跷板一样甩飞进了水里,皮筏艇直接被拖进水里,直接看不到了。

  我翻出海水,心理庆幸我没有自己笔下的主人公那么弱。水性我还是非常好的。

  转头看了看,就发现小林不见了。

  一边蓝彩荷翻出水来,就大叫:“他被绳子缠住脚了,被拖下去。”

  “下面有多深?”

  “不知道,不会很深的,最多三十米。”

  操你妈逼我心想,老子游过的最深的地方是2米2,社区游泳池深水区。

  我翻身一把潜入水里,海水刺的我的眼睛非常疼,我看到了橙色的皮筏艇就在水下四五米的地方,下沉的非常慢。

  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努力潜水下去,就看到那傻逼已经死挺在皮筏艇的背面。

  我努力游过去,拉住绳子,显然绳子那头的那个柔软的东西非常重,死往下拽去,我游到小林边上,发现他根本不是被绳子绑住了,而是抓着绳子顺着往下沉。

  我到他的边上,他指了指一边的礁盘水下的部分,我看了一眼也惊呆了。

  模糊中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这被我们叫做“牡蛎胶囊”的东西,布满了礁石下面礁盘的表面。

  成百上千,阿鸿和蓝彩荷的叙述完全无法让我想象到,这个东西原来是这样的。

  那是一只一只类似于鱿鱼一样的东西,根部仅仅的貼着礁石,犹如牡蛎一般,身体是一个类似于胶囊的椭圆形金属胶囊,上面已经布满了海锈,胶囊的尾端有很多天线一样的突起,但不是针刺形的,而是犹如缎带一样。

  在水流中,这东西不会摆动,看来是刚性的,不过蓝彩盒说着东西是软的。很可能是类似于缎钢一类的材料。

  这东西也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上面全是辅佐的海锈和藤壶。在水中看起来,面目骇人。

  这该不是一艘沉船的遗骸吧。我心说。这些金属布满锈迹的部件,看上去真的很像大型沉船的某一部分。

  或者说,像开在礁石底部的一种铁锈之花。

  小林的气也憋到极限了,我们两个人一起浮了上去,面面相觑,大口喘气。

  我想重新游回到礁石上求救,小林摆手,我回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浪头从我们头上打了过去,把我们重新拍进了水里。

  再次浮上来,我就明白在这种浪花下,我们没有经验,回礁石很容易受重伤,小林再次潜入水中,从皮筏艇上拔除一把刀,切断了往下拉的绳子。

  皮筏艇瞬间浮上了水面,我们把它翻正了,都爬了上去,不知不觉眼睛都已经辣的睁不开了。

  “那种海锈最起码有二十年的历史,这东西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小林仰面说道。

  二十年前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边还是非常穷苦,刚刚崛起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大型的勘探页,说白了当时这里是一个纯渔业海域。这块礁石也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这些东西出现在这里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一定要捞上一个来。”我说道。“不管花多少钱,你给我想想办法。”

  话音未落,忽然听到边上的蓝彩盒笑了起来。

  我们坐起来,就看到他指着一遍的礁石,非常诡异的憋笑。似乎在那边有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发生。

  我们转头看去,发现礁石上面什么都没有。

  接着,蓝彩盒忽然开始大叫起来,似乎在和礁石上的什么人通话,用的是畲族的方言,我们听不懂。

  这就更加奇怪,小林骂道:“干嘛呢?被太阳晒疯了?”

  蓝采盒看了看我们,忽然吓了一跳,一下摔倒在皮筏上,脸色非常惊恐,似乎我们是可怕的怪物一样。

  我往前探了探了,就看他崩溃一样的狂叫,猛的跳进海里,躲到了船沿的边上。

  我再次和小林面面相觑,我看着蓝采和看着我们的眼睛,发现瞳孔竟然是不对焦的。

  他看着不是我们,似乎在看着另外一个世界。

  我脑子里闪了一下,毛骨悚然的意识到,他疯了。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