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第26章 太平往事 第27章 卯符 作者:大力金刚掌

“您节哀……”听童国虎这么一说,张毅城还挺不好意思,人家诉说父亲去世的事你非追问人家母亲,结果把父母双亡这种伤感话题也牵出来了。
    “呵呵……没事……”提起父母双亡的事,童国虎非但不难过,似乎还挺放松,始终保持着一脸的招牌式E.T.微笑,  “从那时起,我便有种感觉,亲人们的离奇死去,我整个家族的种种不幸,都和我爸爸身上那个黑影或多或少有些关系,小的时候,我只是怀疑,但我爸爸死后,那东西又跑到我的身上来了,我便更肯定了我的猜测!于是我开始疯狂地寻找答案: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从哪儿来,何时走!”
    “您的答案就是卯阵?”童国虎说话之际,张毅城抽空开起了慧眼,却并未看到童国虎身上有什么异常,  “据我观察,您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啊……”
1 50
    “我身上没有东西,是因为你身上,有更厉害的东西!这也正是我想找你的原因!”童国虎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表情忽然变得异常神秘,“卯阵并不是答案,那只是一个小试验!”
    “您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儿?什么试验?您想验证什么?”张毅城似乎有些迷糊,  “您找我帮忙,就是因为我身上的东西更厉害?我来了,你身上的东西就走了?就这么简单?”
    “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件事说来话长……”童国虎叹了口气,站起芽溜达到了窗户边上,一把拉开了窗帘,“杜文秀,你知道这个人吗?”
    “听着耳熟!”张毅城皱着眉头一个劲地想,似乎在哪部电视剧里是听过这么个名字,好像还是个挺有来头的人……
    “这个人,是我祖上!”童国虎眯起眼睛道。
    “您祖上姓杜?”张毅城一愣,立即就明白了,看来这个童国虎八成是个古代通缉犯的后代,不过按常理而言古代那些江洋大盗,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改名换姓的,有道是“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算犯重罪遭通缉,大不了换个名,连姓都改了,这得是多大的罪过啊……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4年),洪秀全在广东创建拜上帝会,并于六年后发动了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纯宗教背景的农民起义——金田起义;时至清咸丰三年(1 853年),太平军攻克江宁(今南京),改名天京并定都于此,标志着太平天国政权鼎盛时期的来临。
    太平天国在江苏折腾,云南这边也没闲着,清咸丰6年(1856年),云南地区爆发了以回族为首、夹杂着彝、哈尼、白、壮等多民族各路人马于其中的少数民族起义,这其中,杜文秀的部队是起义军中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也是唯一一支宣布归顺太平天国的队伍。
    咸丰六年九月,杜文秀率部攻占云南大理并建立大理政权,并于同年抛出了“遥奉太平天圉天京之召号,革命满清”的口号,同时派遣使者到天京觐见洪秀全,表达了大理军民愿意追随洪天王共图大业的想法,说实话,此时的洪秀全也有种躺着中枪的感觉,自己压根都不知道大理城门朝哪边开,竞莫名其妙地多了个大理手下,不过躺枪归躺枪,多个手下总比少个手下好,也便很痛快地答应了使臣的请命,代表太平天国官方承认了杜文秀自封的“云南总统兵马大元帅”的头衔。在洪秀全看来,眼下太平天国高层内讧不断,杨秀清被韦昌辉和秦日纲搞死了,而韦昌辉和秦日纲又被自己搞死了,石达开离家出走了,能打的基本上全绝户了,正发愁没后路呢,倘若能在云南发展个分舵什么的,岂不是有备无患?说实在的,杜文秀所率领的起义军中,回民的比率要占到98c/o以上,虽说名义上是少数民族起义,但实际上却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回民起义军,回民信的是安拉,而洪秀全自从成立拜上帝会一直到建立太平天国定都天京,打的都是上帝的旗号,一个信安拉一个信上帝,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信仰,之所以能扯到一块,无外乎是相互利用抱团取暖的心态使然,杜文秀想给自己找个靠山,洪秀全想给自己找条后路而己。
    “当时的云南,战乱连绵、信息不畅,杜文秀并不知晓天京事变太平军内讧主将尽失这些事,一心只想给自己找个靠山,才会做出归顺太平天国这种愚蠢的决定!”童国虎愤愤道,  “结果这个所谓的靠山,叱他自己倒得都早!’’
    清同治三年(1 864年),洪秀全猝死宫中,同年七月天京城破,洪秀全的尸首被湘军主帅曾国荃下令掘出,浇上煤油烧成炭,又用石磨碾成粉装填到大炮里打入了长江,此后数月内,突围的李秀成、洪仁开、幼天王洪天贵福悉数被清军抓获处死,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政权基本散伙,时至清同治八年(1869年),最后一支打着太平天国旗号的残余捻军袁大魁部在陕北保安被左宗棠铲平,就在整个世界都清静了的时候,杜文秀竟然还在傻乎乎地攻打昆明。
    “童大哥,您是学历史的吧?”张毅城听得还挺入迷,心说这童国虎没去说书真是太可惜了,  “杜文秀是您的祖上,跟您身上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您身上的东西从他那辈儿就传下来了?”
    “我刚才说过,投奔太平天国,对杜文秀而言是个愚蠢透顶的决定!’’童国虎并没有正面回答张毅城的问题,  “这种愚蠢,并不仅仅是战略上的愚蠢,也为他的子孙后代,找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包括我身上东西!’’ 按童国虎的话说,早在道光六年云南民族起义之初,本来有多股力量同时起义,除杜文秀的多民族统一战线部队之外,还有一支由马复初、马如龙二人领导的纯回民起义军,虽说自起义之后在名义上统一归杜文秀指挥,但二位马爷时那些自己攒起来的人马却有着极高的军事自主权,基本上算是独立核算部门。
    就起义动机而言,二位马爷可以说与杜文秀有着本质的区别,杜文秀是真想建立新秩序救民于水火,自己也顺便过一把总书记的瘾;而二马的肚子里盘算的却是把队伍搞大把声势做足,之后等着朝廷招安,这就如同现代社会某些投机者成立公司,为的并不是什么事业梦想之类的 目标,而是花大钱打广告造出声势之后融资上市,最后坐等收购套现的道理是一样的,你要是指望走正规途径,靠参军入伍杀敌立功一步步地往上爬,倘若朝中无人,没准爬死也就混个把头①,但如果忽悠点儿杂牌军起个义造个反等朝廷来招安的话,招过去直接就是省委副书记兼军分区司令员,绝对的一步登天,当官速度堪比长二捆②,比混基层快了可远不止一个数量级,有鉴于此,二马对杜文秀提出的投靠太平天国的想法一直不置可否,一直保留“只图报复、不敢为逆”的主张,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眼下在云南这点小打小闹至多算是人民内部矛盾,但若真跟太平天国扯上关系,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全民公敌了。
    事实证明,此二人的投机主义路线虽说龌龊,但却保全了两人的高官厚禄和起义军的有生力量。就在杜文秀宣布归顺太平天国之后没几年,二位马爷便集体借着打昆明的机会归顺了朝廷,与杜文秀的关系亦由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变成了水火不容的阶级敌人,而杜文秀既已宣布归顺太平天国,便再无回头路可走,虽说明知南京那边的正版太平天国已经散伙,自己却也只能以太平军分舵的身份硬着头皮生扛下去。
    “其实,同治二年那阵子,朝廷也曾派马如龙去劝降杜文秀,但碰巧此时石达开投降后又遭凌迟的消息传到云南,让杜文秀不得不对朝廷招安的动机产生怀疑……”童国虎道,“马如龙以自己的高官厚禄为榜样,劝说杜文秀归顺朝廷,但听说石达开归降后仍遭凌迟灭族之刑,杜文秀便觉得只要与太平天国扯上关系,便铁定会被朝廷秋后算账,所以便拒绝了招安,决心继续抵抗……”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清朝就算再怎么积贫积弱,毕竟也攒了二百多年的家底,倘若把这点家底一下子都抖落出来,换谁都够喝一壶的,太平天国都铲平了,难道还铲不平你个小小的杜文秀?
    清同治八年(1869年),杜文秀的精锐部队在东征昆明的战役中损失殆尽,清军乘机反扑围困了大理,为避免清军屠城重演天京惨剧,杜丈秀最终决定服毒后出城受降,果不其然被斩首示众,轰轰烈烈的云南民族起义由此宣告失败,可以说,就杜文秀最后的表现而言,着实比太平天国那群二货们爷们儿得多。
    “童大哥,您说来说去,似乎这杜文秀只是点背站错了队而己,这些旁门野史,与您身上的东西有什么关系?”虽说这个童国虎讲得挺有意思,但张毅城此行的目的毕竟不是听他说书,给姜俊治病才是正经事啊……“还有,我帮您倒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您要先帮我啊,即使富康园的卯阵是个废阵,但这废阵可是您整出来的,现在出现了历史遗留问题,于情于理您也得负上点儿连带责任啊……”
    “我帮你,你就帮我?”听张毅城这么一说,童国虎显得很是动容,“小兄弟,实话实说,帮我的话,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性,这些年来,我多多少少也有些积蓄,如果你真能帮我,这些积蓄我可以全部都送给你!”
    “哎,童大哥,您说哪里话了?您看我像是见钱眼开的人吗?”张毅城偷眼看了看屋里的摆设,对这个童国虎的积蓄也没抱多大期望,“跟您交个底儿吧,我父亲是道教茅山派的掌教,我多少也算是个少掌教,降妖除怪乃我教中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要能力允许,我张毅城肯定会全力以赴,但前提是,我答应帮我同学治病在先,您如果帮不了找,那就不要怪我见死不救了……’’说实在的,张毅城也不是傻子,虽说答应帮忙,但加了“能力允许”这么个前提,这回旋的余地可就大了去了,而且不管能力允不允许,先忽悠你丫帮我把事办了可是真格的…..
    “茅山派掌教?”童国虎点了点头,  “怪不得,小小年纪竟然懂得这些东西……张毅城,是你的名字?”
    “是……是啊……”张毅城一愣,刚想起来,扯了这么半天的闲篇,竟然没告诉人家自己的名字,童国虎没问,自己也没说。
    “你父亲,认不认识正一派的掌教?”童国虎似乎很认真。
    “你是说任真人吧?那是我爸的老朋友了,我爸和我大爷都认识!”说到这儿,张毅城似乎挺骄傲。
    “不不,不姓任,姓袁。”童国虎依旧很认真。
    “生袁?”张毅城一皱眉,感觉似乎有点儿不对劲。
    “对!袁绍一,袁掌教,跟你父亲有联系吗?”
    “袁……绍……    …”张  城两眼一黑差点儿从凳子上掉到一楼……
茅山后裔官网注释:
    ①把头:又称把总,正九品地方武职,基本上算是地方军队里有品级的最小的官员,同  职京官为蓝翎长,在地方武职之中,鲜有从九品职位,把总之下酌官员便属品外了。
    ②长二捆: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的简称,代号C2-2E,近地轨道运载能力达到9.5吨。起飞质量达到460吨,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技术最先进、速度最快、运载重量最大的远程运载火箭。
第二十七章 卯符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9-11
-
-
欢迎光临茅山后裔官网阅读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的最新章节!
   “袁真人……跟您是什么关系?”张毅城隐约感觉事情似乎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关于袁绍一的事迹,平时没少听老爹念叨;此人是民国中期龙虎山正一道的掌教,位列民国八真①之首,不但
是正一教的头号大BOSS,甚至说是整个道门的总瓢把子都不为过,抗战爆发后,此人加入国民党绝密特工组织中华太平祈福委员会投身抗战,行踪成
谜,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还曾施术救过老娘李二丫的命,据老爹张圜忠形容,连半人半仙的茅山老四戴真云都没辙的南洋邪术,这位袁大爷三分钟就搞定了,这么风云的一个神仙怎么可能跟眼前这位E.
T.叔扯上关系?
茅山后裔官网注释:
①民国八真:民国时期道门公认的最具威望、修为最为高深的八位道人,按序分别是袁绍
一(正一)、沈方卓(武当)、苏忡古(全真)、侯子厚(正一)、阎童九(闾山)、张
新广(全真)、竺海芝(青城)、马思甲(茅山)。
    “他是我的……可以说是养父兼师父吧……”童国虎正了正瓶底眼镜,  “我父亲死的时候我只有八岁,没有亲戚,是他收养我并把我养大的。”
    “养……父……加……师……父……”张毅城两腿哆嗦真有点当场上吊的冲动,按老爹张国忠的话说,当时所谓的民国八真,原本是民国七真,清一色全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茅山派学教马思
甲因属晚辈而并未被列入其中。之所以后来变成了八真且后面多了个马思甲,完全是因为马老爷子最早投身抗战的爱国壮举,及其“国之将亡,道何存焉”的爱国言论倍受同门景仰的缘故。如果严格地
按道门的规矩论资排辈,袁绍一应该比马思甲还高一辈,理论上讲老爹张国忠还要喊人家一声师爷,如此算来,自己岂不是也要向眼前这位E.T.叔喊爷爷?
    “我爸死后,街道想安排我去工读学校,可是年龄不够,但没办法,以我的情况只能去那儿,后来我在学校里待了几年,被大孩子们欺负得不行了,就从学校跑了出来……”童国虎挤了一下眉毛,
似乎还挺意犹未尽,  “我不敢回家,怕又被抓回去,但又没地方去,后来我想起我爸爸在世时曾在火车站丢过钱,就想去火车站偷钱,结果钱没偷着,反而被人给抓住了,我心想完了,肯定又得送我
回那个工读学校,结果抓我的人不但没送我回工读学校,还把我带回了家,教我读书写字。”
    “抓你的人是袁绍一?’’张毅城皱眉道。
    “对!”童国虎点头,  “起初,他只教我识字,长大一些后开始教我学道术,他说我很像他很久以前的一个徒弟,好像姓苗,在所有徒弟里最讨他喜欢,跟我一样,也有一只这样的眼睛,而且悟
性很高,是百年难遇的道学奇才,只可惜此人盾来莫名失踪,生死未卜;后来遇到我,他感觉那个徒弟又回来了……’’
    “你拜过师?”
    “没有,直到他老人家不辞而别,我和他之间也没明确具体的关系,
    童国虎面向窗外,若有所思,“今天听蓑R说你父亲是茅山派掌教,我忽然想起了他,不知道你父亲和他有没有往来,知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身居何处,是否健在;我们已经有十几年都没见过面了。

    “原来是这样……”听童国虎一说没拜师,张毅城的一颗心可算是
    放下了,至少是不用喊爷爷了,  “您跟他学了多久?’’
    “从我正式学习道术开始,应该有十三四年吧……”童国虎道,“直到后来他老人家不辞而别。”
    “童大哥,跟您说句实话,我父亲的确见过袁真人,但他俩见面的时间恐怕还不如咱俩见面的时间长呢,找他这个事,真心帮不了你……”张毅城一撇嘴,心说自己还想拿老爹的掌教身份跟人家吹
吹牛皮呢,没想到人家是跟袁绍一学了十几年本事的牛人,没准老爹那两下子拿到人家跟前也是白给……“袁真人那么大本事,你为什么不让他帮你解决身上那东西?”
    “我当然问过他……”童国虎道,  “但他好像也没找到特别好的办法……”
    “我滴亲娘啊……’’张毅城呵呵一笑,你大爷的袁绍一都没辙的旁门左道你来找我帮忙,这尼玛不是扯国际的蛋吗……“童大哥,袁真人都无解的玩意您来找我?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呵呵,找你,也不是我的意思,而足他老人家的意思……’’童困虎一笑,  “他告诉我,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才是开锁的钥匙!’’
    “钥匙?什么意思?锁是什么?”听童国虎这么一说,张毅城也是一愣。
    “这把锁,就是害你同学得什么犹昨症的‘卯阵’!”童国虎转过身,又露出了久违的E.T.笑,  “洪秀全创的是拜上帝教,信的是上帝,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国号定成‘太平天国’?”
“应该希望天下太平吧?”张毅城一脑袋问号,不知道这童国虎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希望太平,他还兴兵造反?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最太平!”童国虎笑道,  “告诉你,卯术这种旁门左道,可不是他老洪家自创的!太平这两个字,跟你说的那个太平,不是一回事!”
    按童国虎的话说,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纯以宗教为背景,且规模足够震撼当朝统治的农民起义,一共只有两次,一次是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另一次便是清朝末年的太平天国。
    东汉末年,巨鹿人张角号称得仙人所赠《太平要术》创建“太平道”,并于大汉光和七年(公元1 84年),以太平道信众为基础发动黄巾起义,百万门人①瞬间便转化成了起义军,一时间天下大乱
朝野震撼,虽说起义最后被曹操摆平了,但此次起义却直接导致了后汉时期三国鼎立格局的形成,其规模之犬影响之深可见一斑。
    规模如此庞大的起义,范围遍及全国,其中教众门徒以百万计,光靠嘴喷显然是不现实的,搞个露天讲演忽悠百八十人还算有可能,但若想一下子忽悠住百八十万人,没点儿真本事可就不行了。在
摆平张角的同时,曹操本人对张角用以蛊惑人心的所谓“道法”也是心有余悸,索性把一些俘虏来的黄巾军上层成员交于宫廷术士严加刑讯,通过对多位黄巾军高层首脑的审讯,张角蛊惑人心的伎俩终
于被一位叫伍尤的宫廷术士识破,按伍尤的分析,张角所谓的“道法”跟时下主流的“五斗米道’的道法,虽说表面上确有几分相似,但骨子里却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正所谓“此道非彼道,似道而非
道”,张角的“道法”,实际上就是被篡改过的上古六术中的“卯术”。一听张角用的是“卯术”,老曹更是放心不下了,按伍尤的说法,卯术这东西早在一百多年前王莽改制时期便被严令废止了,如
今不但死灰复燃,更是变本加厉差点儿把政府铲了,这还得了?在曹操看来,虽说此时张角己死,但对卯术这种上古邪术的警惕却是时刻也不能放松的,眼下黄巾是没了,但若放任这类邪术自由发展下
去,不定哪天再忽悠出个红巾绿巾的咋整?所以曹操在没搞定孙权刘备之前,便先集中精力把卯术给搞了。曹操死后,司马昭杀曹髦篡夺了曹魏的政权,并派钟会、邓艾摆平了西蜀,统一了天下,虽说
在政治上司马昭和曹氏家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但在政策上司马昭却继承了曹老爷子剿灭卯术余孽的遗志,一统天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全国范围内大举清查严打卯术的残支余脉,以至于这种在黄巾
起义期间曾风行全国的上古巫术,犹如被喷了农药的臭虫一般在短期内便死了个干净。
    “中国有句古话,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童国虎道,  “虽说司马昭的禁令让卯术在晋朝乃至后世的一千多年里绝了根,但这玩意在晚清年问却又活过来了……”
    “您是说,太平天国的‘太平’,跟张角的‘太平道’是一个东西?”
    张毅城眉头紧皱有些不知所以,这个童国虎的见解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啊……
    “你仔细想想,黄巾起义,为什么叫黄巾起义?”童国虎伸出手指指了指脑袋,  “以黄巾裹头,是他们最明显的特征!你知不知道太平天国是什么打扮?”
    “这……’’张  城不由得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历史上的插图,好像确实也是用布包头,只不过插图是黑白的,不好确定是什么颜色。
    “杜文秀起义时,曾号召部下着明装,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满清入关后,很多反清力量都喜欢以反清复明为幌子,而太平天国虽说反清,却并未主张复明;虽说拜的是上帝,是西洋神仙,但装束
却也不同于洋人,更是跟历朝历代都有所不同,洪秀全生于晚清,也不是服装设计师,为什么会琢磨出那种怪异的打扮?”童国虎眯缝着眼睛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就凭衣服,您就认定洪秀全传承了张角的卯术?”张毅城似乎有些不大相信。
    “当然不是只凭衣服……”童国虎道,  “你知道他们脑袋上那块布下面,有什么秘密吗?”  ,,
    “不完全是!”童国虎走到床前,从床铺下面拉出了一个大号的藤条行李箱,看成色似乎颇有些年头了,  “你看这个!”童国虎打升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了一顶脏得不得了的款式怪异的明黄色帽
子,上宽下窄,如同警察戴的人盖帽去掉帽檐差不多,帽子后面还连着一块明黄色绸布,上面用颜色稍深的丝线绣满J,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乍一看像是南方某些民间曲艺登台表演时用的行头。
    “这就是太平天国的帽子?大盖帽啊……”张毅城接过帽子,似乎跟历史书插图上画的不大…一样,  “童大哥,我记得太平天国的帽子似乎就是块布啊,再找个圈一箍,跟阿拉法特差不多那种…
…”
    “那是平民老百姓或普通兵勇的帽子!这项帽子,在太平天国,只有王爷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戴!”童国虎从张毅城手中取过帽子,指了指
帽顶内部,  “你看这里!”
    “这……这是什么……难道这就是卯术?”顺着童国虎的指点,张
毅城也发现帽子内部似乎有些猫腻,虽说帽子已经1日得不成样子了,但却依旧能从绢面的泥渍中隐约看出一些怪异的图案,乍一看倒是与道符有几分相像,仔细看却完全看不懂。
    “差不多吧……”童国虎道,  “这是一张卯符!”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