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第36章残匾 第37章 杜氏遗札 作者:大力金刚掌

“啊……咱们不说这个了……”周韵然似乎扛不住了,没等张毅城说话自己便转移话题,“说说你那个童大哥吧……”
    童大哥?”张毅城一愣,“他有什么好说的?”
    “你不担心他吗?”周韵然抬起头,脸还是红的,“你不是说他被鬼附身了吗?现在还被车撞了在医院昏迷……”
    “我担心他也没用……我爹跟我大爷他们,一群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为了他的事都出发去探险了……”张毅城一撇嘴,“现在我也不知遒那群老大爷们究竟去哪了,也没法找他,只能在这儿干等。”
    “你爸爸都八十岁啦?”周韵然一脸的惊谔.
   “我爸还不到五十,八十岁的是我大爷和另外一个朋友二”张毅城一笑,心说妹子你咋想的啊?
   “他们怎么会知道那个童大哥去过哪儿?”周韵然问道“他们从他的随身物品里找到了一个GPS定位器,里面储存了他出车祸前的一些定位信息,就去找了”张毅城摇头道。“但是现在那个定位器被他们带走了,就没有其他线索了。’
   “你刚才不是说.那个童大哥在一年以前己经找到了太平天国的宝藏吗?’‘周韵然忽然灵机动,“既然他能找到,盯自们也可以找啊,找到宝藏,不就能找到你爸爸了吗?”
   “晕……”张毅城差点儿头栽到楼下,本以为这周韵然能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呢,“那个童大哥找了十几年啊,现在什么线索鄙没有,咱们怎么找?”
   “嗯”周韵然似乎也有些无奈,,’对了,这个客栈开了多久?”
   “扼……这个得问一下童老板……”张毅城特意看了看四周家具的新旧程度。“应该刚开不久,家具都还很新!”
   “那他为什么会住这里?”周韵然问道“这儿并不便宜啊!”
   “扼…”,张毅城被间得都没脾气了、“应该是看这环境好吧,你看院里还有个养鱼池…”
“人家那叫池塘好不好?”周韵然笑,“我觉得,他肯定不是为了环境好才住这里的!还有啊,他祖宗姓杜,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姓‘童’?”
    “呃,这个应该是为躲避朝廷追杀吧…”张毅城道,“你想想,他祖上扯旗造反。朝廷肯定要斩草除根的,古代讲究株连九族啊,别说是儿子孙了,什么小舅子二大爷担挑的,只要是亲戚,个都不放过,都得抓起来枪毙.避免留后患。
    “这个我知道!”周韵然道,“我只是说,他为什么要姓‘童’!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姓并不多见,张王李赵的那么多通俗的姓他不姓,非要改姓童,是为什么?”
    “这……我哪儿知道?谁知道他祖宗当时怎么想的?大概是扔鞋决定的吧?”听周韵然这么一问,张毅城也是一愣,心说这女人的思维跟男人真是太不一样了,怎么净注意这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呢?这小子姓什么难不成也跟宝藏有关?
    “童…”周韵然用手指在玻璃板上写了一个”童”字,之后又抬起头四外看起没完,“我觉得肯定有他的用意……
    “小两口聊得挺热乎啊”就在这时候,董老板端了两杯咖啡上楼,“来,尝尝这个,正余的云南小粒咖啡!”
    “哟……多谢多谢!”张毅城赶忙起身,“董老板您太客气了!”
    “没打搅你们吧?”董老板放下咖啡,转身准各下接,‘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就行,我给你们送上来!这两杯免费!
    “董大哥,”周韵然忽然叫住了董老板,“您这个房子有多少年历史了?”
    “二百年少说!”一听有人打听古宅历史董老板来了精神头.
    “跟杜文秀有关系吗?”周韵然继续问道。
    “有啊!在杜文秀刚占领大理的时候,这个院子.曾是他的临时指挥部,后来杜文秀自己建了个大帅府,便又把院子赏给了手下一个叫马荣的将军,一直到杜文秀倒台,这宅子才又被清军主帅岑毓英赏给了位副将.后来那位副将回老家,(本文来自茅山后裔官网 maoshanhouyi.cc)把这个院子送给了一位文人开书馆!董老板脸的兴致勃勃,千脆在张毅城旁边盘腿落座,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书架,“看见书架里摆着的那块匾了吗?那就是当初起义时留下来的物件,是我从储藏室里抢救回来的。差点被当成破烂扔了,顺着董老板的指向,只见书架里确实有一块残戚,上书“革陈立新四个字,匾额的落款处已经残缺不全了。但上面的四个大字却依旧完好。
    “革陈立新?,周韵然似乎若有所思,“董大哥,我能看看这块匾吗?”
    “可以啊……”董老板点了点头。
    “好奇怪啊……如周韵然站起身走到了书架前,伸手把“革陈立新”四个字每个宇都敲了一遍,“董……董大哥,能把……这块匾………拆了吗?”
    “啊?’,董老板一愣,“你……你想…干吗?”
    “然然,适可而止……”张毅城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虽说在房东眼里这阮意不值钱,但在人家董老板眼里这可是宝贝,纵使人家董老板挺客气的,也不能这么不见外啊……
    “我坏疑,这块匾是空心的上’,周韵然抿着嘴道,“董大哥,那个姓童的客人就是杜文秀的后代,您知道吗?”
    “呃…这个还真不知道……”董老板摇头,“那跟跟这块匾有什么关系?”
    “你看,‘童字的写法,是上面个立’字,下面一个‘里’字,就是‘立’的‘单面,所以我怀疑跟这块匾上的‘立’字有关!”周韵然道。
    “然然。写这块匾的时候还没有简休字昵一……”张毅城道。“繁体的‘里’字可不是这么写!”说到繁体字,张毅城可认识不少,“里’,的繁体写法是“里”。
    “嗯·…好像是有点道理”别看张毅城不信,董老板倒是挺认同周韵然的分析,“那你觉得杜文秀会往里藏什么?”
    “ 遗书一类的吧……我不知道……”周韵然摇摇头,“我也是猜的。”
    我看看……”董老板干脆把残匾从书架卜抱了下来,翻过匾额开始敲击匾额背面,没敲几下眉头便皱了起来,“好像确实是空心的.……”
    董老板敲了敲匾背面声响异常的地方继而又看了看正而,似乎还真是“立”字部位。“小张,茶几下面有个陶罐,里而有瓶起子,你递给我一下……”
    看这意思董老板似乎要亲自拆匾。“董老板,……你可想好了…”张毅城战战兢兢地把瓶起子递给了董老板。
    “万一啥都没有,您可千万别埋怨我们……”“怎么可能埋怨你们呢“…反正是砸背面,不耽误摆着就行,董老板一笑,握着瓶启子噗嗤一声便把匾背面砸漏了,“呵呵.还真是空心的。”

-
-
第三十七章 杜氏遗札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9-20
-
-
    没戮几下。残匾的背面便被策老板戳出了个约莫有火柴盒大小一个窟窿,只见这匾里果然藏了两页叠成了豆腐块的信纸,其中一页写满了字,似乎还真是杜文秀的遗书,而另页则画了一幅略线图。
    其中手书内容如下:
    想我书予天王之信尚未送出,却闻天王圣陨之噩耗.惊截.叹栽。借截。痛我。今纵观天下,天王陨,义王劫.英王逝,复初、云峰变.怜天下谁人可为知己耳?
    天王陨,则国运尽,是为江山之气数也。众王尧,则星火熄.是为苍生毛不幸也。同志异。则心志绝,是为我之悲怆也。
    志绝则无苟活之趣,大丈夫立于世.岂能为功名利禄而偷生乎?遂差死士藏天王予我之珍宝于点苍.若后代得我之志,解我之悲.会我之意,,且破匾得图。尽应取宜起兵.誓以革命满清、救民水火.以承天王之遗志,了我未尽之余音。”
    大概意思是说:
    我写给天王(洪秀全)的信件还没送出,便得到了天王的死讯,真是太TM“吃惊感叹惋惜悲痛”了。纵观天下。天王挂了,义王(石达开)也场难了,英王(陈玉成〕早逝了,马复出、马云峰〔即马如龙)叛变了,天下还有谁是我的知己呢?
    天王挂了则国运己尽,是(太平天国)江山注定的气姚所有(能打的)王都挂了,则(起义的〕火种已经熄灭,是人民的不幸.而(革命)同志个个都叛变了,我(起义的)心气也就没有了,这是我自已《人生)的悲衰。
    连起义的心气都没了,活着也就没什么惫思了,大丈夫活在世上,不能为了高官厚禄而荀且愉生,所以便派敢死队将天王送到我这里的宝贝改在了点苍山上.如果后世子孙拥有与我一样的宏图壮志,了解我的悲伤.理解我的心思,而且从.中找到了(藏宝)图,就应该用这些珍宝招兵买马维续造反,立志推翻捅统治,救万民于水火,以此继承天王未完成的事业.也算是替我去完成余下的使命。‘看来这哥们到死都没忘了扯旗造反的事……”看着这封所谓的遗书.,张毅城也是无奈一笑,按信上所说的.这杜文秀投靠太平天国。似乎井非像童国虎所说的那样是为了抱团取暖,而是傻乎乎的真把洪秀全当成革命同志了.看来这哥们真是到死都不知道洪秀全用黄金造尿壶的事………
    .怎么样?我猜得没错吧?.周韵然笑眯眯地盯若张毅城,扬扬得意道。
    “然然啊,我……呃……洒家必须承认,你真聪明!说实话,此时此刻。张毅城不得不真心佩服周韵然的润察力.如此细徽的玄机,甚至连童国虎自己都没注意到,以至于耗费了十几年的时间去寻找所谓的宝藏,眼下竞然被这个小丫头五分钟就搞定了,等童国虎醒过来要是知道了这个事,估计就算当场没气死。后半辈子也得落个病根。“我明白了!”“茶几旁边,董老板则一直在专心研究藏宝图.继而猛地一拍大腿,“我说杜文秀这个藏宝路线怎么这么怪呢一唉.真是糊涂了.…….,,
    “您明白什么了?怎么糊涂了?’张毅城也凑到了董老板的跟前,只见这张所谓的藏宝图上面所有的参照物无外乎一些城楼、树木、石头、小碑等,一无地名二无比例尺三无文字说明,整个就一三无地图,反正以自己的识别能力,拿着这种藏宝图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地方的。“这是一条近路!比你爸爸他们走的路程要近很多l”按董老板的话说。当初指点秦戈的进山路线,是以传统的徒步路线为基础的,从大理古城到山村之间的二十多公里山路其实是一条户外爱好者常走的徒步路线,正好是半天的路程,之后可以在山村补给,当天就能返回来。而古图上标注的进山路线却是从古城直通目的地,虽说中途没有补给的地方,但却比先绕山村再进山要近很多。“说实话,图上标的这条路我并不知道,囚为以前从来没人这么走过,如果这条路真的存在的话,距离目的地会比你爸爸他们的路线至少近一天的路程…”
    “一天?”一听这个,张毅城来了精神头,“这么说,如果明天一早出发的话,咱们差不多能和我爸同时到达目的地?”
    “出发?”董老板一愣,“出发去干吗?”
    “找我爸啊,”张毅城道,“我来不就是为了找我爸吗-…”
    “哦………,董老板点了点头,一脸的欣欣然。看来也是想过一把《夺宝奇兵》的瘾“既然是这样…我带你去怎么样?点苍山我也登过好几次,这张图所标注的地方,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找到。
    好啊!”张毅城正巴不得呢,要让自已拿着这么张云山雾罩的藏宝图进山,非死在山里不可。
    “毅城……我……”张毅城正跟董老板聊得火热,周韵然似乎忍不住了,“我能去吗?
    “啊……你……?”张毅城顿时就是一愣,“然然,你在这等着我吧,我们很快就回来……”
    “毅城……我……”只见周韵然抿着嘴,似乎在忍着不哭,“我只是想……”
    “然然。你听我说.爬山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张毅城把周韵然拽到了一边,“尤其是这种野山,连路都没有,累死人不偿命啊,没准还会有危险啊……”
    “毅城……我真的想和你一起去……,”周韵然抿着嘴,声音小得像蚊子样,“我不怕累,不怕危险,我干!么都不怕……”
    “有鬼你伯不怕?”张毅城也无奈了想起当初去勘察富康园的房子时,这周韵然似平挺怕鬼的,便想拿神神鬼鬼的话题说事,“那个童大哥都那样了难道你忘了?”
    “我不怕……”周韵然似乎是铁了心要跟着。
    “叹呀,然然,听话!”张毅城皱眉,“你妈妈已经不在了,万你再有个什么闪失。让我怎么向你表哥交代?”
    “嗯……那好吧”周韵然满脸委屈,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一股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着实是让人心疼
    “你就带她去呗!”一旁的奄老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什么鬼不鬼的!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拿那玩意儿吓唬人家姑娘啊?”
    “哎?”张毅城绝对没想到这个奄老板能替周韵然说话.“董老板,这…万一有什么危险……”
    “危什么危?险什么险?又不是去登珠峰,爬个破苍山,能有什么危险?”董老板走到周韵然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周韵然的身板。“妹子,会游泳吗?”
    “会”周韵然盯着董老板,两眼满是感激,抿着嘴点了点头
    “200米能游下来吗?”董老板继续问道口
    “能!”周韵然继续点头,“我能游500米!”
    “没问题!”董老板斩钉截铁“收拾好东西,明天早晨跟我们出发!”
   “嗯!”周韵然破涕为笑,“谢谢董大哥!”
    “小张啊,这个事我做主了!人家姑娘帮你把这玩意找出来了,结果你还不带人家玩,有你这么办事的吗?”董老板晃悠着手中的藏宝图。“你要不带她去,那你自己去”
     “行…带…带…”张毅城也无奈了,转念一想也是。匾是人家董老板的,里面的信纸是周韵然发现的,自己从头到尾什么功劳都没有啊,自然也没有权力决定谁去谁不去啊,“董大哥,难道中途还要游泳?”
    “游泳是最考验体能与耐力的运动项目!”董老板道,“能游200米也就是50米标准泳池游两个来回的体力,是徒步登山的入门标准。如果能游500米,那肯定不成问题!”
    “你真能游500米?”对于董老板以游泳衡量体能的说法,张毅城也认同,只不过不大相信周韵然真能游500米,以自己的体能,跑步10公里不成问题,但若换作游泳的话,恐伯游上一公里就得累吐血,这丫头虽说看上去身体素质比柳蒙蒙好不少,但也不可能相当于自己的一半啊…
    “你要不信,明天我游给你看!”周韵然一脸的不服气。
    “行了行了……省点体力爬山吧…”张毅城也懒得在这件事上较真了,干脆又把杜文秀的书信摆在了茶几上。说实在的,从刚看见这封信的时候。张毅城便觉得字里行间这行文流笔的架势似乎是在哪见过,“怎么那么眼熟昵?啊!我想起来了!然然,在这儿等我!”盯着茶几上的书信,张毅城‘啪”的一拍大腿,站起身路小跑便回了房间。
    自从上次从沧州回来之后,装法器的大包便没怎么动过,而姜俊那些写满偏旁部首的练习本便也一直放在里面没往外拿。眼下看到杜文秀的手书,张毅城猛然想起,姜俊写的那此字虽然不完整,但笔画轮廓却像极了杜文秀的字迹。
    从大包里取出姜俊半夜乱画的练习本,张毅城又回到了咖啡座的楼上,跟杜文秀的亲笔手书一对比,果不其然,至少以张毅城对书法的理解,二者的笔体风格是别无二致的。
    “这…这不是我表哥写的吗?”对于张毅城拿来的练习本,周韵然自然不陌生。
    “嘿嘿…他可小是你表哥……”张毅城呵呵一笑,心里己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出意外的话,恐怕那个魔怔姜俊八成就是杜文秀转世!
    “谁?谁不是我表哥?”周韵然一脸的好奇,“难道…我表哥写的,就是这封信上的内容?”
    “董老板,您那儿有信封吗?”张毅城心里已经盘算好处理方案了。
    “有啊?’董老板一楞,“你等着,我给你拿去………普通信封行吗?”
    “越大越好”张毅城挥了挥手里的练习本,“最好能装下这个练习本…”
    客栈外,十字路口。
     一阵浓烟过后,姜俊瞎写的练习本被装在四五个大号午皮纸信封里烧成了灰烬,按张毅城的设想.在杜文秀的遗书上。似乎提到了给洪秀全的信件已经写好了,但尚未寄出便得到了洪的死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朴文秀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想与洪秀全说,但最终未能如愿,若姜俊所患“犹昨症”的病因真是因此而来,那么把信烧给“洪天王”便可化解其怨气,理论上讲其步骤跟清明节传统的烧纸风俗没什么区别。
    “然然.等会儿给你表哥打个电话,让他踏实睡觉吧,如果还是爬起来写字,我自断经络…”看着焚烧现场刮起的一阵阵小旋风,张毅城自知大功告成…
    所谓怨气.就是死者生前未了的愿望所化成的浊阴之气。怨气越大,魂魄阴气就越重,因而不能与新生儿脆弱的阳气达到阴阳平衡,也就不能投胎。而传统意义上的超度,大多是以弄虚作假的方式蒙蔽魂魄,以达到替死者完成遗愿降低怨气的目的。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遗愿都可以用造假的手段糊弄完成的,例如这个们文秀的遗愿。
    以遗书内容分析,杜文秀的愿望是推翻满清统治,这种史诗级的愿望与般草民百姓“老婆孩了热炕头,的愿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绝对不是烧点纸钱扎几个草人就能解决的问题。以张毅城的分析,杜文秀不但生前宏愿未了,更是死于服毒后再遭斩首,死法凄惨且伴有自杀的色彩,此等冲天重怨若放在自然条件下化解.没个万年也得八千年,到时候人类社会还有没有都是未知数,基本就等同于永世不得超生了。之所以能够以如此之快的速度投胎成了男狐狸精姜俊,很有可能是因为后世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苹命推翻了满清统治。变相替此人实现了愿望,按道术的理论.不管魂魄怨气已经重到了什么程度,哪怕已经成煞了,如果大愿突然得偿,其怨气都有叮能在瞬间得到化解,并以超越理论的逆天极速立即投胎,类似个案虽说并不常见,但古往今来也不在少数。看来童国虎的确是误会他老祖宗了,人家址旗造反井非是一门心思只想自己当皇上而是确实想推翻腐朽消廷,建立新秩序,救民干水火:且这个愿望实现了,谁当皇上也就不重要了。其魂魄能顺利投胎成男狐狸精姜俊,便是很好的佐证…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