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第45章 董爷的崛起 第46章 十米生死 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四十五章 董爷的崛起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9-21
-
-
    穿过秘道,张毅城竟然听到了一阵隐隐的流水声。“难道这里面有泉水?”转过两个弯又下了几级台阶之后,一间更大的密室让张毅城浑身上下瞬间就是一层鸡皮疙瘩。只见此密室面积要比刚才那间大上足足两倍,四壁人工修凿的痕迹比刚才明显少了很多,地面上坑坑洼洼也是天然大于人土,密室正中央有一个泉眼,泉水通过条人工水道流向一个半米多高的小山洞,一缕阳光顺着山洞照到密室里,虽说算不上强烈,但照明效果却比手电要好上不少。借着阳光不难发现,在水道旁边,黑糊糊似乎还躺着个人……豁然开朗的感觉。山洞中的水道,水道边上的人,这不就是前不久神仙托梦时,梦见的那个场景吗?
    “爸!是你吗!?”张毅城三步并两步蹿到了水道边上,定睛一看差点呕出来,地下躺着这位虽说是人,但却是个死人,看衣服绝对不是现代人,但也不像清朝人,不但死相凄惨,死法更是匪夷所思,只见死者表情狰狞,嘴里还插着一把匕首。看匕首的牢固程度似乎是刺穿了死者的脖颈直接钉在了地上。
站在尸体旁边,张毅城小心翼翼地掏出罗盘,却发现罗盘指针的反应,跟自己刚被董老板放下来时截然不同,刚下地道时,罗盘的反应还是比较正常的,但此时的盘子却如同地震仪一般,指针晃动频率之快都快赶上医院的心电图仪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山中阴阳?”见罗盘反应不正常,张毅城也并没太在意。一直以来,对于山区阴阳环境的特殊性,老爹张国忠是没少跟自己念叨的,山中阴阳是依山而行,跟大部分平原城市正南正北的阴阳环境,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山区阴阳体系中,又数山洞最为特殊,因为环境封闭的缘故,山洞里可谓是有阴无阳,不管是什么地方,不论海拔高低,只要是山洞或类似环境,罗盘失灵那是轻的,没准巨阙剑都会失灵。
    “算了……这种地方还是快走为妙…”说实话,张毅城之前并没见过所谓的罗盘失灵具体是什么样,所以此时罗盘反应异常,在张毅城看来可能就是失灵了,便也没怎么真当回事。虽说没把盘子失灵当回事,但洞中足以导致罗盘失灵的巨大阴气却也引起了张毅城的紧张,加之童国虎之前还说过这洞里没准有什么东西,张毅城干脆收刀入鞘准备立即打道回府。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声轰天巨响,有如炸弹爆炸一般,震得整个山洞似乎都摇了三摇,更是把个张毅城震得耳鸣目眩青筋暴露,差点当场瘫在地上。在常人听来,这一声巨响倒像极了一百斤TNT炸药爆炸的动静,但在张毅城耳朵里,这可不是什么炸药爆炸,这分明就是巨大的“天破”之声啊,在道术理论而言,一是怨孽被消灭,二是什么阵法被破坏,都会发出天破的声音,声音大小依据怨孽修行程度或阵法阵力的大小而不同,怨孽越厉害、阵法越邪门,被破时声音也就越大,眼下根本就没有什么怨孽,无缘无故传来天破之声,肯定是有阵法被破了,如此原子弹般的动静,得是什么惊天邪阵啊……
    听见动静,张毅城虽说两腿发软,但第一反应还是条件反射般抽出了宝刀千鸟切,四外扫视了一圈似乎没什么动静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第一时间便飞回了下来时的洞口,拽着绳子刚想往上爬。一抬头又傻眼了,只见一个臀围足有四尺半的大屁股正顺着绳子高空速降砸向自己。
    “我靠……董老板……快上去!!”张毅城都快哭了,这个节骨眼你下来干吗啊……
    “怎么了怎么了?”听见下面有人说话,董老板赶紧勒住了绳子,打手电往下一照发现张毅城正活蹦乱跳地在下面吆喝似乎没什么事,立即就是一脸的如释重负,“我操你小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杜文秀在里面放了炸药呢!刚才什么声音?”
    “你先上去!快上去!那玩意儿比炸药厉害。快上去!”张毅城二话不说拽住绳子就往上爬。
    “什么玩意儿?你什么意思?碰见什么了?”见张毅城如此惊慌,董老板也挺紧张,拽着绳子又升始往上爬,但无奈自己的分量比张毅城重了可不止一个量级,鲁智深嘛,空降容易,但若少了地球引力的帮助,想往上爬可就费了劲了,任张毅城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在下面慢慢跟着一点一点往上蹭,说句实话,早高峰在北京东二环开法拉利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董老板!董爷爷!快啊!再快点!”张毅城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为求速度干脆连装法器的背包都不要了,不知为何。总感觉刚才逃跑时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跟过来了,见董老板爬了半大才爬出两米,简直有心从底下托着他一块爬。
     “我也想快点啊!”董老板脖子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自己倒是也想快爬,但最快也就这么快了。
    “董爷,等会儿回客栈,我自费给你买两个疗程的减肥药,你可要按时按量……啊……董……”没等张毅城耍完贫嘴,只感觉脚脖子被人猛地抓住往下狂拉。力道之大比起当年在莲花山那个小山洞抓自己的怨孽大了远不止一点半点,明显不是活人,以至于连董老板三个字都没来及喊全了,便被拽下了绳子,扑通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怎么了?小张?”董老板感觉绳子猛地一晃似乎有些不对劲,
低头一看张毅城己经不见了“小张!张毅城,咱不带这么玩的!张毅城!!”喊了几句发现没动静,董老板干脆由攀爬又改回了速降。举起电棍打着手电也进了密室……
    要说张毅城的反应算是比较快的,刚摔到地上,第一反应便是不顾一切翻过身子想抽出千鸟切。但反应快并不等于动作快。比起拽自己这位的速度,张毅城的动作就好比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翻身抽刀这么一瞬间的工夫,竟然已经被拖出了十几米远。
    “我去你妈的……”小不一切地抽出千鸟切,张毅城对着脚底下横着就是一扫,只感觉扑哧一下,虽说脚脖子被攥着的感觉还在,但拖拽的力量瞬间就消失了,似乎是怨孽的胳膊被砍断了。要说宝刀就是宝刀,虽说这千鸟切不如巨阅七星这些上古宝器的来头大,但刀龄却要年轻得多,刃口也更锋利。连张毅城都没想到这把鬼子刀竟然这么好用,就凭刚才那声惊天动地的天破声判断,拽自己的不定是什么邪门玩意儿呢,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削掉一截。
    “张毅城!”此时董老板也打着手电冲到了跟前,手电光中似乎看见黑影一闪,也就零点几秒便不见了.“怎么了!刚才那是什么玩意儿?”
    “嘘……”张毅城伸出一根手指,单手举刀示意董老板不要说话之后白己也把手电掏了出来,在地上照了半天,只见地面上除了巴掌大小一片粘液之外,便再尤其他,“怪了,明明砍到了啊……”
    “找什么呢?”董老板不知所以,打着手电稀里糊涂也是一通乱照。
    “算了不找了。先撤……”张毅城胳膊一横,二人缓缓后退。眼看就到洞口的时候,董老板忽然感觉有东西滴在了自己的脸上,“什么玩意儿?”董老板用手背抹了一下脸,之后本能的打着手电往上照。差点把胰腺吓破,只见二人头顶正上方竟然四仰八叉地贴着个“人”,包括脸之外通体漆黑.这种黑跟非洲人的黑还不样,完全就是纯木炭黑,只有牙是白的.之所以能看见牙,是因为压根就没有嘴唇。
“啊!”冷不丁看见这么个玩意,一般人换谁都崩溃了。董老板也不例外,大叫之余,手电和电棍分别朝两个方向各扔出七八米。
    “什么玩意儿!!”董老板被房顶的哥们吓了一跳,张毅城却被董老板吓了一跳,冷不丁一抬头也是一身鸡皮疙瘩,挥胳膊一刀便飞了出去,只见房上这位刺溜一下便没影了,宝刀当啷一声弹在头顶的岩壁上火星四射。
    “这边跑!”张毅城也看透了,就凭董老板那个爬绳子的速度,想从天井爬出去是没门了,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另间密室那个流泉水的小山洞。
     “哪边?’董老板也回过神来了,三步并两步便捡回了手电,之后举起手电又开始找电棍。
    “别找你那玩意儿了!快跑!”张毅成捡起宝刀,拉起董老饭便往拱门狂奔,结果刚到拱门门口便感觉身后一股阴风,回过头,只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站在董老板身后。
    “怎么了?”董老板也是一愣,本能地一回头,正好跟后面这位来了个脸贴脸,当场就吓愣了。
    “董老板!低头!”张毅城抡圆了千鸟切横向就是一扫,董老板闭着眼拼了命地往下蹲,感觉一股凉风擦着头皮掠了过去,“我靠你小心点!”说实话,此时此刻董老板也崩溃了,不管是张毅城还是对面这位黑爷爷,哪边都不安全啊,至少现在看来先被这小子砍死的可能性更大……
抱着脑袋刚一睁眼,董老板又崩溃,只见圆咕溜丢一个器脑袋正自下而上跟自己对脸。如此之近的距离,借着手电光,董老板算足看清了,黑爷爷的脑袋貌似己经被张毅城刚才那一刀砍下来了,貌似就是骨头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黑皮,没头发,没眼睛,“我操啊……”董老板惊魂未定地站起身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现在你怎么还装傻呢?赶紧走!”张毅城拉着董老板就要进拱门,结果还没等往前走又傻了,只见刚被自己砍掉脑袋的哥们此时竟然完好无损地站在对面的拱门里,再低头找刚才被砍下的脑袋,己经不见了。
    “妈巴子的碰上短笛大魔王了…”张毅城也傻了,这非洲哥们到底哪来的?莫非就是刚才躺地上被匕首插嗓子的?不对啊,用才看没这么黑啊,怎么还带基因突变的?
就这么一愣的工夫,对面的黑爷爷冷不丁就到了张毅城面前,再想砍已经来不及了。张毅城一不做二不休,冲着黑爷爷的胸口分心便刺,只感觉扑哧一下,千鸟切齐根刺入了黑爷爷的前胸,结果没想到这哥们挨了这一刀非但没什么事,反而一把抱住张毅城噌地一下便蹿入了拱门,还没等董老板反应过来,哥俩便都不见了。
    “张……张……张毅城!”一旁的董老板己然看傻了。等哥俩都消失在拱门之后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地喊了两嗓子,拱门里没有任何回音。
    “日你大爷的。老子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董老板噗的一口唾沫吐到了地上,捡起地上的手电又检回了电棍,返回头拎起张毅城装法器的背包背在了自己的肩上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迈进了拱门。

第四十六章 十米生死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9-22
-
-
    小心翼翼地穿过隧道,董老板边走边喊张毅城的名字,却始终没有一句回音。战战兢兢地走到第二间密室,打着手电一照,董老板当场就傻了,只见张毅城四仰八叉呈大字型躺在水道边上一动不动,嘴里吐出的白沫己然流到了地上。
    “张毅城!”董老板也顾不得勘察敌情了,发疯般跑到张毅城跟前,蹲下身子就是一通推,“我靠坏了坏了……”董老板不停拍张毅城的嘴巴,“小子,醒醒,别他妈吓我啊……小子……我靠……”推了半天见张毅城毫无反应,董老板干脆抓起了张毅城的手腕子,一掐脉门竟然丝毫感觉不到脉搏,心里顿时就凉了,“我靠小子!你逼我给你人上呼吸是吧!快醒醒啊!!张毅城!!”喘着粗气,董老板算是彻底抓瞎了,又是压胸口锤心脏又是按人中抽嘴巴一通折腾,把自己懂得的急救手段用了个遍,但这张毅城就如同死鱼一样,毫无反应。
    “张毅城!你他妈的快给我醒醒啊!”发现张毅城貌似真是挂了,这董老板真是一头撞死的心都有,这要怎么跟外面眼巴巴等着的大妹子交代,要怎么和那群先行出发的老大爷们交代啊!“妖精!!你给我滚出来!!”站起身举起电棍,董老板也豁出去了,“我操你妈!!赶紧给我滚出来!!老子跟你拼了!!咦……?”看着手里的电棍,董老板心中一动,医院好像也是用这玩意急救啊,去他娘的死马当活马医吧……
想罢董老板也顾不得骂街了。把电棍顶在张毅城胸口滋啦就是下。
    “妈呀!”张毅城前胸一挺哇呀一声便坐了起来,抬头一看董老板正热泪盈眶地看着自己,“董老板?你怎么还在这儿?快跑啊。”
    “我靠你小子终于醒了……”董老板眼眶都湿润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啊!
    “快跑啊!”张毅城也顾不得别的了,爬起来拉着董老板直奔小山洞,结果刚到小山洞门口只见对面黑影从天而降,闪电股扑向张毅城,借着小山洞透进来的阳光,但见张毅城的刀此时竟然还插在这位黑兄弟的前胸。
    “你还敢来?”正所谓仇家见面分外眼红,见这哥们又要扑张毅城。董老板连手电都不要了,双手握着电棍抡圆了就是一道空中拦截。张毅城也服了,心说自己身上不是有个神仙吗?怎么还不如没神仙的安全啊?这神仙当得也太水了吧?新手也不至于新到这份儿上啊?不过此时此刻,张毅城己经没闲心骂神仙了。见怨孽扑向自己,赶紧本能地往后闪身,好在董老板从空中拦这一棍子虽说没能完全阻止黑爷爷的行动,却大大地减慢了其速度,趁着这机会,张毅城伸手便握住了插在怨孽前胸的刀把,双手压刀,用尽全身力气往下狠命就是一切。要说这千鸟切不愧叫千鸟切,张毅城这一下干脆从前胸部分将这怨孽的下半段切成了两半,且全过程并没像张毅城想象的那么费力。
    “让你掐我,再尝尝该个!”见一招得手,张毅城干脆乘胜追击,手腕一转刀刃向上扬手就是一挑,想彻底将这怨孽从中间分开,就在这时候,董老板电棍猛地顶在了怨孽的腰上,大拇指按着电击按钮还就不松开了,他这一电击不要紧怨孽倒是没怎么样,张毅城这边差点被电死,‘哎呀我擦……”张毅城浑身抽搐当啷一声宝刀落地,“董……老板……你想……谋财害命吗……”
    “呃……?”董老板看电到张毅城了,赶忙松开了电击按钮,“怎么……怎么还带乾坤大挪移的?”
    “挪……挪移个屁……你不知道金属导电吗?”张毅城哆里哆嗦地捡起宝刀,发现对面的怨孽又不见了。“董……董老板,这东西似乎只想要我的命!你先走,我想办法拖住它!”
    “呸!董老板往地上吐了口睡沫,虽说挺感动却也没带出样来,“你小子想独吞宝藏?没门我告诉你!”
    “宝藏个屁!这什都没有!”张毅城少见的认真,丝毫没有半点说笑的意思,“董老板。是我主张来这儿的,不能连累你!就算我求求你,周韵然一个人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你一定要把她带回去!”
    “那丫头一个人能回去没问题!”董老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洞口有光,应该通着外面,你先跑出去,我想办法弄死那玩意儿!”
    “别过去!”张毅城一抬胳膊挡住了董老板,“你弄不死它的,刚才脑袋让我砍下来都没死,你怎么弄死它?现在咱们只要一过去,那东西就会出来!”
    “那……那怎么办?”看着离自己不足十米远的小山洞,董老板似乎始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要不你试试蹿过去,我给你打阻击……”
    “你有它快吗?”张毅城似乎也懒得废话了,趁着那东西还没动手,干脆打开了装法器的包,“董爷,你听我说,等会儿我喊一二三,然后咱俩分别朝两个方向跑,你去外面爬绳子,我钻这个山洞。”
    “ 我爬绳子你走山洞?”董老板也不好意思说爬绳子是自己的短板,“那…那咱们怎么会合啊……”
    “外面能看见远处的山,很可能是悬崖,童大哥说曾经在悬崖上找到了一个入口,他找到的很可能就是这个山洞,我出去会尽量往上爬,你想办法绕到上面救我!”说话间,张毅城己终拧开了好几个玻璃瓶,各色粉末倒了一地。“如果找不到我,你就带周韵然先回去!”
    “悬崖?”董老板低下头也顺着小山洞往外看了眼,貌似海拔不低,“你放心!我肯定能找到你!你这是……什么玩意儿?”董老板也注意到了张毅城正在摆弄的所谓“法器”,只见这张毅城将好几种粉末混合在一起,已经在地上乱七八糟画了一大堆,图案看似混乱却又左石对称。
    “学着点吧!这叫吞食天地”说罢张张毅成掏出一捆香把掰成了两截,掏出打火机点燃断香之后在图案的每个顶点都插了一根,别的不说.单就这套动作速度之快手法之熟练,便把个董老板看了个目瞪口呆。“你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本少爷自创的阵法!”说实话。这个所谓的“吞食天地”阵,其实是两种阵法的合阵,其一名曰“三山阵”,中国素有三山五岳的说法,其中五岳是指泰山、华山、衡山、恒山、嵩山五座名山,都是现实中存在的山,而三山则是指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传说中的仙山。并非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之所以以“三山”为阵名,就是因为此阵可以为怨孽营造出短暂的升仙幻觉,让怨孽误以为自己被超度了,其怨气会在短时间内出现非常夸张的降幅,不过此阵时效也很短,一单阵法失效,怨孽发现上当。其怨气很可能会变本加厉比之前更高,所以说这也是种破斧沉舟不成功便成仁的阵法。
而另种阵法名曰“鼠眼阵”。可以算是三山阵的补充阵法,此阵法的生效时间要比三山阵有所滞后,可以最大程度为施法者制造时间反击或逃跑。老鼠这种小动物,因为长期生活在黑暗环境,视觉很不发达,民间有句俗语叫“鼠目寸光”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合阵中,三山阵事先会营造一个封闭性的阴阳闭合空间,施法者可以根据外界阴阳强度适当加减法料,以调节阵内阴阳强度。为怨孽制造一个极其舒服的阴阳坏境,以此蒙蔽怨孽,而在三山阵破阵的时候,会产生大量阴阳外扩的气场,此时鼠眼阵便会生效,单纯地阻止阴气外扩怨孽是靠阴阳来分辨方向的,气场中阴气被阻而阳气大盛,则可让怨孽产生短暂的“失明”,也算是种让三山阵物尽其用发挥余热的阵法。茅山的阵法,历来有长阵与短阵之别,所谓长阵便是那种殿阁庙堂甚至墓局里所用的阵法,只要不地震不发洪水阵基不被破坏千百年都不会失效,而短阵则是类似于三山阵这种瞬时阵法,碰上厉害怨孽甚至只能坚持几秒钟不到,即便后面还有个鼠眼阵殿后,想必也坚持不了多久。
    插完香,张毅城站起身缓缓地后退了两步,“董爷,这阵法具体能给咱们争取多少时间,我说不好,所以你什么都不要管,能跑多快跑多快!那东西怕阳气,所以说咱们只要能跑出这个洞就安全了!准备好!……
    “一……二……跑!”随着张毅城一声大喊。董老板就如同赶飞机一般狂奔出屋,结果跑到门口又傻了,眼下这间密室因为有小山洞透进来的少量光线,还能看见点东西,但再往外的话,没有手电什么都看不见啊。无奈只能回头找手电,只见张毅城己经钻进了山洞.而刚才的黑爷爷竟然己经跳到了屋子正中心的所谓    “阵法”之中,而刚才插在地上的断香正一根一根地被崩飞,满屋上下火星飞溅就如同过年放花一样。
    “你……你怎么又回来啦!”跑到小山洞里,张毅城似乎感觉不对,回头一看肝差点儿碎了。
    “这就跑!!”董老板也顾不得别的了,捡起手电撒丫子就跑,逃难般便跑到了下来时的天井下面,一抬头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只见周韵然己经顺着绳子慢慢悠悠地下到了离自己也就两三米的地方……
    “服了…又不是专柜打折,都下来干吗啊?”董老板目光呆滞万念俱灰.“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脑门子上。说起爬绳子,自己爬得慢但好歹也能往上爬,这姑娘能吗?自己活这么大。除了特种部队的女兵和奥运会运动员,还真没见过哪个普通女孩子有爬绳子的臂力。
    “你们没事吧?”见董老板浑身是土还有擦伤,周韵然似乎挺关心,“毅城呢?”
    “快跑吧!”董老板也来不及解释了,伸胳膊夹洋娃娃一样便夹起了周韵然,一通狂奔直奔对面密室,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但愿里边放花还没放完了……
    “董大哥……你……干吗啊……”周韵然被夹得几近窒息,周围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能地开始挣脱
    “别乱动!这洞里有怪物!”董老板也懒得说了,三步并两步跑到了第一间密室。进门心就凉了半截,只见张毅城正举着刀摆着迎敌的姿势跟刚才的黑爷爷原地对峙,看来他也没跑出去,而刚才还一尘不染的刀刃上此时已经带了鲜血,张毅城的胳膊上也莫名其妙地多了一道血流如注的伤口。
    “你……你们……”见入口处有手电光。余光观察竟然是两个人影。张毅城真是服毒的心都有,“怎么都来啦!?”
    “毅城,你的胳膊!”董老板也傻了,只见张毅城半扇身子基本上己经被染红了,看这意思是要玩命啊……
    “毅城你怎么了?……啊……”听见张毅城的声音.周韵然赶忙从董老板胳膊下面挣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心上人怎么样了,结果这一看差点当场被吓死,一声尖叫扑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要说能把董老板吓到双手抛物的怪物,周韵然看了得啥样?
周韵然这一叫,非但把董老板吓得浑身一激灵,似乎也引起了对面这位黑哥们的注意,干脆放弃了张毅城噌的一下直扑周韵然。
    “南无……阿弥陀佛……”一看这哥们扑过来了,董老板干脆后背朝外想搭人墙档住周韵然。结果刚一横过身子,便感觉后背就好像被三百斤的大麻袋从十米高处落下来砸中了一样,五脏六腑差点彼震碎,整个人叫唤着瞬间便飞出了四五米远,扑通一声撞在石壁上顿时就没了动静……
    “毅城……那是什么啊……”周韵然一把鼻涕一把泪,腿肚子早就朝前了,两条腿就像棉花糖一样无论如何也直不起来。
    “往外走!听话!”张毅城刀交单手,“然然,你一定要坚强!顺着这个洞出去!快!我和董老板随后就到!”说罢,张毅城不顾一切把周韵然推进了山洞.结果周韵然前脚进洞.张毅城后脚便被从后面拽了个狗啃屎,趴着被拖出四五米远,手里的刀也撒手了。
    “我的……刀……”说实话,此时此刻的张毅城,己然是精疲力尽,只感觉自己被怨孽掐着脖子按在了地上,没过几秒钟意识就模糊了,一股液体不知不觉地涌到了嘴边,“然然,跑……”张毅城挣扎着想喊,却发现已经喊不出声了……
    “怪物!来抓我啊!”朦胧中,张毅城似乎听到了周韵然的声音,继而立即感觉掐在自己膝子上的力道一下子变小了,“怪物!快来啊!”挣扎着睁开眼睛,张毅城挣扎着转过头望向小山洞,只见周韵然正站在洞里慢慢往外退,边退边检石头扔向怨孽,而这怨孽似乎还真上钩了,下意识地松开了张毅城把头转向了周韵然。
    “跑……”张毅城也顾不得别的了,两只手死死地抱住了怨孽的腿,“你这个傻子……别逼我骂你,快跑啊……”
    “毅城……你一定要活下去……咱们………来世再见吧!”周韵然面带微笑,两行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挥起手扔出了最后一块石头,“来抓我啊!你这个丑八怪!”
要说也怪,当初董老板拎着电棍都没引起怨孽的重视。这周韵然扔了两块小石头竟然吸引了怨孽的注意力,随着周韵然最后块石头出手,怨孽闷哼了一声便窜进了山洞扑向周韵然,即便张毅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没能拖住哪怕一秒钟。此时周韵然己经后退到山洞边上了,如果被这么一扑……张毅城己经不敢往下想了……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4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