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2014贺岁篇SIX 空寨(上)(下),作者: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14贺岁篇SIX 空寨(上)

那水寨记忆中也像这里一样门窗紧闭,莫不是里面有什么埋伏,把爪子和阿萨给擒住了。又或许是阿萨其实是个幌子,是寨子里的人安在寨外,专骗我们这种有所图谋的外地人。

不过这寨子里起码有小一万人,是个罕见的大寨子,对付我们这一船,虽说个个都是高手。也不用整的如此兴师动众。有个十几艘筏子弩箭火枪一举,我们全部都得投降。这批人都耳力极好,我们进入这楼里起码也有10几分钟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股直觉,这寨子里可能一个人也没有。

那么让爪子和阿萨“没回来”的事情,恐怕就更加蹊跷了。

闷油瓶鬼哨传音又几个来回,就偏耳去听那号角的声音,这是寨子里唯一的动静,那总不是风吹的,总是有人在那里作怪。

我找到了通往外面的道路,高脚楼的门一般开在屋后,贴着崖壁,有小路往上通往其他高脚楼,因为往往楼和悬崖贴的很近,楼有密集,这些小道很隐蔽很难发现。这座楼更是如此,口子开在楼角,卡着几捆稻草,稻草半开露出一道木门。外面就是悬崖,小道只有半米来宽。

最近的号角的声音来自我们这一边,在靠近悬崖顶部的一个角楼,不是人住的,高脚楼搞不到那种地步,这是一个瞭望哨子。我们一路往上,需要通过整个悬崖建筑群,再通过小道往上走三十几米才能到达。

“我去。”闷油瓶说道:“你们散开。”说着转身第一个出去,一路往上就没影了。

凤凰跟着出去,往另一条岔路去了另一幢楼里,不久传来了:“空楼”的哨音,她吹的就远没有闷油瓶那么神似,但是普通人应该仍旧发现不了这是哨子响。我也爬出去,选了凤凰相反的方向,来到了另一幢楼的门口。

彝族民风淳朴,夜不闭户,门一带就开,进去之后发现也是一家住家,屋里更加阴暗局促。摸了一圈,同样没人。我用哨子传音,此时就发现这楼的二楼卧室,不是一张大床,而是一排四五张铺地床围着碳炉。

这是个类似于“客栈”一样的存在,来彝族寨子做生意的人很多,有些人人会住在这种楼里。有彝族人自己不干活,就把自己的空间空出来,做食物给这些生意人赚取生活资料。

这 个“客栈”,堆满了东西,能轻易的发现,这里的五张铺地床,有三张是有客人的。第一张床边附近都是藤编的小东西。刚才我在一楼也看到不少,这是个藤具商 人,在挨家挨户购买藤具,好的藤具需要非常好的材料和桐油烘干的火候,这个商人是做高档货的,需要在寨子里一家一家去找。

隔着一张空窗,是两张有客人的铺地,这两个人也许是一起的,也许是分开的,他们的床边摆的东西不多。都是一只一只瓦罐。

这些是虫药农,早听说彝族这边的寨子有卖蜈蚣的,虫药和草药都属于中药商人,但是虫药特别是很多活虫无法在悬崖上加工,要活虫带到附近的河滩小镇。所以更加昂贵,当时有一种叫做金翅蜈蚣的蜈蚣,其实是用两种虫子拼起来的骗局,据说可以100%治疗风湿。价格和黄金差不多,这些虫农就在寨子里把假虫做好晒干。总之这批人几乎常年会在寨子里生活。

这个寨子有这些人,说明民风非常开放,贸易通的很好。一边凤凰在哨子里问我,蛇在哪儿?如果我没收好,她看到了会一刀砍死。我冷笑就把手伸出去拿床边的一直瓦罐。就在这一瞬间,我腰上的一条小蛇,猛的一动。

我心中一惊,立即把手停住,惊蛇对于环境十分敏感,惊蛇悸动,代表着这瓦罐之中有让它不舒服的东西。


未完待续

请继续帮我分享,谢谢。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南派三叔:2014贺岁篇SIX 空寨(下)

我身上盘着好几种蛇,惊蛇是胆子最为小的一种毒蛇,毒液有致哑的效果,但是见风就跑,非常难以捕捉和驯养,这种蛇对于环境中任何有害的变化都是警惕的。

我不知道它从这只虫罐子里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这种提醒不得不重视,不过这种蛇过于胆小,如果万事听它的,那晚上起夜都是不行的。

我小心翼翼的端起那只瓦罐,放到地板上宽敞的地方,腰部的惊蛇反应更大,已经缩进了我的水靠里。

我牙齿轻微摩擦了几下,蛇听觉很迟钝,但是对于骨骼的震动非常敏感,戏蛇的人可以用过自己牙齿撞击形成的震动指挥身上的蛇。这也是玩蛇的人比较难以防范的原 因,你无法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动的。一般遇到戏蛇的跑江湖,要小心他身上的小动作。下颚,虎口,都可以在骨骼上形成轻微的震动给隐藏的蛇下指令。

这也是为什么蛇必须贴身藏着的原因。

随着我牙齿的摩擦,腰间一条绿色的有点半透明的蛇飞落下来,爬到了瓦罐之前。我用一边的藤筐抽出一根藤条,一下把瓦罐的盖子翻开。

腰间惊蛇大紧,同时我就看到瓦罐之内,有一团奇怪的类似于鸟绒的东西。

我不认得那是什么,但是明显蛇祖大惊失色起来,我的身子瞬间退后到了靠窗的地方,牙齿一咬,更多的绿蛇从我腰间飞落。将这瓦罐团团围住。我翻开窗板,舌头下翻出哨子,连吹了三四次急促的哨声。

这应该是非常严重的警告。听到传来回应之后,我单手敲击地板,同时手中藤条一抽,打在那瓦罐上。几乎就是瞬间,从那团鸟绒中爬出来一只五彩斑斓的奇怪虫子。

这东西长的像蜈蚣一样,但是前面的腿非常长,展开就像一只手或者头冠一样,可以在身体两边张开,下身和蜈蚣很像,但是比蜈蚣细,浑身每一截颜色都不一样。而且这些艳丽的就好像在PS里饱和度被调爆了。

自然界还有这么张扬的虫子,我正在惊讶就看到那虫子立起了上半身,上半身的长脚全部张开,就像孔雀开屏一样。竟然有蒲扇那么大。

在那一刻我忽然有一种浑身发软的感觉,我意识到这是不属于人间的生物。这虫子肯定是从地狱中来的。

因为作为一种昆虫,它太自信了,这种藐视其他生物的状态,已经不是“虫子”可以具备的了。更像是一种高级生物。

它一定是感觉到了四周绿蛇的威胁,做出了自己的反应,四周的绿蛇立即被这气势刺激,全部仰起了头部。

我原以为瓦罐里虫子这几条绿蛇应该能控制,这是专门的信蛇,速度最快,是能够跃起咬住飞虫的毒蛇,但是如今这一看这虫子这么大,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

蛇祖显然是知道这是什么虫,丝毫不敢靠近,一边身上的惊蛇不停的扭动,一边我从腰间水靠的内袋中掏出一小瓶类似于酒的东西,开始不停的摇动。

幻觉中的我忽然意识到,我将要看到一场千古难得的戏蛇大戏,这个蛇祖,不是人的名字,而是中国一个神秘的职业。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感謝 云雾飞舞 無私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