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全景式解读大隋帝国的勃兴和速亡)----司马子上

  隋朝一直是我最为感兴趣的一段历史之一,隋朝也是一个最为世人所忽视的王朝之一。

  很多人对于隋朝的观念大多是来自《隋唐演义》《说唐》,一提到隋朝,首先出现在人们脑海中的就是那个荒淫残暴的隋炀帝,真实的隋朝历史果真如此吗?

  《隋唐演义》的真实性比《三国演义》还要糟糕得多,真实的隋朝历史远非小说中所描述,隋朝的繁荣和富足不逊于历史上任何一段盛世,也完全可以和盛唐相媲美,真实的隋朝历史也远比演义要更加精彩纷呈。

  隋朝的历史并不长,满打满算,只有38年(公元581至公元618年)。然而,隋朝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就如同秦朝一样,终结了长期的混乱割据,创造了大一统的帝国,开启了继之而起的汉唐盛世,其开创的一系列制度性改革,更是持久而深远地影响着后世。

  然而,相比于为人所熟知的秦朝历史,隋朝的历史,却鲜有人问津,相比于继之而起的大唐盛世,也显得寂寞冷清了许多。

  隋朝的历史非常精彩,

  这里有着最为质朴和勤奋的帝王——隋文帝,

  也有着最具胆识和才情的帝王——隋炀帝,

  这里有第一流的军事天才——杨素,

  这里有第一流的宰相之杰——高熲,

  这里有第一流的外交家——长孙晟,

  这里有第一流的文学家——薛道衡,

  这里有第一流的女权主义者——独孤皇后,

  这里有第一流的礼学专家——牛弘,

  这里有第一流的建筑专家——宇文恺、李春,

  这里有第一流的星相学家——庾季才,

  这里有第一流的历算学家——刘焯,

  这里有第一流的教育学家——王通,

  这里有第一流的医药学家——巢元方,

  这里有第一流的画家——展子虔,

  这里有第一流的音乐家——苏祗婆,

  这里有最为贞烈的女子——兰陵公主,

  这里有最为神奇的将军——韦云起,

  这里有最为残暴的酷吏——燕荣,

  这里有最为可怕的魔鬼——麻叔谋,

  这里有最为激烈的复仇者——王颁,

  …………

  让我们一起进入隋朝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本文是一部隋朝的通史,同时,这也是一部关于隋文帝和隋炀帝的帝王传记,这更是一场隋朝群雄人物的群英会。

  本文将从杨坚出生(公元541年),一直写到杨政道归唐(公元630),这一时间跨度,已经远远超出隋朝38年的历史,因此也会有很多南北朝和初唐的内容涵盖其中。

  本文参考的史料包括:《隋书》、《北史》、《资治通鉴》、《周书》、《北齐书》、《续高僧传》、《广弘明集》等等。

  同时,本文也吸收了众多现代史学的学术专著,包括《隋文帝传》、《隋炀帝传》、《隋书求是》、《隋朝史略》、《隋史十二讲》等等,以及一些学术期刊、论文,以求达到学术性和通俗性的有机结合。

  在行文中,为了文章的流畅和可读性,关于史料的引用,以及史料考证的过程,基本不会在正文中出现,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我才会做引用。

  另外,关于一些特殊的历史问题,比如北周灭齐成功的本质原因,比如隋文帝之死的真相,比如科举制的创建时间,都会进行深度的挖掘和考证,力求使文章既通俗,又有深度。

  本文郑重承诺:

  文章笔法通俗但不媚俗,幽默但不娱乐,细说但不戏说,尊重史料,言必有据,力图达到雅俗共赏的效果。

  好了,正式开工。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76、北周版海瑞(4)

  也许你不会想到,乐运的遭遇和海瑞竟然也是如出一辙,虽然过程惊现万分,但最后都化险为夷。

  海瑞有徐阶这样的贵人相助,乐运同样也遇到了这样一位贵人,此人名叫元岩。

  元岩,字君山,自幼爱好诗书,秉性刚直,以名节自许,这样品性的人自然也看不惯宇文赟的胡作非为。

  乐运的奏疏,使得宇文赟龙颜大怒,群臣都噤若寒蝉,不敢上前为乐运说话,生怕惹祸上身,此时唯独元岩一人挺身而出。

  旁人都在不停地劝阻元岩,元岩说道:“当年,臧洪死的时候,尚且有众人一同赴死,何况现在是像比干一样的忠臣呢?如果乐运得不到宽恕,我就陪他一起去死。”

  这里提到了三国时期一位著名的人物——臧洪。

  臧洪曾投靠于袁绍手下,尽心辅佐袁绍,臧洪也得到了袁绍的器重和赏识。

  当臧洪的故友张超被曹操围困,危在旦夕之时,臧洪几次三番地向袁绍请求拨给人马,救援张超。然而,袁绍不想和曹操决裂,于是拒绝了臧洪的这一请求,张超最终也身死族灭。

  张超不仅是臧洪的好友,更是故主,对臧洪有知遇之恩,而袁绍却对张超之死视而不见,这直接导致了臧洪和袁绍的决裂。

  臧洪所辖的地区是东郡,臧洪便在此地独自拉起了大旗,彻底脱离了袁绍的管制,这一下彻底惹怒了袁绍,袁绍发兵来讨,但却一连几个月都无法攻下。

  臧洪誓死不降,他的手下也都誓死跟随,城中粮尽,他们便抓老鼠、煮皮筋来充饥,后来连老鼠都没了,臧洪又将自己爱妾杀掉,把肉分给将士们来食用。

  满城官兵无不涕泪横流,众志成城,奋力抵御着袁绍潮水般的猛烈进攻。

  袁绍不断加派兵力,臧洪最终失败被擒,并被袁绍杀害,而城中的男女老少七八千人,没有一个人逃跑,全都相枕着随臧洪一同赴死。

  一个叫做陈荣的人突然赶来,他是臧洪的同乡,并且在手下担任东郡郡丞,在城池未破之时,陈蓉被臧洪派出了城外,而此刻,城池已破,陈荣却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城中。

  眼看着臧洪即将被处死,陈容激昂地说道:“今日宁与臧洪同日而死,不与将军同日而生。”

  看着这个不知趣的陈容,袁绍也懒得说什么了,既然你们想同日而死,那就送你们一起去见阎王吧。

  于是,臧洪被杀之后,陈容也跟着被杀害。袁绍手下的门客们,也都叹息不已,纷纷说道:“一日之内,怎可连续杀掉两位有志之士!”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6、北周版海瑞(3)

  当宇文赟阅读完这篇奏疏之后,心中的怒火已经让他无法再保持冷静。

  愤怒的宇文赟当即下令,立刻给我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书呆子,拖出去砍了!

  宇文赟的愤怒是有道理的,自己身为天子,身为一国之君,此前已经饶恕了乐运两次,作为一个臣子,乐运你理应感恩戴德才对,岂料乐运竟然变本加厉,一个小小的郡丞竟然几次三番地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皇帝的威严何在?

  乐运的这种行为,显然已经触碰到了皇权的底线,他身上所展现出来的胆识和气魄,比之于千年之后的海瑞,完全不落下风。

  嘉靖皇帝在看完海瑞的这篇《治安疏》之后,嘉靖同样也是勃然大怒,并将手中的奏疏重重地扔在地上,恨不得再踩上去跺几脚。

  嘉靖大声地怒喝道:“趣执之,无使得逃!”意思就是,赶紧给我把海瑞抓起来,别让这家伙给跑了!

  事实上,海瑞“胆大包天”,既然来了没就打算要跑,如果真跑了,那他也就不是海瑞了。

  此时,司礼监大太监黄锦连忙上前对嘉靖说道:“回皇上,海瑞这个人,精神有点不正常。臣听说海瑞上书的时候,特意买好了棺材,就等皇上您去抓它呢,您放心,他肯定不会跑的。”

  听完这话,嘉靖皇帝陷入了沉默,黄锦的话确实有理,海瑞速来注重名声,如果杀了海瑞,岂不是帮海瑞赢得了名声,这种赔本买卖,绝不能做。

  于是,嘉靖假装着拿起仍在地上的奏疏,装模作样地又连续看了三遍,突然说道:“海瑞此人可比忠臣比干,但我绝不是商纣王那样的昏君!”

  比干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重臣,被孔子称为“殷商三贤”之一,比干因为上谏而触怒了商纣王,最后被商纣王所杀害,比干正是因此而成为了忠臣的楷模的。

  如今,海瑞这样做,就是想效仿比干,赢得贤臣的美名,如果自己真把海瑞杀了,自己不就被世人视为商纣王一样的昏君了。

  当时另外一名著名的大臣徐阶也对嘉靖说道:“海瑞不过就是个山野书生,他就是想沽名钓誉,如果真把海瑞杀了,那就是成全了海瑞,皇上还不如就宽赦他,这样海瑞沽名钓誉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而且反过来,全天下的人也会称颂皇上您的宽宏大度,为皇上您赢得美名。”

  海瑞因为直言上奏,早已经被关押进了锦衣卫所属的诏狱之中,刑部也以大不敬之罪,对海瑞审定了死刑的报告,海瑞距离死亡只差一步之遥。

  正是徐阶的这番话,让嘉靖放过了海瑞,嘉靖对刑部的报告迟迟没有批复,海瑞的性命也因此得以保全。

  一年之后,嘉靖病逝,海瑞也就此出狱。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6、北周版海瑞(2)

  嘉靖在位后期,崇信道教,深居西苑,只知一味炼丹修道,却不思朝政。对此,当时身为户部主事的海瑞,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写就了千古名篇——《治安疏》。

  当然,这篇奏疏还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别称——《直言天下第一事疏》。

  之所以称其为千古名篇,是因为这篇文章通篇都在大骂嘉靖,成为了骂文中的经典,甚至连嘉靖的家庭私生活都要骂,并且喊出了“嘉靖嘉靖,家家干净”的响亮口号,不仅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同时也震古烁今,激励了无数直言敢谏的言官志士。

  海瑞拿着这篇写好的《治安疏》,又在街头的棺材铺里购置了一口棺材,然后遣散了家里的僮仆,最后诀别妻子和孩子,带着必死的决心,抬着棺材步入了朝堂。

  虽然,海瑞和乐运之间相隔了一千年,但是“抬棺死谏”这样的伟大创意,却绝非海瑞首创,只不过是海瑞最具名气和影响力罢了。

  那么,乐运的这篇奏疏,是否也像海瑞的《治安疏》一样犀利呢?

  乐运的这篇奏疏,共分八大要点,分别指出了周宣帝宇文赟八大过失,我们来看一下。

  第一、近来,无论大小事务,皇上您全都是独自裁决,古往今来的圣君,无一例外都是依靠朝臣的辅佐,才能定夺事务的,何况您现在还没成为圣君呢,岂可朝纲独断?您一定要多听取大臣的意见,凡事都应该和诸位大臣们商议。

  第二、听说皇上您最近沉迷后宫、耽于女色,您这才刚刚登位,还没施行惠政,怎可如此败坏道德?甚至还大肆搜罗天下美女,不允许年轻少女出嫁,您就不怕惹得官民怨声四起吗?还望您不要继续沉迷女色,并把搜罗来的少女全都释放回家。

  第三、当天子的都是天不亮就起床,日落了都顾不上吃饭,就这样还处理不完政务,皇上您倒好,每次一进后宫,就没了人影,连日不上朝,每次都是由宦官来向外传话,您不知道任用宦官这可是亡国的征兆啊?希望您能以高祖(宇文邕)为榜样,不要迷恋后宫,应该多多听取政事。

  第四、皇上您即位以来,严刑峻法,这可不是治理国家的办法,一味的推行酷刑,只会让天下之人感到恐惧,让人心愈加散乱。您不知道秦朝是怎么灭亡的吗?就是因为刑罚苛刻,而汉朝的国运之所如此长久,也正是因为推行了宽松的法令。希望您能制减轻刑罚,制定国家大法,不要朝令夕改。

  第五、高祖皇帝(宇文邕)一向崇尚简朴,并以此时常告诫我们,现在先皇刚刚驾崩不到一年,您就大造宫室,追求浮华,我们要继承先皇的遗志,所有铺张浪费,都应该停止。

  第六、京师百姓的徭役赋税都很繁重,而皇上您却不断加派徭役,大摆鱼龙百戏,如此无休止的劳役,只会不断消耗国家的人力财力,会让百姓苦不堪言,这种对国家无益的征派劳役,全都应该禁止。

  第七、近来,皇上您突然下诏,凡是在公文之中写有错字,都会被严加惩处,甚至处死,这样只会让忠心耿直之人无法上奏,从而断绝了言路,让所有人都不敢上书言事。请停止这道诏令,则天之人都会倍感幸运。

  第八、从前有桑谷在朝堂上生长而出,从而给商朝的国君带来福瑞,而如今的天象也在告诫我们,大周将要勃兴。希望陛下您能听取朝臣进言,施行德政,化解与百姓的怨恨,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过,那么,就可以避免天象的变异,让大周朝的基业更加稳固。

  以上就是微臣所要上奏的八件事,希望陛下您能听取接纳,不然的话,微臣将会亲眼目睹大周朝社稷倾覆的那一天!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6、北周版海瑞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偏偏不识趣,一头撞上了宇文赟的枪口,此人就是京兆郡丞乐运。

  宇文赟刚即位不久,乐运便上疏道:“按照礼制,天子要七个月才能下葬,而如今,不仅把先皇的葬礼安排得如此匆忙,而且还这么快就换掉丧服。如果有使节前来吊唁,我们却用这身打扮来接见,这算什么礼节?愚臣以为,万万不可啊!”

  宇文邕还健在的时候,乐运就曾直言太子只是一介中人,由于当时现场人员众多,宇文邕和乐运的这番对话就被传到了宇文赟的耳中,宇文赟心中早就嫉恨上了乐运。

  而此刻,乐运的这番上疏,无疑又一次触怒了宇文赟。

  面对乐运的这番说教,宇文邕的回复异常地简洁而明快

  ——滚!

  说教的东西,老子早就受够了,你还来念叨,真是个不识抬举的老东西!

  宇文赟心头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东西,当然,此刻他刚刚登基,还不好大发雷霆,只是把乐运打发掉了!

  乐运生性耿直,一向以直言进谏而闻名,为此曾深得宇文邕的赏识,这种性格,其实和王轨比较相似,都属于愣头青的类型,大胆敢言,却从不考虑自己处境。历史上,这样人绝不在少数,比如魏征,比如海瑞。

  而此刻,乐运上疏被拒,却并没有让乐运知难而退。乐运再一次充分发扬了他直言敢谏的优良品质,他决定再一次上疏。

  这一次,乐运旁征博引、引经据典,直指宇文赟大肆提拔亲信宠臣,并且直言这些人都是奸佞之徒。

  在宇文赟看来,乐运纯粹就是个书呆子,读书读傻了,宇文赟还是没有理会。也许,宇文赟根本就没功夫去看乐运的奏疏,因为宇文赟整日忙于玩乐,哪有功夫去看什么奏疏?

  .然而,乐运并不甘于放弃,他决定第三次上疏,而这一次,乐运进一步增加了奏疏的篇幅,洋洋洒洒近千言,同时,乐运还特意准备了一样特殊的东西——棺材。

  这一天清晨,乐运把事先准备好的棺材架在车上,然后驾着马车,一直运到了朝堂之上。

  当朝臣们看到一具棺材摆在朝堂之上时,顿时全部傻眼了,岂止是大臣们傻眼,当宇文赟从后宫走入朝堂之时,更是目瞪口呆。

  乐运!你这是要干嘛?大清早的,放一口棺材在这儿,你晦不晦气?

  很显然,乐运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面对朝臣们以及皇帝的诘问,他却气定神闲,缓缓掏出了早已拟好的奏疏,抑扬顿挫地读了起来。

  这个场景,你是否似曾相识?你是否联想到了另外一个历史人物?

  没错,他就是明朝第一清官——海瑞,人称海青天。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5、大周朝的天变了(3)

  事实上,宇文邕并不是不会治理国家,就在刚刚即位两个月的时候,他还接连发布了九条诏令。

  第一、依法治国,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条文办事。

  第二、凡是已经出五服的,都可以缔结婚姻。

  第三、施行杖责之时,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条文处理。

  第四、各郡县凡是出现盗窃,而不发擒获的,都必须向朝廷上报。

  第五、凡有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这样的道德楷模。国家都会给予表彰,并且挑选贤能者,赐予朝廷官职。

  第六、地方基层如果有官职不高,却有文武才能之人,一律向朝廷举荐,朝廷会予以重用。

  第七、原先在北齐担任七品以上官职,全部予以录用,品级在八品以及以下的,自认为有才能者,都可以参与官员预选,降两级授予官职。

  第八、各州要积极推荐博学高才之人为秀才,各郡要鸡鸡推荐饱读诗书品格高尚之人为孝廉,上州、上郡每年举荐一人,下州、下郡每三年举荐一人。

  第九、尊老爱幼,七十岁以上的年长者,都可以依据制度授予职衔,鳏寡孤独生活不能自理者,朝廷都会救济和扶持。

  这九条诏令,刚一公布,就赢得了朝廷上下,以及基层百姓的满堂喝彩。宇文赟不孝归不孝,这也有情可原,如果他能做一个好皇帝,百姓照样会拥戴他。

  宇文赟一开始也并非就是要严刑峻法,在正式颁布《刑经圣制》之前,他把武帝时期所有严酷的律法,逐一删除,这一作法同样也是引来叫好声一片。然而,实际效果并不好,刑罚过于宽松,反而让人对于法律有恃无恐,犯罪率也跟着陡然上升,这才制订了《刑经圣制》。

  如果我们只看这些诏令,而不去考虑诏令的发布者是宇文赟的话,这些政策无一例外都是仁政、惠政,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值得称道的,甚至可以和一代圣君唐太宗一较高低。

  事实上,在宇文邕多年来的悉心培育之下,宇文赟对于儒家治国的那一套大道理,对于孔孟之说,他一定是很清楚的,所以,宇文赟绝对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一个好皇帝,怎样去推行仁政。

  但是,知道归知道,是否能把已学的知识,深刻理解,并学以致用,这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从后来的历史中,只看到宇文赟荒唐的一面,却从未看到宇文赟也曾经发布过这样利国利民的九条诏令,这是为什么?

  原因并不复杂,因为,宇文赟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宇文赟只是说一套做一套,做做样子,嘴上说说罢了。

  其实,在中国古代历代帝王之中,像这样说一套做一套,几乎成为了皇帝的通病。口头上说好话,实际操作却要大打折扣,甚至是背道而驰,这样的皇帝比比皆是,其中就包括后来建立隋朝的隋文帝杨坚,以及他的儿子隋炀帝杨广。

  宇文赟此前做样子,已经做了足足二十年,他已经做了二十年的乖孩子,再多表演这一次,其实并不算难。

  曾经,我是被迫表演的木偶,而此刻,我是大权独揽的皇帝!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节《北周版“海瑞”》)

TOP

  75、大周朝的天变了(2)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跟着宇文赟享福的不仅仅是郑译,同样还有刘昉,刘昉可以随意出入宫廷,他所受到的宠幸,冠绝当时。

  走上历史制高点的宇文赟,就这样开始挥舞起自己手中的权杖,疯狂地挥霍着皇帝所享有的至高权力。

  宇文赟第一次品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也第一次享受到了帝王的至尊荣耀!

  面对后宫中的几个后妈,宇文赟很快玩腻了,宇文赟开始大范围扩充自己的后宫,宇文赟派遣自己的爪牙四处遍寻美色,凡是有姿色的女子,一律被掠入后宫。

  面对源源不断搜掠来的美女,宇文赟的欲望彻底失控了,开始整日沉溺于酒色之中,一连十天半个月都不踏出后宫半步,更别提上朝会见大臣了。

  事实上,宇文赟也并非宅男,他还经常出巡游乐。长安城附近的天兴宫,就是他的最佳游玩胜地,每次出巡,都会大摆仪仗,声势浩大,随行人员无数,就连陪侍的侍从都来回奔波,疲于奔命。

  以郑译为首的宠臣们,开始在宇文赟面前不断邀请,什么鱼龙百戏,杂耍歌伎,每天都是变着法儿的玩。

  京城中一些年轻男子,穿上妇人的衣服,涂脂抹粉,然后入宫,为宇文赟表演歌舞。

  在这一片歌舞升平之中,也许你会问,宇文赟就不管理朝政了吗?宇文赟自有办法。

  宇文赟首先严刑峻法。

  还是在宇文邕在位时期,北周就制定有一部法律典籍,叫做《刑书要制》,这部法律相对来说,是比较严苛,然而,宇文赟开始变本加厉,在《刑书要制》的基础上,制定了更加严苛的法律条文,史称《刑经圣制》。

  光是有严苛的律法还远远不够,宇文赟开始培植特务势力。

  宇文赟将自己的亲信,广泛地安插在朝中,以窥伺群臣,一旦发现谁犯有丝毫错误,就会将其肆意杀害,如此一来,百官无不唯唯诺诺、噤若寒蝉。

  而宇文赟一旦有任何政令要发布,都是通过身边的宦官和亲信向外传递,自己很少抛头露面。

  宇文赟的目的很简单,他要用这种恐怖政治,特务政治,来驾驭群臣,来维持自己作为皇帝的无上荣耀!

  面对这样的皇帝,和这样的朝堂,所有的人都在感慨:大周朝的天变了!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5、大周朝的天变了(1)

  宇文邕忙于政务,忙于朝政,忙于他的伟大抱负,但他却忘记了两句话,一句话叫做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另一句话叫做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生和死有时候真的不是人能决定的,即使你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你也得认命,这就是命数。

  在北征突厥的征途上仅仅迈出第一步,宇文邕的生命就在此刻戛然而止了。

  随着宇文邕的突然离世,一个人口数千万、幅员万里的庞大帝国,转瞬间落在了年仅20岁的太子宇文赟的肩上。

  这艘帝国的航船将在宇文赟的驾驭下驶向何方?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

  然而,宇文赟的行径却令人无比咋舌,先是以最快的速度登基称帝,紧接着又在后宫中恣意淫乱,而且淫乱的对象都是自己的后妈。

  宇文赟心中压抑已久的欲望,此刻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喷涌而出,又如同洪水决堤一般,肆意宣泄,

  宇文邕尸骨未寒,而他悉心培养的儿子此刻却在纵欲逍遥、风流快活,如果宇文邕泉下有知,不知他是否能瞑目!

  上天并不眷顾宇文邕,却成全了宇文赟这样一个悖逆之子,宇文邕的黯然离世,让宇文赟从此走上前台。

  虽然父亲宇文邕已经病逝了,但是宇文赟的心底还是充满仇恨,宇文赟不想再看到宇文邕留在人世间的任何一丁点影子,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将宇文邕下葬。

  从宇文邕病逝到下葬,前后仅仅23天,可见,宇文赟是多么的迫不及待!

  下葬玩宇文邕之后,身为人子的宇文赟,本应继续披麻戴孝,为父守丧,然而,他却在在众目睽睽之下毅然脱下了丧服,换上了一身常服,紧接着,他大声命令道:“所有人都给我把衣服换掉!”

  宇文赟话刚说完,就立即下令,全国百姓都改穿常服,一切礼仪照旧,恢复吉礼。

  这一举动无非就是向世人宣告:大家该干嘛干嘛,宇文邕已经死了,宇文邕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才是你们的皇帝,你们全都得听我的!

  同时,宇文赟迅速提拔了自己好伙伴儿郑译,这些年来,郑译是自己之心的人,也跟着自己受了不小的委屈,现在一定要好好的犒劳和重赏他。于是,宇文赟拜郑译为开府、内史下大夫,邑千户,占据朝廷要职。

  (本节未完待续)

TOP

  74、继承人的危机(4)

  宇文邕继续问道:“何谓中人?”

  乐运答道:“如齐桓公这样的人就是中人,关键是看有什么样的人辅佐,管仲相之则霸,竖貂辅之则乱,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

  我们都知道齐桓公是春秋五霸中的第一霸,而在乐运的眼中,齐桓公这样的霸主不过是一介中人。

  齐桓公得以称霸中原,正是依靠管仲的悉心辅佐,是管仲成就了齐桓公的霸业。而竖貂则是阉人,由于长期侍奉在齐桓公左右,而备受宠幸。管仲临终之时,曾语重心长地对齐桓公说:“竖貂这样的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怎么可能忠君爱国呢?日后必定要成为祸患,宜早除之。”然而,齐桓公却没有听从管仲的遗言,对竖貂宠幸依旧,同时又重用了易牙、开方。晚年的齐桓公,早已没有了早年的进取之心,昏庸而怠惰,国家政权也被竖貂、易牙、开方三人所把持。最终,齐桓公在病榻之上被活活饿死,而齐国也被这三人整得乌烟瘴气,整个国家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可以说,因为有了管仲,才成就了齐桓公的霸业,同时,也因为了有了竖貂,而让齐桓公变得昏聩,也让齐国陷入动荡与混乱之中,关键就是看什么样的人来辅佐齐桓公。

  宇文邕沉思片刻,意味深长地说一句:“朕知道该怎么做了。”

  宇文邕提拔乐运为京兆郡丞,以示嘉奖。然后,宇文邕又选拔了更多的优秀人才,加派到了东宫,辅佐和教导太子,宇文邕希望太子能在这些贤良之人的辅佐下成为一代圣君,就像齐桓公那样的霸主。

  宇文邕加紧了对太子的教导工作,宇文邕相信,玉不琢,不成器,美玉都是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绽放出光彩的,只要假以时日,太子定能成材。

  事实上,宇文赟根本不是玉,而是一块朽木,再多的锤炼,再多的打磨,也依然是块朽木。朽木不可雕也!

  在没有郑译陪伴的日子里,宇文赟是孤独的,是寂寞的,对于父亲宇文邕派过来的那些贤良们,宇文赟感觉他们一个个都是榆木脑袋,除了之乎者也,这些人什么都不懂,毫无情趣可言。

  就在宇文邕第二次伐齐之时,宇文赟趁机将郑译再次召入宫中,二人相见,如隔三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郑译对宇文赟说:“太子殿下,您什么时候才能做做天子啊,那样我们就不用再受这样的气了。”

  听到郑译如此说话,宇文赟心头瞬间变得宽慰起来,这世间恐怕只有郑译是最懂自己心思的人了。宇文赟现在能做的就是忍气吞声,谨遵父命,一旦有朝一日继承大统,成为九五之尊的皇帝,到时候就没人能管得了自己了。

  宇文赟日思夜想的这一天并不遥远,我们甚至可以说,近在咫尺。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节《大周朝的天变了》)

TOP

  74、继承人的危机(3)

  就在朝堂之上,当着众多大臣的面,王轨上奏道:“天下人从未听闻过太子的仁孝,恐怕他根本不能胜任太子之位,愚臣见识浅薄,臣一个人的话不足为信,贺若弼文武双全,陛下可以问问他,他也正在为太子之事而担忧。”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贺若弼的身上,贺若弼不紧不慢地说道:“太子不是一直深居东宫修身养性吗?微臣可从未听说太子有什么过失啊。”

  王轨原本期待贺若弼给自己作证人,而此时,贺若弼居然矢口否认,王轨差点儿没背过气,王轨顿时哑在当场,场景极其尴尬。

  散朝之后,王轨责问贺若弼:“平日里你都无话不说,怎么今天到了皇上面前,却反复无常了?”

  贺若弼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我原本以为你只是私底下上奏,谁知你竟然在朝堂上说起此事,你知不知道,非议太子是何等大罪,稍有差池便会灭族,我凭什么要给你做垫背?”

  王轨再次哑口无言,沉默良久才说了句:“罢了,我只是一心为国,却从未考虑过个人的利害,今天当众提起此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

  如果你仔细阅读本文的话,肯定还记得贺若弼的父亲贺若敦当年是怎么死的,就是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宇文护逼迫而死的。贺若敦临死前,甚至不惜用锥子扎在贺若弼舌头上,目的就是告诫贺若弼小心祸从口出。

  王轨虽然心直口快,但是在心计上明显不如贺若弼,也没有贺若弼虑事周详,事实上,王轨是一个智商很高,情商却很低的人,这样的人可以在战场上建功立业,但是却无法混迹官场,最终也将被官场政治所淘汰,而这一天离王轨并不遥远。

  对于这样一位不怎么合格的太子,宇文邕心底总是摸不清楚,为此他还特意找来了万年县丞乐运,宇文邕希望乐运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一下自己悉心培养的太子。

  宇文邕问道:“太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乐运回答道:“中人”

  宇文邕问话之时,现场还有很多大臣,包括齐王宇文宪在内,宇文邕叹息道:“百官都诓骗我,都说太子聪明睿智,唯独乐运一人敢说实话,说太子乃是一个中人,乐运真是忠心可嘉啊。”

  宇文邕的这番感慨,表面上是在夸奖乐运直言敢谏,同时也是对太子教育成果的无奈,教育了这么多年的太子,竟然只是一介中人。

  (本节未完待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