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接上文)  

  陈茂,出身寒微,此时陈茂的身份,只是杨坚的家臣,换种说法,只是家奴而已。

  一个家奴竟敢如此阻拦主人的去路?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杨坚喝斥陈茂赶紧松手,然而陈茂却是越拉越紧,死活不让杨坚骑马入阵。

  看着这个不识好歹的陈茂,杨坚果断怒了,在杨坚的眼里,上战场冲锋杀敌,这是建功立业的绝佳机会,怎可轻易错过,陈茂分明就是与自己作对。

  愤怒的杨坚立刻抽出身上的佩刀,一刀劈在了陈茂的脸上,汩汩的鲜血从陈茂的额头涌出,瞬间令陈茂血流满脸,然而,陈茂的眼神却依然坚定,手心依然死死地紧握着马绳。

  杨坚虽然愤怒,但是他终究没有办法,面对一个比驴还倔的人,杨坚只能把气憋肚子里。

  就在杨坚和陈茂这对主仆彼此较劲的时候,此时的战场依然处于胶着状态,难分胜负。

  如果你爱看球赛的话,肯定有这样的感受,如果比赛是一边倒的情况,那么这样的比赛并不好看,真正精彩的比赛是双方实力相当、势均力敌,最好能打满加时赛,把胜负的悬念一直保留到最后一刻,这才是真正精彩绝伦,让人拍手叫好的比赛。

  从此时的战场形势判断,北周与北齐的这场生死大战,无疑正在朝着精彩绝伦的方向发展,他们将创造一场南北朝时期最为激烈的战争,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然而战争不同于球赛,球赛上只要拼实力就可以,战争上瞬息万变,一个偶然的小小细节,就可以扭转战场局势。

  楚汉时期,刘邦占领彭城之后,手握五十六万大军,整日的饮酒高歌,自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项羽却突然率领三万骑兵,突然袭击彭城西部还未设防的萧县,结果,刘邦的五十六大军被瞬间击溃,十万汉军被投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

  而此时的刘邦,已经被项羽所率的楚军团团包围,刘邦已经插翅难飞,几乎要认命了,在这危难关头,一场沙尘暴突然来袭,而且是冲着楚军刮来的,一时间楚军阵脚大乱,刘邦趁机逃出生天。

  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突然而至的沙尘暴,竟然挽救了刘邦的卿卿性命,这就是历史的偶然性。

  而在这场平阳大战之中,历史的偶然性再一次上演。

  正当周齐大军殊死决战之时,后方的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败了!败了!”

  毫无疑问,这是冯小怜的声音,因为她是这里唯一的女人。

  冯小怜之所以如此大喊,是因为她看到了齐军的右翼方阵稍微后退了一下,注意,只是稍微。

  战场本来就是你来我往,有进有退的,为了避其锋芒,稍微后退一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一时的后退,只是为了更有力的进攻。

  冯小怜毕竟只是个妇道人家,她哪里懂这个道理!她看到自家军队稍微这么一后撤,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因而连声大叫:“败了!败了!”

  冯小怜这么一叫,旁边的穆提婆也跟着起哄:“皇上快跑!皇上快跑!”

  高纬本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一听到自己最宠爱的妃子,还有自己的最信任的大臣,两人都说败了,高纬还真就以为败了。

  高纬慌不择路,拨转马头,带着几个亲信,连忙向北逃命而去。

  (本节未完待续)

TOP

  (接上文)

  北齐的将士们傻眼了,他们看到皇帝如此狼狈地逃跑,一时间军心大乱,自乱阵脚。

  北齐军心一散,战斗力也随之暴跌。

  随即,一场势均力敌的决战,瞬间变成了歼灭战。

  在宇文邕的率领下,北周军如同潮水一般冲击向北齐军,把北齐军冲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接着,北周军队如同砍瓜切菜一样,将这里变成了屠宰场。

  高纬不愧是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在他的英明领导下,彻底葬送了北齐最为精锐的军事武装。

  此役,北齐损失了一万多兵力,可谓伤亡惨重,丢弃的辎重器械堆积成好几座小山。

  而士气正盛的北周军队更加势如破竹,对北齐军队更是穷追猛打。

  不过,让人可惜的是,由于北周军队冲杀得太猛,北齐军队丢弃的辎重武器并没有落入周军之手,却被藏匿在深山中的稽胡所盗走了。

  而高纬则带着冯小怜,一路狂奔到了洪洞,在洪洞还没缓过气来,却又听闻敌人又杀过来了,高纬又一次带着冯小怜失魂落魄地逃窜而去。

  北周的军队如同瘟神一般,令北齐所有的所有的士兵无不闻风丧胆,他们只顾四散逃命,毫无纪律可言。

  平阳之战,北周取得了完胜。

  宇文邕开心地笑了,这是他率兵伐齐以来,取得的最大的一场胜利。

  宇文邕望着这座历经战火蹂躏的平阳城,望着那一处处的残垣断壁,他的心头感慨万千。

  宇文邕见到了梁士彦,两人执手相看泪眼,竟说不出一句话。

  这一个多月里,平阳城经历了怎么的战火,只有他梁士彦心底最清楚,所有人都以为宇文邕抛弃了这里,但是只有梁士彦选择坚守。

  在梁士彦的感召之下,全城官兵同仇敌忾,一直坚守到了最后一刻,终于,宇文邕回来了,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被抛弃。

  梁士彦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泪水,并抚摸着宇文邕的胡须(宇文邕是个大胡子),哭泣着说:“臣几乎见不到陛下了!”

  宇文邕的心头也是无限慨叹,他从未给过梁士彦任何高官厚禄,甚至把梁士彦作为诱饵抛弃在了战场,而梁士彦却用勇气和信念来报答自己,对于眼前的这位忠臣猛将,宇文邕的内心充满着愧疚,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抱头痛哭之后,梁士彦提出,宜将剩勇追穷寇,趁势一鼓作气,消灭北齐。

  宇文邕点点头,握住梁士彦的手说:“平阳城是我们伐齐的基础,平阳城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守住这里,等着我凯旋回来。”

  宇文邕再一次跨上战马,直奔下一个目标——晋阳城。

  而当这场平阳大战归于平静之后,杨坚也终于从战斗时的亢奋中清醒过来,他看着被自己砍伤的陈茂,很是惭愧。

  杨坚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也不是性情暴戾之人,之所以在战场上出手伤了自己的部下,只是因为自己一时过于建功心切。

  而陈茂虽是一介家奴,却时时刻刻心系杨坚的安危,并在最危急的时刻,做出了最正确的抉择。

  当时两军对峙胶着,齐军气势正盛,此时如果一味贪功,很可能就真的成了炮灰。

  杨坚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父亲杨忠也曾建功赫赫,可最终仍然失败于权力的角逐之中。

  杨坚在北周的政坛上,已经见证了无数的血雨腥风,他早已不是那个在寺院的高墙之中怀揣报国志向的少年了,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野心家,他知道只有一直活下去,只有掌握最高权力,才能够让自己真正强大。

  对于陈茂的义举,杨坚心怀感激,自此以后,杨坚对陈茂不再像普通家奴一样呼来喝去,而是充满了尊敬。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节《逃跑,是个问题》)

TOP

  =====================正文=====================

  第四章 周齐决战 入主邺城

  38、逃跑,是个问题

  此时的高纬,已经一路狂奔到了晋阳,虽然暂时是安全了,但他还是坐卧不宁,忧心忡忡。

  这恐怕是高纬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担惊受怕,对于战场上的惊魂一刻,他依然记忆犹新。

  很快,宇文邕率领的北周军队行进至汾水关,得知这一消息的高纬顿时惊慌失措,眼看着宇文邕的军队就要兵临城下了,这可怎么办?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高纬决定逃。

  往哪儿逃?一路向北。

  高纬思来想去,晋阳城肯定是不能待了,他决定先去朔州,到了朔州之后,再观察形势,如果晋阳城不保的话,就继续向北,逃到突厥人那里,突厥人肯定会保护自己的。

  这一高瞻远瞩的逃跑计划,简直堪称完美,高纬都不由得佩服起自己来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逃之夭夭矣!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大哭着,一把拉住了高纬,死活不让高纬走。

  此人叫做高延宗,是高澄之子,也是高纬的堂兄,相对于高纬的逃跑主义,高延宗则是极力主战。

  高延宗一边哭泣一边死死拽着高纬劝谏说:“陛下,为了大齐的江山,您不能走,只要陛下把所有的兵力都交托给臣,臣一定誓死效忠,死战到底,定可破敌!”

  然而高纬主意已定,就算高延宗哭干了眼泪,也无济于事。

  高纬随即任命高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总领山西兵事。

  好了,既然高延宗你要死战,你就死战好了,这里就全都交给你,我就不奉陪了,我可不想做炮灰。

  高纬专门选择在了夜里出跑,趁着夜黑风高,没人发现,高纬带着一帮亲信,当然还有自己的爱妃冯小怜,突破了晋阳城的城门,向着北方,狂奔而去。

  然而,一路向北的高纬还没走多远,手下就有很多人纷纷散去。

  原因很简单,突厥那是什么地方?虽然说风吹草低见牛羊,也有一番草原风光,可那毕竟是塞北苦寒之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吃的没吃的,要喝的没喝的,连个女人都没有。一群过惯了安逸享乐生活的人,谁愿意遭这个罪,去什么突厥,去那儿除了喝西北风还是喝西北风。

  眼看着高纬真的要变成孤家寡人了,这时候一位领军牵住了高纬的马,苦苦劝谏,我们还是回去吧,别去突厥了,您要是执意要去,那这帮手下可就全都溜了。

  高纬想想也是,突厥那种鸟不拉屎的地儿,确实不是什么好去处,而且自己怀里还有这样的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跟着自己风吹日晒,万一变成黄脸婆怎么办,也罢,那就不去突厥了。

  高纬随即拨转马头,向东南而去,这次的目标是邺城。

  显然,高纬深刻意识到了群众路线的重要性,如果不走群众路线,那就会被群众所抛弃。

  (本节未完待续)

TOP

  (接上文)  

  当高纬一路风尘仆仆地回到邺城之时,他清点了一下随行人数,居然只剩下了几十人,但是,这还不是最让高纬震惊的,真正让高纬震惊的是,穆提婆丢了。

  总共就几十人,找来找去,死活看不到穆提婆的人影,难道是在路上被野兽吃了?

  事实上,当高纬一路向东逃的时候,穆提婆却是一路向西,穆提婆要去见一个人,此人就是宇文邕。

  穆提婆一见到宇文邕,倒头便拜,表示愿意归顺大周。

  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不是夫妻呢?穆提婆自觉高纬已经大势已去,如果再不改换门庭,那么,自己可就得陪高纬一起送死啊。

  对于穆提婆这种唯利是图的骑墙派,宇文邕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不过,宇文邕还是欣然接纳了穆提婆,并且出人意料地赏赐给穆提婆高官厚禄。

  原因很简单,穆提婆是什么人?北齐三贵之一,高纬最宠幸的大臣,连穆提婆这样的人都投降了,其他人还犹豫什么?而且,宇文邕是个爱才之人,只要来投靠,就会有高官厚禄等着你们。跟着宇文邕,那是前途光明,跟着高纬就只能像个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点弃暗投明?

  宇文邕这一招,就叫做收买人心。

  很快,穆提婆叛变的消息,顿时在整个北齐朝廷里炸了锅,朝臣们无不人心思动,一个个都相继投入到了北周的大营。

  高纬简直要气疯了,好你个穆提婆,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背叛我。

  怒不可遏的高纬,决心要报复穆提婆,报复穆提婆本人是不可能的了,那就报复他的家人。

  高纬下令把穆提婆的家人悉数抓来,毫不留情地全部处死,而穆提婆的老妈,也就是高纬的奶妈陆令萱,也不得不自杀而死。

  一代传奇奶妈,就此终结了她的人生之路。

  说到陆令萱,就不得不交代一下他的老相好祖珽。

  祖珽虽然奸诈贪财,但他绝对是北齐后期智商最高的一个人,俗话说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的祖珽不知是大脑短路还是怎么的,提出要罢黜宦官和内侍。

  这一下子就触怒了陆令萱和穆提婆母子,陆令萱和穆提婆便在高纬面前诋毁祖珽,祖珽最终被赶出了朝廷,派到了北徐州担任刺史,不久就死在了徐州。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放在祖珽身上绝对在理。

  高纬杀完穆提婆一家,他残暴的一面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于是,高纬更加不得人心。

  曾经无比效忠的斛律光,被你杀了,誓死效忠的兰陵王,也被你杀了,而你现在却要所有人对你忠心不二,这真是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了。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节《北齐最后的猛将》)

TOP

  =====================正文=====================

  第四章 周齐决战 入主邺城

  39、北齐最后的猛将

  然而,还有这样一个人愿意为高纬效忠,为北齐效忠,不是别人,正是据守在晋阳城的高延宗。

  高延宗,自小便孔武有力,有大将风范,他从小就被开国皇帝高洋所收养,并被封为安德王。史书记载高洋非常溺爱高延宗,甚至于允许高延宗在自己的肚脐里撒尿(口味有点重)。

  而高延宗早年也曾骄横不法,后来洗心革面,终于成长为军界新星。就在平阳大战中,整个北齐军队都丢盔弃甲,死伤惨重,唯独高延宗所率领的部队,完好无损地撤退回了晋阳。

  高纬把晋阳城的烂摊子,一股脑儿都丢给了高延宗,溜之大吉去了,高延宗虽然无奈,但他却不会放弃。

  事实证明,高延宗是一位非常有威望和人气的将军,就在高纬离开晋阳不久,众将士纷纷推举高延宗称帝。

  称帝?这可是谋逆之罪,高延宗决不敢做这种事。

  可是,手下的那些将士们却不依不饶,他们对于弃城而逃的高纬,已经彻底绝望了,而他们唯一指望的,就是高延宗。

  这些将士们,都是高延宗一手提拔的,都是有血性的硬汉子,他们只有在高延宗的带领下,他们才愿意卖命。

  高延宗被逼无奈,他只能顺应民心,接受了大家的这一请愿。

  公元576年12月14日,高延宗在晋阳称帝,改元德昌。

  高延宗称帝了,没有隆重的登基大典,没有奢华的黄袍冠冕,却有着一番慷慨激昂震慑人心的宣言:

  “当今的皇帝,昏庸懦弱,忠臣被杀,宵小横行,如今兵临城下,皇帝竟然连夜逃遁,不知去了何处,承蒙各位将士的抬爱和不器,现在我只能继承这皇帝大位,希望众将士能与我同仇敌忾,誓死守卫晋阳城。”

  高延宗看着眼前的这些将士们,从他们的眼神里,他能看到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气,一股巨大的悲凉感涌上心头,泪水逐渐湿润了眼眶。

  高延宗称帝的消息,很快传播出去,原先不少动摇的人,也都逐渐纷至沓来,聚拢在了高延宗的麾下,规模很快发展到了一万人。

  高延宗把府库中的金银,以及后宫中的美女,全部分发给了将士们,甚至于在检阅部队的时候,高延宗亲自握住他们的手,称呼他们的姓名,这让每一个官兵无不涕泪纵横,就连妇女和儿童,也都争先恐后参与到抗战之中。

  这一幕和平阳城的一幕几乎一摸一样,他们同样都是被抛弃的,同样也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他们并不是为了昏庸的高纬,也不是为了腐败的朝廷,而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每个人自己心中的信念。

  对于这样的一支不知死为何物的部队,那是恐怖的,是难以战胜的,梁士彦就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而现在,高延宗将再一次证明。

  (本节未完待续)

TOP

 (接上文)

  十二月十五日,高延宗称帝仅仅只有一天后,宇文邕便率领着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十六日,宇文邕亲自指挥,将晋阳城团团包围,由于北周士兵所穿的都是黑衣,旗帜也是黑色的,因而晋阳城就如同被乌云笼罩一般。

  这不禁让人们联系到唐代大诗人李贺的名句: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光。此刻的晋阳城,正是如此。

  黑色的阴霾,浸染了每一个将士的心,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和压抑、绝望和抗争。

  北周最英勇的将领之一,宇文宪,率先向晋阳城的北门发动攻击。

  高延宗毫不示弱,他任命了的几位将领留守在南门和东门,自己则带兵冲向了北门,迎击宇文宪。

  史书记载,高延宗身材肥胖,从前面看,他就像是躺着,从后面看,他就像是趴着,总之,浑身肥肉,四四方方的,完全看不出棱角。因而高延宗时常招人嘲笑,经常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重量级选手,却来去如风,身轻如燕,挥舞着长矛,在敌军中来回穿梭,身手敏捷。

  无论高延宗想去哪里,都能轻易的跳跃过去,很显然,高延宗不是练过凌波微步,就是练过铁掌水上漂,要不然怎么可能如此敏捷自如。

  在高延宗绝妙轻功的指挥下,迅速抵抗住了宇文宪的进攻。

  就这样一直从白天大战到了黄昏,而就在这时,晋阳城的东门告急。

  原来宇文邕亲率周军到了东门,宇文邕身先士卒,将士们也都拼尽全力,很快,东门攻破了。

  天色已晚,周围一片漆黑,而宇文邕顺利攻破东门之后,便挥师直捣入城,一时迷失了方向,并放火焚烧了城中的寺庙(打仗也不忘灭佛)。

  此时,高延宗的部队迅速赶到,他和另外一位将领,从两侧夹击宇文邕率领的周军。

  由于宇文邕孤军深入,战线又拉得太长,瞬间就被从天而降的高延宗打得七零八落,难以狙击起有效的抗击。

  周军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无法重新组织,狭窄的城门里,挤满了准备逃跑的人,其中就包括宇文邕。

  宇文邕也是自身难保,他知道自己太疏忽大意了,而这时已经为时已晚,手下的士兵完全不听调遣,在夜色之中,只顾逃命。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堵塞在了城门口,而高延宗的部队则高举着火把,挥舞着砍刀,向着周军砍杀过去,又是一场大屠杀。

  而此时的周军简直如入地狱一般,而齐军就如同地狱里的恶鬼,在火把的影影绰绰之中,高延宗和他的士兵们面目狰狞,就如同嗜血的魔鬼。

  由于城门拥堵了太多人,周军一时根本无法逃脱,因而他们只能沦为齐军的刀下之鬼,即使没有被齐军砍死,也会被拥挤踩踏而死。

  此刻拥堵的场面,绝对要比北京地铁早高峰要火爆得多。

  而此时的宇文邕,只能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所有人都顾不得他这个皇帝了,周围的士兵一个个在屠刀下凄惨地哀嚎,脚下遍布同胞的尸体,宇文邕第一次离死神如此之近。

  (本节未完待续)

TOP

  (接上文)

  就在这危急时刻,从黑暗深处突然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紧紧地拉住了宇文邕,宇文邕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就被此人拉上了一匹战马。

  接着又是一声马鞭抽打马匹的声音,马突然高声一叫,向着前方,冲了过去,冲开了人群,冲出了包围圈,冲出了这一片人间地狱。

  解救宇文邕的,一个叫做张寿,一个叫做贺拔伏恩,都是宇文邕最贴身的将领。

  历经惊魂一刻的宇文邕,早已是冷汗涔涔,虽然宇文邕最终安然地回到了周军大营,但是,宇文邕却无法忘却那如同魔鬼一般的高延宗,这个人太可怕了。

  此役,宇文邕损失了两千士兵,而自己也差点命丧黄泉。

  捡回一条命来的宇文邕,对高延宗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他终于领教到了高延宗的厉害,他知道高延宗不好惹,于是,他决定暂且撤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关键时刻,又是宇文忻站了出来。

  宇文忻,大家应该并不陌生,宇文邕决定此前从平阳撤军的时候,就是他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现在,宇文邕又要撤军,宇文忻又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很显然,这个人性子很直。

  宇文忻的语气明显不太友好,厉声喝斥道:“昨日破城,是将士轻敌,才导致的不利,何足顾虑!大丈夫当死中求生,败中取胜。今破竹之势已成,奈何弃之而去!”

  宇文邕一下子被震住了,对啊,破竹之势已成,难道就要这样放弃?

  这时候,宇文宪和王谊也跟着站了出来,也表示赞成宇文忻的说法。

  伐齐只是宇文邕统一大业的第一步,连一个个小小的北齐,都平定不了,还谈何统一大业?

  如果此时撤军的话,丢掉的可不止是一座晋阳城,整场战役就全都输了,此前的流血牺牲,也将全部付之东流,而一旦北齐缓过气来,那么,北周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事实上,我们恐惧,敌人比我们更恐惧,行百里者半九十,拼的就是毅力和决心。

  宇文邕彻底想通了,他只是一时被失败和恐惧蒙蔽了眼睛,但他的心始终是雪亮的。

  人人都有胆怯的时候,高纬有,宇文邕也有,但是宇文邕不同于高纬的是,宇文邕的胆怯只是一时的,他可以用坚定的信念来克服恐惧。

  宇文邕再一次挥起了长剑,剑锋直指晋阳城。

  正如宇文忻所说,大丈夫当死中求生,败中取胜!

  挥剑决浮云的时刻到了!

  (本节未完待续)

TOP

  (接上文)

  第二天,即十二月十七日,宇文邕以最快的速度重整旗鼓,率领大军,向晋阳城进发。

  宇文邕仍然选择了晋阳城的东门作为突破点,然而当军队开拔到东门外之时,却发现连个守城的人影都没有。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空城计?

  不过,南北朝时期还没有《三国演义》,所以空城计的故事并不为人所知,如此高智商的计谋,显然没人懂。

  宇文邕没做过多考虑,手中的令旗一挥,潮水般的大军便向着东门冲了过去。

  然而,让所有人奇怪的是,大军冲了好几百米,还是没看到北齐军的影子,只有零星的几个小兵,而且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

  原来昨晚那场激战之后,齐军上下都欣喜若狂,所有人都认为宇文邕死在了战场上,而且就死在东门的死人堆里,甚至还黑灯瞎火地找了半天宇文邕的尸体。

  宇文邕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把浓密的大胡子,高延宗就抓住了这一特征,在找人的过程中,专找大胡子的。

  可是,尸体实在太多,且血肉模糊,加上当时的照明工具实在是简陋,即便知道宇文邕有大胡子的特征,但依然搜索无果。

  然而,他们并没有如同搜寻马航一样的决心,因为他们都坚信宇文邕必死无疑。

  人都死了,找不找得到宇文邕的尸体,这还有什么意义吗?只是时间早晚问题罢了。

  于是乎,夜幕下的晋阳城顿时成了不夜城,所有的士兵都集中到了酒馆里,饮酒高歌,纵情狂欢,开起了派对。

  这一喝,就喝过了头,连高延宗都管不住,一个个东倒西歪,结果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还在呼呼大睡。

  当宇文邕看到这群烂醉如泥的士兵时,宇文邕才醒悟过来,如果不是宇文忻、宇文宪、王谊他三人昨夜的苦苦劝谏,恐怕自己真的就与胜利擦肩而过了。

  而昨晚令人充满死亡恐惧的魔鬼,现在却成了一群不省人事的醉鬼,人的堕落真是可怕。

  宇文邕并没去打扰这些士兵们的好梦,而是让他们继续酣睡,自己则连忙率兵去寻找昨晚那个恶魔的首领——高延宗。

  宇文邕很快找到了高延宗,高延宗还清醒着,可他的手下却寥寥无几。

  高延宗本想从北门逃出去,可惜此时纵使有再高超的轻功,也无济于事了,毕竟自己只是孤身一人,对方则是千军万马。

  很快,高延宗被五花大绑着押解到了宇文邕面前。

  宇文邕看到被捆绑着的高延宗,立刻翻身下马,亲手为高延宗松了绑,并且拉住了高延宗的双手。

  高延宗连忙辞谢说:“我这是死人之手,您是天子,我怎能靠近?”

  宇文邕哈哈大笑:“你我都是天子,从未有过任何的仇怨,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救老百姓,我何苦要加害于你呢,你不要害怕。”

  说完,宇文邕亲自为高延宗整理好了衣帽,用最高的礼节对待高延宗。

  昨晚还被高延宗杀得差点性命不保,此刻竟然像兄弟一般攀谈起来,甚至于用高规格的礼节来礼遇对方,这需要怎样的胸襟才能做到?

  而高纬听说高延宗在晋阳城称帝之后,却显得非常愤怒,并且说:“我宁愿让宇文邕得到晋阳,也不愿意让高延宗在晋阳当皇帝。”高纬的胸襟又是何其狭窄!

  两相对比,同样是帝王,胸怀却是天壤之别。

  (欲知后事,请看下一节《北齐的末日》)

TOP

  =====================正文=====================

  第四章 周齐决战 入主邺城

  40、北齐末日

  高延宗以及众多将士们,就这样在酣醉之中,向宇文邕缴械投降了。

  只有一个复姓莫多娄,全名叫做莫多娄敬显的将军,从晋阳逃了出来,并把晋阳陷落的消息带到了邺城,带给了高纬。

  高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晋阳城没有落到新皇帝高延宗的手里,而是如愿以偿地移交到了宇文邕的手里。

  晋阳城,一座千年的古城,在此前的几十年里,这座著名的城市,它的主人一直姓高,而从这一刻开始,晋阳城改姓宇文了。

  事实上,老天实在是太眷顾高纬了,老天给了高纬无数次翻盘的机会。

  在围攻平阳城的时候,本来已经冲破城墙,弹指间便可夺取平阳,偏偏高纬要邀请冯小怜来一同观看,于是便按下了攻城的暂停键。

  平阳决战之前,高纬本可凭借鸿沟,据守平阳,高纬却偏偏主动为敌人铺平了道路。

  平阳激战正酣之时,双方本是势均力敌,偏偏冯小怜大喊军败了,使得大军自乱阵脚,战场形势急转直下。

  而晋阳城自古便是一座坚城,易守难攻,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反击的机会。

  几百年后的宋太宗为了攻下北汉都城晋阳,足足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自始至终,都没能撼动晋阳城。

  最后,由于北汉内部集团出现了分化,北汉皇帝刘继元才主动出城请降的,宋太宗这才把晋阳城拿下。事后,宋太宗对此非常不满,为了泄愤,竟然把这座晋阳城彻底毁灭,把晋阳城从地球上彻底抹掉。

  由此可见,晋阳城是何等之坚固!

  如果高纬能够拿出宇文邕十分之一的勇气,万众一心,抗击北周,胜利的天平绝对是指向高纬一边的,而高纬偏偏弃城而逃。

  就在宇文邕攻克晋阳不久,一个名叫独孤须达的人,带着一份降书前来拜见宇文邕。

  宇文邕一见来人是独孤须达,顿时眼前一亮,因为,独孤须达的父亲就是独孤永业。

  独孤永业,我们并不陌生,宇文邕第一次东征伐齐,就是在独孤永业镇守的金墉城下功败垂成的。当时独孤永业异常淡定,并用计骗得宇文邕狼狈而逃,宇文邕对次肯定记忆犹新。

  而在宇文邕第二次东征伐齐中,宇文邕特意避开了重兵把守的河南地区,而是取道山西作战,并且很快攻占了平阳城。

  独孤永业当时手握三万精兵,全都是精锐,他听闻平阳陷落的消息后,便连续向高纬上表,主动请缨北伐周军,然而高纬却都置若罔闻。这让独孤永业顿感英雄无用武之地,非常愤慨。

  而当晋阳陷落的消息传到独孤永业耳朵里的时候,独孤永业已经彻底对高纬失望了,他敏锐地判断北齐气数已尽,并决定弃暗投明,于是便派自己的儿子独孤须达向宇文邕递交降书,表示归顺北周。

  伴随着独孤永业的归降,此时也就意味着北齐只剩下了太行山以东的地界,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河北和山东两省。而北齐都城邺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北省邯郸市的临漳县,从晋阳到邺城,只需翻越一座太行山,便可轻松抵达,可谓近在咫尺。

  而直到这个时候,老天依然在眷顾高纬,起码给了高纬三条生路。

  (本节未完待续)

TOP

  第四章 周齐决战 入主邺城

  40、北齐末日

  高延宗以及北齐的众多将士们,就这样在酣醉之中,向宇文邕缴械投降了。

  这样的结局,带着些许玩笑,也带着些许无奈,这种无奈不仅仅属于高延宗,也属于整个北齐,一场本可让局势逆转的大战,却以一种略带滑稽的形式收场了。

  但是,这场晋阳之战仍然可以说是整个伐齐之役中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在这场战役中战死的北周将领,也是所有战役中最多的。

  其中有一个人就和杨坚密切相关,此人就是杨坚的二弟杨整。

  从伐齐的一开始,杨坚就是一位历史的亲历者,虽然史书的笔触对杨坚的行迹着墨不多,但他身为一名行军主帅,却真真切切地目睹了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也同样见证了二弟杨整的牺牲。

  战死的高级将领中,同样还有韦孝宽的儿子韦总,李弼的儿子李晏,等等。

  而对于高延宗的部队而言,他们用事实告诉我们,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最终,齐军上下都成为了北周的俘虏,只有一个复姓莫多娄,全名叫做莫多娄敬显的将军,从晋阳逃了出来,并把晋阳陷落的消息带到了邺城,带给了高纬。

  当高纬得知晋阳陷落的时候,我不知他是作何感受,但有一点,高纬的愿望确实是实现了,晋阳城没有落到新皇帝高延宗的手里,而是如愿以偿地移交到了宇文邕的手里。

  晋阳城,一座千年的古城,在此前的几十年里,这座著名的城市,它的主人一直姓高,而从这一刻开始,晋阳城改姓宇文了。

  事实上,老天实在是太眷顾高纬了,老天给了高纬无数次翻盘的机会。

  在围攻平阳城的时候,本来已经冲破城墙,弹指间便可夺取平阳,偏偏高纬要邀请冯小怜来一同观看,于是便按下了攻城的暂停键。

  平阳决战之前,高纬本可凭借鸿沟,据守平阳,高纬却偏偏主动为敌人铺平了道路。

  平阳激战正酣之时,双方本是势均力敌,偏偏冯小怜大喊军败了,使得大军自乱阵脚,战场形势急转直下。

  而晋阳城自古便是一座坚城,易守难攻,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反击的机会。

  几百年后的宋太宗为了攻下北汉都城晋阳,足足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自始至终,都没能撼动晋阳城。

  最后,由于北汉内部集团出现了分化,北汉皇帝刘继元才主动出城请降的,宋太宗这才把晋阳城拿下。事后,宋太宗对此非常不满,为了泄愤,竟然把这座晋阳城彻底毁灭,把晋阳城从地球上彻底抹掉。

  由此可见,晋阳城是何等之坚固!

  如果高纬能够拿出宇文邕十分之一的勇气,万众一心,抗击北周,胜利的天平绝对是指向高纬一边的,而高纬偏偏弃城而逃。

  就在宇文邕攻克晋阳不久,一个名叫独孤须达的人,带着一份降书前来拜见宇文邕。

  宇文邕一见来人是独孤须达,顿时眼前一亮,因为,独孤须达的父亲就是独孤永业。

  独孤永业,我们并不陌生,宇文邕第一次东征伐齐,就是在独孤永业镇守的金墉城下功败垂成的。当时独孤永业异常淡定,并用计骗得宇文邕狼狈而逃,宇文邕对此肯定记忆犹新。

  而在宇文邕第二次东征伐齐中,改变原先的战略,取道山西作战,就是为了避开了被独孤永业重兵把守的河南地区。

  此时的独孤永业手握三万精兵,且全都是精锐,他听闻平阳陷落的消息后,便连续向高纬上表,主动请缨北伐周军,然而高纬却都置若罔闻。这让独孤永业顿感英雄无用武之地,非常愤慨。

  而当晋阳陷落的消息传到独孤永业耳朵里的时候,独孤永业已经对高纬失望到了极点,而就在这时,北周的两位使者突然而至,一个叫做于翼,另外一个叫做韩擒虎。

  这其实是宇文邕一早安排的,宇文邕深切知道,想和独孤永业直接武力较量,就如同拿鸡蛋碰石头,是绝对不可行的,因而,宇文邕在伐齐之初,就派出了于翼和韩擒虎作为说客,去说服独孤永业归降。

  于翼和韩擒虎对独孤永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独孤永业是软磨硬泡,下足了口舌功夫。

  再加上平阳和晋阳的相继陷落,而自己的对战场的诉求却又被高纬置之不理,这已经让独孤永业伤透了心。

  最终,独孤永业决定弃暗投明,并派自己的儿子独孤须达向宇文邕递交降书,表示归顺北周。

  这不仅仅是一封投降书,同时也代表着独孤永业管辖下的河南九州三十镇,宇文邕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就将河南之地全部收入囊中。

  如此一来,战场的形势瞬间豁然开朗,北齐只剩下了太行山以东的地界,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河北和山东两省。

  而北齐都城邺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北省邯郸市的临漳县,从晋阳到邺城,只需翻越一座太行山,便可轻松抵达,可谓近在咫尺。

  而直到这个时候,老天依然在眷顾高纬,摆在高纬面前的有三条生路。

  这三条生路,是高纬的两个大臣提出来的,一个是广宁王高孝珩(读音如横),一个叫做斛律孝卿。高孝珩是高澄之子,是高纬的堂兄,而斛律孝卿则是尚书令,负责发号政令。

  这第一条生路是,让任城王高湝(高欢第十子,高纬的叔叔)扬言攻打晋阳,且让洛州刺史独孤永业率兵出潼关,攻击长安,同时,高孝珩在邺城以北列阵,防备南下的周军。

  这无疑就是三十六计中的围魏救赵,宇文邕几乎倾全国之力发兵晋阳,长安城内必定空虚,而北齐在河南地区仍然布有大量兵力,如果从河南发兵长安,宇文邕肯定会选择撤兵,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解决邺城之围,同时可以两军夹击,与北周军一战,胜算非常之大。

  虽然这是一个不错的作战计划,但是这一计划只能停留在想象阶段,因为身在邺城的高湝还不知道,独孤永业早已派自己的儿子向宇文邕递交了投降书。

  另外,即使独孤永业还没有投降,高纬也绝对不可能用这条计策。我们只要回想一下高纬在平阳以及晋阳落荒而逃的样子,我们就会知道,此时让高纬主动出击,这完全不符合高纬的性格,高纬天生就是被动的,他也绝对没有那种孤注一掷的勇气和胆识。

  同样是三十六计,高纬根本不懂围魏救赵是什么玩意儿,他只会一计,走为上计。

  而第二条生路,则是让高纬把宫中的美女以及珍宝,全都拿出来,赏赐给将士们。

  这无疑也是一个好办法,高延宗此前就是用这个办法,把金银财宝和美女都分散给将士们,以激励将士们一同守卫晋阳城。

  然而,高纬的脸顿时一黑,脸拉得老长,一脸的不乐意,他可是比葛朗台还要吝啬的守财奴,金钱和美女是他一生的挚爱,怎么可以拿出来给别人。

  而剩下的第三条生路,则是召开一场誓师大会,让我们的国家主席高纬同志做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最好能声泪俱下,声情并茂,激发将士们的爱国热情,点燃他们奋勇杀敌的斗志。

  这个办法不错,不用高纬出钱,也不用出美女,顶多浪费几滴唾沫星子,高纬听了连连点头应允。

  这个办法是斛律孝卿出的,为了以防万一,斛律孝卿特地为高纬代笔撰写演讲稿,一阵泼墨挥毫,一篇洋洋洒洒的演讲稿便出炉了,斛律孝卿亲手交给高纬,并且亲自叮嘱,就按这篇稿子上的内容来背,定能激励人心。

  (本节未完待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