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3839|回复: 28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作者:南派三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9 08: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秋之前,发生了几件事情,一是有一家农居养眼镜蛇的房子倒了,蛇都跑了出去,村委贴了警告,让大家注意安全。



另外是喜来眠边上的地被人租了下来,也要做一个农家乐,不知道来者是谁,善或不善,听到消息不久,我看到了一块牌子立在那个地方,才意识到不是农家乐,是一家民宿旅馆。



第三是村里批出了一条山路,要搞花灯的节日,说是有电视台的人要来采访村里的文艺建设,村支书没有弄过这种事情,来问我这么做。



我在这段时间建立了一个网页,让来往的客人可以加上,平日里可以回忆起这里的生活,就在上面问花灯的搞法。



一切如常,网页上询问了之后,有人发来了一张在我发布的照片上涂鸦的图片,画画的人选了一条很长的林间石阶小道,这条道路很老,是一条明清更早的老路,是我们从山上发现清出来的,大概有一点四公里长,这条路很快,能并排走四个人,两边都很平缓。



这人把各种花灯都画在了这条路的两边,还画了一些摆摊的摊位,有糖葫芦,卖花串的,肉燕鱼丸小馄饨,等等等等。



远处还画了类似于七彩的流星的天象。



真是美好的愿景,我心说,但这张画我应该能忽悠村支书了。



在画的留言下面有一段很短的文字,说:在古老的路上可能遇到古老的灵魂。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我坐在铺子外面洗碗,这段时间台风天一直起各种各样很夸张的云,晚霞特别漂亮,我虽然一身汗,但也觉得不是那么热了,就对胖子说:“我打算把院子搞一下了。”



胖子一边数钱一边也不看我,嗯嗯了几声:“挖个池子养点锦鲤就好了。”



我道:“我要搞,肯定要做到一发朋友圈,所有朋友都往这儿跑的那种程度。”



“你说你院子里挖出一个地宫来,保证仇人也来。”



我把他手里的钱抢过来,就塞兜里,胖子就怒道:“卧槽,我好久没见过现金了,你让我再摸摸。”



喜来眠有一个规矩,有一款酒只能用现金买,那酒是我们自己酿的,第一批产量很小,而且也没那么好喝,只因为胖子和闷油瓶酿酒时候我拍了一张照片,这酒就很多莫名其妙的人问。



就是那种这个人酿的酒应该有很好喝的这种错觉。



酒的名字很矫情,叫做远山净儿,本来打算自己喝的,结果反而成了一个梗,为了变得更加难买一点,就只能付现金。



接下来就要酿下一批了,我完全无法保证味道是一样的,所以打算第二批就直接改名字。



事实上到现在我明白了,做小生意其实有一种异样的幸福感,就是自己的一分一毫都有点价值的感觉,真很难得。



闷油瓶扛完煤气罐,脱掉劳工手套走过来,他头发很长了,应该理了,胖子就给他理发,我喂院子里的鸡。



阿,我真的太喜欢喂鸡了,为什么那么治愈。



很快天色就黑了,三个人挤着一辆摩托(危险行为不建议效仿)回村里,晚上也没打算睡在别馆,还是睡村屋,因为喜来眠的生意已经很顺畅了,如果边上再盖一个民宿旅馆的话,生意还会更好,所以我精力很充沛,得有点运动消耗体力。



这应该是我这段时间最惬意的时候。



三个人带上手套,拿上手电筒,就上山准备抓眼镜蛇,如果要搞花灯会,山路上全是过山峰可不行。



出发的时候,我对闷油瓶说:“院子我想搞一下了?”



他看着我,胖子把他的头帘搞的很不自然,他点头道:“好。”













---



首先这是不定时更新,因为817会比较忙。

万山的最后几章,这几天会陆续更,今晚想写点轻松的。

之后也是不定时更雨村,因为要抽时间做完重启出版。

最后,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21-8-20 07: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2 客人
走在山间小路上,秋虫的鸣叫格外的清晰,我已经大概能分辨出六七种虫子的叫声,走过的时候,虫子会暂时安静下来,似乎我们是某种巡路的山神。



胖子打着大手电,去看我们早前投下去的蛇笼,走了半个小时,十几个蛇笼收了四条手臂长短的过山峰。



我分不清眼镜蛇的种类,这里有外来的眼镜蛇种,那种是没法放生的,只能吃了或者人道毁灭,也有当地的眼镜蛇种。搞不清楚所以不知道这种蛇会不会喷毒液,胖子一概按住头部放到麻袋里。



这里四周几百公里的补蛇人都到了这里,普通村民捕蛇很危险,得这些职业的搞,但我也很担心当地的野生蛇遭殃,这些蛇的数量这几年减少的很快。



到了山顶,云层中有朦胧的月色,闷油瓶在没有蚊子,我们坐在山顶的岩石上,胖子的手电是新买的,不知道现在的照明技术是怎么回事,太亮了,亮的照出来的东西都没有细节了,有一次胖子回来在院子里手电扫过我窗户,我都觉得核爆了。所以此时就让他关掉了,三个人坐在黑暗里。



我知道闷油瓶可以坐一个晚上,我的心性大概能坐半宿,但胖子只能坚持10分钟左右,所以我们的行动大多是胖子控制的。安静的休息了一会儿,胖子问我道:“吃蛇胆么?”



我摇头,忽然闷油瓶瞬间从他坐的地方直接飞到了胖子边上,直接凌空抓住了什么。



他单手撑地稳下来,抬手,我们就看到他另一只手抓着一条巨大的过山峰。



那肯定是属于眼睛王蛇了,我以前一直以为这种蛇是非洲的,结果这是福建的本地蛇,福建人小区里有时候经常会看到。



胖子被吓了一跳,闷油瓶把蛇往远处的草丛一扔,就看着胖子,胖子看了看自己屁股四周,没有其他蛇了,就抱住闷油瓶:“小哥啊,你就是活菩萨,你咋那么能呢?”



这时候就听到黑暗中有一个人说了一句:“小伙子反应那么快,我都没看清那是什么,刚才是蛇么?”



我们转头去看,原来那儿的黑暗里一直坐着一个人,似乎也是在休息。



闷油瓶应该早就看到了,并不特殊对待,胖子直接抬手就照那个方向,我们就看到一个老头,穿着补蛇的装备,默默的坐在我们面前的黑暗中。



这不是当地人,似乎是江西那边的人,因为带一点口音。



我点头,但那老头被胖子照的应该什么都看不见了,我们也看不到他细节,面前全是白的,闷油瓶此时已经直接离开,我忙追了上去。



胖子看我们也走了,瞬间关了手电也就走了。



这事我们没有再管,又看了大概三十几个蛇笼,就回村屋了,第二天有专门的人过来看蛇,那些是跑出来的,那些是野生的,野生的就到另一座山放生,免得重复被抓。



那个看蛇的是个大学生村官,和我说,我们这里出现了ufo。



我莫名其妙,觉得现在的孩子为了旅游已经不折手段了么,他就和我说,昨天有个江西的捕蛇师傅,在山上休息,看到了三个人也在山上,忽然一阵强光,三个人都不见了。



我嗯了一声,大学生村官继续说道:“在这儿三个人一起行动的人就是你们了,看到你们在没有被ufo绑架,我就放心了。”



“那个大爷没事吧,我是指,他有没有被ufo照瞎这种事故。”我不动声色的问。



大学生村官道:“没事,哦,对了,他就是要在你们隔壁开旅社的老板,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他想认识一下你们。”



我想了想,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正在看屋顶上的一只野猫。



这只猫一直在骚扰我们,偷我们晒的各种东西,我不知道闷油瓶想怎么办,但如果它还来,我可能就要拿弹弓了。



“那老板来者不善,估计是看上你们的地了,想让你们把地让出来做旅社的停车场,我听说他有点手腕,你们最好好好沟通。”



我看了村官大学生一眼,点头,说:“那块地也可以给我,让他去别处盖去。”



“农家乐规模不用再扩大了吧。”



“我可以盖其他的。”



“你还能盖啥?”



我看着村官大学生,知道其实老头和村里肯定勾兑好了,揶揄他道:“我停ufo。”
发表于 2021-8-21 07: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3 成年人之宴会

晚上我是单独去赴宴的。



那老头实际看上去应该和我爸差不多,我看他的身板觉得他只是长的老,实际年龄没有外表那么大,50多岁左右。



他很瘦,头发很浓密虽然花白,穿着衬衫,福建这里这么穿的人不多,但江西那边我也不见有那么穿的老头,这种穿法,我一般都是在政府单位看到。他朝我很礼貌的微笑,我知道他不知道我就是被ufo接走的那几个人之一。



村支书在边上作陪,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知道这是个叛徒,因为我这块地的地主也来了。



坐下寒暄了几句,村支书就开始酝酿怎么和我说这件事情,开了好几个开场白,一是说村里的收入没到预期,上面有更好的规划要推行,农家乐这样的业态上面可能觉得不符合大旅游的思想要取缔,但是一直不敢和我说,因为怕我压力太大,但是这一次正好有大老板可以给我兜底,所以我现在改行不仅可以解决他的业绩问题,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否则哪一天农家乐不让开了,我可能血本无归。



老头就向我表态,他可以保证我投入的两倍金额,让我出让这块地。



老头的态度很好,我觉得他是那种相信一切都有价格,可以协商的人,我知道只要我回答的让他觉得有机会,我就会无休止的被他的执念轰炸。



我听说美国有一个商人看中了一幢房子,房子的主人是一对犹太人老夫妇,商人为了买下那套房子,每周都和两位老夫妇吃饭,为他们服务一直到他们去世。



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人每周要和我一起吃饭,第三周就会被我埋在院子里。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在哪儿停我的ufo呢?”我问老头。



老头愣了一下,看了看村支书,村支书也愣了:“u什么?”



我认真的说道:“ufo。”



老头思绪显然乱了,因为我很正常的一个人,忽然说了疯话。



“ufo是农家乐的名字么?不是叫喜来眠么?”



“ufo是我的交通工具,烧煤的。”我喝了一口啤酒,村支书就反应过来:“哎,你这个吴邪,价格不满意你就开价,说什么阴阳怪气。”



我看着老头,就问他:“没开玩笑,您之前的人生还顺利么?”



老头又噎住了,我忽然掏出胖子的手电,直接打开。



整个吃饭的地方照的犹如核弹爆炸一样,我晃了几下,所有人东到西哇,我关掉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花了,我抓了一把瓜子就往外走了。



相信一切都可以沟通的人最怕行为错乱的人了,而且老头挺斯文的,相信不敢用强,当然他用强我也不怕。



往回的路上,我心情有一些不爽,想到未来要和这种人做邻居就觉得不舒服,但这个地方有一种魔力,我看到路边的水稻天和晚霞,瞬间我就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结果老头就直接撤资了,第二天我刷牙的时候,村支书过来问我:“你说说怎么办吧?我指标又完不成。你这不给停车场,人家没法经营。”



我对他道:“你把地给我啊。”



“你真有ufo?”



我看着他笑,闷油瓶提溜着那只野猫出来,这是他昨晚逮住的,骑上摩托准备送到40公里之外找个地方放了。



野猫已经被整服帖了,他对我示意然后开车走了。



我吐掉嘴里的水,村支书悻然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忽然道:“这样吧,如果不搞产业,你们拿去种点什么吧,反正那地不能空着。”
发表于 2021-8-22 15: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4 耕种

我们边上本来要盖民宿的地,是一块水稻田,今年就没有再耕了,现在是荒的。外面的牌子还在,胖子上去两脚踹碎,端整在一边准备烧灶台。



三个人站在田埂上,胖子在那儿抽烟,对我道:“以后厨房的垃圾就倒这儿来,别肥了其他人。”



我摸着下巴,种什么好么?丝瓜黄瓜,不符合我江南书生的气质,西瓜我觉得自己种那么多也吃不完,水稻?种花?是不是有点太骚了?



“有决定没有?”胖子问我,我叹了口气,实在也无法决定。



三个人回到店里,店里的花花草草长的非常好,充斥着巨大的生命力,我忙了一阵,给自己开了一瓶远山净儿,看闷油瓶靠在窗边上打瞌睡。



忽然我听到了一声猫叫,顺着声音出去,我就看到那只被丢到40公里之外的野猫赫然出现在了院子里。



这应该是一只梨花猫,我在门口坐下来,那猫显然累的够呛,走到阴凉处就开始睡觉。



我看着它,心说40公里你都能走回来,你这是扛上了。



我看了它一会儿,我也开始打瞌睡,在这里打瞌睡,睡的特别香,睡醒的时候天上的云压了下来,要下雨了。



我稍微收了一下东西,回头的时候,闷油瓶也醒了,拉了一张椅子坐到我边上,瓢泼大雨就下来了,雨帘开始形成。



猫也醒了,一个人冷静的坐起来,看雨。



我们两个人坐着,胖子拿了几根雪糕过来,三个人吃雪糕,看雨。



在福建看雨真的会看迷瞪,我的思绪整个被雨吸收进去了,胖子打开收音机,我们听镇上的广播,就听到了关于ufo的新闻。



整个空间仿佛凝固了,一切都变得非常缓慢,我觉得这里安静舒心到心跳都没有必要。



吃完雪糕我又睡着了,睡着之前我就知道要糟糕,白天睡太多了,晚上要折腾了。



再醒来的时候,精神好的超出了上限,我看到胖子正在仔细的听广播。



我走过去,问怎么了?胖子道:“好像真的出现ufo了。”



怎么可能?我心说,听了一下广播,果然镇上很多人都说看到了ufo。说的都有板有眼,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视频新闻,果然有人拍到了东西。在一座我们附近的山上,有一条白光,快速的掠过树梢。



我摸着下巴,心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主要在视频里表达的是,白光的速度太快了,是某种飞行器在树林里快速移动,而且一会儿很高,在树冠部分,一会儿很矮。



我回头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还是在看雨。他这几天没怎么出门啊,不似是他在跑山。



闷油瓶锻炼自己,很多时候需要快速在山中奔跑。



难道真的是ufo?



ufo在树林里干什么,不是应该在天上么?



想着,忽然有一个白t恤的少年落汤鸡一样的走进院子里,就站在雨里看着我们。



我也看着他,他木纳的站着,也看着我们,也不走进来,也不离开。



“外星人?”胖子说道。“淋雨装什么逼呢?”



我看着那少年,我就不呼唤他,甚至拿出了一把瓜子开始嗑瓜子。少年默默的看着我们。



看了一会儿,村支书开着摩托进来,一个没注意,把那少年撞了一个狗吃屎。



我们这才出去,把少年扶起来,把他衣服扒了,就发现他身上有一些奇怪的伤痕。
发表于 2021-8-25 10: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下卷 开篇5 田中少年

给这少年掐了半天的人中,他才醒了过来。胖子拿了个电吹风吹他的后脖子和头发,他的脸才缓缓有血色,接着胖子用酒和糖调了一杯热饮,给他灌下去。

大概15分钟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能说话了。

胖子问道:“你飞碟呢?”

少年说道:“我是送快递的,你们定的灯到了。”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他继续道:“在沟里,我刚被车撞了。”

接下来就是狂打电话给救护车,等救护车到了,我们把少年送上车,胖子跟车走了,走之前就感慨道:“现在送快递的真年轻啊。”

我和闷油瓶立即就顺着少年指的方向去找,果然在路边的田埂里找到了一辆翻了的小面包,几乎完全底朝天了。

肇事车辆应该是辆大车,已经跑了,地上全是车灯的碎片。

我和闷油瓶冒着雨趴下去看车里,就看到车里全部都是纸箱,有一部分已经湿了。我伸手掏发现被压的很结实,掏不出来。闷油瓶让我帮忙,两个人跳到田里抓住车的一边,然后用核心力量想把车推翻了个。

这车加上货物应该有1.5吨左右,我们两个不行,但有车停下来,车上的人过来帮我们,大概四五个人来了,我们就把车给抬翻回来。

谢过帮忙的,我们把车推着,推回到农家乐边上的空地上,雨就停了,我和闷油瓶两个落汤鸡,脱掉上衣凝干随手挂在树枝上晾,赤裸上身就把车里的货物一件一件搬了下来。

打开一看,都是油纸做的各种花灯,我不记得买了这种,不知道是谁寄过来的。很多花灯都湿了,我们折起来就在喜来眠各处开始挂起来。

虽然都是油纸灯,但还是要晾干比较安全,因为看上面的颜料可能容易掉色。

猫还没走,在原地冷静的看着我们。

全部处置妥当之后,我就在思考是谁呢,是不是以前的客人好心送给我们的。

胖子在医院处理那外卖少年的事情,下大雨之后大概率也没有可能,我和闷油瓶在厨房里,自己给自己下了面吃。两个人就在厨房里站着吃面,我就问闷油瓶:“你对ufo的事怎么看,应该不是你吧。”

闷油瓶摇头,但是淡淡道:“应该是个人。”

“能这么满山跑的,张家人?”

到了福建少有流落在外的张家人来省亲了,我是比较清净的,但长久没有,就觉得不是很正常,该有一个来烦烦我了。

这花灯的事情也很奇怪,我打开手机,看之前网站上看到的那张图,就发现上面画的花灯,和寄过来的一模一样。

背后的字:在古老的路上可能遇到古老的灵魂。

不好不好,这如果是张家人干的,这个张家亲戚脑筋不正常。

那猫偷偷摸摸的进到了厨房里,来到闷油瓶脚下,一下跳上灶台,然后看着闷油瓶手里的碗。我们灶台上面吊着很多熏鱼,我过去把猫赶下去,那猫就哈我。

我蹲下哈猫,把猫吓跑。

我看着猫,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猫这么可能走40公里找回来,这猫也是有人送回来的。

是谁那么无聊?
发表于 2021-8-25 10: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庭院篇 第一章

晚上我们睡在别馆里,我一个人在档案室的窗边,想着白天的事情发呆。

又下大雨,窗户上全是水痕,我其实也看不到外面什么。

在这个房间里,我曾经思索过一个相对深刻的问题,就是我当年想要的那些东西,为什么最后被现在的这些代替了。

我觉得是经历,我所见过的东西,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其中大部分其实挺磅礴的,当年想做的事情,和经历的事情,几乎是两种世界的东西。

人的恐惧和希望大多来自于对于世界未知的好奇心,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太多的好奇心了。就算现在,我觉得我外面的树上可能有一个怪人正在看着我,我也并不能提起兴趣。

我翻了翻边上,边上有一批和庭院相关的书,我翻开开始看起来,老老实实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该来的就会来的。

庭院对于我和书里写的不太一样,它除了漂亮,更多是一种脱离现实的感觉。如果我做了一个庭院觉得是在老家的人民公园里,那就完蛋了。

我希望我坐在门口看着庭院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古代,或者是在另外一个时空里。

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而且我现在很难骗,你不能用什么当代艺术的东西告诉我,这是近未来的东西。

我在这里即不憧憬未来,也不缅怀过去——尤其不缅怀过去,老物件对于我来说有一种过于熟悉的感觉。我只是取悦当下的自己。

我也许内心里认为,我只有当下了。

这些书里的庭院并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我脑子里也一片空白,只是很焦急很有欲望想琢磨点什么出来。

胖子敲门:“别看小电影了,下来看节目。”

我合上书下楼,胖子在楼下搞了个投影看钓鱼节目,闷油瓶也在看,那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屋了,看到我下来,逃到了柜子下面。

我问胖子:“这猫会不会人变的?”

胖子道:“这不是同一只,这是只橘猫,刚出现的。”

我摸了摸下巴,看了看门口,心说有人开始在我们四周聚集猫了么?

也坐了下来,看钓鱼节目,说来很奇怪的,也就是我们三个人能同时非常耐心的看别人钓鱼。我看着节目里那平静的湖面,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想要一个很大很大的水面,水非常清澈,作为这个庭院的主要景观。

水底要有非常嫩绿的水草,几乎铺满水底,水必须是非常非常干净的,犹如空气一样,如果在这个水池上行舟,你会觉的舟是飞起来的。

然后里面可能只有一尾鱼。

但是这个方案比较激进,胖子不知道是不是会答应,闷油瓶不会理会人间事物,但胖子心中的庭院,可能树上挂满了肉,池子里全是酒。

我越想越觉得舒服,这里的阳光特别好,水底的水草在阳光穿透下会特别漂亮,像动画片里的场景,于是按了暂停,把我的想法和胖子说了。

胖子看着我,“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小哥离开这房子,这池塘里的蚊子就会炸,那鱼吃孑孓能吃到100多斤你信么?”
发表于 2021-8-26 09: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庭院篇 第二章

当夜我梦里都是那个池塘,以及无休止的蚊子。

说实话我并不担心蚊子的问题,我已经多少年没担心过蚊子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但我也知道胖子说的是对的,池塘打理不好就是一个灾难,事实上在我记忆里有着极度清澈的水和特别壮观水草的地方,一个是纪录片中的南法,我记得那个片子里有一个镜头拍到了一个叫做红土城的地方,角落里有一条河,河水干净的犹如玻璃,河床全部都是漂亮的水草,非常壮观。

还有就是雪山水形成的水池,那个水太冷了,极度干净,极度冰冷,只能生活冷水鱼类,虫子没法生存。

但是在福建,估计很快水里什么东西都有。

梦里蚊子和池塘不停的斗争纠缠,早上醒的时候,头晕脑胀,泡了茶来到门口看简单的院子,我就对胖子说道:“我一定要做一个池塘,你帮我想想办法。”

胖子摸着下巴就道:“你愿意花30万一年的电费,我就帮你。”

“电费那么贵?”

胖子指了指我们后面的山:“在山上挖一个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水池,盖上石棉瓦,然后下面铺设溜冰场的造冰管,联通一台制冷机,把水池里的水冻住一半,另一半通过管道和泵直接接到我们院子里,这样可以常年保持水温在五度以下,水通过水泵循环回山上,中途把过滤做好,绝对这个水池就像在雪山下那么干净。”

“然后一年要30万电费。”

“要不然你用光伏,100kw的35万,你需要3组大概105w人民币,但能用好久。”

我陷入了沉默,后面的山装光伏没有问题,但105w人民币不是我玩乐可以决定的。

早饭的时候,闷油瓶去镇上打来了豆浆油条,还有一笼水煎包,一笼芋子包,三碗柴火面,三个人吃着我就小心翼翼的商量。

胖子就道:“只要你能搞来105w,我肯定支持你,那有水的明堂才是风水好,但这钱不是小数目,你有什么办法?这一盘一盘菜炒,可不是办法。”

我就问他:“为什么支持我?”

“这把年纪有点事想做,我们都跟着沾光。”胖子一口三只水煎包,满嘴的油:“我就只剩麻将和钓鱼了。”

我看了眼闷油瓶,他也看着我,我问他:“有私房钱么?”

他摇头,没有任何的表示。

吃完了去店里开门,很快就有客人来,看到满店的花灯,纷纷拍照。我坐在门口的门槛上,就看到今天外面已经有四只猫了,除了狸花猫和橘猫之外,还有两只花猫,这肯定有人在往我这个区域丢猫。

但我无心过问,我已经被金钱迷惑了头脑,想了一会儿,我就去柜台算帐,闷油瓶收银小哥已经一把好手,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就找了个柜台一角蹲下,然后开始按计算器。

按了一段时间就发现105w对于普通生意来说,是个十年目标。

这时候我不信邪的性格就开始冒出来,我拿出手机,想了想就打电话给王盟,让他帮我查全国经营不善关门的商场,里面得有溜冰场的,再帮我查西北经营不善关门的实业工厂或者矿厂,那些地方有光伏设备。

我小时候有过一段时间,有一个梦想是破烂王,就是捡破烂捡到了各种零件,自己搭起来各种装备。

想不到来了福建,什么梦想都成真了。
发表于 2021-9-28 08: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庭院篇 第三章

在那一日的激情之后,是越加平静的日子。

王盟需要一点时间去探索这个可能不会有结果的任务,而我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就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过于天马行空了。

如果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去追求,现在的生活其实已经非常恬静,当生活的平静到了一定的程度,你想继续建设,就会发现你不得不开始破坏一些原来的东西。

老话说的好,从零开始去建设一场生活,其实都是幸福的,因为你每一步都在变好,但你从100分去改良的时候,你就要面临很多选择了。

还好我是那种想通了就不会当回事的人。

中午我替胖子炒菜,可能有所顿悟让我的菜品有了灵性,很多客人都说那一天的菜,味道中有一丝仙气。

晚上是运动日,闷油瓶不需要运动,但我和胖子其实需要一些养身的活动,有时候到隔壁村的篮球场打野球,那个地方平时是牛晒太阳的地方,全是牛粪。我曾经以为现在的农村都自动化了,但这里多很多山坡上的梯田,所以还是要用到很多水牛,此外,这里很多景点也需要野牛拍照。

到了运动日牛就会被拉走,大家收拾一下牛粪就可以开打,村里的进步青年会和我们一起篮球,退步青年会去打台球,我们则一会进步一会退步。

闷油瓶并不打球,每一次他都在边上看着我们。

我和胖子都非常默契的不会强行要求他,因为他如果真的上场就没法打了。瞎子和我说过,他和闷油瓶打过球,普通人和他们在同一个场上,会很容易重伤不治。

那一场比赛,胖子以15次犯规惹了众怒,打了两场就散了,胖子倒是知道自己手黑,一直道歉的把对方送到医务所,用了两瓶碘酒。

往回走的时候,我大概知道我们的篮球运动生涯结束了,但运动的并不透彻,不上不下浑身难受,找了个鱼塘打了一个小时的水漂。

胖子找了很多的片平石头,递了一些给闷油瓶,闷油瓶接了但没有加入,这位闷声不吭的爷一直在边上看我们发泄,我们打的累了喘气的时候,他终于从里面挑了一块,打出了一个我这辈子看到的最长的水漂。

我都没法数飞了多少下,那玩意就像有生命的一样在水上跳了起来,一路消失在远方。因为光线已经很暗了,我没看到石头是什么时候停的。

我和胖子本来在比谁的漂数多,一看这情况,就索然无味了,胖子拍了拍手:“要不比谁尿多么。”

“这样吧,比谁的尿里泡沫多吧。”我说。

胖子就往河里小便,足足尿了四分钟,全是泡沫,我在边上看着叹气,这比啥都比不过,转身就走了,闷油瓶跟上来,胖子也在后面追上来,路灯亮了,乡道的路灯相隔很远,所以走着走着影子会拉的很长,我们三个人的,三条特别长的影子,就一路无话的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胖子就问:“咱们是不是挺无聊的?”

“嗯。”我说道,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庭院做出来,这样就可以在院子里打水漂了。

打水漂不是一个光靠力量的事情,我勤加练习,也许还可以一战。

晚上睡在村屋里,闷油瓶把手里的片石头还给胖子,他竟然还带回来了。

三个人继续躺在院子的躺椅上,按点泡脚,然后看着天上的繁星。

环境越来越好了,在这个点都能看到银河了,天上不时有流火闪过,看了一会儿,胖子也说:“天真你快点搞你的院子,咱们马上就要被这种腐朽的生活给腐蚀了,咱们需要劳动。”

好。

我说道。

这个庭院天命所归。




===
慢慢恢复手感和进度。
感谢等待。
作者
发表于 2021-9-28 08: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苔藓

任何事情都要一个开始,哪怕只是放置一块石头,如果没有这个举动,这件事情就不算真正的开始。

我可以轻易放弃一件我认为并未真正开始的事情,但我对于开始的事情,却会非常执着。

这个庭院需要很长的准备工作,也需要老天的一些垂青,才有可能达成我心目中的样子,在等待王盟消息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做的事情不多,但其实也很有乐趣。

那就是寻找苔藓。

庭院中有一种很特殊的类型,叫做苔园,是专门用来欣赏苔藓的。

苔藓之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的,但我知道闷油瓶可以,那种安静和缓慢的生命状态,细微的绿色,靛青色,和黄色,其实可以很好的装饰地面和鹅卵石。

事实上能够用来装饰庭院的苔藓就是大灰苔藓和砂藓,这两种爱太阳可以和其他植物一起享受阳光,我最终选择了砂藓,在喜来眠后面的山上就有,但是我要找到品相好的还是需要相当的时间。

早上还是一样早起干活,到了下午三点就打烊了,挂着牌子:老板有事,明天请早。然后先去镇上买了塑料的小铲子和小桶,三个人提着上了山,开始到处找苔藓挖。

三个人就像秋游的小学生一样,一开始我还想着尽量挖大块的,后来发现这里的山区,这些苔藓都分布的非常细小分散,只能看到就挖。胖子一开始还挖错了,挖了很多不知名的,我摸了一下,他挖错的那种万一要种在庭院里一下雨就可以滑冰了。

挖累了就吃野果子,三个人休息的时候,我发现胖子的白头发更多了。

但我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他会偷偷的去焗油。

回来清理了一下,先散在院子的泥地上,喷上水,明天还得去买点砂土,在院子里铺出一个大概的院子设计来。虽然挖了两大桶,但要长成我要的那个规模远远不够,我估计还得一年养苔藓。当然我不会等那么久,于是决定明天开始有空我就会去挖苔藓,种苔越多,长的越快。

胖子的塑料桶里,我清理的时候发现了几根野蘑菇,看上去好像是可以吃的样子,胖子问我要不要放在晚上的鸡汤里,我摇头,晚上在书房里查毒蘑菇的资料,就发现那是毒沟褶菌,心说差点就被胖子一锅送走了。

当天晚上拉着胖子看了一晚上有毒蘑菇的介绍,看的心惊胆战,胖子说没想到那么多有毒的蘑菇,看着和香菇差不多。

大概9点多的时候,我在窗户前看院子,就看到闷油瓶一个人在院子里整理那些苔藓,我靠在窗沿上,他整理了两个多小时,我看了两个多小时。

我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的计划,但是我觉得,如果胖子是十分喜欢的话,他可能有一分喜欢。

第二天还是一样,订的砂石子下午堆到了院子里,傍晚我们三个拿了铲子,站在院子的中央,我打算先把水池挖了。

这一刻的感觉让人恍惚回到了从前,虽然手里不是旋风铲,但是DNA动了。

胖子就道:“天真,如果咱们挖下去,挖出东西来,咱们是作何表态?”

我道:“那就把你回填进去。”

胖子道:“你他娘别贫嘴,你这体质,说不定你的磁场就是那种,那啥来着,对,会自动到古墓上面盖房子。”

我瞪着他,闷油瓶没理会我们,率先开挖,我们三个人一顿操作,挖了十分钟,我就发现这挖法挖不出池子,却习惯性的挖出了一个盗洞。

我叫停他们,胖子看着那个洞,问我道:“天真,这水池是不是有点小。”

“是。”我说道,心说这玩意刚够泡脚。“咱们得往边上挖宽了,兄弟们我知道这会离开我们的舒适区,但咱们得勇敢。”

说完我用力往边上开始努力,但习惯这个东西真的很惊人,几乎是十分钟一提醒,才勉强让我们的工作不像是在挖洞,正在头疼怎么办,忽然胖子的铲子铛一下,挖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似乎十分坚硬,胖子被弹的差点摔倒。

我心中一惊,转头过去,就看到胖子挖出了一块东西,是一个石磨?
发表于 2021-9-29 17: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村笔记 庭院篇 第五章

搬出来就发现是一个标准石磨的上半部分,像一个石头的大饼一样。再往下挖了挖,发现石磨的下面出现了一个年代久远的铝饭盒,上面有一个钢印的商标:中华。下面还有一行小钢印字:大号铝饭盒。

打开铝饭盒,里面是四枚字迹非常模糊的古钱,我对这个特别有研究,但看了半天,愣是看不明白,但包浆是开门。

琢磨了一会儿,我就对胖子说:“这是野钱,就是老百姓当年做的假币,上面的字是瞎写的。”

“值钱么?”

“够买瓶可乐吧。”我说,但这饭盒压在石磨下面,饭盒里还有古钱,有点不太对劲。“来,帮我把石磨翻过来。”

胖子气运丹田,把石磨翻了一个,我就看到石磨的下方果然有蹊跷,有人用红漆写了一个字,是一个:马字。

我吸了口冷气,这圆形的石磨,上面有个马字,这是枚象棋啊,这玩意和风水有关啊。

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子,胖子就问我道:“下面是不是真有东西?天真,虽然我觉得你有点过份了,但是我喜欢。”

古币又可以叫做古泉,马压四泉,是什么意思?这个马是走在哪儿了,是在将军还是在护主?

所有这些东西年代都是在90年代,我想了想之前还挖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感觉这块地有故事啊。

胖子看着我,用目光问我怎么办,我道:“再挖挖。”

三个人就着那个区域再挖,但再没挖出什么来。

我带着疑问继续工作,到了收工的时候,大概挖出了一个池塘的大概,我估计了一下工作量,估计得挖十天左右,才能挖到我需要的大小。因为体力劳动,晚上吃饭格外的香,但边上放着的石磨,让我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玩意也在看我。

晚上拿着那四枚古钱,本想警惕一下,结果太累了,一秒钟之后就睡着了,也没有做梦,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来到院子里,发现那石磨已经不在了,我去找那几个古钱,古钱也不在了,正在奇怪,胖子憋完条出来,对我道:“小哥一早把石磨给丢了。”

“他有没有说为什么?”

“没有,但昨晚应该出了什么事。”

“何以见得?”

胖子用嘴努了一个方向,让我看院子里,我就看到院子里挖出石磨的地方,放着一根竹竿,竹竿很细,但神奇的是,顶端顶着一只我们平时吃饭的碗。

我走进去,就看到碗里面有米,米上面放了一段大概六七根头发,头发用掰断的筷子压着。

“小哥弄的?”我问。

胖子点头:“你说,小哥是不是在茅山混过。”

“这是小哥的头发?”

“唉。我和你说了,这地下肯定有东西,但小哥昨天应该起出来了。和石磨和铜钱一块就丢了,这地界也清理干净了。”

“你说他会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么?”

“不管是啥,就算是个黑山老妖,被封了三百年,探出头来,想吸个血,看到小哥在外面看着他,然后被打包换个地方埋了,我觉得大概是这么个情节走向。”胖子说,他指了指厕所:“你要去放一下么,马桶垫胖爷焐热了,你再不去又要凉了。”

我想了想昨晚,我睡的特别踏实,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但看这里的地面,确实闷油瓶应该打下去过。

闷油瓶回来我们也没问他,我知道,他不会讨论有复杂来回的事情,他每天说话的字数是有限制的。人家八字缺火,他八字缺话。

晚上吃饭的时候,饭里吃出了好几根头发,差点没噎死我,看样子那碗米胖子没浪费,饭后休息了一下,三个人继续挖土。忽然有人敲门,我开门就看到王盟在门口,一身酒气,对我道:“老板,事我办妥了,就是有点小意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1-11-28 16: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